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鞍山

8182浏览    6304参与
韩

黑色星期一

早上6点钟的时候,大任先生说一夜未睡好,我问为什么,他说紧张,我说比高考紧张吗?他说高考真不紧张,今天考科目三反而紧张。呵,高考心中有数,这考科三完全是天收。小任先生说妈妈我害怕,我问害怕什么,他说今天有英语课,怕老师批评。呵,平时预习不认真,课后不认真复习,可预见也。我以为我是最悠闲的,谁知,下楼一看,雨披不见了,非常纳闷,这秋高气爽,天清气朗的,谁要这雨披呢?瞧,这一家子早上都不省心了。😂😂😂

早上6点钟的时候,大任先生说一夜未睡好,我问为什么,他说紧张,我说比高考紧张吗?他说高考真不紧张,今天考科目三反而紧张。呵,高考心中有数,这考科三完全是天收。小任先生说妈妈我害怕,我问害怕什么,他说今天有英语课,怕老师批评。呵,平时预习不认真,课后不认真复习,可预见也。我以为我是最悠闲的,谁知,下楼一看,雨披不见了,非常纳闷,这秋高气爽,天清气朗的,谁要这雨披呢?瞧,这一家子早上都不省心了。😂😂😂


杀之袭

。。。我退圈了?你能想象自己曾经怂恿进圈的好友天天旁边骚扰你吗?
友:唉唉唉!你看CN--------
我:你性格说的不对,更何况我退圈了
友:没关系你还有经验的说!
我:……
久而久之,他把我从退圈深渊中拉回,还一脚把我踢上了天……
我………回来了
(把设发一下,美国画砸了干脆模糊了)
被屏了。。。lof也TM用这种方式欢迎我啊。

。。。我退圈了?你能想象自己曾经怂恿进圈的好友天天旁边骚扰你吗?
友:唉唉唉!你看CN--------
我:你性格说的不对,更何况我退圈了
友:没关系你还有经验的说!
我:……
久而久之,他把我从退圈深渊中拉回,还一脚把我踢上了天……
我………回来了
(把设发一下,美国画砸了干脆模糊了)
被屏了。。。lof也TM用这种方式欢迎我啊。

puresunshine

                 一、重生第一

魏无羡刚醒过来就听见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耳旁凶狠的问:“你从是不从?”


呃?


他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问他这样一句犹如逼良为娼的街头传奇反派标配话语,一时愣住了。


……随后就被当背一鞭子抽的低头就趴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时,他在想,敢抽本老祖,胆子不小。


正重温着阔别了不知多少年的被鞭子抽的感觉,就发现自己的下巴,被一人轻挑佻的抬了起来,魏无羡无奈,只得与那...

                 一、重生第一

魏无羡刚醒过来就听见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耳旁凶狠的问:“你从是不从?”


呃?


他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问他这样一句犹如逼良为娼的街头传奇反派标配话语,一时愣住了。


……随后就被当背一鞭子抽的低头就趴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时,他在想,敢抽本老祖,胆子不小。


正重温着阔别了不知多少年的被鞭子抽的感觉,就发现自己的下巴,被一人轻挑佻的抬了起来,魏无羡无奈,只得与那人对视,随即嘴角抽搐不停。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大秃头仿佛悬崖峭壁,其上寸草不生;眼睛仿佛是被西王母划了道银河隔开的牛郎织女,鼻子就是一个倒置的蒜头,嘴……嘴仿佛是那个肚里能撑船的宰相的裤腰,如此鬼斧神工的一张脸,加之露出一副如此猥琐的表情,让生性本浪的魏无羡都有些惊讶,略感惶恐,情不自禁的往后一躲。


长着鬼斧神工脸的胖子陡然愤怒,豁然站起,当胸给了魏无羡一脚,随即一把薅起他的头发,狠狠往地下掼了几下,边掼还边骂道:“小贱人,给你几分颜色就开染坊了是不是?不过是一个家族嫌弃卖到勾栏的娼妓,还真把自己当成了闺阁小姐,你清高个什么劲?赶快拾掇拾掇,来伺候你四爷!”

