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灭の刃

4285浏览    221参与
outBurnt.

PARATEXTS*KnY 18

23:23 - 2019/12/05
Paratexts
t: Gotouge Koyoharu - Kimetsu no Yaiba, 18 (9784088821412)


吾峠呼世晴老師所繪作的少年漫畫《鬼滅の刃》。
單行本卷十八附錄(尚缺書腰、作者的話、讓我再偷懶一下)。

麻煩使用原圖、搭配譯文,對照、參考。

001:表紙

*鬼殺隊劍士‧栗花落香奈乎。

JUMP COMICS:
吾峠呼世晴漫畫作品《鬼滅の刃》單行本卷十八。

上弦の参・猗窩座と対峙する炭治郎と冨岡。
その圧倒的な力に対し防戦一方の二人だが、熾烈を極める戦いの中、炭治郎は父親から教えられた「透き通る世界」の境地に到達する! 
炭治郎の剣は...

23:23 - 2019/12/05
Paratexts
t: Gotouge Koyoharu - Kimetsu no Yaiba, 18 (9784088821412)


吾峠呼世晴老師所繪作的少年漫畫《鬼滅の刃》。
單行本卷十八附錄(尚缺書腰、作者的話、讓我再偷懶一下)。

麻煩使用原圖、搭配譯文,對照、參考。





001:表紙

*鬼殺隊劍士‧栗花落香奈乎。

JUMP COMICS:
吾峠呼世晴漫畫作品《鬼滅の刃》單行本卷十八。

上弦の参・猗窩座と対峙する炭治郎と冨岡。
その圧倒的な力に対し防戦一方の二人だが、熾烈を極める戦いの中、炭治郎は父親から教えられた「透き通る世界」の境地に到達する! 
炭治郎の剣は果たして猗窩座に届くのか…!?

與上弦之参‧猗窩座對製的炭治郎和富岡。
雖然兩人面對如此壓倒性的力量而落於防禦的一方,但是激烈至極的戰鬥當中,炭治郎達到了從父親所說的「通透的世界」的境地!
炭治郎的劍到底能否真的觸及猗窩座…!?



003:卷首

*狛治與戀雪。



004:人物介紹


【竈門炭治郎】
以拯救妹妹、替家人報仇為目標,
心地善良的少年。
能夠嗅出鬼或是對手弱點的「味道」。

【竈門禰豆子】
炭治郎的妹妹。
遭到鬼的襲擊;
雖然變成了鬼,
但是與其他的鬼不一樣,
她會為了保護人類的炭治郎而行動。



【劇情簡介】
時值大正。
賣炭的少年‧炭治郎、
某一天,失去了家人,
妹妹‧禰豆子變成了鬼。
為了讓妹妹恢復為人類,
並且討伐殺死家人的鬼,
炭治郎和禰豆子一起踏上了旅途!!
成為鬼殺隊一員的炭治郎於任務期間,
他與鬼舞辻敵對的鬼‧珠世相遇,
得到了將禰豆子變回人類線索。
與上弦之鬼的戰鬥當中禰豆子克服了太陽,
以此為目標的鬼舞辻前來襲擊產屋敷宅邸。
隊士們追擊鬼舞辻、突入無限城。
炭治郎與水柱‧富岡面臨上弦之参‧猗窩座的強大實力,
被迫陷入苦戰…!?



