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桂

23.2万浏览    1641参与
人活着就是为了All闪

我……三千世界鸦杀尽

我……三千世界鸦杀尽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6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 新作業系統和舊修圖軟體衝突,之前文字色彩有些模糊。

  換了新軟體,多行文字順序從左到右,但圖片還是從右到左,請大家見諒Otz

  如果大家有推薦的軟體請推薦給我,衷心感謝


* 雖然高桂沒有見面,但這種無形的放閃實在是…


高桂同人本-鈍色 6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 新作業系統和舊修圖軟體衝突,之前文字色彩有些模糊。

  換了新軟體,多行文字順序從左到右,但圖片還是從右到左,請大家見諒Otz

  如果大家有推薦的軟體請推薦給我,衷心感謝


* 雖然高桂沒有見面,但這種無形的放閃實在是…


Fegefeuer

颠舟

高桂,r18,雷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1330

高桂,r18,雷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1330

安桂晋杉
在网盘里发现这张图,瞅瞅,大家...

在网盘里发现这张图,瞅瞅,大家瞅瞅瞅瞅,多配的两个人啊,高杉小时候就知道带着媳妇假发私奔了

在网盘里发现这张图,瞅瞅,大家瞅瞅瞅瞅,多配的两个人啊,高杉小时候就知道带着媳妇假发私奔了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5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 長州藩:藩主是外樣大名・毛利氏。幕末時期,長州藩與薩摩藩組成薩長同盟,為討幕運動的中心。桂和高杉的原型人物都是來自長州藩的藩士。

順便一提,當時的長州藩除了財政改革外,同時也因為地利位置靠海,與朝鮮、中國從事違法貿易,大賺走私財所以資金雄厚。對這段歷史有興趣可參考圖解外川淳-早わかり幕末維新(圖解幕末維新)


治療自體免疫慢性疾病真的很漫長...大家要身體健康啊


高桂同人本-鈍色 5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 長州藩:藩主是外樣大名・毛利氏。幕末時期,長州藩與薩摩藩組成薩長同盟,為討幕運動的中心。桂和高杉的原型人物都是來自長州藩的藩士。

順便一提,當時的長州藩除了財政改革外,同時也因為地利位置靠海,與朝鮮、中國從事違法貿易,大賺走私財所以資金雄厚。對這段歷史有興趣可參考圖解外川淳-早わかり幕末維新(圖解幕末維新)



治療自體免疫慢性疾病真的很漫長...大家要身體健康啊


安桂晋杉

今夜,高杉房间早早的熄了灯
今天的甜言蜜语是我喜欢你

今夜,高杉房间早早的熄了灯
今天的甜言蜜语是我喜欢你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4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沒有什麼比還沒存檔,修圖軟體卻當掉更哀傷的...



高桂同人本-鈍色 4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沒有什麼比還沒存檔,修圖軟體卻當掉更哀傷的...



安桂晋杉

带儿子儿媳妇出游上海,本来想去逛海贼王专卖店的,结果没找到,勉强的拍了几张蜜月照

带儿子儿媳妇出游上海,本来想去逛海贼王专卖店的,结果没找到,勉强的拍了几张蜜月照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3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這禮拜生病更新比較慢,以下進入攘夷回憶篇!


高桂同人本-鈍色 3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這禮拜生病更新比較慢,以下進入攘夷回憶篇!


黑嘿黑黒

【高桂】二律背反(4)上

摸摸过去的故事……其实没太想好后面,我的脑子无时无刻不叫嚣要摸这两个人大搞特搞诶,但理性又在告诉我大搞特搞实在不太好😂


【四】 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


木户有两本一样的书,一本随身带,一本仔细包好放到盒子里再小心地放在书房书架的最顶格。这两本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但书的封面十分干净,书角也都压得平平整整,可见书主人对它们十分爱护。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本书上都有一道又深又长还染着血的刀痕。


自从跟着木户开始,高杉认识了好多人,上到高高在上的澄夜公主,下到流落街头的长谷川。在他们口中,高杉零零散散地拼出了他所看不到的木户的一面:有超强的领导能力,善于忍耐,心机深沉,手腕狠厉,目光长远...

摸摸过去的故事……其实没太想好后面,我的脑子无时无刻不叫嚣要摸这两个人大搞特搞诶,但理性又在告诉我大搞特搞实在不太好😂


【四】 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


木户有两本一样的书,一本随身带,一本仔细包好放到盒子里再小心地放在书房书架的最顶格。这两本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但书的封面十分干净,书角也都压得平平整整,可见书主人对它们十分爱护。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本书上都有一道又深又长还染着血的刀痕。


自从跟着木户开始,高杉认识了好多人,上到高高在上的澄夜公主,下到流落街头的长谷川。在他们口中,高杉零零散散地拼出了他所看不到的木户的一面:有超强的领导能力,善于忍耐,心机深沉,手腕狠厉,目光长远,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耐力,也有撞破南墙的胆魄。


这与他平时见到的木户是不一样的。木户是个很好的老师,耐心细致,学识渊博,会因材施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严肃不苟言笑,但实际上对学生们温柔又细心,还很唠叨。


“就像老妈子一样。”学生们玩笑道。


可就是这个像老妈子一样的老师,曾经在战场上统帅着一支军队对抗侵略者,曾经在乱世中积蓄力量推翻过一个政权,也曾经站在这个国家的最高位置大刀阔斧地割去这个国家百年来一直流着黑血的毒瘤,使国家一扫积贫积弱的情况,焕发出生机。


“假发,你给我讲讲过去的事情吧。”


“不是假发是桂。”木户道:“你想听什么?”


“你给我讲讲,你怎么认识松阳老师的。”高杉对松阳老师莫名有些感兴趣。虽然他并不会有高杉晋助的记忆,但在某一种程度来说,他会与高杉晋助共情。


不过要讲怎么认识松阳老师的,就不得不说起高杉晋助。毕竟,没有高杉晋助,讲武馆百年难出的逸才怕是也不会翘课逃课大半夜出门夜游。


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有些知道些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渊源的人,都有些想当然地认为这两人之所以成为同伴,是因为都曾经在讲武馆读过书。但实际上,破落贫穷的上等家族的天才与富有的下等武士家的坏小子在一个教室里上过半年课却依然没说过一句话。如果没有缘分,这处在两个世界的两个孩子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这缘分就是高杉晋助一支不听话的烟花中的一颗小火星,点燃了桂小太郎家的柴火堆。


高杉晋助本来想拿着一捆柴再来向桂家道歉的,但谁知道桂小太郎那家伙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自己跑了没多久就被这家伙抓了回来。本以为这家伙会得理不饶人,谁想到怒气冲冲的桂看到自己因为烟花炸开烧伤的手反而平静下来:“喜欢放烟花烧别人家房子的高杉少爷,去我家包扎一下吧。”


