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灭之刃同人

1708浏览    163参与
Karasu已经是条咸鱼了
“接下来 就交给你了。”“嗯!...

“接下来 就交给你了。”
“嗯! ”
——
大哥一开篇是给我很阳光很强的感觉 以往这种角色都能挺到最后的 但鬼灭处处是例外……

“接下来 就交给你了。”
“嗯! ”
——
大哥一开篇是给我很阳光很强的感觉 以往这种角色都能挺到最后的 但鬼灭处处是例外……

正在挖坑的咸鱼

【鬼灭乙女】「义晴·承载」

两次的稿子整合一起发了,感谢金主爸爸 @森小懿 !!!

赠品正在缓速进行中,预估今日能送达♪

——

*ooc我的/不喜请叉

*富冈义勇x丹羽晴

*据说是前传/私设巨多

*没有逻辑/半联动锖榎

*全文字数7k+

*承载着希望的年轻一代


↓↓↓↓↓


  ◆承载


  晴初次见到义勇是在十一岁那年。


  扎着包包头的小女孩正双手托着脸颊看向院子里的小少年,那双仿佛晶石般的蓝绿眼眸里全是好奇和天真。


  千纱师父还在跟鳞泷先生小声交谈,晴也在来的路上就被告知了这件事,所以她想着要跟未来相处的人打好关系,就站起身朝小少年那边走了过去。...


两次的稿子整合一起发了,感谢金主爸爸 @森小懿 !!!

赠品正在缓速进行中,预估今日能送达♪

——

*ooc我的/不喜请叉

*富冈义勇x丹羽晴

*据说是前传/私设巨多

*没有逻辑/半联动锖榎

*全文字数7k+

*承载着希望的年轻一代


↓↓↓↓↓


  ◆承载


  晴初次见到义勇是在十一岁那年。


  扎着包包头的小女孩正双手托着脸颊看向院子里的小少年,那双仿佛晶石般的蓝绿眼眸里全是好奇和天真。


  千纱师父还在跟鳞泷先生小声交谈,晴也在来的路上就被告知了这件事,所以她想着要跟未来相处的人打好关系,就站起身朝小少年那边走了过去。


  “你好呀,我叫丹羽晴!”背着双手的晴斜过半身看他,晶亮眼眸里倒映着小少年的冷漠面容。


  眼前女孩欢快的语气和清脆嗓音都太过刺耳,义勇半点都没有理会的念头,依旧默不作声坐在小木凳上。


  就跟平时一样。


  晴耸了耸鼻尖,面上好像有点苦恼,却没被他明摆的拒绝态度给吓退,反而更凑近了些许,笑嘻嘻地问他:“你怎么不说话呀?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哦,你是鳞泷先生的弟子吗?”


  索性搬过凳子坐到他旁边的女孩动作相当熟练,明明就是刚到一个陌生环境,也从来都没接触过他,却还能这样轻易表达善意。


  可笑吗?他也曾有过这样天真的时期,有什么资格去取笑别人?


  不自觉握紧双拳的少年越发消沉,对女孩絮絮叨叨的问话都仿若未闻。


  晴看过到很多跟他有着相同表情的人,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别人的善意对待。


  但她还是想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哪怕只是微乎其微。


  晴抬手挠了挠脸颊,在短暂停顿过后总算问出了句能触动他的话:“你是想参加来年的试炼吗?”


  “我不会。”少年抬头径自盯着前方,压得很低的嗓音里有着仍很清晰的痛苦和绝望。


  他没有活下去的欲望,所以也不会活到那时候。


  “咦?这样啊,那是我误会了。”晴眨了眨眼后自然应声,心底却小小松了口气。


  虽然听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但至少也有回应了!


  嗯,加油哦!晴!


  义勇压根不知道身旁女孩还打算固执地跟他交谈,他在远远瞧见小路上的几道人影后心底也松了口气。


  他现在一点都不觉得锖兔话多了!


  ——


  丹羽千纱跟鳞泷交待好关于晴的事后,就打算尽快离开了。


  她摸了摸自家小徒弟的头,半蹲着身子语气温和地说道:“晴要乖乖听话哦,不过日练也不能松懈,接下来鳞泷先生会指导你的。”


  “嗯,我知道啦!”仰脸看向她的晴笑容甜甜,小手却扯了扯她的袖口,语气不舍地说着,“我等你回来,师父。”


  “好,我会回来接晴的。”丹羽千纱一直都知道自家小徒弟的通透,这次难得分别也悄然在心底染上了两分牵挂和不舍。


  这也是她第一次说出这种约定。


  晴站在木屋前目送着师父走远,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才低下了头,早就变红的眼圈却在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丹羽前辈答应过就肯定能做到,相信她吧。”跟师父有着同样温暖的掌心掠过她的发顶,稍长她几岁的少女语气里有着不符年龄的温和。


  “嗯!我相信师父。”嗓音还有些哽咽的晴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鳞泷先生这里的人都很好相处,虽然那个叫义勇的小少年有点难接触,但总归也是能得到回应的。


  晴觉得自己会喜欢这里,是直觉。


  缩在被褥里的小女孩眨巴着眼想七想八的,过了好长时间才真正睡着,散开的红橙长发因为之前的动作显得有点乱。


  ——


  晴有个秘密,从她能开始记事起就知道自己的脑袋里有个奇怪的存在。


  要是从头开始算的话,大概从她被师父捡回来那会儿就有了吧?那个叫安全系统的东西。


  她经常对着它碎碎念,却从来都没有回应,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主动提示她,比如她遇到危险时,比如她标记的人遭遇危机时。


  对了,标记也是一项很实用的功能,她能感应到自己和被标记的人危及生命的警示,但却不一定能真的拯救对方。


  也因此,她想变强,想拯救更多的人,也想回应师父的期待。


  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天赋,但是在系统的帮助下,她所表现出来的进步确实很快,因为有系统提点偏差值。


  日练很辛苦,受伤也很疼,战斗很难受。


  但是这都是必须要经历的,晴相信自己能承受得住,还要面带微笑走向每一个明天。


  师父给她的名字,她很喜欢。


  ——


  充足睡眠后的晴在大清早就显得很精神,她在穿好衣服后笑嘻嘻地跟院子里的小少年打招呼:“早啊义勇!”