原本魏无羡听见他骂“小贱人”时还略感新鲜,结果越往后听着越不对劲。


青楼?娼妓?闺阁小姐?指他吗?


他心猛然一抖,而后哆哆嗦嗦的往自己胸前看去。只见是两团不大的丰盈,勉强挤出了道沟,在脏兮兮的小衣下,很直白的道出了他此时的性别。


魏无羡只觉两眼一黑,双耳轰鸣,仿佛雷劈灵台,差点将他劈的七窍流血。


他闭了闭眼,只觉无法接受。


胖子踢打了他一阵,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配上脸上的血灰,实在很倒人胃口,又踢了他几下以后,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留魏无羡一人在屋中,面朝屋顶,想静一静。


他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思索着。


夷陵老祖作古多年,一朝重生,不幸重生到一个被逼良为娼的小姑娘身上,一醒来就被抽了一鞭子踹了几脚,真是天道好轮回,因果有报应,这起子只发生在传说中的事却发生在了夷陵老祖身上,足够让那些对夷陵老祖恨之入骨的人笑掉大牙。


这是谁?


这是哪座勾栏?


他什么时候干的夺舍这种事?


还夺舍到了一个女人体内?!


种种疑问砸到了魏无羡脑中,勉强给他砸出了些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环形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擦去少许,余下的圆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阴森。


这阵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然而魏无羡好歹被人叫了多年的无上邪尊,魔道祖师的称号,他对此自然了如指掌。而后,额角抽了抽。


哦,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献舍了。


献舍,顾名思义,本质上是一种诅咒,与夺舍相反,献舍者通常用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环阵和咒文,坐于环阵中央,以肉身献祭,魂魄敬于大地为代价,召唤一位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恶灵上身完成自己的愿望。


魏无羡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怎么就被归结为“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了???


勾栏女子又怎会知道献舍禁术?


可是上都上身了,也没有解决办法,除非他也想魂飞魄散。


魏无羡心情十分复杂,一言不发的解开衣带,看着自己此时女子的身形,嘴角抽了抽。


最后在小臂上,找到了横亘的九个伤口。


他沉默的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眼神涣散,不时飘往屋内各个角落。飘到桌角,顿了一下,随即魏无羡便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桌角。


桌角是几个隐蔽的纸团,上面隐隐沾有墨迹,魏无羡皱眉打开,暗自祈祷这纸团能给他一些有用的讯息。


这姑娘大约是被卖入勾栏,十分恐慌,整张纸条写的颠三倒四,语无伦次。魏无羡越看脸越沉,心中一边痛骂“岂有此理”,一边头疼此时任务繁重。


连蒙带猜,魏无羡还是理出了些头绪。首先,此身名叫莫玄羽,此地名唤佛脚镇,此勾栏叫做天香楼,不远处还有个莫家庄。


莫玄羽的外公是莫家大户,一生只有两个女儿,大女是正室所出,二女是家奴所出;大女招赘夫婿,二女却颇有姿色,有一段奇遇,与一修仙世家家主野合,成了那家主外室,生下了莫玄羽。


莫二娘子大约是想生个男孩来牵住那家主的心,奈何命中无子,生下莫玄羽是个女儿,莫二娘子发了狠,将女儿扮作男孩模样,对外宣称生了个儿子,那家主一直也没有发现,就这样过了几年,家主对莫二娘子有些腻味了,便渐渐不来莫家庄,莫二娘子绝望的等待着,坚信那家主不会遗忘了亲生子。


终于到了莫玄羽十四岁那年,家主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儿子”在外面,派人将莫玄羽接回;临走之前,莫二娘子交代莫玄羽,回家族去要好好修习仙术,不要暴露了自己是女孩的身份。


莫二娘子千想万算,唯独没有算到,莫玄羽这个小姑娘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同门,而这被外界看来,就是断袖。


