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魏无羡

85.9万浏览    56613参与
杜鹃啼血
是羡羡与小伙伴们。 不会画鸟(...

是羡羡与小伙伴们。


不会画鸟(悲伤

是羡羡与小伙伴们。


不会画鸟(悲伤

画地

【忘羡】白袍使与黑猫01

*西欧魔法pa,萌宠文

*【】是只有汪叽能听懂的话,序章最后的“蓝湛?”没带这个符号,只是羡羡心里想的,所以汪叽并没有听到

*其实我喜欢橘猫(

*蓝大是族长,有别的称呼,所以汪叽算是无职称中的第一人

*对不起我是鸽子!!!!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抬起头环视周围,把眼睛闭上,再睁开眼睛。

他清了清嗓子:“喵……”

听到这声还带有倦意的猫叫,他脑海中便自动放映起了昏迷前的一幕幕画面。魏无羡试图想了想前因后果,发现还是什么都联系不起来,便烦躁地甩了甩头。

魏无羡钻出柔软的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从他脚下的大床来看,这里很明显是个卧室。墙边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地塞着很多古书...

*西欧魔法pa,萌宠文

*【】是只有汪叽能听懂的话,序章最后的“蓝湛?”没带这个符号,只是羡羡心里想的,所以汪叽并没有听到

*其实我喜欢橘猫(

*蓝大是族长,有别的称呼,所以汪叽算是无职称中的第一人

*对不起我是鸽子!!!!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抬起头环视周围,把眼睛闭上,再睁开眼睛。

他清了清嗓子:“喵……”

听到这声还带有倦意的猫叫,他脑海中便自动放映起了昏迷前的一幕幕画面。魏无羡试图想了想前因后果,发现还是什么都联系不起来,便烦躁地甩了甩头。

魏无羡钻出柔软的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从他脚下的大床来看,这里很明显是个卧室。墙边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地塞着很多古书,大方桌上也摆着不少瓶罐和各种材质的箱子,衣挂上挂着白色的法术袍,未开启的照明的灯悬浮在灯架上,很显然这还是个魔法使的卧室。

魏无羡看着法术袍上奇异的流云纹路,心想,这该不会是蓝湛的卧房吧?他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淡淡的清冷的檀香,想必是了。

蓝湛,蓝忘机,赫赫有名的白袍使。蓝忘机的家族里所有魔法使都穿云纹白袍,可只有他一人担得起这个称呼,由此可见他所拥有的力量与声誉。

魏无羡上辈子还是个人的时候,和蓝忘机关系就不算太好。和蓝忘机相对的,修习禁忌黑魔法的魏无羡被人们称为黑袍使。魏无羡又想起,自己明明是个人见人喊打的黑魔头,却没和蓝忘机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大约是因为白袍使那个人,不与任何人交好,也不与任何人交恶。

话说回来,这个无情无欲的家伙这么喜欢猫的吗?

魏无羡现在整个猫身都非常干爽舒适,没了昏迷前的那种肮脏和粘腻感,他抬起爪子闻了闻,不出意料地闻到了蓝忘机身上常有的檀香味。

【给猫用香料,蓝湛也真是舍得。】

“喵——”

以前还不觉得,但他这辈子仅有的体验里,只闻过垃圾堆和腐坏食物的臭味,相比之下檀香闻起来简直不能再好了。魏无羡嗅够了爪子,又发觉身侧还有些凉凉的,他用身子蹭了蹭柔软的棉被,先前被抓伤的地方已经一点都不疼了。

魏无羡后知后觉的想起,就算在路边救了流浪猫,一般人会把它领回家吗?就算领回去,一般人会对它这么好,还让它睡自己的床吗?魏无羡越想越不对劲,心下怀疑蓝忘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比如这只狼狈的流浪猫其实是投胎回来的黑袍使。

“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蓝忘机端着银制的碗走了进来。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把热腾腾的粥放在床边的小桌上,他抖动鼻子嗅了嗅,只闻到一丝奇异的苦味。魏无羡瞬间眉头大皱,心道怎么会有这种气味的粥,不愧是在魔药界也颇有地位的蓝家,估计平时调味料都只用难吃的药粉。

蓝忘机伸出手挟住魏无羡的身体,一把把他抱离了床面。魏无羡突然身子悬空,吓得全身都僵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挣扎,就被蓝忘机放到了桌面上。

【我靠,真要我喝这个?!】

魏无羡情绪激动地“喵”了一声。

蓝忘机用同样银制的汤匙搅拌着药粥,答了一声:“嗯。”

魏无羡:“……”

然后他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你听得懂猫说话?】

蓝忘机答:“只能听得懂你说的。”

魏无羡僵在桌面上,仿佛一只黑猫玩偶。

蓝忘机低头道:“昨夜我听到了你的呼救声,以为是有人遇难,才匆匆赶过去。后来发现你并非人类,但却能与人沟通,便把你带了回来。”

