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骑士

23203浏览    1435参与
芙丝汀

圣女和她的友人(3)

西芮丝觉得就因为不知是否真实的记忆,就这样疏远狄尔斯太过分了。

所以在最初一个月被影响了之后,西芮丝与狄尔斯又恢复了原本的距离。

但是她还是模糊意识到,该和男性保持一定距离……至少不能太亲密了。

或许她该找一个女性好友。

下了这个决定的西芮丝回想了一下,发现……

为什么她在教廷好像没有特别熟悉的朋友了?

“西芮丝?”金发的骑士长这么询问“你有什么苦恼吗。”

尽管记忆中描述了狄尔斯的肮脏心理,但是西芮丝只觉得狄尔斯并没有到那种程度,或者是游戏剧情的过分夸大吧,所以依旧信任友人的西芮丝向骑士倾诉了烦恼。

“我突然发现,除了狄尔斯你,我在教廷里就没有其他好友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

皱着眉苦恼的金发少女是在是太可爱...

西芮丝觉得就因为不知是否真实的记忆,就这样疏远狄尔斯太过分了。

所以在最初一个月被影响了之后,西芮丝与狄尔斯又恢复了原本的距离。

但是她还是模糊意识到,该和男性保持一定距离……至少不能太亲密了。

或许她该找一个女性好友。

下了这个决定的西芮丝回想了一下,发现……

为什么她在教廷好像没有特别熟悉的朋友了?

“西芮丝?”金发的骑士长这么询问“你有什么苦恼吗。”

尽管记忆中描述了狄尔斯的肮脏心理,但是西芮丝只觉得狄尔斯并没有到那种程度,或者是游戏剧情的过分夸大吧,所以依旧信任友人的西芮丝向骑士倾诉了烦恼。

“我突然发现,除了狄尔斯你,我在教廷里就没有其他好友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

皱着眉苦恼的金发少女是在是太可爱了,如果把她拥在怀中,用甜言蜜语安抚,亲吻她的眉头令她不再苦恼……狄尔斯因为这美妙的想象恍惚了一下,然后不禁发笑。

我亲爱的西芮丝,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骑士长低声安慰他心爱的圣女大人。

当然是因为……除了我,你没必要交其他的朋友啊。

你只需要拥有我就够了——

还没等狄尔斯开心多久,他很快回想起西芮丝的描述。

【我在教廷里就没有其他好友了。】

教廷……里?

啊啊,什么啊。

你在教廷外,交了其他朋友吗?

嫉妒嫉妒嫉妒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但是西芮丝的朋友,西芮丝一定很喜欢……所以要忍耐,不能让西芮丝发现……

西芮丝没有察觉骑士疯狂的念头。

或许只有骑士把少女压在身下的时候,她才能有所察觉呢。


芙丝汀

圣女和她的友人(2)

狄尔斯是教廷最强大的圣骑士。

在圣女上任后,他就被分配了负责圣女安全的任务。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正相反,他对这个任务非常满意。

只要一想到可以贴身保护西芮丝,能在西芮丝入睡时守在她身边,甚至外出的时候,可以和西芮丝一个帐篷注视着她的睡颜……

狄尔斯觉得这个任务真的是太棒了。

但是。

为什么呢?

自从西芮丝成为圣女之后,就莫名其妙疏远了他……不,不是疏远,是对他保持了距离。

她很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但是格外了解,关注她的狄尔斯还是注意到西芮丝对自己微不足道的疏远和苦恼。

是谁在西芮丝面前说了什么吗?是谁挑拨了他和西芮丝的关系?

教廷的骑士长对圣女大人露出了安抚的微笑。

握在背后的手,将剑柄捏出了裂痕。

狄尔斯是教廷最强大的圣骑士。

在圣女上任后,他就被分配了负责圣女安全的任务。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正相反,他对这个任务非常满意。

只要一想到可以贴身保护西芮丝,能在西芮丝入睡时守在她身边,甚至外出的时候,可以和西芮丝一个帐篷注视着她的睡颜……

狄尔斯觉得这个任务真的是太棒了。

但是。

为什么呢?