她天资平平,于修为上毫无建树,又加上是断袖骚扰同门,终究被极其难看的赶了回来。


莫二娘子受了大刺激,一病不起,郁郁而终。而莫玄羽在莫家庄过的也不好,家仆打,表弟骂,姨夫姨母羞辱是常事。偶然一次,几个月没有沐浴过的莫玄羽在深夜里偷跑去河边沐浴,被家中一个女仆逮个正着,第二天就将莫玄羽是个女孩子的事情告诉主母莫大娘子。


韩

给孩子话语权

学年结束,要开一次家长会,谈教育,谈学习,谈学校家庭互相配合。本是家长会,孩子也跟我去了,后来班级会的时候,老师安排孩子到办公室去了。回来后孩子说老师说下次开家长会他不能再去了,我问他有否跟老师说家里没人照看他,他说没说。想来尚且胆小的他估计不敢说,也有可能老师说了也就算了。可毕竟他听进去了。凡事皆有原因,规则的不遵守,作业的不完成,成绩的不提高。可以给孩子话语权,或许是无法,或许是为难,或许无信心,与之沟通,其想法定别有洞天。

学年结束,要开一次家长会,谈教育,谈学习,谈学校家庭互相配合。本是家长会,孩子也跟我去了,后来班级会的时候,老师安排孩子到办公室去了。回来后孩子说老师说下次开家长会他不能再去了,我问他有否跟老师说家里没人照看他,他说没说。想来尚且胆小的他估计不敢说,也有可能老师说了也就算了。可毕竟他听进去了。凡事皆有原因,规则的不遵守,作业的不完成,成绩的不提高。可以给孩子话语权,或许是无法,或许是为难,或许无信心,与之沟通,其想法定别有洞天。


韩

等待

人生不知道要等待什么。譬如我现在没什么事要做,没什么真知灼见要写,也没有想追的剧,想看的书,可是我不想睡觉。我既不看窗外的风景,也不思人之险恶与无常。可灵魂就这样摇荡,茫茫然,不知何处去,有留何处。已届中年,以为很多事已看通透,却反而越发糊涂,也正因为糊涂,便无思无想无判断,无对无错无埋怨。可就这样生命仍无处安放,怎样的生活是可取的,怎样的三观是可爱的?从别人的言行观别人的三观,不同,但亦无不同。不过都是个人喜好感受,无法言语,却又相去甚远,矛盾之际,只能呆坐,看时间流逝,把生命流淌,永追不回。

人生不知道要等待什么。譬如我现在没什么事要做,没什么真知灼见要写,也没有想追的剧,想看的书,可是我不想睡觉。我既不看窗外的风景,也不思人之险恶与无常。可灵魂就这样摇荡,茫茫然,不知何处去,有留何处。已届中年,以为很多事已看通透,却反而越发糊涂,也正因为糊涂,便无思无想无判断,无对无错无埋怨。可就这样生命仍无处安放,怎样的生活是可取的,怎样的三观是可爱的?从别人的言行观别人的三观,不同,但亦无不同。不过都是个人喜好感受,无法言语,却又相去甚远,矛盾之际,只能呆坐,看时间流逝,把生命流淌,永追不回。


韩

我们可以心平气和

现在的家长都很焦虑,孩子的学习如同山大一样压着孩子也压着家长。听到的不是责骂就是棒打,不学习的时候又是宝贝疙瘩。除了主张态度,习惯,面对挫折的能力的培养,我并不太看重孩子的成绩,很多人说你孩子语文考七八十分确实低了。低吗?我觉得还好。真正不好的是不爱学习,依赖心理。荒芜的从来都是本心,孩子如果不爱学,那才是大事,依赖不独立是大事。而我觉得任先生得培养独立能力,大人为此要放手;培养学习兴趣,这需要为只找到信心,某一个契机——一个语文,英语感觉自豪的瞬间。