魏无羡听着听着,留意到了一句话:他能与人沟通。这么一想好像还不赖,毕竟如果要做一个和人和猫都不能交流的家伙,实在是太憋屈了。

魏无羡又突然想起来:【等等,所以你把我带回来,是想让我当你的魔宠?】

魔法使救一只来路不明的动物只会有两个理由,第一是想把它拿去做研究,第二是看中了它的资质,想把它培育为魔宠。他都在蓝忘机的床上睡了一夜,那么肯定不是第一个理由。魏无羡想着,能同人沟通的魔宠,就算是上辈子的自己也是挺想要一个的。

蓝忘机却摇了摇头,道:“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

魏无羡有些炸毛:【你要把我拿去做研究?!】

蓝忘机依旧摇头:“不会。”

魏无羡说:【那你白养我啊?】

蓝忘机点头。

魏无羡心想,这个对话的节奏怎么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中蓝湛不是这样好说话的人才对。

蓝忘机给魏无羡喂粥,后者左右摆着头,猫脸上一副肃穆的表情。

蓝忘机放下勺子,说:“你的身体很虚弱,这个粥可以助你调养。”

魏无羡坚定地拒绝:【又不是非喝不可,我多睡几觉就调养过来了。】

一人一猫僵持不下时,有人敲响了房间的门。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忘机,方便我进去一下吗?”

魏无羡身后的猫尾摇了摇,他听出来这是蓝忘机的兄长,家族族长蓝曦臣的声音。魏无羡心想蓝家还真是讲规矩,换作是他上辈子还在江家里的时候,不管谁进房间都是只喊一声就冲进去的。

隔了这么久回想起来,心里还会有些许的温暖,可这即使是对上辈子的他而言,都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蓝忘机看了一眼魏无羡,犹豫了一下,才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同样身穿流云白袍,颇有气度的魔法使。蓝曦臣和蓝忘机兄弟二人的长相十分相似,但由于二人的神态差别太大,所以从不会有人将他们认错。如果说白袍使是严冬凛冽的寒风,那么蓝族长就是春日和煦的暖风。

蓝曦臣自然看到了小桌上的药粥和黑猫,走进房间后,他笑着问:“忘机,这就是你昨日领回来的魔宠吗?”

不等蓝忘机开口,魏无羡便抢着回答:【喂,我不是他的魔宠!】

蓝曦臣看向蓝忘机:“它是在对我打招呼吗,真可爱。”

魏无羡:??

蓝忘机说:“兄长见笑了。”

蓝曦臣说:“给它起名字了吗?”

蓝忘机说:“还没有。”

魏无羡抗议了:【凭什么要给我起名字?不是说好了不强求我的吗??】

蓝曦臣看了一眼魏无羡:“还挺活泼的。”

蓝忘机说:“是。”

魏无羡:???

接着蓝曦臣就和蓝忘机谈起了家族里的事宜,魏无羡听着觉得没意思,困意逐渐上涌,他一跃跃回床上,打了个哈欠就假寐了起来。

看刚才的情形,蓝族长是没办法听得懂他的话的。按理说人类都应该听不懂猫叫的,魏无羡上辈子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法术可以实现和动物沟通,那么蓝忘机为什么听得懂他说的话呢?而且刚才蓝曦臣听不懂猫的话时,蓝忘机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也就是说他早就知道?

魏无羡越想越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也许真如蓝忘机所说的,他这个身子太虚弱了,没一会儿他就沉沉睡过去了。

朦胧的梦境里,魏无羡好像又变回了一缕游魂。黑魔法的反噬撕碎了他人类的肉体,却撕不碎他强大的灵魂,他清醒而又昏沉,在不知道是何处的地方四处飘荡着。

有大大小小的声音在呼唤着,有叫他魔头的,有叫他黑袍使的,也有用蔑称骂他的。魏无羡已经听惯了这些声音,便权当它们不存在,直到一声低沉而颤抖的呼唤出现:

“魏婴……”

魏无羡睁开眼睛,只看到了悬在天花板的灯架上的魔法灯球。现在天已经黑了,灯球亮的就像一颗小太阳。他眯了眯猫眼,坐起身来。

蓝忘机不在屋里,门窗都关着,小桌上放着切成小块的热气腾腾的菜肴。

魏无羡知道是给自己准备的,他也不客气,蹦到桌上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魏无羡一开始还试图尝试像人一样进餐,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用爪子抱稳勺子,而且还会因举起爪子而站不稳。胡乱尝试了几次,把一些肉沫溅到桌上了之后,饥肠辘辘的魏无羡才终于放弃了,老老实实的把脸埋进了餐盘里。

【没想到我还有用这种姿势吃饭的一天,没想到啊。】

魏无羡在狼吞虎咽的空挡感慨了一下,当然,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只有“喵喵”声。

他没想到的事情一直很多。从上辈子的意外失去双亲,被江家收养,修习黑魔法,与江家决裂……到这辈子的重新活过来,不知为何变成了猫,还被蓝忘机带回来。仔细一想,突如其来和奇怪的事总是一出接一出。

而且还尽是些坏事。

将餐盘舔的干干净净后,魏无羡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晚上蓝忘机应该会回来休息,魏无羡要先编好一套关于他自己的说辞,而且,有些事他必须向蓝忘机打听清楚。

【待续】


汪叽身下是羡羡

蓝老先生的悲哀🌝👌

好不容易蓝家这一辈人才济济


蓝氏双璧长的又靓(帅)功力又了得


思追小小年纪也十分了得


怎么就都变成断袖了呢😂😂


是蓝家的诅咒嘛哈哈哈哈?


