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面

15.6万浏览    1696参与
梓木大狼
夜尊的白礼服鞠躬起来真是太好看...

夜尊的白礼服鞠躬起来真是太好看,斯文败类戳中心窝!
话说剧版40集预告真是妙啊……

夜尊的白礼服鞠躬起来真是太好看,斯文败类戳中心窝!
话说剧版40集预告真是妙啊……

嗳雪aisnow

奇迹居老师233333沈教授,黑袍sama和面面,pick半天,哪只都好可爱(/ω\)

奇迹居老师233333沈教授,黑袍sama和面面,pick半天,哪只都好可爱(/ω\)

显卡皮厚
占tag抱歉Orz,想问问有人...

占tag抱歉Orz,想问问有人知道这张图是哪位太太画的吗?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原作者。゜゜(´□`。)°゜。ワーン!!

占tag抱歉Orz,想问问有人知道这张图是哪位太太画的吗?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原作者。゜゜(´□`。)°゜。ワーン!!

消烀

这就是我看完39集预告之后的感想
面面,妈妈对你好失望啊
居老师!沈教授!巍巍!我在也不爬墙了!

这就是我看完39集预告之后的感想
面面,妈妈对你好失望啊
居老师!沈教授!巍巍!我在也不爬墙了!

Jelly_Q

纯~颜狗的花痴碎碎念

居老师的演技和脸就不需要多夸了
单是镇魂这部剧就在一遍遍刷新我的认知
从沈教授的温文儒雅隐忍克制到面面的邪魅狂狷唯我独尊。。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预告里委屈巴巴的长发面!
然后!!又看到了万年前单纯干净又肩负重责的小鬼王!
然后!!!面面你居然穿成这样!还闭眼哼笑!撩谁呢?!
就在你以为他不能更好看的时候:脑门儿来个红点儿如此红孩儿的破相居然美得惊心动魄。。
还能说什么呢。。要命了

居老师的演技和脸就不需要多夸了
单是镇魂这部剧就在一遍遍刷新我的认知
从沈教授的温文儒雅隐忍克制到面面的邪魅狂狷唯我独尊。。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预告里委屈巴巴的长发面!
然后!!又看到了万年前单纯干净又肩负重责的小鬼王!
然后!!!面面你居然穿成这样!还闭眼哼笑!撩谁呢?!
就在你以为他不能更好看的时候:脑门儿来个红点儿如此红孩儿的破相居然美得惊心动魄。。
还能说什么呢。。要命了

西陵风冷悠然

标题不好意思找到就删

做了一些图片,是关于巍澜和鬼面的。为什么发不出去呢?怎样分享微博的有效链接。

做了一些图片,是关于巍澜和鬼面的。为什么发不出去呢?怎样分享微博的有效链接。

西陵风冷悠然

#剧版镇魂# 诶,希望结局如此。最后一张重复啦 http://fx.weico.cc/share/29821938.html?weibo_id=4264028048050670

我真没办法了,😂😂😂😂在乐乎发图片,被屏蔽了五次。大家去微博上看吧,真的很用心做了,希望结局是这个。

#剧版镇魂# 诶,希望结局如此。最后一张重复啦 http://fx.weico.cc/share/29821938.html?weibo_id=4264028048050670

我真没办法了,😂😂😂😂在乐乎发图片,被屏蔽了五次。大家去微博上看吧,真的很用心做了,希望结局是这个。

迟齐Chenxiao

与您相遇~是吾辈之幸

咱们都好好的,坚守最后一岗,这个夏天能遇见赵处、沈教授、楚哥、小锅巴、林静哥、红姐、大庆、汪徵、桑赞、丛波、老李头、赵局长是我们的荣幸!❤❤❤别人想怎么折腾怎么闹腾都与我们无关~我们都要好好的~跟ky党计较,简直玷污了各位老师。 ​​​❤❤❤❤❤❤❤❤❤

咱们都好好的,坚守最后一岗,这个夏天能遇见赵处、沈教授、楚哥、小锅巴、林静哥、红姐、大庆、汪徵、桑赞、丛波、老李头、赵局长是我们的荣幸!❤❤❤别人想怎么折腾怎么闹腾都与我们无关~我们都要好好的~跟ky党计较,简直玷污了各位老师。 ​​​❤❤❤❤❤❤❤❤❤

