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髭膝

104.1万浏览    2068参与
Kuno
自做头像的图,跟心动太太一起用...

自做头像的图,跟心动太太一起用的


不愧是…画画能坚持到今天真是太好了

自做头像的图,跟心动太太一起用的


不愧是…画画能坚持到今天真是太好了
天緒

【CWT53工商】

#刀劍亂舞 #陰陽師

#髭膝 #三条 #豆般 #八岐大蛇

————————————— 

【攤位資訊】


❖攤位:Day2 - T03

❖刊物類別:刀劍亂舞二創小說

❖寄攤:友人的小龍女審無料

❖場前宣導:請盡量自備零錢
  
【刊物資訊】

  

《Despacito》
→小豆般若旅遊R18短篇

❖作者:天緒
❖價格:NT.100
❖字數/頁數:9800字/24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
※購本請出示證件。
  

《病獅與二重蛇》

→髭膝微虐向R18小說本

❖作者/天緒 

❖繪師/米洋

❖價格:NT...

【CWT53工商】

#刀劍亂舞 #陰陽師

#髭膝 #三条 #豆般 #八岐大蛇

————————————— 

【攤位資訊】


❖攤位:Day2 - T03

❖刊物類別:刀劍亂舞二創小說

❖寄攤:友人的小龍女審無料

❖場前宣導:請盡量自備零錢
  
【刊物資訊】

  

《Despacito》
→小豆般若旅遊R18短篇

❖作者:天緒
❖價格:NT.100
❖字數/頁數:9800字/24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
※購本請出示證件。
  

《病獅與二重蛇》

→髭膝微虐向R18小說本

❖作者/天緒 

❖繪師/米洋

❖價格:NT.300

❖字數/頁數:83000字/198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

※購本請出示證件。

  

《三条神社神隱錄》

→三条派神隱向小說本

❖作者/天緒 

❖價格:NT.150

❖字數/頁數:35000字/100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

※量少,本次完售後將不再加印。

  
《神明孰墮於孤寂》
→八岐大蛇中心短文
❖作者:天緒
❖字數/頁數:5800字/16P
❖全文連結

當初印來送人時,被告知至少要印個六本,目前這邊大概還有三本左右,免費贈與有緣人。

落雪樱飞_
占tag致歉,回血出本。都是全...

占tag致歉,回血出本。
都是全年龄向
第一本75r
第二本和第三本不拆出共125r
走xy,看中请私信开链接
人可能有些弧,看到了就会回复

占tag致歉,回血出本。
都是全年龄向
第一本75r
第二本和第三本不拆出共125r
走xy,看中请私信开链接
人可能有些弧,看到了就会回复

凌x渏2

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三十八/完结)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明包(包丁)邪教,髭膝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前文请翻合集,这里首篇传送

      一期一振:我太难了.jpg

      完结撒花!某终于填完这...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明包(包丁)邪教,髭膝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前文请翻合集,这里首篇传送

      一期一振:我太难了.jpg

      完结撒花!某终于填完这个了,该准备恢复真的连载了orz


  最后一次,列完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爱萤爱、双狐
  ——
  大家习惯了上一位神神秘秘但是气场强大的那位,突然新换的这位上来就diss一番上位,语气和字句都充满了不耐,但是语气中的冷漠倒是完全的透露出来了。
  都说最了解对方的是敌人,伊达老爷子和三条老爷子这时候同时休战,用着别扭的方式小声的交流着看法,看样子还打成了某种共通。而这个时候,作为小辈的几位便悄悄凑到一堆叨叨开了。
  “一会儿去见见吗?”最先开口的鹤丸,他眼神不断往那紧闭的房门看去,那是刚才老爷子给他说的,混沌头领会在的房间。
  “我也想去,但是我们两家都要看两位老爷子的意见吧?”小狐丸耸耸肩,“而且重头戏是之后权利交接,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过呢。说是比较简单,但谁知道这个人会是什么个性子。”
  “大概是个狠人哦。”
  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之前还被在意的两位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旁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打了招呼:“哟,几位好久不见。”
  “还真是你们啊,药研,乱。”今剑眼睛瞪得大大的,压低声音惊讶着。
  “啊啊,这里还是别叫名字了。”乱俏皮地做了个“嘘”的手势,“重新介绍一下,我是黑26位者的L,他是26位者的Y。我们来一是作为26位者必须到场,二是大概这次我们就会去到混沌,算是来提位的。”
  “就这样告诉我们没问题么?”烛台切有些担心,倒是当事人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迟早会知道的,而且大将她不会在意这些的,不妨碍任务干啥都行。”
  老爷子那边又来了几位,都是老一辈这次打算退位的大佬,小辈们就更自由了,一群人悄悄的远离了那里到角落上接着聊。
  远离了老爷子们,所有人说话都自在不少,鹤丸这个时候又想起一点:“对了,你们也是26位者,那你们应该知道小梦,她也来了?”
  “J当然来了。”药研耸耸肩,脸上露出搞事(划掉)开心的笑容,“你们一会儿就能看见她了,她现在有点事儿正在处理呢。对了,几位,有没有兴趣来一次赌?虽然可能会惹几位老爷子生气就是了。这次不是会有公证吗,你们可以如此这般……”
  于是在药研和乱的怂恿下,三条派和伊达派的当代们开始一个小小的但是会引起轰动的临时行动。
  半个小时并不长,这次因为有较大的权力交接认可,开启混合场的时间提前了不少,而一般会在单场结束后直接离开的人这次也都会留下来。时间一到,两个厅中间的主厅开放,所有人都从打开的通道中前往了中央主厅。
  大厅的中间设有两个被厚纱挡起来的区域,那就是黑白两位现顶端人物坐的位置,刻意避开了灯光,所以也没有影子映出来供人窥探。
  “诸位初次见面,我从今天开始就是混沌的出面人,还请多指教。”经过变声器的冰冷声音从左边的厚纱中传出。虽然这个“见面”的概念太笼统,但是也算是表明了身份的见礼,顿了顿,那个声音接着说:“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接下来请由先生帮我主持一下交接仪式吧。”
  由先生就是白道顶尖组织的现任出面人,他就任很久了,不少人都知道他的身份,于是也就没有必要再开着变声器了。清脆的男声从另一边响起,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一个50+的男人,他念完了并不长的主持稿,那头再回应一番,这个交接就算完成了。
  毕竟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加上这一位又是对这种形式化的东西毫无兴趣的,于是原本还算得上隆重的交接仪式就被砍成了短短几分钟的事情。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这就是我的风格。不只我自己,请一会儿你们过来的时候也直接说正事儿别东扯西扯,恭维话也不用了,浪费时间。”、
  新上头的这种干脆的风格有人欢喜有人忧,不过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一期一振近乎石化的事实。
  对,在看到从对面厅出来的药研和乱之后。
  “抱歉,一期尼。”等交接仪式一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去两边进行权利交接认可,药研和乱很自觉的找到一期认错,“我们两个马上要去混沌了,因为知道一期尼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去黑闯荡所以就没告诉你。但是处于转型期的粟田口不足以完全的保护兄弟们,家族去了白道,请让我们用个人的名义留在黑道这边照应大家吧。”
  一期一振:弟弟们太能乱来怎么办?在线等,急!
  同样事已成定局,一期一振再无奈与生气都不能改掉这个事实,他真的没想到他一直想方设法保护的弟弟们已经背着他做到了这个地步。
  而他们在这边交流完,突然发现黑道那边似乎起了什么骚动。
  一位刘性老古董级别的黑道大佬抱着手对着厚纱大声的嚷嚷:“一个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想领统黑道?我看混沌也是乱来,天知道你是怎么上来的,用身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俗,但是不过时的损话,配上他的地位和嗓门惹来了全场的关注,连白道那边由先生都摆摆手暂停了谈话准备看看这个将要和自己平齐的新人如何处理。
  “刘老脾气别这么大嘛,”前半句还开着变声器,后半句里面的人便关掉了变声器,清冷的女声带着寒意和笑意接着说,“不就是抢了你两个生意,打伤了你亲爱的三儿子,又挑战赢掉了你的传家宝刀而已,消消气。”
  这些事不小,不少人都知道,但是他们知道的内容里面的另一主角似乎不太对。
  “啊啊,都说了没必要,却非要用这什么变声器,有意思吗?”不仅关掉了变声器,当事人甚至从厚纱后面直接走了出来。黑衣黑发黑眸黑色礼服,年纪并不大,狭长的双眸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怎么?好像很吃惊?刘老现在可服气了?”
  “J……J!居然,居然是你?!”刚放完损话的刘老怂了,不怂不行啊,之前那一长串事情就是他和面前这个人硬刚之后的结果。
  “重新介绍一下,我大家其实应该不陌生了,之前没有正式接手所以一直在黑练手,现在接管混沌后我按规定不会再主动出手了。但是嘛……”女人走到旁边的软座上坐下,笑盈盈地道,“欢迎挑战,邀请,求助。不过这些行为的代价,就要看我心情了。”
  “年轻啊……”另一边,由先生摇摇头叹一口气。虽然在他眼里女人这个行为太鲁莽,但是他并不否认她有这个实力,黑道的事,他还是就看看戏就好。
  插曲过去,除了女人从神秘的厚纱后面主动掉马坐到了前面来以外并没有什么区别,权利认可照常进行。当然这是表面上的,至于内心谁又知道呢?至少原本想攀关系的彤和狩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宴会现场。
  到了伊达派和三条派的时候,两位不知情的老爷子加紧管束着“不听话的后辈”,做好了不会被认可的准备,因为前面已经有好几个没有通过的了。而那些被打回不认可的,女人也给出了相当的理由,让那些派别又气又不得不承认她的能力。
  然而实际上呢,几个当事人看到女人的一瞬间就知道稳了。看着女人一改前面干脆的模样不断吊两位老爷子的胃口,鹤丸和sada、今剑差点笑出声来。而玩够了的女人给出了通过的理由和结果,然后非常亲切的强调了一下:“权利交接后请给当代主使人绝对的自由,他们可以向你们求助,但是在主动提出前你们并不能干扰他们的决断哦。(笑)”
  所以当不久后认证结束,正式宴会&公证时间,由三日月和鹤丸牵头,今岩狐石,烛贞俱全部签字同意,在黑白道共同惊掉下巴的见证下签定长期合作合约时,两位老爷子除了差点气死啥都不能做。
  其他的,源氏的认可自然也轻松通过了,髭切悠哉的开口邀请女人第二天聚聚,女人也就这么欣然答应了。
  粟田口和来派那边有点小波折,粟田口还好,来派转型的时间还是太少了,细节问题还有不少,按道理是不予通过的。但是由于由先生看戏看的心情不错,给了明石一个三年的期限让他处理完那些问题,到时候他会单独进行一次认可检查,所以这关算是暂时过了。
  “所以,”一个月后,明石带着爱染和萤丸还有已经从粟田口搬到来派的包丁坐在伊达的某个会场里,“为什么一个联合的庆祝会我总感觉像是那两个人的婚礼?”
  “哈哈哈,有趣的说法,有时间我们也弄一个吧脸红丸。”重点在婚礼的源氏哥哥。
  “啊啊阿尼甲!”又羞又无奈的源氏弟弟。
  “小狐要不要也提议一个……唔唔”还没说完就被捂嘴的小狐丸。
  “不用。”捂嘴进行时的鸣狐。
  “真好啊……不过明石肯定懒得办,要不带上包丁吧?”
  “好主意!”
  这里是伊达三条的联合庆祝会,很明显是鹤丸的主意,言是:“庆祝一下我们终于不用听老爷子们的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了。”然后得到三日月无理由支持,其他人很快无奈的妥协了。
  这里的人都是熟人,或者说都是参加了那次混乱的事情的派别和人,包括掉马后依然大大咧咧翻窗到伊达的女人,和已经正式加入混沌从粟田口搬出去的药研和乱。
  而看着这一对对的环境,只有一个人微妙高兴不起来。
  一期一振:“……唉。”
  完。

