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庭

603浏览    16参与
山河故许
帕丁顿水库花园太美了 第一眼以...

帕丁顿水库花园太美了

第一眼以为是权游里high garden

帕丁顿水库花园太美了

第一眼以为是权游里high garden

-关爱空巢老兮-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不朽颂

[待授翻/高庭]Wedding Bliss(下)

依然是产自高庭的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洛拉斯讨厌跳舞。好吧,也不是真的讨厌,可他又不能和蓝礼跳,所以他不喜欢。除了运动,他不喜欢所有他不能和蓝礼一起做的事情,而且,蓝礼还支持他对运动的爱好呢。

当然,现在的情况不出意外地莫名其妙演变成了他被所有的女孩邀请,然后尽他最大的努力不冲着所有的女孩咒骂。“妈的,我不跳。”洛拉斯刚冲着一个他从来没见过当然也再也不会见到的女孩说完,蓝礼就朝他投来一瞥。

这...

依然是产自高庭的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洛拉斯讨厌跳舞。好吧,也不是真的讨厌,可他又不能和蓝礼跳,所以他不喜欢。除了运动,他不喜欢所有他不能和蓝礼一起做的事情,而且,蓝礼还支持他对运动的爱好呢。

当然,现在的情况不出意外地莫名其妙演变成了他被所有的女孩邀请,然后尽他最大的努力不冲着所有的女孩咒骂。“妈的,我不跳。”洛拉斯刚冲着一个他从来没见过当然也再也不会见到的女孩说完,蓝礼就朝他投来一瞥。

这只会更加激起他的愤怒——蓝礼和所有的女孩们跳舞!他一直在看,也许还能够证明蓝礼跟每个女孩都至少跳过一次,即使那些长得吓人的也不例外。这个,洛拉斯一点都不喜欢。

蓝礼正在和莱昂妮的某个表妹跳舞——艾妮莎?安雅?还是艾莉莎?——洛拉斯用上自己所能集结的最多的怒气,直直瞪着他们。两人渐渐近了,蓝礼朝他眨了眨眼。

是了。

这件事是他能跟蓝礼做的。他可以试着把蓝礼所有的舞伴都吓跑,再给自己找上几个。这一次,他没有对蓝礼怒目而视,反倒笑了起来。

他决定先和自家一个表妹跳舞——一个叫黛丝梅拉的可爱红发女孩。早些时候他拒绝了她,但洛拉斯现在把她拖进舞池里,当着蓝礼的面用铺天盖地缤纷绚烂的赞美冲昏她的脑袋。

蓝礼只是笑笑。待他们凑得更近,近到能说几句悄悄话时,蓝礼又露出了那个令人恼火的小人得志的微笑,“很高兴你采纳了我的建议。”管他是不是自己男朋友,洛拉斯都想为了这句话揍上他一顿。

这支舞只进行了几分钟就结束了。另一个女孩(莉昂娜?)试着来跟洛拉斯碰碰运气。洛拉斯拉着她在其它舞者之间转来转去,直到他们来到蓝礼和那个同他一起跳舞的女孩身边。洛拉斯忍不住不怀好意地一笑,伸出一条腿绊倒了蓝礼的舞伴。

女孩跌倒时发出一声尖叫,即使洛拉斯飞快地抽回了他的腿,蓝礼的目光依然钉在了他身上。而他自己的舞伴则动手打了他一下,伸手帮忙把她的朋友从地上扶了起来。

洛拉斯有些得意地走向蓝礼,后者还在瞪着他看。“为什么?”蓝礼用一种无辜的口吻发问。

洛拉斯皱了皱眉。“你再清楚不过。”

“给我个提示。”蓝礼回道。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女孩过来邀请蓝礼跳舞,令他沮丧的是,蓝礼欣然应允,带着女孩飞快地旋进了另一支舞里。

洛拉斯只好干巴巴地接着瞪他。过了一会儿,蓝礼朝一个潘趣酒碗打了个手势。洛拉斯勾起了嘴角,走了过去,装模作样地往自己身上擂了一拳——“嘿,蓝礼……“洛拉斯惊叫出声。

“洛拉斯。”

洛拉斯看向那个女孩。“抱歉,能让我们单独待一会吗?”

