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海千歌

18838浏览    1683参与
哄達那

【千露】小惡魔四號的陷阱

考完試了,比賽也投稿完畢,回來交作業(?)

第七篇作業

 @渡人13 點的:【千露/小恶魔4号的猎物那种感觉的】

感謝點文!

設定上,這篇文的時間點接在動畫劇場版之後,敬請留意!


當初的點文串請看這邊

原則上照順序寫,若有跳關會在上一篇告知。

那麼以下正文~


——————————————


  中午。學校食堂前。


  「等等等、我們都一起走到食堂門口了耶!曜醬你忽然叫我自己一個人進去吃……丟下人家一個人,你不會覺得慚愧嗎?」


  「千歌醬,真的抱歉!因為、那個,啊對!我突然想起月醬叫我去幫她的...

考完試了,比賽也投稿完畢,回來交作業(?)

第七篇作業

 @渡人13 點的:【千露/小恶魔4号的猎物那种感觉的】

感謝點文!

設定上,這篇文的時間點接在動畫劇場版之後,敬請留意!


當初的點文串請看這邊

原則上照順序寫,若有跳關會在上一篇告知。

那麼以下正文~




——————————————




  中午。學校食堂前。

 

  「等等等、我們都一起走到食堂門口了耶!曜醬你忽然叫我自己一個人進去吃……丟下人家一個人,你不會覺得慚愧嗎?」

 

  「千歌醬,真的抱歉!因為、那個,啊對!我突然想起月醬叫我去幫她的忙……」

 

  「渡邊月,原來是她!在曜醬心中那個人就麼重要嗎?連和我吃個午餐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急著離開?」

 

  「千歌醬,相信我,千歌醬在我心目中始終是第一位的……所以,我必須離開!再見Yosoro~~~~~~!!」

 

  「喂、曜醬!喂!」

 

  儘管千歌放聲大喊,音波震得走廊上其他同學裙帶飛揚,曜已然一溜煙頭也不回地跑了。

 

  「……哼,有什麼了不起嘛。」

 

  儘管再不滿意,千歌只能認命地嘟著嘴轉身,獨自進入擁擠的食堂。

 

  ……

 

  「真是的……到底是什、咦咦咦!」

 

  原本抱著孤單午餐覺悟的千歌,擠過人群來到用餐區的瞬間,一抹桃紅色嬌小可人的身影赫然映入眼簾——相遇得太過突然,毫無心理準備,千歌胸口揪緊地突了兩下。

 

  「啊、千歌醬!」她正好也回過頭,與千歌對上了眼神,臉上泛起羞澀但開心的笑容。

 

  「露、露比醬!你也來吃午飯嗎?」話還沒說完,千歌心中已吐槽起自己在說什麼白癡廢話。中午出現在食堂還能是來做其他事情嗎?眼見露比身邊沒有其他熟悉的身影,難道……露比也是一個人?

 

  「嗯,是的。露比來用午餐。」露比和煦地微笑著,溫柔地接下了千歌的尷尬開場白。「千歌醬,一個人?」

 

  「呃嗚,對。本來是跟曜醬一起來的,結果走到食堂門口竟然跑掉!梨子醬拿什麼閉關作曲當理由也不理我,結果我只好一個人來吃了……」

 

  「這、這樣啊……嗯,露比也是,其他人都在忙,只好自己一個人來吃飯。但是、」露比稍稍別過眼神,好似偷偷深呼吸了一下,才重新望向千歌。依舊帶著柔和如暖陽般的微笑。「能在這裡遇到千歌醬,露比覺得,真的太好了。」

 

  「欸!嗯、」明明知道露比沒有其他意思,千歌聽了竟然心不禁砰砰跳了兩下,趕緊似是想掩飾過去般地接話。「當然囉!我也很高興在這遇到露比醬呢,同病相憐哈哈!」

 

  「如果可以的話,千歌醬……介意和露比一起用餐嗎?」

 

  「哈哈、露比醬幹嘛那麼客氣呢?當然沒問題——啊啊、露比醬坐這邊,我幫你拿餐具!」

 

  ……

 

  學校食堂擁擠。千歌與露比找了個角落座位,肩並肩挨著坐,用起了午餐。

 

  「……」

 

  千歌發現,一口一口吃著飯的空隙,千歌很難克制自己下意識地,不斷偷偷往身側望去——乖巧文靜的臉龐,專注而輕柔地咀嚼著口中食物,露比的樣子依然和當初見面時的小動物系可愛女孩仍相彷彿。但是,舉手投足間,已經悄悄縈繞著屬於大家閨秀的氣息了。

 

  千歌恍然想起,最初認識的那陣子,自己常常動不動就撲到露比身上,對她又摟又抱呢——當然得是在黛雅沒有注意到的狀況下、哈哈——可是漸漸地,明明已經沒有黛雅時刻在旁邊監視了,千歌卻變得不敢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就撲到露比身上對她使出各種親暱招數——

 

  為什麼變膽小了呢……?

  

  ——千歌在咀嚼與思索間,仍不住一眼一眼地偷瞄身旁的儷影——一定是因為,露比已經越來越獨當一面。明明外型仍是一年前那位膽怯的小女孩,但如今,已然散發與以前不同地、青澀與成熟混融一體的魅力。

 

  再像以前一樣隨隨便便撲抱這位嬌小麗人,是不是不太尊重她了呢——或許便是這悄然萌芽的念頭,使千歌明明與她已彼此如此熟悉,在露比面前反而變得侷促不知所措了起來……其實千歌知道的,就算像以前那樣直接撲上去,一定會得到與以前毫無差別,可愛而寬容的回應。

 

  千歌微微搖首,否決了內心無比誘人的依賴念頭。像現在這樣,一起普普通通地吃飯就好了吧。

 

  今日的午餐,千歌渡過了片刻前還料想不到的,意外寧靜美好的時光。

 

 

 

 

 

 

 

  「花丸醬~打擾囉。」

 