现在的家长都很焦虑,孩子的学习如同山大一样压着孩子也压着家长。听到的不是责骂就是棒打,不学习的时候又是宝贝疙瘩。除了主张态度,习惯,面对挫折的能力的培养,我并不太看重孩子的成绩,很多人说你孩子语文考七八十分确实低了。低吗?我觉得还好。真正不好的是不爱学习,依赖心理。荒芜的从来都是本心,孩子如果不爱学,那才是大事,依赖不独立是大事。而我觉得任先生得培养独立能力,大人为此要放手;培养学习兴趣,这需要为只找到信心,某一个契机——一个语文,英语感觉自豪的瞬间。


韩

等你睡着

晚上9点多,我陪孩子睡觉,想待他睡着后我再洗漱和帮他作业善后。不巧,他老爸快十点回来应他邀给买了一罐薯片,小家伙醒了,我说不可以吃,明天吃,就这样关灯睡了。你以为这就结了,非也。小家伙几分钟后,悄悄爬起来,慢慢撕开包装,轻轻拿出薯片,放嘴里慢慢磨着,悄无声息,因为我等他睡着都在观察他的动作,他不知我观察他,哈哈。等他吃完一小片,我爬起来闻他嘴,很香,他死抿着嘴,我越闻他抿越紧,几回合下来我噗嗤大笑出来,事也就说破了。再刷牙关灯睡觉。等他睡着我再起来洗漱各种忙叨。等你睡着,睡了吗?世界安静了,好干自己的活😂

晚上9点多,我陪孩子睡觉,想待他睡着后我再洗漱和帮他作业善后。不巧,他老爸快十点回来应他邀给买了一罐薯片,小家伙醒了,我说不可以吃,明天吃,就这样关灯睡了。你以为这就结了,非也。小家伙几分钟后,悄悄爬起来,慢慢撕开包装,轻轻拿出薯片,放嘴里慢慢磨着,悄无声息,因为我等他睡着都在观察他的动作,他不知我观察他,哈哈。等他吃完一小片,我爬起来闻他嘴,很香,他死抿着嘴,我越闻他抿越紧,几回合下来我噗嗤大笑出来,事也就说破了。再刷牙关灯睡觉。等他睡着我再起来洗漱各种忙叨。等你睡着,睡了吗?世界安静了,好干自己的活😂


尧亦安
嘴角与太阳并肩……哈哈哈哈

嘴角与太阳并肩……哈哈哈哈

嘴角与太阳并肩……哈哈哈哈

无夏浅色

一些乱炖(?)p1星空凛p2紫堂幻(写全名便于识别?)第三张是oc第四张是我

一些乱炖(?)p1星空凛p2紫堂幻(写全名便于识别?)第三张是oc第四张是我

无夏浅色
昨天给露比的生贺,因为没拿到手...

昨天给露比的生贺,
因为没拿到手机就没发出来,我有罪操

昨天给露比的生贺,
因为没拿到手机就没发出来,我有罪操

矜焚Wonder

如是我闻出品 不闻

不闻

  文、矜 焚

或许人们只是喜欢噱头,一直喜欢的都是噱头。如果我现在是一个被社会所认可的“文化学者”,或者是某高校的教授或是某畅销书作家,就会有一批戴“粉丝滤镜”的读者主动地涌现,但我只是一个由于自己不争气又没有勇气复读只能到安徽读一所双非一本的穷大学生,所以对于阅读量或者是宣传,只能是以一种乞丐的态度,近乎于奢求地撵在人家脚底去求取。愈是排斥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就会像如蛭附骨地缠着你,你必须去适应,反抗自我潜意识地躁动和彷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通常都是反人类的。

我说过我不会刻意迎合读者,比如我对某对cp不感兴趣,就不会假装开心且耐烦地接受人家的安利,比如人家在追捧某个作家,我没有...