高杉想了想,要是自己这副样子回家肯定会挨老爸一顿毒打,便跟着桂去了他家。桂家很大,又空又大。虽然桂自己说还有婆婆同他一起住,但高杉听说过,桂家家主死在战场上,家产地位却被亲戚吃绝户抢夺一空,桂夫人不堪受辱自杀身亡,只留下一老一小。尽管桂家幼子长大些后便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从那些亲戚手里夺回旧宅与少量财产,但回到旧宅没多久老妇人就撒手人寰,只剩下桂家小少爷孤苦伶仃,形影相吊。


“他似乎也很孤独啊。”高杉晋助想。


包扎完伤口,看着满天的烟花,两个孤独的孩子都没了睡意。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竟然聊到天光见明。


大概因为这次事情俩人都觉得对方其实没有那么臭屁,还挺有共同语言,便开始有了交流。


最开始是高杉晋助不断地拿着木刀找桂要求比试不断地被拒绝,渐渐开始桂出于怜悯开始给总被家里惩罚断食的高杉晋助送吃的,【高杉那时候还总问桂你这家伙是跟踪狂么?为什么我去哪里你都能找到我?桂翻了个白眼:是因为你这个人很没有创意。】到了最后两个人竟然一起放弃士籍叛出讲武馆。


至于两个人放弃士籍的原因,当然就是因为吉田松阳。


“只要拥有自己的武士道,就可以成为自己内心的武士?这个说法怪有趣的,但如果人人都这样想,这个国家岂不是乱套了?”


“这就是我老师的武士道,”木户说道:“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一直有一个疑问:如果所有人都说一件错的事情是对的,那那件事情真的是对的吗?”


“当然不是,对就对的,错就错的。”


“三人成虎,如果周围人都这么说,或多或少都会被影响的。那时候我有些绝望,我有士籍,那我注定会被各种东西束缚,我也许会被迫去效忠失格的主君,也许会被迫做错误的事情。但那时候很偶然间我认识了松阳老师,”木户摸着下巴有些怀念:“他就是那么和我说的,这个说法现在看好像并没什么,但当时可谓是惊世骇俗。”


“但是我认可了他。我想,既然知道这些事情是错的,我只要去改正它们就好了,又何必明知是错,还要随波逐流呢。”


“不过啊,以我现在的年纪,现在的身份来看,这句话还要加上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木户笑道:“我到底还是老了,也开始保守起来了。”


“那他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应该不是吧,他大概只是为了松阳老师这个人吧。”


黑嘿黑黒

【高桂】二律背反(3)

桂先生是个很神奇的人呢。他坚定,而他的心也强大到撑起他的这份坚定。他虽然会受一些外在的影响,虽然他处理事情时手腕很灵活,但无论发生什么,他的本质不会变的。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说的大概就是他吧。

我这里的设定是桂并不完全把小高杉和高杉看作一个人。虽然小高杉是高杉与阿尔塔纳融合出现的,但桂觉得,与自己经历那么多事情的人不是小高杉,那小高杉就不完全是高杉晋助。他对小高杉会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对高杉晋助的感情,不过他依然以一个老师,一个扶养人的身份全心全意地对待小高杉。

桂对小高杉的教育培养方针是全然的信任,完全的尊重,并允许高杉在合理的尺度发挥天性,而且周围的同学也是很热情积极向上的(毕竟会来桂的私塾...

桂先生是个很神奇的人呢。他坚定,而他的心也强大到撑起他的这份坚定。他虽然会受一些外在的影响,虽然他处理事情时手腕很灵活,但无论发生什么,他的本质不会变的。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说的大概就是他吧。

我这里的设定是桂并不完全把小高杉和高杉看作一个人。虽然小高杉是高杉与阿尔塔纳融合出现的,但桂觉得,与自己经历那么多事情的人不是小高杉,那小高杉就不完全是高杉晋助。他对小高杉会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对高杉晋助的感情,不过他依然以一个老师,一个扶养人的身份全心全意地对待小高杉。

桂对小高杉的教育培养方针是全然的信任,完全的尊重,并允许高杉在合理的尺度发挥天性,而且周围的同学也是很热情积极向上的(毕竟会来桂的私塾念书的很多都是家里条件不好但还是渴求知识的孩子)。即使是在他六岁前天天与又子躲避追杀的时候,又子对他也是顶天的好的。这与曾经的高杉生长环境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小高杉不需要努力让自己成熟强硬起来,可以偶尔和桂耍耍赖撒撒娇啥的【】。但小高杉本质还是高杉,重感情,执拗,不服输,满肚子鬼点子。

啊,我好墨迹,写的都是流水账。。。。下一章想摸桂先生和老高杉的故事。【能不能摸出来再说_(:3」∠)_】

【三,老师与星空】

银时坐在角落里看着昔日友人站在那里温柔地给孩子们讲课,就像当年松阳老师那样。

原来的松下村塾早已被多年前一场大火夷为平地,但桂小太郎固执地要在村塾原址上把村塾复原。在村塾重建的时候,不管银时嘴上说假发你就是闲得蛋疼,自找苦吃,身体上还是老老实实带着神乐和新八去帮忙。

终于到了下课,待孩子们都跑出去后,银时打着哈气口不称心地吹捧道:“好!假发你讲得真好!一点不比松阳差!”

“不是假发是桂。”桂一脸不屑:“说得好像你有好好听松阳老师上课一样,以前的作业你哪个不是照着我抄的?”

“别光说我,还有那个高杉少爷也没少抄。刚才他跑之前还朝我做了个鬼脸,一点都不尊老爱幼。哦对了,现在那小子又抄谁的了?”

“他谁的都抄不到,现在每天晚上他的作业我看着写。”

“呦,是vip一对一服务啊。”银时贱兮兮地搂上桂的肩膀调侃道:“你当年要也这么对我我也不至于现在松阳课上讲什么我一点都记不住啊。”

桂把银时从身上甩下来骂道:“银时你看看你作为武士怎么能堕落成这样。学费呢?给我学费啊!你给我学费了吗?武士请人做事情怎么能不付出代价呢?”

看着银时白眼翻到天上的样子,桂又补上一句:

“再说,以后,他和我们当时要面对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

“你以后想做什么?”