  午後時分,整間學校開始忙於文化祭的準備。千歌因為答應學生會長渡邊月替文化祭主題曲作詞,此刻想找個不會打擾到大家的地方專心思考,因而與花丸約好了要借用圖書室的位子待一陣。

 

  「啊、千歌醬,歡迎ずら。」

 

  走進圖書室門,果然只有花丸一個人在裡面,正靜靜拿著鉛筆埋首稿件中,看來正在畫她答應文化祭特刊的四格漫畫。見到千歌步入,花丸抬起頭來微笑招呼。

 

  「咦、花丸醬,位子這麼多,為什麼縮在那個小角落的座位畫?」空蕩蕩的圖書室中,花丸挑選的座位不僅擠在圖書室一角,更僅小小張方桌,兩人對坐都嫌略擁擠的大小。

 

  「嗯?因為~坐在這裡心很容易平靜下來,靈感也會源源不絕哦ずら。千歌醬要不要也試試?還是你想換個大位子的話也……」

 

  「啊不不、不用。既然花丸醬推薦,我也坐這邊試試看好了。」千歌說著,趕緊來到花丸座位的對面,在小方桌側的椅子坐了下來。攤開歌詞筆記本,筆記本與花丸面前的稿件馬上頭頂到了頭。果真是溫馨的小座位呢……

 

  ……

 

  「打擾了——」

 

  「哦,露比醬,你來了ずら~」

 

  對坐著埋頭努力了好一會,熟悉的話語聲再度響起。千歌跟隨花丸的方向一望,竟是露比也獨自來到了圖書室。露比與千歌花丸打著招呼,來到了兩人的座位邊,見到似乎已沒有坐下空隙的小小方桌,臉上顯然躊躇了起來。

 

  「怎麼樣,露比醬?不然,你跟千歌醬比較瘦,擠同一邊座位如何?」

 

  「欸、啤嘰!?那麼擠的座位,怎麼可能——」

 

  千歌不知道花丸為什麼會突然提出這種餿主意,一時間也覺得有點慌張,正要說些什麼來打圓場,花丸已自己將話頭接了回來:

 

  「噗噗、沒事啦。花丸正好要離開一陣子,露比醬你坐我的座位吧。千歌醬正努力寫歌詞呢,露比醬一定要好好守望她ずら~」

 

  「咦、花丸醬你要去哪?」千歌事前完全不知道花丸會半途離開,不禁有些訝異。花丸卻已經將剛剛攤在桌上的稿件收拾了乾淨。

 

  「學生會長找我去討論一下文化祭的事情ずら。別擔心,露比醬會在這裡陪你的,加油哦~」

 

  「渡邊月,又是她!」

 

  花丸沒有再回應千歌,帶著神祕的微笑拍了拍露比肩膀,抱著稿件逕自離了圖書室。

 

  ……

 

  圖書室裡重新歸於沉靜,與和花丸兩人在一起時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千歌不知為何,心神開始無法集中,不時偷偷抬起頭來瞄瞄露比在做什麼。露比坐在與千歌十分貼近的對座,似乎也略顯不自在地左顧右盼,看起來並不是特別為了什麼事來到圖書室的。那露比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心緒因思索而亂飄的千歌,下意識再度抬頭望向露比。然而這回,卻毫無遁逃空間地與露比對上了眼神,千歌的意識宛如觸電般頃刻被拉回現實。來不及別開的眼神,只能配合僵滯的傻笑,想趕緊說些什麼,但滿腦子只是不停蹦出愚蠢的台詞,半句也派不上用場。

 

  露比對千歌的凝望泛起了羞澀的笑容。

 

  「那個……千歌醬,歌詞寫得還順利嗎?」

 

  「咦、嗯!」結果反倒是露比先開口解救了千歌的窘境。千歌內心暗自呻吟,但也只能趕緊振起精神,好好回應道:「說順利……其實還挺順利的,但就是感覺、這樣寫下去還不太足夠……」

 

  「咦、哪方面不足夠呢?有露比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嗎?」

 

  「嗯……是這樣的,露比醬你看、」千歌為了讓露比也容易看見歌詞,將筆記本旋轉了90度,同時稍稍將身子前傾。「總覺得……我目前的歌詞,都在寫我……我們、的經歷和感受。可是這是文化祭的主題曲,總覺得還要加入更多,讓所有參加文化祭的同學們也能共鳴的元素才行……」

 

  「哇,千歌醬竟然考慮到這麼多,好厲害——」

 

  「欸嘿嘿,哪有啦……」

 

  兩人說話間,露比趴在桌子上細細品味著千歌目前寫下的歌詞,因為桌子太小的關係,千歌感到臉上被露比的髮絲搔呀搔的,甚至感受到了些許洗髮水的香氣,使得千歌臉頰不禁微微泛紅了起來,卻又不敢隨意挪開,打擾了露比的專注。

 

  「嗯……千歌醬,露比猜,會不會千歌醬覺得缺少的是、你看——」

 

  曾經體會的喜悅以及悲傷。

 

  好似經歷了一場夢,但那些卻是確確實實地發生了,並不是夢境。

 

  準備迎接全新的明天。

 

  這些是千歌的歌詞目前組成的要素。動人歸動人,然而那是因為千歌與夥伴們曾踏過如此風風雨雨,才能夠體會歌詞中澎湃的情感。但是,對於一般參加文化祭的同學們來說,那些是他們尚未經歷的。對他們來說,更能引發情感共鳴的應該東西是——

 

  「『現在』,是不是呢?對大家來說,正在全心投入的文化祭是他們的『現在』。不僅僅是迎接明天,而是現在正在向前走,而且接下來還想繼續邁進……千歌醬覺得,加入這個的話,會不會接近千歌醬想要的歌詞一些……?」

 

  「……啊、就是這個!」千歌激動的挺起身子,差點和露比撞上額頭。「就是這個!果然學園偶像的事就該請教露比醬!露比醬是天才!」

 

  「咦咦咦?哪、哪有,我只是從千歌醬原本就寫好的再發想而已……」

 