她点点头,洛拉斯当即把蓝礼拽到一边。蓝礼看着他,显然被他的举动给逗乐了。“嫉妒了?”

洛拉斯眉头皱的更紧。蓝礼大笑。

“当然不,”洛拉斯几乎在低声咆哮,故意把目光从蓝礼脸上移开。“我当然没有嫉妒。谁嫉妒了?”

蓝礼几乎笑出声来。“天啊,你真的嫉妒了。”

“闭嘴。”洛拉斯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接着,他转过头直视蓝礼的眼睛,冲他撅起了嘴。“补偿我?”

----

洛拉斯差点没给食物噎住。

坐在他身边的加兰皱了皱眉,“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洛拉斯?”

洛拉斯的脸刷地红了,颤抖着点点头,再三确认桌布是否还好好的——令他感激的是,桌布规规矩矩地待在它该待的位置上。

他紧咬着下唇,以免漏出细碎的呻吟。蓝礼用舌头做的事情感觉太美妙了…但这个情况也很容易突然变得非常尴尬。被全家人发现他和蓝礼在哥哥的婚宴上偷偷在桌子底下做些什么,显然不是个他喜欢的出柜方式。

洛拉斯又轻颤了一下,微微往前挺腰。

“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加兰又问他。  

洛拉斯勉勉强强含糊地嗯了一声。

加兰对他露出一丝有点诡异的微笑,“你看见蓝礼了吗?”

洛拉斯差点咬到舌头,接着蓝礼又用他的舌头…洛拉斯努力挣扎着尽量不当场缴械,在他稍微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时,他摇了摇头,“当然没有。”

“喔,我还在想既然他是你的客人,你也许会更乐意跟他坐在一起。但我哪儿都没见着他。”

洛拉斯刚想说点什么,莱昂妮的一些话就吸引走了加兰的注意。

洛拉斯从未想过自己能如此感激。

----

刚刚发生了一场灾难而维拉斯什么也不想做他只想把头埋进自己的手里。好吧,把头埋进自己的手里然后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场消失,更准确地说,是把头埋进自己的手里,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场消失,然后冲他男朋友的脑袋甩一巴掌。

他的男朋友,带着他八个女儿中的三个,闯了进来——四个入侵者人手一把吉他,奥柏伦还带了个麦克风。为什么奥柏伦没有事先警告他?!

接着,奥柏伦真的开始演奏起来。维拉斯在心里暗暗咒骂。奥柏伦演奏的是一首现代摇滚版本的《金色玫瑰》,他一边弹奏,一边直勾勾地看着维拉斯。

维拉斯注意到了洛拉斯那一脸要杀人般的咬牙切齿,他十分希望有什么人或者蓝礼能在这里,控制住他的小弟弟。很快,歌曲变成了《让我啜饮你的美》和《精力旺盛的小伙子》。

洛拉斯一跃,跃过桌台,冲向奥柏伦。维拉斯一头撞上桌子,于是盘子里的东西事故性地全喷向了他的头发和后面的衬衣。

“洛拉斯!”一个声音喊道。维拉斯抬起头,看见蓝礼——这个好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追向洛拉斯。

蓝礼没能及时赶上洛拉斯来制止他揍奥柏伦——揍了两下。但他确实避免了奥柏伦被洛拉斯揍第三下,所以也算帮上了一点忙。

很快,梅斯·提利尔就叫了警卫来把奥柏伦带走。警卫靠近他们时,奥柏伦和他的三个女儿反倒演奏地更加大声了。维拉斯轻轻哼了一声,半是好笑半是沮丧。

在洛拉斯的倾力协助下,一番短暂的争斗之后,奥柏伦和他的女儿们被带离了宴会。维拉斯很确定蓝礼看向奥柏伦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但也不是完全确定。

他环顾四周,看有没有人在找他。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于是维拉斯摇着轮椅跟在他们后面出了婚宴现场,在不算很久之后终于赶了上来。“奥柏伦!”

“维尔!”奥柏伦叫道。维拉斯这才发现他的男朋友早已喝得酩酊大醉。“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吗?”