005:人物介紹


【我妻善逸】
炭治郎的同期。
雖然平常很膽怯,但是睡著的時候卻會發揮實力。

【嘴平伊之助】
炭治郎的同期。
披著豬皮。
非常好戰。

【富岡義勇】
引介炭治郎加入鬼殺隊、
鬼殺隊的﹝柱﹞之一。
自此以來就掛慮著炭治郎。

【胡蝶忍】
鬼殺隊的﹝柱﹞之一。
精通藥學、製毒殺鬼的劍士。

【栗花落香奈乎】
忍的﹝繼子﹞。
恬靜。不擅長自己一個人決定任何事情。

【鬼舞辻無慘】
將禰豆子變成鬼的人物、炭治郎的宿敵。
平常偽裝成人類生活。

【上弦之貳‧童磨】
上弦之貳。
將胡蝶香奈惠、忍兩姊妹殺死的鬼。
也作為「萬世極樂教」的教祖。

【上弦之参‧猗窩座】
上弦之参。
將鬼殺隊炎柱‧煉獄杏壽郎殺死的鬼。
面對炭治郎的復仇感覺到鬥志熱烈激昂。



006:目次


152:〈通透的世界〉
153:〈受牽制〉
154:〈懷古強襲〉
155:〈無用的狛犬〉
156:〈謝謝〉
157:〈返還的靈魂〉
158:〈亂七八糟〉
159:〈臉〉
160:〈重疊的面貌、復甦的記憶〉



010:伊之助、炭治郎、香奈乎


卷頭扉頁之前的伊之助(咻咻地揮刀、蹦蹦地彈跳)

炭治郎:「不對、不對、伊之助、這裡這裡、我們大家要一起朝向那邊唷。」



030:愈史郎、鬼殺隊員


[四撒眼目的愈史郎]

鬼殺隊員:「你在做什麼啊?喂!!喂!!」



050:村田先生、善逸


[等待著愈史郎,卻腳底一疏忽就掉落下去的2人]

鬼殺隊員:「啊────村田────!!我妻────!!」

村田、善逸:「咿呀啊啊啊──────」



070:愈史郎、鬼殺隊員


愈史郎:「伙伴死掉了呢。佛經什麼的至少也唱一唱吧。薄情啊。」

鬼殺隊員:「現在現在、能夠誦經嗎!!又沒有死掉!!都是誰的錯啊!?我真的要揍你喔!!」



090:猗窩座(設定相關)

[設定相關談論]

猗窩座的武技全部都是以回憶為基礎。

技名→由來是煙火
術式展開的模樣→戀雪的髮飾
架勢、使用的技巧→素流

或許是為了父親所說的「正直地活著」、
或許是由於被變成了鬼、加重了罪惡,
罪人的刺青和鬼的紋樣混合,
看起來似乎廣散遍及了全身。



112:素流道場(設定相關)


[設定相關談論]

隔壁的道場有一個與戀雪相同年齡、生為繼承人的兒子。
他儘管喜歡戀雪,卻有著非常暴亂又蠻橫傲慢的性格,沒有考量到身體虛弱的戀雪的情況。
強行將身體不適又感覺為難的戀雪帶出去。
看見戀雪開始喘哮發作就嚇壞了,對於痛苦的戀雪放置而不理會就自己逃走了。
狛治假如沒有發現戀雪,戀雪就已經死了。
這個事件讓慶藏大怒。
隔壁的道場和素流道場決定進行比試。
雖然慶藏後來有所克制,但是十六歲的狛治一個人就打倒了九個人、說過了必須答應今後不得再與素流道場和戀雪有任何關聯。
生為繼承人的兒子憤怒地變得心慌意亂,不是使用木刀而是揮舞著真劍實刃、開始朝著狛治斬砍。
狛治以拳頭從側面打擊被揮下的刀刃,刀刃就斷折成兩半。
那個招數是狛治最為得意的、名為「鈴割り」的招數。



鱷魚老師(不好意思呢、):「在下一個空白插頁再繼續了、內容長得連作者都很驚訝呢。」



132:素流道場(設定相關)


[設定相關談論‧續]

對於那個招式異於尋常的美麗,隔壁道場的主人受到感動,認輸、為嗣子的無禮道歉、停止了對於素流道場的騷擾行徑。
雖然平靜了幾年,但是隔壁道場的主人已經去世,耳聞了狛治和戀雪婚事的道場繼承人也聽了煽動的門生的教唆的聲音;由於輸掉了戰鬥,就往素流道場的水井內投入毒藥。
居住在對面的老奶奶目擊了從素流道場走出來的嗣子和門生。
已經喝下毒藥之後,慶藏抱著戀雪、前去醫生的家,一邊吐血、一邊奔跑。
戀雪已經亡故,慶藏卻是在死去之前磨耗了幾個小時,漫長地痛苦著。