不过还好都是攻,给叔父您长脸了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不过觉得非常有意思哈哈哈

好不容易蓝家这一辈人才济济


蓝氏双璧长的又靓(帅)功力又了得


思追小小年纪也十分了得


怎么就都变成断袖了呢😂😂


是蓝家的诅咒嘛哈哈哈哈?


不过还好都是攻,给叔父您长脸了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不过觉得非常有意思哈哈哈


渴橙
知尽世上魂,方觉陈情苦

知尽世上魂,方觉陈情苦

知尽世上魂,方觉陈情苦

 Kiss丿浅唱

只为一人心(六)

乱葬岗,伏魔洞外,温情看着身旁得到蓝忘机和温宁,叹了口气,道:“阿宁的那一掌打伤了魏清的经脉,就算不死往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了,更何况是打穿了胸膛……现在灵魂已去,更救不回来了。”

“……”温宁的头低的更低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魏婴……”

“他在里面抱着魏清呢,”温情看着洞口,“我跟他说了好几次了,他就是不愿放手。现在的他……与那个时候的我一样……”

温宁看着温情,伸手轻轻地握住自己姐姐的手,温情所说的那个时候就是得知自己身死的时候,魏无羡将他练成凶尸,看到只懂杀人的他,温情别提多难过了。

“蓝公子,你有什么打算?”温情问道。

“将魏婴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乱葬岗,伏魔洞外,温情看着身旁得到蓝忘机和温宁,叹了口气,道:“阿宁的那一掌打伤了魏清的经脉,就算不死往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了,更何况是打穿了胸膛……现在灵魂已去,更救不回来了。”

“……”温宁的头低的更低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魏婴……”

“他在里面抱着魏清呢,”温情看着洞口,“我跟他说了好几次了,他就是不愿放手。现在的他……与那个时候的我一样……”

温宁看着温情,伸手轻轻地握住自己姐姐的手,温情所说的那个时候就是得知自己身死的时候,魏无羡将他练成凶尸,看到只懂杀人的他,温情别提多难过了。

“蓝公子,你有什么打算?”温情问道。

“将魏婴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对于蓝忘机的话,温情温宁皆是一愣。姑苏蓝氏二公子是怎样的一个人,世人皆知,没想到今日为了夷陵老祖魏无羡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蓝公子你的想法?”温宁小心翼翼的问着。

“也是蓝清的想法。”蓝忘机也望向伏魔洞,“在跟上你们之前,我问了灵。蓝清说,只要魏婴愿意,就随我回姑苏。我……不会勉强于他……”

“那蓝公子自行去问他吧。”

温情刚想转身离开,一个小小的声音就传来:“是有钱哥哥……”

蓝忘机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小身影抱住了自己的腿,笑嘻嘻道:“有钱哥哥,你又来了。这次会留多久?羡哥哥呢?还有梦溪姐姐呢?”

蓝忘机摸了摸温苑的头顶,看着洞口没有说话。

“阿苑,我们先到一边玩会儿,蓝公子找你的羡哥哥有事商量,等他们谈完事情,我们再来找他们玩,好不好?”温情蹲下身子,看着挂在蓝忘机腿上的温苑,淡淡一笑。

“恩,好。”温苑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松开抱着蓝忘机的腿,伸手要温情抱,“情姐姐抱。”

温情抱起温苑,向蓝忘机点了点头,与温宁一起离开。

蓝忘机也不在外面多站,直接走进了伏魔洞。

洞中,魏无羡抱着魏清坐在石床上,双眼无神,手却没有要松开的痕迹。蓝忘机走到魏无羡身旁,轻声道:“魏婴,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豪无反应,蓝忘机继续道:“我之前弹过问灵曲,蓝清要我带你回姑苏。”

听到魏清的名字,魏无羡的身子微微一颤。

见他有反应,蓝忘机握住他的手:“她让我告诉你,她不愿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不希望你这样消沉下去,她喜欢看你的笑,喜欢你在云深不知处时的样子。魏婴……我们可以一起等她的下一世,然后一起去找她……我会一直陪着你……”

“蓝湛……”魏无羡的眼中显现出一丝神采,抬起头看着蓝忘机。他觉得自己的那颗被黑暗所笼罩的心似乎被一束光照亮了些。

……

两日后的金陵台非常热闹,只因今日是金凌的满月宴。但身为主人公的金凌却在房中没有出现在百家的面前,金子轩在宴厅中招呼前来的客人,却也时不时的看向后院。

“大哥,这里交给我吧。”金光瑶走了过来,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金子轩,道,“你去看看嫂子,江宗主也在后院。”

“不了,”金子轩摇了摇头,“让他们姐弟二人好好聊聊吧。”

江厌离抱着金凌坐在后院的亭中,时不时地拍拍他的背,金凌也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江澄坐在江厌离身旁,看着她逗着怀中的金凌。

