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魏无羡

48.5万浏览    36630参与
手残还不接受喷的傻子嗷嗷leg
我手残加上笔的1颜色真的少,买...

我手残加上笔的1颜色真的少,买点新笔在路上,画丑了真的抱歉:)
信人瑟瑟发抖

我手残加上笔的1颜色真的少,买点新笔在路上,画丑了真的抱歉:)
信人瑟瑟发抖

堇褐
穿了蓝家的衣服你就是我的人啦

穿了蓝家的衣服你就是我的人啦

穿了蓝家的衣服你就是我的人啦

二目
不许碰我的玩偶qwq!! 年度...

不许碰我的玩偶qwq!!

年度偷懒画手(。

不许碰我的玩偶qwq!!

年度偷懒画手(。

落亿佰万
魔道真的好好看~~~~~~~~...

魔道真的好好看~~~~~~~~~~

魔道真的好好看~~~~~~~~~~

追逐星尘的山河

【魔道日常·忘羡·追仪·宋晓薛·曦澄·甜】
魔道相爱相杀的日常(一)魏无羡起名
app:快爽
ID:薛成美_
地址:http://h5.xintiaotime.com/hooked-h5/hooked.html?fromapp=true&id=148509&arg=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魔道日常·忘羡·追仪·宋晓薛·曦澄·甜】
魔道相爱相杀的日常(一)魏无羡起名
app:快爽
ID:薛成美_
地址:http://h5.xintiaotime.com/hooked-h5/hooked.html?fromapp=true&id=148509&arg=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君亦珏Kium-

智障徒弟的文设!!

现代娱乐圈的羡羡,上色无力hhhhh

 @君子 

文链接ww

http://fengjianliuli631.lofter.com/post/1eaaf267_ef3ccf4e

智障徒弟的文设!!

现代娱乐圈的羡羡,上色无力hhhhh

 @君子 

文链接ww

http://fengjianliuli631.lofter.com/post/1eaaf267_ef3ccf4e

搪刀驰野.
当薛洋偶遇魏无羡。一个嚣张的小...

当薛洋偶遇魏无羡。一个嚣张的小脑洞。

当薛洋偶遇魏无羡。一个嚣张的小脑洞。

临十七

《总觉得那人要抢我的崽》②

食用提醒:
①现pa,abo生子注意,与啾@三更_尽 的有毒脑洞,著名导演Alpha叽×敬业演员Omega羡。
②当年那个上了我就出国,抛妻弃子的alpha从国外回来就缠着我,他是不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要抢我的崽?!
③开玩笑的。nili叽不可能这么渣。abo不是正宗abo,我只想要个崽的剧情……无大纲,乱七八糟。
④原著是秀秀的,ooc和私设都怪我和wuli啾当时丢弃了脑子磕沙雕脑洞。

前文链接:《抢崽》①
——————————————————
  忘机不渣!忘机不渣!忘机不渣!
——————————————————
  本章开始出现疑点!请注意(//∇//)
————————...

食用提醒:
①现pa,abo生子注意,与啾@三更_尽 的有毒脑洞,著名导演Alpha叽×敬业演员Omega羡。
②当年那个上了我就出国,抛妻弃子的alpha从国外回来就缠着我,他是不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要抢我的崽?!
③开玩笑的。nili叽不可能这么渣。abo不是正宗abo,我只想要个崽的剧情……无大纲,乱七八糟。
④原著是秀秀的,ooc和私设都怪我和wuli啾当时丢弃了脑子磕沙雕脑洞。

前文链接:《抢崽》①
——————————————————
  忘机不渣!忘机不渣!忘机不渣!
——————————————————
  本章开始出现疑点!请注意(//∇//)
——————————————————

    早上下楼后,魏无羡去给小安买兔兔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蓝忘机正抱着小安坐在绿化优美的小区路边的木长椅上。
    一大一小都板着一张严肃的俊脸,穿着相同样式的西装套装,看上去十分和谐养眼。
    小安坐在蓝忘机腿上,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蓝忘机似乎把什么东西给了小安。
    魏无羡默默微笑着,欣赏了好一会儿这样的美景,直到长椅上一大一小两人齐齐望向自己。

