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陛下不要哭

奇异录之神兽白泽
“祥瑞之象征,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白泽亦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

奇异录之神兽白泽
“祥瑞之象征,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白泽亦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

陛下不要哭

奇异录江山社稷之土地神
“台湾、闽南人认为,土地神可以保佑农业收成,也可以保佑生意人经商顺利,旅客旅途平安,甚至还保护坟墓,不受邪魔的侵扰。土地神是功能性极强的神明。一般说法土,地神为地方之守护神祇,为一乡一里之神。”

奇异录江山社稷之土地神
“台湾、闽南人认为,土地神可以保佑农业收成,也可以保佑生意人经商顺利,旅客旅途平安,甚至还保护坟墓,不受邪魔的侵扰。土地神是功能性极强的神明。一般说法土,地神为地方之守护神祇,为一乡一里之神。”

画神文化

水墨漫画《洞仙歌》【正篇·第四回】
离队寻珍宝,岂料遇海难
陷轮回怪圈,永不得上岸
伯闻预言奇,挟辛夷相逼
灵修何作为?下回再谈起

水墨漫画《洞仙歌》【正篇·第四回】
离队寻珍宝,岂料遇海难
陷轮回怪圈,永不得上岸
伯闻预言奇,挟辛夷相逼
灵修何作为?下回再谈起

贫僧贵公子

奇异录江山社稷之社

江山社稷
火光冲天中有男人在唱哀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江山社稷,毁于一旦。
另一次的新生在火光中诞生。
女人画上清浅的妆容,眉心点上嫣红的额花。
受宠的妃嫔被拉出去一杯鸩酒,不受宠的垂首扯上几尺泛黄的白绫便绞了细白的脖子——谁也不想给叛军留下点战利品,尤其是前朝帝王的颜面问题。
除了一个女人。
社是亡国帝王抢来的女人,她不属于任何朝代,却属于历代帝王。
文人穷尽心思赞美她的美貌,武者誓死捍卫她的荣光,贪婪者成了帝王,江山社稷,美人在怀。

社淡漠着,点上大唐最后一盏琉璃灯,嫣红的笑靥后是浅浅两个梨涡。
后来,那群糙汉还是闯进来了,他震惊于社的惊世容颜——每个闯进来的人都是如此。他们掐住了社...

江山社稷
火光冲天中有男人在唱哀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江山社稷,毁于一旦。
另一次的新生在火光中诞生。
女人画上清浅的妆容,眉心点上嫣红的额花。
受宠的妃嫔被拉出去一杯鸩酒,不受宠的垂首扯上几尺泛黄的白绫便绞了细白的脖子——谁也不想给叛军留下点战利品,尤其是前朝帝王的颜面问题。
除了一个女人。
社是亡国帝王抢来的女人,她不属于任何朝代,却属于历代帝王。
文人穷尽心思赞美她的美貌,武者誓死捍卫她的荣光,贪婪者成了帝王,江山社稷,美人在怀。

社淡漠着,点上大唐最后一盏琉璃灯,嫣红的笑靥后是浅浅两个梨涡。
后来,那群糙汉还是闯进来了,他震惊于社的惊世容颜——每个闯进来的人都是如此。他们掐住了社纤细的腰肢,掐的青紫,社微微蹙起眉头,眼泪盈满了眼眶,男人们粗喘的声息回荡在空旷的大殿内,社终于惊慌了,她低声哀求,凌乱的推拒着,剧烈的疼痛在许久无人触碰的地方猝然冲击起来。
不论是百姓的哀求,还是社满脸泪痕的容颜,都无法阻止一个贪婪者的入侵。

美人随帝王而去,社稷却被历代帝王所遗弃,之盼得时光永驻恩客不改。
江山社稷,不可一朝尽毁。
国富保民安。

Mumble 待煮

在Charles Fréger的攝影系列“妖怪島嶼(YOKAINOSHIMA)”中,他給日本民間故事裡的怪物、妖怪編目分類。從2013年到2015年,這些照片現在都收錄在了2016年8月由Thames & Hudson出版的新書當中,它們呈現了從日本習俗的源頭當中奇怪地挪移出來的人物,組成了色彩斑斕的百科全書。https://mumble.taobao.com

在Charles Fréger的攝影系列“妖怪島嶼(YOKAINOSHIMA)”中,他給日本民間故事裡的怪物、妖怪編目分類。從2013年到2015年,這些照片現在都收錄在了2016年8月由Thames & Hudson出版的新書當中,它們呈現了從日本習俗的源頭當中奇怪地挪移出來的人物,組成了色彩斑斕的百科全書。https://mumble.taobao.com

癫灵

🔨✍🏼
Vans重庆站路演活动上了独眼矮子老师的皮具课程~
好玩儿~

🔨✍🏼
Vans重庆站路演活动上了独眼矮子老师的皮具课程~
好玩儿~

陛下不要哭
奇异录之上元夫人。“上元夫人是...

