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女与孩子

163浏览    6参与
三只咕子
“恶魔之间的异类。”阿利斯诞生...

“恶魔之间的异类。”
阿利斯诞生于恒古战场的深渊,他从土壤中挣脱,带着母亲的祝福和诅咒的毒沼。
他是恶魔的孩子。

“恶魔之间的异类。”
阿利斯诞生于恒古战场的深渊,他从土壤中挣脱,带着母亲的祝福和诅咒的毒沼。
他是恶魔的孩子。

星夜@永夜亭

【希姫】生賀文 魔女與孩子

這是和 @夜瘋 説好的生賀文
沒錯遲了幾個月
對不起!!!(土下座
這篇是用了前一段時間魔女拾到的孩子的腦洞,不過主要描述的是孩子長大後和魔女的生活和事
可能會雷,有ooc(應該吧
順便當一下真姫的生賀文吧
以下正文

------------------我是分割線---------------------

——這個世界呀,有著許多生物。當中,自然包括很多人都看不見的存在,它們無處不在。所以,請小心一點,你們説的任何一句,它們可能都聽得見喔……

————————

  「吶吶,姐姐昨天説的東西真的存在嗎?為甚麼我們從來沒見過?」 

  ...

這是和 @夜瘋 説好的生賀文
沒錯遲了幾個月
對不起!!!(土下座
這篇是用了前一段時間魔女拾到的孩子的腦洞,不過主要描述的是孩子長大後和魔女的生活和事
可能會雷,有ooc(應該吧
順便當一下真姫的生賀文吧
以下正文

------------------我是分割線---------------------

——這個世界呀,有著許多生物。當中,自然包括很多人都看不見的存在,它們無處不在。所以,請小心一點,你們説的任何一句,它們可能都聽得見喔……

————————

  「吶吶,姐姐昨天説的東西真的存在嗎?為甚麼我們從來沒見過?」 

  這裏是一個小小的村莊,位於一個國家的邊境,一座森林的旁邊。幾個小孩坐在小小廣埸裏的一口井邊聽著一個奇怪的女人講故事。 

  「昨天我回家告訴媽媽,她説那些都是假的,是故事裏的人物。」小孩蹲在地上托腮,不解地看著女人。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東西,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呀。」女人笑了笑——她擁有一頭紫髪,綠色的眼睛像極了村外的森林,或者夏天的麥田和草原——接著説:「就好像風,那是由風精靈控制的喔。其他的有生活在海裏的美人魚,還有隱居在山脈裏的龍。這裏離山脈和大海太遠了,你們都沒看過,但不代表牠不存在呀。」

  「那魔女呢?我每次不聽媽媽話的時候,她都説魔女會來捉走愛哭不聽話的小孩。那是真的嗎?」另一個小孩問。

  「噢,孩子,你聰明了一次。」軟糯的聲音頓了頓,繼續説:「魔女和精靈與龍一樣,都是咱們沒見過的,但她們的確存在。因為在歷史上,咱們總能找到魔女的蹤跡。她們時好時壞,隨心所欲,可以操控萬物,並擁有無盡的時間。曾經有位歷史學家,他用畢生精力在皇家書庫研究魔女,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不要被魔女記恨,你沒有比她們更長的壽命。』」

  紫髪女人輕撫放在大腿上的皮革書皮,接著道:「不過可惜,最後一次魔女出現的記錄已經是三百多年前的事。」

  孩子們因為這句話高興極了,這代表他們做任何事都不用怕被魔女捉走丟到大鍋裏燉煮。然後又開始纏著那個在他們心裏非常神祕的姐姐講故事,從吸血鬼的傳説到成精的狐狸,從西方講到東方,從中午講到日落。

  「——希。」最後關於一隻小豹的故事被一聲呼喚打斷。

  紅髪女人從遠處緩緩走來,紫眸鋭利而慵懶,短髮被隨意挷起,垂落在掛在左邊單肩背包的肩帶上,醫生專用的白大衣下穿著單調的襯衫,品質精良的皮靴和貼身的長褲令她看起來更加精神。 

  小孩們因女人的到來一哄而散,吵吵鬧鬧地留下了紫髪一人在原地。 

  「工作完成了?」女人站起來拍了拍大腿,抖掉了沾在上面的灰塵,然後拿起書,祖母綠眼中笑意盈盈,保持微笑向來者詢問。 

  「很早就完成了,然後在一邊聽你和那群小孩講故事。」

  「甚麽時候?」自己根本沒看見屬於對方的人影,到底躲在哪裏了? 

