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狐

39735浏览    1833参与
加油努力上进心!
!忘发了 是和 @芷瞳狼月 一...

!忘发了

是和 @芷瞳狼月 一起填的表!!

快夸她!!!


!忘发了

是和 @芷瞳狼月 一起填的表!!

快夸她!!!


♪帕夫洛娃♬
根据大大的图片改编而来的。希望...

根据大大的图片改编而来的。希望能喜欢╰(*´︶`*)╯ @空旷

根据大大的图片改编而来的。希望能喜欢╰(*´︶`*)╯ @空旷

潜黑。
卑微冷圈 只能自己产粮(叹气

卑微冷圈


只能自己产粮(叹气

卑微冷圈


只能自己产粮(叹气

君文袭

深渊(十四)

我觉得又要被老福特屏蔽了,总之写出来跟刚开始想的不太一样吧......越来越ooc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很多.要考试了和一点点不顺心的事情,有丶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备用链接走评论,翻了说一声就行会补的!

总之希望你们不要嫌弃,以及我非常感谢从一看到现在的小宝贝!!你们就是我不弃坑的理由!!

爱您们!


https://shimo.im/docs/YQV9XgHGd9rJgrTX/


君文袭

我觉得又要被老福特屏蔽了,总之写出来跟刚开始想的不太一样吧......越来越ooc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很多.要考试了和一点点不顺心的事情,有丶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备用链接走评论,翻了说一声就行会补的!

总之希望你们不要嫌弃,以及我非常感谢从一看到现在的小宝贝!!你们就是我不弃坑的理由!!

爱您们!



https://shimo.im/docs/YQV9XgHGd9rJgrTX/


君文袭


沐玖黑化了

我也不知道是啥,

沙雕文


嘉德罗斯 一个贼凶的小屁孩 还挺可爱(??)


于是有了想犯罪的念头

然后就被一棒子锤死了


雷狮,一个可以放电的大猫猫(什) 家里没电了可以当发电机使 还可以烤肉!!


安莉洁,可以生产柠檬碎冰冰 可以靠这个发财致富!!!


鬼狐,传销头头 说的贼六


( °◅° )

最近发烧了所以会减慢更新速度

沙雕文






嘉德罗斯 一个贼凶的小屁孩 还挺可爱(??)


于是有了想犯罪的念头

然后就被一棒子锤死了


雷狮,一个可以放电的大猫猫(什) 家里没电了可以当发电机使 还可以烤肉!!


安莉洁,可以生产柠檬碎冰冰 可以靠这个发财致富!!!



鬼狐,传销头头 说的贼六



( °◅° )

最近发烧了所以会减慢更新速度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丹狐】盘点一下丹尼尔的那些骚操作

【丹狐存档在这里】【凹凸存档在这里】


@树洞

树洞好,我是凹凸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今天我想来这里吐槽我们学院里,令人发指的师生恋。

首先说一下,我们的老师叫丹尼尔,人高马大的大天使族人,长得嘛,还是很帅气,在教师里面的人气也很高的,可惜了,这位老师,他居然玩儿师生恋!

他恋的对象是我们专业的大二学长,叫鬼狐天冲,长得邪魅的很哦,和他名字一样,是个狐狸,而且是带鬼气的狐狸。

怎么说呢,他们还蛮有夫妻相的,都是白发金瞳,在我们学院一堆谈恋爱的群体里,他们还算特别,至少没有打来打去或者腻腻歪歪。

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是这样的,上个月,我跟着我室友一起下楼准备去打篮球,刚下到楼梯口,就看见有两个人在那...

【丹狐存档在这里】【凹凸存档在这里】


@树洞

树洞好,我是凹凸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今天我想来这里吐槽我们学院里,令人发指的师生恋。

首先说一下,我们的老师叫丹尼尔,人高马大的大天使族人,长得嘛,还是很帅气,在教师里面的人气也很高的,可惜了,这位老师,他居然玩儿师生恋!

他恋的对象是我们专业的大二学长,叫鬼狐天冲,长得邪魅的很哦,和他名字一样,是个狐狸,而且是带鬼气的狐狸。

怎么说呢,他们还蛮有夫妻相的,都是白发金瞳,在我们学院一堆谈恋爱的群体里,他们还算特别,至少没有打来打去或者腻腻歪歪。

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是这样的,上个月,我跟着我室友一起下楼准备去打篮球,刚下到楼梯口,就看见有两个人在那里。

站着的那个是一个学长,手里拿着一束玫瑰等他的男朋友,蹲着的那个男人在打毛线衣……他就是我们的丹尼尔老师……

起先我还不知道他来我们宿舍干什么,别人来谈恋爱,他来打毛线衣?直到后来鬼狐学长下来了,他就把手里的毛线衣给学长一套……

后来这个图片就上了我们学校的头条。

可惜头条不能发语音,不然你就可以听见丹尼尔老师教育那个拿玫瑰花的学长。

“玫瑰花能当饭吃吗?送你男朋友的东西必须要实在,你看看,干等这么久,还不如学学老师我打打毛线衣,打完还可以给自己媳妇儿穿,你说对吧?”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我们宿舍楼下见过那位学长了。

 
 

——————————————————

(评论1314)(点赞52412)

热门评论:

@匿名网友:丹狐是真的!!!!!!!

