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畜

16304浏览    1562参与
FOXES____

【椰姐x刘也】史上最强鬼畜生贺:Coincidence

B站指路:
【椰姐x刘也】史上最强鬼畜生贺:Coincidence 


  简介:当椰姐遇上刘也,宇宙从此充满爱,你爱着我们,我们也爱着你,双箭头,what a coincidence! ​​​

【椰姐x刘也】史上最强鬼畜生贺:Coincidence

B站指路:
【椰姐x刘也】史上最强鬼畜生贺:Coincidence 


  简介:当椰姐遇上刘也,宇宙从此充满爱,你爱着我们,我们也爱着你,双箭头,what a coincidence! ​​​

我是柒沐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还有鸽子坐!!
这份沙雕送给考完试の学生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还有鸽子坐!!
这份沙雕送给考完试の学生们

列文虎瓜

侯卿蚩梦 沙雕鬼畜合集

万万没想到系列 | 非诚勿扰 | 改革春风吹满地

共5P—高清B站:https://b23.tv/av74762622/p1

侯卿蚩梦 沙雕鬼畜合集

万万没想到系列 | 非诚勿扰 | 改革春风吹满地

共5P—高清B站:https://b23.tv/av74762622/p1

浅眸丸子
是宿伞之魂的抖肩舞吖!http...

是宿伞之魂的抖肩舞吖!https://b23.tv/av74305861伞吹一定要康康(狗头)

是宿伞之魂的抖肩舞吖!https://b23.tv/av74305861伞吹一定要康康(狗头)

季风过境

何以解忧,唯有鬼畜!

何以解忧,唯有鬼畜!

乾多多33

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爱情让人拥有快乐,🕺🕺🕺也会带来折磨,🕺🕺🕺曾经和你一起走过传说中的爱河,🕺🕺🕺已经被我泪水淹没,🕺🕺🕺变成痛苦的爱河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

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爱情让人拥有快乐,🕺🕺🕺也会带来折磨,🕺🕺🕺曾经和你一起走过传说中的爱河,🕺🕺🕺已经被我泪水淹没,🕺🕺🕺变成痛苦的爱河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

KR林清慕

冲浪三人组的鬼畜✌

点开收获快乐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冲浪三人组的鬼畜✌

点开收获快乐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落笙

【鬼畜•全明星】当各界大佬成为你的老师(②)

        卢本伟,信息老师,教我们各种LB的玩意。不过考试都没啥卵用,全都得靠在马老师(大司马)的课上认真听讲。

        不得不说,马老师不愧是金牌教师,考试的题目基本上全给我们摸到了,跟开挂的卢老师有的一比。

        今天是公布考试成绩的日子,朝着公告栏上瞄了一眼,班里一堆人都在上面,包括自己。

      ...

        卢本伟,信息老师,教我们各种LB的玩意。不过考试都没啥卵用,全都得靠在马老师(大司马)的课上认真听讲。

        不得不说,马老师不愧是金牌教师,考试的题目基本上全给我们摸到了,跟开挂的卢老师有的一比。

        今天是公布考试成绩的日子,朝着公告栏上瞄了一眼,班里一堆人都在上面,包括自己。

        “我去,为啥司马老师不是来教咱班啊,wdnmd”

        “得了吧,有茄老师教你们班政治就贼好了,啥都能用wdnmd解决。”

        回到班里,卢老师见全班人都到了,就说了个贼LB的事:“下个月市里要弄电竞赛,LOL找我报名,CS找1班茄老师报名,CF找3班陈老师报名,有哪个要去的?”

        要去吗?虽说我打的都不错……

        “阔以,xxx要去吗sa?行,那我给你填了。”

        看着半空中的手,再看看同桌的贼笑,直接一句wdnmd骂了上去。

        “xxx,这次有很多LB的学校参加,比如隔壁学校李相赫带的队,还有明区UZI带的队等等,都不容小看。”

        “那老师,我怎么训练?”

        “找我们啊。”

        办公室里,卢老师,马老师,NING老师等异口同声。

        我去,仗势还真TM的大sa。

       “放学到活动室来一趟,今天开始,每天练习3小时。”

       花克!!