这是木户经常问高杉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许对于其他师生来说,那是老师对学生变相的鼓励,但对于高杉来说却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高杉,十五岁,但年龄对他是没有意义。他现在还在生长期,但等他到了20多岁完成发育之后,时间的流动会在他的身上停止,从阿尔塔纳里出生的人的寿命是无穷无尽的。

以后那么长的时间,总得找点事情做吧。

还小的时候,高杉会说,我想永远在松下村塾念书。

木户十分感动,然后严厉批评说高杉你这忒不现实。

再后来,高杉的回答各种五花八门,我想坐澄夜公主那个位置啊,我想去养乐多工厂工作啊,我想去当海贼王征服大海啊等等。最过分的是说要到吉原去开店和去真选组当差。前者被木户痛骂小小年纪不学好不知羞耻,后者高杉直接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木户揪着领子丢了出去。

其实木户也清楚这事现实,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活那么久,喜欢的东西想做的事会变也是很正常的事,再远不可及的目标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似乎也变得轻而易举。再说了,自己才能陪这家伙多少年,咸吃萝卜淡操心,一闭眼睛眼不见心不烦,更大可能是自己还没死呢这小家伙早已天南地北玩得无影无踪了。

所以目前紧要的事是敦促小东西好好学习好好练功,以后可断断不能让人欺负了去。

高杉是个天才,刚来村塾的时候,好多比他高几头的孩子都很难奈何得了他,长到十五岁了更是打遍村塾无敌手,开始把主意打到了木户这个老师的身上。

“假发,我要和你比!”

木户有一瞬间的恍惚,多少年前在讲武馆的时候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跑到自己面前说:

“桂,我要和你比。”

那时候桂义正辞严地对高杉说“武士不可私斗,我将来是要做大将的人,必须要以身作则。”任凭高杉怎么威胁鼓动激将都没有用。

桂是大将,但木户就是个教书的,没那么多规矩。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兴奋的高杉,木户接过其他其他学生递给他的木刀欣然同意:

“好啊。”

曾经在多少年前,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两个不服输的家伙,那时候的结局是两个人打了个平手,都趴在地上动都不想动。

高杉直愣愣地看着木户心情很好地将木刀丢还给学生,而自己刚才手里拿的木刀已经不知道被木户刚才那一下打到哪里去了。木户练的是居合道,以快闻名,但高杉从来没有见过出手那么快的人。那边方一喊开始,自己手里的木刀便飞了出去,等回神那人的刀已经停在了自己眼前了。这让高杉油然而生一股挫败感。

但服输了的就不是高杉了,他咬着牙发誓一定要赢木户一次。

木户有几分头大,每天那小东西就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钻出来嚷嚷着要和他比。小东西输了也无所谓,反而越挫越勇,他现在倒是很是理解了当年银时的感受。不过那时的银时尽管很强,但和高杉同是孩子,而现在的木户却与高杉隔着很难跨越的二十多年的年龄差以及十几年的作战经验。

木户发现,小东西以前偶尔会偷个懒,但自从开始要求和自己比试之后懒也不偷了,甚至在放学同自己回家之后,还会加班加点的练习。

这让木户十分欣慰,还有一点寂寞。木户在看书和看电视时是个十分话多的人,以前高杉晚上就枕在他的膝盖上看书,木户说什么他就应什么,也不嫌烦,有时候还会与他聊两句,总之是个很好的听众。现在小东西出去练习去了,木户看书看电视的时候总觉得缺点什么。

“假发假发你快点起来,我研究出来新的一招,你陪我试试。”

“不是假发,是桂。”刚刚入眠的木户一睁眼睛就看到那个臭小子正拽着他的手臂使劲摇晃,难掩兴奋的绿眼睛亮得惊人。

“高杉我希望你知道,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看着高杉不再说话只是拉着自己的手晃撒娇装可怜,木户一边妥协一边暗骂自己心软:“好吧,就一次,不管输赢完事就给我睡觉。”

最后的结局其实并没有改变,但是,木户发现小东西已经能成功躲开自己第一刀,弹开自己第二刀,直到第四刀的时候才赢了那个小东西。

其实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因为在战场上,有数不胜数的武士在那个狂乱贵公子拔刀的瞬间就被切开了喉管。十五岁就能挡他三刀,已经不比曾经十五岁的高杉晋助差了,应该说,还会更强一些。

看着眼神黯淡下去了的小东西,木户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顶。

“别难过,你还小,等你再过十年,不,也许不用那么久,你一定会比我还强。”木户比划了两下:“那时我肯定就打不过你了。”

“真的吗!”看小东西兴奋地看着自己,木户肯定地答道:“肯定会的。”

“那,当年,那个人也有比你强吗?”

“怎么可能,”木户嗤笑道:“他到死也只是我手下败将罢了。”

“那好,假发,我决定了,未来我的第一个目标是,打败你。”

…………

“那家伙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天天叫嚣要打败我。”

“这家伙现在眼光不行了啊,以前他选的对手可是我啊。”银时道。

“不,我反而觉得他眼光有进步了。”桂回敬。

两个人正摩拳擦掌打算表演全武行,银时突然想起了还有个老友托付给自己的事情。

“对了,你知道坂本回来了吗?”银时对着桂进行当头一击。

“……陆奥小姐还没杀了他上位吗?”桂对着银时的下巴一记上钩拳。

“没办法陆奥心软啊。”银时抬手一记肘击。

“那他回来是想做什么?”桂对着银时肚子击了一拳。

“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高杉回来了,说想带着他上太空去玩一个月。”银时一把捏住了桂的脸颊。

“我觉得挺好,我记得以前攘夷战争的时候坂本就说和要带高杉一起去宇宙。”桂狠狠揪住了银时的耳朵。

“好了!!停手!!!”银时嗷嗷叫着把耳朵从桂手里解放出来:“那你也跟着一起去吗?”

“怎么可能,”桂揉着被捏得有些发红的脸:“我这还有学生呢。”

“那能行吗?那大少爷这么多年来像个粘豆包似的粘着你,这一下出去那么多天,不得哭着找妈妈了?”

“不行也得行。”桂正色道:“我都要四十了,我以后才能陪他多少年。”

…………

素来尊重学生意见的木户第一次没和高杉做丝毫商量就把高杉的行李打包好,拖着高杉去找坂本,拿着刀威胁坂本云我家高杉要是回来少了一根头发,我就代陆奥下手替天行道后,就把高杉塞给坂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个月后,木户看到坂本的飞船从天上降下,舱门一打开就有个东西冲出来扑到自己怀里。

坂本啊哈哈哈地笑着说真好啊,小假发和晋助的关系还那么好。旋即又安抚道:“放心吧假发,这行程我亲自安排的,一路上特别顺利,没出一点意外,也没有让什么人看到晋助。”

看着坂本傻笑着与自己告别后便开心地脚底抹油跑去找阿月姑娘聊天,木户笑着摇摇头,老友丝毫没变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木户本觉得小东西可能会在这一个月里与自己生分些,但回去的路上小东西一直拽着自己的胳膊眼睛亮亮地讲着这一路上的见闻,与以前一样,丝毫没有变过。

“高杉很喜欢宇宙吗?”

“喜欢!宇宙很美很漂亮,也有很多很有趣的事有趣的人。我以后啊,是一定要做征服宇宙的人。但是,”高杉抬眼笑嘻嘻地搂住木户:“在这之前,假发,我要一直跟着你,直到能打败你为止!”