@驯兽师:话说……我想起了,我记得我去参加文学社时,碰巧是新加入的社员要做一个报告,丹尼尔是我们文学社的指导老师……然后那天,丹尼尔老师就只认认真真听了鬼狐的报告,并且当众要了他的qq……

@本小姐天下第一:呵呵,你看见过老师上课只盯着一个人看吗?

@本小姐才是天下第一:还不然我们打扰那个家伙睡觉,气死本小姐了!

@匿名网友:姐,你们忘记匿名了……

@匿名网友:啊啊啊啊!是凯莉学姐和艾比学姐还有紫堂学长吗?那楼上的是埃米学长咯!

@匿名网友:嘘🤫。我也来吐槽一下吧。那天鬼狐在丹尼尔老师的课上睡着了,结果老师看见了后,非但没有把他喊醒,反而让我们自习,并且拖一个小板凳在鬼狐同学边上坐好,和他一起趴在他的桌子上看他,还说了一系列令人误解的填词。

@丹鬼:什么什么!

@匿名网友:……让凯莉说吧。

@本小姐天下第一:不就是什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他太辛苦了,我昨天让他做到了凌晨两点。”

@匿名网友:???

@匿名网友:啊啊啊啊啊!什么虎狼之词!我爱了!

@本小姐天下第一:别想多了,只不过昨天晚上鬼狐和丹尼尔一直视频通话做题罢了,毕竟他不想吊死在高数上。

@匿名网友:?学姐你这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鬼狐天冲:因为她是我妹!

@匿名网友:出现了!当事人!鬼狐学长快说说你是怎么追到我们老师的!是不是被潜规则了?

@打你二大爷:这么多闲话,高数题太少了吗?

鬼狐是我追的,你们别想了。

 @晰君总是在作死 :这对cp我磕定了!



 
 

给晰君小朋友的生日礼物

 

星光✨
出境原po 是2019云南YC...

出境原po

是2019云南YCG Day2的图

我永远喜欢鬼狐大人ヽ(*´Д`*)ノ

出境原po

是2019云南YCG Day2的图

我永远喜欢鬼狐大人ヽ(*´Д`*)ノ

桐-辰夕-亞
最近一直被这歌洗脑,所以给鬼狐...

最近一直被这歌洗脑,所以给鬼狐穿上了!(#

最近一直被这歌洗脑,所以给鬼狐穿上了!(#

兀然

面具(猎物2)

    “刷---”的一声脆响,后接连好几个。鞭子抽打的声音,在那安静的地下室,显得格外刺耳。

    鬼狐的双手被铁索拴住,被迫支撑起身体,身上承受着鞭打的痛,鬼狐咬住自己的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上的痛也慢慢的麻木,知觉慢慢模糊,就在鬼湖狐晕倒之时,一盆冷水泼了上来。冷水将那疼痛唤起,鬼狐的意识也再一次的清醒了起来

   这时一个冰凉的物品将鬼狐的下巴慢慢抬起,鬼狐的头被迫抬起看着那如同王一般的男人,那只深紫色眼睛凝视着他,是如此的高高在上。而鬼狐又是如此的渺小。这种感觉已经不是鬼狐一次两次遇到...

    “刷---”的一声脆响,后接连好几个。鞭子抽打的声音,在那安静的地下室,显得格外刺耳。

    鬼狐的双手被铁索拴住,被迫支撑起身体,身上承受着鞭打的痛,鬼狐咬住自己的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上的痛也慢慢的麻木,知觉慢慢模糊,就在鬼湖狐晕倒之时,一盆冷水泼了上来。冷水将那疼痛唤起,鬼狐的意识也再一次的清醒了起来

   这时一个冰凉的物品将鬼狐的下巴慢慢抬起,鬼狐的头被迫抬起看着那如同王一般的男人,那只深紫色眼睛凝视着他,是如此的高高在上。而鬼狐又是如此的渺小。这种感觉已经不是鬼狐一次两次遇到过了

   “咳咳,早上好呢,雷狮大人,哦,不现在可能是晚上”鬼狐笑着对雷狮说

    “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鬼狐你这种笑容,我早就已经看腻了,现在快点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鬼狐笑道“雷狮大人应该很清楚鬼天盟的规则吧?双方的交易是不知道对方姓名的,我们只负责拿钱办事就好,所以说在下也并不知道是谁。”

    “咳咳”

     雷狮看着鬼狐轻笑道“对你说的没错,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和你一起来的那个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鬼狐听到陈晨的名字,警觉起来,还是依然保持他的微笑说道“他对于大人您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吧,所以说呢,他人也不必去。。。”

   “闭嘴,你只用告诉我,他在哪里就行了?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鬼狐”