奇异录之上元夫人。
“上元夫人是古代中国神话中的仙女,名阿环。传说她是西王母的小女、 三天真皇之母。任上元之官,统领十方玉女名录。”——摘录

奇异录之上元夫人。
“上元夫人是古代中国神话中的仙女,名阿环。传说她是西王母的小女、 三天真皇之母。任上元之官,统领十方玉女名录。”——摘录

小不点太郎
今天画到这儿,熬了好多天的夜了...

今天画到这儿,熬了好多天的夜了。早点休憩,明天接着临摹吧。
这本本子我要画的全是水木茂手下的鬼怪神明。
接下来四周的油画国画没有熬夜补作业的情况,那就用来画上述吧!

今天画到这儿,熬了好多天的夜了。早点休憩,明天接着临摹吧。
这本本子我要画的全是水木茂手下的鬼怪神明。
接下来四周的油画国画没有熬夜补作业的情况,那就用来画上述吧!

Mumble 待煮

CHARLES FRÉGER把來自全日各島的怪物排成一列:那些為了慶祝豐收而舞蹈的;那些從山上下來,手中提著劍,祈求來年豐收的;那些超度死於饑饉的孩子亡魂的。他們的面具和服裝原屬不同的傳統節日——從新年前夜的Toshidon日,到驅魔辟邪的Paantu節。https://mumble.taobao.com

CHARLES FRÉGER把來自全日各島的怪物排成一列:那些為了慶祝豐收而舞蹈的;那些從山上下來,手中提著劍,祈求來年豐收的;那些超度死於饑饉的孩子亡魂的。他們的面具和服裝原屬不同的傳統節日——從新年前夜的Toshidon日,到驅魔辟邪的Paantu節。https://mumble.taobao.com

陛下不要哭
鲲鹏一起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鲲鹏一起随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鲲鹏一起随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里

癫灵
#vans艺术家#放肆吃👹❤...

#vans艺术家#放肆吃👹❤👹

#vans艺术家#放肆吃👹❤👹

偶數就是更新日!?

鬼怪-续「Always stand by me?」-章十七

设定:原著人物/电视剧剧情延续,撰写时间表请按此

百年后的科技为个人脑补,可能有BUG请注意食用。


→以下正文←


章十七、再度出现的使者


知道这些细节对于金善可能不太好理解,李赫很快切入重点:「油气溢出一段时间之后,光是金属撞击起火可能性不大,唯一可能导致火源的情况就是电路。」

一张幼儿园控制总电源面板被烧毁的照片,就这么刚好今天出问题维修,将所有的要素都聚集于此导致引发这场意外。

「维修不是会切断电源的吗?」

「本来该运作却失去效用,维修的目的当然是使其恢复正常功能,只是这一修好重新送电的状况下,比平常要强的电流就会集中,这就是最大的起火点。」

不过这还是有一...

设定:原著人物/电视剧剧情延续,撰写时间表请按此

百年后的科技为个人脑补,可能有BUG请注意食用。



→以下正文←


章十七、再度出现的使者


知道这些细节对于金善可能不太好理解,李赫很快切入重点:「油气溢出一段时间之后,光是金属撞击起火可能性不大,唯一可能导致火源的情况就是电路。」

一张幼儿园控制总电源面板被烧毁的照片,就这么刚好今天出问题维修,将所有的要素都聚集于此导致引发这场意外。

「维修不是会切断电源的吗?」

「本来该运作却失去效用,维修的目的当然是使其恢复正常功能,只是这一修好重新送电的状况下,比平常要强的电流就会集中,这就是最大的起火点。」

不过这还是有一些无法理解的地方,比如说油气还没有溢出多少,撞击没几秒就爆炸的部份非常奇怪,他觉得好像还少了什么关键,但没有说出口眼前只是专心开往目的地。

挡风玻璃上被水珠打湿,那雨已经下了一整晚。


※※※


如果说疼痛是证明活着的一种根据,仰赖身体上的神经与感官作为第一线战场,那么大脑将这些感受转化成警讯,所以才明白什么是危险、什么情况会危害自己性命,而抓紧一线机会活下去的祈求那就是人类的本能,可是她并没有选择那一条路。