马猴烧酒

【夜巍/面巍】Owner

R18 我是秋名山车神。
小朋友不要看呦。

躲过了澜巍,却没躲过骨科。

其实感觉写这种文不是很好,但是骨科太带感了,就想写来玩玩,不要上升演员。

纯属娱乐,人生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文放评论里了,走石墨,我要把车门给焊死了,一个都别想跑(狗头

最后 表白巍巍❤

R18 我是秋名山车神。
小朋友不要看呦。

躲过了澜巍,却没躲过骨科。

其实感觉写这种文不是很好,但是骨科太带感了,就想写来玩玩,不要上升演员。

纯属娱乐,人生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文放评论里了,走石墨,我要把车门给焊死了,一个都别想跑(狗头

最后 表白巍巍❤

冰瞳009
生*面。沙雕脑洞。生哥和面面一...

生*面。沙雕脑洞。生哥和面面一起去吃日料。
面面说:“不用给我拿筷子了。”
生哥:“哟,那你兴洋人那一套?行,给你要刀叉。”
“也不用的,”面面说:“我直接用鼻孔吸。”

*太气面面了又舍不得训他只好沙雕他一下*

生*面。沙雕脑洞。生哥和面面一起去吃日料。
面面说:“不用给我拿筷子了。”
生哥:“哟,那你兴洋人那一套?行,给你要刀叉。”
“也不用的,”面面说:“我直接用鼻孔吸。”



*太气面面了又舍不得训他只好沙雕他一下*

彭而且

我的一个鬼面朋友

(一)

我应该是第一只在鬼族长大的九尾狐。

我跟其他狐族不一样,我是女娲娘娘造人之后用剩下的泥土对照普通狐狸捏出来的,女娲娘娘特地给我捏了九条尾巴,见我醒过来后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到处看,圆头圆脑的很是可爱,还特地赐了我一口仙气。

我喜欢漫山遍野的奔跑撒欢,再跑到小溪里洗的皮毛一绺一绺的淌着水湿淋淋的搭在身上,再跑去女娲娘娘面前把水全甩到她身上。女娲娘娘也不恼,还给我喂甜甜的果子。

共公撞倒不周天柱的时候,我正在依着女娲娘娘所教的心法修炼,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以一种声势浩大的方式袭来,摧枯拉朽的要破坏它周边所有的东西。

我跑出去看见,天破了一个洞。

我看见有很多很多黑乎乎的雾气,...

(一)

我应该是第一只在鬼族长大的九尾狐。

我跟其他狐族不一样,我是女娲娘娘造人之后用剩下的泥土对照普通狐狸捏出来的,女娲娘娘特地给我捏了九条尾巴,见我醒过来后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到处看,圆头圆脑的很是可爱,还特地赐了我一口仙气。

我喜欢漫山遍野的奔跑撒欢,再跑到小溪里洗的皮毛一绺一绺的淌着水湿淋淋的搭在身上,再跑去女娲娘娘面前把水全甩到她身上。女娲娘娘也不恼,还给我喂甜甜的果子。

共公撞倒不周天柱的时候,我正在依着女娲娘娘所教的心法修炼,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以一种声势浩大的方式袭来,摧枯拉朽的要破坏它周边所有的东西。

我跑出去看见,天破了一个洞。

我看见有很多很多黑乎乎的雾气,还伴着长相丑陋的怪物从地上爬出来,凶狠的杀戮着啃食着地上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我朝他们扑过去,亮出利爪与獠牙和他们搏斗,他们虽不堪一击,但是却源源不断。

在终于脱力,对怪物的攻击来不及躲闪的时候,我被丢进了他们顺着爬出来的那条裂缝里。在不断坠落的时候,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是女娲娘娘用五彩石补天,以身化后土的样子。

(二)

再醒来时,我发现身处一片黑夜,这里没有光,没有青山绿水,没有虫鸣鸟叫,有的是深入骨子里的阴冷,还有仿佛这世界只剩一个人的与世隔绝的孤独感。还有无处不在的来自所看不见的地方的怪物,它们时刻准备着扑上来将我撕成碎片,还有,无处不在的血腥味。

