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骆闻舟

19.6万浏览    868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2 23:03
千临

01:30
锁一间房
囚禁玫瑰的芬芳
若深藏
谁知困兽心头犹思量

泊一道港
深渊尽处见光芒
这胸膛 
原来一颗心还滚烫

圣诞快乐!

文案来自 @慕容草莓巧克力小饼干 

01:30
锁一间房
囚禁玫瑰的芬芳
若深藏
谁知困兽心头犹思量

泊一道港
深渊尽处见光芒
这胸膛 
原来一颗心还滚烫

圣诞快乐!

文案来自 @慕容草莓巧克力小饼干 

酒绛子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槐森严,松涛如怒,微风中窃窃私语。

不知过了多久,费渡才轻轻动了一下,他抬起关节僵住的手,按在骆闻舟的胸口上。

  ↑

我喜欢这段

围脖可以存图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槐森严,松涛如怒,微风中窃窃私语。

不知过了多久,费渡才轻轻动了一下,他抬起关节僵住的手,按在骆闻舟的胸口上。

  ↑

我喜欢这段

围脖可以存图

酒绛子
骆队 全凭自己印象画的,如果有...

骆队

全凭自己印象画的,如果有官方设定就当我ooc了吧……

马上要开学了,可能没法再更那么勤了

陷入痛苦.jpg

骆队

全凭自己印象画的,如果有官方设定就当我ooc了吧……

马上要开学了,可能没法再更那么勤了

陷入痛苦.jpg

再临
踩点画完 想了想居然没画过这俩...

踩点画完

想了想居然没画过这俩……

踩点画完

想了想居然没画过这俩……

二期星期二

是我 我又来残害默读了(不))


其实还有很多梗我写不下了!!比如手铐啊,猫啊,保温杯里泡枸杞(?)一类的啊


本来也想把小眼镜的一起画了 但后来没时间了所以(ntm)


郎乔的那个“是不是王氏该破产了”那个梗大家自己百度一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xxx


我自己搞完看了看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喜剧效果0分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是我 我又来残害默读了(不))


其实还有很多梗我写不下了!!比如手铐啊,猫啊,保温杯里泡枸杞(?)一类的啊


本来也想把小眼镜的一起画了 但后来没时间了所以(ntm)


郎乔的那个“是不是王氏该破产了”那个梗大家自己百度一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xxx


我自己搞完看了看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喜剧效果0分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千临

【DAY93/默读】

“师兄,早呀”

【DAY93/默读】

“师兄,早呀”

漠小然&北齐后主

默读cos
【费渡微博@北齐家的漠总攻  |  骆闻舟微博@漠总攻家的北齐后主 】
车走微博,这儿总被屏QAQ正片在weibo置顶

【是不是这几天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嗯?】
【有一件。】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默读cos
【费渡微博@北齐家的漠总攻  |  骆闻舟微博@漠总攻家的北齐后主 】
车走微博,这儿总被屏QAQ正片在weibo置顶

【是不是这几天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嗯?】
【有一件。】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酒绛子
天翔老师这段气声配的太差了 我...

天翔老师这段气声配的太差了  我听了几亿遍就不想听了


啊啊啊好想摸鱼但是有很多工作……

法定节假日图书馆都闭馆了我却还要还债1551

天翔老师这段气声配的太差了  我听了几亿遍就不想听了


啊啊啊好想摸鱼但是有很多工作……

法定节假日图书馆都闭馆了我却还要还债1551

千临
爱的魔力转圈圈终于转起来啦!

爱的魔力转圈圈终于转起来啦!

爱的魔力转圈圈终于转起来啦!

-R06-
接番外五论骆老大家的三只猫咪家...

接番外五
论骆老大家的三只猫咪
家庭成员增加了,可喜可贺😂

接番外五
论骆老大家的三只猫咪
家庭成员增加了,可喜可贺😂

酒绛子
我!更!新!了! 这张画的奇顺...

我!更!新!了!

这张画的奇顺无比,让我被作业摧残的内心舒适了许多

是广播剧最终话骆队掉马企图溜号,费总给他打伞的那段

期待默读第二季!


还有一张配套的费总,等我做完剪辑作业再更新(可能又是一次永别

微博可以存图

我!更!新!了!

这张画的奇顺无比,让我被作业摧残的内心舒适了许多

是广播剧最终话骆队掉马企图溜号,费总给他打伞的那段

期待默读第二季!