比任何人更明瞭,曾经选择放弃生这个念头,只为给予他人活下去的希望,疼痛成了生为人最后伴她的回忆,从没想过得到什么回报,要说值不值得,其实不枉对本心就足够,只是最终留在心底的不舍成为唯一的遗憾,此生如同又重演那份残酷,对于他。


手被一股温热包围,想移动却使不上力气,眼皮挡不住疲累的重量只能微开些缝隙,白色床铺旁男人倚靠床沿打着困,俊俏的脸此刻带着担忧与不安,就算是闭着双眼沉在睡意之中,却没有解开深锁的眉头,也没有放开紧握自己的手。

眼角溢出泪珠,心中的情绪酿出了一道泪,记得从母亲离开后就决定不再哭泣这件事,尤其用在伤心之际,对于自己不会有任何帮助,没有时间难过必须坚强去面对,可是最终这份坚持本意并不是这样,偶尔哭泣也没关系只要笑得更多,活得更坚强,才是对所受的爱的报答,所以她差点忘记了,差点失去这个初衷。

因为重回这个男人的身边,很多拥有的、未曾拥有的全变成真实来到面前,伸出手就可以触碰,但是那些真的只是如此吗?

总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被遗忘没有记起来的,疑问被丢到脑海中游荡寻觅答案。

「池恩倬?妳醒了?」金信醒来看见恩倬半睁着眼望着他,好不容易放下心中一颗大石头。

恩倬想坐起来,金信马上扶住虚弱的身子,有力的臂膀将人抱进怀里,她也顺着把头靠在金信的肩窝上,头轻轻蹭了蹭,虚弱试着发出一些声音。

「…真的很对不起。」

「知道就好。」抱着她,金信想从中找到更多真实感。

「…真的很担心很害怕,再见到妳却又是那里。」

「那种事,就算知道…可是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泪水湿润他的脸颊,恩倬白皙的手指带走了一些,更多的从指缝中流落,那温热的液体传达了金信言语无法表达的感受,没有道尽的话语都留在那之中。

他握住恩倬抚摸脸颊的手,用鼻尖去触碰掌心里的温度,然后把脸埋进恩倬的肩头上,像极孩子无助又害怕地寻求慰藉,等她用手摸上自己的发,才明白原来还没摆脱害怕。

不知道维持这样的拥抱多久,直到病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金信才放开抱着她的动作重新坐回床边,他顿了顿然后说:「善儿应该到了。」

不用两分钟,门被打开那踩在地面上的鞋跟声,无庸置疑的确认来人是金善。「昭敏!妳还好吗?还会痛吗?伤到哪里?医生怎么说?」

「善姊姊,等等…妳别急…」

「妳弄成这样我能不急吗?好好的怎么伤成这样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失去至亲之人独留在世上的孤单,金善觉得尝过一回就是个极限了。

「妳们说吧,我去外头看看。」

「…谢谢你了,哥哥。」


金信猛然回头,看着说出此话的金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空气中维持几秒的宁静,她才继续说话:「这是看在救了昭敏的份上,别想之后会叫你哥哥了啊。」

「不过…我是真的,很感谢你…」

嘴里丢出一句别放在心上,背对她们的金信抬起手在空中挥两下,然后跨出门外。

走出病房后将身体靠在墙上,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还没松懈过,恩倬的病房在最边间,走廊尽头是一整面落地窗,外头天空看不见月亮,只有厚重乌云与冲刷玻璃的雨水,雨止不住地下。

「她醒了吗?」

「嗯,刚醒。」

「善儿刚刚进去,不进去吗?」

「没关系,让她们先聊聊吧。」

李赫站在对面,两边视线都放在窗外并没有互相交会,但对话里表现出想问的、放心不下的东西是相同的,金信接着问:「有什么发现吗?」

「刚刚鉴识课给了最新的调查报告,看来这件事不单纯。」

抵达医院的时候,他让金善先上来去看恩倬,自己留在车里检阅鉴识人员传来的报告,报告里指出幼儿园火灾引发点除了总电源的部份,还有证人指出爆炸前看见门边可疑的液体,并且火势延烧时可能一路延伸到园内停放的娃娃车底下,调查液体的成份与娃娃车证实是汽油从娃娃车油箱里漏出,平常会停靠在大门外接送孩童,之后就会停到园方后头的停车场,只是今天停车场入口因为电源故障无法启用,所以才转而暂停到园区里。