    鬼好狐也知道藏不下去了,笑容便消失对着雷狮怒吼道“在下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也不会知道他在哪的”

    安静了许久。突然雷狮狂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去奎湖,你知道吗?再参加大赛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你就被你吸引了,你总是带着面具用温和的声音与你那笑容,做着各种各样的交易。”

     “从那时开始,我就想要亲手将你那笑容毁灭”说完雷狮的笑容,便瞬间消失。

      “但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子,因为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将我的东西抢走,我很不爽,鬼狐。所以你接下来你要认真了,准备好接受我的愤怒。”

     鬼狐看着雷狮讽刺的笑道“我们每一个人在做任务之前都已经做好了死的决心。雷狮大人”

    雷狮抓住鬼狐的脸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君文袭

深渊(十三)

#短小以及ooc

#最近没什么肝力啊......越来越咸鱼

#感谢小可爱们的小心心,我爱你们!!!每次看到都觉得自己应该填坑了!


鬼狐醒的还是早了点,不知到是因为自己不习惯与别人同床还是丹尼尔酒喝多了睡得深些。鬼狐迷迷糊糊睁着眼,丹尼尔虚虚地环着自己地腰,给他留足了空间。

昨天.......鬼狐看着丹尼尔没被睡袍遮严实的胸口斑斑点点地齿痕和红印,贪心地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一点一滴,全都收进回忆。私心地解了睡袍,伸出手轻柔地放在丹尼尔地胸膛,寻找着熟悉却又陌生的触感。紧实的皮肤贴在手心的感觉让鬼狐食髓知味。于是得寸进尺,双臂探进睡袍的领子攀上丹尼尔的肩,然后是肌肤相贴,不习惯,但是满足。

鬼狐有恃...

#短小以及ooc

#最近没什么肝力啊......越来越咸鱼

#感谢小可爱们的小心心,我爱你们!!!每次看到都觉得自己应该填坑了!


鬼狐醒的还是早了点,不知到是因为自己不习惯与别人同床还是丹尼尔酒喝多了睡得深些。鬼狐迷迷糊糊睁着眼,丹尼尔虚虚地环着自己地腰,给他留足了空间。

昨天.......鬼狐看着丹尼尔没被睡袍遮严实的胸口斑斑点点地齿痕和红印,贪心地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一点一滴,全都收进回忆。私心地解了睡袍,伸出手轻柔地放在丹尼尔地胸膛,寻找着熟悉却又陌生的触感。紧实的皮肤贴在手心的感觉让鬼狐食髓知味。于是得寸进尺,双臂探进睡袍的领子攀上丹尼尔的肩,然后是肌肤相贴,不习惯,但是满足。

鬼狐有恃无恐般的毫不担心是否会把丹尼尔吵醒,窝在他的胸口听心脏跳动的声音,有意无意地抚摸着丹尼尔背上那道可怖地疤。皮肤之间陌生的触感还是让鬼狐颇为不适应,但是......又很舒服,温暖的,柔软的。

狐狸耳朵动了动,鬼狐感受到环着他的手臂收紧了些。又带着些旖旎的梦睡去。


“鬼狐......鬼狐......”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化成热气吹在耳畔。

“唔.......”鬼狐往丹尼尔怀里蹭了蹭,毛茸茸的脑袋搔地丹尼尔脖子痒。“医生.......再陪我躺一会嘛反正你又不去工作。”鬼狐的嗓子哑哑的,可能是昨天使用过度了.......

“再睡就该头疼了。”丹尼尔是真的头疼,作为一个身体健康并且精力有点旺盛的正常男性,不知道是不是心底还留着事后的余韵,丹尼尔一大早面临着一个生理反应。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鬼狐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地乱蹭。

“医生......您一大早还真是........”鬼狐收了话头,从丹尼尔胸口抬起脸看着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精力旺盛。”

丹尼尔也不是什么脸皮薄地主儿“嗯......说不定是不够尽兴......再来一次?”

“不用了,医生身体还没恢复,身体要紧,我起床。”鬼狐认输,他可不想一把骨头在床上散架。

丹尼尔起床伸了懒腰,今天格外地神清气爽连头发稍都带着别样的精神,如果忽视那跃跃欲试地小帐篷的话。弯腰亲了亲鬼狐的额头“你要累就再躺一会。”

“丹尼尔”鬼狐趴在床上撑着头,盯着丹尼尔看了一会,“医生”

丹尼尔笑着回应鬼狐,等着他的下文。

“医生,我喜欢你”鬼狐不记得他是不是和很多人告白过,但是这一刻,他只想和丹尼尔一起走很长很长的路“我爱你。”

丹尼尔还是弯腰的姿势,十指扣上鬼狐的十指“鬼狐,以后的路,我会和你一起走,嗯?”