+

接下来会慢——慢,且内容越来越鬼畜🌚🌝

chaper3

几年后,篮球比赛现场,这一场的比赛是帝光中学和×××(黑子同学的学校)学院的现场。

比分是111:9

观众席上,戴着白色鸭舌帽的赤发少年叼着一根吃完的糖棍,痞痞的坐着,和身旁的黑发青年道“怪力,你看他们好像在玩游戏。”

“哈?纪月你脑回路正常点好不,还有,叫兄长!你尊重一下我行吗?”

赤司打死也想不到,心心念念的妹妹居然还没死。

“你不信就看着。”纪月道。

比赛即终的时候,眼看着对方的三分球就要投偏,帝光即将胜利时,守在蓝边的青峰大辉指尖点了下偏离轨道的球,裁判吹哨,比分111:11。

刺眼的红色数字在显示屏上,刚好被冲进来的黑子看了个正着,他无望的睁大双眸...

chaper3

几年后,篮球比赛现场,这一场的比赛是帝光中学和×××(黑子同学的学校)学院的现场。

比分是111:9

观众席上,戴着白色鸭舌帽的赤发少年叼着一根吃完的糖棍,痞痞的坐着,和身旁的黑发青年道“怪力,你看他们好像在玩游戏。”

“哈?纪月你脑回路正常点好不,还有,叫兄长!你尊重一下我行吗?”

赤司打死也想不到,心心念念的妹妹居然还没死。

“你不信就看着。”纪月道。

比赛即终的时候,眼看着对方的三分球就要投偏,帝光即将胜利时,守在蓝边的青峰大辉指尖点了下偏离轨道的球,裁判吹哨,比分111:11。

刺眼的红色数字在显示屏上,刚好被冲进来的黑子看了个正着,他无望的睁大双眸,对上了眼中早已没了光彩的朋友。

“看吧。”纪月道“这是一场侮辱性的比赛。”

“……”青年没有说话,纪月道“内个我先溜了,切原那混蛋要挟我去看网球比赛,我得快点去了。走了。”说着就独自跑了出去。


“为什么……”黑子问赤司“为什么要侮辱我的朋友!”

赤司默默地没有说话,该有的剧情还是要有的,这一点是法则。

“反正都是得分的游戏,有什么意义吗?”青峰在一旁无所谓的说了些什么,赤司忘了,只见黑子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但突然就停了。

转身就走了出去,赤司也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怎样,懊恼的捏捏眉心,也回去了。


赤司愣愣的看着窗外,想着之前黑子的表现,只觉得越来越不对劲,黑子不应该是这个表现。

马路上突然跃出一位蓝发少年,落在赤司家的车上,司机猛的刹车,但那少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喊着“塔尔伯,滚出来!”

塔尔伯……赤司猛的抬头,这个姓氏太熟悉了,他也不知道心中在期待着什么,迅速的想挡风玻璃看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柔和的水发,黑子……哲也。

“黑子,不对,”赤司笑了“吉尔什.休曦。”

他打开了车门笑道“好久不见,休曦。”

面前暴躁的少年不似印象中的淡漠,像是被踩了短处的奶狗般的吠叫“真是好久不见,可你一上来就做了很过分的事!”

“是,我错了,但我没有想到你会忆起来。”赤司平静的说,无奈的摆手,在他面前,成熟都化为泡影。

黑子盯了他良久才移开视线,独自一人转身离开,随后,家中就再也没了他的身影,在学校中也像消失了一样,直到高一年级,那道影子又开始活动。


情深.