自从西芮丝成为圣女之后,就莫名其妙疏远了他……不,不是疏远,是对他保持了距离。

她很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但是格外了解,关注她的狄尔斯还是注意到西芮丝对自己微不足道的疏远和苦恼。

是谁在西芮丝面前说了什么吗?是谁挑拨了他和西芮丝的关系?

教廷的骑士长对圣女大人露出了安抚的微笑。

握在背后的手,将剑柄捏出了裂痕。


芙丝汀

圣女和她的友人(1)

我超喜欢黑化梗的

特别是纯洁不自知的女主和暗潮涌动的修罗场们,这种感觉超棒啊

不喜欢女主先爱上男主,比较偏好在情感中占据上风的类型

是脑洞,不会详细写,大概是大纲吧

——

西芮丝从小就是天之骄子。

幼时就被发现了光明亲和体质,被送入教廷,主教精心教导,长大后同年人因实力而尊敬她,推崇她,年仅十六,就成为了教廷的圣女。

她顺风顺水长大,唯一的苦恼大概就是友人们对她的态度似乎总是莫名奇怪。

当她跪在神像前祷告,教皇宣布她为圣女,庞大的光明元素灌入身体——

那一刻,她想起了前生。

名为L小姐的记忆。

记忆中西芮丝是个身娇体软的牧师。

性格温柔和善,实力强大不知世事,是个典型的...

我超喜欢黑化梗的

特别是纯洁不自知的女主和暗潮涌动的修罗场们,这种感觉超棒啊

不喜欢女主先爱上男主,比较偏好在情感中占据上风的类型

是脑洞,不会详细写,大概是大纲吧

——

西芮丝从小就是天之骄子。

幼时就被发现了光明亲和体质,被送入教廷,主教精心教导,长大后同年人因实力而尊敬她,推崇她,年仅十六,就成为了教廷的圣女。

她顺风顺水长大,唯一的苦恼大概就是友人们对她的态度似乎总是莫名奇怪。

当她跪在神像前祷告,教皇宣布她为圣女,庞大的光明元素灌入身体——

那一刻,她想起了前生。

名为L小姐的记忆。

记忆中西芮丝是个身娇体软的牧师。

性格温柔和善,实力强大不知世事,是个典型的小天使性格的玛丽苏角色。

这并不是重点,西芮丝对于自己是他人游戏中的角色不感兴趣,哪怕游戏如何,只要她能感受自己真实存在,这就是现实。

重点在于。

记忆中那黑化的圣骑士痴汉的恶龙病娇的黑魔法师阴沉的死亡骑士……

难不成,是她的友人们!!??

#我把你们当好友你们却想上我#

123
脑洞了公主、骑士和国王,可惜和...

脑洞了公主、骑士和国王,可惜和人物原型不能再见啦…

脑洞了公主、骑士和国王,可惜和人物原型不能再见啦…

梁卿

【尝试每天写点什么】9

贵族小姐的爱情。


马厩里的气味并不好闻,少女的衬裙在奔跑时沾上污迹,可她一点也不在意。她的脸上浮现羞涩的红晕,棕色的双眼却愉悦得亮晶晶。这位年轻而大胆的姑娘说:乳母告诉我,每位骑士都会有一个心爱的姑娘,她拥有雀鸟一样的眉眼和金子般的灵魂。她是他手中的百合,胸前的玫瑰和头顶的月桂冠;是他的天使,精灵和胜利女神。他会献上他的爱慕,忠诚,以及一切他所拥有的,包括生命。

我肯为您死。年轻的骑士回答。专注的刷洗自己的战马,却忘记沾取桶里的水。可是您不应该嫁给一个骑士。他皱起眉毛,您是侯爵的女儿。


但你愿意为我去死。侯爵的女儿重复道,你愿意为我去死。她高傲扬起下巴来,我要你的眼神,你的荣耀,你...