  由于散开的长发还没缠好,这副模样的晴看起来没那么幼了,不过笑容还是很天真。


  义勇抬头看了眼人就转身走开了,那双毫无光泽的幽蓝眼眸不带半分波动,虽然脚步行进速度瞧着有点快了。


  晴鼓了鼓脸颊也没生气,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要怎么跟他继续接触。


  锖兔和真菰的日练比她要早,义勇出于自身原因没那么积极,所以在吃完早饭后木屋里就剩晴和义勇两人了。


  榎木姐姐好像去镇上订做的东西了,至于鳞泷先生有点踪迹不定的样子。


  义勇在收拾好碗筷后就准备上山了,却在走出院子之际被追上了。


  “我们一起吧,义勇。”晴脚步轻快地走在他旁边,偏过脸看向他时依旧笑容甜甜。


  义勇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后就带着人去了平时日练的地方,等两人到的时候锖兔和真菰已经做完一轮了。


  “你太懈怠了,义勇。”站在树旁暂时休整的肉色短发少年见到义勇后眉梢轻挑,语气略有不满地说道。


  义勇仍低垂着眼眸,手上却也主动握好木刀准备跟他对练。


  锖兔就是很讨厌这样的他,明明师姐和他们都想跟他好好相处,义勇却总是摆出这样的厌世姿态。


  虽然有时候活着固然算不上多幸福的事,但人死了就真的什么可能性都没有了。


  晴歪着头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圈,然后走到真菰那边小声打着招呼,俩女孩就这样看他们越发激烈的对练,很明显就能看出谁处在劣势。


  真菰的手指握了握刀柄,语气很轻地跟她大概说了义勇的来历,言语间也有点苦恼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开解他。


  晴抿了抿唇,那双盯着两人的晶亮眼眸里逐渐只剩下了义勇的单薄身影。


  并不是大言不惭自己肯定能拯救谁,但她想尝试着让他看到有着无限可能性的明天。


  ——


  “要吃这个吗?是可以吃的!”晴把洗好的果子递给他,坐到石块上后的双腿还悠哉悠哉晃着。


  义勇下意识就推拒了下,看着滚落的鲜红野果还有些愣神,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就闭上了嘴。


  “义勇很讨厌我吗?”晴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然而跳下石块后走到他跟前,微仰着脸认真地问道。


  是讨厌吗?义勇不敢说现在的自己还有这种多余情绪,他只是有点烦她的不断靠近,哪怕面对他的冷脸和偶尔的恶言都好像并不在意。


  “没有。”义勇僵着后背跟她对视几秒后,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


  他想这不是讨厌的情绪。


  晴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意外,随后抬手拍了拍胸口,笑容甜甜地应声:“太好了,那我就放心啦!”


  她以为自己被讨厌了,还打算暂时不要缠这么紧了,现在看来好像有点被他接受了?


  晴和义勇之间的小摩擦被其他几人看在眼里,锖兔大概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状态的义勇,在某天日练时狠狠挫败了他,还在他说了过分丧气的话时一巴掌打醒了他。


  谁都不想经历那种绝望和痛苦,所以才要更努力地活下去,更不能浪费那些期盼我们活下去的人的心意。


  那天回到山下木屋的义勇主动对晴说了对不起,右边脸颊的巴掌印还很明显。


  “没事啦,你的伤还好吧?”晴瞄了眼另一边被榎木姐姐说教的锖兔,大概是猜到了什么。


  义勇摇了摇头,想到前两天在山里发生的事,又特意多说了句:“我没有讨厌你,晴。”


  “好啦,我知道啦,那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晴笑眯眯地点头,晃悠着的包包头很可爱。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义勇会参加今年的试炼吗?”当晴再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给出了肯定答案,那双幽蓝眼眸里有一瞬的冷光闪过。


  晴背着双手越过他走到了前边,然后偏过头笑容甜甜地说道:“那我们一起好好努力吧!”


  她也有想变强的决心,也有想走向的未来。


  如果未来能有义勇他们一起就更好了,她会为了让这份期望变成现实而更加努力的。


  ——


  初春过后的盛夏格外炎热,榎木姐姐很早就备好了替换衣服,晴和真菰的短袖轻便装还很好看。


  晴特意换上在义勇跟前转了两圈,却半句夸奖的话都没听到,虽然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晴鼓了鼓脸颊暂时不想搭理他了,然后转头就看见红着脸夸榎木姐姐好看的锖兔和真菰,忽然就开始忧心义勇以后能不能跟人好好相处了。


  她好累!明明她才十一岁!