儒雅随和丸

【髭膝】有舟可渡(上)

我流髭膝,ooc先致歉

文笔和逻辑日常失踪

这已经是本丸的第三振髭切了。

审神者是个坚定的一号机派,锻出来同体从来不与第一振刀剑安排在一起。

第二次被抓壮丁抓去送新刃入住源氏部屋的鹤丸国永心想这又是好大一桩惊吓。

源氏部屋此时正处于晨起的混乱时光,两床并在一起的被褥上,膝丸一手撑着眼睛半睁半闭摇摇晃晃的兄长,一手试图抽掉他身下的枕头。旁边放得远些的被褥上,另一振髭切整张脸缩进被子里睡得不省人事,只露出一个奶金色的发顶。

鹤丸国永拉开门就看到膝丸好不容易把那边的髭切叫醒,这边的髭切又迷迷糊糊栽进被子里这样令人绝望的景象。

他用比膝丸还头痛的表情把身后的髭切推进门,揉着太阳穴回去复命了,后者笑眯...

我流髭膝,ooc先致歉

文笔和逻辑日常失踪



这已经是本丸的第三振髭切了。

审神者是个坚定的一号机派,锻出来同体从来不与第一振刀剑安排在一起。

第二次被抓壮丁抓去送新刃入住源氏部屋的鹤丸国永心想这又是好大一桩惊吓。

源氏部屋此时正处于晨起的混乱时光,两床并在一起的被褥上,膝丸一手撑着眼睛半睁半闭摇摇晃晃的兄长,一手试图抽掉他身下的枕头。旁边放得远些的被褥上,另一振髭切整张脸缩进被子里睡得不省人事,只露出一个奶金色的发顶。

鹤丸国永拉开门就看到膝丸好不容易把那边的髭切叫醒,这边的髭切又迷迷糊糊栽进被子里这样令人绝望的景象。

他用比膝丸还头痛的表情把身后的髭切推进门,揉着太阳穴回去复命了,后者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非常自来熟的找了位置坐下。

“没想到起床丸也在呢。”新来的髭切挪到茶桌旁边,很顺手的拿起一个写着“兄”字的茶杯。

膝丸手忙脚乱地把胳膊塞进兄长脖子下面,防止他和被褥二度粘连,一边还得腾出空来纠正前前后后三振髭切给他取过的第一百零八个名字:“兄长我是膝丸,要是口渴,今天恐怕还没来得及添上热茶,待会我会拜托烛台切拿一个新的杯子过来。”

“弟弟真是可靠啊。”新来的髭切索性把茶杯握在手里把玩,完全没在意有没有喝上茶。

“兄长过誉了。”

被膝丸半搂在怀里的髭切像是有些不耐烦了,翻了个身抱住弟弟的腰,整张脸埋进他的腹部蹭了蹭。

“兄、兄长?”另外两振髭切还在屋里,过分亲昵的举动让膝丸一下子红了脸,双手虚扶在兄长肩膀上不知所措。

他深吸一口气:“今天新来了一位兄长,兄长应该起来打声招呼。”

“啰嗦丸吵死了。”髭切把身体直起来一点,立刻又没什么精神的向后一倒,半边身子歪在膝丸身上,脸朝着新来的同体的方向侧了侧,露出髭切式甜甜软软的笑容。

“早啊。”他抓起膝丸的手,闲闲地捏他的指尖,“那个茶杯是我的哦。”



“说起来,为什么偏偏总在源氏这里破例?”