贵族小姐的爱情。


马厩里的气味并不好闻,少女的衬裙在奔跑时沾上污迹,可她一点也不在意。她的脸上浮现羞涩的红晕,棕色的双眼却愉悦得亮晶晶。这位年轻而大胆的姑娘说:乳母告诉我,每位骑士都会有一个心爱的姑娘,她拥有雀鸟一样的眉眼和金子般的灵魂。她是他手中的百合,胸前的玫瑰和头顶的月桂冠;是他的天使,精灵和胜利女神。他会献上他的爱慕,忠诚,以及一切他所拥有的,包括生命。



我肯为您死。年轻的骑士回答。专注的刷洗自己的战马,却忘记沾取桶里的水。可是您不应该嫁给一个骑士。他皱起眉毛,您是侯爵的女儿。


但你愿意为我去死。侯爵的女儿重复道,你愿意为我去死。她高傲扬起下巴来,我要你的眼神,你的荣耀,你的心和身体。


何况,


年轻的贵族伸手抓住了骑士的衣领,现在,在这个重要的夜晚,我逃出卧室只穿着衬裙来找你。讨厌的露水打湿了我的鞋,臭烘烘的马粪弄脏了我的裙摆。如果你还不吻我,不让我骑你的马,不让我摸你的盔甲,不让我成为你的……


可怜的姑娘没有说完她的威胁,不过她还是取得了胜利,因为她早就获得了那个骑士的爱慕,忠诚,以及生命。


一个废柴需要什么名字吗_(•̀ω•́ 」∠)_

【ff14】歪?光之废柴们滚来第一世界干正事了!

–废柴们拯救世界的小日常w



骑士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香水瓶琢磨着要怎么用,抬头就看到阿尔菲诺一脸懵圈地探头看着浴室里的环境。精灵少年注意到他出来了,转移了视线想打招呼,又猛地顿住了话头,脸腾地红了,像个熟透的水蜜桃。
骑士不解地歪了歪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身后的男子正在冲澡——还好是背对着的。
果然还是个小少爷。
骑士轻轻咳了一声,侧身挡住背后的情景:“你还没去洗吗?”
“哦,哦哦……你洗完了……洗、洗完了……”
阿尔菲诺还有些痴呆,磕磕巴巴重复了几遍无意义的话语后才勉强缓过来。他深吸一口气,苦恼地抓抓头发:“你说……这、这要怎么洗啊……又没有隔间和遮挡物……”
骑士一时语塞,哑然失笑。...

–废柴们拯救世界的小日常w



骑士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香水瓶琢磨着要怎么用,抬头就看到阿尔菲诺一脸懵圈地探头看着浴室里的环境。精灵少年注意到他出来了,转移了视线想打招呼,又猛地顿住了话头,脸腾地红了,像个熟透的水蜜桃。
骑士不解地歪了歪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身后的男子正在冲澡——还好是背对着的。
果然还是个小少爷。
骑士轻轻咳了一声,侧身挡住背后的情景:“你还没去洗吗?”
“哦,哦哦……你洗完了……洗、洗完了……”
阿尔菲诺还有些痴呆,磕磕巴巴重复了几遍无意义的话语后才勉强缓过来。他深吸一口气,苦恼地抓抓头发:“你说……这、这要怎么洗啊……又没有隔间和遮挡物……”
骑士一时语塞,哑然失笑。阿尔菲诺脸皮薄又重礼仪,如果不是因为年轻又满怀激情,恐怕和那些古板的贵族没什么区别。光天化日之下让他在别人面前扒光衣服去洗澡,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骑士抿着唇想了想对策,灵光一闪,对着满脸苦大仇深的阿尔菲诺露出了微笑。
“埃斯蒂尼安要笑话你了哦。”他笑道。
“……!”
这招果然有效。
骑士看到阿尔菲诺噌地抬起头,表情由惊讶变为震惊瞬间又变成五味陈杂。他擦了擦头发,居然从艰难作思想斗争的阿尔菲诺眼中读出了“可恶我怎么能让埃斯蒂尼安阁下失望我一定能做的更好!”这样的小情绪。
“我这就去!”
少年视死如归地大吼一声,转身闷头冲进了雾气氤氲的浴室里。没多久骑士就听到里面传来哗啦一声放水的动静,声音之大让精灵怀疑小少爷是不是直接把花洒开关撞开了。
想多了,无论你怎么努力在埃斯蒂尼安眼里你都是个小屁孩,到头来会把你当成弟弟看的还是他。
骑士把毛巾挂上一旁的架子,像只大型犬一样啪嗒啪嗒甩了甩头发上的水,试着往身上喷了两下香水。他把瓶口凑近鼻子嗅了嗅,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玫瑰花的香味,就是太浓了。
也太让人讨厌了。
骑士想起了以前在决斗场里的日子。除了每天汗流浃背以外,像他这样的常胜冠军还要接受一些乌尔达哈有头有脸的人物的邀请参加宴会或者酒席。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明白拥有这样的邀请函意味着什么,但是骑士那时仅仅是为了活下去才来成为角斗士,钱财名利对于一个浑浑噩噩活着的人来说和尘埃没有区别。他拒绝了大多数请柬,直到无法在竞技场中容身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邀请,从对方的仆从手里接过玫瑰花味的香水来到了宴会场。
青年轻轻地啧了一声,习惯性地从外套口袋里摸出单边耳饰带上,把剩下的香水扔进了手边的垃圾桶。
眼下,先把手里的事做好才是正道。