[以上就是由於過長而沒有納入正篇內容的故事。]
[六十七名當中一人就是他。已經死去了。→]隔壁道場的嗣子



152:伊之助


欺負烏鴉的伊之助(移動中)

烏鴉:(咿咿咿咿咿、)

伊之助(噠噠噠地快速奔跑):「再不快點的話,就捅你喔!!聽好了!!帶我到最強的鬼那邊!知道了沒有!?」



172:鬼滅完全中學


完全中學!!鬼滅學園☆

不死川玄彌16歲。1年臭橙組。
射擊部的ACE/王牌。
因為不擅長數學,所以總是惹怒哥哥、被哥哥責罵。
在射擊大會得到優勝、在學笑容獲表揚的時候,被從旁猛然出現的哥哥給弄破了獎狀,被說了不需要這種東西、應該去學好數學,就在講臺上微微地顫抖。
身材大小和臉龐的緣故,讓每個人都感覺恐怖害怕,不過多虧了這樣一起事件,獲得了同學的同情、增加了朋友。
髮型違反學校規定,可是要是變成了光頭、子彈就會不中靶,因此就有了特別許可。

大概就是以頭髮來判讀風向吧。



不死川實彌‧數學老師。
頸部要是圍著、堵堵卡卡的,他就會感覺緊張壓迫,因此衣領經常全開。
說著「數學什麼得將來不會用啊!」的學生都像SMASH BROTHERS的角色那樣子從窗戶飛了出去。
因為經常和香奈惠老師交談,所以有一段時內實彌老師的殺害計畫被編練了出來,可是自從SMASH BROTHERS事件之後,突然之間,那個計畫就消失了。
對於老人、女性和小孩都很溫柔,可是一旦靠近小孩子,小孩子就會哭出來。
即使在四禮的場合(成年儀式、婚禮、葬禮、祭祖儀式),也不會繫上鈕釦。



195:書脊、折口





196:裏封面

*狛治與戀雪



197:裏封底

*雪花與煙火。





× ashes

白鸟不知色

1p: 宇善。大手托小脸可把我爽死了

2p:黑发善逸。觉得善逸应该是孤独惯了,现在才那么撒娇吧。

3p:现代鬼杀队ver善逸?


1p: 宇善。大手托小脸可把我爽死了

2p:黑发善逸。觉得善逸应该是孤独惯了,现在才那么撒娇吧。

3p:现代鬼杀队ver善逸?


白鸟不知色

从来没画过那么长的人,不停的拉长腿才有大概180+的感觉...

198的人是脑袋一下都是腿嘛!!

画完黑白的果然还是觉得上个色加个红晕更爽~双休日搞起来

从来没画过那么长的人,不停的拉长腿才有大概180+的感觉...

198的人是脑袋一下都是腿嘛!!

画完黑白的果然还是觉得上个色加个红晕更爽~双休日搞起来

echo语鱼羽
好久不见! 这次补完了三人组的...

好久不见!


这次补完了三人组的最后一张!


⚡️善逸⚡️



加了很多和风要素想对自己有个突破同时也想尽力保持善逸的个性。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如果你能喜欢就好啦


好久不见!


这次补完了三人组的最后一张!


⚡️善逸⚡️






加了很多和风要素想对自己有个突破同时也想尽力保持善逸的个性。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如果你能喜欢就好啦


MiredoO
无限城开业啦,真鬼上弦,现场舞...

无限城开业啦,真鬼上弦,现场舞蹈,第二杯半价

原作者niconico:イソ 

无限城开业啦,真鬼上弦,现场舞蹈,第二杯半价

原作者niconico:イソ 

MiredoO
Douma Dance 原作者...

Douma Dance

原作者niconico:イソ 

Douma Dance

原作者niconico:イソ 

霸图风骨
🐍半个月前的蛇恋场照现在才想...

