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校拟人

123.9万浏览    1913参与
你说这个鸽子它不香吗

【清北】

高校拟人,自己的设定,所以没有ooc

脑洞产物,小学生流水账,短小

接个力(懒得@了)

 (……所以你已经懒到连注意事项都是复制粘贴了吗

 (不过设定差别还是挺大的,随便看看就好

---------------------------------------------------------

北大半倚在阳台上,上身只着了件白衬衫。天已入秋,阳光虽卡着点洒入北京,却驱不去空气中的凉意,细小的冷风让他缩了缩身子。

忽然肩上一沉,一件长到膝盖的黑大衣把他包裹起来。

清华随手合上阳台的门:“老人家精神很好?”

“哪有,”北大摆手,“睡眠质量赶不上你们年轻人罢了。

高校拟人,自己的设定,所以没有ooc

脑洞产物,小学生流水账,短小

接个力(懒得@了)

 (……所以你已经懒到连注意事项都是复制粘贴了吗

 (不过设定差别还是挺大的,随便看看就好

---------------------------------------------------------

北大半倚在阳台上,上身只着了件白衬衫。天已入秋,阳光虽卡着点洒入北京,却驱不去空气中的凉意,细小的冷风让他缩了缩身子。

忽然肩上一沉,一件长到膝盖的黑大衣把他包裹起来。

清华随手合上阳台的门:“老人家精神很好?”

“哪有,”北大摆手,“睡眠质量赶不上你们年轻人罢了。”

“……我看不是,体力才是老人家的软肋。”

北大感觉耳朵有些燥,横了一眼,虚虚踹一脚要把人赶走:“别贫!买早点去!”

“你怎么不去?”

“尊老爱幼,顺序不能乱。”回答理直气壮

“你这形象会颠覆南开的。”清华弯了弯嘴角,“吃啥,南开做的北京烤鸭么?”

……这人今天什么情况!

北大笑骂了声“小混蛋”,不接话了,直接打开阳台门把人往里塞。透过玻璃,他见那人径直走向衣柜,随手抽了一件就往身上套——好像还挺薄的。

他喊道:“小混蛋,你着凉了我可没心思照顾你。”

然后小混蛋又挑了那条他巨嫌弃的充满理工男气息的围巾,十秒后,它就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脖子:“你也注意,别病了。老人家小心一病不起。”

又贫!

北大腹诽着,下意识收了收大衣和围巾。

别说,还挺暖和。


明月照小狼

【清北】瞎写点日常

•咳咳,此时插播一条清华北大的日常

•高校拟人,自己的设定,所以没有ooc(理直气壮)

•脑洞产物,小学生流水账,一如既往的短小

•传个力  @你说这个鸽子它不香吗

小南开一向非常懂事,这天想给兄长们做些吃的,便兴冲冲地去问他们想吃啥。

去时清华和北大都在屋子里收拾东西,清华在清点航母模型的零件,北大则是在收拾古籍。

听到南开的问题,清华停下手中的活儿,一动不动地认真思考,然后慢吞吞又笃定的说道:

“北……”

突然一只羊脂玉似的手捂住了清华的嘴,把后面的“京大学”仨字给他塞了回去。

“北京烤鸭。”北大笑了笑,“他最喜欢全聚德的烤鸭,麻烦了。”

小南开小脑袋摇得像

•咳咳,此时插播一条清华北大的日常

•高校拟人,自己的设定,所以没有ooc(理直气壮)

•脑洞产物,小学生流水账,一如既往的短小

•传个力  @你说这个鸽子它不香吗


小南开一向非常懂事,这天想给兄长们做些吃的,便兴冲冲地去问他们想吃啥。

去时清华和北大都在屋子里收拾东西,清华在清点航母模型的零件,北大则是在收拾古籍。

听到南开的问题,清华停下手中的活儿,一动不动地认真思考,然后慢吞吞又笃定的说道:

“北……”

突然一只羊脂玉似的手捂住了清华的嘴,把后面的“京大学”仨字给他塞了回去。

“北京烤鸭。”北大笑了笑,“他最喜欢全聚德的烤鸭,麻烦了。”

小南开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麻烦不麻烦,那北哥呢?”