安桂晋杉
这个好像是高杉在桂的耳边低语

这个好像是高杉在桂的耳边低语

这个好像是高杉在桂的耳边低语

安桂晋杉

儿子儿媳妇刷一波

儿子儿媳妇刷一波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2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時間點從高桂初次在江戶相見開始...高杉絕對在吃醋


高桂同人本-鈍色 2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一人作業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時間點從高桂初次在江戶相見開始...高杉絕對在吃醋



黑嘿黑黒

【高桂】二律背反(2)

我好喜欢没谐星化时的桂啊,又冷清又温柔又执拗,简直是踩着我的点来写的。不过谐星化了我也爱他

早期疯疯的高杉也很好,其实早期的设定真的蛮戳人的,


【二、木户和桂】


过去,澄夜公主和木户的关系是表面上的敌人,实际上的合作伙伴。那时候木户以假朗普的名义成为江户的一把手,大刀阔斧开始变革。而澄夜公主则表面上要推翻假朗普,实际上联合真选组保证假朗普的变革可以顺利进行,顺带披着刺杀假朗普的皮保护他的安全。


真选组和木户是十多年不死不休的仇敌,一朝合作对对方的策略十分默契的一致: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松平和冲田的加农炮总有几个炮弹里放的黑火药要比安全量多一些。同样,作为报复,炸药天才木户改...

我好喜欢没谐星化时的桂啊,又冷清又温柔又执拗,简直是踩着我的点来写的。不过谐星化了我也爱他

早期疯疯的高杉也很好,其实早期的设定真的蛮戳人的,


【二、木户和桂】


过去,澄夜公主和木户的关系是表面上的敌人,实际上的合作伙伴。那时候木户以假朗普的名义成为江户的一把手,大刀阔斧开始变革。而澄夜公主则表面上要推翻假朗普,实际上联合真选组保证假朗普的变革可以顺利进行,顺带披着刺杀假朗普的皮保护他的安全。


真选组和木户是十多年不死不休的仇敌,一朝合作对对方的策略十分默契的一致: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松平和冲田的加农炮总有几个炮弹里放的黑火药要比安全量多一些。同样,作为报复,炸药天才木户改了他的炸药配比,使爆炸产生的烟雾远比正常炸弹大得多,同时还在炸药里塞了一些干狗屎。因此真选组每次执行完任务回来都被烟熏得满脸焦黑,同时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恶臭。这场闹剧直到后来假朗普被危险浪人高杉晋助刺杀身亡结束。


又后来,危机解除,因为假朗普利落彻底的变革江户一扫颓势,一切都井井有条地快速修复并发展着。而新上位的公主殿下因为比假朗普平和的政策非常受人民爱戴,木户本来想彻底撂挑子以后好好教书,却被公主以钱财威逼利诱,最后贫穷的木户先生只得勉强同意只要公主大人召唤,立刻回来继续给新政【】府当牛做马。


本以为能轻松点,但其实教书看小孩没比治国轻松多少。


木户搞不懂这从小刀头舔血长大的小崽子到底是怎么养成这公子哥的性子。木户准备的素色棉麻衣服小东西一件看不上,就要穿那种丝绸质地还绣着花的。


木户觉得自从教书后自己脾气真的好了很多,不然一定会像以前一样指着骂“高杉晋助你武士失格,给我切腹去”。他又想到松阳老师当年收拾他们三个时喜欢一拳把他们三个揍到土里,他看着高杉那一脸欠揍觉得很有几分手痒,但他不是松阳那跳脱的性子,也没有松阳那怪力,最后还是暗自盘算一下自己的家底,带着高杉去江户置办点东西。


正好澄夜给他发消息让他回趟江户开个会,往返车票报销。


只不过去之前得给高杉变下装,毕竟江户认识高杉晋助的人精太多。


高杉拒绝了木户女装的建议,只是把紫色的头发染成黑色(不过木户染发手艺不到家,染完的黑色不知道为什么发出一种很迷的绿色),再从木户那里翻出来一副黑框眼镜就完事。


到了江户,木户先跑到一家叫北斗星轩的拉面店给高杉要了碗拉面,又拜托老板娘几松看小孩一会,他去锦屋给孩子买两套衣服。


高杉看着几松,心里门清,几松殿是寡居,相貌秀丽,利落爽快,十有八九就是木户那家伙的暗恋对象,不过那家伙又怂又在这方面莫名的满脑子仁义礼信,怕是根本没怎么向几松殿提罢了。几松不知道自己面前这小东西脑子里的弯弯绕,只是笑眯眯地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啊?是桂那家伙的学生吗?


“桂是谁?那家伙叫木户啊。”


“哦,那家伙现在又叫木户了啊。”几松若有所思,旋即又笑着安抚道:“那家伙的本名可能有点太出名了,现在可能为了当老师,换了个名字低调些。”


“他很有名吗?”


“当然,现在没有了,几年前啊,街头巷尾贴的都是他的照片。”几松笑道:“幕府贴的,上面还带赏金的。”


高杉本来还想问几松些木户,也许应该叫桂的那个男人的事情,但又来了三个食客,几松又塞给高杉两瓶养乐多便忙着去招待客人。


新来的客人十分啰躁,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着要一碗拉面多放叉烧,面还没上来三个人就为了面条怎么分配大打一架。


那个看起来无精打采的银色卷毛叫嚣着吃拉面的钱都是他打小钢珠挣的,就应该分大份加上全部的叉烧,有个戴眼镜的刚开口抗议就被那个穿着红衣梳着包包头的小姑娘连带银卷毛一起摁到地上。那小姑娘看起来瘦弱却一身怪力,那两个人被摁到地上竟然一时没爬起来,嗷嗷地喊着疼。


面一端上来那个小姑娘也顾不上趴在地上的两人瞬间坐回到桌前,两手捧着碗就要把拉面往嘴里倒。趴在地上的俩人也顾不上疼不疼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一个人死死抱着女孩的腰,一个努力从女孩手里抢碗。一时间桌翻凳倒,汤汁横飞,一碗拉面瞬间见了底。高杉默默往旁边挪了挪,不想被误伤。


几松倒也不生气,笑着调侃他们两句,又说桂先生的学生在这里,你们可不要让他看了笑话。


三个人愣了一下:“假发回来了?”