鹤丸国永回来的时候从厨房顺了一碟三色团子,这时候咬了一颗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

审神者翻着手边的一沓公文,笑的意味深长:“是髭切拜托我的,左右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就由他吧。”

“这倒是十分辛苦膝丸了。”鹤丸国永叹口气。

“还有余裕关心这个的话。”审神者抽出一叠公文往前一推,“帮我把这个写了怎么样?”



打发走闹腾个没完的鸟太刀,审神者心情很好地搬了个小桌子,躲在院子里晒不到太阳的地方吹风。

这天的畑当番安排了髭切,审神者等了一会,抓住了背着竹篓子下班的太刀。

竹篓子里东倒西歪地堆着几种蔬菜,她粗略数了数,觉得不能吃的大概比能吃的多。

“兄长,衬衫的扣子要系好啊,还有手甲的系带……”廊下传来膝丸的声音,髭切探头看了一眼, 他被两振同体一左一右夹在正中,无暇分身,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和审神者说话的这个小角落。

他很冷淡地转过头,在桌上的糕点盘子里找了找,挑出烛台切光忠特意给审神者做的,有膝丸刀纹的蝴蝶酥咬了一口。

“今天有出阵任务,那个地方的溯行军不难对付,就让膝丸陪着新来的髭切去了。”审神者翻了翻出阵名单,云淡风轻地加了把火。

蝴蝶酥含在齿间咔嚓一声,太刀垂眸不语,白色外套披在身后,像落了一肩的雪。



太心急了吗?

落日斜斜地撒在走廊上,在太刀脚下拉出长长的黑影。

髭切低着头,一步一步踏着自己的影子往前走,仿佛看见了过去的千年时光。

所谓兄弟,有时候也不过是一种很脆弱的关系,说不准哪一天就为了各自的立场兵戎相向。身为刀剑,即便是拥有人身的付丧神,在这一点上,终究还是身不由己。

在作为源氏重宝的漫长岁月里,他已经见的太多了。

可膝丸的刀刃是干净的,便得以留下一颗赤子之心。

髭切不知道源赖朝当初是否动摇过,只是想来器物究竟肖似主人。

他握着手中膝丸为他准备的手帕,无声地笑了。



膝丸觉得有什么事情悄然发生着变化。

和髭切的生活仿佛走向了两条平行线,每天膝丸一身疲累地回到部屋,髭切已经早早睡下。

他跪坐在兄长身旁,伸出手想要像往常一样为他做点什么,可是——褥子铺的平平整整,被子好好的掖到下巴,换下来的外衣整齐地叠好放在脚边。

没有任何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膝丸说不出心里突如其来的怅然是什么缘故,兄长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分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兄弟之间一日日疏远起来了。

就算每晚都睡在一起,兄长也很少再像往常那样,说着怕冷钻进他的被窝。

当膝丸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兄长好好说会儿话了。极少数呆在一起的时间里,也只是沉默地做着各自的事情。他不敢说这样不好,可过于安静的空气还是让他喘不过气来。

膝丸甚至开始想念那些被兄长叫错的名字,对此髭切只是很温和地笑笑:“膝丸不是一直希望我能记得你的名字吗?”

笑容里到底有几分真心却分辨不清。



“这样不好吗?”面对找上门的太刀,审神者摆出了更为无辜的表情,“我以为你会很愿意处理髭切的事,毕竟都是你的兄长不是吗?”

“照顾兄长确实是我应该做的……”

审神者打断他;“既然是这样,那么和哪一振髭切搭档都没有区别吧。”

“你可一直是公私分明的啊。”

没有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审神者弯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又要出阵了呢。”她停顿一下,“你和髭切。”










The end of the.

【髭膝】刀剑男士集体恰柠檬的一天(旧文重发)

※骨科,注意避雷


※ooc、私设有


※不喜左上角


※一块血淋淋的大腿肉


————————


时间:本丸的一天


主要人物:源氏兄弟


受害人:刀剑男士xN


事件:源氏兄弟公共场合大型杀狗事件


视角提供:鹤丸国永


一。


今天早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本来大家都在安静地吃饭。可谁知好死不死偏偏让我撞见了膝丸给髭切喂饭,我知道髭切昨天出阵手臂受了伤,但没必要让弟弟给自己喂饭吧?!


坐在髭切旁边的狮子王脸已经黑成了一团密密麻麻的线。


包括在场的刀们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了一万点暴击。


我感觉自己恰了好多柠檬。


好酸。


二...

※骨科,注意避雷


※ooc、私设有


※不喜左上角


※一块血淋淋的大腿肉


————————


时间:本丸的一天


主要人物:源氏兄弟


受害人:刀剑男士xN


事件:源氏兄弟公共场合大型杀狗事件


视角提供:鹤丸国永


一。


今天早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本来大家都在安静地吃饭。可谁知好死不死偏偏让我撞见了膝丸给髭切喂饭,我知道髭切昨天出阵手臂受了伤,但没必要让弟弟给自己喂饭吧?!


坐在髭切旁边的狮子王脸已经黑成了一团密密麻麻的线。


包括在场的刀们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了一万点暴击。


我感觉自己恰了好多柠檬。


好酸。


二。


继早上食堂的事之后,我以为这种大型杀狗事件不会再出现了。


可当看到源氏俩兄弟边内番边虐狗时,我又酸了。


今天是膝丸和狮子王畑当番,髭切蹲在一旁监督。


说是监督,倒不如说是来看自己弟弟有没被拐走什么的吧。而且谁敢拐你弟弟啊,你想多了吧。


在暴风雨来袭之前,总会一番平静。


我就这样愣愣在一边偷窥了半个多小时。


髭切向膝丸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膝丸过去了。我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髭切站起来,在弟弟的脸上亲了一口。


膝丸的脸,红透了。


呃啊。


在一边的狮子王露出了个“卧槽为什么你们虐狗都要虐到这里来”的表情。脸又黑成了一坨密密麻麻的东西。


我承认,我站这就是来恰柠檬的。


三。


本来食堂和内番的事情过去之后,我以为那俩会收敛点。没想到他俩在澡堂这种公共场合也敢[哔——]。


泡澡的时候,只要源氏那俩在,气氛绝对是那种说不出的尴尬。


而那俩呢,连澡堂里的刃都当没看见似的,公然[哔——]。


我看见了,是膝丸先动的手。没想到表面看起来腼腼腆腆的,做这种事竟然这么主动,藏的挺深的嘛,膝丸。


此时的狮子王已经做好了面壁的准备,他不想在看那俩兄弟虐狗了。


本来我也打算面壁的,可谁知膝丸竟然叫出来了。


这下正在泡澡的大家把目光纷纷转向那个方向。


哦豁,这下尴尬了。


我是在看不下去了,便向髭切那个方向游了过去,顺便说了句,“注意安全。”


我没酸,真的。


当我看见狮子王整个刃都泡在水里的时候,这个澡泡不成了。


此刻,泡在水里的刃们也避免不了要恰柠檬。


我太难了。


END.


郁白

【髭膝】晴天

1.

在无数个晨光破晓的时刻,都是这样踽踽独行。

尤其冬季,那更是天不亮的时刻。

似乎生命中学习已成为唯一重要的事。

路上的风景,不如题海来得痛快。


2.