不要把他拒之门外,不要再伤害自己,不要再一个人默默地承担那么多。

“嗯。”


丹尼尔坐在沙发上做文件,鬼狐偏要趴在他腿上,嚎自己腰疼。

“行了,小声点,嗓子要坏了。”丹尼尔给鬼狐揉着腰,一下一下地拿捏着力道。

鬼狐被丹尼尔揉的整个人都酥了,其实腿也酸酸的。私处也有点使用过度的意思,八成是有点肿。狐狸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丹尼尔,你觉得他会收回那个饵还是做掉他?”

“如果我能确保能做掉你,那么收回和杀了其实都没什么区别,顶多就是人员地损失而已,要看这个饵对他作用有多大。如果我不能确保你会死,收回鱼饵地风险就太大了,容易露出破绽。”丹尼尔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回答,正和鬼狐想的一样。

“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准备好了我会循着这个鱼饵反咬一口?”鬼狐依旧是摇着尾巴,一脸云淡风轻地样子。

丹尼尔拍了拍鬼狐的背“鬼天盟不用动,其他的,我来安排就好了。”他也不仅仅是在政府里挂个名号。只是.....只是他还没有和鬼狐坦白过....“鬼狐......你知道我是政府的人...”

鬼狐猜到了丹尼尔想说什么,“我大概都知道了,莱娜见过你之后去调查了你,鬼狐家族别的不行,情报网还是可以的。”鬼狐顿了顿“不过...我们丹医生外面的名声可是相当好呢。你就不怕我坏了你的声誉?”

“毕竟牡丹花下。”

总的来说,丹尼尔和鬼狐都不是什么放不下身段的人,特别是在某些脸红心跳的场合。更别说是初入爱河,夜夜都是难舍难分,箭在弦上.......然后鬼狐会被丹尼尔拉开,塞进被子睡觉。

鬼狐:草。“要不医生你换我在上面怎么样?”鬼狐一挑眉。

“可以啊,如果你有机会就让你试试。”

行,铁定没机会。


鬼狐人不见长,毛倒是一天比一天油光水滑。

丹尼尔今儿接了一个电话,倒是许久没有动静的心理咨询室打来的,有工作。来的人却不愿意透露姓名。

“丹医生,是二当家。”鬼狐听丹尼尔说这时候来了工作,如是说到。

丹尼尔顺着鬼狐的毛,他总怀疑这小狐狸生着别人没有的七窍玲珑心。他们猜的相差无几。

“怎么猜的?”

“医生不也这么想吗?”

“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如果我说猜的,医生信吗?”

丹尼尔微妙地笑了笑“要不怎么说你生得一颗玲珑心呢。”

“再怎么玲珑也是撂在你这了。”鬼狐下意识摸了摸无名指指关节,“不过说正经的,二当家这次来,恐怕不怀好意啊。是察觉到你的作为了?”

丹尼尔看着鬼狐的小动作,心下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他赢不了了。”通过各个关节,丹尼尔手上基本掌握了所有二当家所做的勾当和那些有的没的鱼饵。本来是他自己用来钓别人的,只是没想到被反咬了一口。每个人都逃不掉,都会成为丹尼尔蛛网中的一个扣。至于鬼狐布置的那个饵.....“小狐狸,帮了我大忙了。你知道在你和鬼天盟没有联系的这段时间里他做了什么吗?莱娜迫于压力和形式不能大张旗鼓的查,但是我可以。”

鬼狐挨了挨丹尼尔的手,示意他继续。

“他爬上了二当家的床。”丹尼尔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鬼狐“是不是有点意思了。”

鬼狐嗤了一声,“他还真是来者不拒。”

丹尼尔捏了捏鬼狐地手掌,居然也就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就是在是不像他的作风。

鬼狐倒表现得不大在意了,顺势牵起丹尼尔得手放在唇边亲“大家不过都是大同小异,你说是不是,医生。”就像他最后滚上了丹尼尔的床。“医生的伤什么时候才能好透呢。”尾调撩人。

“区别大了。”丹尼尔一点都不想鬼狐把自己和那种人放在一起作比较。一点都不。眉头微微皱起。

鬼狐真的能心如止水吗?不能。他自己知道。于是伏在丹尼尔胸膛,让整个身心都只有他的气息。顺便在他胸膛咬一口做点小动作。“什么时候?”

“明天上午九点半。跟我去?”

“嗯。不能让我跑了啊。”鬼狐凑上去索吻,丹尼尔温柔清冷的吻永远具有吸引力。


不会的,不会让你跑了的,也不会把你弄丢的。

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我可以与你翻云覆雨,也可以陪你打发漫漫人生。





——君文袭


有亦

【剧情解】元力池背后有什么

*无责任猜测,含新集剧透,没看00集的小伙伴慎入。

欢迎交流讨论~



猜测结论:背后可能是【创世神重生计划】


【情景回顾】

维德看到元力池回收装置打开的门后面,是一排排茧一样的密封舱,聚焦了其中一个放大看,舱里是一个人影,对应有一个菱形的标记。之后维德准备换一个目标再观察,这时候被安特晃歪了镜头,没有看清其他的舱(啊早该猜到!肯定不会干脆地揭露所有内幕的,所以这里没法判断其他舱里是不是别的人影和不同的标记,姑且认为都是不同的)