维拉斯眨眨眼,“我敢肯定,你再多喝一点就要酒精中毒了。”奥芭拉在他身后哼了一声。

“但愿你能说服他。”特蕾妮笑着附议。

维拉斯挑眉。“我们一起去吃晚饭怎么样?”

奥柏伦皱起了眉头。“好。”

三条沙蛇目瞪口呆。

----

玛格丽早就学会了不要在珊莎待在厨房时打扰她。那是个坏主意,但是珊莎都在厨房待了好几个小时了,玛格丽想她想得几乎不顾一切,她做梦都想进去。

“嗨。”玛格丽走向厨房。

“嗨。”珊莎一边忙着装饰蛋糕,一边回道。她咬着下嘴唇,这在玛格丽看来完全就是可爱这个词的意义所在。

玛格丽几乎被珊莎的蛋糕惊呆了——它比原来还要至少高出三层,设计也更加精巧——珊莎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喜欢吗?”珊莎给蛋糕装饰上最后一朵花,问道。她紧张得两只脚跳来跳去。

玛格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珊莎,这——”

“你不必因为蛋糕是我做的就说你喜欢它。”玛格丽话还没出口,珊莎就急忙说。

“——这难以置信!”玛格丽叫道,珊莎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我们要怎么把它搬上楼呀?”

 “我想我们该给搬运工打个电话,让他们用电梯送上去。”珊莎回答。“怎么了?这样不行吗?”

“可能不行了,但你似乎很想继续晚宴…不过他们好像已经开始闹洞房了。”

“糟糕!”珊莎飞奔上楼,却发现仪式早已开始。“蛋糕怎么办?!”她大喊,但是似乎没人听见她的话。她只好撅着嘴走下楼梯,“那么,玛格丽,我们是现在吃蛋糕呢,还是留到明天吃?”

----

闹洞房毫无疑问是南方婚礼中最激动人心的环节,但加兰却对此充满了恐惧。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保护莱昂妮和他自己的尊严。但是,唉,他没有办法。

实际上这个部分并没有那么可怕,但他在莱昂妮后面被一路抬过走廊时,他还是觉得这有点野蛮。他被扔进自己的房间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她母亲在叫道:

“那么,加兰,我们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呢?”

----


不朽颂

[待授翻/高庭]Wedding Bliss(上)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pov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但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他男友刚刚用手肘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带着怒气冲他僵硬地微笑。他的膝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来。蓝礼盯着它看了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因为那样的话人们就会把注意...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pov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但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他男友刚刚用手肘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带着怒气冲他僵硬地微笑。他的膝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来。蓝礼盯着它看了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因为那样的话人们就会把注意力怼到他身上。

蓝礼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来制止他的动作。“坐着别动。”于是洛拉斯虚情假意的露齿而笑很快变成了真心实意的怒目而视。

一阵风(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把洛拉斯的头发吹到了他的脸上。愤怒地冲它低声嘶嘶了会儿之后,他毅然决定把头发从他脸上吹回去。蓝礼又拿胳膊肘捅了下他。“我做什么了?”洛拉斯小声咕哝。

“你又不安安分分坐好。”蓝礼有些不满地朝他嘘了一声,手指弄乱他的鬈发。

洛拉斯斜斜地俯过身,嘴唇贴着蓝礼的耳朵,小声地抱怨,“可我好无聊。”然后他挪了回去,冲蓝礼撅起了嘴。蓝礼瞪了他一眼。他们不能表现得太出格,毕竟他们打算告诉洛拉斯的家人彼此才交往差不多一个月。

“坚持一下。”蓝礼告诉他。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但是…!”洛拉斯抗议。

“好好看着你哥哥的婚礼,好吗?”蓝礼叫道,听着有些恼火。

洛拉斯也用胳膊肘捅他,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把他的男朋友给捅到了地上。好在婚礼在沙滩上举行,所以他男友还能实现软着陆。修士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过身盯着他和蓝礼。后者坐回了他的椅子上,脸一路红到耳根。

 仪式重新开始。洛拉斯揪着夹克的袖子,开始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把赤脚埋进沙子里。当他又开始晃他的膝盖时,他的脚把一些沙子扬了起来,甩到了蓝礼的腿上。