  「露比醬,我需要你!可以幫我一起完成接下來的歌詞嗎——」

 

  「咦!嗯、如果幫得上忙,露比很樂意——」

 

  ……

 

  奇妙的是,隨著與露比一同沉浸在歌詞中,原本的緊張膽怯悄悄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逐漸填滿心頭的安詳與滿足。忙於討論的空隙中,千歌再度偷偷瞥了一眼露比的側顏。認真專注的光輝,正於身側這位嬌小可人的女孩身上閃耀著。

 

 

 

 

 

 

 

  「千歌!梨子在門口,找你哦!」

 

  不久後,某日晚間。千歌忽然聽美渡姐在樓下喊道。千歌趕忙從塌塌米上彈起身子,披了外套咚咚咚跑下樓。

 

  「千歌醬,打擾到你了嗎?」

 

  「不會不會~我正閒著呢!」

 

  「那就好。對了,千歌交給我的歌詞我已經譜好曲了,交給月醬她也很滿意——」

 

  「渡邊月,又是那傢伙!梨子醬連你也受她指使嗎!!」

 

  「蛤、蛤!?指使什麼的、當初不是我們兩個一起答應她作曲的嗎?」

 

  「呃……是指那件事啊,對吼,抱歉。」

 

  千歌敲了敲自己額頭。恐怕是最近屢次感受到,那個學生會長一直在把自己身邊的夥伴拉去納為己用,面臨威脅使千歌變得太過警戒吧。

 

  「哈哈、沒事就好。其實我來找千歌醬,是想拜託千歌醬陪我去一趟黑澤家。」

 

  「咦、這麼晚了,梨子醬怎麼突然?」

 

  「我……想要去找他們借醬油。」

 

  「醬油!?醬油用完了,跟我們家借就好啦,不需要跑這麼遠吧!」

 

  「呃、因為……那個,我媽最近迷上黑澤家醬油的祖傳調味,所以、」

 

  「祖傳調味,第一次聽說露比醬她們家有這種東西……」

 

  無論如何,雖然距離不遠,讓梨子獨自一人大黑夜的在馬路與隧道裡行走確實不太忍心。千歌回房披了件外套,當即陪著梨子一同出發。

 

  ……

  

  「露比醬,我到囉!」因為不想打擾人家家裡,梨子在黑澤家附近打電話直接通知了露比。當兩人到達黑澤家門口,露比正好拉開門探出頭來。

 

  「歡迎、梨子醬!還、還有,千歌醬……」

 

  「嘻嘻,我請千歌醬陪我一起來了。露比醬,我進去拿醬油,你可以在這裡陪千歌醬一會嗎?」

 

  「好、好的,沒問題。醬油放在老地方。」

 

  「謝謝露比醬~」

 

  ……

 

  半刻鐘後。

 

  「梨子醬,有點久呢?」

 

  「嗚咿……」

 

  「啊、露比醬,你身子在發抖!真是的,外面那麼冷,怎麼不穿件外套呢?我們趕快先進室內!」

 

  千歌說著,趕緊扯下了鞋子,推著打起哆嗦的露比回到室內。見露比依舊縮著身子,似乎寒意未去,當即解下自己的外套披到露比身上。

 

  「啤嘰!?這樣千歌醬自己會很冷的。」

 

  「哈哈哈、露比醬不用擔心,千歌姊姊我很強壯的!」千歌說著,舉起脫了外套僅剩短袖的赤裸手臂,擺出強壯的姿勢。「所以……哈、哈、哈嚏!」

 

  還沒吹噓完,身體就毫不賞臉地狠狠吐槽了自己一頓,千歌耍帥未成反而出糗,雙頰不由得微微熱了熱。

 

  「果然,千歌醬也會冷的。對不起,都是因為露比的關係……」露比說著,作勢要解開才剛被千歌披上的外套。

 

  「露比醬,不可以——咦!?」

 

  「嘿嘿……這樣子,我們兩個都不會冷了……對吧?」

 

  千歌原以為露比要把外套脫下來還給自己,正要阻止,沒想到露比揭開外套,猶如天使雙翼的包覆般,將千歌的身子與自己一同裹在了外套中。自不用說,兩人的身體因而緊緊黏在了一起,清楚感受到了彼此的體溫。

 

  「呃、嗯……嘿嘿嘿、露比醬,真愛撒嬌呢。」千歌似是想掩飾害羞,語氣強烈了起來。「好~今晚我就代替黛雅桑好好疼愛露比醬——」

 

  雖然口中這麼說著,但千歌沒有做出任何進一步的動作。露比也同樣。兩人就只是這麼靜靜地黏著身子,彷彿此刻除了彼此的體溫,任何事物皆是多餘……

 

  「……咳咳,打擾你們Love Love真的萬分抱歉。但是如果有人願意幫我一下,我會感激一輩子——」

 

  千歌回過神來,方想起梨子正在裡頭打醬油呢,趕緊循聲回過頭。梨子正努力扛著一桶醬油艱苦地從內室步出,看那架式,好像隨時會把醬油桶摔落在地,驚險萬分。

 

  在千歌來得及反應之前,露比已然將外套披回千歌身上,快步來到梨子身旁。

 

  「梨子醬,這個要這樣拿——」露比說著,伸手將醬油桶旁的麻繩提起,俐落地將麻繩幾個拐彎、纏結。「好了,這樣繩子提起來會穩一些,也比較省力。千歌醬和梨子醬一人一邊一起提的話,應該很輕鬆。」

 

  露比微笑著,一面右手示範似地拉起麻繩,將醬油桶向上提了幾下。雖然以露比的嬌小身姿,拿起沉重的桶子果然還是略顯吃力。但看起來,真的是兩個人一起提的話便完全沒問題的程度。

 

  「哇啊,露比醬,好可靠……」梨子代替千歌說出來此時填滿了腦海的心裡話。

 

  ……

  

  今夜,千歌不小心夢迴了那一刻的美好觸感的餘溫,以及意識裡閃過幾抹嬌小卻可靠的身影。

 