  「在你説吸血鬼手下某木頭狼人的時候。」紅髪拉起對方空著的手,向村外漫步而去。

  「那不就是剛開始不久的時候嘛,真姫醬甚麽時候變得這麼壞了。」希不滿地鼓起一邊臉,抒發自己的不滿。

  「會嗎?」歪頭想了想,感覺這問題很無謂,就把思緖帶到晩飯上,道:「回家吧。晩飯想吃甚麽?」 

  「烤——」

  「不許再吃烤肉,已經連續三天三餐都是烤肉了。」 

  「可是真姫醬在那之前也讓我吃了一個星期的蕃茄。」

  「蕃茄比烤肉健康,而且又不是沒給你吃肉!」 兩人就這樣一邊互相抱怨對方,一邊走到村民眼裏危險森林裏,因為傳閒那裏有人看見魔女出現。

  那是她們的家。 

  「今天工作很少嗎?難得真姫醬這麼早完成工作。」不打算再糾結晩飯的問題上,希帶開話題。

  「下午只有幾個病患,都不是嚴重的病症,很快就解決了。只是快到季節轉換的時期,有不少人出現感冒的徴象,要拜託你多調和一點藥,之後大概會用到。」

  真姫走在前面,用小刀清除長到小道上的植物,還順走採了一些草藥。

  希拿出手帕擦走紅髪臉上的污漬,説:「那真姫醬可能要去深處採藥了,新培養的還沒有成熟,藥草存貨不多,順帶向花陽醬問個好。」

  「最好帶上一點大米,上次我們是三年前去的,她大概早就把庫存吃光了。」

 「好,咱會準備的,還有拉麵。」

「啊……對呀,凜在那裏。」 

  紫髪收起手帕,走近附近的一棵大樹,手輕扶粗糙的樹幹,閉輕聲道:「能給我們一條路嗎?」

  大樹彷彿回應請求一般無風自動,周圍的灌木和大樹移動自己的枝葉,慢慢地形成了一條窄窄的路。

  「走吧。」 希重新拉起真姫的手,拉著她往前走。當她們消失在密林裏,小路重新被枝葉覆蓋,好像不存在那般。

  沒錯,東條希,她就是剛才在村莊講故事提到的魔女之一,一個精通操控植物的魔女。她隱暪身份住在這個村莊旁,在所有村民都認為森林有魔女的時候,她沒有嘗試消除謠言,而是在這條謠言之上以草藥商的身份再加一個消息——森林裏有珍稀藥材,可以製作許多藥物。

  在這個遠離王都的村莊,所有物資都相當缺乏,人們只能就地取材,所有一切都要自給自足。森林裏有用以製作藥物的藥材,村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這機會,因為所有人都明白,在很多時候,利益和危險是對等的。 

而且,魔女的傳閒是三代之前傳下來的,村民都當作一個傳説,其中的真假,他們不會去考慮,只認為那是一個危險的地方,魔女甚麽的,有沒有都一樣。所以當那個紫髪草藥商提出要居住在森林裏,村民沒有對她產生任何懷疑,只當她是一個不知死活傻瓜——為了錢可以連命都不要。

  然後她便順理成章出入森林,無人阻止,這也更加認證了那個傳了幾百年的魔女傳説,已不再是真實。

  當二人走到小路盡頭,一座依靠著通天大樹的兩層小屋出現在二人眼前。 

  「我去準備晩飯,希,幫我去後園採一點小蕃茄和菜。」

  看來咱今天真的只能吃蕃茄全餐了…… 看著對方走進屋子,東條希繞道到後園的菜田,拿著籃子蹲在田裏採菜,心裏默默想著接下來三個月都不要為田園的蔬菜拖加生長魔法,好讓自己可以有一段無憂無慮的吃肉時間。

  真是的,明明是肉食性的,為甚麼真姫醬會那麼喜歡吃蕃茄呀? 紫髪愈想愈不解,索性放棄思考。她看到籃子裏有了足夠數量的蔬果,便起身返回了屋子,放在餐桌上,隨手把外袍搭在椅背上,就這樣順勢坐了下來。 

  「去把袍子掛好。」 明明沒轉頭,手上也還在處理剛從冷凍庫拿出來的食材,紫眸卻依然知道身後的人偷懶的行為。 

  「咱不要——」 

「敢拒絕晩飯最後一點肉都沒有。」

  「——才怪。」

  自己大概永遠都沒辦法違逆眼前的人。東條希不情不願地起身,悲憤地把外袍掛在睡房的大衣架上。誰叫自己不會做飯呢?