金凌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伸手粉嫩的小手在空中抓了抓。

“阿凌?”江厌离不解的看着在空中乱抓的金凌。

“怎么了,姐?”江澄问道。

江厌离摇了摇头。

一缕灵魂出现在金凌的眼前,伸手隔空摸了摸金凌那粉嫩的小脸,那孩子顿时笑得更灿烂了。

江厌离与江澄都不解的看着笑得无比开心的金凌,看了看四周,也没看到什么东西,心中的疑惑更加深了。

等到那缕灵魂离开后,金凌立马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江厌离急忙哄。

之后,江厌离带着金凌来到了宴厅,毕竟金凌是这次满月宴的主人公,至少要露露脸的。

宴会结束后,江澄回了莲花坞,一头钻进书房,这两天忙着帮着金子轩安排金凌的满月宴,自家的事情都却耽搁了下来。

“阿澄……”

江澄手中笔一顿,抬起头看着前方。本该关着的门,却不知何时被打开了。

(脑细胞已空……在线干着急……)

北笙°

【双壁羡】《不悔》

4.

望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离去的身影,蓝曦臣越发觉得自己没有没用,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抢不过来,又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呢?


蓝曦臣又何尝不想向魏无羡告白呢?


只是……他怕向魏无羡告白后,魏无羡会躲着他,不再愿意见他……那就连奢望都不行了。


黄昏。


魏无羡拽着蓝忘机的手,一蹦一跳的从山脚下的彩衣镇走上云深不知处。


殊不知,蓝曦臣正站在云深不知处的楼顶上静静俯瞰,身上的淡蓝宗主服与云深不知处的蓝色楼阁融为一体。


薄唇轻言


“不属于我的,难道……真的不属于我的吗?我不信。”

4.

望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离去的身影,蓝曦臣越发觉得自己没有没用,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抢不过来,又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呢?


蓝曦臣又何尝不想向魏无羡告白呢?


只是……他怕向魏无羡告白后,魏无羡会躲着他,不再愿意见他……那就连奢望都不行了。


黄昏。


魏无羡拽着蓝忘机的手,一蹦一跳的从山脚下的彩衣镇走上云深不知处。


殊不知,蓝曦臣正站在云深不知处的楼顶上静静俯瞰,身上的淡蓝宗主服与云深不知处的蓝色楼阁融为一体。


薄唇轻言


“不属于我的,难道……真的不属于我的吗?我不信。”


尘随君行

第两百一十四篇 悲欢结局如何选

严重ooc,请见谅:


魏无羡虽然没有继续说,但是众人都听说过薛洋的恶名,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和平相处,一定是对魏无羡做了什么事情,不然他怎么会扣下魏无羡,难道纯属巧合?


没人会相信……


魏无羡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武功被废的事情是半个字也不能泄露,否则他就会成为众的之矢,惹祸上身。


“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故事,各位听听就好了。”魏无羡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金光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蓝忘机跑到了他刚才坐的位置上,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整个会场沉寂了许久,就听见金光瑶说道:“魏公子可真是才华出众,不知道这故事的结局如何?”...

严重ooc,请见谅:


魏无羡虽然没有继续说,但是众人都听说过薛洋的恶名,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和平相处,一定是对魏无羡做了什么事情,不然他怎么会扣下魏无羡,难道纯属巧合?


没人会相信……


魏无羡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武功被废的事情是半个字也不能泄露,否则他就会成为众的之矢,惹祸上身。


“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故事,各位听听就好了。”魏无羡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金光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蓝忘机跑到了他刚才坐的位置上,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整个会场沉寂了许久,就听见金光瑶说道:“魏公子可真是才华出众,不知道这故事的结局如何?”


魏无羡早就饿扁了,他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凉下的饭菜,听到金光瑶的一句话,那被塞满食物的嘴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众人没听清楚。


魏无羡把菜咽到肚子里后,还没开口,蓝忘机就端着一个茶杯递了过去。


魏无羡接过杯子,一口气喝完了茶水,道:“不知道敛芳尊喜欢好的结局,希望看到他们不计前嫌,还是希望他们不计后果,拼个你死我活呢?”


这分明就是在给金光瑶悔改的机会。


金光瑶神色僵硬了片刻,嘴角抽搐,显然是被魏无羡的这番话给镇住了。现在的他,完全不知道魏无羡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魏公子觉得,什么样的结局最得人心欢乐?”


众人的目光一直在魏无羡和金光瑶身上徘徊,若是两人不计前嫌,都是皆大欢喜。但是如果选择后者……


那恐怕又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魏无羡水淋淋的眼睛眨了几下,他似乎思考了一番,看向了蓝忘机,问道:“蓝湛,你说说看,你喜欢什么样的结局?”


蓝忘机偏头看向他,认真道:“你喜欢便好。”


“我喜欢的啊,我喜欢……”魏无羡笑着拍了拍手,道:“我自然喜欢看好的结局啦……”


“快看,那人谁啊!”


“咦?那不是江大人吗?”


“还有虞夫人,哎哎哎,连金子轩也在!”