  尽管如此,晴还是很喜欢缠着义勇。


  ——


  难得跟榎木姐姐一起去镇上的晴给几人都带了礼物,在给锖兔和真菰送过后,她才去找了还在自我训练的义勇。


  低着头绑好刀饰的晴晃了晃握在手里的刀,在阳光映射下闪烁着细碎冷蓝色彩的刀饰很漂亮。


  “弄好啦!很好看吧?”这个刀饰晴几乎是一眼就相中了,之后很干脆就买了下来。


  义勇接过她递回来的刀,视线在新刀饰上停留两秒,眉心皱了下好像想说什么,却在抬头对上晴那明显带着期待的晶亮眼眸后噤了声。


  “这个我一看到就觉得很适合你,我很厉害吧!”晴双手虚虚叉着腰,唇边扬起的笑容里还带着点小自得,随后才意识到他刚才的迟疑。


  “就是不太实用,来,我给你摘下吧。”


  义勇在犹豫半秒后就把刀递了过去,然后在她解开刀饰后就接过收起来放在了怀里。


  ——


  千纱师父来接她的时候正值初秋,热度刚退散不久的天气才刚刚转凉,晴已经换上了稍厚的裙装,红橙的配色跟她的发色很像。


  温暖也明快。


  那天的她照旧跟义勇他们有说有笑地从狭雾山下来,大多是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榎木抬手拍了拍她的头发,语气温和地叮嘱了她两句,锖兔和真菰也都仓促地给她塞了小礼物。


  只剩下义勇有些不在状态中。


  他这时候才记起来晴只是暂时寄住在这里的,也就是他以后不会每天再被她都缠着了。


  应该会有的如释负重情绪却半点都没有,他盯着那边正依依不舍告别的几人,下意识握紧了手心。


  他太清楚分别的意义了,谁都没办法保证还有下次的相遇。


  晴眼圈红红地抱了抱他们,转头看向一直没过来的义勇,抿了抿唇后才抬脚走过去。


  就好像刚开始一样,也是她主动走向了他。


  晴絮絮叨叨跟他说了很多话,得到的回复依旧很少,却比往常要好点,大概这就是他表达不舍的方式吧。


  千纱面带微笑地对榎木几人道谢,然后就牵着自己小徒弟的手准备出发了,视线似乎有意掠过那边闷不吭声的小少年。


  “我会想你们的,义勇也要记得我哦!”明明红了眼的女孩却还努力扬起笑容,用力地对他们挥挥手告别。


  榎木几人目送着晴和千纱前辈离开,心底的不舍也逐渐涌了上来。


  还会再见面吗?义勇想起她曾跟自己说过的事,想要变强的决心更坚定了。


  晴比他小两岁,还有更多时间努力变强,可他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他要努力在试炼里活下来,现在的实力还不够。


  “晴看起来很喜欢他们啊。”


  “嗯,榎木姐姐特别好,锖兔和真菰还有义勇也都对我特别好!”


  “这样啊,晴也开心就最好了。”


  还会再见面的,晴很确定这件事。


  ◆希望


  “标记真的消失了吗?”低头包扎着手臂伤口的女孩那头红橙长发已经松散,因着力竭和受伤缘故而苍白的脸色有着两分怔然。


  “是的,宿主。”在她脑中回应的平缓音调不带半分感情,直白平叙的说出她不肯相信的现实。


  原本偏白的双唇在用力紧抿过后透出了些许血色,却也在紧咬牙关强忍住快溢出口的呜咽。


  她还是什么都没能做到。


  ——


  晴匆忙赶到狭雾山附近时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被阴云遮蔽的天空灰蒙蒙的,弥漫在小路上周围的空气也显得很沉闷。


  快要下雨了。


  意识到这点的晴舔了舔发干的唇瓣,那双略显暗淡的蓝绿眸底划过两分涩意,随后却是捏紧指尖加快了脚步。


  小路尽头的木屋还是两年前她住过的模样,可能因为阴沉天气而没有外出的榎木正站在屋檐下发呆,乍然看见走近的女孩身影还有点恍惚。


  “榎木姐姐。”晴低低地唤了声人,快滑到嘴边的话愣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抓着衣摆的手指节隐隐发白。


  系统的警示从来都没出过错,晴明明很清楚这点,却仍固执要走这一趟。


  晴不知道自己是想确定什么。


  榎木轻轻抿唇,略显冰凉的手轻拍了下女孩的发顶,仿佛蒙上一层雾灰的紫眸有着不合时宜的平静。


  晴没忍住抬头看了眼她,却很快又撇开视线,虽然她不懂榎木姐姐此刻的平静,却也不会直白的询问出口。


  如果是义勇的话,他肯定会——


  脑中闪现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持续思考,晴就听见榎木姐姐开口说了句:“去找他吧,晴。”


  义勇。


  晴隐约明白自己固执要来这里的缘由,她想确定义勇会不会又变成初识那时的他。


  于是,她在问清义勇的去处后就脚步匆匆找了过去。


  晴想了很多劝解之言,甚至打算他要是不听进去就直接用武力揍醒他,结果却在见到人之后,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那时候被锖兔打醒的他虽然性格依旧耿直,却也渐渐地会主动说话会大声欢笑了,虽然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就特别欠揍。


  晴站在不远处的树旁,手指抓在粗糙的书皮上隐隐刺痛,但她却仿若未觉就这样盯着跪在石块前的少年背影。


  晴不知道义勇有没有发现她,但她却知道自己这次不会跟他见面了。


  义勇会活下去,晴已经确定了这点。


  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


  如同来时那般急促,晴并未在狭雾山停留多久就跟榎木拜别离开了。


  “榎木姐姐,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强。”眼角还有些微红的女孩用力抱了下人,就转身走远了。