「这一切会不会太刚好了,或者这根本不是刚好而是特地的。」

「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人吗?」

李赫摇摇头,然后说:「还在过滤中,大约还要一些时间才能知道。」

说声谢了金信背对窗迈开步伐,没有再说什么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去,李赫也没问他要去哪,只是目送那个身影离开。

深更半夜的病房楼层过了访客拜访时间,没了人声只有机器冰冷的运作,整个走廊安静的将脚步声回响于耳里,与之相比急诊室的状况却大相径庭,分分秒秒生命都在与时间赛跑,拉扯最后一丝希望,他停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看着,一个生命千辛万苦存活下来还是无能为力的离去。

「啊,真的是鬼怪先生(注6)呢。」

全身黑色西装大衣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出现在一旁,金信没有意外反而是就是等这一刻的模样,他看着男人的脸孔,并不陌生。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啊?对、对的,第一次见是一百多年前。」男人回想起那次出任务,动员总人数约有数十人,就连汉南洞那边都前来支持,但是最后目标物公交车安然无恙的驶进站,那次报告书真是写到天荒地老过了这么久想忘也忘不了。

「不,加上今天早上,幼儿园的那场意外你也在吧。」

「碍于规定,我不能透漏任何关于事件的情报给任何人。」

金信淡然的笑了,可是那股压迫感却特意的加重与膨胀。「我没有问你,就当作我自言自语,你也只是刚好点头摇头而已。」

帽子随着主人上下摆动,对方妥协于鬼怪的能力之下。

「这场意外没有死任何一个人,连原本应该会死的。」使者点了头。

「预料之外的比名单还要多出一个人。」对方的动作依旧点点头。

「生死簿里有没有一个叫朴昭敏的?」使者没有反应,金信就知道他问到了重点。

变数,他脑中马上想到的词汇,这两字像是带刺藤蔓缠绕上心头,束缚住扎痛了自己。

「您明白的,我曾经亲眼见过奇迹,那真的是太令人不敢置信,就因为太神奇所以连言语都无法形容,更别说要怎么表达那种心情。」

「但是,鬼怪先生你知道吗,如果某个存在会一直成为干涉他人生死的因素,这世上还有秩序可言吗?依照规则运作的世界,都会有正与反的意义。」

「如同身为使者我需要写报告书来做弥补,但是那个存在会背负什么呢?会是好是坏没有人会知道,而我所知道的也仅此而已。」使者的口吻很严肃,但听得出来有些无奈,恭敬的向金信鞠躬道别,之后将身影化作黑烟飘散,独留他待在原地。

金信每一步伐都非常沉,踏在地上就像是陷于泥淖里,要使力提才能够往前迈进一些,出了急诊的门外面雨还没有停,他就这样站在雨中任雨点打在身上,那无处可宣泄的怨恨在此时向天空大喊,用近嘶吼的声调。「为什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恩倬她此生明明不再对谁有利用价值,不是谁造就她也没有使命,但是…」