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

十八岁的髭切从来不懂得这个问题。

好像不知不觉,花季雨季通通成为过去。

甚至连一丝明亮的记忆都没有。


3.

髭切与大学遇见了所谓的真理。

不是学术上,而是生命中。

他就那样缓缓向自己走来,带着江南的烟雨气息和玫瑰色无与伦比的记忆。

从此刻起,开始了迟到的青春。


4.

髭切向来是一个行动力果决的人。

表现在追求上,也是一丝不苟地制定、执行计划。

薄绿打开了鞋柜,飘出来一份带着浅蓝色丝带的信件。

薄绿笑了笑,看着从鞋柜后走出来的校草,这...

1.

在无数个晨光破晓的时刻,都是这样踽踽独行。

尤其冬季,那更是天不亮的时刻。

似乎生命中学习已成为唯一重要的事。

路上的风景,不如题海来得痛快。


2.

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

十八岁的髭切从来不懂得这个问题。

好像不知不觉,花季雨季通通成为过去。

甚至连一丝明亮的记忆都没有。


3.

髭切与大学遇见了所谓的真理。

不是学术上,而是生命中。

他就那样缓缓向自己走来,带着江南的烟雨气息和玫瑰色无与伦比的记忆。

从此刻起,开始了迟到的青春。


4.

髭切向来是一个行动力果决的人。

表现在追求上,也是一丝不苟地制定、执行计划。

薄绿打开了鞋柜,飘出来一份带着浅蓝色丝带的信件。

薄绿笑了笑,看着从鞋柜后走出来的校草,这是被郑重追求了?


5.

阳台是告白的好地方。

薄绿被髭切牵着手,心里在偷笑。

这样焦急又孩子气的校草,只有自己一人得以知晓。

薄绿想,没有哪一天在能比得上这天的放学后,奶油发的青年用着清亮的眸光诉说着真切的心意,词藻华丽却不浮夸,动作带着小心翼翼的触碰,还有得知答案后可爱的雀跃。


6.

我们都是生来就孤独一人。

但幸运地是,茫茫人海中,我们相遇。

不是星际中行星与恒星永恒的距离,更非短暂交集过后无奈错过的彗星宿命。

可以一直相伴到垂垂老矣,时间的距离隔不断终结。


7.

髭切报之以真,薄绿回之以吻。

髭切从未接触过这样柔软似果冻却还带着玫瑰味的吻。

薄绿用手遮住了髭切睁大的双眼,惊讶和欢喜,难以心平气和地直视。

夕阳余晖洒落在新晋情侣的天台,火烧云般的霞光动人至极。


8.

髭切被膝丸牵着,大脑还晕晕乎乎。

似乎我生来就是为了遇见你。

灵魂的契合,默契的对视,相互间萦绕着无可|插|入的氛围。

湖边吹着的风,在踏上木桥的时候,髭切还是没忍住拍了牵手的照片,在社交平台上简单宣告有主了。


9.

薄绿直接搂着髭切的肩,在镜头拍摄的一秒,在髭切软软的脸颊落下一吻。

得到了火烧云般羞红的校草一只。

这也太好欺负了吧。

薄绿这样想着,被戳了戳腰,软兔子也是有脾气的。


10.

薄绿眼里印着恼羞浅怒的髭切。

髭切心里暗暗记下小账本,以后一笔笔得讨回来。

两人的背影被夕阳余光拉的好长。

明天又是一个大好的晴天。


外星一坨貓毛球

三張源氏與一張W山姥切,有刀犬和趴趴瀏覽時請多注意喔(`・ω・´)

是說感覺萬聖節才剛過聖誕節馬上就來了…!

三張源氏與一張W山姥切,有刀犬和趴趴瀏覽時請多注意喔(`・ω・´)

是說感覺萬聖節才剛過聖誕節馬上就來了…!

郁白

【髭膝】双标攻

1.

髭切眼中的膝丸:

身姿挺拔,仪态带着股出鞘锋利。

无一处不精致,不仅完美,甚至连膝丸看向髭切的金眸

髭切也能看见漫天璀璨的星辰。


2.

髭切眼中的敌人:

将死之人,除了弱点,无一丝多余的视线。

髭切眼中最美的风景,也不过是衬托弟弟的背景。

髭切的世界分为:弟弟和其他。其中弟弟占比高达99.99%。


3.

髭切远比膝丸想象中还要喜欢弟弟丸。

不是不会表达,只是太过直白可不适合平安时代优雅的源氏。

膝丸可不会这样想,明明兄长将喜欢挂在唇角。

而自己沦陷地不知不觉。


4.

髭切喜欢描摹膝丸的睡颜。

在清晨,在夜晚,在夏日的午后,在冬日的暖阳……

髭切用手指虚画,将深爱的面容一寸寸印在脑海。

记忆总是断层,用...

1.

髭切眼中的膝丸:

身姿挺拔,仪态带着股出鞘锋利。

无一处不精致,不仅完美,甚至连膝丸看向髭切的金眸

髭切也能看见漫天璀璨的星辰。


2.

髭切眼中的敌人:

将死之人,除了弱点,无一丝多余的视线。

髭切眼中最美的风景,也不过是衬托弟弟的背景。

髭切的世界分为:弟弟和其他。其中弟弟占比高达99.99%。


3.

髭切远比膝丸想象中还要喜欢弟弟丸。

不是不会表达,只是太过直白可不适合平安时代优雅的源氏。

膝丸可不会这样想,明明兄长将喜欢挂在唇角。

而自己沦陷地不知不觉。


4.

髭切喜欢描摹膝丸的睡颜。

在清晨,在夜晚,在夏日的午后,在冬日的暖阳……

髭切用手指虚画,将深爱的面容一寸寸印在脑海。

记忆总是断层,用一遍遍的填补将最重要的反复累积。


5.

纵使忘了千年的时光,纵然不记得深爱之人的名字,

但只要你出现,我的眼里:除了你,其余皆是背景。

髭切的爱是层叠的,那是一层层的累积,从可爱麻烦的弟弟到活泼调皮却有着美少年之貌的中二期,再到一次次战场浴血的身影……


6.

髭切还是遗忘了一些东西,或者说封存了一些记忆。

关于痛苦,关于折断,关于不可违抗的历史与自相残

杀的无奈。

消抹掉的爱恨,雾色雪色和山间静寂的绝望。

髭切借着月光抚|摸着弟弟薄绿色柔软的发,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失神,付又回归带着温暖笑意的神色。


7.

如能守护,愿不在言说波澜。

髭切每日清晨都会在梅花树下练习着最基础的剑法。

待阳春三月,歼敌后共赏灼灼桃花。

冬季雪落,梅树下的髭切不染片雪。


8.

膝丸永远记得那时的兄长,孤傲强大,绝美。

他收招时候看见自己回眸的笑,心已倾倒。

早有预感。

决战胜利了,马革裹尸也许是髭切将军的夙愿。


9.

膝丸没有哭,自己并非一直陪伴着兄长的那振,也非最初被兄长赋予期待的弟弟。

不过是无数替代品之一。

唯一不变的,是继承了那份让每一振膝丸都会嫉妒到发狂的爱。

不过是来迟了些许,就错过了一生。


10.

髭切的断刀被埋在了梅花树下。

膝丸代替了髭切在树下习武的位置。

三月,桃花烂漫。

膝丸哭得像一个孩子,髭切从来都是爱着膝丸的。


11.

膝丸隐约看见,髭切正在像自己走来。

不是梦里。


郁白

【髭膝】如初雪般温柔

1.

逃避过,害怕过,最终还是决定遵从本心。

膝丸从花店捧着束玫瑰出来,时间已到了圣诞节的前奏。

无处安放的感情,无法回到的从前,思念已成瘾。

他是心缺少的另一半,只有他能填补。


2.