对于维德聚焦的那个舱,评论区有人说可能是一个叫做“菱”的角色,曾有相关人设放出(不知道是否旧设)


【实验室】

元力池回收门之后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

*无责任猜测,含新集剧透,没看00集的小伙伴慎入。

欢迎交流讨论~



猜测结论:背后可能是【创世神重生计划】


【情景回顾】

维德看到元力池回收装置打开的门后面,是一排排茧一样的密封舱,聚焦了其中一个放大看,舱里是一个人影,对应有一个菱形的标记。之后维德准备换一个目标再观察,这时候被安特晃歪了镜头,没有看清其他的舱(啊早该猜到!肯定不会干脆地揭露所有内幕的,所以这里没法判断其他舱里是不是别的人影和不同的标记,姑且认为都是不同的)

对于维德聚焦的那个舱,评论区有人说可能是一个叫做“菱”的角色,曾有相关人设放出(不知道是否旧设)


【实验室】

元力池回收门之后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克隆人军队”一类的实验室,石板内容的第一句也出现了“实验室”一词,加上京弥所说的,想去往“神之地”,也许这里就是创世神的实验室。


【创世神】

(石板文字有一些翻译,可以在凹凸世界tag里搜一下,这里还没有进行核对,随手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翻译原文来对照说)

由于石板文字的指代比较模糊,暂且认为“he”指的是创世神,“it”指的是参赛者原力种子,那么红色石板的这段话的大意可以理解为:

创世神在实验室决定实施计划,要重建曾经的宫殿,恢复珍贵的力量。参赛者的灵魂和记忆将被摧毁,作为重新运作的核心,洗去旧时代的羁绊,成为星星融入世界,永远沉睡,等待命运的召唤。七神使打开大门,宣布了神的旨意。

由此可推:

1.创世神处于力量削弱的状态,不如以前那样强大了。原因暂时不得而知,也许是自然衰竭,也许是遭受重创。预告里紫堂幻说的“如果创世神不在了”与此相印证,可能创世神正在类似“闭关”或者沉睡之中,已经不实际掌权世界的运作了。

2.进入元力池回收系统的原力种子可能将成为新世界运行的能量来源,它们将被抹去过去的一切人格和记忆。如果“命运的召唤”是指创世神的苏醒,那么按照这个计划,茧舱里的人将在创世神需要的时候醒来,那时候就已经是神明的统治工具了。

3.七神使是这个计划的知情人。依据目前为止的剧情分析,七神使并不完全都跟创世神站一边,各有各的小九九,也就很有可能利用这个机会打各自的算盘;观战团则更可能不知情,或者对大赛的目的有别的想法和理解。创世神重生计划,很可能并不会按照创世神的预期发展。


【原力种子】

茧舱里的人影不一定是所有的参赛者,也许是历届参赛者中有利用价值的那一部分,也可能不是参赛者。不然没有必要特意把原力种子和身体分开回收,也没必要设置各种比赛项目对参赛者进行筛选和淘汰。

迷宫星的罗德烈说“元力是参赛者本身就有的”,也许是类似于“潜能”这样的东西,大赛赋予参赛者元力的过程,实际上是打开了参赛者的能力开关,激活和释放了每个人的力量,因此不同的参赛者元力不同,而且和个人的特点息息相关。参赛者在大赛过程中不断升级发展自己的元力,使得这一力量更加强大。如果创世神最终需要的只是力量本身,那么参赛者充当的角色就是能力“培养皿”,为了培养力量而存在(非常残酷了,这类设定在游戏《Armen Nior》中也有出现)


【京弥】

京弥被击中之前非常长的定格画面真的很可疑。以他的能力,绝地反杀并非不可能,也许在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种不同的选择,最后选择了自己成为原力种子去神之地看一看;又或许这才是他本来的目的,不然随便选一个弱鸡秒掉然后跟着去就行,为什么非要选维德和安特?(如果京弥通过这种方式去找创世神,那么凯莉和安莉洁也可能是同样的方式)

京弥可能是鬼狐现在的老板。凹凸学园鬼狐资料卡显示他是“京弥”后援会会长。这也解释了第一季开头鬼狐拿着石板。既然京弥知道一些关于石板的事情,而他又不方便或者暂时没办法亲自去找石板,那他可以通过鬼狐去找石板。


【石板】

从石板的行文风格来看,应该是格瑞他们族的记录(不太记得第一季鬼狐凯莉抢夺石板的最后石板到了谁手上?格瑞那会是不是有说“这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凯莉之前用石板改变场地,京弥用石板在大赛里制造bug,推测这些都是石板功能的冰山一角。

“守望一族”为创世神服务,很可能拥有类似“管理员权限”这样的力量,石板就是操作管理员权限的媒介。因此会有神使攻击守望一族,企图消灭不稳定因素;也因此格瑞的父母对他说“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肩负的责任实在太重大了。

石板的真正用法应该只有守望一族的人知道,换言之,只有格瑞才能发挥石板真正的力量(瑞哥的秘密也很多啊!)