众人在台下议论纷纷,金光瑶却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面如死灰。


一切……都完了……


无上老祖的陈情

【献舍失败】魏无羡变回莫玄羽(2)

       “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再死一次了...您救救我......”莫玄羽紧紧攥着蓝曦臣的衣襟角。       

       蓝曦臣一生经历的大起大落无数,就只栽在了金光瑶身亡这件事上,可如今未曾走出阴影,便又撞上此事,一时之间心绪大乱,竟是怔在当场,久久未能言语。      ...


       “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再死一次了...您救救我......”莫玄羽紧紧攥着蓝曦臣的衣襟角。       

       蓝曦臣一生经历的大起大落无数,就只栽在了金光瑶身亡这件事上,可如今未曾走出阴影,便又撞上此事,一时之间心绪大乱,竟是怔在当场,久久未能言语。      

       “蓝家主,您救——”莫玄羽虽然当年在莫家庄被逼迫到献舍散魂,但终究还是残存了几分金氏血脉的骄傲,见蓝曦臣久久未语,便颤颤地起身,站在一旁。      

       “魏…莫公子,此事,先不要与忘机提及。”蓝曦臣垂首,眉间已是紧紧蹙起,即便是他都无法接受,更何况忘机…他……      

       “我不会,也不敢。”莫玄羽抬眸,眉眼间还残存着泪痕,虽说是他平日里看惯了的眼睛,如今却是失去了夷陵老祖魏无羡在时的那分邪气,这具躯壳,终是还回了莫玄羽。      

       “你试探体内,可还有魏公子的灵魂气息?”蓝曦臣缓缓开口,一边言语一边慢慢抬手运转灵气查探莫玄羽周身。      

       “丝毫未存。”莫玄羽当年在金陵台也修习了一段时间,越查探,心底只觉得越慌,他当年被背叛欺辱,机缘巧合之下才拿到献舍这等禁术,仅仅也算是懂得丁点皮毛。       

       蓝曦臣用灵气将其包裹,来回试探了几次都未曾感知到魏无羡一丝魂魄的气息。蓝曦臣骇然,扬手抽出裂冰,一曲《追灵》冲天而起,眨眼之间便将整个云深密室笼罩在一片炫目的白光之中。      

       “云深密室!”蓝思追刚退出不久,迎面撞上蓝景仪,二人交流了几句,便见一道白光冲天而起。二人对视一眼,匆忙御剑而行,直直向着云深密室之处。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蓝忘机多日不归,蓝家又收到了清河聂氏的拜帖,蓝启仁便亲自到前厅取回,也打算趁此缘由去一趟云深密室,再见一见蓝曦臣。

       岂料刚巧撞见蓝家那两个还算颇为优异的小辈在云深不知处疾行,不禁被气的七窍生烟。       

       蓝启仁正要出手将他二人拦下,便听到《追灵》的启奏之音,脸色骤变。       

       蓝思追和蓝景仪只觉得眼前一道身影闪过,瞬时坠入前方的云深密室之中。

       蓝景仪一愣,颤颤地开口:“我,我没看错吧?思追你看——”      

       “是蓝先生!”蓝景仪的话还未说完,蓝思追已经是一声尖叫。

       云深不知处附近的不少蓝家子弟都忍不住注目看向那道身影,然后纷纷华丽地在空中怔住。      

       “曦臣,住手。”一道剑光直击向蓝曦臣脚下,将他启奏的《追灵》强行中断。蓝曦臣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歪,随后追来的蓝思追匆匆上前将他扶住。       

       莫玄羽被白光包裹着已经失去了意识,眼看就要狠狠地摔在地上,蓝景仪扬手,一片灵气托举着莫玄羽,将他慢慢放倒在地面。      

       “叔父。”蓝曦臣又咳出一口鲜血,声音微弱,“您怎么来了?”      

       “我若是不来,今日你定会身亡于此!”蓝启仁涵养极高,除了魏无羡能将其激怒,怕是也再无旁人了。

        但今日蓝启仁不仅仅是生气,连眼眶也红了,眼底似有泪:“逝者已去,亡者何苦以命相随?你多年未曾修炼,扬手便吹奏《追灵》,不用一个时辰,便会魂飞魄散。”      

       “曦臣知道。”蓝曦臣苦笑一下,他极少露出这种表情,这些年断断续续的呆在密室之中,脑海中能回忆起的,竟全是年少求学的事情,夜夜梦魇,也都是那年阿瑶将重伤的他从云深不知处火海中背出的场景。      

       “忘机未归,若是回来看到如此,只怕会比当年更为疯癫。”蓝曦臣倚靠着蓝思追,慢慢站直身体,“灵魄分散最看重的便是时间,若一定要等到忘机回来,只怕到时候会追悔莫及。虽然《追灵》的希望渺茫,但终归要一试。”       

       蓝曦臣嘴角又溢出一丝鲜血,声音苦涩:“曦臣,不...不想再后悔。”      

       “那我来。”蓝启仁声音极低,转身扬手,一片白芒瞬间将众人吞没!莫玄羽的身体重新浮到了空中,蓝曦臣等人被定在密室之中,动弹不得。      

       “叔父!”      

       “蓝先生!”       