髭切看着落地窗前的雪,冲了杯热可可,香浓丝滑。

见不到想念,见着了难以隐藏该避免的情绪。

在一起的日子明明最欢喜,我们纠结着什么?

踟躇着,差点错过最好的时光。


3.

说过了再见,回忆留在从前。

膝丸看着灯火与热闹的人群,感觉到格格不入。

安静地心绪其实只在那人身边,心脏炸裂,感情难抑,也只是因他而起。

温暖,寒冷,体温因坠入爱河显得格外毛躁,像是青春...

1.

逃避过,害怕过,最终还是决定遵从本心。

膝丸从花店捧着束玫瑰出来,时间已到了圣诞节的前奏。

无处安放的感情,无法回到的从前,思念已成瘾。

他是心缺少的另一半,只有他能填补。

 

2.

髭切看着落地窗前的雪,冲了杯热可可,香浓丝滑。

见不到想念,见着了难以隐藏该避免的情绪。

在一起的日子明明最欢喜,我们纠结着什么?

踟躇着,差点错过最好的时光。

 

3.

说过了再见,回忆留在从前。

膝丸看着灯火与热闹的人群,感觉到格格不入。

安静地心绪其实只在那人身边,心脏炸裂,感情难抑,也只是因他而起。

温暖,寒冷,体温因坠入爱河显得格外毛躁,像是青春期的呆头小子。

 

4.

还是没有出现。

可可放凉了,白色毛衣在冬天显得格外清冷些,髭切坐在漂亮的藤椅上,将自己团成一个圆。

消抹掉,似雪消融一般。

 

5.

世间灯火,有饭香,有酒气,他是世间那抹暖色。

娇嫩的玫瑰,花瓣上的露珠沾了薄雪,像是舍不得离合的泪珠儿。

膝丸步伐又放慢了,初雪飘落地温柔,身上也带了三分雪味。

携着这一刻缠绵又踌躇的心绪,将诗与玫瑰都带给他作伴手礼。

 

6.

摇晃些微,髭切浅哼着新作的曲《雪落》,竹木地板传来暖融融的温度,这一片铺着雪白的地毯。

髭切赤着脚拨弄着白色的毛毛,又软又痒,想起了小时候床上的枕头大战,后来细细软软的羽毛围绕着兄弟两人飘散,像是仙境。

不合时宜的喷嚏,有一个青梅竹马弟弟的感觉,大概就是见证了他所有的黑历史。

髭切碰着自己的唇,还有不合时宜的吻。

 

7.

膝丸感觉街上越来越冷了,终于还是开车回了家。

从未设起心防的跳动心脏,被兄长好奇地闯入,在打算抽身的时候,被揪住了衬衫下摆。

可以想到更合适的方式,本可以有更适宜更得体的举动,但偏想用委屈留住你。

你舍不得看我哭,故意筹谋,却要你心甘情愿。

 

8.

髭切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髭切抬起头,膝丸将玫瑰塞入兄长怀里,将下巴放在髭切乱糟糟毛茸茸的头顶,从背后抱住兄长。

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髭切看着还带了薄雪的冰霜玫瑰,就是看中了自己对他心软。

 

9.

髭切偏过头,将膝丸的围巾抽离了一半,围在了自己脖颈,偏过头,尝着新鲜的雪味。

果然被初雪包裹是相当温柔的。

膝丸笨拙又急切地回应,比幼年羽鹅绒散落时的秘密更真切的现在……

圣诞节未到,心中的烟花却绽开个不停。

 

10.

本被墙壁禁锢,本被枷锁套牢。

但偏要带着镣铐起舞,血缘羁绊联结的人生旅程。

无止境的相爱,不愿辜负韶华时光。

追求,求爱,爱情,情难自禁,禁止远离。

 

11.

膝丸是对的,在把握髭切心绪这方面天赋异禀。

髭切确实舍不得看膝丸蓄满泪水却强忍委屈的模样,但如火的夜晚除外。

 


渊渊YU_

【源氏·髭膝】膝丸的日记 五




2205.8.5                    月曜日                      晴


工作日。

在主殿的现世里,是这么叫的吧。


从早上开始,主殿就一直闷闷不乐...





2205.8.5                    月曜日                      晴


工作日。

在主殿的现世里,是这么叫的吧。



从早上开始,主殿就一直闷闷不乐的。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是第一天当近侍的我还是想做些什么。


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是其一。


但是像处理刀剑男士之间的冲突之类的事情也做了不少……


话说我还是头一回当“和事佬”啊。(是这样写的吗?


比如试图让歌仙兼定殿不要在短刀部屋外的走廊上追赶山姥切国广殿只是为了洗一条披风之类的,


比如试图扯开扭打在一起的一身酒味不动行光殿和压切长谷部殿之类的,


比如试图劝明明有出征通告却还悠闲地坐着喝茶聊天的三日月宗近殿和莺丸殿去换衣服出阵之类的…


上次说的想要多一点工作……稍微有点开始后悔了,虽然是我自己要求的。


但也是因为这些事情,又熟悉了本丸的大家。


因为是新人而担心和大家相处不好的心态,到现在还经常会出现。



总是担心兄长那样大大咧咧的性格会不会给大家添麻烦,也不知道要怎么补偿大家,所以无论做什么都很小心翼翼……


但是,本丸的大家真的都很友善,每个人都。


主动邀请我手合的同田贯正国殿,总是能一眼看出我不开心然后跑来安慰我的今剑,让人觉得很温暖很可靠的岩融……(说起来后两位都是老相识了呢。


还有总让我操心总记不住我名字总是带着一副天真的一无所知的笑容总喜欢在睡前最容易长胖的时间吃源氏蝴蝶酥的兄长。




想到这里的时候,就算手头的工作真的很繁琐也很无聊,但还是会忍不住地嘴角上扬。


希望这点小偷懒没有被主殿看到吧。




对了,从明天开始就是为期两周的远征了,由一期一振殿带队。我和兄长都会出阵。


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开始兴奋起来了啊。



不过日记可能就没有办法随身带着写了。等我回来会补全的。w


诸夏怀霜

刃與鞘

繁體注意

隱晦R向描寫

我流髭膝 敘事混亂

文不切題 為爽而爽


髭切的牙齒緩慢咬過嘴唇、落在耳後,停於頸側,似吻或非吻、有意或無意,稱不上有絲縷溫存,只是叼住獵物一樣碾磨。痕跡像獅子為被征服者所留下刻印,再憑手指打開這人類的軀體,與冰涼的丁子油交纏著,要一併去探尋內裡。膝丸的手腕在發抖,攥緊了髭切襯衫半敞的前領,喉嚨間還含住隱忍的呼叫聲,卻柔軟如綢佈般將刀刃溫順地擦拭。


沒有過多的觸碰,沒有過多的廝磨,在脫鞘的利刃即將斂入另一把刀拵之時,髭切說:好孩子,好孩子。如舊代二振斬滅妖鬼邪祟後,髭切會撫摸他的頭髮般:誇讚與獎賞,於此刻擰成堅韌的鎖鏈,係到膝丸頸上。而那無端纏繩握在兄長...