其实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大概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在我已经被它们逼得无路可走,只能眼睁睁被蚕食干净的时候,有一个人出现了。

他似乎是他们的王,周身带着不容忽视的威压。

他只是挥挥手的功夫,那些东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我就被他捏着脖子拎起来了。

我挣扎的蹬着四肢,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虚张声势的冲他亮出獠牙。但他根本就不怕,特别新奇的看着我,甚至还把手指凑到我嘴边。

当狐狸不咬人?遂一口叼住他的手指,尖牙刺破他的血肉,腥臭的血液的味道一下就在口中蔓延开。他不仅没叫疼,反而小孩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我暗自皱眉,在习惯黑暗之后,我发现他整个人很苍白,是常年照射不到阳光那种很病态的苍白,白的近乎透明。脸却是极为好看的,带着些颠倒众生的妖异。

在我被惊讶的不自觉的松开嘴,他就这样拎着我一路走到了一条小溪边,小溪流的静寂无声,却也足够唤起怀念。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卷成一团,脑袋埋进背部的毛里,耷拉着耳朵。

(三)

一人一狐从那天之后就生活在了一起,就很自然而然的那种。而且跟他出去捕猎,那些缠人的怪物再也没出现过,并且还总有一种被尊敬的感觉。

后来我才知道,他所属鬼族,是鬼族的王,那个地方叫大封。

大封的日子很漫长,总也分不清一天应该怎么来计算,每天除了捕猎就是潜心修行,他也不管我,就只是坐在我身边想着他自己的事。

对于他的事我其实很好奇,他平时特别安静,几乎没有听过他的声音。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又会变得暴戾,他出手对方基本就只有死。他有时候会露出向往或者怀念的神情,又会在下一秒很痛恨自己。

他很奇怪,但却吸引着人不断去接近。

在我终于想出办法怎么分辨出一天的时候,他已经带上了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在我好奇用爪子扒拉他面具的时候,他的看着我的眼神冰冷刺骨,毫不掩饰他的杀心。

我终于听到了他的第一句话:“以后,我叫鬼面。”

其实我真的觉得鬼面这个称呼很好听。

声音也很好听。

(四)

我终于修成人身那天,是在鬼族全部歇息的时候。坐在一块石头上,饶有兴致的将自己的手翻来覆去的看,好奇的数着掌心上有几条纹络,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小心翼翼的戳了戳。略显紧张的深呼吸一口气,捏捏自己的脸颊,一下没控制住力道疼的龇牙咧嘴。再揉揉被捏的发疼的地方,自顾自笑了出来。

站起身看着自己的双腿,尝试着迈出新修成人身的第一步,一脚踏出去,踩在云层之上,触感软软的,像是踩在棉花之上。虽有了第一步的尝试,但后面依旧走的小心翼翼。

许是还没有习惯用脚走路,短短十几步的路程都走的晃晃悠悠,只好张开双手来保持平衡。尽管走的很慢,可还是有好几次不知道该迈哪只脚。然后很顺其自然的就摔倒在了云层上。有些挫败的叹口气,嘟着嘴闷闷不乐,干脆趴着不起来。

直到感觉到有人戳了戳自己,抬起头来,看见的是此刻应该已经休息了的人。他还戴着那个面具,抓住我的手把我扶了起来,又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头,快速的挑了一下唇角:“蠢货。”

这就很过分了。我作为九尾天狐,却生长在鬼族,肯定对修行有限制的啊。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嗷呜一声就跟刚见面那时候一样含住了他的手指。

我眨眨眼睛,赶紧松开,往后退一步,挠着后脑勺笑的十分不好意思:“那个,那个,习惯了啊,别介意别介意。”再抓住他的衣角,低着头,把埋在心中很多年的话说了出来“你戴不戴面具,都很好。”

(五)

鬼族没有好看的花,却有特别好看的星星。

鬼族没有绿草,却有地面上看不到的闪烁着荧光的果子。

鬼族没有阳光,却有着无边无际的浪漫的黑夜。

鬼族或许什么都比不过地面,但是有他,鬼面。

意识到自己对他的这种感情是什么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伏羲与女娲,他们对彼此的情意不用说出来,一个眼神对方就能知道。

向他表明心迹那天,通红着一张脸,紧张到一直对着手指,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在察觉到他已经不耐烦的时候,才快速而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这只狐狸,你要不要养起来?”