几松笑着点点头:“他说回来开个会,顺便给那孩子置办点东西。现在应该在锦屋呢,应该马上能回来。”


银发男人酒足饭饱就开始像中年大叔一样开始大声抱怨,说假发可真奢侈,买衣服旁的不行非得去锦屋买。那厮一回来不先去孝敬他老人家反而先来找几松,果然重色轻友。又说假发的学生就是他的师侄,作为师叔肯定要指点指点的,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高杉那边看去,只一眼,男人就愣住了。


高杉有些惊惧地看着那个银发男人红着眼睛朝自己走来。那个男人明明刚才看起来是那么的颓废懒散,然而这时他的气场却压得高杉喘不上气。高杉知道那种气场,是从尸山血雨中走出来的人才能有那种气场。那人的眼睛红得厉害,眼中的情绪满得似乎要溢出来,似乎有惊有喜,也有刻骨的恨。


“银时。”


高杉这才发现木户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拦在自己与那个男人之间。他神态自若地将手中的包裹递给高杉,让他去后面试一下衣服,便拽着银毛男人出去了。


几松和另外两个食客愣住了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跟着去看看,但又因为银时好久不曾散发出那么强大的气势,一时又有些不敢过去。


高杉知道,木户的过去并不简单。其实出于对老师的尊敬,高杉应该听话回避一下。但高杉不是那种听话的孩子,他想知道,更多关于木户,关于自己的事情。


“他被又子找到了,你知道,以他的身份想杀了他或者利用他的人很多,又子前段时间受伤了,没法再保护他……我的地方不好找,我的地位也在那里,想对我下手总要多想一想,再说想从我手里抢人也不容易,又子就把他托付给我了。”


“你知道那家伙有多危险吗?!”高杉躲在墙后看到银发男人拽着木户的前襟厉声质问到。


“银时,他现在只是一个孩子。”木户被揪着领子但依然十分淡定:“我不会让他经历那些事情的。”


“但那家伙可是高杉晋助!”


“他不是!”木户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突然迸发的气场丝毫不弱于那个银发男人,他厉声道:“他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事情,与我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的人也根本不是他!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那……”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银时?当年你尚没狠心把刀插进松阳老师的心脏,我又怎么下得去这个手呢。”


高杉一阵恍惚,突然他想到了刚认识木户的时候,那时候又子小姐的右手受了重伤,不得已咬牙将高杉托付给了木户。


他还记得那时冷着脸对木户说:“你还是走吧,不要管我,我会害死你的。”


木户倒是一脸不屑:“怎么会,我觉得你现在打不过我,以后也打不过我。”


“不是那回事,你看到了,我已经害了她了。”高杉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如果不是我,她怎么可能再也拿不了枪……”又子那么骄傲,想杀她的人还那么多,如果这辈子都拿不了枪了,那她该怎么办……


“高杉,听我说,”木户抓着高杉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首先,不要担心又子小姐,她的伤虽然重但不至于以后枪都用不了,我让她去找她的一个朋友,她那个朋友肯定会保护好她的。其次,你要知道,你没有害任何人。又子想保护你是她自己选择的,而伤害她的是那些满脑子偏见又自认为正义的蠢货。你是无辜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那,你觉得我是怪物吗?”


“你哪里像怪物,顶多算个小混蛋罢了。”


……


晚上高杉跟着木户去住了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安全。”木户解释道。


睡前,高杉看着靠着床板还在看着文件的木户一肚子疑问。其实木户对他很坦诚,给他讲了与他相关的阿尔塔纳还有一些别的事情,他知道有些事他只要问木户会给他讲的可能性很大。但仔细想了一圈却觉得只有一个问题在目前比较紧要:


“我以后到底应该叫你木户还是桂?”


“都可以,你想怎么叫都可以。”木户抬眼看了他一眼,他知道小东西一直在偷听他和银时讲话,回来这一路上欲言又止肯定憋着一肚子疑问想问,谁知道最后竟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那我好好想想。”高杉兴奋了起来:“kido,kido,kazura,kazura,还是叫kazura比较好!不过,就是kazura有点太长了,说起来费劲,以后就叫你zura好了!”


木户一下子神色变了,看起来似乎很难过,但也有几分怀念。他敲了高杉一个栗子:“没大没小!”


“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Halo

高桂同人本-鈍色 1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時間點從高桂初次在江戶相見開始

高桂同人本-鈍色 1

作者:のぉすだこた

書名:にびいろ総集編

一共188P,會放主要高桂劇情部分,計畫分多篇,緩慢翻譯中。

翻譯僅供試閱,請勿傳播。


時間點從高桂初次在江戶相見開始

黑嘿黑黒

【高桂】二律背反

为什么叫二律背反,我也不知道啊,就很想叫这个名字。摸着玩的,不要在意细节。【】


大概是不去建设江户的黎明反而跑去教书的桂和阿尔塔纳高杉


【一、松下村塾和木户孝】


高杉从六岁开始便被又子小姐托付在那个奇怪的男人的村塾。


那男人顶着一头飘逸又柔顺的长发,面如好女,自称木户孝,是个开村塾的,因为那村塾地方太偏远一直没给村塾招来老师,无奈只能亲身上阵。又自言武士,腰间总是配着一把长刀,不过这人身长玉立,气度不凡,整体看起来也不算太违和。


那村塾叫松下村塾,据木户说这村塾最开始是他老师开的,后来因为战火村塾关闭了很久。后来木户结束了手头的事,便回来把村塾重新开起来。...

为什么叫二律背反,我也不知道啊,就很想叫这个名字。摸着玩的,不要在意细节。【】


大概是不去建设江户的黎明反而跑去教书的桂和阿尔塔纳高杉


【一、松下村塾和木户孝】


高杉从六岁开始便被又子小姐托付在那个奇怪的男人的村塾。


那男人顶着一头飘逸又柔顺的长发,面如好女,自称木户孝,是个开村塾的,因为那村塾地方太偏远一直没给村塾招来老师,无奈只能亲身上阵。又自言武士,腰间总是配着一把长刀,不过这人身长玉立,气度不凡,整体看起来也不算太违和。


那村塾叫松下村塾,据木户说这村塾最开始是他老师开的,后来因为战火村塾关闭了很久。后来木户结束了手头的事,便回来把村塾重新开起来。


这村塾管三餐,当地的孩子只要想来学习,只需过来管木户叫声老师,其他木户分文不收。高杉奇怪,问木户他哪来的挣钱门道能撑得起这么一大摊子。木户道有个有钱的小姑娘欠了他一大笔人情,因此便把村塾的支出全记在她的帐上。


“反正殿……那小姑娘也不差钱。”木户理直气壮。


村塾的日子和高杉曾经的日子简直天差地别。


从高杉能记事开始,他就同又子小姐过着被不断追杀的日子。


这些追杀者有一部分是冲着又子小姐来的。高杉知道,又子小姐虽然对他温柔,但在外面可是个一言不合掏枪就打,手上人命没少沾的狠角色,被仇家追杀倒也不意外。


但大多数追杀者都是冲着高杉去的,他们有的受过特殊训练,装备整齐,排好阵势气势汹汹地朝高杉杀去。不知道是不是高杉的错觉,这些来势凶猛下手狠辣的凶手看着自己的眼神中竟带着恐惧。还有的大概就是高杉和又子借住在当地的居民,他们的武器锄头铁棍菜刀不等,一边对着高杉又打又捅嘴里还咒骂着怪物去死。


好在又子小姐身手不凡,高杉又根本打不死,两个人相依为命活到了高杉六岁。直到有一天又子小姐在一次被追杀中替高杉挡了一刀,倒不致命,但那一刀砍断了又子小姐的手筋,又子小姐拿不起枪了。