繁體注意

隱晦R向描寫

我流髭膝 敘事混亂

文不切題 為爽而爽


髭切的牙齒緩慢咬過嘴唇、落在耳後,停於頸側,似吻或非吻、有意或無意,稱不上有絲縷溫存,只是叼住獵物一樣碾磨。痕跡像獅子為被征服者所留下刻印,再憑手指打開這人類的軀體,與冰涼的丁子油交纏著,要一併去探尋內裡。膝丸的手腕在發抖,攥緊了髭切襯衫半敞的前領,喉嚨間還含住隱忍的呼叫聲,卻柔軟如綢佈般將刀刃溫順地擦拭。


沒有過多的觸碰,沒有過多的廝磨,在脫鞘的利刃即將斂入另一把刀拵之時,髭切說:好孩子,好孩子。如舊代二振斬滅妖鬼邪祟後,髭切會撫摸他的頭髮般:誇讚與獎賞,於此刻擰成堅韌的鎖鏈,係到膝丸頸上。而那無端纏繩握在兄長手中,緊縛著陷入血肉。眼淚從眶裡滾落,由灼熱變得冰涼。膝丸掌心向里,極盡全力咽回斷續且不成語調的字句。


他們是刀劍,被稱作源氏的重寶,存眠在歷史罅隙當中。由平安到鐮倉,分合和輾轉,動蕩和流徙,以雙眼共睹數代更迭。髭切笑著站在屏風之側,看膝丸在階前垂下眼簾向兄長拜別。頸項裸露在外,猶有沒消的斑駁指印,是髭切曾捏握住這刀柄的證據。從那以後、從那以後,火焰點燃了帷幕,無論笹龍膽的幡旗抑或如此的痕跡,都連帶著被時間消磨。


是嗎——?原來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我不記得了呀,弟弟。當被審神者忽然說起舊事,髭切毫無避諱地提過膝丸覆著甲的腕,隔著皮質手套輕輕含住指節。而後者蹙眉不發一語,好像確實耽溺進過去的回憶。有半晌才遲遲反應過來,卻並沒試著從髭切手中抽回,只輕聲說半句:兄長。兩雙燦金的眼相對凝視,一如他們曾拔刀相向般銼礪刃口畢露的鋒芒。


就像此刻。鐔同鞘的對撞往復,不住蕩開沒到餘韻的震響。髭切俯身向另一振愛刀眼中看,是朦朧而混沌地,銳利都藏到懷裡。如初造成形時的懵懂,卻又照出他的影子來。有關源氏雙刀的故事一向沉默且綺麗,於是這位兄長執起膝丸另一隻手,和他攏緊了十指交扣。與髭切如出一轍的尖牙啃在虎口,鐵鏽味抵在舌尖,而膝丸的刀刃依舊內斂著,任由他再向更深處探求。


是汗罷?獨屬於玉鋼的味道向下滲透,沾濕了膝丸的襯衫。袖口的領釦仍然縛著,但布料黏在腕肘和背後,同說不清道不明的觸覺交繞,再攀附上脊椎。他們的指節緊緊勾連與相纏,髭切的鋒割裂包裹的軟綢,恍然讓膝丸想到那六十日錘鍛裡不曾熄滅的爐火。斬斷、穿刺,這即是刀的本能。何為二振一具?是了,契合、順從,就是如此罷?像攪動了刃芯般,膝丸終於丟棄了淋漓和狼藉,從嗓間淌落嘶啞的呢喃:兄長、兄長啊。

人工非智能
感觉好适合髭膝,连颜色都是(...

感觉好适合髭膝,连颜色都是(

有没有大大来个改图🥺

感觉好适合髭膝,连颜色都是(

有没有大大来个改图🥺

combustibles.

五月份的图被我遗忘了半年才记起来发😬😬😬

五月份的图被我遗忘了半年才记起来发😬😬😬

QQ锐锐RR

【髭膝】感应(一)

再次体会到文笔的不足,脑子里一堆梗,写不出来,大家将就看吧(鞠躬),一个嗜血哥哥切和一个纯良弟弟丸的故事

——————————————————————


刀剑本体和人类身体之间有感应。

这是每一个刀剑男士都应该熟记的内容。


很可惜,诞生在战场的髭切并没有审神者告诉他这一点,由天地灵力孕育而生的源氏重宝,正坐在地上打量着四周。几个拿着打刀,还长得奇丑无比的生物在远处晃悠着,似乎是注意到髭切的存在,正不紧不慢的聚拢过来。


髭切眯了眯眼睛,不善的气息,是敌人呢 ! 看到自己刚刚显现,要来欺负弱小吗?不好意思,这里可是源氏重宝,怎么可能辱没源氏之名?


髭切拔出刀站了起来,因为不习惯人...

再次体会到文笔的不足,脑子里一堆梗,写不出来,大家将就看吧(鞠躬),一个嗜血哥哥切和一个纯良弟弟丸的故事

——————————————————————


刀剑本体和人类身体之间有感应。

这是每一个刀剑男士都应该熟记的内容。


很可惜,诞生在战场的髭切并没有审神者告诉他这一点,由天地灵力孕育而生的源氏重宝,正坐在地上打量着四周。几个拿着打刀,还长得奇丑无比的生物在远处晃悠着,似乎是注意到髭切的存在,正不紧不慢的聚拢过来。


髭切眯了眯眼睛,不善的气息,是敌人呢 ! 看到自己刚刚显现,要来欺负弱小吗?不好意思,这里可是源氏重宝,怎么可能辱没源氏之名?


髭切拔出刀站了起来,因为不习惯人类的身体,他的动作还有些笨拙,还好作为刀的战斗记忆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刀起刀落,离得最近的敌军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已经魂飞魄散。


砍中敌人的瞬间,他感觉体内猛的窜过一股电流,整个人舒服得仿佛要飘起来。好刺激的感觉,原来人类的身体这么奇妙吗?髭切兴奋地舔了舔小虎牙,靠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剩下的敌人。


看着面前正在消散的尸体,髭切失望地把刀收了回去,太少了,感觉远远不够。好想要更多的战斗。他像着了迷一样四处寻找着敌人,就想再体验一次,刚刚战斗中的快感。


本丸处,审神者在疯狂地赶报告,半小时前她收到警报,有时间溯行军出现,刚想派出队伍杀敌,没想到警报就解除了。这种情况后面又反复出现了几次。已经工作了两年多的审神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现在正红着眼收集资料给时之政府报告。


作为近侍的膝丸心疼地给审神者换了一次又一次热茶,不放心地问道:”主人,真的不需要第一部队去看看吗?”审神者头也不抬地回绝,”不行,现在两个部队练度不够,满级的刀养老太久了,说不定手生了,我不放心他们去。”


”那请我去吧,我身为近侍,功课一直没落下,正好我还可以去碰碰运气,寻找阿尼甲。”膝丸在一旁小心地试探。


”你是说髭切吗?”审神者饶有兴趣地停下笔,”出事的地方正好是髭切的打捞点,你也是本丸最高的战斗力之一,这个方案可以考虑。”


膝丸一听打捞髭切这个事情有戏,急忙向审神者请命,”主人,请让我一人远征,如果遇到危险,我一个人方便撤退。”

审神者看着眼前的膝丸眼里流露出的期盼,内心开始自我挣扎,本丸一直没有髭切,说不定这是一个信号呢?让膝丸试试吧!


”那好,明早八点你准时出发,记住,只能去调查,遇到任何突发情况请立即撤退,就算是遇到髭切,也要走,之后我会派队伍过去的。”


膝丸瞬间开心得像个孩子,眯起来的眼睛配上两颗小虎牙,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憨憨的。审神者摆摆手,让膝丸赶紧去休息,好好准备明天的远征。


快步走回源氏部屋的膝丸,内心充满的对第二天远征的期待,内心疯狂大喊:阿尼甲,我来了 !