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六)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淡无波下去,却忘了什么叫世事无常。

(七)

大封再破那天,已经是一万年之后,连我自己都惊讶于时间竟然过的如此之快。

他带领鬼族冲破大封封印那天,我跟在他身后,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比星星比荧光果都还要好看。

许是很久没有见到阳光,又许是天狐终于回到了该存在的地方。身上一直萦绕着的鬼气被强制性的冲散,似烈火焚烧般的疼痛游走在身体各个角落,支撑不住跪到地上,他把我揽进怀里,帮我挡住阳光。

他把我安置在一个山洞内,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他会离开,他要去办他已经想了很久的事情。

所以我让他离开,反正我会等他。

他离开时,我把头枕在上下交叠的双臂上,嘴里无声呢喃着一句话,这里有只狐狸,还等着你养呢。

(八)

在见到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时,鬼族已经全部被净化,他已被逼自爆。

那个人叫沈巍,他看了我很久,我也看着他和他身边的那个人很久,我认识他们,小鬼王嵬与昆仑。

他们再一次,拯救了苍生。

我却失去了我的苍生。

直到沈巍说,无魂之人生出了魂。

(九)

时间过的很快,世间变化的也很快,我却有些适应不了这样的速度。每日除了窝在特调处之外,除了变回原型偶尔到山坡上追追兔子撒撒欢之外,就不再去任何地方。

距离当时已经过去三十年了,特调处还是我当年来时的那些人。

当年我求沈巍把他剩下的唯一一点魂送入轮回,以女娲送我的那口仙气为代价,只是从此再不是天狐,而是会沦落为妖。

无所谓,世上人妖情未了的事情那么多,也不差我一个。

比起沈巍的一万年,我这区区几十年又算得了什么。

(十)

那天是团圆夜,我被祝红和汪徵拖出去跟她们一块买东西,在经过一个超市的时候,见到有很多姑娘围在超市门口,一脸花痴的说着好帅啊什么的。

祝红和汪徵一听,拉着我就往超市跑,我很鄙视她们这种行为,她们却说看看也无妨。

在我们终于挤进超市,随意拿了几样东西,就开始跟在浩荡的队伍后排队,等到终于到我时,祝红特别激动的在后面戳我的腰,我一抬头,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

我把我自己的头发朝那收银小哥递过去,把眼泪稀里糊涂的糊了一脸,明明应该开心的笑,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哽咽道一句话很艰难的才说完整:“这,这里,有只狐狸,你要不要养。”

他把我头发抓住,用手戳戳我的脸颊,他说:“好啊。”

间歇性抽风

面面为什么要抢圣器?因为圣器有扭转时间的功能。他想回到哥哥没有遇到昆仑君的时候。想回到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

面面为什么要抢圣器?因为圣器有扭转时间的功能。他想回到哥哥没有遇到昆仑君的时候。想回到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

奇缘琥珀坊

【巍面】夜夜不修

ʅ(´◔౪◔)ʃ剧情时间接剧版38集冰锥后
设定基本纯集版,虽然面面做坏事儿,但是还是想写一个好结局给他
更新不知道,几章完结也不知道,前两章虐一点,后面基本就是巍面幸福生活

第一章:面面后悔了

   “哥哥......哥哥”夜尊跌倒在地上浑身颤栗,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看着被自己送入哥哥心脏的那根冰锥,满身满地的血,颜色那么红充斥着让人不安的气息。哥哥,会死,这个认知刺激的夜尊几乎发狂。
   “不!!我没有...不是这样的!”夜尊蜷着身子疯魔般撕扯自己的头发,跌撞的爬向倒在地上似已没了生息的沈巍,手想要触碰沈巍被冰锥扎透的胸口,又似触电...