    魏无羡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最近真的很容易迷茫。
    那个人最近总围着自己转悠,为什么连自己带着宝贝去小区逛一圈儿都会遇到那个人?!
    电光火石间他想到那个最可怕的可能性,难道,他知道宝贝是他的孩子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家肯定不会放任子嗣流落在外。
    魏无羡的神色忽然不安,并且有往最为糟糕的方向变化的趋势。
    “你怎么在这儿?”
    “……”
    魏无羡吃不透蓝忘机刚刚抬头望向自己的那一眼目光里到底蕴含了哪些情绪。
    担忧,复杂,甚至还有一丝丝委屈和哀叹……?
    他一愣,随即全身如坠冰窖。
    他是不是宝贝的事情了?他是在怪我没有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
    如果当时我告诉他了又怎么样?!蓝忘机只怕还是会做那样的选择。
    魏无羡还是心虚,伸手牵着小安回去。
    “……”蓝忘机敛去眼底情绪,叫住了他:“魏婴。”
    他浑身一僵,几乎想要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却只能转过身来问:“什么事儿?”
    “……你要回去?”蓝忘机问。
    “Daddy?”小安也不知道魏无羡要做什么。
    “我……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拿?”魏无羡闭上眼睛,似有些不适地揉着眉心。
    “Daddy,是钥匙吗?”小安从自己的小包里摸出一串银亮的钥匙串,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奏入这怪异却温馨的氛围中。
    “啊是的,你在哪儿找到的?”魏无羡接过钥匙顺手揣兜里了。
    “最近总是容易忘事儿……”
    “……”小安看了一眼身后的蓝忘机,然后对魏无羡摇了摇头。
    “洗手台。”蓝忘机忽然出声道。
    “……是吗?”魏无羡状似非常认真的想了一会儿。
    蓝忘机紧绷的弦,松懈了一毫。

    下午,魏无羡在一片温柔的檀香中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睡在自家客房,而蓝忘机正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本他很熟悉的纸质书本,默默无言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那双淡澈的眸子里映着难言的情绪,只一瞬间,魏无羡就清醒了。
    “你哪儿来的……我家钥匙……?”
    魏无羡拔高的声音在半途便降了下来,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
    蓝忘机先是愣了片刻,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书页某一行,才好似反应过来一样,回答他:“……一直都有。”
    一时间,两个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虽然没有半分不和谐,但魏无羡始终觉得不太习惯。
    好像……他们俩不应该是这样的相处情况。
    他看了看蓝忘机手里的书,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没有半分兴趣问他。
    “小安呢?睡着了?”
    “……嗯。”
    “……”
    “魏婴,你为何又用那种方式?”蓝忘机合上书本放在一边,面色肃然地望着他。
    “……什么?”魏无羡粗略扫了一眼封面那一排长标题,没有在意,但却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蓝忘机的意思。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发现了上次我发情是因为抑制剂抗体的缘故吗?
    “哪种方式?不就是发情期吗?一支抑制剂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魏无羡佯装不在意,却偷偷瞟了他一眼,瞧见了蓝忘机一瞬间变得不好的神色,心里暗暗叫糟。
    “……”蓝忘机望向一旁的床头柜,神色有些一言难尽,然后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小瓶药片倒出两颗来递给他。
    魏无羡接过药片,很自然地嘎嘣嘎嘣地嚼来吃了,同时蓝忘机也把瓶盖拧好放回了衣兜里。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出门,不到一分钟又默默端着一杯维C橙汁进来了。
    这是我家啊……
    魏无羡虽然这么想着,却又发现,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他本来就是宝贝的父亲……如果可以的话,这样也好。”
    魏无羡心里悄悄乐开了花。
    “好好休息,魏婴。”

    魏无羡最近睡不安稳,却总犯困,总是胡思乱想,夜里梦多。
    自从上次与那人在酒店重遇,他就围着我打转,他们家……莫非真的已经知道了宝贝的存在?
    知道了的话,宝贝会不会被抢走?