又子小姐思忖了一圈,万齐目前一门心思给小偶像写歌,白夜叉又轻浮又颓废,武市那个萝莉控想都别想,最后不情不愿地找了木户。


木户虽然唠叨又严格,有时候会纠结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本质上面对孩子时是个温柔又宽和的人。村塾的同学虽然不够能打,但不会突然从哪里抽出一把刀砍他。等放了学跟着木户回到家又有好吃的金枪鱼蛋黄饭团,好喝的养乐多,还可以看木户堆如山高的藏书。高杉因为小时的成长经历缺乏安全感,晚上总是会被噩梦惊醒,因此木户就在高杉睡觉的时候陪在他身边,任凭睡姿不好的小破孩在睡着后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说来也怪,自从闻着木户身上干净又清爽的味道入睡,高杉再也没做过噩梦。


不过梦里偶尔会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孩子,那孩子在前面跑着,马尾晃啊晃,偶尔回头笑着朝自己挥手。阳光明媚,模糊那孩子的眉眼,但那明丽的笑脸却不知为何让自己的心狠狠跳了两下。高杉咬了咬牙,朝着那个孩子追去。


泠鵲

【銀魂|高桂】歸途

*警察高x JK桂
*有年齡操作,還有不重要的女裝
*大概還是流水帳,字數5000+
*可愛算他們的,OOC算我的
 


 

 與你相遇的路上,皆是歸途。
 


 

  落日低垂,薄暮冥冥,天空中的冷暖色調相輔相成,桂小太郎從那時便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他抱著書包看著人潮熙來攘往,放學高峰期過後是下班的高峰期,從帶著孩子的媽媽到與他一樣穿著校服的學生,再到西裝與主人都因一天的疲勞轟炸而懨懨的上班族,現下公園已經沒什麼人了,只有零星在晚飯後出來散步的老夫老妻,或是在散盡了一天太陽熱量過後趁著夜涼來慢跑的人們。

  再晚就要開始出現奇怪的人了吧,像是醉酒...

*警察高x JK桂
*有年齡操作,還有不重要的女裝
*大概還是流水帳,字數5000+
*可愛算他們的,OOC算我的
 


 

 與你相遇的路上,皆是歸途。
 


 

  落日低垂,薄暮冥冥,天空中的冷暖色調相輔相成,桂小太郎從那時便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他抱著書包看著人潮熙來攘往,放學高峰期過後是下班的高峰期,從帶著孩子的媽媽到與他一樣穿著校服的學生,再到西裝與主人都因一天的疲勞轟炸而懨懨的上班族,現下公園已經沒什麼人了,只有零星在晚飯後出來散步的老夫老妻,或是在散盡了一天太陽熱量過後趁著夜涼來慢跑的人們。

  再晚就要開始出現奇怪的人了吧,像是醉酒的人或是隨便搭訕的人。

  啊,就是他現在要做的事呢,桂小太郎思維發散的想著。

  氣溫隨著夜晚的腳步逐漸轉涼,儘管他再努力併攏雙腿、壓緊裙襬,寒風還是輕易的鑽了進來,凍的他直打哆嗦,他突然對班上那些一年四季都穿著短裙的女同學們肅然起敬起來,現在還只是秋末呢他就冷成這樣,冬天女孩子們真不會把雙腿凍成冰棒嗎?

  桂小太郎抬頭看了一眼公園中央的大鐘發現時間過了九點,這樣算起來他在這裡已經坐了四個小時,來來往往經過這麼多人,他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完成他的任務。說起來「搭訕」這種事本就跟他沒有太大的緣分,別說讓他搭訕人,他本身也沒被人搭訕過的經驗,他的損友坂田銀時跟坂本辰馬哪個不比他帥、哪個不比他高?不是他對自己沒自信,只是跟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女生們首要搭訕對象從來不是他而已。他也曾不甘心的問過損友們原因,坂田銀時摳了摳鼻子,漫不經心地回答,不會有女人希望男朋友比她漂亮的。

  桂小太郎覺得他在開玩笑,哪有人用漂亮形容男人的?

  說起他在這邊的原因,竟是想不太起來自己究竟跟損友們打了什麼賭,只記得下課時正整理筆記的他被坂田銀時推搡了兩下,耳邊傳來他不懷好意的聲音問假髮你賭什麼顏色,他隨口給了個答案才想起來嚴肅的糾正他們自己的名字,結果放學時銀時跟辰馬兩臉得意地跑來跟他說他賭錯了,是白色,懲罰他穿女生制服去搭訕男人,兩個人風風火火的像後面有什麼怪物在追趕他們,他稀里糊塗的就被迫換上了女生制服,等他回過神來已經背著自己的書包站在公園這邊了,腦中餘留下損友們的最後一句話是讓他記得拍照要電話。

  真是強人所難啊……做了十七年好學生情感生活為零的桂小太郎完全無從下手,於是邊想著辦法,想著一些有的沒的,就這樣傻楞楞的在這邊待了四個小時。每當腦中浮現算了放棄吧回家吧的想法,坂田銀時那說著假髮那麼正直,不需要我們盯著也會好好完成懲罰吧?說著願賭服輸,你不會想反悔吧?諸如此類陰魂不散的話語就會浮現在他耳邊,生生壓下他當逃兵的念頭。

  在他胡思亂想的當前,身邊倏地一股濃烈的酒精味竄進鼻腔,桂下意識皺眉想起身避開,卻慢了一步被逮住手腕,那人醉的連話都說不清,但是不斷湊近的身體與放在他大腿上的手卻著實讓他胃海一陣翻騰,要不是沒吃晚餐桂估計能吐他一臉。

  「請放開我。」桂壓抑著怒氣,嘗試用溝通解決這件事,但對方顯然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肥大的手得寸進尺的由他大腿處往上摸,確認了言語無效正打算用武力解決的桂,卻發現那人的手突然僵住了。

  「喂,」清脆喀的一聲,聽著像是電影裡子彈上膛的聲音,「他說讓你放手沒聽見嗎?」慵懶的聲調帶著一絲不耐煩,桂回過頭去看見黑色的槍管瞪大了眼睛,對人上下其手的變態大叔則是被槍頂得一個趄趔,嚇得收回手跌跌撞撞的逃開了。桂鬆一口氣,雖然他不怕色狼,也確實有能力讓自己脫險,但是這樣的經驗讓他非常的不舒服,不如說他居然會遇到色狼才是讓他無法理解的部分。