🐍

半个月前的蛇恋场照现在才想起来修出来一张能看的...。

第一次正式出感觉很多地方都不太行,伊黑先生的气质太难了,希望拍正片的时候能好点

🐍

半个月前的蛇恋场照现在才想起来修出来一张能看的...。

第一次正式出感觉很多地方都不太行,伊黑先生的气质太难了,希望拍正片的时候能好点

白鸟不知色

善逸:宇髓桑,快看这秋天的银杏多好看!

天元:(是啊,这份美丽如果可以多停顿一秒就好啦)

善逸:宇髓桑,快看这秋天的银杏多好看!

天元:(是啊,这份美丽如果可以多停顿一秒就好啦)

白鸟不知色
柱if宇:你这家伙也开始华丽起...

柱if

宇:你这家伙也开始华丽起来了啊

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我)

柱if

宇:你这家伙也开始华丽起来了啊

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我)

沢Yaki

#重庆西部动漫节首日场照返图#
#鬼灭之刃 蛇柱 伊黑小芭内#

“蛇之呼吸,二之型”
“狭头之毒牙。”

出镜:沢夜気
phx:丧钟
后勤:坂崎

当天在游场前剑就断掉了,不管用502还是双面胶都黏不回去只能用透明胶暂时捆一捆解决问题orz,所以动作很僵而且少,因为必须保持这个姿势把剑扶起来,这次状态很糟糕,希望下次能有改进!

#jump漫画上色版本,非自设ooc#

顺便后排找 重庆 174左右(我172) 长得比我a(全脸图看一下我的其他作品) 有一定经验 年龄不能太小 有一定经济能力的cp.

#重庆西部动漫节首日场照返图#
#鬼灭之刃 蛇柱 伊黑小芭内#

“蛇之呼吸,二之型”
“狭头之毒牙。”

出镜:沢夜気
phx:丧钟
后勤:坂崎


当天在游场前剑就断掉了,不管用502还是双面胶都黏不回去只能用透明胶暂时捆一捆解决问题orz,所以动作很僵而且少,因为必须保持这个姿势把剑扶起来,这次状态很糟糕,希望下次能有改进!

#jump漫画上色版本,非自设ooc#

顺便后排找 重庆 174左右(我172) 长得比我a(全脸图看一下我的其他作品) 有一定经验 年龄不能太小 有一定经济能力的cp.

三郎子
童磨线稿加了水印所以不要私存使...

童磨线稿
加了水印所以不要私存使用喔

童磨线稿
加了水印所以不要私存使用喔

白鸟不知色

p1: 石头剪刀布 

第一格日文:女孩子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看的那本书叫《如何变得受欢迎》

p2: 惩罚游戏?

p3: 事后?


宇髓天元>>>>计划通^_−☆

我妻善逸>>>>。・゜・(ノД`)・゜・。


ps:我发错版本了。。。。发成了没修正的版本。。。天元的疤和耳环给漏掉了的版本。。。我明明保存了修正版本的啊!!!

p1: 石头剪刀布 

第一格日文:女孩子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看的那本书叫《如何变得受欢迎》

p2: 惩罚游戏?

p3: 事后?


宇髓天元>>>>计划通^_−☆

我妻善逸>>>>。・゜・(ノД`)・゜・。


ps:我发错版本了。。。。发成了没修正的版本。。。天元的疤和耳环给漏掉了的版本。。。我明明保存了修正版本的啊!!!

白鸟不知色
我是唯一一个觉得procrea...

我是唯一一个觉得procreate好难用的人嘛(是我太蠢了)


我一开始只是为了熟练ipad作画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逐渐失控把童磨画成变态了是我错了(土下)

我是唯一一个觉得procreate好难用的人嘛(是我太蠢了)


我一开始只是为了熟练ipad作画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逐渐失控把童磨画成变态了是我错了(土下)

千葉玥

存於彼岸的紫藤花 01(鬼舞炭)

深紅色,全部都是深紅色,所及之處全都是紅。

看久了以後會覺得那種顏色異常豔麗,如同彼岸花在黑夜中搖曳,一株一株血紅色的花朵填滿視野,只是那個刺鼻的味道讓人想吐,厚重、黏稠得讓人再也聞不到其他氣味,血、肉還有內臟混雜在一起的腥臭,他已經嘔吐好幾次直到他的胃內沒有任何東西。