“你叫什么呀?”
耳边突然响起这样的问话,带着咯咯的笑意。
诗人愣了愣,停下了拨弄草丛的动作抬起头。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远处依旧是模模糊糊雾蒙蒙的一片,仿佛身处大雾之中。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在梦境里,而被他压断的草茎溢出浅色的汁水染湿了衣服,清苦的香味瞬间沾了满身,又将诗人从神游的状态勉勉强强地拉了回来。
……不对!
青年感到肩膀一沉,瞬间清醒过来。他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感到薄薄的一层衣料已经被冷汗浸透——他差点忘了刚刚桑克瑞德警告他的话,熟悉的几个字险些脱口而出。诗人警惕地保持着半跪的姿态直起身,一只手已经摸上了背后箭囊里的箭羽。
“喂,我在和你说话哟?听不到的吗?”
不能回答,不能回答。
“……嘁,真的听不到啊。好无聊哟!”
翅膀忽闪忽闪,风声远去了。
诗人又等了一会儿,确认了对方真的已经离开了之后才缓缓地松了口气。青年松开了手俯下身,又在草丛里仔细翻了翻,确认这里真的没有他要找的那种草之后才慢慢直起身,想着去下一个地点找找看。谁知道他刚扶着膝盖直起腰,一股突如其来的压力无声无息地落到了肩上,诗人脚下一个不稳,噗通一声重重趴到了草地上。
“……呃!”
他鼻梁被撞得生疼,脸朝下埋进青草里,闷闷地发出一声痛呼。
有那么一瞬间,诗人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被压碎了。胸腔里的空气被大量挤出,嘴巴和鼻子又被埋进土里,一吸一呼进来的都是泥巴。他挣扎着把脸扭了过来,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脸色苍白地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让已经开始闪出雪花的视野才勉强稳定下来。
“你没事吧!”
桑克瑞德本来在不远处的树下搜查着草丛,听到背后的动静之后慌忙起身跑了过来。他伸手去扶几乎被重力揉进土里的诗人,结果拽了半天都没拽动,甚至自己还反被反作用力拉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受苦了。”桑克瑞德无奈地拍拍身上的草屑和花瓣站了起来。“忍一会儿吧,大概一分钟就过去了。”
被强迫性摁在土里的诗人肉眼可见地灰暗下来。