  陷入思考的桂感覺到腦袋被頂了一下,側頭看見近在咫尺的槍口,桂小太郎第一反應是好奇的伸手摸了上去,為了更清楚的觀察回身攀上長椅:「這是真槍嗎?」

  持槍的人一驚,迅速將槍抽開朝向天空,語氣帶著不可置信:「是,但你脖子上的真的是腦袋嗎?」

  桂撇了撇嘴不作回應,也發現自己適才的舉動有些衝動了,他知道對方是擔心自己的安危,決定不計較那尖銳的言詞,轉而認真端詳起這個救了自己的人──在僅有路燈照明的夜晚,男子一頭深紫色的短髮,瀏海卻相當的長,斜斜的遮住了左眼,露出的那隻眼睛纖細狹長,見自己正打量他,便瞇起眼歪頭露出饒有興味的笑容,像是隻在打著什麼壞主意的貓。明明穿著警察制服,上面兩顆未扣的鈕扣露出的胸膛卻破壞了一身正氣,顯得有些邪肆不羈。

  真是個非典型警察啊,脫下這身衣服說是混黑道的他都信,桂在心裡腹誹,面上則是老實的道了謝。

  高杉沒有回應他的道謝,而是淡淡的用目光掃了他的裙子一眼,哂道:「這身裝扮挺適合你的。」

  「我是男的。」桂聽了一點也不開心,他沉著聲抗議,不自在的扯了下裙襬。
  見到他的反應男子沒有一絲抱歉,反而是滿意的勾唇,「我聽的出來。」
  桂目光一沉,咬牙切齒:「你的個性真糟糕,真的是警察嗎?不會是自己買衣服cosplay的吧?」

  男子像是聽了什麼有趣的話呵呵呵的笑了起來,伸出手緩緩靠近他,桂便梗著脖子直直瞪著他,試圖用眼神嚇退他的行為,然而對方卻完全無視他的緊繃,徑直摸上他的頭頂,桂愣了一下,見男子手指夾著一片樹葉,隨手輕飄飄地往地上扔,看著他的眼神帶著一絲輕嘲:「你以為誰都像你?女裝癖小鬼。」

  「不是女裝癖小鬼,是桂!」他簡直要氣瘋,這人明明做的都不是什麼壞事,怎麼說話能這麼氣人,讓他想生氣又沒立場,胸口像燃起一把火無處宣洩,憋的十分難受。

  高杉沒有理會他的暴跳如雷,下巴朝他的身側的書包點了點,「有帶換的衣服嗎?」

  「被朋友拿走了。」桂沒好氣的回答。

  「哦……」他幸災樂禍的眼神讓桂有點不自在,高杉接著問:「住哪裡?」

  「歌舞伎町。」下意識回答完以後才覺察出不對,桂小太郎戒備的瞪著他,「問這個幹什麼?」

  高杉見他像面對敵人的貓豎起了全身的毛而感到好笑,「沒什麼,剛好順路,走吧。」說完頭也不回的經過了他。

  走吧?走去哪裡?

  桂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視線愣愣地跟著對方,高杉走了幾步發現他沒跟上來,不耐煩的回身喊道:「走啊,你今晚是要睡公園嗎?女裝癖小鬼。」

  「不是女裝癖小鬼,是桂!」他嚴肅的更正,背起書包追上那個人。
 


 

  公園其實離警局並不遠,也確實在桂回家的路上,離開公園過兩條街的街口就是警察局,走路要不了十分鐘。

  這一路上紫髮男人都沒有主動挑起話題,桂則是被裙子折騰的沒空說話。雖說他不是特別覺得男生穿裙子有多羞恥噁心的,但是雙腿間涼颼颼的感覺讓他很不適應,坐著時還好,走路的時候像是下半身只穿著內褲走在街上。

  「小鬼、你在這……」

  桂聽見聲音抬頭才發現他們已經到達警局門口。而高杉話說到一半視線在他花白的雙腿轉了一圈,嫌麻煩似的嘖了一聲,「跟我進來。」

  「為為為什麼?穿女裝犯法嗎?」好孩子桂小太郎出生到現在沒進過警察局,一下子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他剛剛原本是想讓自己在這邊等的吧?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要抓他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等他?

  「哈?你在說什麼?」看著眼前臉色變幻莫測的小鬼,高杉只是下意識地反問,其實並沒有要去了解他在想什麼的意思,他伸手扯了下對方的手腕,將不自覺退到馬路上的傢伙拉回來,語氣隨意道:「不想進來就在這裡凍著吧。」然後自顧自地走進了警局。

  看來不是要抓他啊……桂眨眨眼,在溫暖一點但被警察們圍觀,還有忍受寒冷這兩個選項裡,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

  踏進警局,溫暖的空調讓他放鬆的吐了口氣,離門口最近的警察疑惑的朝他看過來,桂便禮貌的點頭致意,左右張望找到那個男人的背影後大步追了上去。身邊經過的人都穿著一身筆挺的制服,不知道是發生了事情還是平時就這樣,繁忙而壓抑的氛圍讓桂有點喘不過氣來。

  「高杉,」進到辦公區,迎面走來的中年警官看見他們打了聲招呼,「巡邏完了嗎?」

  「還沒,有東西忘了拿。」

  「這位是……?」警官疑惑的看向桂。

  「迷路了,我等會順道送他回家。」高杉順著前輩的視線看了他身後的小鬼一眼,面不改色的扯謊。

  桂目瞪口呆的看著他,迷路?高中生迷路?說出去他會被好友們笑死的!不等他抗議,高杉一個銳利的眼刀堵上了他的嘴,桂深呼吸一口壓下濃濃不滿。

  沒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嗯,掌握時間完成巡查。」中年警官頷首,叮囑幾句便離開了。

  高杉帶著他走到自己辦公桌旁,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塞進他懷裡,「繫上。」

  繫哪?桂看過去,高杉似是讀懂了他的疑惑,嘖了一聲拿回外套放棄解釋,將一隻袖子環過他的腰與另一隻袖子拉緊打結,垂下的衣襬便為他的雙腿圍出一個避風的空間。當他湊近自己時,桂聞到了高杉身上傳來的淺淡菸草味,不由得略微閃了下神。

   「……可是這樣好土。」看著垂在身前的衣襬,回過神的桂由衷評論。

  聞言警察先生額角的青筋跳了下,「冷死你算了!」高杉的聲音冷的像冰渣子,說著伸手要把外套奪回去。

  「等一下等一下,雖然好土但還是麻煩你借我一下,謝謝!」想起剛剛在外行走時的寒冷,桂略帶著急的護住了腿上的外套。

  「你再說一次?」

  「雖然好──」被高杉狠狠的剜了一眼的桂立馬住了嘴。

  這小鬼是哪裡來的笨蛋啊?會不會說話?看著眼前一臉無辜的人,高杉晉助頭痛地想。
 


 

  「警察先生您叫什麼名字啊?幾歲?家住哪裡?有女朋友嗎?」

  回家的路上,桂終於想起自己未完成的任務,勤勤懇懇的「搭訕」起來,他自認做得還算不錯,重要的問題都有想到,但這聽在高杉耳中只讓他感覺自己像在做筆錄,而且還是被做筆錄的那一個。