还有些不清楚的地方,比如石板一共有多少块?每块石板的记录是一样的吗?京弥和鬼狐是怎么获取石板的?(准备重头再刷一遍,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银爵】

经英染酱的提醒,想起来银爵从排行榜上消失的事情,可能是跟前传京弥、维德、安特的情况一样,进入了石板的领域,那么,银爵手上可能也有一块石板。加上他知道格瑞是守望一族,可能也知道石板相关的一些信息。

银爵可能还知道创世神重生计划。他和小黑洞联手,想阻止创世神的重生,创造一个理想中的不受创世神摆布的新世界。但他告诉了紫堂幻多少?有没有告诉全部?还无法确定。



大致以上,前传的信息量确实很丰富,尤其是石板的内容,很可以挖掘一下,大赛黑幕不知道还有什么深度内容或者反转,后面再具体看。

前传再让我嚎一句:维德是个好男人啊!


天空井
开播前:俺要康康心动选手传销头...

开播前:
俺要康康心动选手传销头头的头头,是个什么爱豆
开播后:
不愧是心选
耳朵大可能品味不太一样🌝✋

开播前:
俺要康康心动选手传销头头的头头,是个什么爱豆
开播后:
不愧是心选
耳朵大可能品味不太一样🌝✋

绯

搞了凹凸九图
开播庆祝下~o(〃'▽'〃)o

搞了凹凸九图
开播庆祝下~o(〃'▽'〃)o

兀然

安狐2(啊啊啊这一对超好磕的狐狸和骑士)

        安迷修接连几天没事就去那里看一看,可却一直没有等到鬼狐。每当安迷修眺望着远方时,总能想到鬼狐那琥珀般的眼睛。   

      又是一天,今天安迷修依然还来到了这座森林去往那不知走过多少遍的地方,靠近那时,微风轻轻徐来,今天他等到了那一直在等着背影。看着那修长的身体和毛茸茸的大尾巴,安迷修5心里不由得开心起来。  

       “鬼。。。鬼狐先生,您早安,真巧呢,又遇见...

        安迷修接连几天没事就去那里看一看,可却一直没有等到鬼狐。每当安迷修眺望着远方时,总能想到鬼狐那琥珀般的眼睛。   

      又是一天,今天安迷修依然还来到了这座森林去往那不知走过多少遍的地方,靠近那时,微风轻轻徐来,今天他等到了那一直在等着背影。看着那修长的身体和毛茸茸的大尾巴,安迷修5心里不由得开心起来。  

       “鬼。。。鬼狐先生,您早安,真巧呢,又遇见你了”安迷修激动的向鬼狐奔去。     鬼狐转头看见安迷修“早安。”鬼狐笑着对安迷修说。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呢”安迷修走到鬼狐旁边说道。    

        “是啊,很巧呢。”鬼狐笑着说     “您最近过的怎么样?”    

        “啊?我在下过的很好”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说出鬼狐望向远方    

         安迷修看着鬼狐,鬼狐的眸子里时不时透露出淡淡的忧伤。“那你呢?”安迷修问道     “。。。。。”鬼狐沉默了,安迷修没再多问。安静了十几秒,鬼狐开口道     

       “安迷修大人,您有梦想吗?”

        “当然有,在下,希望能当一名最好的骑士,去守护这世间的正义。”说着安迷修眼里散发着光芒。

        鬼狐看看他,又问道“那您为何要来参加凹凸大赛呢?”

     。。。。。。。

        “这个。。在下不能说”

        “是吗?”鬼狐笑了笑,便离开了那里“那么有缘再见吧,骑士大人”

    

    


闲云鹤野

【凹凸乙女】啮咬·乙女向

ooc警告!!!

 
 

你×佩利/你×雷狮/你×鬼狐

 
 

动物园现场

 
 

一、佩利

男人凑过来,他的举动像一只大型的犬。犬科动物的尖牙试探性地抵住你的脖颈,你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洒下,也许因为慌乱,气息局促而不稳。

他把头埋在你颈间,缺乏软度的发乱扎着,配合着大型犬失去章法的随处啮咬,尖牙咬下时的力度却被克制,又温又软又轻地擦过去——轻微的痒意折磨得你耐不住想笑,却发现原本专心致志的大狗忽然警觉地抬头,他眼里有炸出来的凶狠和因局促带来的压抑不住的委屈。

“闭眼!”他装模装...

ooc警告!!!