“是拂晓限定特品,魔法人偶古·拉哈·提亚!”
赤魔笑嘻嘻地把人偶举到水晶公鼻子底下,看到对方越来越红的脸:“塔塔露做给我的,喜不喜欢?”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喜欢开我的玩笑?”水晶公被自己的同族整得又好气又好笑,一手推开人偶一手去揉赤魔的小脑袋。“连诺亚的人这次也参与进来了,看我出糗就这么有意思?”
比他小不少的猫魅少年乖乖地收了手,满意地蹭了蹭水晶公温暖的掌心,像猫咪一样发出呼噜呼噜声。虽然也是跟着暗之战士拯救了第一世界的英雄,但是赤魔在平时的表现更容易让人觉得他还是个需要宠爱的小孩子。水晶公确实敬仰这些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们,可这和他去宠爱过来撒娇的小少年并不冲突。
更何况,在原初世界他们一起探索水晶塔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是像兄弟一样的关系了。
“其实你如果真的想要伪装的话,一开始就不应该在我从雷克兰德回来的时候摸我的头的。”赤魔在他手下狡黠地眨眨眼。“所有摸过我头顶的人里,除了师傅,就只有你知道去挠我的耳后根。”
“因为那个时候你哭得太伤心了。”水晶公无奈地捏了一下他的耳尖,忍不住笑。“你那几位同伴劝都劝不动你,哭睡过去之后还要我去给你送饭。谁能想到我们的小英雄居然也是个小哭包呢?”
小红猫冲着他呲牙,尾巴上炸起一圈毛。
“好好,我不说了。”年长一些的猫魅举起双手投降,嘴角依旧噙着笑。“所以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你不可能是专程为了让我看一个魔法人偶才跑回来吧。”
这句话成功转移了赤魔的注意力。猫魅少年如梦初醒,把人偶往地上一放,从空间背包里往外掏东西:“是大家又给你捎了吃的和特产!这个是西德给你的腾腾十四,可以烧热水;这是比格斯和魏吉给你做的弓箭,他们怕你在这里太懒了让我告诉你多运动;这个是Leonardo(黑骑)做的骑士面包和苍穹蛋奶酒,他说当时答应你要带你去伊修加德玩,但是没能实现,只好现在自己做给你尝尝……”
好嘛,好好的办公室变成娱乐场所了。
不过也没关系,他并不介意他的小英雄把这里搞得一团糟。
和对黑骑的崇拜不同,即使拯救了世界,赤魔在水晶公眼里也依旧是个不成熟的小猫咪。古·拉哈·提亚会把他当成一个英雄,但是也会像长兄一样包容这个活泼的小家伙做的一切。
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兄长对胞弟善意的捉弄。
“那你有给我带什么吗?”水晶公微笑着看他把东西摆了一地,有些坏心眼地试探道。
这句话果然把赤魔问懵了。猫魅少年只想着拿了东西赶快过来见他心心念念想着的人,根本没来得及做任何礼物就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他尴尬地抓抓头发,一对耳朵向两边趴伏了下去,尾巴也不安地在地上扫来扫去。突然间赤魔像是想到了什么,翡翠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冲冲地抬起头看向笑着的水晶公。
“虽然我什么都没带,但是我把我自己带过来了!”赤魔放下背包直起身,笑嘻嘻地向着水晶公张开双臂。“礼物!能跑能跳还能陪你聊天!”
水晶公愣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有什么表情,但看着赤魔突然慌乱起来的神情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面部表情的管控。已经是水晶公的古·拉哈·提亚抬起手臂,用那只已经结晶化的手轻轻触碰一下自己的脸颊,伸到眼前时才发现上面有晶莹的液体。
可他明明是在笑着的。
“……古·拉哈·提亚?”
赤魔轻轻喊他的名字,声音有些小心翼翼。水晶公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水,微笑着摇摇头,示意他自己并没有事。
他看到面前的小少年眨了眨眼,重新露出了笑容。
“古·拉哈·提亚。”
赤魔轻声叫他,主动上前一步抬手拥抱了他。少年人稍小一些的骨架在他怀里,抬起两条胳膊就能抱个满怀。
水晶公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微笑着回以拥抱。