渊渊YU_

【源氏·髭膝】膝丸的日记 四



2205.8.4                    日曜日                      晴


天气恢复了。


昨天在日记里写的出阵,大概没法执行了。主殿看我受伤了,毫不让步地...



2205.8.4                    日曜日                      晴


天气恢复了。



昨天在日记里写的出阵,大概没法执行了。主殿看我受伤了,毫不让步地让我留在本丸。


只有兄长一个人过去,真的没问题吗?


我坐在部屋里这样想着。



不,如果是兄长的话,才没有问题。


毕竟是兄长,就算对于这座本丸来说我们都是初来乍到的新人,凭实力他也比我更胜一筹。


毕竟是兄长……(啊,不知不觉把这句话多写了一遍,糟糕了。



同田贯正国殿今天还特地带着礼物来道歉,虽然我一直说不用了,但是他好像意外地一直很坚持自己的态度。


今天大家都很情绪高涨的样子,主殿也是,本丸里发生了什么我没听说的事情吗?


本来想去问一下今剑的,结果他去远征了。


大家都很忙碌啊,我也想变得忙碌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至少比待在本丸里逗狐之助有趣一点,能感受到作为刀剑男士在活着。

要不要向主殿申请,多给我安排一些事情做吧。


当然,除了马当番和畑当番……虽然这么说感觉自己要求很多。


让源氏的重宝来做这些,终归还是不太有道理的吧。


不过仔细想想,我们也不过是主殿使用的工具罢了。寄人篱下这种事,不太好意思对这些工作说不吧。


这让我想起了前主的一些事呢。


那个时候作为刀剑,也一直在履行职责。


不过,没有肉身的我们并不能表现自己的想法,不能像人类一样开口说话,也无法随意动弹。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




不过现在不同了。甚至拥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或许……或许有些事,是可以改变的。


流淌在历史长河里的,我的兄长之间的遭遇,或许也可以,变得没那么糟糕。


这样大概兄长就会记得我的名字了吧。


以柒爲書

【三日鹤】焚情009

 本章cp:三日鹤    髭膝


空白的五百年3


神域  源氏


一直听说源氏首领是个喜怒无常之人,今日算是得以大开眼界了。看着窗外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品着热茶的石切丸这么想着。


明明是六月,但这满山飞雪与三条家地域的艳阳成反比好嘛?虽然季节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在除了寿命较长外,神域子民与人类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他们才会尽量保持些与人类一致的生活习惯。不过现在看来,会这么想的只有他们三条家吧,毕竟再怎么像人类,他们也是神的子民啊。...


 本章cp:三日鹤    髭膝

 

空白的五百年3

 

神域  源氏

 

一直听说源氏首领是个喜怒无常之人,今日算是得以大开眼界了。看着窗外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品着热茶的石切丸这么想着。

 

明明是六月,但这满山飞雪与三条家地域的艳阳成反比好嘛?虽然季节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在除了寿命较长外,神域子民与人类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他们才会尽量保持些与人类一致的生活习惯。不过现在看来,会这么想的只有他们三条家吧,毕竟再怎么像人类,他们也是神的子民啊。

 

用视线余光扫了一眼一旁闭目养神的三日月,石切丸摇摇头,将这些突如其来的想法抛到脑后。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那抹小游魂的事,三日月从未对除了歼灭时间溯行军外的任何人、任何事如此上心。作为家人的他们一向都十分信任他,所以即使他们都没有见过那抹名为【鹤】的游魂,但他们选择相信三日月的眼光,三日月信任的人,就是他们信任的人。

 

紧闭了许久的内门终于打开了,一直在闭目养神的三日月瞬间睁开眼,神色带着些许疲惫的绿发少年走出来,当琥珀色的双眸对上三日月急切的视线时,对他点头示意,“他已经醒了,就是还有些虚弱,休养几天就好了。 ”

 

“多谢膝丸大人。”三日月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朝他道谢,随后急匆匆的朝房内走去。

 

“真是个好猜弱点的神。”膝丸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扭头看向一旁的石切丸,“今剑肯岩融还好吗?上次去拜访的时候,他二人远征去了......”

 

石切丸笑了,起身刚想回复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当他回过神来时,膝丸已经被一身白衣的金发青年抱在怀里不撒手了。

 

“兄长!”刚才还一副老气横秋的膝丸瞬间脸就红了,石切丸发誓,他看到他头上的耳朵和尾巴了,膝丸的这种反差无论过多少年,都不曾改变。

 

这是一个妥妥的兄控,他记得膝丸的成名战,就是某个时间溯行军统领看上了髭切首领——的脸,说了很多轻薄的话。早已黑到骨子里的髭切对那些话倒是不痛不痒,但这可严重踩了膝丸的雷,可以说是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蹦跶了。出剑的速度快到连髭切都没有拉住,甚至在神域众神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越过几千溯行军,挥刀砍下那个统领的头。

 

“弟弟丸,你躲在房间里玩什么呢,不是说好了今天要给我做好吃的吗?哥哥忙了一天,结果回来什么都没有~”

 

髭切抱着膝丸旁若无人的撒娇着,对于两兄弟黏黏糊糊的相处方式,石切丸亦然已经麻木了,他只恨自己是块木头,为什么要想不开陪三日月来源氏,是茶不好喝还是点心不美味了?

 

“哦呀?这是石切丸大人?”抱着可爱弟弟腻乎了好一阵的髭切这才勉强将一丝眼神余光分给一旁的石切丸。他是感觉到弟弟灵力不稳才从山顶赶回来的,虽然清楚弟弟帮三条家的忙,是因为早年受过三条家的恩惠,但弟弟几乎把自己灵力掏空的行为还是让他不高兴了。

 

“髭切首领。”石切丸强忍着想要掩面的动作,对髭切行了一礼。髭切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这几日请几位自便,弟弟丸也不太舒服,我先带他回去休息了。”

 

说完,他不顾膝丸的小声抗议,熟练的一把抱起膝丸离开了。

 

看了眼紧闭的内门,再看了眼刚关上的外门,捂着脸的石切丸深刻的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

 

房间里

 

刚进入房间的一瞬,三日月便打开结界,隔绝外界的一切。

 

感觉到熟悉灵力波动的鹤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三日月放大了好几倍的脸,如此的猝不及防的美貌暴击让他瞬间红了脸。

 

“鹤?”忧心他身体状态的三日月看到他满脸难受的模样,刚刚平复了的心再次悬到了嗓子眼,“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是不舒服?我再去找膝丸大人——”

 

他急忙起身便要离开,衣袖却被满脸羞红的鹤起身死死拽住了。

 

“鹤?”三日月错愕回身,鹤的嘴巴张开又合上,如此反复好几次,最终像是自暴自弃一般,松开了三日月的衣袖,又羞又恼的梗着脖子大喊出声,“还不是三日月靠得太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张脸!我感觉呼吸都要停掉了......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啊,可恶!”越到后面声音越低,感觉自己快要炸掉的鹤垂下眼,小声嘟囔着。而这一番近乎算得上是告白的话,迎来的却是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

 

“......三日月?”最终还是鹤开口打破沉默,他忐忑不安的想要抬头看向三日月,却猛地被三日月一把抱住,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微张的唇瞬间被狠狠堵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鹤只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了。

 

“我才是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掉了,鹤。”

 

终于放开鹤的三日月声音沙哑得可怕,搂着鹤的手微微颤抖着。鹤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不受控制的伸出手抚上三日月的脸,那张艳丽无双的脸上满是悲伤,明明是温暖的液体,鹤却感觉自己都快要被灼伤了。

 

“别哭啊,”鹤心疼的抹去三日月的眼泪,“我不会有事的,也不会离开你的。”

 

“嗯,好。”三日月轻轻抓住鹤的手在自己脸上摩挲着,感受着怀里人温暖的气息。

 

而另一边——

 

“......兄长?”膝丸按照髭切的指示脱掉外衫,没想到他明明照做了,而髭切的表情却更为可怕了。

 

“全换了。”髭切皱眉,冲着内室扬扬下巴。向来对髭切言听计从的膝丸乖乖点头吗,抱着外衫就要往室内走去,谁知外衫却被髭切一把抢过扔到一旁,那件绿色的外衫在被髭切碰到的一瞬间便开始燃烧,最终化为灰烬。

 

“兄长?”膝丸简直呆住了,错愕的看着已经化为灰烬的外衫,再看看满脸不悦的髭切。

 

“衣服上全是那家伙的味道,你闻不到吗,膝丸。”满脸阴翳的髭切特意咬重

了“膝丸”两个字的发音,表达着他的不悦。

 

“兄长,您叫了我的名字?”关注重点永远不对的膝丸立刻忘了自己兄长阴沉的脸色,一把抱住髭切,双眼放光的看着髭切,“您叫了我的名字?能再叫一次吗?”