ʅ(´◔౪◔)ʃ剧情时间接剧版38集冰锥后
设定基本纯集版,虽然面面做坏事儿,但是还是想写一个好结局给他
更新不知道,几章完结也不知道,前两章虐一点,后面基本就是巍面幸福生活

第一章:面面后悔了

   “哥哥......哥哥”夜尊跌倒在地上浑身颤栗,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看着被自己送入哥哥心脏的那根冰锥,满身满地的血,颜色那么红充斥着让人不安的气息。哥哥,会死,这个认知刺激的夜尊几乎发狂。
   “不!!我没有...不是这样的!”夜尊蜷着身子疯魔般撕扯自己的头发,跌撞的爬向倒在地上似已没了生息的沈巍,手想要触碰沈巍被冰锥扎透的胸口,又似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胸口被冰锥扎入,加上之前受了一场鞭刑精神身体上都极度萎靡,还有失血带来的虚弱无力,沈巍艰难的转过头看向夜尊“弟弟......过来....”声音轻的若不可闻,心跳的太过厉害,呼吸也越发窘迫起来,嘴角呕出一股血色。
“哥!取出来,我现在就帮你取出来!我....没想这样的....”听到沈巍的话,夜尊一怔,颤抖着双手想要把自己之前扎进兄长心口的冰锥取出。“没关系的,我们是双生,我把命给你,可以的”想要取冰锥手却又抖的不敢动,生怕因为自己给哥哥造成二次伤害。夜尊选择用异能,他曾吞噬过一个可以靠掠夺别人生命能力来治愈自己的地星人,现在他要用这个异能用自己的生命能力来把哥哥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黑色的能量漩涡在夜尊的手里浮现,沈巍来不及阻止,呼吸窘迫甚至让他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夜尊,颤抖的太起手想要把他推开,但眼前闪过的是一万年前,弟弟被陨石击中掉入封印的场景,夜尊当时的最后一个眼神,让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弟弟为什么那么的恨他。自从他们失散之后,自己是已经觉醒了异能在一次次的拼杀战斗中,获得尊重和地位。但是夜尊他......当时分开的时候,他并没有异能,在那么一个混乱的时代,弟弟没有异能又孤身一人,会遇到多少危险和伤害,他没敢细想过,便当他已经死了,是自己对不起他。
      沈巍的手最后覆在了夜尊的手上,这是一个保护的姿势,夜尊一抖,低头看着哥哥的眼睛,“哥,对不起.....”
     “弟弟....当时我...咳,没有放手”异能的治疗让沈巍恢复了一些体力,不过胸口任异常的闷痛难忍。
       “哥.....你没有抛弃我....从来没有抛弃我过........”夜尊难以置信的看着躺在怀里的哥哥。

明天还有一更,尽量多码点推剧情,之后更新就不定了....





独孤氏 · 十殿

“爱让黑暗沁入光芒 爱让真心变成宝藏”
“爱如为你”

“爱让黑暗沁入光芒 爱让真心变成宝藏”
“爱如为你”

WOONDENROLL
首页太太画了面面有呜呜呜呜呜呜...

首页太太画了面面有呜呜呜呜呜呜小翅膀真滴可爱😭😭😭
摸鱼画了小翅膀!!!
人怂不圈惹🙏🙏赞美!

首页太太画了面面有呜呜呜呜呜呜小翅膀真滴可爱😭😭😭
摸鱼画了小翅膀!!!
人怂不圈惹🙏🙏赞美!

wwwwwllllll

镇魂36 爵士面面要哥嫂

面面的现代造型既中二又美丽!

镇魂36 爵士面面要哥嫂

面面的现代造型既中二又美丽!

一品柑桔

【巍澜/生子】小叛徒04——沈夜

预警:大型夹带私货现场(扔鸡蛋可以,求不打脸不要扯头发,靴靴QAQ)
只想看巍澜孕期日常的话可以直接跳往下一章

沈夜——夜尊/鬼面
当日,夜尊自爆于大封,混战落幕之后,灯芯之火蹿出一簇落入昆仑怀中,却有另一簇飞向不知处,只不过没有人注意到。沈巍在昆仑君的怀里苏醒,一股强烈的心灵感应像是在牵引他去某个地方。遣散了众人之后,昆仑君抱着沈巍往天柱的方向去。一个白色身影蜷缩在断壁残垣中,像是刚刚苏醒,虚弱到了极点,那是...夜尊!他艰难地睁开眼,就看到沈巍的脸,“哥”他吃力的抬起手,沈巍惊讶之余,伸手扶住他,触碰到夜尊的瞬间,明显地感觉出异样,魂魄,肉身,凡人的气息?昆仑俯下身对沈巍说“这小子被锁了一万年...