“我啊,都行,”北大答道,“我相信小南开的手艺啊。”

“行。我回去了,北哥再见!”(●°u°●)​ 」

“诶,路上小心啊。”



南开刚走出屋,北大就收住温和慈蔼的笑容,愤怒地一巴掌把全是口水的爪子拍在清华的竹色马褂上。

“你丫属狗的啊!”

北大不满地瞪着清华,一双桃花眼气得神采飞扬的。

清华眨了眨眼,似乎是不理解为什么北大会生气,不带一点起伏地吐出了三个字:

“是甜的。”

“甜你二大爷甜!”

清华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一句话昨晚说和现在说北大的反应会这么不同,想了想没什么头绪,决定实验出真知。

于是清华冲着正跟豌豆射手似的数落他的北大亲了上去,把后者亲得脚都软了才舍得放开。

“是甜的。”

北大的耳朵都要熟透了。





清华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

这个反应才正常啊。






四聚乙烯

人大有一个神技:只要想睡,在五分钟之内绝对可以睡着。不管今天白天做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事。

今天是个例外,大拇指上长了一根倒裂刺,硌着难受。她知道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带来的一个毛病,天太干了,手上容易生叽叽掰掰的东西。如果不剪的话就会硌着皮,想剪又无从下手,于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倒裂刺连根拔起,看着鲜血像是从管道流出来的污水一样,流过剩下的嫩肉,在指甲的边上形成一条红色的细细的线。

有时她一旦拔刺时连到了指甲下方的肉,就将出现一条长河,延续到第一个指关节。

很痛。

就像是眼镜突然摘下的一瞬间,视线模糊,但把眼睛眨一眨,又逐渐清明起来。

今天她没有动手指,把拇指包在其它四根手指中间,握着拳,左手...

人大有一个神技:只要想睡,在五分钟之内绝对可以睡着。不管今天白天做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事。

今天是个例外,大拇指上长了一根倒裂刺,硌着难受。她知道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带来的一个毛病,天太干了,手上容易生叽叽掰掰的东西。如果不剪的话就会硌着皮,想剪又无从下手,于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倒裂刺连根拔起,看着鲜血像是从管道流出来的污水一样,流过剩下的嫩肉,在指甲的边上形成一条红色的细细的线。

有时她一旦拔刺时连到了指甲下方的肉,就将出现一条长河,延续到第一个指关节。

很痛。

就像是眼镜突然摘下的一瞬间,视线模糊,但把眼睛眨一眨,又逐渐清明起来。

今天她没有动手指,把拇指包在其它四根手指中间,握着拳,左手抚摸着食指,双手放在小腹上,她也觉得不仅是手,其他地方也有点不舒服,像是有东西梗在心口,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当她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她惊奇地发现倒裂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暗红色的线,线头很粗,晕开,铺在了甲上皮上。

像极了汹涌着的,缠绕着的,暗红色的红鞭蛇。

====

假装在写

城春草沐深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九十五周年#
在第九十五个年头之时,我看见你踏花而来。
是二十五岁的你在我的心中不朽。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九十五周年#
在第九十五个年头之时,我看见你踏花而来。
是二十五岁的你在我的心中不朽。

几星霜
@微尘故事 家的剑桥大学基督...

@微尘故事 家的剑桥大学基督学院
在看的书是学生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你说我一个研究神学的怎么就看起进化论了呢)

@微尘故事 家的剑桥大学基督学院
在看的书是学生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你说我一个研究神学的怎么就看起进化论了呢)

Makino Yami

【给药药83岁的生贺】我们的梦想

慢慢解开白大褂的扣子,再轻轻掀起明黄色的上衣。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看到那具男性的躯体时,南医还是忍不住双颊一红。

“下次练习时注意点啊,还好你这伤不重,不影响几天后的比赛。”南医仔细检查了一遍后,紧蹙的眉头渐渐松了开来。

“我知道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所以你上个月做实验时被小鼠咬伤也是故意的吗?”

 

南医突然想起了八十年多前刚见面的情景。

那不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国家终于被迫向世界敞开了大门,伴随着西方文明一同闯进中国的,还有西方那套完全不同于传统中医的医疗技术。

那时南医临危受命,匆匆建校后便开始紧张的教学工作。当时西方普遍瞧不起中国,...