  她不想再承受这种失去,也不想让在意自己的人承受这种绝望。


  ——


  丹羽千纱没有阻止晴的任何行动,无论是去狭雾山还是回来之后的要求多加训练。


  “师父,我想变强。”努力维持正常情绪的晴手心紧握着刀柄,在发觉自己嗓音里的颤意后指节微动。


  她以为师父会问,也已经想好怎么应答,但师父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头,温和语气没有半点变化:“好,我会尽快调整训练计划。”


  原本日复一日的枯燥练习晴是有偷懒念头的,因为有系统帮助她总能准时完成。


  但现在的她却主动加倍了日常练习,在实战任务时也会有意无意往更危险的地方突入。


  只有在生死边缘徘徊才能更快突破极限,这是师父曾经说过的话。


  又一次看见满身狼狈归来的小徒弟时,丹羽千纱终究没忍住叹了口气:“晴,你太着急了。”


  “嗯,我知道。”拖着力竭身体站在丹羽千纱面前的女孩眼眸低垂,早就干涸的血迹混入深色训练服上并不显眼,却有浓烈的铁锈味在弥散。


  有野兽的,也有她自己的。


  晴没有解释,也不打算改变自己变强的方式,她不想放任自己用泪水发泄心底的恐慌,只能让自己不要停下来,沐浴着鲜血尽快成长起来。


  她真的不想再要那种经历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样的?偶尔晴也会有这种无聊至极的念头,明明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


  蜷缩在窗户墙边的女孩抬头看向漆黑一片的夜空,被遮住的月牙还在试图挣脱控制,所以隐约有微弱光亮从厚浊的云层里透出。


  她承载不了太恢宏的理想,也不会自命不凡想着自己能改变世界。


  她只是想尽可能的珍惜目前自己还拥有的一切,不想再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失去了。


  把下巴搁在膝盖上的女孩双臂环抱着小腿,那双隐隐泛起水光的蓝绿眼眸仿佛在下瞬间就要哭出来。


  但越发收紧的双臂和娇俏面容上的坚定却硬生生阻止了那本该倾泻而出的泪水,平复情绪后只剩下微红眼圈。


  那么义勇呢?


  肯定会比她更努力想要变强,在做着他们约定好要去做的事。


  义勇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手脚都在颤抖的普通人哭求他放过家人,说是可以控制吃人欲望的鬼却在下瞬间就咬死了身前泪水还没干透的家人。


  他又没来得及,下次还要更果断点才行。


  收回刀刃的少年神色淡漠,那双毫无光泽的墨蓝眼眸只扫了眼正在溃散的鬼,就着手准备把那具逐渐变冷的尸体就地掩埋。


  这是他唯一能为这人做的事。


  下次,下次。


  少年正在掩埋土堆的双手坚定有力,低垂着的眼眸里有转瞬即逝的恨意,却又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面无表情姿态。


  他的刀还没有斩遍恶鬼,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又哪来的时间去憎恨去懊悔。


  沉默褪下染血羽织的少年肩头并不算多宽厚,挺直的后背上有着错综复杂的新旧伤痕。


  锻炼紧实的肌肉再度被衣物掩盖,重新整理好行装的义勇目光径自眺望着远方,摆放在腿侧的双手指节在蜷缩过后倏然握紧。


  要出发了。


  ——


  晴正式参加藤袭山试炼时是在十六岁那年,以被师父认可的实力没有半点意外就通过了那年试炼。


  晴写信告诉了榎木姐姐,虽然也想告诉义勇,但这些年她寄出去的信压根就没被回复过。


  义勇是不是已经忘记她了?


  晴抱着这个不确定的猜测正式开启自己作为鬼杀队队员的生活,比之前还稍微轻松了些,却有着不可预估的多变性。


  同时,她也对自己的实力有了初步认知。


  鬼杀队是不被允许存在的组织,晴也不会在意偶尔遭遇到的误解和冷漠对待,她只是想尽力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姐姐,谢谢。”被抱在肩头的小女孩脸上泪痕还没有干透,却睁着懵懂的眼睛细声细气地跟她说了谢谢。


  那个神色恐慌的中年男人脚步顿了顿,咬牙转过身对着晴鞠了一躬就抱着自家女儿快步走远了。


  “不用谢啦,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她应该做的。


  这是晴第一次毫无阻碍说出这句话,在目送着女孩和他的家人走远后眼圈逐渐变红。


  她做到了是吗?


  她不再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了吧?


  那天傍晚的橙红夕阳像极了她的发色,那双浸满泪水的蓝绿眼眸却仿佛被融入了极致光亮,唇角扬起的笑容好像回到了最初的纯粹时光。


  她已经不会再害怕了,她很庆幸自己活在这个世界,很高兴自己能有帮助别人的实力。


  鬼杀队里的人很快就发现了晴的变化,但谁也没主动问及这种算得上个人隐私的问题。


  不过在对战练习的时候,他们发现晴的实力又变强了,不愧是被预言很快就能成为柱的新晋队员。


  虽然同在鬼杀队,但晴却几乎没有找到跟义勇单独见面的机会,偶尔瞥见的人影也很快因为各自任务而错过。


  晴一开始在听见有人私下吐槽义勇的时候还会笑着替他辩驳两句:“义勇不是那种人啦,他就是不太会说话。”


  后来在鬼杀队待了一段时间的晴彻底放弃了解释的想法,从某种意义来说,能做到被全队人都另眼相看的份上,义勇还是挺厉害的。


  虽然这种另眼相看并不是什么好话。


  ——


  “我跟你们不一样。”