预警:大型夹带私货现场(扔鸡蛋可以,求不打脸不要扯头发,靴靴QAQ)
只想看巍澜孕期日常的话可以直接跳往下一章

沈夜——夜尊/鬼面
当日,夜尊自爆于大封,混战落幕之后,灯芯之火蹿出一簇落入昆仑怀中,却有另一簇飞向不知处,只不过没有人注意到。沈巍在昆仑君的怀里苏醒,一股强烈的心灵感应像是在牵引他去某个地方。遣散了众人之后,昆仑君抱着沈巍往天柱的方向去。一个白色身影蜷缩在断壁残垣中,像是刚刚苏醒,虚弱到了极点,那是...夜尊!他艰难地睁开眼,就看到沈巍的脸,“哥”他吃力的抬起手,沈巍惊讶之余,伸手扶住他,触碰到夜尊的瞬间,明显地感觉出异样,魂魄,肉身,凡人的气息?昆仑俯下身对沈巍说“这小子被锁了一万年不知悔改,我看,是方法不对。”夜尊看向天柱的地方,又转头看向昆仑。“如今你已是凡人一枚,作妖什么的就别想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你打算,作何处置?” “活着,带着你所有的记忆,去体验人世间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像那些曾被你视为沙粒芥子的人一样去过生活。”

===============================

龙城国际机场,沈巍赶到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10分钟了,他算了下时间应该刚好。果然,没一会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墨镜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人拖着半人高的超大行李箱朝他走过来。自从上次在机场被一群蹲守爱豆的炮姐误以为是哪个刚发家的小鲜肉,一通围堵狂拍,沈夜就低调多了(并不!反正祝红就经常在某宝潮流穿搭的版块看到他被偷拍的图...)
上了车,沈巍指了下后备箱说“这次的箱子怎么那么沉?”“满满一大箱子的奶粉,能不沉么?”沈夜没有看他,自顾系上了安全带。“谢谢,你有心了”“假客气,开车吧”(反正花的是你的钱)。“对了,学校那边,我打过招呼了,等过完这个夏天你就18周岁了,九月初直接去报道。”“嗯。”
(沈夜的年龄是从挣脱锁链开始算起,一万年前被囚禁到天柱那一刻,夜尊就进入了冻龄模式,嗯,所以,现在和哥哥差了十几岁)
由于办理沈夜的身份信息和入学事宜需要些时日,所以目前为止,他的主业就是拿着哥嫂的血汗钱去周游列国,副业则是给特调处那群家伙搞代购……(啊!说好的体验世间疾苦呢?!)

Poplar—月歌是命
段子⑴当Loki遇见了面面可能...

段子⑴
当Loki遇见了面面
可能会有后续
拉郎配的邪教cp
不要问我这两为何能说的上话

段子⑴
当Loki遇见了面面
可能会有后续
拉郎配的邪教cp
不要问我这两为何能说的上话

厌旧今天想起密码了吗

安利毒邪教

话说今天去把剧版和原著都补了一遍。

然后我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有没有人jio得原著鬼面×夜尊也好好吃啊嘻嘻嘻。

  一个是野心无量要带着自己种族重获天日的狠厉鬼王,一个是满心复仇的黑化兄控大反。虽然设定不一样,原著面面是和哥哥一模一样的/看不出来的那种嗯,某种意义上满足一下夜尊的兄控叭……有点心疼。

  而且鬼面性格的设定适合开车(才不是),占有欲和嫉妒心都在同一条线上的两人啊……现场阵亡/不行我已经脑补出n字的同人文了。

我不需要哥哥的喜欢,也不需要世人的认可。
我生来自私,自私的人只需要对自己好。

  嘻嘻嘻...

话说今天去把剧版和原著都补了一遍。

然后我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有没有人jio得原著鬼面×夜尊也好好吃啊嘻嘻嘻。

  一个是野心无量要带着自己种族重获天日的狠厉鬼王,一个是满心复仇的黑化兄控大反。虽然设定不一样,原著面面是和哥哥一模一样的/看不出来的那种嗯,某种意义上满足一下夜尊的兄控叭……有点心疼。

  而且鬼面性格的设定适合开车(才不是),占有欲和嫉妒心都在同一条线上的两人啊……现场阵亡/不行我已经脑补出n字的同人文了。

我不需要哥哥的喜欢,也不需要世人的认可。
我生来自私,自私的人只需要对自己好。

  嘻嘻嘻,我控住不住自己的手了。

  邪教冲鸭!