慢慢解开白大褂的扣子,再轻轻掀起明黄色的上衣。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看到那具男性的躯体时,南医还是忍不住双颊一红。

“下次练习时注意点啊,还好你这伤不重,不影响几天后的比赛。”南医仔细检查了一遍后,紧蹙的眉头渐渐松了开来。

“我知道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所以你上个月做实验时被小鼠咬伤也是故意的吗?”

 

南医突然想起了八十年多前刚见面的情景。

那不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国家终于被迫向世界敞开了大门,伴随着西方文明一同闯进中国的,还有西方那套完全不同于传统中医的医疗技术。

那时南医临危受命,匆匆建校后便开始紧张的教学工作。当时西方普遍瞧不起中国,认为中国人无法掌握他们先进的技术,可她偏偏就是不信这一点,她加班加点地备课教学,只为证明西方的偏见完全是无稽之谈。

可是她很快就遇到了一个问题。她相信她的学生技术完全没有问题,只要条件允许,西方学生能治好的病,她的学生也能治好。可是技术再高明的医生,如果拿不到药,也治不好病。

当时国内没有一家完整生产药品的药厂,国民使用的药物基本倚靠舶来。当时西方欺负中国缺少具有相关知识的人才,往往卖给中国的都是些不合格的药。这些药既无统一标准,也不予检验,并且价格高得出奇,还时常会出现断货情况。西方往往嘲笑她的学生学医不精,而只有她最清楚,她的学生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了西方卖给中国的那批药上。

我们不能自己生产合格的药品吗?

她不止一次产生过这样的疑问,却从没有人给过她回答。直到两年后,她遇见了一个人。

那是1936年的春天。

 

那时她独自一人前往国民政府,她的一批教育经费被扣下来了,她必须要好好和政府谈谈。

于是她就在国民政府门口遇见了一个小男孩。

“我……我想申请一批教育经费……”小男孩低着头,颤颤巍巍地说。面对门口一排人高马大的卫兵,他显得十分瘦小。

“不是都有省立医政学院了吗?怎么又要成立一个国立药学专科学校?我看你们就是想骗政府的钱!”

“就是啊,部长大人那么忙,哪有工夫来听你这些骗人的鬼话?”

“不是这样的……”小男孩咬了咬嘴唇,往前踏出一步。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名卫兵一把揪住了衣领。

“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们可要动手了啊!”卫兵挥手就要打,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砸到了手腕,吃痛地放开了揪住男孩衣领的手。

不远处,留着干练短发的女孩倚着墙壁,一手抱胸,一手玩弄着手中的弹珠,眼神里满是挑衅。

刚刚那股打中他手腕的惊人力量,居然来自这小小的弹珠。

“你是什么人?”卫兵捂着吃痛地手,愤怒地等着女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妻子现在还躺在我家医院里。还有你,儿子还病着的吧?如果你还希望他们能享受到应有的待遇,你们现在最好履行好你的职责。”女孩不慌不忙地说道。

“你……”卫兵眯着眼睛打量了女孩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匆忙放两人进了政府大门。

不过谈判并不顺利,教育部部长虽然表面上批准了国立药专的成立,态度却相当敷衍,划出的教育经费也少得可怜。回去的路上,小男孩的神态明显相当沮丧。

“别难过,他们不支持,我们就自己搞!你不就是缺钱吗?我把我的教育经费分一部分给你好啦。”那时她这样安慰道。

“谢谢……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们是有着共同梦想的人啊。你也很想让我们国家实现医药自足吧?”

“嗯,我们国家的药学事业太落后了……要想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药厂,培养人才是当务之急。可惜,现在很少有人能明白这个道理了。”

“是啊,那些坐在国家教育部位置上的‘大人物’,嘴上说着经费紧缺,还不是全塞进了自己的腰包……如果申请不到教育经费,确实是个很麻烦的问题。不过没关系啦,你还有我嘛,以后有麻烦尽管来找我好了。”

“嗯好,”

“不过我可不白帮你啊,你以后要叫我姐姐。我比你大两岁,可别说我占了你便宜。”

他本以为接受这份相助会换来怎样昂贵的代价,不料只是一句“姐姐”。

那天阳光很好,照在女孩脸上,仿佛照亮了整个春天。

那天微风正好,吹动女孩发梢,也吹乱了那个初涉人世男孩的心事。

他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会突然惊讶地睁大眼睛,只知道回过神来时,脑海里已全是阳光下女孩的笑脸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好几年,日本侵华,南京沦陷,他们不得已不辞万里来到重庆,在日军轰炸机的轰鸣声中艰难展开自己的教学工作。

“实验室里还有很多重要数据……”

“先别管那些了!你看看你自己都伤成什么样了!”