  晴在刚踏进训练场地后就听到了这句特别欠揍的话,没有半点起伏的语调还挺像没升级的系统。


  立马变了脸色想要发火的风柱和蛇柱被人生拉硬拽得拖离这里,唇角微勾的蝴蝶忍对着晴点点头也走开了。


  虽然一直都很想见他,但真正有机会单独相处的时候,晴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富冈先生。”她生疏的称呼着人,眼眸里的小心试探没有遮掩,“我是丹羽晴,好久不见了。”


  “嗯。”抬头扫了眼她的义勇神色不变,嘴里发出的单字却算是承认了他还记得她这件事。


  偷摸在心底松了口气的女孩唇边笑容顿时灿烂了起来,她脚步朝着他走近半步的同时大大方方地问:“义勇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鬼杀队不是叙旧闲聊的地方,我还有训练。”大概是因为她自来熟的语气引起了不适,义勇微皱了下眉心,脱口而出的话是半点情面都没有。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晴却好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那沾染了笑意的蓝绿眼眸就这样一瞬不离地盯着他看。


  “我以后都会在这里,义勇。”义勇皱眉看向扑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在听到这句略显沉闷的话时身体有半秒僵直,随后却是抬手握住她的肩头把人推开了些。


  他讨厌不能实现的承诺,身体却没有躲开她的动作。


  为什么?


  义勇不知道原因,但他希望她像刚才说的那样能活下去。


  只是希望。


  【完】


MinJa
“你挡住了一把刀的愤怒,却挡...

       “你挡住了一把刀的愤怒,却挡不住另一把刀的怒火。”
                             ——《罪人——鬼舞辻无惨》

       “你挡住了一把刀的愤怒,却挡不住另一把刀的怒火。”
                             ——《罪人——鬼舞辻无惨》

MinJa
很早就想用素描画义勇,今天圆梦

很早就想用素描画义勇,今天圆梦

很早就想用素描画义勇,今天圆梦

李鹅鹅
搞完了!我要画全套(爆言) 弥...

搞完了!我要画全套(爆言) 弥豆子真的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额

搞完了!我要画全套(爆言) 弥豆子真的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额

性感蠢兔在线发牌

【炼狱杏寿郎】黄色脑洞

#是车,没开完全,主要是揉🐻,谁能受得了那样子的大哥呢。


#先说好,只是个人黄色脑洞,不喜慎入。


#我想这么欺负大哥好久了呜呜呜呜终于下手了,原来我还会搞黄色啊,只不过比较菜罢了


入口一【戳我!!】


入口二【这里!!!】


#是车,没开完全,主要是揉🐻,谁能受得了那样子的大哥呢。




#先说好,只是个人黄色脑洞,不喜慎入。




#我想这么欺负大哥好久了呜呜呜呜终于下手了,原来我还会搞黄色啊,只不过比较菜罢了




入口一【戳我!!】



入口二【这里!!!】






星离云散

鬼灭同人

六、


#现在已经可以看出来,这文是BE

#差不多还有两篇就结尾了

#等我把慕课刷完,我要发我以前搞的原创了

(慕课是不可能刷完的,是永远不可能刷完的)


    这天,雨宫萤又双叒叕被师姐扯了被子从床上拖起来。“今天不是没有杀鬼的任务吗?”萤揉揉眼睛,看清了窗外依旧阴暗的天色,“这天都没亮啊!”“因为路远啊,”师姐望望窗外,眼睛里闪着光,“我们要回家啦!”

    “诶?!回去吗?!”萤立刻坐起来,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有疼感,不是梦!

    “所以啊,赶紧收拾收拾啊!快点赶路,像这样能回去的机会不多啊!”...

六、


#现在已经可以看出来,这文是BE

#差不多还有两篇就结尾了

#等我把慕课刷完,我要发我以前搞的原创了

(慕课是不可能刷完的,是永远不可能刷完的)


    这天,雨宫萤又双叒叕被师姐扯了被子从床上拖起来。“今天不是没有杀鬼的任务吗?”萤揉揉眼睛,看清了窗外依旧阴暗的天色,“这天都没亮啊!”“因为路远啊,”师姐望望窗外,眼睛里闪着光,“我们要回家啦!”

    “诶?!回去吗?!”萤立刻坐起来,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有疼感,不是梦!

    “所以啊,赶紧收拾收拾啊!快点赶路,像这样能回去的机会不多啊!”师姐说着开始收拾衣服。

      “师姐,等我一会!”临走前,萤忽然停在门口。

        她跑向善逸的房间,犹豫了片刻还是摇醒了善逸:“善逸,善逸,我要走啦。”“唔…萤酱…怎么了…”善逸还没睡醒。

      “我和师姐要回去几天。”萤说,“本来不想吵醒你,但是想想还是觉得要跟你道个别,我过几天应该就会回来的。”

      “诶,你要走啊…”善逸拉住她的手,“呜呜呜我会超级想你的…没有萤酱保护我我该怎么办啊…”

     “后来几次任务都是善逸在保护我呀,你其实很厉害的,一定能保护自己的,放心吧,我会带好吃的回来给你的。”萤眨眨眼,想了想又说道,“要不,善逸你和我一起回去?”

    “呜呜呜我还要和炭治郎他们去做任务,不能和萤酱一起回去了…”

    “那…等我回来庆祝你们任务成功?”

    “好。”

    “那我走啦,你继续睡吧。”萤给善逸盖好被子。

    “不不不,我要送萤酱。”善逸以最快速的下床穿好外套,“走吧。”

     直到雨宫萤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善逸才转身会房间。“萤酱你要赶紧回来呀。”善逸已经无心再去睡觉了。

     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师门那边,风景依旧如几年前一般。师弟也像选拔那次一般站在门边等着,只是这次没睡着了。恍然间,雨宫萤以为自己才刚刚结束选拔。可是门上多了不少裂痕,挂着的灯笼也在风吹日晒中淡了颜色,还有…师弟长高了好多。

     他怎么可以长高那么快!