 

 

 

 

 

 

 

  文化祭當天。大會舞台節目結束後。

 

  「呼哇……好!剩下的時間,就來好好享受吧!」結束了表演節目,從禮堂步出回到攤位區的千歌,信步混入了在各攤位間熱絡流動的人潮。雖然表演活動結束,意味著文化祭已然來到後段,但校園中氣氛依舊活躍,大多數攤位的活動亦尚在熱絡進行中。對千歌來說,正是放鬆心情,好好瀏覽一番的時刻。

 

  「可是……大家都跑哪去啦?一表演結束就各個溜得不見蹤影,都這麼忙的嗎……」

 

  千歌一面散步,一面口中喃喃念著。忽然,發現左側一處外頭裝飾似曾相識的攤位,只是好像搭建得略簡陋了些。千歌抬頭看了看招牌。

 

  「占卜屋?」

 

  千歌心生好奇,沒做多想便走了進去。

 

  ……

 

  「哼哼哼、迷惘的羔羊啊,歡迎來到指點你迷津的,墮天使夜羽大人的占卜屋。」

 

  「善子醬,果然是你在這裡!」

 

  「哼、善子是誰?向夜羽大人求教,應該要懂基本的禮貌!」

 

  「啊、都好啦都好啦。善子醬你表演完急著就跑掉,原來是為了跑來開占卜屋呀?」

 

  「就說是夜羽!算、算了,不跟迷途的小羔羊計較。我看看……千歌你來到占卜屋,是為了問戀愛的事情吧?」

 

  「戀、戀愛?」要是一年前,千歌可以毫不猶豫地否決自己有這一類的占卜需求。但此刻不知為何,心中似有一股騷動的期待,使千歌無法排拒這關於戀愛的占卜邀請。「那、那種事、隨便都好……戀愛、也不是不行……」

 

  「哼哼哼、果然如此。」善子露出神秘的微笑,開始聚精會神盯著她的好夥伴水晶球。「……我知道了,你命中註定的戀人,已經在前方等待著你。」

 

  「命中註定的戀人……真的、存在嗎?」千歌有些狐疑。

 

  「呵呵,沒錯。我用水晶球看見了,你從這裡離開以後,向右轉走200步,在那裡的路口和你相遇的,正是你命運中的戀人。然後你要和她一起前往學生會的攤位——」

 

  「等、等等等等等!你這個指示未免也太詳細了吧,而且為什麼會出現學生會!你是不是收了那個渡邊月的錢?拿錢說話的墮落占卜師!」

 

  「咳咳、我都還沒講完呢。況且,孤高的夜羽大人早已墮入深淵,凡間的微小汙穢夜羽大人根本看不上眼。」

 

  「呃、抱歉……是我太激動了。」

 

  「哼,知道就好。總之,你要和你命中注定的戀人前往學生會攤位,並參加他們的抽獎。」

 

  「還要參加抽獎……真的不是在幫那個渡邊月衝業績?」

 

  「放心,夜羽大人的法眼早已看穿一切。無須懷疑,趕緊離開這裡,去邂逅你的命運吧。」

 

  ……

 

  「反正就算不準也沒損失,就姑且試試看吧……」

 

  離開了占卜屋。千歌依循善子的指示,向右仔細計算著步數前進,因為太過專心,幾次差點撞到路人。雖然不太相信善子真的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卻仍不禁像個笨蛋一樣,為自己是否能在前方邂逅些什麼感到緊張不安。

 

  「——咦、欸欸欸欸欸欸!?」

 

  「咦?千、千歌醬!」

 

  千歌萬萬想不到,她在路口見到的正是最讓她忍不住驚呼的嬌小身影——露比立在攤位區的路口中央,似正在無助徬徨地左顧右盼,聽聞千歌的驚呼聲,訝異地回過頭。

 

  「露比醬,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大家一表演完,就馬上跑不見了,露比只好一個人來逛攤位。千歌醬呢?」

 

  「我、我也是……」

 

  (難道……露比醬,就是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想到這裡,千歌不禁心中發熱。她深呼吸了一口,然後輕輕牽起露比的手。

 

  「千歌……醬?」

 

  「露比醬,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一起逛文化祭嗎?」

 

  「嗯,當、當然!露比很樂意——」

 

  ……

 

  千歌牽著露比,再度依循善子的指示,找到了學生會的攤位。

 

  「你好,我們想參加抽獎。」

 

  「歡迎光——欸!等等、」

 

  學生會顧攤位的學生正招呼千歌與露比兩人,赫然想起什麼似地,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你、你看,這兩人是不是會長交代的——』

 

  『好像是?快拿照片出來對對看——』

 

  只見兩名顧攤學生拿出兩張照片,鬼鬼祟祟地在照片和眼前的真人間交錯細看。

 

  「那個……請問?」

 

  「啊啊啊!沒事沒事!同學要參加抽獎吧,沒問題!」

 

  只見顧攤學生把桌上的抽獎箱挪開,從桌底下拿出了另一個箱子。「這裡,請抽請抽!」

 

  「等等等等!你們直接大剌剌的換箱子,這個、作弊也做得太明顯了吧!?」

 

  「不、不是這樣的同學!因為……對,因為您們『剛好』是我們攤位第826位光顧的客人,所以給您抽特別的保底卡池,一切公正公平公開,沒有其他意思!」

 

  「保底……什麼東西?還有826、這數字也太微妙……嘛、算了。」

 

  千歌不再多想,伸手探進抽獎箱,抽出了一只籤,並將它打了開來。

 

  「嗯……上面只畫了兩顆愛心,這是什麼意思呀?」

 

  「哇哦,恭喜兩位!您抽中的是學生會的『文化祭限定浪漫特別獎』!」

 

  「浪漫特別獎?那是什麼呀?」雖然名字聽起來感覺不壞,但保險起見,千歌還是開口確認了一下。

 

  「兩位非~常~幸運!現在時間剛好也接近了。我們將邀請兩位到學生會到特別設置的觀景台長椅,不受打擾地渡過兩人時光,並且一同觀賞美麗的夕陽!」

 