「…现在谁能解释……」

雨势逐渐滂沱起来,大到喊叫声都融进雨中,不会有谁发现,神也不会听得到的,金信紧握的双拳指甲用力地嵌入掌肉里,此刻他内心被名为恐惧的风暴席卷。


因为伤势所以向学校请了约三周的假,左脚的恢复情况还不错,其它身上擦伤也没有太大影响,在四周满是火的威胁下,这些都算是好多了。

只是她知道这件事害得金信总是一副担忧,成天患得患失的守在身边,除了上厕所洗澡没有跟前跟后以外,其它时间全都用上了。

「我说大叔…我几乎都好了,真的不用这样。」

他一个摇头,然后指着她眼前的午餐:「乖乖吃饭。」

但是恩倬哪会这么认命的维持这模式,其一当然是自己也受不了,其二是她不忍心看金信这样下去,没能给他安心感是自己的疏失,所以绝对要扭转这种局面。

「不吃,我要抗议。」

「啊?抗议什么,好好吃身体才会好得快。」

「不是这个,大叔你不累我都累了,我都要变成被看管的犯人了。」

拿起汤匙,金信把东西递到恩倬嘴边,晃啊晃食物就是没等到那张嘴打开。

「那样正好,不是说我会探监吗?这会直接成监狱长也行。」

放下食物改直接先抓住恩倬再说,看她正往病床另一边跑下,左手撑在床面一抬右腿跪在床上,用手一捞把人搂回床上。

「就叫妳不要乱动了!」

「不要,大叔都不听我说!」

「池恩倬妳给我安份点!」

「不要,放开我啦!」恩倬拉开金信的手,逮到机会从中脱身往旁边跳下床。

「妳以为妳能跑去哪里?」挡在病房门口,两方对峙还没有结束。

「不要以为我对大叔没办法喔。」讲得非常有信心,她往金信那一步步靠近。

「好啊,我看妳能怎…!」

在最接近金信面前时小跳跃,环住他的脖子,腰际被纤细的腿夹住,当然没有料到这些举动,但恩倬扑上来的瞬间,身体自然做出反应接住她,札札实实抱住带着香气有些柔弱的身子。

「这是要跟我说脚没问题吗?」

用力点点头,恩倬笑得可爱。「大叔没想到吧?」

「哦,还真的没想到。」 

「那接下来大叔也猜不到的。」说完,她没了平常需要克服的身高差距,低头舔舐那薄唇,舌尖轻轻地描绘形状,接着试敲门推进和对方交换彼此间的微薄空气,说不上灵活但是每个方式都挠得金信心动,最后还故意咬了他的下唇,抬头俯视自己的成果。

「这会可以换听我说了吧?」

「嗯,妳说。」他的新娘真是有样学样,学得很快呢。

「我不会死的,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为了大叔我绝对不会死的。」恩倬眼里满是坚定的光辉,每个字都说得认真并且没有一丝犹豫。

想传达的、想给予的不只是那些。

有着牵挂,有着期待,有着平和快乐的每天,此生的我,一切都好。

甜美苦涩,点点滴滴,都在心头,因为那是你带给我的所有。

论及你想要给我的,我也全部都想要让你也拥有,不只言语,所有极尽一切的连同灵魂,

我都愿意给,只为了你无怨无悔。


(注6)这里使者的用法是尊称,表示对于鬼怪的敬畏。



待续


章十八、她与千年的意义


Mumble 待煮

Fréger從小生活在農民家庭,在進入藝術院校前一直在自學農業。正因如此,對於人類與神靈、自然、世界之間表現出來的普世主題,他很感興趣,比如收穫、生育、生活,以及對死亡的恐懼。但最吸引他的並不是人類的共性,而是每種文化對待人類共性的獨特方式,以及如何對不可理解之事敞開胸懷的。 “求同容易存易難。”https://mumble.taobao.com

Fréger從小生活在農民家庭,在進入藝術院校前一直在自學農業。正因如此,對於人類與神靈、自然、世界之間表現出來的普世主題,他很感興趣,比如收穫、生育、生活,以及對死亡的恐懼。但最吸引他的並不是人類的共性,而是每種文化對待人類共性的獨特方式,以及如何對不可理解之事敞開胸懷的。 “求同容易存易難。”https://mumble.taobao.com

翾刖

【黎信/ABO】最初的泡菜煎餅 ?

*ABO生子

私設有,捏造未來有,捏造角色有

篇名來自韓文諺語원래김치팬케이크,大意為第一次做泡菜煎餅都會失敗,比喻事情一開始都不會順利,有凡事開頭難的意思。


金信走入孩子的房間,一切都和平常的早晨無異,差別只在孩子並不在乳母懷裡吃奶,而是被抱在一個他以為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見的人手上,髮絲在腦後梳成髻,眼下有些暗色,未打理的鬍髭蔓生。王黎的背挺得筆直,對孩子的哭鬧無動於衷,就連那隻小手扯著他的領口也沒有反應,整個人像是隔離在三千世界之外。


「殿下……」


王黎抬起頭,臉色慘白,金信深吸一口氣安撫住狂跳的心臟。他想起先王逝去之時,對方被逼著坐上龍椅,那副憔...