【以下全部是私设!】
是自家猫魅赤魔和水晶公的互动!
自设5.0拯救了第一世界的英雄是龙男黑骑,是个已经有了对象的纯情处男×
写这篇的冲动是因为想看猫猫给猫猫舔毛>////<然后又发现自家的赤魔也是个小红猫——颜色更深一点的小红猫——所以就激情摸鱼,希望大家还能接受?
赤魔Isaac,猫魅,深红发,发尾渐变成更深的红色,翡翠绿色眼睛,掺有一点点鹅黄色,脸上有和雅修特拉一样的面纹,但是浅色的。是个少年,和黑骑旅行的时候结识,两个人又在诺亚调查团里碰到了战士,后来赤魔单独出发找灵砂时被古·拉哈·提亚特别关照了。
被西·如恩·提亚在水里捡到的,随后跟着对方以学徒的身份周游大陆,算是阿莉塞的师兄。性格很好的孩子,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开朗活泼,因为涉世未深所以看事十分单纯乐观,很容易感染别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实力与西·如恩·提亚相当,所以得到了认可可以自己去冒险。
因为年纪小性格好,成为了无论在哪里都是团宠的存在。
在诺亚调查团里和同是猫魅的古拉哈提亚关系很好,互相把对方看成兄弟。当初水晶塔关闭时还想进去陪着一起沉睡,被对方赶回来了,为此哭了好久。这次被和战士黑骑同一批召唤到第一世界,一边跑腿打杂拯救世界一边观察着水晶公,是第一个发现对方身份的人。
但还是顺着水晶公的想法好好保密了☆
水晶公和赤魔的感情是哥哥对弟弟的溺爱和对英雄的尊敬,和黑骑的感情是尊敬以及好朋友关系。由于战士在诺亚时负责的工作和他交集不多,所以仅仅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水晶公对他的敬仰居多。
顺便说一句能看到阿尔伯特的是战士和黑骑,但是因为职业关系,阿尔伯特更喜欢和战士聊天。
黑骑好惨哦×


★★
“古拉哈提亚是大笨蛋!大傻瓜!!大骗子!!!”
赤魔死死地扒在水晶公身上口齿不清地胡乱叫嚷,脸上一片酡红,身上也散发着浓郁的酒味。被指名道姓职责的人拼命地想把兜帽拽下来捂住脸,奈何小猫扯得太用力,他根本拉不动分毫。
“说什么、说什么‘希望以后能和我们一起旅行’……结果到最后还差点害自己死掉!我猜出来是你之后还想着、信任你来着!”赤魔醉醺醺地打了个酒嗝,更加凶狠地去拽水晶公的袍子。“结果你差点把自己害死了!你这个大骗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你了!!!”
水晶公叫苦不迭,只能无奈地拍着猫魅少年的小脑袋试着安抚他。他刻意忽略掉宇宙和音里其他居民憋笑的表情,把求助性的目光投向了同样在一旁不声不响喝酒的黑骑战士骑士还有诗人身上。
“古拉哈提亚是——”诗人拿起酒杯,意有所指地拉长腔。
“大笨蛋。”黑骑喝了口酒。
“……大傻瓜噗……”战士笑得直不起腰。
“……大骗子。”骑士强忍着笑,用酒杯遮着半边脸。
赶紧来个人把我再封印回去吧,秋梨膏。
水晶公半抱着耍酒疯的赤魔,生无可恋地想。






回归正职写写原创性小故事了|ू・ω・` )

多图预警!!!!!

那么接下来就是久违的豆芽笔记,关于废柴龙男诗人5.0主线!

今天刚刚打通,我哭崩天极白峦宫泪洒亚马乌罗提然后抱着小红猫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等等Σσ(・Д・;)情敌们你们离我远一点啊可恶!