      雨宫萤抱怨道:“哇,我敲你头都要踮脚了!不爽!”“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想敲我?!”师弟躲开她伸过来的手。“你就算一千岁,就算长到一百米,也还是我师弟,还是得被我敲!”萤说着,把一大包行李赛给他,“帮我拿行李!”

      “对了,师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师弟忽然开口。

      “怎么了?”萤听到他认真的语气,也放下开玩笑的态度。

     “师父说让我留下来接替他。”

     “那不挺好的,师父一直挺看中你的。你就好好接替他的位子呗。”

     “但是,我想像你们一样去杀鬼,而不是留下来在这过一辈子,这种事交给师妹就好了啊,她比较弱,还是在师门比较安全。”

     “这事我也不好帮你决定,这样吧,晚上后院,咱们聊聊。”

      后院有一面墙上挂着一张巨大的网,上面有的地方挂着缝制的白花,有些地方还是空白,白花里有的经过漫长的岁月已经暗淡了,有的还是新的,每朵花都连着一张纸,纸上是名字。

   “你带我来这干嘛?”师弟问。

   “这面墙上呢,是从很久以前导到现在,所有师门里去世的人的名字,”萤说,“我以前发呆的时候看到这哥,就去问了师父。”说着,她指了指其中一朵:“你看,这是师兄的,不久前在任务中丧生 。这里面有不少都是师父挂上去的。”

   “为什么…说这个…”

   “你不是犹豫是去鬼杀队还是留在这里教后辈吗?我跟你说一下区别,就是让别人见证你的死亡还是你见证别人的死亡。师父选你是因为你的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强。我们总要死的嘛,但是,我感觉这里就像归宿一样,如果知道自己死后会在这里留下姓名,也会感觉像是永远回家了一样。现在师门里,你的承受能力是最强的,所以师父才要把这个位置给你。你可以救更多的人 帮更多的人变得和你一样又乐观又强大,其实也挺好的。不过,具体看你自己选吧。我永远支持你!”

     “那…如果我真的选择了接替师父,我是不是会…”

   “会把写了我名字的花挂上去。你能承受吗?”

   “…”

   “说不定我能活到退休回来呢?你也有可能等到我回来帮你教徒弟。”

   “我再想想吧。”

   “这是另一种责任,更沉重的责任。”

   

    临走时,雨宫萤也像几年前那样冲着师父师弟挥了挥手,笑道:“等我回来啊。”


MinJa

"我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衣服是单位统一发的高领制服,大哥和义勇都是小组长,业绩优良选手两位(?)

"我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衣服是单位统一发的高领制服,大哥和义勇都是小组长,业绩优良选手两位(?)

糖花籽

我爱九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师兄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忍老婆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九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师兄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忍老婆啊啊啊啊啊啊!

星离云散

鬼灭同人

五、


#这次时间直接往后推

#是萤写给师弟的信

#我说不定要咕咕咕因为学生会工作真的好多


【致师弟:

   不久之前,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实战,不用说你也能猜到,我输了。幸亏有师姐及时赶到,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你不是要听我的经历吗,那我给你讲讲吧。

   我就没见过那么大的鬼!师父去杀鬼救人的时候肯定会偶尔带上你,不要相信你看到的,师父带你去看的那都是长的正常的鬼,长的不正常的鬼真的能长得超乎你的想象…还有就是!师姐,平时看到虫子会害怕的师姐!她居然手都不抖一下的就一刀把鬼砍了!所以以后千万不要再笑她怕虫子了…

 ...

五、


#这次时间直接往后推

#是萤写给师弟的信

#我说不定要咕咕咕因为学生会工作真的好多


【致师弟:

   不久之前,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实战,不用说你也能猜到,我输了。幸亏有师姐及时赶到,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你不是要听我的经历吗,那我给你讲讲吧。

   我就没见过那么大的鬼!师父去杀鬼救人的时候肯定会偶尔带上你,不要相信你看到的,师父带你去看的那都是长的正常的鬼,长的不正常的鬼真的能长得超乎你的想象…还有就是!师姐,平时看到虫子会害怕的师姐!她居然手都不抖一下的就一刀把鬼砍了!所以以后千万不要再笑她怕虫子了…

    后来,我被师姐带去做后勤任务了,就搬搬物资什么的,那物资比你轻多了。

    你现在能控制好训练的度吗?我怕我不在你训练的半死不活的没人扛你,你只能自己爬去治疗室。

    你要明白的是,你有极限,不要老想着做超越自己承受能力的事。

    我的话,有些事,我也想明白了。我一直都太消极了,想着反正我很弱啊死了好和父母团圆啊什么的…我一直在逃避独自面对未知的困难。

   我实战也有好多次了,每次都会看到恐惧中的人们四处逃窜,看到白天还是笑着的人们变成冰冷的尸体,我听见尖叫声、哭泣声,看见血和眼泪。我在街道上愣了很久,想起我的过去。

   如果我不去努力救更多更多的人的话,就会有许许多多像过去的我一样的人,因为不幸的经历变得消极、绝望。

   我还是很弱,也就是勉勉强强可以杀一些不是很强的鬼而已。也许我不会有你那种要去拯救所有人的热血,但是,我决定了,只要我遇到,我就不会逃避,就尽我所能救我遇到的陷入危险的人。