不,他甚至不確定自己的內臟是否還在原位。

沒有被毀壞的耳朵尚能聽見微弱的聲音,某種液體被攪動的噁心聲響。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能夠保有意識,這是非常不幸的,如果他就這麼死去或許還比較幸福。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可恨的男人搗鼓他的身體,他聽見某種東西被扯下的聲音,隱隱感覺有什麼在他體內攪動,他已經感覺不到四...

深紅色,全部都是深紅色,所及之處全都是紅。

看久了以後會覺得那種顏色異常豔麗,如同彼岸花在黑夜中搖曳,一株一株血紅色的花朵填滿視野,只是那個刺鼻的味道讓人想吐,厚重、黏稠得讓人再也聞不到其他氣味,血、肉還有內臟混雜在一起的腥臭,他已經嘔吐好幾次直到他的胃內沒有任何東西。

 

不,他甚至不確定自己的內臟是否還在原位。

沒有被毀壞的耳朵尚能聽見微弱的聲音,某種液體被攪動的噁心聲響。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能夠保有意識,這是非常不幸的,如果他就這麼死去或許還比較幸福。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可恨的男人搗鼓他的身體,他聽見某種東西被扯下的聲音,隱隱感覺有什麼在他體內攪動,他已經感覺不到四肢的位置,他不清楚什麼叫作疼痛了,將近數小時的折磨早已將感官摧毀殆盡。

 

『終於聽話了嗎?』

輕柔而低沉的嗓音透著一絲殘虐的愉悅。

黑暗中,那閃耀紅光的雙目彷彿兩輪紅月,寒光冷得幾乎將身體結凍,他在逐漸失去體溫,心跳變得越來越薄弱,他就快要無聲無息地從這世上消滅。

 

『你就快要死了,炭治郎。』

 

那令他無法忘記的聲音又一次喚醒他陷於黑暗的意識,用盡全力睜開沉重的雙眼,那個男人,鬼舞辻無慘,始祖之鬼,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

 

血紅色無慈悲的目光盯著他,沾滿鮮血的修長手指輕輕放入溢出鮮血的雙唇之間,舌頭輕舔過唇角,顯然他剛剛正大快朵頤,肌餓下的一頓飽餐,特別美味,但到底是誰?被吃人的鬼所殺害的可憐人,是誰?——當他的目光從鬼舞辻無慘的臉挪開,在不可能的地方,看見散落在視線內自己的右腳以及一部分倒在血泊中的身體——啊,是自己,已經幾乎不剩什麼了,內臟空盪盪的,血液幾乎要流乾。

 

為什麼他還活著?

 

『真令人驚訝,是什麼讓你活到現在的?意志力?本能?』無慘的聲音毫無感情一字一句問著,絲毫不關心在他身下幾乎喪命的人類,『為什麼要做些徒勞無功的努力,你知道你沒辦法殺死我,就那樣無知地倖存下去不是更好嗎?』

 

『鬼舞辻…無慘……』不像是他的沙啞嗓音,喉嚨幾乎廢了,卻執意發出聲音來。

 

看著少年掙扎時鮮血淋漓的慘狀,讓無慘產生少有的興趣,本來就是因為回想起令人厭惡的塵封記憶而注意到這個平凡無奇的少年,但是,他又如此特別,他心心念念的妹妹成為可能給予他完美生命的關鍵,讓他得到克服陽光的可能性。

少年也許和他妹妹一樣,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或者,少年和他的妹妹一樣,能成為他的藥引。

 

英俊而慘白的臉上勾起一抹殘酷笑意,血液在血管內流動,這時的他沒有偽裝成人時那樣翩翩有禮的姿態,反而十足像個惡鬼,青筋浮出,黑色的指甲變得尖銳無比,通常他不會這樣輕易給予他的血。

 