先放张私设赤魔小红猫的建模让各位康康_(:з」∠)_


对不起!妈妈暂时买不起好看的衣服给你!!!【跪

是自己觉得捏的还不错的一张脸,年级设定大概就在15-16之间,还是个喜欢找人撒娇卖萌的小猫w

回到正题。

请让我吹爆5.0剧情场景BGM!!!md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和地图建模!!!我想一辈子待在亚马乌罗提不出来【躺】打本的时候完全就是一边在打一边在疯狂三心二意看周围的小细节,救命5.0真的好看谁来救救我我不想下线呜呜呜呜(ಥ_ಥ)

然后就是我心心念念的水晶公!!!小红猫是我啊我超喜欢你啊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永结同心戒指钱我出了十二神大教堂我包了我宣布我(儿子)今天就是古拉哈提亚他男朋友了谢谢各位的祝福【你想桃子



↑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真的瞬间笑疯【忍笑




桃子那么好吃不如多来两个【伸手×

感觉5.0大家都长大了,知道帮我分摊事了【滑稽】尤其是阿尔菲诺,在游末邦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成长,一会反省自己过去的失误,二会思考更多的东西,比如我们和无影不得不开战的根本原因到底在哪儿,变成大孩子了呢虽然还是很旱鸭子XD

5.0诗人正式改版,我失去了我作为工具人的最后一点尊严(;へ:)但是有一说一,连珠箭绑定失血箭刷新死亡监狱让我群小怪的能力变强了不少,虽然还是典型的按断手但是明显感觉不是肌无力了【?

而且主线给的装备真TM好看,我穿爆×



龙男真的不适合穿的文绉绉的orz,雷克兰德水潭村那身衣服好看归好看,但是穿到2m+的龙男身上怎么看怎么违和啊……

如果你打完死肥宅醒了之后去其他地方,所有人都会说“哇你终于醒了啊!太好了!”然后再balabala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疼不疼身体难不难受etc,感觉好温暖哦www

总之如果你把排队时间和排不到本再加上被妈水晶强制心电图外加掉线的时间都去掉,ff145.0还是非常好玩的【???

ff14限定版灵车漂移

最近因为排不到本迫不得已开始学着开启了招募,怕自己菜连累到其他人,所以总会不自觉地在简介里bb好多话,结果大多数人加进来之后都很温柔啊〒▽〒不但不嫌弃我打得不好还会主动带着我跑机制,我运气真好……

跑主线见敏菲劝猫猫大叔修好石头人的时候发现了长得很帅性格很好的npc小帅哥,名字是杰瑞克哦ww↓

这个对话……光呆你平时都在干什么啊光呆!【笑




阿尔伯特是什么品种的大宝贝呜呜呜呜呜我又可以了我好想抱抱他呜呜呜【虎狼之辞.jpg

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到最后决战没有他帮我要怎么办……ε=(´ο`*)))


爱梅当然也是很心疼的……哎,虽然不是以他期望的方式结束,但好歹也算是能让他彻底放松了吧……?只能说一句晚安了,虽然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稀罕orz

总之先这样?太困了我也要去睡了zzz……

晚安啦大家w

盼你渡口待你桥头_渡舟

骑士宣言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发誓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I will...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发誓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Eyes日志

现在做骑士的标配都是要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做骑士的标配都是要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鳥風月
第二张正式的,昨天新水彩颜料回...

第二张正式的,昨天新水彩颜料回来了,准备试试水彩

冲冲冲!要成为厉害的人!

第二张正式的,昨天新水彩颜料回来了,准备试试水彩

冲冲冲!要成为厉害的人!

这件事不对劲

安迷修:同性恋真恶心………真香

哈哈哈跟别人撸的短漫,实际画的不超过俩小时,感谢我可爱的小秘书帮我扫图修改【虽然吃了很多像素】,快乐最重要啦

安迷修:同性恋真恶心………真香

哈哈哈跟别人撸的短漫,实际画的不超过俩小时,感谢我可爱的小秘书帮我扫图修改【虽然吃了很多像素】,快乐最重要啦

tanlu511
k.