她亲自把那个她一直看成弟弟的男孩从废墟里挖出来时,他已经被炸得浑身漆黑了,硬是凭着一份保护实验数据的心活到了她来。她不敢怠慢,就地解开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上衣检查。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躯体。

尽管身上尽是弹片的碎片,那些肌肉的线条依旧清晰可见,张扬地向眼前的女孩炫耀着。

她当时诧异于这个搞药的怎么能有这么好的身材,后来才知道这家伙的业余爱好是健美操,并且是全国排名前几的那种。

“得尽快把身体里的弹片取出来……我需要点药,可是国外的供给已经被日军切断了……”她焦急地说着。

“用我做的……就是前几天给你看的那批……”

“不行!你的药还没有经过一整套完整的临床试验,出事了怎么办?”

“这不是在试吗?”男孩指指自己,微笑着说,神色里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

“你疯啦?那药连健康人的临床试验都没做,怎么能用在你这种伤员身上……”

“没事……都说神农尝百草,我一直喊着‘弘扬神农伟业’,好歹自己也要尝出一味药来吧?你用吧,相信我。”

那天她含着泪将那管药注射进了对方身体。

奇迹的是,药起作用了,他活了下来。

她惊喜交加地拉着对方的衣领喊道:“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治好的,不许死!”

“放心,在把国家打造成医药强国前,我不会死的。”

 

后来,日本人被赶跑了,一众人又从重庆迁回了南京。当年那个在国民政府门口手足无措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个子都比她高了。

抗战期间,交通运输被敌人切断,治疗伤员的药进不来,多亏了有他在。

而国民政府,也终于从当初的不理解,慢慢开始重视国家药学的发展。

然而留给国民政府的时间不多了。

他们在内战中战败了,撤离南京逃亡台湾似乎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他们当然不准备空手踏上逃亡之路,临走前,他们带上了所有能带的东西,甚至决定带他一起走。

不过以他的性格,只要他不想走,没有人可以带得走他。

4月23日的下午,当她亲眼目睹着那一家家飞机从南京机场升起后,再次看到伤痕累累的他伫立在南京的大地上时,她是多么惊喜。

“怎么这么多伤?”她抚摸着他的脸庞,心疼地说道。

“我都说了我不想走啊,他们非要带上我……逃出来的时候就不小心弄出来了。”

“新的政府没有美方的援助,他们恐怕不能像国民政府那样给你提供那么多经费。”她提醒道。

“我知道啊。可是我又想啊,我的梦想是把我国建设成医药强国,跟着这群人去台湾偏安一隅,即使我研制出了再多新药、生产出了再多好药,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我想啊,我无论如何也得留下来。再说了,我还舍不得你呢。”

 

一转眼,已经认识了他83年了。

八十多年了,他们像当初一样携手共进,看着一家家药厂拔地而起,一批批老百姓用得起的良药获批上市……他们的梦想,正在一点点地实现。

 

“这可不是,我怎么会故意让小鼠咬一口呢?只是啊,我抓小鼠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是我们共同培育的一批实验小鼠,我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一不留神没抓紧,就让它给咬了。”最后,药大这样解释道。

 

End

 

注:听说南医为了考查学生的动手能力,会让学生夹弹珠,所以我私下猜测她打弹珠应该很强。另外药大的业余爱好是健美操是真的,故事开头说的比赛就是健美操比赛。

瓶砸_

【天南】《深夜食堂》(沙雕短文 一发完)



一个减肥开和致力于喂胖他的天的故事

梗源隔壁官博,都说完晚安了怎么还要发美食图!深更半夜的!多气人!