『我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不…不……』

虛弱的抗議沒有任何作用,他的指尖埋入少年脆弱的胸口,心臟的位置,那孤獨的心臟還在胸腔內作最後抗爭,虛弱跳動著,淚水沿著臉頰滑落滲入血液之中,少年的身體早已經失去掙扎的能力。

 

『彌豆…子…』

 

男人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真是滑稽啊,竈門炭治郎,體內流淌著你最厭惡的鬼的血,感覺如何?』鮮血開始源源不斷灌入,血紅的眼眸專注地看著那痛苦、猙獰的臉孔,他欣賞著少年眼眸中流出帶血的淚水,恣意啃噬少年的血肉,又品嘗他的恐懼與懊悔,這將全部化為他力量的糧食,他聽少年用已經無法喊叫的喉嚨試圖發出尖叫,他則笑得更加沒心沒肺。

 

沒有多久,殘破不堪的軀體開始產生最初的變化,成為碎泥的血肉發生變異。

然而,比他曾經給予任何一個上弦更多的血量注入那瘦弱的身軀,卻不見支離破碎的細胞邁向崩壞,明明已經超出正常人可以忍受的限度,跨過死亡的界線,模糊的血肉竟逐漸凝聚在一起,他們像是有了自主意識那樣陸續回到主人的身體,望著這奇異的光景,無慘緩緩勾起一抹陷於沉迷的微笑。

 

如同孩子找到了他最珍貴的寶物,不允許任何人染指,不允許任何人奪取。

 

『炭治郎,』用最溫柔的聲音呼喚著,他捧起逐漸與鬼同化的少年,看著那日輪般褐紅色的眼眸慢慢浮出屬於鬼的細長瞳仁,指尖像是對待可愛的人偶那樣小心翼翼滑過炭治郎的下巴,『你,是我的,你的血、你的身體、你的呼吸與你的生命,都是我賜給你的。』

 

看著那從血泊中緩緩恢復完整的軀體,再生的速度是許多高階的鬼望塵莫及的,迷茫的雙眼盯著眼前他的造物主,他必須聽從這位大人的話,他身上屬於鬼的細胞是這樣告訴他的,他必須乖乖的,他必須服從於這位大人的一切,這位大人就是他的神,是他的主宰。

 

『你要做個乖孩子,忘掉你身為人類時的一切記憶。』他用誘惑的語調輕聲呢喃,深入每一個剛出生的細胞,一字一句在此刻的炭治郎耳中聽來是如此沁人心脾,『你沒有家人或朋友,只有我,我是你的一切。』

 

當一度被撕裂的聲帶恢復原狀,充滿迷茫的聲音從乾裂的雙唇間流出。

『……是,無慘…大人。』

 

 

 

 

 

 

 

 

 

『哥哥。』

『炭治郎。』

『竈門少年。』

溫柔的聲音,曾經對自己非常溫柔的那些聲音。

這種想念的感覺是不被允許的,如果陷入那種甜蜜的虛幻之中,就會無法回到現實,每一次無慘大人都會告訴他,鬼才是最完美的生物,自由操控的形體、永生不死的強健身軀,他們的美麗是人類無法理解的,他們與眾不同而獨立於塵世之外,人類是如此愚笨虛弱,只配成為鬼的糧食。

 

但我總是覺得,人類在我眼中顯得可愛。

就算是脆弱的孩童也好,就算我知道鬼的力量可以輕易捏碎他們,我就是無可抑制地喜歡著人類,不願意去傷害他們,不願意他們因我而哭泣——就好像在漫漫長河那岸盛開的豔麗花朵,永遠碰觸不到,我卻嚮往著它盛開時能有一片花瓣飄落在我的掌心。

 

如果請求無慘大人,他能夠為我實現這個心願嗎?