    片场。
    “魏哥?”温宁有些紧张地看着魏无羡卸完妆后有些发白的脸色。
    “……没事儿,温宁,我身体好着呢,不用太紧张。”魏无羡往嘴里塞了一片果丹皮压下喉咙里的不适,有些好笑地朝他摆了摆手。
    “魏哥,我保证,你的戏份我已经尽量减少了,你多休息休息。你要是早点儿告诉我,我肯定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聂怀桑一脸苦兮兮地凑过来。
    “多大个事儿啊,而且救场如救火,不存在的。你们魏哥我当年和蓝湛两个人,打架对上三十个都能突围群攻,就这?小意思!你们也把我看得太娇弱了吧。”魏无羡毫不在意。
    “得了吧,你就不能消停会儿?还拿高中的事儿说呢?”
    “阿羡。”
    进门来的是臭着脸的江澄和抿着嘴笑的江厌离。
    “阿姐!”魏无羡果断无视掉好兄弟,选择了长姐。
    “……”江澄翻了个白眼,心里忍耐到一种佛系境界,打开了保温桶。
    山药排骨汤,奶白色的汤因为山药变得有些稠,排骨软烂,香气扑鼻。
    “阿羡,听说你最近有些缺钙,所以我给你炖了山药,不是莲藕汤啦。”江厌离说到。
    “师姐炖的汤都好喝!!”
    江澄倒出一碗热腾腾的汤递给了魏无羡。
    “哟,谢谢师妹。”魏无羡接过汤碗,挑衅一笑。
    我不和他吵,我不和他一般见识,魏无羡现在智商很低,他就是个傻逼……
    如此默念一百遍,江澄终于压下来了一点点怒火。
    “哎呀这汤真香。”魏无羡啧啧有声。
    “滚。”江澄额角凸起青筋,努力保持着冷静。
    看着发小这双商降低才做得出来的幼稚挑衅,江澄选择了放弃忍耐,委曲求全。
    “姐,你不是有话跟他说吗?你先说,我先出去了。”
    江澄和江厌离和声悦色地说完,马上翻脸走出了休息室,温宁也跟着告辞出去了。
    “这个阿澄啊……”江厌离摇了摇头,然后转过头面色严肃认真地看着魏无羡。
    等魏无羡喝完了汤吃完了山药排骨,老老实实收拾好碗筷,江厌离才问他:“阿羡,拍这部剧是不是挺累的?”
    “……没有啊,还好。这不是临时帮聂老二救场吗?拍完这部我就休假了,很快的。”魏无羡老老实实地回答。
    “阿羡,我都知道了……你想好怎么解决这个事情了吗?”江厌离又问。
    “……”
   魏无羡低头摸了摸肚子,沉默了一阵,才叹了口气说:“要不是为了这个小崽子……”
    “……也不对,怪我太高看我自己了,不然……也不至于陷入这样的境况了。”

                             ——tbc.

———————————————————

    从本章开始你们将get到诡异而且非常多有问题的漏洞。
    不是bug,是剧情推动。
    真的不是追妻火葬场信我!!
    不要问我为什么羡羡不怀疑叽一直有他家钥匙很奇怪,因为他真的觉得不奇怪!
    对羡羡就是很怕有人抢崽,不然本文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小崽子……你猜小崽子什么时候怀上的?

渊默(ฅ>ω<*ฅ

【为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为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人设墨香大大的,ooc我的

本文刀刀扎心且文笔渣。

没问题?那就来吧,互相伤害吧。😂


为开01:http://yuanmo846.lofter.com/post/1f8a7924_ef3560ca


      猛的从梦中惊坐起,内心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与身临其境的惊恐还未散去。脑中一片混乱,分不清是醒着还是梦着,挣扎着要理清些什么。

      身体却先受不住了,一阵阵的眩晕感传来,激的两眼发黑。闭上眼喘了口气,定了定神...