不止一个学生说过,天津没有夜生活。


说这话的学生大多来自南方,或者至少在南方待过,就像一个从成都考来天大的研究生,习惯了半夜摸出门还能撸串的日子,被午夜前早早下班的公共交通,连同打烊的铺子磨得没了脾气,干脆戒掉了夜宵。


食堂也是最晚八九点就关了门,其实过了晚上饭点,还开着的窗口已经不多了,就连天大自己做实验回得晚了,也没地儿吃饭,甚至一路饿到家。夜宵更是别想,且不说太晚了送到宿舍方不方便,新校区一到晚上,营业的店铺都没多少了。


感恩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为学子...



一个减肥开和致力于喂胖他的天的故事

梗源隔壁官博,都说完晚安了怎么还要发美食图!深更半夜的!多气人!




不止一个学生说过,天津没有夜生活。


说这话的学生大多来自南方,或者至少在南方待过,就像一个从成都考来天大的研究生,习惯了半夜摸出门还能撸串的日子,被午夜前早早下班的公共交通,连同打烊的铺子磨得没了脾气,干脆戒掉了夜宵。


食堂也是最晚八九点就关了门,其实过了晚上饭点,还开着的窗口已经不多了,就连天大自己做实验回得晚了,也没地儿吃饭,甚至一路饿到家。夜宵更是别想,且不说太晚了送到宿舍方不方便,新校区一到晚上,营业的店铺都没多少了。


感恩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为学子们的减肥大业不遗余力,添砖加瓦。




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好事。


一到秋冬就格外霸道的天津,刮起妖风来招呼都不打,秉承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自己的原则,南小开同学虽然背着偶像包袱不乐意多穿,但在摄取食物以补充能量这件事上没有任何意见,不仅三餐要挑着自己喜欢的来,时不时还从超市抱一堆零食回家——一般是看上去不是特别垃圾食品的,天大就不拦着,两个人一起吃得可香。


于是长胖也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在以往表现得并不明显,但这次,毫无防备地,百岁老人被强行拖入贴秋膘行列。





不行,我是偶像,偶像不可以长胖。


在跳下公交车的脚步明显加重之后,南开暗暗下了减肥的决心。




天大拎回来一个新的电子秤,但对此不以为然。南开本来就偏瘦,现在虽然重了点,但也还在正常范围内,显得健康。然而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配合着南开把饭做得少一点,暗地里厨艺技能全部点满,让南开每每想放下筷子,最后还是多吃了两口。


全然不知问题的根源在哪儿的南开,望着下降幅度并不明显的体重,做出了又一个艰难的决定——不吃晚饭。


学校里的女生们常常有靠不吃晚餐来迅速瘦身的,他虽然不需要减那么多,但饿上几次应该也会有效果。于是南开跟天大说好,晚上不用做两个人的饭,他可以吃水果,然后晚点从学校回来。


天大虽然不太同意,但也没说什么。先观察了两天,南开很饿,每次回了家都是抓心挠肝的,但都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力克制住了。




第三天,南开在沙发上打滚,饿得不行。把曾经非常期待(因为一直是天大做的)的晚餐从生活中剥离出去实在太熬人,他没忍住多吃了一个苹果,这才勉强撑到睡前。


“我听说特别饿的时候,容易睡不着。”天大靠在床头,不咸不淡地说。


南开撇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今天晚上吃的馄饨,哇那个味道真的绝了,特别……”


“咳咳。”


天大偷偷笑了笑,接着说:“特别好吃来着,我跟食堂要了点儿,你要不要尝尝?”


“不要。”南开坚定不移。


“唉,那可太可惜了,晚上没吃饱,我现在打算煮一点。”天大说着,径直下了床到厨房去。




水开得快,馄饨下进去不一会儿就沸腾起来,香气四溢。天大特意开着厨房门和卧室门,就等着香味儿飘出去。




南开的脑海里天人交战,又饿得肚子叫,一咬牙跑到厨房,天大正准备出锅,洒上满满的香菜和虾皮。




“记得放醋和辣椒!”


“你不是不吃吗?”