 
 

你×佩利/你×雷狮/你×鬼狐

 
 

动物园现场

 
 

一、佩利

男人凑过来,他的举动像一只大型的犬。犬科动物的尖牙试探性地抵住你的脖颈,你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洒下,也许因为慌乱,气息局促而不稳。

他把头埋在你颈间,缺乏软度的发乱扎着,配合着大型犬失去章法的随处啮咬,尖牙咬下时的力度却被克制,又温又软又轻地擦过去——轻微的痒意折磨得你耐不住想笑,却发现原本专心致志的大狗忽然警觉地抬头,他眼里有炸出来的凶狠和因局促带来的压抑不住的委屈。

“闭眼!”他装模装样的恶狠狠地道,下一句话却因为含着的委屈而显得气势不足,“……不许笑。”

 
 

二、雷狮

阴郁将男人的眸色压深,他看着你的每一秒都像是山雨欲来。你在他的目光下无所适从,连丝毫的情绪都暴露无遗。

像是一场狩猎,猫科动物的耐性让他将出击前的准备拖得缓慢长久,尖齿抵上脖颈的速度却快得让你连错愕的神情都来不及惊现。他咬上你的喉口,舔咬时有着慵懒的散漫,漫不经心地对待这脆弱得不堪一击的部位。

他一直看着你,半眯着眼将你的畏惧惊慌和无措尽收眼底。

许久后他松开了你的脖颈,尖齿悬在离你喉口近在咫尺的地方。他盯着你一笑,半沙不哑地明知故问:“你在害怕?”

 
 

三、鬼狐

狐狸眼的刻薄算计和风流全被很好的敛了,他眼里像盛了一潭温柔的水。

他有着要人命的好看,每说一句话都仿佛在引诱,漂亮话说得动人又缠绵。

“我愿为您献出生命,我的小姐。”他说。

直到他尖利的齿压上你颈动脉上那一层薄而脆弱的光洁肌理,你才从混沌里清醒,清醒无比地低声喟叹——

骗子。

可他骗得你即使丢了命,也是心甘情愿一心赴死。

利齿压下去,刺破了薄若纸张的表皮,细密的血珠从那里沁出,又被同样温热的唇齿抹去。

他咬偏了,出于有心或无意,仰头看你时他眼底依旧是让人分不清真假的温柔,毛茸茸的耳朵蹭过你的脸颊。

接下来?

继续被哄骗吧。

 
 

***

从不写乙女的我大胆尝试

 
 

嘻嘻嘻小段子最好写了

 

兀然

安狐1

     安迷修这天在闲逛,突然一阵风吹来向风吹来的方向看去,原本幽暗的森林在那处有一道光。原本在这黑暗的森林里,处处都隐藏着危险,到处都是假象,可这道光却吸引着安迷修。当他走进时。

    便看到一个身影,修长的腿,匀称的身材和屁股后面那蓬松的大尾巴。安迷修看到这尾巴,心里竟想起一个人

     ‘记得之前在凹凸大厅见过这个人。’

      这时又一阵风吹来,鬼狐的头发被吹起,银白的头发在空中随风飞舞,金黄的眼睛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blingbling...

     安迷修这天在闲逛,突然一阵风吹来向风吹来的方向看去,原本幽暗的森林在那处有一道光。原本在这黑暗的森林里,处处都隐藏着危险,到处都是假象,可这道光却吸引着安迷修。当他走进时。

    便看到一个身影,修长的腿,匀称的身材和屁股后面那蓬松的大尾巴。安迷修看到这尾巴,心里竟想起一个人

     ‘记得之前在凹凸大厅见过这个人。’

      这时又一阵风吹来,鬼狐的头发被吹起,银白的头发在空中随风飞舞,金黄的眼睛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blingbling)浓密的睫毛在风中抖动。

       安米修的心仿佛被锤了一下,安迷修走向前去,抚摸鬼狐的头发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您好,眼熟呢,我们好像见过,您是在这里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心想‘好软的头发’说着头微微倾斜并对鬼狐微笑。鬼笑着拍调掉安迷修的手并一字一字的说

       “不 好 意 思 大 赛 第 五 在 下 是 男 生”

        安迷修一愣尴尬的说道“啊。。。对不起这位小。。。先生。那个在下安迷修是一名骑士请问您叫什么?”

        “哦,骑士吗?”鬼狐笑道“在下鬼狐天冲”

        安迷修再次展开笑说道“那么您在这里做什么呢鬼狐先生”

        “静一静”

        “是吗?”安迷修看向前方,眼前太阳闪烁着小鸟在天空中飞翔,下面是一片森林,时不时还会有微风吹来。“这可真是漂亮呢”‘如同您一样’安迷修想,他转头看向鬼狐

     鬼狐看着他说道“安迷修先生,请您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在下好吗?还有刚才那个对话是什么鬼啊?什么好像见过凹凸大厅,大家都见过吧?您这是在撩妹吗?”

      安迷修脸红道“不。。是那个”

      “哈哈哈哈哈大赛第五可真是有趣呢”鬼狐笑道。

      安迷修望着鬼狐“您笑起来可真好看呢”

      “是吗?我经常笑呢,你还是第一个夸好看,还有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盯在下了,谢谢”

       安迷修微笑道“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安迷修停了停又说道“我不知道,可能看您就会有这种眼神吧!”