【为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人设墨香大大的,ooc我的

本文刀刀扎心且文笔渣。

没问题?那就来吧,互相伤害吧。😂


为开01:http://yuanmo846.lofter.com/post/1f8a7924_ef3560ca


      猛的从梦中惊坐起,内心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与身临其境的惊恐还未散去。脑中一片混乱,分不清是醒着还是梦着,挣扎着要理清些什么。

      身体却先受不住了,一阵阵的眩晕感传来,激的两眼发黑。闭上眼喘了口气,定了定神,神智才稍微清醒点。发热的浪潮因出了一身汗稍微退下去了一下。

       汗湿的里衣黏糊糊的粘在身上,蓝湛像是全然不知一般。失神片刻,便踉跄着下床。

       稳住身形向窗边走去,顿了顿。推开了窗,月色入户,银光倾斜,将他笼住,渡上一层清冷的光辉。今夜月色很好,四周传来传来零星的虫鸣,剩下的只有潺潺的流水声,衬的四周越发的寂静。不过,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

        静默一会,杂乱的心绪像是平定了一些,却又从内心深处涌起了极大的空虚。内心隐隐作痛,像是在提醒他疼痛的过往。

         

         “兄长”

         “忘机”

         “魏婴,他”声音里带着颤抖

         “逝者以逝,节哀顺变”

        该来的总要来的,蓝曦臣内心苦涩,不知能说些什么来宽慰已经面如死灰的弟弟。他深知忘机的脾性,此刻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重伤未愈的弟弟踉跄着御剑离开。

         翻过每一块枯木,寻过每一处房屋,一遍又一遍,只剩下被烧的残垣断壁的房屋与了无生机的枯木。只魂片缕都没有

         就在他快要绝望时,有微弱的呻吟传来,断断续续地敲打着他摇摇欲坠的心房。

顾不得许多踉跄着奔了过去,心里砰砰直跳:魏婴,是你吗?

           温苑!此时的苑儿紧紧的缩成一团,脸上布满了泪痕,像是哭昏了过去,口中无意识的呜咽,带着浓重的鼻音,时不时地抽搐一下,引的来人阵阵心疼。

             心中涌去许多莫名的情绪,有心疼,有愤怒,更有不可名状的深深失望以及跌到谷底的颓然。

           蓝湛尝试着唤了一声,没有应答。触手滚烫,只能御剑将他送回云深不知处。

            望着睡梦中的孩子,心头百味陈杂。医师嘱咐:“这孩子应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导致失忆,先应好生调养,记忆之事只能往后再议了”

            蓝湛心里挣扎着:忘记那段颠沛流离,家破人亡,被人追杀提心吊胆的日子也好,现在重新开始,他会更快乐些吧。只是一阵失落漫上心头,与他相关的最后的线索都断了。

        他不敢去想,一个被戒尺打几下就嗷嗷直叫的人,却生生被厉鬼撕咬成齑粉,那该有多疼。

           昔日明媚的笑脸仿佛就在眼前,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蓝湛,蓝湛?蓝湛!”每次他不厌其烦的撩拨自己,自己总是冷冷的拒接,拂了他的意。 

           内心不住的懊恼与后悔。

          若是可以, 若是可以重来,他定是会答应的。

          “分你一坛天子笑,当没看见我,行吗?”

          “好”

          “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不是”

          “蓝湛,看我!”    

           “嗯”

           

         而如果只是如果,回忆散去,只留下满室的清辉以及无法更改,令人心痛的回忆。

         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那个会插科打诨的少年,那个撩拨恼人,却不知何时已深种心间的少年。 

           却再也回不来了。

祁阿也

十五六岁的小蓝湛正在被经历什么??🤔

十五六岁的小蓝湛正在被经历什么??🤔

蓝涣夫人
《云深记事》超棒的一首剧情歌。...

《云深记事》超棒的一首剧情歌。
绝对不要错过。(ノಥ益ಥ)

《云深记事》超棒的一首剧情歌。
绝对不要错过。(ノಥ益ಥ)

劣质木材
听了广播剧番外 羡羡台可爱了…...