还有一张配套的费总,等我做完剪辑作业再更新(可能又是一次永别

微博可以存图

酒绛子

【priest生贺24h 21:30/掉落】

心底之花,向阳而开


这次我终于没搞错时间!p大生日快乐(`・ω・´)ゞ

【priest生贺24h 21:30/掉落】

心底之花,向阳而开


这次我终于没搞错时间!p大生日快乐(`・ω・´)ゞ

春日日狗蛋蛋

——“他像是个住在封闭城堡里的人,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只留了一扇透明的窗户,从后面默默地窥探外面的人,必须非常不动声色,才能让他小心翼翼地把窗户推开一条缝。” 


骆闻舟 @春日日狗蛋蛋 

费渡 @春日日猫铃铛 


ps,蜜月行路上听母上说把家里喵祖宗的毛剃了剃,第一反应竟是能不能伪一个秃毛骆一锅……👌


还zhai系列之你们要的双人🈴️体??🤩

——“他像是个住在封闭城堡里的人,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只留了一扇透明的窗户,从后面默默地窥探外面的人,必须非常不动声色,才能让他小心翼翼地把窗户推开一条缝。” 


骆闻舟 @春日日狗蛋蛋 

费渡 @春日日猫铃铛 


ps,蜜月行路上听母上说把家里喵祖宗的毛剃了剃,第一反应竟是能不能伪一个秃毛骆一锅……👌


还zhai系列之你们要的双人🈴️体??🤩

前尘冷雨

【舟渡】眷眷(没车)

删链接保命

正文:

01

——她用鲜血给我刻骨铭心,我报以鲜花,在晦暗的水泥冢上流芳。

 

燕城的盛夏,骤雨和酷暑此消彼长缠绵不休。

郎乔看着骆闻舟拎着外套往外走,欣喜若狂地问:“头儿咱今天不加班?我高中同学约我去逛街看电影我……”

“想什么呢,你的活儿继续干,朕微服出巡。”骆闻舟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监国的长公主在后面干嚎:“父皇——儿臣苦啊——”

骆闻舟踏出市局,艳阳照着湿淋淋的地面熠熠反光。不久前下过一场暴雨,洗掉了多日来的闷热和黏糊糊的空气,让人觉得灼人的阳光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门口停着他自己的车,骆闻舟一走近,车窗就降下来,露出一对笑意盈盈的桃花眼。...

删链接保命

正文:

01

——她用鲜血给我刻骨铭心,我报以鲜花,在晦暗的水泥冢上流芳。

 

燕城的盛夏,骤雨和酷暑此消彼长缠绵不休。

郎乔看着骆闻舟拎着外套往外走,欣喜若狂地问:“头儿咱今天不加班?我高中同学约我去逛街看电影我……”

“想什么呢,你的活儿继续干,朕微服出巡。”骆闻舟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监国的长公主在后面干嚎:“父皇——儿臣苦啊——”

骆闻舟踏出市局,艳阳照着湿淋淋的地面熠熠反光。不久前下过一场暴雨,洗掉了多日来的闷热和黏糊糊的空气,让人觉得灼人的阳光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门口停着他自己的车,骆闻舟一走近,车窗就降下来,露出一对笑意盈盈的桃花眼。

车里的人穿得西装革履也不嫌热得慌,骆闻舟低头看了看自己舒适的短袖衬衫和七分裤运动鞋,对费渡这个老板身份产生了一点同情。

其实来之前骆闻舟在家纠结了一个晚上要怎样着装,费渡在沙发上喝牛奶撸猫,不咸不淡地说你随便穿就行了。骆闻舟最后想开了。据他自己说,他那脸就够招摇了,穿得太帅嫌疑人百里开外一眼看见他就得跑路。

不过他还是比平常稍微正式了一点,短袖衬衫规规矩矩扣到了风纪扣。

车轮碾过还积水的路面,留下两道车辙。骆闻舟在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探头看了眼后座,黑色的皮座套上静静躺着一束百合。

“你那小白花,”费渡轻快地开口,“欠点品味,她不会喜欢。”

骆闻舟翻白眼:“为什么不会,我是她儿婿。”

费渡嗤他,嗤在后半句,显然对“儿婿”这个头衔意见颇多。至于前半句,他轻轻巧巧地无视了。母亲喜欢什么花,他确实不知道。

母亲房间的花是女佣买的——费承宇挑的,活泼鲜艳的花不适合室内装潢和他们的家庭氛围。尽管如此,那也是她沉闷闭塞的房间里唯一一点生气。

母亲会不会喜欢这种乡下路边的特产小白花,费渡不知道,但是费渡有直觉,身上那一半母亲的血仿佛在抗拒这种谜之品味。

*

下了一场暴雨,燕郊的陵园今天没什么人气儿,连墓园管理人也显得死气沉沉。管理人这工作不需要记事,骆闻舟和费渡的脸看了八年照样没什么印象。

骆闻舟和费渡并肩上山,费渡手里拎着百合,馥郁的花香混在雨后泥土的芬芳里。

一片水泥浇筑的矮森林,比从前荒郊野岭的小土包不知规整了多少,也没有什么阴森的感觉。统一的四四方方统一的灰底子,里面都是一捧灰,谁也不比谁高贵。

这条路俩人都熟,一起走时费渡还是有了点奇妙的感觉。八年时间,这条路他从少年走到青年,现在算是个男人,骆闻舟和他一样,每年这个时间来看一个意义非凡的人,却毫不浪漫地单方面擦肩而过了六次。

