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多

55浏览    1参与
安澜丶AnLan

【NPOT雅德/日式玄幻AU】月がわたし(01)

CP:鬼十次郎 X 入江奏多

        越前龙雅 X 德川和也

        鬼十次郎 & 德川和也 师徒设定


【【【微德川和也中心向】】】

【【【无脑虐德川,虐身虐心都有,ooc慎入!!!】】】



上面的字一定要看啊!!!(跪)


本文仅借用日本神话大背景设定,故事内容纯属瞎扯!...


CP:鬼十次郎 X 入江奏多

        越前龙雅 X 德川和也

        鬼十次郎 & 德川和也 师徒设定

 

【【【微德川和也中心向】】】

【【【无脑虐德川,虐身虐心都有,ooc慎入!!!】】】

 

 

 

上面的字一定要看啊!!!(跪)

 

本文仅借用日本神话大背景设定,故事内容纯属瞎扯!

 

送给 @撒糖小能手 的爽文……

——————————————

01.

 

 

 

       苇中原的战乱仿佛昨日才平息,旧势力已在尸山废墟之上苟延残喘了百年。

 

 

 

  东苑偶尔传来的孩童笑闹声取代了震天的喊杀与痛苦哀嚎,闪着寒光的冷刃划开草人的腹部将它一分为二,窸窸窣窣中长刀归鞘,黑发男子撤回脚步站好,用衣袖擦去滑至下巴的汗水。

 

 

 

  “和也少爷。”将军府的庭院不知从何时起不允许大声喧哗,西苑更是安静得如同荒无人烟的死地。背脊伛偻的老管家缓步上前,低沉沙哑的声音仿若自黄泉而来:“将军有请。”

 

 

 

  男发男子双手捧刀将它交给老管家,转身离去。

 

 

 

  人族群雄争霸持续百年,最终,在战争中逐步发展壮大的八大家族划分苇中原为八洲,各自占领一洲,以血为誓约定千年间互不相扰。如今誓约期限将满,早已有人按捺不住野心。

 

 

 

  “啊……琼琼杵尊已经很久没来筑紫洲啦。”

 

 

 

  “有两百年了哦。”

 

 

 

  “德川家四代无人位列无我神道了,要完蛋啦。”

 

 

 

  耳边,风之灵尖细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的雀跃,德川和也猛地滞住脚步,挥手驱赶那讨厌的虚无缥缈的精灵。

 

 

 

  “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气啦,你看看他生气啦。”

 

 

 

  “就是就是好生气哦。”

 

 

 

  “这么优秀的天之骄子却无法遁入无我神道,可太有趣了。”

 

 

 

  “住口,你们这些家伙!”他愤怒地喊道,声音兀自回荡在死寂的庭院中,惊动了落在院墙上的乌鸦。

 

 

 

  四代无人入主高天原,不得上神庇佑,两百年间,苇中原真正的统治者琼琼杵尊若再不光顾筑紫洲,德川家族势必会在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中被其他贵族取代。

 

 

 

  “在这里大吵大嚷像什么样子。”服饰艳丽的女子迈着碎步上前,盘在发髻间精致的金银簪饰无声地彰显出她在府中的崇高地位。

 

 

 

  德川和也略有不甘地垂下头,毕恭毕敬地行礼:“母亲。”只是,这位年轻貌美的女人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母亲,他的生母早在他年幼之时便因顽疾离世。

 

 

 

  “真是不像话。”女人低声斥责道,她微微眯起狐一般细长的眼睛,眼尾的朱红胭脂颇为鬼魅,“你父亲在等你,还不快去。”

 

 

 

  如同迷宫的回廊前些日子重新上了漆,扎眼的红仿佛仍在流淌,无需多时,朱漆会慢慢干涸,凝出微微发黑的颜色。院落里,不知名的大叶绿植舒展的叶片蜷缩成一团枯黄,似是有路过的虫碰到了它,叶片突然断裂坠地化成一地焦褐灰烬。

 

 

 

  德川和也许久未出西苑,通向中庭虚室的路都要不记得了,更不用说自己的父亲德川将军。父子二人上一次见面是在四年前的武道大会上,德川站在擂台上远远地望了一眼父亲模糊不清的面容。那时他刚刚成年不久,实力已然居于筑紫洲武者的最上位,然而,他没能在大会中突破修行极致遁入无我神道,即便最终仍成功赢下了武道大会,还是被父亲德川将军命人抽了一顿鞭子。

 

 

 

  从小到大,德川和也不知被那根覆满倒刺的鞭子教训过多少次,疼着疼着,慢慢地也就麻木了,被划出口子碎肉的皮肤总会愈合,不同于肤色的浅白伤痕遍布,等待下一次再被铁刺划破。

 

 

 

  “和也少爷。”

 

 

 

  虚室门前,像傀儡娃娃一样了无生气的仆人缓缓拉开木门,一道又一道,六道门的尽头是阳光无法企及的灰暗空间。德川和也缓慢地长舒一口气,理好衣服,从容地走进房间。房门一道接着一道关上了,微弱的和煦光芒被彻底阻隔,他敛起衣袍端正地跪坐在空无一物的白色屏风前方。烛火摇曳,投在屏风上的德川将军的身形影影绰绰。

 

 

 

  德川和也恭敬地俯身跪拜,开口轻唤:“父亲。”

 

 

 

  “嗯。”半晌,德川将军才不情不愿地从鼻子里挤出个字儿赏给他。

 

 

 

  “父亲,是我无用,四年仍旧未能遁入无我神道。”德川和也垂下头。

 

 

 

  死一般的寂静蔓延,他再次俯下身,不敢出声。作为德川家唯一的希望,他确实让族人失望太久了。

 

 

 

  屏风另一边传来布料摩擦地面的响动,德川将军起身走出,睥睨着地上蜷跪的德川和也,嗤笑道:“这幅奴的模样,倒是对德川家还有点儿用。”

 

 

 

  沉重的脚步从身侧绵延至门口,“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六重木门开启,德川将军终将走远。德川和也直起身,屏风对面早已无人,他的父亲已然对他失望彻底,一个不能挽救家族的继承人,尚且留有一命苟活已然是最大恩赐。他撑着地换了个坐姿,膝盖前些天练武时受了伤,衣料下盖着的是大片淤血,经不住这么跪。

 

 

 

  只是,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待德川和也明白,虚室的门又一次开启。他抱着一丝是父亲回来了的侥幸想法,转身的瞬间希望落空了,来人哪是德川将军,而是一列排开的九名老妇人。

 

 

 

  为首的老妇人画着白面,她上前一步,染成黑色的细长指甲点向仍坐在地上不明所以的德川和也,命令道:“脱。”

 

 

 

  德川和也只觉莫名:“什么?”

 

 

 

  “从今往后,你再不是德川家的少爷。”老妇人说,“德川将军已经把你献给鬼将军为奴,和也。”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