【天官赐福】关于烤山药【冒个泡证明我还活着】

花怜

花城:哥哥,我想吃烤山药

谢怜:我今天去买

风情

风信:慕情,我想吃烤山药

慕情:?【一根生的山药砸过来】滚

双玄

师青玄:贺兄贺兄贺兄!我想吃烤山药

贺玄:…我也想

师青玄:…

裴水

裴茗:水师兄,我想吃烤山药

师无渡:自己没有功德吗?【嫌弃砸过去】自己去买

谷戚

谷子:爹爹,我想吃烤山药

戚容:吃屁吧你

权引

权一真:师兄,我想吃烤山药

引玉:【不明所以】那我带你去买

君梅

梅念卿:【打牌输了被逼无奈】殿下,我,我想吃烤山药…

君吾:…【明白过来】吃,吃大块的,两块够吗

梅念卿:【咬牙切齿】…够了,谢谢殿下,殿下真好

花怜

花城:哥哥,我想吃烤山药

谢怜:我今天去买

风情

风信:慕情,我想吃烤山药

慕情:?【一根生的山药砸过来】滚

双玄

师青玄:贺兄贺兄贺兄!我想吃烤山药

贺玄:…我也想

师青玄:…

裴水

裴茗:水师兄,我想吃烤山药

师无渡:自己没有功德吗?【嫌弃砸过去】自己去买

谷戚

谷子:爹爹,我想吃烤山药

戚容:吃屁吧你

权引

权一真:师兄,我想吃烤山药

引玉:【不明所以】那我带你去买

君梅

梅念卿:【打牌输了被逼无奈】殿下,我,我想吃烤山药…

君吾:…【明白过来】吃,吃大块的,两块够吗

梅念卿:【咬牙切齿】…够了,谢谢殿下,殿下真好


Schwarze Katze

救命啊😂😂😂花江夏树你醒一醒!!!!
麻烦去叫善子和猪子一起嗷~

救命啊😂😂😂花江夏树你醒一醒!!!!
麻烦去叫善子和猪子一起嗷~

Schwarze Katze
不想做眼保健操?那……👀眼柱...

不想做眼保健操?
那……👀眼柱当嘛?
眼之呼吸·壹之型·按揉睛明穴👀
眼之呼吸·贰之型·按压睛明穴👀
眼之呼吸·叁之型·按揉四白穴👀
眼之呼吸·肆之型·按揉太阳穴刮上眼眶👀
眼之呼吸·伍之型·按揉风池穴👀
眼之呼吸·陆之型·揉捏耳垂脚趾抓地👀
好好练,大家都能当眼柱👀

不想做眼保健操?
那……👀眼柱当嘛?
眼之呼吸·壹之型·按揉睛明穴👀
眼之呼吸·贰之型·按压睛明穴👀
眼之呼吸·叁之型·按揉四白穴👀
眼之呼吸·肆之型·按揉太阳穴刮上眼眶👀
眼之呼吸·伍之型·按揉风池穴👀
眼之呼吸·陆之型·揉捏耳垂脚趾抓地👀
好好练,大家都能当眼柱👀

Schwarze Katze

此时,鬼杀队编外队员一方通行赶来,运用矢量操纵,加快地球自转,日出,无惨,卒~

此时,鬼杀队编外队员一方通行赶来,运用矢量操纵,加快地球自转,日出,无惨,卒~

败酱

一个段子(超短)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的

*如果引起不适,我真的非常抱歉(可能会删tag吧)

*那......我开始了?


亚久津:

老太婆!不要跟着我!

小鬼!

不要命令我!


B站某鬼畜全明星之一:

老太婆!要泥寡!

小朋友就要好好毒树!

雨你无瓜!


(dbq     QAQ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有毒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的

*如果引起不适,我真的非常抱歉(可能会删tag吧)

*那......我开始了?


亚久津:

老太婆!不要跟着我!

小鬼!

不要命令我!


B站某鬼畜全明星之一:

老太婆!要泥寡!

小朋友就要好好毒树!

雨你无瓜!


(dbq     QAQ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有毒的想法)

                                      


沙雕夏

炎客真香記
一個麻將桌引起的沙雕
炎客:峰叔一起玩麻將嗎這裡三缺一。

炎客真香記
一個麻將桌引起的沙雕
炎客:峰叔一起玩麻將嗎這裡三缺一。

唐吉诃德·涵

《黑杰克》四、山羊角

那是人体解剖学刚刚兴起的时候,黑市上尸体特别值钱。


早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有对动物进行解剖的研究。著作《论解剖过程》中提到了血液循环和器官组织的存在。当然,受时代限制,禁止使用人体做解剖实验,只能通过动物解剖来臆测人体的内部构造。


然而,人类的好奇心,或者称之为求知欲,是永远无法被阻止的。即使教会严禁如此,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大量的私人实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甚至由此出现了一个新的职业:他们可以控制尸体像活人那样行走,替那些尸体贩子们省了不少麻烦。


人们称这种职业为“山羊角”,因为他们总是喜欢用山羊角来装饰自己,也应了教会的批判:他们是恶魔的仆从——出卖了灵魂的罪人利用尸体妄...