*ABO生子

私設有,捏造未來有,捏造角色有

篇名來自韓文諺語원래김치팬케이크,大意為第一次做泡菜煎餅都會失敗,比喻事情一開始都不會順利,有凡事開頭難的意思。

 


金信走入孩子的房間,一切都和平常的早晨無異,差別只在孩子並不在乳母懷裡吃奶,而是被抱在一個他以為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見的人手上,髮絲在腦後梳成髻,眼下有些暗色,未打理的鬍髭蔓生。王黎的背挺得筆直,對孩子的哭鬧無動於衷,就連那隻小手扯著他的領口也沒有反應,整個人像是隔離在三千世界之外。


「殿下……」


王黎抬起頭,臉色慘白,金信深吸一口氣安撫住狂跳的心臟。他想起先王逝去之時,對方被逼著坐上龍椅,那副憔悴又無助的模樣。那時王黎太過幼小,又無有力的外戚撐腰,除了扶持他長大的朴中原之外,朝上皆是不信他能成王的大臣。輕視有之,困惑有之,誰也不認為那樣一個幼小的孩子,能帶高麗走向太平盛世。


孩子注意到他的出現,一邊哭著一邊對他伸手。


金信嘆了口氣,走過去將孩子抱進懷裡。王黎像是被驚嚇一般,退了一步。


「殿下怎麼來了?」


王黎在他抱過孩子的那刻起就直盯著他們父子,那隨著他安撫孩子動作移動,彷彿無法移開的目光,令金信想起王黎幼時,纏著他、要他帶出宮玩耍的眼神。


「將軍實為坤人?」


出乎意料的話語讓金信也愣住了,王黎的神情說是不可置信,不如說被驚得魂不守舍。他看了看靠在自己懷中的孩子,已經停下哭鬧,正一臉好奇地望著他。金信不自禁抱緊了孩子。青年咬了咬下唇,露出似哭又似笑的模樣。


「孩子的父親……是我?」

 




◎對不起我只是來亂的(掩面),最近被推坑寫生子,莫名就開了奇怪的腦洞。篇名、說明和內容都改寫自 @迷迭百里 的布林餅,原作是一篇YOI的勇維同人,描述了勇利和維克多在相愛當中迷失,最後也在愛情中找回對彼此的情感的文,喜歡YOI和勇維的人可以去看看,傳送門如下:

迷迭百里的首頁

◎〈黑暗之心〉卡文,ABO梗已經寫了開頭,我沒有不務正業嗚嗚嗚嗚


Libra-Grace

不管是谁的人生
都有神驻足停留
当你远离尘世时
若是有人将你向尘世推了一把
那便是神在你身边驻足停留的瞬间

不管是谁的人生
都有神驻足停留
当你远离尘世时
若是有人将你向尘世推了一把
那便是神在你身边驻足停留的瞬间

Libra-Grace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都
很耀眼
因为天气好
因为天气不好
因为天气刚刚好
每一天,都很美好。

跟你在一起的时光都
很耀眼
因为天气好
因为天气不好
因为天气刚刚好
每一天,都很美好。

_K狂狼L_

《道非道 妖非妖》by_K狂狼L_

  白墨看着眼前浑身染发着金红色光芒的男人,这就是龙吧!
  果然灵气十分强大!可惜四周太黑了,看不清样貌。
  忽然,那男人忽转头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白墨被吓得摒住了呼吸。
  被发现了?
  他默默捏紧手中驱妖符,思考能从这条龙手下溜走的机率有多大。
  但男人最后却只是回首往厉鬼的方向走去。
  白墨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没发现实在是太好了。
  “老大!这道士不一般啊!”
  一双巨大的雪白翅膀从白墨头顶上方略过。
  这人的原型居然是鹤!
  古时便有仙人坐骑以鹤为祥,以虎为尊之称,祥兆是每位仙人所...