不闻

  文、矜 焚

或许人们只是喜欢噱头,一直喜欢的都是噱头。如果我现在是一个被社会所认可的“文化学者”,或者是某高校的教授或是某畅销书作家,就会有一批戴“粉丝滤镜”的读者主动地涌现,但我只是一个由于自己不争气又没有勇气复读只能到安徽读一所双非一本的穷大学生,所以对于阅读量或者是宣传,只能是以一种乞丐的态度,近乎于奢求地撵在人家脚底去求取。愈是排斥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就会像如蛭附骨地缠着你,你必须去适应,反抗自我潜意识地躁动和彷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通常都是反人类的。

我说过我不会刻意迎合读者,比如我对某对cp不感兴趣,就不会假装开心且耐烦地接受人家的安利,比如人家在追捧某个作家,我没有读过,我也不会刻意去假装自己读过。因为平时生活已经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自由,在好不容易攫来的文字的世界里,我还要继续地让自己奔放的一面限制吗?

失望是容易的,但绝望时不易的,人总有求生的本能,所以不到必须死的时候,还是心存侥幸:要不要再活下去试一试。失望的日子多了,如同灰色的透明的茧子一层一层缚在眼角膜上,慢慢的,不懂得什么是清亮,也自然不会悲哀浑浊。失望的感觉把你麻痹在那里,守着片刻的接连不断的自我欺骗而来的安宁,也一样能健康的活着不是吗。

日子流水一样的过去,在没有自我创造和自我满足的岁月里,任何枕上的安稳便是随着大家一起而来的,耳朵塞满不曾认同但也懒得去抗拒的话语,走着貌似踏实的路,慢慢地看清所谓改变世界的想法一点点沦为空想。他们说着,我便听着;他们讲累了,我便乖顺地蹭上台去,讲两句无关痛痒、可有可无的话,让自己逐渐化成一个点,隐藏在拙劣的故事里的某个字里,就这样,接受了一切,同时也丢失了一切。

人这种矛盾的生物,我有时感慨于它的温暖;有时却震撼于它的阴冷凉薄,或许它不如我所讲的,它或许终是不可形容的,禁忌一般的,从容地游走在这世间,延续着毫无标准可言的准则。


矜焚Wonder

遇到青芜 等不到装宽带了心情蛮丧的不想修改写成什么狗东西也不知道 完结章 微光

遇到某个人,波澜不惊的走过生命中的重要时分,知道那人逝去之时,才发现那人是一道微光。他们离去之后,所有的精彩成了荒芜,漆黑一片。


生活的车轮滚滚向前,终有人被遗忘在尘埃里,万劫不复。


北阳已经很久都没联系过青芜了。似乎那一声道别,就是永恒的终结。

一切都是崭新的。镜子里面穿着西服的自己,有点帅气,刮好胡子的脸,出露的青皮,好像久病初愈后的人迫不及待地要走出曾经晦暗的空气。


两个人这样子,聚聚散散地走了好久,比任何一个情人陪伴得都要久,比起任何朋友却又稀薄。世界上没有比这特殊的关系。


在清理自己电脑的时候,有几部一直没删掉的电影,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有几部是青芜私下里向推...

遇到某个人,波澜不惊的走过生命中的重要时分,知道那人逝去之时,才发现那人是一道微光。他们离去之后,所有的精彩成了荒芜,漆黑一片。


生活的车轮滚滚向前,终有人被遗忘在尘埃里,万劫不复。


北阳已经很久都没联系过青芜了。似乎那一声道别,就是永恒的终结。

一切都是崭新的。镜子里面穿着西服的自己,有点帅气,刮好胡子的脸,出露的青皮,好像久病初愈后的人迫不及待地要走出曾经晦暗的空气。


两个人这样子,聚聚散散地走了好久,比任何一个情人陪伴得都要久,比起任何朋友却又稀薄。世界上没有比这特殊的关系。


在清理自己电脑的时候,有几部一直没删掉的电影,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有几部是青芜私下里向推荐的。


“我想做个导演。”北阳永远记得青芜说这句话时候那种孩子般单纯的语气和表情。

阳光晒在脸上,他向北阳投向目光,那一刻,如同一帧电影镜头。


那几部电影,他曾一再推荐,称之为最好的教材。


电影院翻新了几遍,拆了几座,又建了几座。没人见过青芜制作的电影。

晚上的温度还是很低,北阳从学校里最后一个走出来,微信已经停止闪烁,最后一条是未婚妻发来的,说她要睡了。揣着兜在风中踱步,路灯有几盏已经灭了,看上去很有冷气的样子。