       蓝曦臣与蓝思追同时开口,但是声音很快便被《追灵》的声音淹没。整个云深密室重新被炫目的白光包裹。       

       追灵起,万魂归。


成了精的萝卜

羡羡生起气来很严重!
这次连蓝二哥哥来哄都不管用了!

不知一碗莲藕排骨汤行不行呢?

……唔,两碗!

羡羡生起气来很严重!
这次连蓝二哥哥来哄都不管用了!

不知一碗莲藕排骨汤行不行呢?

……唔,两碗!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天天就是天天(伪)【沙雕版】(双杰版)

江澄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

某一段时间,江澄的日记可以说是“魏婴的作死小记录”


以下是江澄的日记部分内容:


1、这一天,魏婴和我走在路上,突然有一只狗冲了出来。魏婴吓得窜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上,我帮他赶走了狗之后,他下来时不小心踩空了,直接砸在了我身上,真TM的(^_^*)的重,然后我揍了他一拳.....


2、这一天,我家来了一批新的弟子,其中有一半是女弟子,很多都长得特漂亮的。魏婴这个视觉色胚在练剑的时候竟然偷溜了,还要把我种的花摘去谄媚那些小姐姐。阿娘发现了直接把他拉到祠堂罚跪,我也很“高兴-_-#”地揍了他一拳....


3、这一天,我们在购置武器的路上,有一个贼偷了一...

江澄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

某一段时间,江澄的日记可以说是“魏婴的作死小记录”


以下是江澄的日记部分内容:


1、这一天,魏婴和我走在路上,突然有一只狗冲了出来。魏婴吓得窜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上,我帮他赶走了狗之后,他下来时不小心踩空了,直接砸在了我身上,真TM的(^_^*)的重,然后我揍了他一拳.....


2、这一天,我家来了一批新的弟子,其中有一半是女弟子,很多都长得特漂亮的。魏婴这个视觉色胚在练剑的时候竟然偷溜了,还要把我种的花摘去谄媚那些小姐姐。阿娘发现了直接把他拉到祠堂罚跪,我也很“高兴-_-#”地揍了他一拳....


3、这一天,我们在购置武器的路上,有一个贼偷了一位姑娘的钱袋。魏婴发现了之后立刻冲上前去追那个小偷,我和其他弟子追都追不上他,最后他终于捉住小偷了,但是把附近的小摊都弄得乱七八糟!!!没办法,我一直跟在他后面把钱都补偿给商贩,买武器的钱都没有了。一回家,我就给他一拳◡ ヽ(`Д´)ノ ┻━┻ 

 

4、今天魏婴特别早起,我是后来才起床的,来侍候我更衣的侍女不知道为什么一边服侍我一边偷偷笑,我一照镜子,TM谁给我扎了个双马尾?!?(╯°Д°)╯︵ /(.□ . )之后在魏婴意味深长的笑容背后我知道了真相,之后你们懂得.....😊


5、这一天我生辰,魏婴特地御剑到彩衣镇买了两坛天子笑说给我庆祝生日,我一开始还挺高兴的哈……结果一喝这酒发现有点不对劲,辣到呛了我一脸(虽然我平时挺能吃辣的),嘴唇都肿成两条热狗了!(◎_◎;)。不过我还是有力气揍他的,你们放心Y(^_^)Y



6、今天他没闯祸,我还是下意识地揍了他一拳...


之后无论魏婴有没有作死闯祸,我每天都习惯性地揍了他一拳....


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拜拜]


有一天魏婴终于忍不住了!!


魏婴:江澄-_-#你干嘛天天都打我啊(^_^;)


江澄突然邪魅地一笑(^_^):因为天天就是天天啊!(我TM天天都想揍你(^_^*))

柟鸢Nanyuan
猛然发现我个傻逼不会搞外链……...

猛然发现我个傻逼不会搞外链……看得清楚嘛……

猛然发现我个傻逼不会搞外链……看得清楚嘛……

入倾尘

忘羡-器中魂(一)

这是小号的梗,不用小号了,直接大号吧。

以后叫我,就叫小尘尘或者是尘宝宝就好。

人物归秀秀啦~ooc真的很严重的,所以,不喜勿喷。

----------------------------

(一)

自然,又是古老的传说,器中生活魂,器碎魂则灭,古往今来无一例外,自然也无一人敢试。

 

但是,死人修到器中之事,却是不少,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死无葬身之地,魂飞魄散,再无轮回。

 

再说,将死去的人修到器中,更是....少有闻。

 

他,夷陵老祖就是首例。

 

此咒不仅伤天害理,扰乱世间,还害人更害己。

 

夷陵老祖...