听了广播剧番外 羡羡台可爱了…!!!😭我实名吃爆西瓜(?????
因为我不会画莲蓬啊(×
(重发了一次刚刚lof抽风图被蜜汁腰斩……

听了广播剧番外 羡羡台可爱了…!!!😭我实名吃爆西瓜(?????
因为我不会画莲蓬啊(×
(重发了一次刚刚lof抽风图被蜜汁腰斩……

梓瑾禅飏

【忘羡】碎谱独歌(22)

Wmmmm求看完多寄刀片,能不能发家致富,看你们的了😁
(其实本章忘机只是出现在羡羡的话中)
正文如下:

魏无羡缩在床上,浑浑噩噩的想着过往,他感觉有水顺着脸颊流到了枕头上,他伸手抹了一把眼,可,眼睛是干的……
“什么……东西?”魏无羡撑起一点身体看向枕头,入眼是……一片血红……
“血……”魏无羡抹了一下鼻下,手上立刻染了一片猩红。他盯着那红很久,才颤抖着手要去摁铃。“医生……”
…………
魏无羡裹着一个极大的病服坐在外面等待着检查结果,他看着自己手背上还没有洗干净的血迹发愣。突然,就想起了蓝湛来时的那个男人……
(两小时前)
“你就是魏无羡?”一个男人坐在了魏无羡床边,满脸淫笑。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Wmmmm求看完多寄刀片,能不能发家致富,看你们的了😁
(其实本章忘机只是出现在羡羡的话中)
正文如下:

魏无羡缩在床上,浑浑噩噩的想着过往,他感觉有水顺着脸颊流到了枕头上,他伸手抹了一把眼,可,眼睛是干的……
“什么……东西?”魏无羡撑起一点身体看向枕头,入眼是……一片血红……
“血……”魏无羡抹了一下鼻下,手上立刻染了一片猩红。他盯着那红很久,才颤抖着手要去摁铃。“医生……”
…………
魏无羡裹着一个极大的病服坐在外面等待着检查结果,他看着自己手背上还没有洗干净的血迹发愣。突然,就想起了蓝湛来时的那个男人……
(两小时前)
“你就是魏无羡?”一个男人坐在了魏无羡床边,满脸淫笑。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魏无羡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和当初一样…
“认识蓝少夫人就够了!嘿嘿!来吧!”男人边说边开始脱自己衣服…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魏无羡伸手抵抗着男人解自己衣服的动作,内心深处升起一种强烈的恐惧,他…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些夜晚……
“唔……”魏无羡奋力推开亲自己的男人“呃嗯………不要……”
“不要!不要!放开我!”然而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呵……魏无羡笑了,他抬起头看着医院惨白的天花板强忍着泪水不让它落下。蓝少夫人?哈哈哈哈……说那么隐晦干什么……不就是想来尝一下自己这破碎的躯壳的味道嘛……我魏无羡什么时候也成这种人了?什么时候……也会去接客了?
…………
“魏无羡?魏无羡哪位?”一个护士推门出来了,她拿着手中的单子叫了上面的名字。
“我。”魏无羡突然缓过神来,抬头看向眼前的护士。“魏无羡是我。”
护士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进来一下。”
魏无羡跟着护士进了屋,屋里只坐了一个医生,他见魏无羡进来了,便挥挥手让护士离开了。护士关上门离开后,医生看着魏无羡的检查单沉默了。
“医生,你直说就好了。我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身体的。”魏无羡揽了揽衣服,看着医生笑了。
“好,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吸过毒?”医生抬起头,满脸严肃。
“啊……是啊,不过之后戒了。”魏无羡无所谓的偏了一下头,他语气轻快,完全不像是在说自己。
“嗯。检查报告结果……不太好。”医生点了点头,似乎对他的语气并不惊讶。
“能有多差?再差,也不过生死。”魏无羡笑了一下,又低落了。他想起了蓝湛……果然他还是放不下,他死了……蓝湛怎么办?
“是吗?看来你对自己的生死看的很轻。”医生下意识说了一句,却突然想起……他好像……是一个人。
“孑然一身,自然看的平淡,活的逍遥。”魏无羡伸出手,看着自己瘦削的指节,有些怅然若失。
如果……他的人生和他说的这样,就好了……
“咳咳……你这个……你家人在吗?”医生咳了咳,引起了神游的魏无羡的注意。
“嗯?不用家人,有什么话,就说就好了。”魏无羡抬起头,看向医生。
“好。”医生抬起头,看着魏无羡“起初,我们怀疑你患有颅内肿瘤,现在,已经确诊,恶性,晚期。”
魏无羡歪着头,笑着看着医生“还有的治么?”
医生看着他有些不解,但还是尽职的回答“如果积极治疗的话,应该可以稳定病情。”
“或许是我说的太模糊了,我想问的是,能治好吗?痊愈。”
“恐怕,可能性不大。”医生顿了一下,看着魏无羡脸色还好,才慢慢说了。
“哦……我懂啦,谢谢医生。我不治了。”魏无羡一下子笑了,他双手合十作感谢状,却露出了纤细的胳膊上的淤青。医生一愣,忙转过了眼睛。
“那……我先走了?麻烦您了。”魏无羡歪了歪头,见医生不做回应,便直接离开了。
恶性的肿瘤么……回想起来……自己也流过鼻血吧……自己也头晕过吧……只是……为什么不在意呢……
魏无羡浅笑着回到自己的病房,看着那一派荒凉,突然就难过了……
自己的葬礼上,是不是也会这样……一个人也没有?毕竟……自己在他们眼里已经很坏很脏了吧……