前面有一家小吃摊,热气腾腾的,但是客人寥落。他随便找一个座位坐下来。点了一碗馄饨。呵了呵手。小吃摊的老板娘笑意温存,隔着抹布端上来说:“小心烫”。


他有点想流泪,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一切都好像可以原谅。

自己好像依旧是一个孩子,只是不知道有谁在黑暗中按了按扭,刷的一下他就忽然长大了。

有时候他会忽然感慨,是什么让北阳在短短的几年,由一个幼稚纯粹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好像对什么都无牵无挂的大魔王。时光,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

或许,在某次告别,他心里或许曾很得意。得意自己曾被人深深地爱过,这样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爱情。


雾霭不断地升腾,在夜晚显得很有烟火气。

前面有一座大楼,灯火还很辉煌。这里是旧时电影院的地址。记得过去,青芜很喜欢在这里看电影。一个人,或许有时拉着他去。

他定睛看着,楼顶好像有一个人影,远远地看过去,好像一棵小小的蒲公英,在杂乱的草窠中慢慢地挂住,孱弱的,拼命挣扎,终不能逃脱。

或许是某个想不开的少女吧。想要殉情什么的。其实长大的时候他们就会了解,世间其实没有什么感情是值得为之付出生命的。

青芜曾经为蓝宇最后一个镜头哭到半死,几近昏厥。说实话当时的他,实在不相信,同性之间的所谓“感情”能让人这样。其实,在心里某个地方,他认为即使是男女的情感也不能。


但不知是什么诱惑着他,迫使他向前走,走到那个大楼前仔细地端详楼顶的人影。


他微笑着望向楼顶。一瞬间,他愣住了。那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孱弱,纤细,但是又异常的孤绝。

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到楼顶。冲着那顶徘徊的黑色斗篷大喊:“青芜有什么难处我们一起解决,你……”

“我来这里看风景,你呢,真巧?”少年掀开黑色帽兜,露出因为寒冷而显得苍白的脸。

“啊……”一时语塞。


那晚他们沿着大街走了很久。


婚礼如期举行,几乎所有被邀请的人都应约而至。

除了一个人,可有可无的那个人,那个座位,空空如也。


他应该已经得到自己的幸福了吧。婚后已经几个月。北阳呆呆地望着手机屏幕,那个人的朋友圈,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

上一条是他在街道的自拍。是那晚,一个人。不知道他自己又走了多久。


收报纸的时候,发现已经积了很久,厚厚的一层灰。

几个月前的一张,清清楚楚写着。国营上市公司资深CFO胃癌晚期,英年早逝。


有些病,早已烙下病根,世间再高明的医术也无法医治。

如同某些不声不响的爱情。


北阳某天下午捞面的时候,碗掉在地上,碎成几片,捡的时候划破了手。里屋女人的声音那么大声却那么模糊,好像经久失修的收音机。

他瘫坐在地上,没有缘由地流泪,哭了一整天。


Shmily

冒昧的问一句2026什么梗?

一直看到2026年这个梗有木有人可以告诉我具体指什么???跟ggdd有关么???

一直看到2026年这个梗有木有人可以告诉我具体指什么???跟ggdd有关么???

小圆子

秋天的味道
天空也有了颜色
傍晚的夕阳
金子般的光芒
温暖 慵懒 贪婪
狠的一般穿入你的眼睛

喜欢这样的天气
喜欢这般的美景
喜欢这样的天空
喜欢秋日的云彩
简单 随性 自由 无忧
喜欢……

秋天的味道
天空也有了颜色
傍晚的夕阳
金子般的光芒
温暖 慵懒 贪婪
狠的一般穿入你的眼睛

喜欢这样的天气
喜欢这般的美景
喜欢这样的天空
喜欢秋日的云彩
简单 随性 自由 无忧
喜欢……

Please remember me.

给大家分享一些冲绳美景

给大家分享一些冲绳美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