芒果椰子猴

纵我不往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面面攻巍巍受。

应该是个误会向然后囚禁的文,也没想好结局,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应该是面面单箭头?也应该不是…

题目是《子衿》里来的,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大概面面不搞事,不去找巍巍的话,巍巍真的不会去找面面。

意外觉得挺合适的?

被剧虐的心肝疼……

然后这篇文,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所以更文可能看热度,看得人多的话应该是会继续更,还有就是被剧虐点想shi会更?

不逼逼了,严重ooc

不喜勿入

沈巍被夜尊用铁链绑在天柱之上动弹不得,他现在实力已经大不如前,这半吊子的身体连自动愈合伤口都做不到,更别说这加了咒的铁链。

夜尊是恨他的,沈巍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面面攻巍巍受。

应该是个误会向然后囚禁的文,也没想好结局,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应该是面面单箭头?也应该不是…

题目是《子衿》里来的,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大概面面不搞事,不去找巍巍的话,巍巍真的不会去找面面。

意外觉得挺合适的?

被剧虐的心肝疼……

然后这篇文,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所以更文可能看热度,看得人多的话应该是会继续更,还有就是被剧虐点想shi会更?

不逼逼了,严重ooc

不喜勿入

沈巍被夜尊用铁链绑在天柱之上动弹不得,他现在实力已经大不如前,这半吊子的身体连自动愈合伤口都做不到,更别说这加了咒的铁链。

夜尊是恨他的,沈巍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哥哥,别再挣扎了,这链子我加了咒,你挣不开的。”夜尊的嘴角挂着微笑,眼里尽是胜利者的喜悦。

沈巍像是终于放弃了挣扎,抬头看着夜尊,漂亮的黑色双眸里没有任何情绪,“你既然恨的是我,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放掉那些无辜的人?”

不知是什么刺激到了夜尊,夜尊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快步走向沈巍,右手高高扬起狠狠地摔了沈巍一巴掌,魂火就这样顺着没扣紧的衣领飞了出来,然后安安静静地落在沈巍的胸膛上。

“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一万年过去了,你还是忘不了他!”夜尊看清楚飞出来的小东西后,放声大笑了起来,他伸手攥住魂火,直接从沈巍的脖子上扯了下来。“哥哥,你醒醒吧,你心中的那个昆仑君早就已经死了,只有我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们也是一类人。”

“他没死!”沈巍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白衣白裤的夜尊,“我和你也不是一类人!”

“冥顽不灵!”顿时夜尊的周遭翻涌起了戾气,眼中也杀意尽显,他掐住沈巍的脖颈,满意地看着沈巍因缺氧而涨红的脸。

沈巍也不挣扎,没有对生的不舍,如果有,那就是现在在特调处里的那个人,想到赵云澜,沈巍的眼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别样的情绪,可是这小小的一抹情绪却被夜尊捕捉到了,他松开掐着沈巍脖子的手,“哥哥,真是狡猾啊,差点就上当了。”

“咳咳…咳咳…”大量涌入的空气呛的沈巍连咳了好几声。

“哥哥,我知道你找到你的昆仑君了,他现在就是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对么?可惜啊,你把他放在心尖上,他却还没发现你失踪,依然沉浸在他美好的爱情美梦里。”

“你对他做了什么?!”沈巍宛若大海一样的眼里突然掀起了狂风巨浪,心脏猛的抽痛了一下,感受到赵云澜现在现在十分不安。“我不准你动他!”沈巍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铁链随着他的动作哗哗作响,就是不见一丝松动,沈巍只感觉自己身上的能量似乎都在被铁链一点点吸走,本就接近透支的体力终于还是撑不下去了,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夜尊见沈巍终于冷静了下来,才走过去,捧起沈巍苍白的脸温柔而细心地替沈巍擦去汗珠,郑重而小心翼翼地在沈巍额头上亲了一下,脸上丝毫不减刚刚的戾气,取而代之的是落寞与委屈,叹息一般开口:“哥哥,我要的从来就不多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