那是人体解剖学刚刚兴起的时候,黑市上尸体特别值钱。


早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有对动物进行解剖的研究。著作《论解剖过程》中提到了血液循环和器官组织的存在。当然,受时代限制,禁止使用人体做解剖实验,只能通过动物解剖来臆测人体的内部构造。


然而,人类的好奇心,或者称之为求知欲,是永远无法被阻止的。即使教会严禁如此,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大量的私人实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甚至由此出现了一个新的职业:他们可以控制尸体像活人那样行走,替那些尸体贩子们省了不少麻烦。


人们称这种职业为“山羊角”,因为他们总是喜欢用山羊角来装饰自己,也应了教会的批判:他们是恶魔的仆从——出卖了灵魂的罪人利用尸体妄图让恶魔在人间重生。被教会逮捕的“山羊角”们往往会被当众处以火刑。


汉克是一个尸体贩子集团的小喽啰。这天,他接到了一个任务。任务要求他跟一个叫杰克的“山羊角”把一批货送到城南的教堂,这批货十分重要,在交货以后需要将杰克灭口。


汉克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叫杰克的“山羊角”会是个女人。她穿着贴身的黑色长裙,衬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栗色的卷发随意的披散着。可惜的是,她的脸被山羊头骨的面具给挡住了。

汉克猜她一定是个美女。


女人将一些不知名的粉末散在尸体的额头上,随后摇了摇手中小巧的金色铃铛,念了几句汉克听不懂的话。


尸体随着她的话语缓缓地站了起来,排成一列,跟着女人和汉克往前走。


运尸大都选在夜里进行,这次也不例外。


目的地比较远,要走上几个小时。


汉克觉得无聊,便主动和女人聊天。“杰克不是你的真名吧?”


“是真名。”


“你为什么要叫一个男人的名字?”


“名字是我爸爸给起的,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给我起这么一个名字。”


“这样啊……你干这一行多久了?”


“才一年,我修行时间太短,这次能控制六个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可明明只有五个呀。”汉克一愣。


“抱歉抱歉!口误了!是五个!”女人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请别在意,真的是口误!”


“没事没事。”杰克无所谓地挥挥手,说:“是不是控制越多的人越厉害?”


“那倒也不是。”女人说,“有些前辈们还能控制尸体说话、眨眼,甚至是呼吸呢!那才叫真的厉害!”


“哦。”汉克对于这个并不感兴趣,便换了个话题,“我能看一下你的脸吗?”


“不行。”女人摇摇头,“万一让教会的人知道,被烧死了怎么办?”


“我猜你一定很好看。”


“啊?谢……谢谢你……你也很帅。”


汉克想,女人一定是脸红了。


……


待离教堂不远,汉克偷偷抽出匕首,捅进女人腹部。女人惨叫一声,狼狈地挣扎起来,汉克将女人按在地上,又朝着她的腹部连捅了几刀。女人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了,眼瞧着是活不成了。


汉克将女人脸上的面具扯了下来,惊恐地在女人的嘴角处发现了尸斑。


汉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柄小巧的的手术刀从他的背后穿透了他的心脏。汉克余下的生命只来得及让他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原本应该是“尸体”的青年正咧着嘴冲他笑。青年有着当地罕见的黑发,留着长长的刘海,皮肤白皙,五官柔和。


青年将一些不知名的粉末洒在汉克尸体的额头上,摇了摇手中小巧的金色铃铛,念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汉克,女人,以及之前的四具尸体都缓缓地站起来,排成一列,跟着青年朝教堂的方向走去。


“现在是六个了。”青年笑着说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