这是小号的梗,不用小号了,直接大号吧。

以后叫我,就叫小尘尘或者是尘宝宝就好。

人物归秀秀啦~ooc真的很严重的,所以,不喜勿喷。

----------------------------

(一)

自然,又是古老的传说,器中生活魂,器碎魂则灭,古往今来无一例外,自然也无一人敢试。

 

但是,死人修到器中之事,却是不少,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死无葬身之地,魂飞魄散,再无轮回。

 

再说,将死去的人修到器中,更是....少有闻。

 

他,夷陵老祖就是首例。

 

此咒不仅伤天害理,扰乱世间,还害人更害己。

 

夷陵老祖,是在众死灵之中独一无二的死魂,对于其他品级不一样的死灵来说是上天赐予的美味,更是成为器灵的最佳选择。

 

自从,夷陵老祖死后,便被禁锢在一方天地,阴暗无尽头

 

无尽的重复,无尽的恶梦,一次一次的万鬼所噬,漫无尽头。

 

“你好啊,夷陵老祖。”一袭白衣随风飘扬,看人更是美若天仙。

 

魏无羡自是对美貌女子不清不楚,喜欢上去撩一撩,来证明自己,就是比江澄....招仙子喜欢。

 

(羡羡真是爱作死,不过...羡羡你真的想要仙子?你真的不怕么.....)

 

“这位,漂亮姐姐,你好啊~”魏无羡就算是关了这么几年,也依旧没有半丝的改变,已久如此的没心没肺,放荡不羁。

 

“在下代亦,在此恭候夷陵老祖大驾,主人在此门后,请您前去。”白衣女子让开了唯一的出口。

 

多少年了?终于在这里出去了,光是什么样子的?好像忘记了,他们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好像也不记得了哎....

 

江澄?那是谁,我不记得了,我叫什么?刚刚那个叫代亦的漂亮姐姐好像告诉我夷陵老祖,难道我的名字叫做夷陵老祖?

 

“你...应该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吧。”

 

魏无羡停下了,因为那个漂亮姐姐所说的主人,就是眼前的这位漂亮哥哥?!

 

“啊...嗯,是的,我可以叫你漂亮哥哥吗?你真的好漂亮。”魏无羡一脸小星星的样子,那个样子,谁会舍得拒绝啊!

 

就算是再冷漠的人,也坚决拒绝不了,这么可爱这么傻的一个人,不对,他魏无羡已经不是人了,他死了,万鬼所噬,死的大快人心,但是世人是否都知,他魏无羡死的那天正是二十一岁,大好年华。

 

“随意,从今天起,你便是器灵阁二少主,代念字无念。我是你哥哥,记住我叫代兮字无途。”代兮留下这一句话便消失了,后面的魏无羡一脸茫然,代亦微微一笑。

 

“二少主,我带你回家。”

 

“好啊!”

 

不错,魏无羡又再一次的被骗走了,他又再一次的有了一个家。

 

不用猜,你们也都该知道,魏无羡的原身自然是笛子啦~

 

(羡羡和汪叽一定很快就会见面的吧,当然,小离离会因为剧情的需要所作出决定的。)

 

又过了大概三年的时间,代念已经可以出师了。

 

(以后羡羡就是代念啦~就这样,小离离可是很皮的~)

 

“无念,以后...你就要去做任务,跟其他人一样,但是你要是不想去,可以...不.....”代兮话还没说完,代念(也就是魏无羡)就抱住了代兮的胳膊,不停的摇摆。

 

“漂亮兮哥哥,念念要去的,器灵阁里,真的好无聊啊,念念都待不下去啦~”代念一直在撒娇,撒的不

要不要的。

 

“得得得,停下,我知道了,你去吧,这次一定要注意不要轻易露出真身,你这次的身份是陈情!”代兮好不容易让代念停止撒娇,喝了杯水。

 

结果,又是一阵闹腾,一杯水撒了一身,好不容易才送走了这货,不容易不容易啊~

 

“宗主,二少主的六转珠,忘拿了。”一门卫道。

 

当然,一口水又未咽下,喷了出来~

 

“快,派出所有人手,去找二少主,绝对不能被他们找到。”代兮也就只会为了代念的事,才会如此上心了吧。

 

-------地图正在更新中------

 

-------更新-------完毕------

 

-------人物加载成功---------

 

“我去,漂亮兮哥哥,你坑念念,这是个什么鬼,面前的人为什么这么可怕,啊啊啊啊啊,代兮!”

 

代念现在真的很想怀疑一次人生,自己为毛真的变成了一支笛子,还有...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个毛线啊???

 

怎会会有一个,这么坑弟弟的哥哥啊....哎哎哎,我的六转珠呐?完了,我怕是回不去啦....

 

冷静,对,一定要冷静,漂亮兮哥哥回来救我的,对....啊,要是找不到我呐?完了,完蛋啦,吾命休矣。

 

“呃?这笛子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难道...魏无羡要回来了?!”

 

代念的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代念抬抬眼,看向了面前一身紫基/佬装,满脸找不到老婆的死样,虽

然,特别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

 

“你好啊,我是陈情。”既然代念入了此笛中,自己的兮哥哥也说这次任务,自己的真身是笛子,名陈情,其余的便不知了。

 

“我擦,这鬼笛子....说话了?!整整十三年没有动静,对,一定是魏无羡回来了。”说着,代念就看着这

基/佬絮絮叨叨的走远了。

 

代念念了一串咒语,什么都没有发生......

 

“啊啊啊,兮哥哥,你这是教的啥啊,根本不管用啊!”代念觉得自己前途黑暗无疑,有一个这么坑弟弟

的好哥哥,真是坑弟弟一百年专业。

 

代念自己无聊的躺在这位基/佬的床上,无聊的翻来翻去,郁闷的要死要活的,终于,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去闯荡一番。

 

很快,代念就把莲花坞逛了个遍,直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狗啊....救命啊!”众人

看见一支黑色长笛被一只狗追的到处乱跑?!

