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魏all

660浏览    4参与
勤奋什么的都喂狗了

魏喻(六)

人物OCC慎入,越写越懒系列。日常求文友求评论。

     正文  

   多年后,每当武林前辈回忆蓝雨村那日,都不禁的失神。那日,喻文州和魏琛叛了半个武林;那日,鲜血染红了那个喻先生的庭院;那日,那两人齐齐跳入火海;那日,世上再无喻文州和魏琛。
   “其实,那两个人也是可怜的”老前辈喝了一口酒,叹道“两人都是可敬之士呀,一人温润如玉,一人侠肝义胆……”
    “那两人最后为何跳入火海?据说两人,一人计谋了得,一个大刀耍的天下第一,难道凭他们本事还逃不了吗?”...

人物OCC慎入,越写越懒系列。日常求文友求评论。

     正文  

   多年后,每当武林前辈回忆蓝雨村那日,都不禁的失神。那日,喻文州和魏琛叛了半个武林;那日,鲜血染红了那个喻先生的庭院;那日,那两人齐齐跳入火海;那日,世上再无喻文州和魏琛。
   “其实,那两个人也是可怜的”老前辈喝了一口酒,叹道“两人都是可敬之士呀,一人温润如玉,一人侠肝义胆……”
    “那两人最后为何跳入火海?据说两人,一人计谋了得,一个大刀耍的天下第一,难道凭他们本事还逃不了吗?”
   “你小子,不要少看这江湖!就算那两人再厉害,那可是半个武林啊”老前辈朝着眼前小辈的脑袋敲了一瓜子“不过……也不一定逃不过……”
   “切!”小辈翻了一个白眼“前辈你还有准吗?”
  “其实……说不好,是为了彻底消失再重生也说不定吧”
  “魏侠士,可是歇好了,劳烦来搬袋儿米。”正在这时,茶馆附近的米铺迎面走来一年轻人,年轻人一身青衣,像足了一教书先生。
  “哎呦,媳妇儿,来勒!”正在和小辈谈天儿的江湖前辈,一个跃身,便到了年轻人的身旁
   “我去,前辈你你你……你们两个??……”小辈懵了一下,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两人。
    大汉已备着米袋携这儿青衣先生走远。
    微风正好,适合缘遇。
  
       end
 
小短篇到这里就结束了,第一次写完结,虽然是烂尾……往后假期我会补个番外,所以清水还是肉

勤奋什么的都喂狗了

魏喻(五)

默默爬起来码文,标题废嗝,人物OCC,日常求文友,求建议。

       正文

    是夜,喻文州和魏琛正在下棋,忽的,桌边的烛光不经意间闪了闪。“吃。”喻文州带着笑意抬眸看着皱着眉头的魏琛,“啧,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魏琛咂了咂舌。喻文州摇了摇头“就是你下棋专心,也不得一定会输”
     魏琛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对面坐了这么个标致的公子,那还能专心。”
     喻文州收着棋子“那在下还真是幸运。竟能让大侠愣了神,失了心...