——END——






暮阳

【国戏x你】 三千繁华

*暮阳/林煜

*中国戏曲学院 校拟

*是我梦想的地方

*有些历史资料真的很难找到QAQ所以难免私设,请多包涵

*悄悄地许个愿,希望一年多以后我们国戏见。


*咏风社


1946年的冬天,你与他初见。

小小的孩子才到你腰间,穿着粗布衣裳,面黄肌瘦的模样。他坐在门槛上轻轻往前压着自己的腿,眼神盯紧了前方还有些破破烂烂的舞台。


“你瞧什么?”你见这孩子有趣,拍了拍他的肩膀。

“戏台子。”他身子没抬起分毫,眼神没移开毫分。

“戏台子好看?”你问。

“好看。”他答。...

 

*暮阳/林煜

*中国戏曲学院 校拟

*是我梦想的地方

*有些历史资料真的很难找到QAQ所以难免私设,请多包涵

*悄悄地许个愿,希望一年多以后我们国戏见。

 

 





 

*咏风社

 

1946年的冬天,你与他初见。

小小的孩子才到你腰间,穿着粗布衣裳,面黄肌瘦的模样。他坐在门槛上轻轻往前压着自己的腿,眼神盯紧了前方还有些破破烂烂的舞台。

 

“你瞧什么?”你见这孩子有趣,拍了拍他的肩膀。

“戏台子。”他身子没抬起分毫,眼神没移开毫分。

“戏台子好看?”你问。

“好看。”他答。

 

你知道,东北解放还没太久,百姓生活还没真正好起来。哪怕是党的班社,富家子弟也不会轻易送来。

眼前的孩子……来到这里之前,怕是在这黑土地上囫囵自己长起来的。

 

你递给他糖,接着问他。

 

“戏台子怎么就好看了?眼前可什么也没有呢。”

 

孩子不接你的糖,但是偏头看了眼你,轻轻唱。

“……生命不息斗志旺,胸臆间浩气昂扬。”

 

“等我学了艺,站上去,它就好看了。”

“如今眼前什么也没有,以后,总会有的。”

 

 

*戏曲实验学校

 

1950年,你又一次见他。

几年前瘦巴巴的小孩子抽条了些许,变白了,变胖了,瞧着到你肋下了。

他没辜负你初见他时候眼中的熠熠繁星闪烁,如今站在台上唱腔洪亮,大伙儿都给面子的赞一声好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孩子不服气,扁着嘴巴坐你跟前儿抱怨。

 

“我可不是什么粉雕玉琢的娃娃!”

 

“你才这么大点儿!”你笑,摸了摸他的脑袋。“不是娃娃是什么?”

 

“那……”孩子这次收了你的糖,嘴里头含着你给的糖块儿,于是不好意思再跟你较这个劲儿。“那娃娃就娃娃吧,只是再不济也得是个娃娃兵呀!”

 

“好好好……”你越发笑得不能自已,“你是最威风的娃娃兵了。”

 

 

*中国戏曲学校

 

1955年,他已经是少年身形,挺直腰板竟然也超过了你的肩膀。

从小学艺,登台数年,有九大教授倾囊相授,有满座宾客交相称赞,所谓意气风发,少年狂放。

你眼看他舞刀弄剑,你眼看他伴锣鼓声激昂,你眼看他咿呀唱响在这九州大地上流传千年的曲调……

 

“未来可期,”你笑眯眯看他,“再有个几年该唱成角儿啦。”

 

“嗐,姑娘过奖了,”他一本正经的客气,背地里悄咪咪红了脸颊。

 

 

*中央五七艺术大学

 

1973年,时光荏苒,经年未见。

他已是长衫玉立,潇洒美少年。

 

“对不住了,姑娘。”他已超过了你许多,如今他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腰板,你便得要抬头仰视他了。他却乖觉一如初相逢,坐在门槛上仰头望你。

“……对不住什么?”你故作平静地问他,眼睛却不听话的罩上雾蒙蒙一片不清晰。

“很多年过去啦……”他慢悠悠,慢悠悠地叹口气,“可我没唱成角儿。”

 

他的大褂长衫不见了,他的红衣紫蟒不见了,他的行头他的斧钺刀枪都没了。

正该是年少轻狂,名扬天下的时候,他却从鲜花簇拥下跌入泥潭。

破烂的屋子,破烂的麻布衣裳……周遭一切都落魄得好像你们的第一次相见。

那时候孩子眼睛里还有星辰闪烁。

 