 

 

 

 

 

 

  「原來……這所學校也有這麼美的地方呢。」

 

  「嗯、真的好美……」

 

  千歌與露比並肩坐在觀景台的長椅上。雖然她們的樣子仍有些拘謹,但觀景台上的風略帶著涼意,使兩人不自覺地將身子越靠越近,直到緊緊黏在一起,汲取著彼此身體傳來的溫暖。

 

  千歌悄悄回過頭。露比的側臉染著夕映的餘暉,使她原本便清純姣好的面龐,此刻更增添了幾抹明豔——千歌眼角泛起流波,無法自拔地凝望著露比的面容,看呆了。

 

  露比感受到千歌的視線,跟著回望了過來。露比的雙頰亦已泛紅,身子有些忸怩地扭動,但她沒有閃躲千歌的眼眸。滿溢羞澀但溫暖的笑容回應著千歌。千歌忍不住緩緩伸出手,握住了露比稚嫩的掌心。千歌感受到露比柔軟但堅定地回握。

 

  千歌吞了吞口水,深呼吸。

 

  「露比醬……不、露比。我覺得、和露比在一起,真的非常幸福。而且……最近大概真的很幸運,和露比單獨相處的機會變多了,對露比也……變得越來越喜歡了。我在想、會不會占卜說得真的沒錯,露比你……就是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我越來越忍不住這樣相信了,嘿嘿……」

 

  「千歌醬……」露比的雙頰淌下了喜悅的淚水。「嗯!露比也覺得和千歌在一起,很幸福——」

 

  千露兩人緊握著彼此的手,髮絲互相摩娑著,對視凝望的兩對眼眸泛著款款流光。不約而同地,她們的臉龐緩緩靠近、再靠近……直到溫潤的唇瓣浹著露水親觸交疊。茜色的夕日輝芒下,兩人的身影宛若融為一體。

 

  (千歌……抱歉。露比不相信命中註定,露比覺得命運不自己爭取到手是不行的。所以,露比麻煩了大家一起幫忙,自己也做了很多努力……嘻嘻!謝謝你千歌,願意選擇露比——)

 

 

 

 

 

 

  觀景台後方不遠處的樹叢,後面躲滿了已偷窺許久的一整坨人。

 

  「嗚嗚嗚嗚……我的千歌醬!就這樣被搶走了……嗚嗚嗚嗚嗚……」

 

  「曜醬!最、最一開始說要幫她們的也是你、最先哭的也是你!太、太狡猾了……!嗚、千歌醬……嗚、嗚嗚嗚……」

 

  「嗚嗚……我的露比醬長大了、會把妹了ずら……嗚嗚……嗚嗚嗚……」

 

  「你、你們幹嘛哭啦!你們哭、會害我也想跟著哭……啦!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呃、大家?沒事吧……?話說回來,哭著麼大聲,不會被發現嗎……?」渡邊月蹲在嚎哭中的四人身邊,不禁苦惱地抱起頭來。這些傢伙,只叫自己也來幫忙、還叫自己負責背鍋(雖然這要求有點過份),但沒有事先說好還要事後幫她們做失戀心理輔導啊……

 

  可是……這四個傢伙的狀況,不可能放著不管了吧。

 

  月無奈地搖了搖頭,本來以為好不容易文化祭接近尾聲,可以準備放鬆一陣。不過看來,今晚照顧四個哭胞還有的忙呢。就稍微……再加個班吧。



(全文完)


浯名作栖
和姐妹赌成绩赌输的惩罚画的是梦...

和姐妹赌成绩赌输的惩罚
画的是梦情套

和姐妹赌成绩赌输的惩罚
画的是梦情套

糖浆_今天也是忠实的空松girl

有的东西搞着搞着就有九图了
菜就不用提醒了……真想买软头 害!

有的东西搞着搞着就有九图了
菜就不用提醒了……真想买软头 害!

伊波蜜柑树
是千曜啊 我都快忘记自己的本心...

是千曜啊 我都快忘记自己的本心了...周末没得休息...太辛苦了 


twi:@syoamami

是千曜啊 我都快忘记自己的本心了...周末没得休息...太辛苦了 


twi:@syoamami

一只小伊

圣诞礼物篇 上
UR松浦果南
SSR高海千歌
SR小原鞠莉
SR国木田花丸
SR樱内梨子

圣诞礼物篇 上
UR松浦果南
SSR高海千歌
SR小原鞠莉
SR国木田花丸
SR樱内梨子

伊波蜜柑树
这篇真是笑死我了 (最近VPN...

这篇真是笑死我了

(最近VPN过期了....要是有人觉得有意思的漫画可以发给我翻译 )

twi:@aiai_yahoo

翻译签字:本蜜柑哒哟

这篇真是笑死我了

(最近VPN过期了....要是有人觉得有意思的漫画可以发给我翻译 )

twi:@aiai_yahoo

翻译签字:本蜜柑哒哟

我不会起名

夜空是否全然知晓

渣文笔!看了可能会后悔然后想自戳双目!

实际是这次的语文作文.....所以有点番里的剧情

实际上怕被打所以是百合擦边的硬核友情......

然后会瞎会瞎会瞎!重要的事说三遍!


对着夜空说声抱歉。

千歌其实就是一个傻傻的笨蛋乐天派,时而敏感时而迟钝,因为这样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曜的变化。

曜相反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孩子,和千歌是发小的关系,从小关系就很好,黏在一起已经是日常了。

“千歌,你跟梨子走的是不是太近了一点......?”千歌,曜,露比三人放学后来到一家小店。她们经常来这里购买一些面包下午茶;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坐在店里聊天。

“嗯?会吗?”千歌咬了一口蜜柑面包

“露比也觉得还好.....毕竟是千歌嘛。”...

渣文笔!看了可能会后悔然后想自戳双目!

实际是这次的语文作文.....所以有点番里的剧情

实际上怕被打所以是百合擦边的硬核友情......