  除了最後一個問題。

  「警察先生?您有在聽我說話嗎?」久未得到答覆的桂刻意的擋在高杉面前,強硬的讓自己的身影進入高杉視線,秀氣的臉上表情十分倔強,看得高杉一陣頭疼,其實從桂告訴他懲罰除了女裝還要搭訕男人,他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多管閒事送他回家了,左右看了兩眼,確認周遭沒有其他人以後高杉從褲兜掏出煙和打火機,想抽根菸降低一點煩躁感。

  「公共場合不能吸菸。」

  對方嚴肅且執拗的口吻讓高杉感到一陣好笑,彷彿眼前的高中生比他更像一個警察。他彷若未聞的點燃香煙,湊近嘴巴吸了一口,呼地徑直將煙吐在桂的臉上,濃重的菸草味與白煙讓桂蹙起眉頭,嫌棄的撇過頭去後退一步。

  就是這個動作似乎觸到高杉的某條神經,他猛的將桂壓制在身側的石牆上,才點燃的煙就這樣掉在地上咕嚕咕嚕的滾到牆邊,兩人之間的距離近的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鼻息,而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的桂小太郎完全忘記反抗,就這樣瞠大眼睛的瞪著突然發瘋的非典型警察。

  「是什麼行為還是身分,讓你誤會了我是個能讓你胡鬧的好人,你能說說嗎?」

  壓制著他的力道非常大,但高杉吐露的語句卻相當輕柔,這樣的反差讓桂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像是被一條毒蛇盯上的寒冷感從背脊一路蔓延到頭頂,但這一點都不自然的動作與姿勢卻讓他感到有些違和。

  「我沒有胡鬧,我在完成懲罰。」他下意識的反駁,手腳也不安的掙扎著,「而且我沒有覺得你是個好人。」

  「哦?」高杉饒有興味的挑了下眉。

  「但也沒覺得你是什麼壞人……可以鬆開我聊天嗎?」

  高杉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不行。」

  「好吧,那就這樣聊,你們警察的喜好真奇怪。」

  「……」

  高杉快被這小鬼奇奇怪怪的腦迴路搞瘋了,正常會有人視這種情況為聊天嗎?

  完全沒達到讓對方害怕來得到安寧的目的,他只好訕訕的退開身子,看見桂揉著的手腕處紅了一圈,高杉忍不住皺起眉頭。

  細皮嫩肉的,真像個女人。

  「走了,你家還很遠嗎?」

  「在前面第三條巷子裡。」

  高杉沒有應話,而是率先走到了前頭,回首過來的動作無聲的催促他快點跟上,月光在那人背後迤邐出瘦長的影子,柔和了他帶著稜角的五官,面無表情的臉看著居然也有點溫柔。

  不,溫柔什麼的大概是他的錯覺吧,桂想,但不是個壞人倒是事實,他小跑兩步趕上那人的步伐,又想起了他的任務:「高杉先生,請問您有女朋友嗎?」

  「你知道我的名字。」高杉斜睨了他一眼,微揚的語調旨在調侃高中生前不久還問過他這個問題。

  「你長官喊過你的姓氏,」桂老實的回答,「但我問的是姓氏後面的字。」

  「哼……你的懲罰內容還真精細。」高杉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的隨口評論,暗自腹誹現在的高中生可真閒。

  「不是啊,這是我自己想知道的。」桂糾正,帶著理所當然的口吻。

  「……」

  高杉想不起來這是他第幾次被這小鬼堵的說不出話來,也不想深思這句話的意思,潛意識告訴他,深究下去會很麻煩,尤其是面對這樣一個過度認真的石頭腦袋,所以他帶著沉默的步伐,默數到第三條巷子口。

  而桂很著急,他對於自己的承諾很在乎,雖然他直到現在還是想不起來跟銀時他們打了什麼賭,但他不想被說成是一個願賭不服輸的人,就在他猶豫起是否要偷拍一張高杉的照片時,他感覺自己視線一暗,腦門上被貼了一張紙。

  「快點回家,不做懲罰又不會死,麻煩的小鬼。」

  撕下額頭的便條紙,上面寫著一串電話號碼還有署名,再抬頭時已不見高杉的身影。

  桂下意識左右張望又踮腳遠眺,但濃重的夜色彷彿一隻會吃人的怪獸,吞沒了所有路燈照射不到的角落。他懵懂的感受到心裡似乎有些空落落的,卻說不上為什麼,這種感覺在他回到家將高杉的電話號碼存進他古老的掀蓋手機後得到了一絲緩解。

  真是個奇怪的警察,氣人卻又相當吸引人,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壞人的高杉晉助。

  桂小太郎用指尖敲了敲螢幕上的名字,半晌後闔上手機,乖巧的寫起回家作業。
 


 

  與你相遇的路上皆是歸途。
  如今,我終於到家了。

 

  - Fin-

 


安桂晋杉

神话爱情故事之《天仙配》

天帝有七个孩子,最小的叫桂小太郎。

某天桂小太郎听说人间有可爱的肉球便偷偷下了凡。

可是心思纯良的桂身上没有一分钱,还被人骗进了反动派当了头头,到了凡间便成了落魄小太郎。

他遇上了富家子弟高杉晋助,两人一见钟情,嗯嗯爱爱在小别墅。

还有了新的宠物伊丽莎白。

多年后,天帝听到了这个消息,极为愤怒,派天兵天将将小太郎捉回天上禁闭。

假发!

阿晋!

假发!

阿晋!

十分恩爱的两人就这么被迫分开,一个天上,一个人间,相见两难。

痛失爱妻的高杉晋助决定重回高杉家族,继承家产,埋藏于心底的恨以及对妻子桂小太郎的无比思念,仅在一年间,高杉晋助便成为了人间不可估量的势利。

终于,他率领...

天帝有七个孩子,最小的叫桂小太郎。

某天桂小太郎听说人间有可爱的肉球便偷偷下了凡。

可是心思纯良的桂身上没有一分钱,还被人骗进了反动派当了头头,到了凡间便成了落魄小太郎。

他遇上了富家子弟高杉晋助,两人一见钟情,嗯嗯爱爱在小别墅。

还有了新的宠物伊丽莎白。

多年后,天帝听到了这个消息,极为愤怒,派天兵天将将小太郎捉回天上禁闭。

假发!

阿晋!

假发!

阿晋!

十分恩爱的两人就这么被迫分开,一个天上,一个人间,相见两难。

痛失爱妻的高杉晋助决定重回高杉家族,继承家产,埋藏于心底的恨以及对妻子桂小太郎的无比思念,仅在一年间,高杉晋助便成为了人间不可估量的势利。

终于,他率领着鬼兵队攻上了天庭,天庭不敌,放出了桂小太郎。

高杉晋助和老婆桂小太郎在人间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偶尔去天庭省亲

阿晋,嗯~

假发,多少次了,怎么还像像个小姑娘

不是小姑娘是假发

不行了啊!

每天都是这样的幸福生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