“别放弃啊……”你俯身轻轻拥抱他像在拥抱一个在寒冬里丢失了存粮寻不到洞穴的小兽。

你在他耳边说:“你别放弃。”

 

他瘦了许多,肩胛骨硬硬的膈人。

 

“嗯。”他答应。

 

“万山丛中一声吼,我有冤……要报仇”

 

 

 

*中国戏曲学院

 

2019年,你照常去捧他的场。

 

幕布扯起,丝竹声响。

他一步一步行至台前,张口是婉转腔调仿佛梭巡华夏千载。

 

小台子上有薄纱,地上有地毯,红木桌椅锦绣布匹整整齐齐——当真是“什么都有了”。

 

散了场之后你去后台,他拉过你的手,缓缓缓缓贴在了自己的脸颊。

“你不走了好不好?”他问。

“每天就对着着戏台子?”你也问。

 

“戏台子不好看么?”他委屈极了的样子。

“好看好看,”你被他逗乐,“戏台子上有你,自然好看。”

 

……

 

“……不走啦。”你终于无奈,松口答应。

 毕竟如今——灯火辉煌,盛世清明。

 

他抬手环住你,唇角勾起,抬头看你的时候像是要将眸中星尘万点都捧在手中悉数送给你。


韬玥爱吃甜甜圈
丁字尺在手,大杀四方技能我有(...

丁字尺在手,大杀四方技能我有(手动狗头)

谁能想到这个专题的开篇是如此的沙雕

杂事有感。
信不信我一丁字尺下去拍的你跪拜扎哈柯布库哈斯(手动狗头)

丁字尺在手,大杀四方技能我有(手动狗头)

谁能想到这个专题的开篇是如此的沙雕

杂事有感。
信不信我一丁字尺下去拍的你跪拜扎哈柯布库哈斯(手动狗头)

协首湘上

持续迫害小护理.jpg
背景是护理学院门口的南丁格尔www
@医林(Medical Faculty)

持续迫害小护理.jpg
背景是护理学院门口的南丁格尔www
@医林(Medical Faculty)

沉橼子

期中考前最后一波摸鱼
看了我校和他科的抖肩舞
在图书馆里憋笑真的很困难哈哈哈哈哈
于是快速地摸了这个出来
6.25的高招会是在华一开的,所以去的是汤逊湖
前方高能
演职员表:KIKI:武汉大学 CHUCHU:华中科技大学
友情出演: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大一附中 武汉大学CCMS 武汉大学CLS

期中考前最后一波摸鱼
看了我校和他科的抖肩舞
在图书馆里憋笑真的很困难哈哈哈哈哈
于是快速地摸了这个出来
6.25的高招会是在华一开的,所以去的是汤逊湖
前方高能
演职员表:KIKI:武汉大学 CHUCHU:华中科技大学
友情出演: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大一附中 武汉大学CCMS 武汉大学CLS

懿儿
上半年写的了,以前不会用老福特...

上半年写的了,以前不会用老福特,现在才发😂

上半年写的了,以前不会用老福特,现在才发😂

归晚照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搞了一个少年闪闪(莫得眼镜的),没有和哥哥姐姐南迁。

“呆在西安城里是怎样的体验”

———————快乐的分割线————————

1946年的秋天。

那一年南迁的高校陆陆续续回到了关中。

那时的陕师大还不叫陕师大。
校门上挂着的是陕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
没有长辈的庇护,独自在西安熬过抗战最后的两年。

一年一度的例会,归来的高校们忽然发现这一个陌生的少年。

他布衣长衫,跟在西大的身后
眉眼温柔,带着未长开的青涩。

西工大好奇地问西大:“这是你家新来的孩子?”

西大笑了笑:“是我的弟弟,星烛。”

西工点了点头,朝面前小小的少年伸出手:“很高兴认识...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搞了一个少年闪闪(莫得眼镜的),没有和哥哥姐姐南迁。

“呆在西安城里是怎样的体验”

———————快乐的分割线————————

1946年的秋天。

那一年南迁的高校陆陆续续回到了关中。

那时的陕师大还不叫陕师大。
校门上挂着的是陕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
没有长辈的庇护,独自在西安熬过抗战最后的两年。

一年一度的例会,归来的高校们忽然发现这一个陌生的少年。

他布衣长衫,跟在西大的身后
眉眼温柔,带着未长开的青涩。

西工大好奇地问西大:“这是你家新来的孩子?”