然后会瞎会瞎会瞎!重要的事说三遍!

















对着夜空说声抱歉。

千歌其实就是一个傻傻的笨蛋乐天派,时而敏感时而迟钝,因为这样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曜的变化。

曜相反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孩子,和千歌是发小的关系,从小关系就很好,黏在一起已经是日常了。

“千歌,你跟梨子走的是不是太近了一点......?”千歌,曜,露比三人放学后来到一家小店。她们经常来这里购买一些面包下午茶;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坐在店里聊天。

“嗯?会吗?”千歌咬了一口蜜柑面包

“露比也觉得还好.....毕竟是千歌嘛。”露比是一个比较胆小的孩子,经常被人说成小动物,比如兔子什么的.....而且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

“难道不是吗?你们最近天天都在一起诶,而且听梨子说你最近很晚才回家......之前一直和梨子在一起.........”曜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低着头。

“因为是邻居啊,晚一点回家也没什么吧,话说曜今天有点怪怪的。”千歌疑惑地看着曜“是怎么了吗?”,又转头看了看露比,露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没什么事啦.....快点吃完快点回家吧?错过末班车就不好了......”曜不打算告诉千歌自己的心事。

“啊!对啊!今天和梨子还有约来着,可不能迟到了!!”千歌一口吃完面包然后将红茶喝完,拿起书包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了!”千歌夺门而出。

“又是梨子......吗........”曜拿起书包站起来“抱歉,露比,我也先走了呢.........”

“曜.......?”露比看着曜的背影,仿佛知道了什么。

当天夜晚,曜趴在阳台,抬头看着那一片夜空,数着星星。

“八颗......九颗........唉.......”曜叹了口气“原来不知不觉.....人已经变得这么多了呢......但是果然还是好嫉妒啊........”曜又叹了口气“千歌和梨子.......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的呢.......和千歌关系最好的.......本来是我啊.........”又叹气了“以前本来是无话不说的关系.......以前明明有很多话题......”

是的。曜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嫉妒着梨子,曾经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无话不说的发小,突然被别人给抢去了,谁心里会好受呢。

“明明是我先来的啊.......认识也好........陪着千歌也好.......怎么看都是我先来的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原本只是想三个人一起好好相处.........什么时候和她们的距离变得那么遥远了呢........”曜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还是先睡吧........明天还得去学校.........”曜放下手机,躺进被窝,看着天花板,轻轻道了声晚安。

千歌倒是还在和梨子讨论着什么,突然梨子无意中提到了曜,千歌才想起来曜今天的态度貌似不太对,跟梨子说了说。

“啊......这个的话........我觉得千歌你自己去理解一下比较好......?曜也不希望是因为我你才明白她的心事对吧?”梨子倒是立马就懂了,倒也不愧是从大都市来的人。没错,千歌她们都生活在一个小乡村,都在女校就读。而梨子是转校生,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才来到这里。

“我不知道......完全无法理解........第一次感觉自己不懂曜.......她以前明明什么都会跟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千歌向梨子倾诉了一会后就回家了,毕竟实在太晚了,要不是千歌和梨子是邻居,千歌都不敢这样。

千歌向梨子倾诉心事,曜一个人对着夜空自言自语。

千歌倾诉完感觉好多了,直接回到房间躺下来就睡着了。而曜就不一样,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结果一晚上都没睡着,有了明显的黑眼圈。

曜到教室时千歌还没有来,曜打算先趴在课桌上眯一会,结果刚趴下就听见千歌和梨子的谈笑声。

“昨天那个啊.......”

“哈哈哈哈.......”

梨子的位置,最初明明是我的.......

从梨子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和千歌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遥远........

曜这么想着,觉得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曜.......曜.......醒了吗......”

“千......歌.......”睁眼却只看见了梨子,并未见千歌的身影,心里开始失落。

“该吃饭了,中午了。曜昨天是没有睡吗?黑眼圈很明显哦。”梨子有些担心,伸手快要触碰到曜的时候,曜躲开了。梨子皱了皱眉。

“啊.....没关系的。”曜没发觉,站起来向食堂走去。今天居然忘记带饭了........只能去食堂吃了呢........

梨子看着曜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刚才曜说了‘千歌’呢。

“露比。”梨子去到一年生的教室。

“梨子........?”梨子怎么突然来找自己了?

“露比,方便谈谈吗?”现在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谈谈千歌和曜的事。”

“好的.......”梨子也知道了吗?这两人关系真好......“花丸,抱歉。”

露比和梨子来到空教室,梨子关好门,直入主题。

“露比,曜和千歌的事,我估计你也知道吧?”梨子问

“是的......”露比答

“那.....可以请你帮个忙吗?”梨子问

“什么忙.....?”露比疑惑

“就是.....适当地给千歌一些提示吧.....毕竟千歌很笨。”梨子低着头“我估计你也知道,曜这样的原因是我。”

“...........”露比没有回答

“自己最好的朋友突然被抢走了,会不舒服是正常的。”梨子继续说着“我一开始没想过那么多,直到千歌昨天晚上对我说了这些之后,我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梨子为什么不自己去........”你和她们关系不都很好的吗.....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引发矛盾的是我吧。”梨子回答露比“如果我去的话矛盾可能会被扩大的。”

梨子抬起头看着露比,露比在思考。

“我答应你.....”

“真的吗!?”

“但是露比......脑子笨.......可能会搞砸的.........”

“没关系啦!露比的话!”

露比回到教室,趴在课桌上。

“真的没问题吗.......这种事交给露比.........到时候该怎么做........”

下午放学,千歌,曜,露比三人照常来到那家店。只不过除了千歌,曜和露比各怀心事。

“今天怎么了?你们两个人都怪怪的.......”千歌喝着果汁问

“啊......没事.....”曜咬了一小口面包

“是吗.........”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啊.....那个!”露比想要打破尴尬的气氛“那个.......”但是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怎么了,露比?”

“........?”