费渡把百合放在了一座墓碑前,这束花比过去的都要大,算是两人份的敬意。

墓碑上的女人单薄而脆弱地冲两人笑着。

费渡手里的布让骆闻舟一把抽了出去,骆闻舟脚步轻轻走到墓碑旁边,轻轻擦拭还沾着雨水的表面。

费渡突然就没事做了,静静看了女人的照片一会儿,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声音轻轻唯恐惊扰了这座冰冷老旧的水泥冢。

“妈妈。”

——这或许是独属于儿时的亲昵称谓。很多少年人不这么叫,一个字“妈”比较干净利落也不显得孩子气。

这时候骆闻舟也擦干净墓碑,郑重地站在墓碑前弯腰鞠了个躬。这个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从此对他又多了一层意义。这样的“意义”在别人看来也许毫无意义,但是骆闻舟坚持着。

仿佛有这样一个仪式,他和费渡的至亲才算完成了什么沟通。

一场感谢与一场托付。

来得太早的生离死别和迟到了一点的风雨同舟。

骆闻舟起身的时候发现费渡一撩裤腿在墓碑旁边坐下了,虚虚靠在上面,半眯起眼睛,嘴角若有若无的扬着——这是他能想象的最柔软的费渡。

靠近了发现费渡低声说着什么:“妈妈,就是这人死乞白赖烦了你八年,你晚上去揍他。”

骆闻舟:“……”

 

02

从燕郊回来赶上堵车,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故,堵得厉害了整条路全体鸣笛,你让我烦了我就让你不好过,反正燕城的交通简直没有一天让人心情舒畅。

其间骆闻舟的手机响了,炸雷般的《五环之歌》,倒是很应景。

回家的时候夜色已经沉了,骆闻舟随便炒了点菜,两人就着冰箱里的剩饭对付了一顿。

“一杯。”骆闻舟收拾完,费渡上半身撑着桌子,冲他的方向微微前倾,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请求。

费渡一周总有那么五六天提出要喝点酒。

骆闻舟单手托着一摞盘子碗,看了他一眼,破天荒地点点头,把随身带着的酒柜钥匙解下来给了费渡。

费渡这个讲究的资产阶级,喝酒要讲情调。他关了吊灯,开了沙发边上一排小灯,大客厅立刻从灯火通明变成了暧昧的昏暗,费渡还在茶几上点了烛台。

等骆闻舟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烛光美酒,美人在沙发上邀请他对酌。

骆闻舟咽了口口水。

酒是费渡带过来的,估计是骆闻舟猜都不敢猜的的价格,但骆闻舟半点没品出味儿来,一杯下肚感觉就像喝了杯某牌的百分百纯葡萄汁。

费渡很珍惜也很享受这杯酒,慢悠悠地喝,眼神却落在骆闻舟身上。他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眼神拿捏得极好,从那翘起的眼角扇出来一把钩子,不轻不重勾在了骆闻舟乱颤的心脏上,让骆闻舟方寸大乱。

这一杯喝了足有半个世纪,骆闻舟觉得。费渡嘴边始终噙着一点笑,仰起头把最后一点酒红色的液体倒入喉咙,骆闻舟从他斜看出来的眼神里咂摸出来了一点调戏。

骆闻舟拿开了费渡的杯子,倾身吻在了他的眼角。这样近的距离骆闻舟就能闻见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补的,总之不怀好意。

费渡计谋得逞还要卖乖,双手在骆闻舟颈后交叠,微微使力把他拉下来唇舌纠缠,动作温柔甚至是乖巧的。

尝到爱人嘴里馥郁的酒香,骆闻舟脑袋里那根线“啪”地就断了。他眼神渐渐变得幽深,翻身把费渡压在了沙发里——

“哐”一声巨响。

两人从气氛里陡然惊醒,齐齐看向沙发边上作妖的玩意儿——一家之主骆一锅。

话说这骆一锅同志巡视领地,正见到了很不和谐的一幕:自己的铲屎官把饭票压在了身下。为了手下们之间和谐相处,骆一锅决定把饭票解救出来。于是它跳上茶几把骆闻舟的金属烟灰缸推了下去,还耀武扬威地喵了好大一声。

而它身边的小白猫正乖巧地舔爪子,歪着头疑惑地:“咪?”