 

大白天能见鬼?一定是没睡好,走走走,回去再睡会。

 

金凌也一脸懵逼,自家仙子为毛要追着一支笛子?以及笛子为毛会跑,再以及...这笛子的叫声真大,我一定是没睡好,大白天做白日梦。

 

而,一边被忽视被狗追的代念,只能无助的爬上树。

 

(不要问我,一支笛子怎么可能会上树....我也不知道,就当这是奇迹吧!)

 

傍晚之时

 

江澄累死累活的回来了,乱葬岗毛事都没有,就是白跑一趟,然而,今天莲花坞怎么这么安静,连个灯都不点。

 

好家伙,江澄一走进去,简直了....人呐?一个人都没有,真是神奇。

 

江澄一脸黑的走到了各弟子的房前:“都给我滚起来。”

 

无上老祖的陈情
西洋李子♪
失踪人口回归..连摸鱼的时间都...

失踪人口回归..连摸鱼的时间都没有..!

失踪人口回归..连摸鱼的时间都没有..!

蓝二狗

【our time】九十九

第二把魏婴打的刺客

——

两级就去对面反野

跟对面刺客换了

——

我刚张嘴

魏婴就堵上了:

“小号没铭文,

我起来就赚,对面起来又没我厉害~”

嘴角上扬的笑阳光任性,

强大有肆意

——

靠,我被抓了,

笑那么好看做什么

气死我了

——

哦,我在二楼,打的上路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不是辅助

还是想要帮他挡去伤害,

无论他需不需要

——

至今未想通自己

第二把魏婴打的刺客

——

两级就去对面反野

跟对面刺客换了

——

我刚张嘴

魏婴就堵上了:

“小号没铭文,

我起来就赚,对面起来又没我厉害~”

嘴角上扬的笑阳光任性,

强大有肆意

——

靠,我被抓了,

笑那么好看做什么

气死我了

——

哦,我在二楼,打的上路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不是辅助

还是想要帮他挡去伤害,

无论他需不需要

——

至今未想通自己


鹤在林_
给同学的生贺在写丑丑的字毁画之...

给同学的生贺
在写丑丑的字毁画之前拍照留念

给同学的生贺
在写丑丑的字毁画之前拍照留念

蓝思字无念——佛系人生

嘿,亲爱的。看这里(脑洞)

是的

不好意思

我又来发脑洞了。


蓝忘机捡到了一张学生卡

找到该卡的主人准备归还的时候。

拍上卡主人的肩

却被卡主人狠狠一个过肩摔


虽然跆拳道的垫子很软


但是


还是好疼啊。

这是蓝忘机被摔之后的唯一感想。


魏无羡发现自己摔错了人

急急忙忙把人扶起来语气着急

“同学同学,对不起啊。我负责我负责!有没有哪里摔倒啊”


蓝忘机看清楚了魏无羡

反手抓过去说

“负责?”


魏无羡呆呆点头


蓝忘机轻声道

“好”


看来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自己的魏婴


已经忘了自己了。


魏无羡很是懵逼啊

这同学看上去那么高岭之花,冷漠的让人难以接近。


原来。。。那么好勾搭的嘛?...

是的

不好意思

我又来发脑洞了。


蓝忘机捡到了一张学生卡

找到该卡的主人准备归还的时候。

拍上卡主人的肩

却被卡主人狠狠一个过肩摔


虽然跆拳道的垫子很软


但是


还是好疼啊。

这是蓝忘机被摔之后的唯一感想。


魏无羡发现自己摔错了人

急急忙忙把人扶起来语气着急

“同学同学,对不起啊。我负责我负责!有没有哪里摔倒啊”


蓝忘机看清楚了魏无羡

反手抓过去说

“负责?”


魏无羡呆呆点头


蓝忘机轻声道

“好”


看来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自己的魏婴


已经忘了自己了。


魏无羡很是懵逼啊

这同学看上去那么高岭之花,冷漠的让人难以接近。


原来。。。那么好勾搭的嘛?


而且魏无羡后来顺手又“英雄救美”了。救下了被小混混围堵的蓝忘机。


“蓝同学,你下次还是走大路吧。你。。。真的不会打架”魏无羡皱眉道。


真.全国截拳道.冠军.蓝忘机默默的不说话。


后来两个人成为了一对。。。好兄弟。


对好兄弟。


就是好兄弟啦!


蓝曦臣是他们的物理老师。不过羡是理科生,叽是文科生。


羡曾经扬言道

“一家人不需要两个理科生!”

叽默默填上文科。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羡说

“蓝湛,你为什么当初不填理科呢?”


蓝忘机替他打理好衣服道

“因为喜欢”


“还有。。。”


他看着笑着看着他的魏无羡轻声道

“一家人不需要两个理科生”



来自文科生的怨念

上帝赐我一个理科生羡吧


蓝二狗
距离你,哄好一个江澄还有多久

距离你,哄好一个江澄还有多久

距离你,哄好一个江澄还有多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