两人抬头看着露比,露比脑子一片空白,有些慌乱。

“那个.......那个........”露比眼眶有些湿润

“啊!今天我也和梨子有约来着!”千歌大叫一声,打断了露比

曜和露比齐刷刷看着千歌,之间千歌喝完果汁留下一声‘抱歉’就离开了。

“又是......梨子吗........”曜起身“露比......我也先走了.......”

“曜.......千歌........”露比这算是搞砸了吗.......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夜晚,曜依旧对着夜空自言自语“如果能像这样坦然说出这些事就好了........”

第二天,曜并没有来学校。

千歌和梨子去到教师办公室,听说是病假,千歌和梨子有些担心。

这次放学只有千歌和露比两个人在。

第三天,曜还是没有去学校。

“曜......没事吗........”千歌担心地看着曜的座位“梨子.....今天放学之后一起去曜家看看吧?”

“啊?啊.....我......”虽然想去“我就不去了吧.......我跟....呃.....露比有约......”但是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修复一下千歌和曜的关系啊“所以就算了吧。”

“是吗.......好吧....那我就一个人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放学后梨子收拾好东西之后匆忙离开了,千歌一个人去了曜的家。

“千歌啊,曜在房间里呢。”和曜的母亲打了招呼后去了曜的房间

“咚、咚”千歌敲了敲曜的房门“曜......?”

“咚!”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千、千歌??”随后传来曜的声音

“曜?刚才是什么声音?没事吧?”很大声啊

“没事没事,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了而已......啊哈哈.....”没想到千歌会过来

曜打开房门,看见千歌穿着校服,一脸担心的样子“梨子.........”

“什么?”梨子?

“今天怎么没和梨子在一起......”明明以往都和梨子有约

“啊.....因为梨子和露比有约了啦,不然今天也会来的。”千歌以为曜是想问梨子为什么没来

“是这样吗.......”如果露比没去找梨子,今天的千歌也会和梨子在一起吧

不想看见梨子,虽然她根本就没有错。

“到底怎么了啊,曜?你最近都很奇怪啊,一说起梨子就这样。”梨子有做什么吗?

“我.....没有.....”梨子没有错

“但是曜真的很奇怪啊,现在问你又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梨子也不告诉我

“说不出口......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嫉妒什么的........

“总之曜看起来没事了对吧?那我就先回去了哦......还要去梨子家......还差一点......”千歌准备下楼离开

“又是梨子.......”曜小声说

“梨子怎么了?”但是千歌听见了

“千歌.....为什么总是把梨子挂在嘴边呢......放学后也都是跟梨子在一起.....一有事就去先去找梨子商量......”难道我不可以吗.......

“啊?当然是因为梨子是我的朋友啊。”千歌停住脚步

“那我呢....?我不是千歌的朋友吗....?”我对千歌来说算什么呢......

“哈?曜你当然也是我.......”是不好的预感

“我对千歌来说....真的算是朋友吗?”如果真的算是朋友的话,至少聊天什么的,我也可以做到啊

“曜.....?”曜好像.......

“砰!”曜关上了房门

曜好像哭了,为什么呢?曜对我来说当然是朋友啊,为什么曜变得这么奇怪。

千歌趴在阳台,对梨子诉说着今天的事。

梨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千歌这样根本没办法理解曜,这个人,真的完全没有自知之明啊。

曜今夜也趴在阳台数星星。

第三天,曜来到学校就趴着,除了千歌,谁都理,对此千歌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梨子也对千歌不冷不热,却经常和曜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曜有些疑惑,千歌和梨子.....吵架了?

千歌也莫名其妙,曜就算了,梨子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理自己?

三人在这莫名其妙的气氛中度过一天。

晚上,千歌趴在阳台,像以往一样,但是这次不是等着梨子,只是单纯看着夜空。

梨子从另一边走来,看着千歌,才缓缓开口问道:“现在呢?懂曜是什么心情了吗?”

“什么意思?”千歌才注意到梨子

“为什么还没明白啊......千歌,你不觉得曜在嫉妒吗?”梨子无奈问

“嫉妒什么?”千歌疑惑

“.....如果,你最好的朋友被别人给抢走了,你会是什么心情?”这样已经很明显了吧

“嫉妒.....不甘心......吧?”但是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曜也是这样。”这样应该就懂了吧

“但是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啊!最好的朋友!”

“真的是这样吗?实际上我都觉得,你偏心我了。”

“我.........”

“快去给曜道歉,她或许会原谅你哦。”

“我......”千歌抬头“知道了!”

千歌冲下楼,骑了辆自行车去曜家。

总算是该懂了吧?毕竟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梨子看着千歌的背影想。

曜接到了梨子打来的电话。

“曜,方便说话吗?”梨子看着夜空

“嗯.....有什么事吗?”曜和往常一样

“这么晚打扰你了抱歉,曜,听我说,千歌她啊.......”

“嗯.....我知道了,梨子,谢谢。”曜挂了电话

“曜————!”

“??”

“曜————!”是千歌

千歌这么晚来做什么....?

“曜——!对不起————!”

诶?

“这么晚才察觉到——!对不起————!”

千歌?

“曜————!可以请你————!原谅我吗————?”

千歌......

曜冲下楼。

“曜??曜————!?”

曜开门,却背过身,没有看千歌。

“曜?还在生气吗......”

曜小心地触摸千歌“怎么....是湿的.......”

“因为是一路赶过来的.......”千歌挠挠头

“笨蛋.......”

“什么?”

曜抱住千歌。

“你明明没错的.......梨子也没有错........”

“是我在乱发脾气.........”

“对不起........”

说出来了,总算说出来了。

向夜空,向千歌。

“千歌她啊,其实很在意曜的,和我聊天的时候,也经常会聊到曜,有时是向我抱怨,有时是向我说起你们儿时的趣事,她其实,很珍惜,很在意曜的,她只是脑子笨,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

“我.........”

“千歌她,其实是第一个察觉到你不对劲的,但是她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只是察觉到了你不开心。”

“...........”

“千歌她上次跟我说,她去探病的时候,曜你,好像哭了。”

“............”