西大笑了笑:“是我的弟弟,星烛。”

西工点了点头,朝面前小小的少年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后,就一起为建国崛起而努力吧……

(咳,有些要解释的,就是西工46年那时候是迁回了咸阳,然后西北直到49年才把省师专并进来。然后陕师大是西北大学的一部分和陕西师范学院合并完成的,也可以算是兄弟关系吧……)

闪闪的名字是单星烛,但是因为没有给瓜大起名字就一直没用它(铁墙头cp粉实锤了哈哈哈哈哈哈)

的的喀喀渔夫

“往事已化作一片一片青青的沼泽”

又双叒叕是北燕(…)
画了我很喜欢的一首诗,严重夹带私货,无病呻吟属于我,自由属于海淀镇和学院路勇敢的人儿们

“往事已化作一片一片青青的沼泽”

又双叒叕是北燕(…)
画了我很喜欢的一首诗,严重夹带私货,无病呻吟属于我,自由属于海淀镇和学院路勇敢的人儿们

几星霜
@苯酚酚 家的哈工大之前面基...

@苯酚酚 家的哈工大
之前面基时提到了哈工大和中东铁路(滨洲铁路)的渊源,于是画了火车主题
虽然这个年代是混乱的(蒸汽机和22型客车这种老物件...)

@苯酚酚 家的哈工大
之前面基时提到了哈工大和中东铁路(滨洲铁路)的渊源,于是画了火车主题
虽然这个年代是混乱的(蒸汽机和22型客车这种老物件...)

楚怀肃

北师某年某月的某篇日记

#北师视角

#有私设有参考

#假装它是贺文



今天好在天气不错,晚上也许看得见月亮。

一大早就有人陆陆续续登门来拜访,我晕头转向的与他们寒暄几句,然而眼前却只有来去匆匆的人影,我家门铃吵闹得像在演奏一支野蜂飞舞。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我看着家里凭空冒出来的一堆月饼,想骂人。

然而门铃声又响了,我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北邮。我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收月饼。”

他笑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不是月饼,是稻香村的点心。”我点点头,侧身让他进来。

我突然发现北邮已经比我高了许多。那个扯着衣服讨糖吃的小孩明明还是昨天的事啊。


我看着北邮小心的绕过地上的几沓月饼将带来的几大包放在桌...

#北师视角

#有私设有参考

#假装它是贺文



今天好在天气不错,晚上也许看得见月亮。

一大早就有人陆陆续续登门来拜访,我晕头转向的与他们寒暄几句,然而眼前却只有来去匆匆的人影,我家门铃吵闹得像在演奏一支野蜂飞舞。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我看着家里凭空冒出来的一堆月饼,想骂人。

然而门铃声又响了,我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北邮。我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收月饼。”

他笑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不是月饼,是稻香村的点心。”我点点头,侧身让他进来。

我突然发现北邮已经比我高了许多。那个扯着衣服讨糖吃的小孩明明还是昨天的事啊。


我看着北邮小心的绕过地上的几沓月饼将带来的几大包放在桌上,表示要去拜访其他人,我感慨着似水年华蹉跎岁月也就没在意。不应该放他走的——起码也得让他分担些月饼的。

现在我该想想这堆月饼该怎么办。每年我都吃不完,可看着包装精美的月饼又实在不好丢弃。可以说全北京,甚至是全国,各大高校每年中秋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吃不完的月饼。

也不对,北大就吃得完。我今年本来想按照往例分月饼给他的,可惜近来他牙疼,清华亲自通知任何人都不准给他送甜食。前天北大还跟我哭诉他在家里的地位都不如小白。小白是北医最钟爱的人体骨骼标本,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以为北医要和它共度余生。

这么一想,我可以去找北医。







没有写完,因为没有时间了。

今天翻出两个中秋节剩下的月饼,不由的想起来被月饼支配的恐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