       鬼狐的心一阵“时间不早了,在下先走了,有缘再见吧大赛第五。不,最好不要再见了,毕竟骑士和在下并不搭呢”

       “希望我们还能相见,鬼狐天冲”


番外

想象中风吹过头发

头发随风起舞,优雅 美丽 漂亮

实际风吹过头发

风中凌乱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的嘴里面是什么东西?是什么遮蔽了我的双眼?


月铃如梦

“早安,鬼狐大人。”

莱娜小姐,早安。

“早安,鬼狐大人。”

莱娜小姐,早安。

Sep九月.薛永晰

[凹凸世界/基友生贺]来,这是你未来丈母娘

◎鬼狐x布若灾,金x希斯特

◎现代paro已交往设定

◎给怂怂的生贺 @怂怂

◎全文和标题没有什么关系

◎提前一天发,因为明天没有手机


00.


布若灾和希斯特是兄妹,传统意义上的双生子。

同样的蓝色长发,同样的银色眼眸。


——你们兄妹长的可真像啊。

这是希斯特经常听到的感叹。


01.

林长溪翘着二郎腿,指尖绕着希斯特蓝色的发,几分痞子模样徒增了几分魅惑。


“咳咳,”

门口站着与林长溪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看上去一副严肃的模样却被手中拎着的各种吃食打破。


“林长溪,不要去骚扰其他同学。”


“知道了知道了,老哥你还真是话多。”林长溪撇撇嘴,拎起书包朝着同桌挥了挥手,“那明天...

◎鬼狐x布若灾,金x希斯特

◎现代paro已交往设定

◎给怂怂的生贺 @怂怂

◎全文和标题没有什么关系

◎提前一天发,因为明天没有手机


00.


布若灾和希斯特是兄妹,传统意义上的双生子。

同样的蓝色长发,同样的银色眼眸。


——你们兄妹长的可真像啊。

这是希斯特经常听到的感叹。


01.

林长溪翘着二郎腿,指尖绕着希斯特蓝色的发,几分痞子模样徒增了几分魅惑。


“咳咳,”

门口站着与林长溪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看上去一副严肃的模样却被手中拎着的各种吃食打破。


“林长溪,不要去骚扰其他同学。”


“知道了知道了,老哥你还真是话多。”林长溪撇撇嘴,拎起书包朝着同桌挥了挥手,“那明天见了,希斯特。”


“那……”


“林长卿你买面包吗?” “没大没小,叫哥。”

“憨批老哥买面包了吗?” “没有。”

“淦……”


“明天见……”未完的话语消散在空气中,希斯特双唇微抿敛起眸子,轻而缓的呼吸在寂静的空气中显得突兀。


“希斯特——”清亮的少年嗓音尚且稚嫩,好似阳光下夹杂着泥土和青草气味的微风拂面而过,吹散了雾气,明朗了天空。


“金?你怎么来了。”希斯特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当然是来找希斯特的啦!”金咧开嘴笑着。


02.

林长卿,高三A班学习委员……


直挺的笔杆在纤细修长的指隙间灵活的转动着,笔尖在空中不断滑出漂亮的弧度,少年的视线也随着痕迹流转。


“呼……”布若灾长呵一声,一口浊气吐出却始终也没能让思绪理的清晰。


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布若灾大人。”


教室门口的狐耳少年摘去了平常戴着的面具,清秀面孔上唯有那芒色瞳孔中被抹去棱角的细碎温柔让人沉溺。


“走吧,鬼狐。”少年将笔随手扔进抽屉里拎起包便直直的越过人离开,知道后边人会跟上来便保持着三步距离。


——刚刚好。


布若灾抿唇,银色的眼眸中思绪起伏暗潮涌动,就不知想的是那黑发黑瞳的少年林长卿,还是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狐耳少年鬼狐天冲了。


03.

街上站着几乎一样的高颜值兄妹难免引人注目。


“希斯特,我想尝一口你的奶茶!”

“啊、好。”


“布若灾大人,最近天气冷了要注意保暖。”

“嗯。”


——但是恋爱的味道一点也不好闻。


04.

凹凸小区公寓楼1108号房。


十一月,已经有些冷意的北方轻飘着寒霜,不过一窗玻璃便隔绝了屋内的暖意融融。


“叮咚——”

门铃不合时宜的响起。


“谁啊?”怂怂开门,入眼的是自家孩子。


“妈,生日快乐——”希斯特&布若灾


“欸,这就是阿姨吗?”金眨巴着那双清澈的蓝色眼眸眉眼弯弯笑道,“好年轻啊——”


怂:虽然说辈分确实是阿姨但其实我才十二岁。


“那就是丈母娘大人了?”鬼狐蹙眉,“我和布若灾是真心相爱的,请务必同意这门婚事。”


怂:??????


今天不是我生日吗。


——————————

END.


怂怂生日快乐!

请你不要再鸽了!!!


叶子离家的鸭鸭

第二弹新鲜出炉
(❃•̤ॢᗜ•̤ॢ)✲*。☽˟

第二弹新鲜出炉
(❃•̤ॢ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