    对了,关于那个叫善逸的人呢,他对我的影响很大。

    他比我还怕鬼,准确的说是他害怕死亡。所以他比我还“怂”。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就会找的地方安安静静过完一生,至少肯定不会去杀鬼的。但是,他加入了鬼杀队,而且他的雷之呼吸真的很厉害,他一定也是克服了许多恐惧才能学会的吧。虽然说着害怕鬼啊、自己可能不行啊什么的,但他一直都在完成任务,甚至去面对下弦鬼。

   他一直在鼓励我,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说我很厉害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能从那些话里得到勇气。

   我可能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回去,你和师父,还有我没见过的师弟师妹们,要保重。

   对了,替我告诉师父,谢谢他一直包容我消极的思想和别人无法理解的行为。

   我们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

                                                                   


    萤写完了信,往床上一瘫, 忽然就饿了。以前每天都要带着师弟从后院墙角的洞里溜出去买夜宵吃的,都养成习惯了。平时任务重,回来师姐会给加餐,这几天比较轻松,自然也就没了夜宵。

     师姐不给做夜宵,但是可以自己买啊!

    鬼杀队的衣服是黑色的,简直就是配合我夜晚偷偷溜出去觅食啊!雨宫萤想着,凭借多年偷溜的经验,躲过检查的人员,翻墙出了院子。

     即使是晚上,街上也是很热闹的,空气中充满各种食物的香气。对萤来说,这就是天堂。吃饱喝足之后,萤准备再溜回去。

   对了,善逸好像总是嫌药苦不肯喝药诶,萤忽然想起来,于是又折回去买了点甜食。

    雨宫萤摸黑去了善逸的房间敲了敲门:“善逸,睡着了吗?”善逸听见萤的声音,起床开了门:“诶?!是萤酱!”“嘘,小声点啊,”萤捂住他的嘴,“要是让他们发现我溜出去买吃的就完了。”

    萤推着善逸进了房间,关上门,从包里拿出装糕点的盒子:“你不是怕药苦嘛,我给你买了糖和糕点,都是甜的。”

   “萤酱你真好!我好感动啊!我好喜欢萤酱啊,又可爱又温柔。我们赶紧结婚吧!”

   “你就不能不提这个嘛!”萤叹气,“行了,我先回去了,你小心点别被发现了,明天我再给你带好吃的。”

     不知道师弟怎么样了,他大概也会他的师弟师妹偷偷去买吃的吧,萤躺在床上,想像着在遥远师门那边,是不是也会继续发生着曾经明天发生的事,即使自己已经离开。

      会回去的,肯定会。


    


愚鸠
上个月的鱼了,本来想攒一套发,...

上个月的鱼了,本来想攒一套发,结果摸了个善e就没往下画了。。

上个月的鱼了,本来想攒一套发,结果摸了个善e就没往下画了。。

星离云散

鬼灭同人

四.


#我写文都随缘所以差点就决定不写了,但是有人说期待后续。呜呜呜我好感动。所以我还是努力往后写吧。

#结局是定了,就是中间剧情很麻烦

#还有就是我要把以前的构思拿出来重写了


  “往!北!走!!!快点快点去任务地点!快去快去!!!快去北边的村子杀鬼!快点!!!”

   “好吵啊…”萤真的很想扔块石头砸那只乌鸦,但是那是传讯乌鸦,她真的不敢乱砸,生怕人家一个生气拍拍翅膀飞了,把自己丢在荒山野岭喝西北风。

   为什么,明明自己师门兴盛,师兄师姐一大堆,为什么就没一个带带自己呢?!当年一个个临出发前不是都说“等你来鬼杀队了我一定带你”,现在...

四.


#我写文都随缘所以差点就决定不写了,但是有人说期待后续。呜呜呜我好感动。所以我还是努力往后写吧。

#结局是定了,就是中间剧情很麻烦

#还有就是我要把以前的构思拿出来重写了


  “往!北!走!!!快点快点去任务地点!快去快去!!!快去北边的村子杀鬼!快点!!!”

   “好吵啊…”萤真的很想扔块石头砸那只乌鸦,但是那是传讯乌鸦,她真的不敢乱砸,生怕人家一个生气拍拍翅膀飞了,把自己丢在荒山野岭喝西北风。

   为什么,明明自己师门兴盛,师兄师姐一大堆,为什么就没一个带带自己呢?!当年一个个临出发前不是都说“等你来鬼杀队了我一定带你”,现在,一个个又都说“你要自己面对困难啊”。

    果然,前辈的嘴,骗人的鬼。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给她帮助,至少给她寄足了干粮和衣物。

     “物质上的援助有个卵用啊,要是真帮我就过来帮我把鬼杀了啊。”萤晃晃手中的超豪华便当,想着一会见了鬼该怎么办。

       乌鸦还在她头顶上盘旋,超大声催促她赶紧去完成任务。

      萤觉得,她迟早要对鸟类产生害怕的应激反应。

     “你有队友!你有队友!你有队友!”乌鸦突然换了台词。

     “诶?真的吗?!”萤很意外,于是郑重地收好了便当,“等队友来了就那这个跟他搞好关系,然后求他带我!”

     走了没多久,萤就见到了她的队友。 诶?这个人。。。这个人远远的就冲她跑过来了:“萤酱萤酱!哇太好了,没想到是和萤酱一起!那就靠你保护我啦!”是那个叫善逸的少年,那个选拔的时候一刀秒杀鬼的人。“太好了!到时候就靠你了!”萤感觉自己看到了希望。

     “不不不你看我怎么弱 遇到鬼我真的会死的,都要靠萤酱保护我的!”然而善逸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厉害。

     “请收下这个吧!”萤忽略他的发言,直接递出了便当盒,“这个是便当,你现在好好吃,到时候就靠你了!”说完还拍拍他的肩,仿佛是把全部的信任和期待都通过这个动作传递过去。

     “便…便当?”善逸打开盒子,立刻感动落泪,“萤酱你还会做便当!太好了你又强大又可靠我就放心了!请嫁给我吧!”