 蓝礼冲他皱起眉头,然后朝着加兰和莱昂妮举行婚礼仪式的方向转过身,“坐好,否则待会我就惩罚你了。”

洛拉斯脸红了。“你要我现在坐着一动不动吗?”本来洛拉斯在他的座位上每隔两秒就会动一下,突然间保持不动对他来说更困难了。

“洛拉斯,”蓝礼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安静。”

 洛拉斯发出像小狗低吠似的声音,手指轻轻敲着大腿,但除此之外保持了惊人的一动不动。蓝礼得意地一笑,拍了拍他的膝盖。

----

这是加兰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他终于和他的一生挚爱——莱昂妮——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会与她永远,永远在一起直到永远。尽管维拉斯热爱着故事而洛拉斯信奉浪漫主义,但毫无疑问,加兰才是提利尔家真正的浪漫主义者。他甚至有誓言来证明自己满溢的浪漫与激情。

或者说,他将要有誓言来证明自己了。莱昂妮的誓言已经说了一半——修士说了半个小时终于把话说完了。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预示着一个糟糕的天气,所以他们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进行了婚礼仪式。但不幸的是,从天气状况看来,“尽可能快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莱昂妮的誓言还没说完,天堂之门洞开,大雨倾盆而下。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洛拉斯的惊叫:“该死!我的头发!”他还能听到蓝礼的大笑,听到玛格丽和珊莎飞奔着躲开雨点时的玩笑声。维拉斯摇着轮椅,在父亲冲过去营救他之前,挣扎着爬上了为他专门建造的小斜坡。奥莲娜祖母同母亲一起走回了她们之前待着的小别墅,大声地抱怨。

而加兰,他一把抱起了莱昂妮往回走,尽管莱昂妮一直坚持要自己来。然而几分钟后,加兰发自真心地希望自己刚刚听了莱昂妮的话——他在路上踩到一块泥,结果打了个滑把他们两个一起扔进了泥巴。

莱昂妮瞪大了眼睛看他,朝他头上“啪”地就是一巴掌。“愚蠢的男人!”她笑着叫道,“我一直期待你能用另一种方式毁了我的婚纱。”

加兰笑了。“哦?我觉得这话在这里说不大合适,亲爱的。”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莱昂妮翻了个白眼。

加兰点了点头。“当然。”

即使依然浑身沾着泥巴,莱昂妮还是对他笑了。“当然。现在扶我起来吧,好爵士。”她伸出了双臂来让他接住。

“这是我的荣幸,夫人。”加兰赞同道,对莱昂妮报以他最为迷人的微笑,伸手把她拉了起来,“好了,莱安,等我们回去,我们的婚礼是不是要重新开始了?”

莱昂妮冲他扬起了眉毛。“我想你的兄弟会无聊死的。不管怎样,我再也不想听洛米斯学士絮絮叨叨了,我们直接从交换誓言开始吧。”

加兰伤感地笑笑,“那当然,亲爱的。让我们回去把这身泥先清理干净。”

“我喜欢这个提议。”莱昂妮表示了同意,朝小别墅冲去。

加兰追在她身后。

----

维拉斯给奥柏伦发了条短信。婚礼仪式实在是太长了,即使是维拉斯——提利尔家耐心的化身——也感觉越来越无聊。他已经厌倦了,事实上,他对厌倦也失去了耐心。他无聊透了,以至于语义学是他现在所能想到的除了奥柏伦以外最有趣的东西。

奥柏伦成为他的男朋友还没超过一个月。在那出导致他失去双腿的意外车祸之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好吧,至少奥柏伦肯定很有趣,所以维拉斯决定在无聊的婚礼仪式上给他发短信。

因为维拉斯可以是很多人但他绝不会是洛拉斯,所以在发短信时他一直保持谨慎。手机的消息提醒告诉他,奥柏伦已经回复了。

From:奥柏伦

To:维拉斯

要知道,多恩的婚礼要简单得多。

Received at 11:30

维拉斯眨眨眼,试图组织语言来回复他。

这是个提议吗?