啥冷吃啥的nine不怂

“你何时能收敛一下人见人想抽你的性格,让人少操点心。”江澄气的一把揪住魏无羡的领口。
再看那边,魏无羡依旧是那副死性不改的样子,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扣住江澄的后脑,将嘴唇贴了上去。
罕见的,江澄没躲。

“你何时能收敛一下人见人想抽你的性格,让人少操点心。”江澄气的一把揪住魏无羡的领口。
再看那边,魏无羡依旧是那副死性不改的样子,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扣住江澄的后脑,将嘴唇贴了上去。
罕见的,江澄没躲。

月影鹿云

(澄羡)早上好

第一次用原红豆软件,不知道对不对😂
http://t.cn/RkosPws

就当我写着玩儿好了Y(^o^)Y

第一次用原红豆软件,不知道对不对😂
http://t.cn/RkosPws

就当我写着玩儿好了Y(^o^)Y

北燕鹿

【魔道祖师阅读体】悔否?否·絮絮叨叨

这里北燕鹿/阿语
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文哟~不定期填坑,绝不弃。欢迎纠错~
作为一个平时话废一写文就话痨的人,又要关于这篇文絮叨一下了。
首先是当初读魔道的事。我很早就知道这本书,但一直没看,后来得知我杰大要配魏无羡就去把书补了。看完之后我没觉得这有多甜。
忘羡在一起后羡羡的梦里就不会有那些人死去的场景了吗?
忘机看着魏婴在云深不知处玩闹的同时会不会更加对不起被他打伤后还接受魏婴的前辈?
江澄每次看到忘羡的背影会不会看起来嘴硬心里却很无力?
蓝曦臣何时才能走出那种问灵的状态?
……
闪过一大堆问题后我就拒绝思考了。(北京瘫——)
然后看了好多阅读体就就控制不住这个到高三却还依然躁动的宛如辣鸡地爪子了。
大概因为我比较挑...

这里北燕鹿/阿语
希望你们喜欢这篇文哟~不定期填坑,绝不弃。欢迎纠错~
作为一个平时话废一写文就话痨的人,又要关于这篇文絮叨一下了。
首先是当初读魔道的事。我很早就知道这本书,但一直没看,后来得知我杰大要配魏无羡就去把书补了。看完之后我没觉得这有多甜。
忘羡在一起后羡羡的梦里就不会有那些人死去的场景了吗?
忘机看着魏婴在云深不知处玩闹的同时会不会更加对不起被他打伤后还接受魏婴的前辈?
江澄每次看到忘羡的背影会不会看起来嘴硬心里却很无力?
蓝曦臣何时才能走出那种问灵的状态?
……
闪过一大堆问题后我就拒绝思考了。(北京瘫——)
然后看了好多阅读体就就控制不住这个到高三却还依然躁动的宛如辣鸡地爪子了。
大概因为我比较挑剔,所以每当看到蓝湛一会儿一个“天天”一会儿一句“家规n遍”就特别难受。哦,最难受的是羡羡在众人面前一点儿面子都不要,只想往忘机怀里钻……所以我想写个云梦双杰坐一块,忘羡需要鹊桥相连的状态。至于其他cp除了追凌,轩离都不想表明,毕竟都是有情人。

最后,是一件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拒绝抄袭。
如果我这儿有雷同大概是我看得太多了(扶额——)告诉我的话我会改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