無所不能的他,或許可以為我帶來我渴望的花。

 

「炭治郎,喂,小傢伙。」

 

童磨吵鬧著那熟睡的孩童,他彩色的瞳眸染著一絲惡作劇的笑意。

他伸出手捏上那柔軟的肌膚,窩在層層棉被中熟睡的孩子被迫甦醒,用惺忪的目光回望他,鬼通常是不需要睡眠的,但炭治郎是例外。

 

看起來不過五、六歲的瘦小身軀,若不告訴外人他是鬼的話,恐怕沒人會相信。

炭治郎的外貌比當初加入他們時看起來要小很多,鬼是可以自由改變形體的,大多都有個習慣的模樣,將肉體維持在最佳的狀態,但以炭治郎來說則相當不固定,他通常都像個孩子。

 

炭治郎脆弱、無害的外貌很不像強大的鬼,溫柔的性格讓童磨常常因此逗弄他、嘲笑他,偶爾童磨也會胡鬧著想將炭治郎帶到萬世極樂教成為下一個『神之子』,卻不被無慘所允許。

 

如果不是童磨,不會有其他的鬼有這個膽量。

 

「總算醒來啦,我還在想你要是繼續不理我,可就要讓你吃點苦頭了。」嘴角彎起戲謔的笑,尖銳的指甲戳著炭治郎的臉頰,童磨看他滿臉倦怠,「一醒來就苦著張臉,該不會是很討厭見到我吧。」

 

「我做惡夢了。」孩子不理會上弦二刻意洩漏的殺意,輕聲回答,那句話卻沒有換得該有的同情心,童磨反而放聲大笑,讓炭治郎不知所措。

 

「你也會作惡夢啊,我還以為沒有什麼比那一位更像惡夢的。」童磨口不擇言的說話方式也不是第一次了,炭治郎早已習慣喜愛開玩笑又有些瘋癲的童磨,但開那位大人的玩笑可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見炭治郎蒼白的小臉擠出一個苦笑,童磨靠近他繼續問。

 

「你不參加無慘大人的聚會嗎?好不容易才召見我們上弦啊,都是重要的夥伴,我可不想任何人缺席,缺了你就不完整了。」

 

「但父親大人沒有對我說呀。」炭治郎有點委屈的模樣看來惹人憐愛,他不是很確定這是否是無慘希望的,無慘總要他們別隨意揣測他的想法,儘管至今他們的造物主對炭治郎相當寬容,總會在致死前給予他足夠復原的血液,但炭治郎也討厭被懲罰。

 

「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去的話他不會生氣吧,嗯,一定不會的。」童磨隨興地說,笑嘻嘻的面容讓人不安,炭治郎則左右為難,「難道你不想見無慘大人?」

 

「想、想啊,但是……」炭治郎焦慮地立刻回應,他不可能不想見無慘,一段時間未見,他深深想念那雙如罌粟花般艷麗的紅色雙目,在耳邊低沉安撫的柔和嗓音,但他也知道若沒有得到允許,他是不可以隨意走動的,更別說當他口中稱呼的父親——無慘——沒有與他同行,那就是禁忌,這是無慘不斷告誡他的。

 

「那就對了,我很溫柔地來帶你一起去喔,這就走吧?」

當童磨無視炭治郎的意願將他從床中抱起,嘴角上揚起一道狡猾無比的笑容,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見尊貴無比的那位大人在目睹炭治郎出現在他們之中時,究竟會露出什麼樣兇險猙獰的表情。

 

 

Tbc

 

作者廢話:

 

我必須要來開篇,想要在二月出一本鬼舞炭呢,雖然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要,但出一本來紀念,因為感覺鬼滅的漫畫都快進入尾聲了,不快點來寫真是不行啊otz

 

就先出個開頭囉,因為打算二月出,所以應該會更得比較快吧(應該)。

 

欸如果有人說是養成,我會說不太算喔,因為無慘不會『養』。

雖然炭治郎把無慘暫且稱作『父親』,但並不是真的認為他是『父親』,而是別的原因,之後就會描寫他們兩人微妙的關係了。

然後不要以為前面的虐之後,會變成甜蜜。

因為是鬼,所以更可以毫無懸念地折磨了,如果對血啊肉啊敏感的人,可能要避開這篇,雖然說看到這裡應該也晚了,我會盡量很隱晦描寫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