默默爬起来码文,标题废嗝,人物OCC,日常求文友,求建议。

       正文

    是夜,喻文州和魏琛正在下棋,忽的,桌边的烛光不经意间闪了闪。“吃。”喻文州带着笑意抬眸看着皱着眉头的魏琛,“啧,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魏琛咂了咂舌。喻文州摇了摇头“就是你下棋专心,也不得一定会输”
     魏琛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对面坐了这么个标致的公子,那还能专心。”
     喻文州收着棋子“那在下还真是幸运。竟能让大侠愣了神,失了心。”
     “那老夫也是心甘情愿!”魏琛托腮看着喻文州。
      “咚——”的一声,窗户被一团黑影破开,一道闪光,黑衣人手执匕首已经向魏琛刺去,喻文州两指握了一白棋,打断了黑衣人的动作,为什翻身而起,单手撑着桌子,一脚将黑衣人踢飞,随即,背后又一黑影跃起,而被踢飞的黑衣人早起爬起来,与身后黑衣人联合攻击起魏琛,喻文州再执一黑子,扔向那跃升而起的黑衣人,黑衣人摔下,魏琛躲开屋内黑衣人的攻击,一个手刀将其砍晕。“呸,他们追杀老夫有完没完?”“当初管闲事的时候不知前辈不就了然了吗?”
       那日,魏琛救下的人,是邻国的公主。在这个奸臣当道,新帝无权的年代,即使两国国君力求和平,但是某些奸佞却一直想毁掉这个和平。便出力要杀了邻国国君最宠爱的迢星公主,已挑起二国矛盾,本来一切顺利,却没想的半路出现了个管闲事的魏琛。虽然计划失败,却还未暴露身份,也就是为了隐藏身份,他们便决定杀了魏琛。却没想到,又蹦出个多年前江湖就隐退的高手喻文州。
  “你们来的还真是快”魏琛嘲讽道。
   “杀!”刚刚被踹飞的黑衣人喊到。
    “看来他们是打算也要我的命。”喻文州有些无奈道。
     “怎么?害怕了?”魏琛笑。
      “小生虽不才,却也没怕过。”喻文州踢向一人膝盖。
      “那就痛痛快快杀一架,如何?”
  

勤奋什么的都喂狗了

魏喻(四)

小咸鱼默默爬起来更文,观前须知,文笔小学生,人物OCC,第一次写文求建议,能改的我尽量改,还有,最后默默为自己招文友,可以一起交流学习唠嗑那种QWQ

        正文

    风卷云舒,微风正好。喻文州默默盯着飘进茶杯的绿叶荡起的圈圈涟漪,他在等魏琛的后话,知道他身份后他是否会离他而去。魏琛走到刚刚黄少天坐过的石凳上,一屁股坐了上去,拿了个茶杯把玩,脸上也正是心事重重“喻先生……”
     喻文州“嗯?”
    ...

小咸鱼默默爬起来更文,观前须知,文笔小学生,人物OCC,第一次写文求建议,能改的我尽量改,还有,最后默默为自己招文友,可以一起交流学习唠嗑那种QWQ

        正文

    风卷云舒,微风正好。喻文州默默盯着飘进茶杯的绿叶荡起的圈圈涟漪,他在等魏琛的后话,知道他身份后他是否会离他而去。魏琛走到刚刚黄少天坐过的石凳上,一屁股坐了上去,拿了个茶杯把玩,脸上也正是心事重重“喻先生……”
     喻文州“嗯?”
     “喻先生,喻,老夫怎么没想到你会是喻文州呢……”魏琛惆怅道。
    喻文州转了转瓷杯,无语。
    “老夫是不是连累喻先生了”魏琛抬头盯着喻文州的侧脸苦笑。
    喻文州挑了挑眉“是。”
    “那魏某还是不再拖累了”魏琛放下杯子起身行了个江湖礼正欲离开。
   “魏大侠,你觉得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吗?”喻文州抬眸看着他,开口道。
  “……”魏琛拍了拍脑袋,一阵骂语。
  “魏大侠还是想想如何补救吧?嗯?”喻文州起身走到魏琛身前,倾身而语“再说,魏大侠真的舍得离开我,从此江湖不见吗?就算魏大侠舍得,在下也极为不舍呀”语气极其委屈。
魏琛反应了半天,诚然他魏琛如今三十好几还是一单身,但也是年轻是风流过;这种感觉,没错的,这喻先生莫不是是看上自己了,为什么他那么开心,不会自己也看上人家了吧……魏琛心想。“我……喻先生……”魏琛盯着喻文州生的俊俏的小脸儿,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这个喻先生,不由的愣了许久,便直接问出了口“喻先生这可是看上老夫了?”
      “是,看上了”喻文州朝魏琛弯了弯眸道。顿时,风吹花散,微风卷起二人的衣角,如同卷起二人心中平静的潭水,引起阵阵涟漪,最后交汇,平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