      “什么鬼啊,这是我师姐做的不是我啊,还有你这样随随便便问人"可不可以嫁给我"是一定会被拒绝甚至会被人当成坏人暴打的…”萤仿佛看见了自己不成器的师弟,伸手敲敲善逸的头。

     “嘎!往北走!往北走!去北边的村子!去杀鬼!杀鬼!”乌鸦又开始催促起来。

      萤发现,善逸得到的是只麻雀,小巧可爱,而且最重要的是!没!那!么!吵!

      “为什么善逸你的是小麻雀爱,真好诶,我都要被那只乌鸦吵得精神失常了…”

      天色渐暗,两人一路聊着,在天黑时到达了村子。

       这次运气是真的好,连打听都不用的,看着人群涌动的方向也知道鬼在哪,更何况还有建筑被破坏发出的巨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鬼…出现了!萤酱我们快跑吧!鬼会吃掉我们的!杀鬼那种事交给鬼杀队的前辈就好了,我们快逃吧!”

     “但是,我们不就是鬼杀队派来杀鬼的吗?”萤看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抬手摸摸他的头安慰他,“乖啦,一会儿你躲我后面,万一我要撑不住了,你看到就快跑,嗯?”

      虽然萤不知道为什么善逸会有战斗前特别怂和战斗是特别猛的反差,但是她知道善逸绝对有杀鬼的实力,只能先哄着带他去战场,如果没办法激发他强大的实力那再跑也不迟。

      “好…好吧…萤酱是女孩子,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可怕的鬼!”善逸努力克制着恐惧,跟的雨宫萤逆人群而行,赶到了鬼所在的位置。

        果然,一片狼藉,满地的砖块瓦片,有人被鬼抓走,有人被倒塌的墙压住。

       萤想起很多次被师父带着去救人的经历,模仿着师父的做法,掀开砖块救出被压住的人,一边引导众人顺利逃走:“大家小心一点,不要拥挤!”但是,只是疏散人群是没有用的,还得杀鬼才行。

       也许,等到一切过去后再回顾困难,会觉得“不过如此”吧,但是现在得鼓起勇气才行。

       萤拔出了刀,砍断了伸向自己的鬼手。“善逸,拜托你带大家到安全的地方去!”萤喊道。

       这是第一次,真正的实战。

       相比选拔时遇到的鬼来说,这只真的要强很多,而且他的体型很大,想要看到他的头并不容易,只能从高处…那就得在他破坏掉四周所有房屋前,跳上房顶。

        萤告诉自己要冷静,同时快速分析着,找准落脚点跳上了房顶。因为过度紧张而心跳加快,大脑也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只能照着之前想好的,从屋顶跳向鬼的方向,砍下去。

         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她砍到鬼之前,鬼的手就伸了过来,准备抓住她。完了…萤知道自已的处境有多危险,可是已经没办法思考应对的方法了。“拜托了,砍断他的手,不要被他抓住啊。”萤只能祈祷着,快速调整呼吸,闭上了眼睛。

        并没有没抓住,她听到了鬼的嚎叫声和倒地的声音。睁开眼睛,她确实砍断了鬼的手,但已经有人斩下了鬼的头。落地站稳,萤抬起头,看见了对面的屋顶上,自己的师姐正收了刀朝她挥手:“你看,我都说会给你援助了,不只是食物上的援助哦。”

        所以说不愧是师姐,人家从容得跟切了跟头发似的,自己却是狼狈不堪还差点丧命。

      “师姐厉害!”萤只能吹彩虹屁。一直都是这样,师父师兄师姐杀鬼,她就看着,崇拜着,然后帮忙搬搬物资救救伤员。

       “师父说不放心你一个人,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先做点简单的任务。”师姐说。

       “哦,好,那等我先帮这里的人修好房子再去找你。”萤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早上还有任务。”

     “师姐再见!”

     “嗯,再见。”

       确实是不如他们…萤帮村民包扎的时候想,既然只能干干后勤,那我就好好完成吧,未来,真的得好好克服那种大脑无法思考的状况。

      “呜呜呜萤酱好厉害啊!那个鬼好可怕啊。”善逸小跑着过来。

     “没有,是我师姐杀的鬼,我很弱的,因为我并没有那么大的热情去训练,变得很厉害,我也就只是会想着逃避而已。”萤低着头,专注着手里的事,认真上药包扎。

    “我也害怕鬼的,我也不想来鬼杀队的,我真的很弱的我会死的,一定会死的!”善逸在她身边坐下。

     “不,其实你真的很厉害,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萤摇摇头,“我啊,看到人陷入危险也还是会想去救他的,所以不克服恐惧真的不行啊,善逸要是觉得自己很弱,就跟我一起好好练习吧,至少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人。看着别人死去自己却活着,真的是很绝望的事。”

     “诶诶诶?!萤酱你怎么哭了?”

     “不重要。”萤抹去眼泪,“等帮这里的居民修好村子,我就要去我师姐那里了,善逸你要保护好自己呀,下次再见吧。”

      


    

       


         

      

     


MinJa
如果义勇喜欢笑,他会多美丽(?...

如果义勇喜欢笑,他会多美丽(?)害

如果义勇喜欢笑,他会多美丽(?)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