 

髭切眉头一挑,膝丸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做什么蠢事,下意识的想要放开髭切,却被髭切一把捞起。感觉世界天旋地转的那几秒,膝丸只知道自己又要遭殃了。

 

髭切的手高高扬起,一把拍在膝丸的臀部上,因为感觉太过羞耻的膝丸刚开始还拼命忍着,直到接二连三的巴掌落下,膝丸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兄长大人......我知道错了.......”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髭切笑着说,重新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抬起膝丸的下巴,对上那双哭红的双眸,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哪怕到了现在还是如小时候一般,一样的爱撒娇。

 

当然,他只会、也只能对他一个人撒娇。

 

怜爱的抚摸着膝丸的头发,髭切笑得温和,“那么,弟弟丸应该不会是打算不告诉我吧?”

 

听从髭切言外之意的膝丸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他下意识的想要从髭切怀里挣脱,腰却被髭切牢牢搂住,“哦?看来你不但打算不告诉我,还打算自己一个人解决?”

 

【天亡我也】

 

膝丸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晕过去。

 

 

                                 

  第九章END

 

星期五不加班的双休使我快乐~~~~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两更哦~~~

 

QQ锐锐RR

【髭膝】今天要更爱弟弟一点点(五)

又到了读书时间,髭切在庭院里找了个光线好的地方坐了下来,继续从故事书里寻找灵感。


”婶婶给的书真是奇妙呢!我得好好运用才行。”髭切嘀嘀咕咕地翻到之前看到的位置: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他眼睛一亮,好霸气的台词,现世的人居然都是这么表达爱,不尝试一下岂不是很可惜么?

那么,第一步就应该......


”主人,我能申请增加远征次数么?”髭切来到审神者房内询问道。最近审神者因为一期弟弟的事情而烦恼着,两个弟弟一起来,根本凑不够人手去挖地。


听到髭切的话,审神者高兴得水杯都握不住了,立马安排好了髭切的任务,生怕他反悔似的。事情安排好后,髭切神秘兮兮地凑近审神者,”...

又到了读书时间,髭切在庭院里找了个光线好的地方坐了下来,继续从故事书里寻找灵感。


”婶婶给的书真是奇妙呢!我得好好运用才行。”髭切嘀嘀咕咕地翻到之前看到的位置: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他眼睛一亮,好霸气的台词,现世的人居然都是这么表达爱,不尝试一下岂不是很可惜么?

那么,第一步就应该......


”主人,我能申请增加远征次数么?”髭切来到审神者房内询问道。最近审神者因为一期弟弟的事情而烦恼着,两个弟弟一起来,根本凑不够人手去挖地。


听到髭切的话,审神者高兴得水杯都握不住了,立马安排好了髭切的任务,生怕他反悔似的。事情安排好后,髭切神秘兮兮地凑近审神者,”那主人哟,我能提个条件吗?,到时候.....”


时间过得很快,大阪城的挖地远征也结束了,这些天髭切忙着任务,都没能和膝丸好好说说话,任务结束第二天,就拉着膝丸来到了万屋。


”弟弟哟,你有什么想要的吗?”髭切满脸笑容地拉着膝丸的手,突然的亲近让膝丸有点害羞,他撇开眼不好意思地说:”阿尼甲远征归来,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先买您的吧。”


”我的吗?也行,那我先选吧。”髭切也不强求,自顾自的开始了购物,源氏派,弟弟喜欢,塞膝丸怀里,衣服,适合弟弟,塞膝丸怀里。


快要拿不住的膝丸赶忙阻止髭切,”阿尼甲,你怎么都把东西给我了?您不买自己的吗?”


髭切听到以后,假装抱怨道:”可是我的愿望就是给弟弟买呢。”他拉着膝丸走到店门口,豪迈地说道:”鱼塘丸你尽管挑!我要让整个本丸知道,这个万屋被你承包了!”


......


一旁的膝丸无视了身边来自别的本丸朋友的视线,冷静的回答:”阿尼甲,我叫膝丸,鱼塘这个词您从哪听说的?还有阿尼甲,不要随便拿审神者的小说来看,回去我就帮您还了......”


”诶——,你不喜欢吗?”髭切打断了膝丸的话,没骨头似的趴在了膝丸背上,在膝丸耳边轻轻吐着热气,”膝~丸~”


刚刚还很冷静的膝丸,瞬间被点爆,一股脑把东西塞给髭切,然后就跑掉了。


髭切笑眯眯地看着膝丸的背影,审神者说的没错,果然背后抱配上这句话才有效呢。他之前想用任务换钱,在和审神者谈条件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最后套出了审神者不少的小提示。


呀呀~今天也是爱弟弟的一天呢!


七月山猫

【出本】出刀剑乱舞相关日刊同人

问问列表有没有想收刀男本子的?

最近收了挺多再錄集,想出部分单行的回血

主要CP大概是全员向的,源氏,三山[爷被],三日鹤,一期中心,小狐三日,俱利烛,狮子王中心,冲田组

价位大概是25—60一本,按厚薄来分,三本起出,不包邮。

有意向收的欢迎评论或者直接小窗我。

问问列表有没有想收刀男本子的?

最近收了挺多再錄集,想出部分单行的回血

主要CP大概是全员向的,源氏,三山[爷被],三日鹤,一期中心,小狐三日,俱利烛,狮子王中心,冲田组

价位大概是25—60一本,按厚薄来分,三本起出,不包邮。

有意向收的欢迎评论或者直接小窗我。


csuger
髭膝【龙paro】③一首大陆通...


髭膝【龙paro】③
一首大陆通传的古老童谣,专门用来吓唬半夜不睡觉的小孩

苍穹失去了龙的身影

人们问它去了哪里,它去了哪里

猎人说龙收起翅膀与爪牙,藏匿于都市

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龙住在这里许久许久

可能是花店的姑娘,也可能是路边的女童

可能是楼上的老者,也可能是偶遇的青年

是谁家的孩子在夜半哭泣

小心来自龙的怜惜

从窗边悄悄降临


髭膝【龙paro】③
一首大陆通传的古老童谣,专门用来吓唬半夜不睡觉的小孩

苍穹失去了龙的身影

人们问它去了哪里,它去了哪里

猎人说龙收起翅膀与爪牙,藏匿于都市

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龙住在这里许久许久

可能是花店的姑娘,也可能是路边的女童

可能是楼上的老者,也可能是偶遇的青年

是谁家的孩子在夜半哭泣

小心来自龙的怜惜

从窗边悄悄降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