日常向 阿k✖️你

✨设阿k和你是情侣


✨你也是跳街舞的 叫七七


✨然后我爱k哥 勿上升


注:k还在录制这就是街舞


爱你们么么哒…

因为名字叫七七是和我本名有关啦 其实带了一点点私心 不过宝贝们可以放心代入嘻嘻嘻嘻


正文咳咳咳

———————————————————————


“咔”  门被打开了,想都不用想,这个时间到家的只有阿k。


你抬头瞥了一眼,用慵懒的语气问“公主k,你回来了啊”你刻意拖长几个字的读音。


“怎么了?”阿k马上察觉出你的不对劲


你没有直接回答他 “我看这就是街舞了,很好看哎”


好了,阿...

✨设阿k和你是情侣



✨你也是跳街舞的 叫七七



✨然后我爱k哥 勿上升


注:k还在录制这就是街舞



爱你们么么哒…

因为名字叫七七是和我本名有关啦 其实带了一点点私心 不过宝贝们可以放心代入嘻嘻嘻嘻



正文咳咳咳

———————————————————————



“咔”  门被打开了,想都不用想,这个时间到家的只有阿k。


你抬头瞥了一眼,用慵懒的语气问“公主k,你回来了啊”你刻意拖长几个字的读音。



“怎么了?”阿k马上察觉出你的不对劲



你没有直接回答他 “我看这就是街舞了,很好看哎”




好了,阿k彻底知道你在吃醋,街舞和其他舞种结合那一期,古丽米娜老师助跳,包括花絮啊什么的,阿k早就料到你会吃醋了。


阿k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他第一反应先扯开话题 “嗯,很帅吧,这次跳的很开心很开心。”



你还在跟他赌气,自己小声嘀咕,笨蛋。“米娜老师很漂亮哎,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唔,k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米娜老师好看了…唔”你没忍住,还是直接说了



阿k咯咯咯的笑了 “就因为这个生气呀,吃醋了是不是?好啦,宝贝你乖一点,我最喜欢的肯定是你,最好看的也肯定是你。”



什么嘛,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在节目里和兔子还一直夸米娜老师的哎。




你把头一偏,还是在生气。




阿k终于坐不住了,他捧起你的脸"哎呀你听我说了,你才是最好看的,那些话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嘛,我最喜欢七七公主呀,宝贝嘛”




你被这一声宝贝给撩到了,耳朵都红红的,嘶,是不是又跟兔哥学坏了!




“原谅你啦!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公主这么可爱谁招架的住啊,当然是原谅喽 “那,我也要单膝跪地的唱歌哦”



阿k笑了一下,一系列的动作,单膝跪地拉着你的手“那你听好啦,我只给你唱”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明明就是一首简单的歌,你却红了眼眶,k又唱的很温柔,止不住就流眼泪了。


“不哭,我永远在。”阿k总是很抓你。他总是会给你制造一些小惊喜。



“不许想太多了哦,阿k永远都爱小七,永远永远”他喜欢叫你小七,他说因为你小小的,需要他保护,你永远是他的小七公主。


你把头埋在阿k颈窝里,抽抽嗒嗒的吸气“k,我,我喜欢你,很喜欢。” 他摸摸你的头,在你耳边说,我也是,也很喜欢,喜欢到不行了。



“ 喂,差不多好了吧,七你明天先别练舞了,我和k请你吃饭哦,给你道个歉嘛,你才是我们眼中最美的公主,小七公主唔”

兔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咦,这家伙什么时候进来的?


啊?刚才都给兔哥看见了?“兔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早就看你俩撒狗粮半天了,只是没忍心打断罢了。


不过k也真的会,你也真的爱,没办法,自己家的。


———————————————————————

开了一个糟糕的脑洞,没写好!呜呜呜呜各位轻喷!


写到一半没灵感了我哭,对不起!我下次一定组织好在写!


然后我爱k哥,希望宝贝们有好的想法可以告诉我!然后蹭了一下我兔哥嘻嘻嘻嘻嘻嘻!


拜拜啦



 @Raistlin1801 这个是我超爱的大大!宇k写的真的巨棒!硝烟与玫瑰!然后也有亮哥,嗯反正我爱了。


嘻嘻嘻嘻嘻爱泥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