“我知道这话我来说可能怪怪的,其实我也知道,千歌现在看起来比较偏心我了,其实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偏不偏心,大家都是她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和我诉说只是因为是邻居,阳台都是对着的。”

“如果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以大胆说出来,没人会嘲笑你。”

“嫉妒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事,虽然没有过这种经历,但是,我能理解曜。”

“你应该很了解千歌才对,千歌有时,真的很迟钝,但是,她可是比谁都在意曜。”

“她说过,一直想和曜一起做一件事,她说过,曜是千歌最好的朋友,她说过,自己不想失去曜。”

“我真是笨蛋.......”

“曜,没有错。”

“嗯.......我知道了,梨子,谢谢。”

“不用谢......”

挂了电话,梨子看着夜空

“真漂亮呢......”

“都没有好好看过呢.......”

“曜也经常对着夜空诉说着心事吧........”

“夜空.....是否全然知晓呢......”

“是否知晓............”

“我的心事............”


发条歌子

【千南】青梅竹马【01】

*既然千南tag长期无人,那就选择放飞自我吧

*幻想中的果南是个帅气且自知,开放感,像风一样清新且来去无踪的女人,以及微微的渣南

*果南视角,贵乱,开篇南?千→曜→←梨,集体OOC

【01】

“千歌啊……真是有够普通的。”

曜从水池里出来,旁边的学妹立刻递上了毛巾,脸微红地看着她被泳衣勾勒出的身体曲线,漂亮的肌肉线条确实很让人羡慕,虽然我知道自己的也不差就是了。但是常年干活锻炼出来的体格,和单纯运动训练出来的体格,果然还是不太一样。曜的皮肤更加白皙,而我手上还有不少粗糙的茧,再怎么说,身为女性,偶尔也会憧憬一下自己也拥有细腻柔软的肢体啊。

“真少见,果南你竟然会来看我练习跳水。”...

*既然千南tag长期无人,那就选择放飞自我吧

*幻想中的果南是个帅气且自知,开放感,像风一样清新且来去无踪的女人,以及微微的渣南

*果南视角,贵乱,开篇南?千→曜→←梨,集体OOC

【01】

“千歌啊……真是有够普通的。”

曜从水池里出来,旁边的学妹立刻递上了毛巾,脸微红地看着她被泳衣勾勒出的身体曲线,漂亮的肌肉线条确实很让人羡慕,虽然我知道自己的也不差就是了。但是常年干活锻炼出来的体格,和单纯运动训练出来的体格,果然还是不太一样。曜的皮肤更加白皙,而我手上还有不少粗糙的茧,再怎么说,身为女性,偶尔也会憧憬一下自己也拥有细腻柔软的肢体啊。

“真少见,果南你竟然会来看我练习跳水。”

“别说得这么见外嘛,好歹我们三个也是一起长大的。”

曜的声音很脆,不熟悉的人第一次听到,也许会以为是个少年,加上她又特别擅长运动,还留着一头短发,因此在浦女里格外有人气,被同性告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最近曜变了,原来清脆的声音,开始愈发冷酷起来。

“别告诉我你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

要说兴师问罪,我倒是没怎么觉得生气,可要解释起来,不仅啰嗦麻烦还不够酷。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擦干身体,披上外套。

“我本以为你会答应的。”

“我不喜欢她,我喜欢的是梨子。”

“真果断呢,你们已经在交往了吗?”

“是啊。”

我凝视着游泳馆里悬挂的巨大时钟,已经显示17:30,是部活结束的时间了。

“如何,这个回答满意吗?”曜将训练记录本整理好,在部活日志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要闭馆了,你别在那里发呆了哦。”

“啊,好的。”我赶紧拿起书包,匆匆跟上她的脚步。

“千歌没什么不好,但是梨子很会弹钢琴和画画,还特别怕狗……”曜絮絮叨叨地说,我一点都不想听她在这里虐狗,出声制止了她,“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那么一本正经地解释……”

“是吗?但是我觉得你很需要。”曜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盯着我,“感觉你心不在焉的,就好像你比千歌还在意这件事。”

“千歌?”

“她都已经没事了哦,今天见到我还好好地打了招呼。”

“这样啊。”

我和曜走出学校,曜匆忙向我挥手道别,去赶回家的巴士了。我准备去码头坐船回家。

“果南。”

非常稚气的、纤细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转过身,穿着短袖水手服的千歌就站在我身后。不知是夕阳的映衬还是我的错觉,我看到她眼角通红,忍不住就想问一句“你还好吗”。

“刚才,你和曜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嗯。”

几秒钟的死寂。

我和千歌之间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我挠了挠头发,想说点什么安慰她一下。

“你也要赶紧回家了吧,再不回去就没有船了。”

“啊啊,是的。”

“那明天见。”她朝我笑了笑,挥了挥手。明明千歌个子不是很矮,我却总觉得她还是个小孩子,无论声音还是笑容。

“明天见。”

【TBC】


♬如卿♧

一些很莫名其妙的东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看到柒七真的有种当年水团的感觉
明明两者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感觉我很丧啊最近,还有点卖惨的意思
不过真的想的有点多
心烦

一些很莫名其妙的东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看到柒七真的有种当年水团的感觉
明明两者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感觉我很丧啊最近,还有点卖惨的意思
不过真的想的有点多
心烦

Kayuki_华雪
虽然很ooc 但是我爽了(?)...

虽然很ooc 但是我爽了(?)
y-ckszd

虽然很ooc 但是我爽了(?)
y-ckszd

一只小伊

蒸汽朋克篇 下
UR高海千歌
SSR津岛善子
SR黑泽黛雅
SR樱内梨子

UR渡边曜+UR高海千歌去框合并

单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放在一起就…曜哥哥,您在干什么???????

蒸汽朋克篇 下
UR高海千歌
SSR津岛善子
SR黑泽黛雅
SR樱内梨子

UR渡边曜+UR高海千歌去框合并

单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放在一起就…曜哥哥,您在干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