如果是的话,我希望有一个更好的。

接着维拉斯放弃了回复。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通过短信来回应的那种东西。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

他抬眼望去,发现婚礼仪式终于步入了尾声。维拉斯几乎要如释重负地大喊一声,但那非常。非常地不合适,而且完全是个洛拉斯风格的做法。

“我属于她,她属于我。”他听见加兰说。终于结束了。维拉斯摇着轮椅向门口的方向前去,据他所知,他们将要享受一顿自助午餐,接着是婚礼蛋糕,最后,是一场盛大的晚宴。

----

玛格丽几乎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午餐,作为一个高庭人,这很能说明些什么。当她决定离开她的家人们,坐到珊莎旁边时,她正开始吃第二轮。

看到玛格丽在她身边坐下,珊莎不由得笑了起来,“嗨,玛格丽。”

玛格丽只是冲她咧嘴一笑,“希望雨没有坏了你的好心情?”

珊莎轻轻哼了一声,依然十足淑女模样。“我是个北方人,不下雨不下雪那对我来说才值得惊讶。”

“也对。”玛格丽赞同。

珊莎点点头,“总之我玩得很开心,婚礼真是太浪漫了你知道吗——两个人,相爱到永远。”这样的珊莎总是很美…美得带着浪漫的味道,美得像浪漫本身的样子,玛格丽想。

玛格丽正想问珊莎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然而奥莲娜祖母用勺子敲了敲她的玻璃杯,吓得珊莎往后一蹦——很不走运地,侍者这时正把蛋糕端到过道上——她整个儿撞到了侍者身上,而蛋糕顿时飞了出去——

玛格丽把珊莎扶了起来,心里暗暗咒骂。飞出去的蛋糕最终落在了过道另一边的可怜人身上,其中包括蓝道·塔利和雷德温家的那对双胞胎。

“…糟了。”珊莎喃喃自语。然而与此同时,玛格丽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蓝道·塔利咆哮着吐出了一连串的咒骂,就差把空气都吓得面色发紫,然后像一阵飓风般从门口呼啸而出。

洛拉斯站起来喊道:“谢天谢地他走了!”然后后脑勺上立刻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雷德温双胞胎似乎在咒骂和大笑之间左右为难,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做法,他们也离开了大厅,但不像蓝道·塔利——他们换了身衣服,几分钟后又回来了。

珊莎走向加兰和莱昂妮,提议为他们烤一个新的婚礼蛋糕。起初这对新婚夫妇坚持一个婚礼蛋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次,珊莎展现了她作为一个史塔克的固执,开始为了给他们烤一个新蛋糕而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玛格丽只能叹气。她的女朋友就要消失了——消失去烤婚礼蛋糕。她朝宴会最后瞥了一眼,跟着珊莎去了厨房。

----

译者按:七夕快乐!!!!

              祝大家狗粮磕得开心!!!

          

-关爱空巢老兮-
儿童画–《河湾地大学校花被迫营...

儿童画–《河湾地大学校花被迫营业》

儿童画–《河湾地大学校花被迫营业》

显赫的秃子小姐

占tag歉


建了小玫瑰墙:3517639742


欢迎投稿www


大家一起来玩呀(๑•̀ㅂ•́)√

占tag歉


建了小玫瑰墙:3517639742


欢迎投稿www


大家一起来玩呀(๑•̀ㅂ•́)√


-关爱空巢老兮-

献给我的白月光夏日couple蓝花!

虽然False King这个title/bgm显得我像二鹿派来的卧底但我真的不是(咦

事实上他对小花来说是The True King了

他刚硬地望着詹姆,“我向您保证,会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来守护托曼国王,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但蓝礼将永远在我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不管在言语还是行动上,我都决不会背叛他。因为他最有王者风范,他才是最好的国王。”

不对,他只是最会打扮的国王,詹姆心想,但没说出口。谈起蓝礼,年轻的洛拉斯爵士脸上的傲气一扫而空,他变得诚恳。这孩子虽然狂妄、冲动、乳臭未干,但并不虚伪。至少还没学会虚伪。

——詹姆《冰雨的风暴》

BGM...

献给我的白月光夏日couple蓝花!