  白墨看着眼前浑身染发着金红色光芒的男人,这就是龙吧!
  果然灵气十分强大!可惜四周太黑了,看不清样貌。
  忽然,那男人忽转头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白墨被吓得摒住了呼吸。
  被发现了?
  他默默捏紧手中驱妖符,思考能从这条龙手下溜走的机率有多大。
  但男人最后却只是回首往厉鬼的方向走去。
  白墨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没发现实在是太好了。
  “老大!这道士不一般啊!”
  一双巨大的雪白翅膀从白墨头顶上方略过。
  这人的原型居然是鹤!
  古时便有仙人坐骑以鹤为祥,以虎为尊之称,祥兆是每位仙人所期盼的。鹤性格温柔,脾性善良,是每位登峰造极之人所最想要的坐骑。
  但其中灵性最为难求!
  眼前这只鹤妖,翅膀快有三尺长!一只修炼百年的鹤,翅膀最长只有两尺长,修炼到千年的,更是每过一百年长一寸,三尺左右便是千年的极限!要想再长,便得修炼到万年!
  这只鹤妖,修为少说也有一千多年!
  虽说千年鹤难求,可万年为难求,简直是传说里的存在!
  可想而知,这只千年鹤在白墨眼里就是宝啊!
  “好久没见过这么厉害的道士了,法力如此之高的,我还是只有在刚化形的时候遇见过!”
  那只鹤妖一脸跃跃欲试。
  “如果我没记错,你那时候都快被人给收了吧...”龙手一挥把全楼层的房屋都打上了封印。
  强大!这是白墨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那是我那时候才刚化形,不够厉害,要是现在,我一个打……来了!”
  刚刚还在叽叽喳喳的鹤妖瞬间安静下来警惕地看向走廊的深处。
  “呵呵呵……”诡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不过是小小鬼魂,当真以为我动不了你吗?”威盛的龙气瞬间充满整栋楼层。
  在龙气的威压之下,白墨感觉要呼吸不过来,满头大汗地把挂在颈间的项链拔了下来。
  那是一个微小的八卦仪。
  “八卦迎八方,紫气向东来,道覆道则盛,道灭道则微。”白墨小声呢喃道。
  八卦仪变成了一个盘子大小,周身萦绕着一股黑白之气,竟将那龙气隔绝了开来。
  可是白墨知道,他只能暂时把龙气隔绝开来,而且以自身条件来看,只能抵挡个十来分钟,再硬撑下去就会危及自身。
  那鬼魂被龙气震得现出了原型,女鬼一脸的不可置信和愤恨,再加上她周身怨气,配上她那惨白可怖的面容,显得十分的惊悚。
  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鬼,而死时的所带怨、恨或者安详都会成为鬼魂的一部分,所以惨死之人或者带着极大怨气与恨意死去的人,都会不愿往生,而是成为厉鬼,去报仇或者要别人去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女的死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呵呵……你们是他找来收我的人?”女鬼用流着血泪的眼睛看着他们,“真是不公平啊!明明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却还是可以安然无恙,心安理得!”
  “跟我们走吧……往生,来世看清人性险恶。”那条龙撤掉了龙气的威压。
  白墨感觉到龙气一撤除的时候,身上就像卸下了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的重量,轻松多了!
   刚刚听那条龙的话,他是来让那女鬼往生的?
  白墨低头掐指一算,脸色白了白,苦笑。
  只是……白墨抬头看向他们那边。
  女鬼依旧不依不饶,“不往生会怎么样?让我灰飞烟灭?”
  “强行收你扔回地府。”
  女鬼身上的怨气也来越盛,“呵呵呵……那我便来个鱼死网破吧!”
  “我们不可能让你祸害人类,你也伤不了我们,除了跟我们走,你别无选择。”
  那条龙手中现出一个木盒子,他盒子打开,手虚空地往女鬼方向一拉一拽,女鬼便尖叫着被收进了木盒。
  木盒一盖上,便被立马打上了封印。
  “老大!那女鬼其实也挺惨的,你就这么狠心收了?”
  鹤妖捧着被自家老大丢过来的木盒,一脸茫然。
  “不然该如何,那男的为了活命,早就花了大价钱请了人间界内有名的法师在家里布了法,她去了就是自找死路。”
  “那你不跟她说吗?”
  “说什么?”龙转身打了一下鹤妖的头,“贺羽,做人也好,做妖也好,最忌讳的便是太过天真,太过轻易相信别人,她犯了两个大忌。遇人不淑,看人不清,下辈子该长记性了吧!”
  “何况,天自有它的定律,作恶多端,天地间的气运也自有它的定数。走吧……”

Mumble 待煮

Fréger遇到的一大難題是,這些團體對拍照地點的選擇要求甚嚴,甚至不願意被拍到。但大多數時候,他還是得到積極響應。在日本那些人口日漸稀少的地方,讓人們注意到這些節日和習俗,可以起到一種傳承的效果,同時也會引起外界的興趣。https://mumble.taobao.com

Fréger遇到的一大難題是,這些團體對拍照地點的選擇要求甚嚴,甚至不願意被拍到。但大多數時候,他還是得到積極響應。在日本那些人口日漸稀少的地方,讓人們注意到這些節日和習俗,可以起到一種傳承的效果,同時也會引起外界的興趣。https://mumble.taobao.co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