正亲热时被两个生物幽幽注视着,骆闻舟都有点脸红,和费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哭笑不得。

骆闻舟将双手撑在费渡身侧,准备起身,费渡落在他腰间的手往回轻轻勾了勾,然后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光明正大吃了个豆腐。

骆闻舟觉得血气都冲上头顶了,他扯下了费渡的手,站起来,一边拎一只把两位大爷请进了卫生间,落了锁。

骆一锅没想到铲屎官敢以下犯上,在厕所连叫带挠门折腾了好一会儿。

早晚把你一锅炖了,骆闻舟在外面咬牙切齿地说。

骆一锅挠得更欢实了。

(删链接保命)

在黑暗里骆闻舟自身后拥住他,在费渡酸痛的腰间轻轻按摩。

“明天请假吧?”骆闻舟埋在费渡还有一点点湿气的发尾里。

“忘了告诉你,骆队长。”费渡嗓子还哑着,低沉的声音近乎温柔,“我刚做完一个项目,休假几天。”

费渡翻了个身,借着一丁点光亮注视着骆闻舟的眼睛:“也就是说,我把你叫起来之后还能睡回笼觉。”

“加油工作,中国队长。”

骆闻舟一顿。

——此时距离天亮应该还有两个小时。

END

本车已抵达终点站,请乘客带好随身物品,排队下车

我们(天国的)下一趟再见~

谢谢~

嘉陵江边

【默读】《致尊敬的骆闻舟同志》

*脑补了费渡因事后感冒写检讨。
*放飞自我产物,很红很专很警务,如果太过沙雕,我诚心诚意接受组织批判。

《检讨书》

尊敬的骆闻舟同志:

我于昨日晚上八点,在骆闻舟同志的床帏中,由于自我要求不过关,一时情欲上头,难以自制,与该同志发生过于激烈的合法性|关系,致使自己不幸染上风寒。为此,我口衔一支鲜花鞠躬九十度,为骆同志百忙之中徒增的担忧表达诚挚的歉意。

经本人回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昨日骆同志洗澡时,我不慎误入了浴室,明目张胆地偷窥了该同志的裸体。骆同志先是呈疑问态度,对我关切询问:“宝贝儿,进来拿什么?”我色令智昏,回答:“进来看看你,顺便洗个鸳鸯浴。”

骆同志在日常生活中仍恪守职业道德,叫我过去听从安...

*脑补了费渡因事后感冒写检讨。
*放飞自我产物,很红很专很警务,如果太过沙雕,我诚心诚意接受组织批判。

《检讨书》

尊敬的骆闻舟同志:

我于昨日晚上八点,在骆闻舟同志的床帏中,由于自我要求不过关,一时情欲上头,难以自制,与该同志发生过于激烈的合法性|关系,致使自己不幸染上风寒。为此,我口衔一支鲜花鞠躬九十度,为骆同志百忙之中徒增的担忧表达诚挚的歉意。

经本人回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昨日骆同志洗澡时,我不慎误入了浴室,明目张胆地偷窥了该同志的裸体。骆同志先是呈疑问态度,对我关切询问:“宝贝儿,进来拿什么?”我色令智昏,回答:“进来看看你,顺便洗个鸳鸯浴。”

骆同志在日常生活中仍恪守职业道德,叫我过去听从安排,对我进行深入调查。作为一个优秀合格的公民,我谨遵骆同志的指示,脱下我的外衣外裤衬衫以及内裤,与他就人类的下半身问题进行了一番摸索与探讨,最终将实干派作风贯彻到底,坦诚而光荣地进行了反复实践。

在本次实践中我们将革命阵地从浴室转移到了办公室,再转移到了楼梯,最后在高级席梦思上驻扎。在此期间二人都一丝不挂,我们一边实践,一边谈话,例如我称赞他的动作稳健,腰腿力量强大,对他雄伟壮观的革命工具表示了满意与惊叹。

在我高喊多次革命口号后,骆同志极具牺牲精神地为我辛勤耕耘了多次,将汗水与种子播撒在祖国的花朵上,使我品尝了多次炽热的胜利果实,这将成为我每个独自度过的寂寞夜晚聊以自|慰的回忆。

由于我本人平时不穿秋裤,疏于锻炼,以及胜利之后过快地昏厥,使得我在事后不幸染上了风寒,甚至劳烦骆同志用传统的体温驱寒法为我坚守了一整夜,对此我除了以身相许,无以为报。

我已深刻认识到我的错误,虚心认错,决不悔改,并一意孤行坚持我的行动纲领,即爱情高于一切,将同你做|爱视作我的终身大事。我的行为已经坐实我是个无可救药的坏分子,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甘愿被判终身监禁。

静候你的归来,吻你的书桌三次。





检讨人:费渡

昕

粥粥师兄


昨天刚看完∠( ᐛ 」∠)_

粥粥师兄


昨天刚看完∠( ᐛ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