虽然False King这个title/bgm显得我像二鹿派来的卧底但我真的不是(咦

事实上他对小花来说是The True King了

他刚硬地望着詹姆,“我向您保证,会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来守护托曼国王,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但蓝礼将永远在我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不管在言语还是行动上,我都决不会背叛他。因为他最有王者风范,他才是最好的国王。”

不对,他只是最会打扮的国王,詹姆心想,但没说出口。谈起蓝礼,年轻的洛拉斯爵士脸上的傲气一扫而空,他变得诚恳。这孩子虽然狂妄、冲动、乳臭未干,但并不虚伪。至少还没学会虚伪。

——詹姆《冰雨的风暴》

BGM:《False King》--Two Steps From Hell

素材来源:《浮华暂借问》(1995)

                  《圣城风云》(2011)

                  《托斯卡纳艳阳下》(2003)

                  《空王冠》(2016)

plus,我有一点很伤心,小花的兄弟姐妹我都找到了棕发棕眼的卡司但唯独小花我找不到(…如果大噶有合适的卡司请告诉我!!!

                    

-关爱空巢老兮-
蹬一脚以示存活(…依旧是玫瑰家...

蹬一脚以示存活(…
依旧是玫瑰家的摸鱼.
…淦,为什么玫瑰家不像鹿家那样直接称呼大花二花三花四花呢,我陷入了对加兰哥和维拉斯的称呼的迷茫

蹬一脚以示存活(…
依旧是玫瑰家的摸鱼.
…淦,为什么玫瑰家不像鹿家那样直接称呼大花二花三花四花呢,我陷入了对加兰哥和维拉斯的称呼的迷茫

掉毛的狐狸子

迷一样的高庭设定

http://diaomaodehulizi.lofter.com/post/1d3cdb4b_11b00f97
这个设定的具象版

奥莲娜
前高庭领主,由于年龄问题退下一线,但仍在幕后操纵全局。毒舌的老妇人,称选拔梅斯进高庭是“此生最大的耻辱”。然而也不得不赞成梅斯挑人的眼光。
梅斯
现任高庭领主,目前主要起吉祥物作用。本人没什么本事,唯一的特长是看人眼光准的不可思议,亲自挑的四个新人都是人才。被奥莲娜称为“充气鱼大人”
维拉斯
高庭最好的内勤。原先曾是外勤特工,在一次合作行动中被阳戟城的奥柏伦误伤失去半条腿,此事件直接导致高庭和阳戟城的矛盾,受害者本人却不甚在意。
加兰
高庭第一外勤,与维拉斯是同期训练生所以...

http://diaomaodehulizi.lofter.com/post/1d3cdb4b_11b00f97
这个设定的具象版

奥莲娜
前高庭领主,由于年龄问题退下一线,但仍在幕后操纵全局。毒舌的老妇人,称选拔梅斯进高庭是“此生最大的耻辱”。然而也不得不赞成梅斯挑人的眼光。
梅斯
现任高庭领主,目前主要起吉祥物作用。本人没什么本事,唯一的特长是看人眼光准的不可思议,亲自挑的四个新人都是人才。被奥莲娜称为“充气鱼大人”
维拉斯
高庭最好的内勤。原先曾是外勤特工,在一次合作行动中被阳戟城的奥柏伦误伤失去半条腿,此事件直接导致高庭和阳戟城的矛盾,受害者本人却不甚在意。
加兰
高庭第一外勤,与维拉斯是同期训练生所以感情很好
洛拉斯
新晋外勤特工,外号“百花骑士”。与风息堡的蓝礼是恋人关系
玛格丽
目前还是训练生,在蜜罐任务上成绩显著。曾在君临总部受训,与乔弗里和托曼都有合作

————————————————————————
亲子关系改成推荐人以后就出现了很奇怪的笑点
除了梅斯以外,还出现了“对挑女性新人有迷之天赋的奥柏伦”,“不知出于何种缘故将提利昂选进了凯岩城的泰温”这种骚操作_(:зゝ∠)_

玫瑰家的封臣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写,欢迎评论里提出建议

Señorita_Alice
手动点蜡 :-(小玫瑰领便当了...

手动点蜡 :-(小玫瑰领便当了:-(小玫瑰领便当了 

手动点蜡 :-(小玫瑰领便当了:-(小玫瑰领便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