  理論上魔女是依賴大氣中的魔力維生的,魔力不斷,生命不衰,不必攝取營養也能生存。對她們來説,食物只是嗜好品。 

  東條希卻正正對肉類食品情有獨鍾,不過自己並沒有料理的能力和天份,連最簡單的生烤料理都可以在她手下化為焦炭,在某灰髪吸血鬼第無數次為她糟蹋的食材嘆氣,她便不再接觸烹飪。直到西木野真姫的到來,她才重新對食物起了執著,特意請來友人教她一切包括煮食在內的家務能力,從此紅髪便成了這個魔女之家的管家。

  嘗試過乾淨和美味的日常,人就再也不能回頭,魔女也是如此。 

  「真姫醬就不能對咱好點嗎?今天咱可是從早上工作到你來哎。」祖母綠嘟嘴小聲的抱怨著,可是她大概忘了自己的同居者不是一般人,五感可是相當出色的。 

  「從中午開始就坐在那裏和小孩玩在一起的老師沒資格説。」帶著許些鼻音的聲音從廚房幽幽傳來,嚇得紫髪抖了一下,然後又是一聲:「晩飯差不多了,去打理一下草藥園吧,完成就可以吃飯了。」

  咱還是這個家的主人嗎……

  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偷懶不成的魔女自暴自氣的去執行管家的咐吩,但還沒走到門口,她就折返到廚房,嘴角是充滿陰謀的弧度。就在剛才,她想到一個好注意。

  「真~姫醬~」

  希突然趴在真姫的背上,這次換另一個人嚇了一跳,手上正在攪拌濃湯的湯匙直接從手中掉到鍋邊,得來了一個紫眸的不滿。

  「希,你在幹嘛?」西木野真姫默默的拾起掉落的湯匙,繼續攪拌。

  「沒甚麽,咱只是突然想抱抱你,順便看看……」

  「如果你敢用你的龍爪手,今天就真的沒肉吃了。」

  很好,聽到這句話,已經快到目的地的手僵在半空,然後不以為然的收了回去。

  以前小小的很好玩,長大了真的愈來愈不可愛了。希想。

  「……希。」等了很久,紫髪仍然趴在紅髪背上,沒有離開的打算,真姫只能無奈地喚了對方一聲。

  「?」

  「下來,你又重了。」無情地説了一句所有女性都不想聽的話。

  「那是因為真姫醬煮的飯菜都很好吃呀~」顯然被説者並不在意,反而反調戲了對方一次。

  「整你的藥園去!」真姫紅著臉把人趕到藥園,還自己和廚房一個清淨。

  魔女心情不錯的到藥園,揮手點亮掛在木架上的燈,再次蹲在田園裏與植物共度時光,直到屋裏傳來呼喚的聲音,她才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為自己拖加了清潔魔法,幹幹淨淨的走到餐桌前。

  今晚的菜色:蕃茄沙拉,蔬菜濃湯,還有一盤放在桌子上香氣四溢的烤肉。

  看到餐桌,綠眸裏只餘下烤肉,迫不及待地坐到椅子上,等待用餐。

  「好了,開動吧。」

  當真姫把濃湯和沙拉也擺上桌子,希便毫不留情地對肉片下手,很快便配著濃湯進入胃袋,也乖乖把沙拉吃完,然後滿足地拍了拍肚子。她知道那盤烤肉是真姫特意為自己的做的,所以沒有像平時和小孩一樣吵著不想吃菜,而且那菜也不難吃。

  「等我洗完碗,我們就去花陽那裏,希你去準備一下吧。」紅髪吃完飯,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對祖母綠説。

  「咱知道了~」懶洋洋地回應了一句,便起身到屋子旁的小倉庫找要帶走的行李。

  帶多一點比較好吧,花陽親和凜醬也會高興的……

  然後東條希就在倉庫旁堆起三袋半人高的糧食,令剛做完家務事的真姫狠狠皺了一下眉頭。

  「你這是搬空了我們家的米糧嗎?」

  「嘛,咱想上次去也是三年前了,花陽親也很想念我們的米飯了吧……不行嗎?」

  看著有些歉意的紫髪,真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説:「算了,我變回原形帶過去吧。」

  説完,真姫便全身發出微亮的光,再次散去光芒時,她卻不是人形,而是一隻豹子,紅毛飄逸,紫眸鋭利。

  西木野真姫,真身和東條希一樣不是普通人,而是一隻有魔力和化形能力的幻獸。小時候因捲入魔女鬥爭而家破人亡,被東條希救下的。

  「希,上來。」紅豹趴在地上,等著對方上來。

  聲音直接從腦海發出,東條希沒有絲毫驚訝,小心爬上寬大的背上,坐穩後順了順身下的毛,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

  得到確認,真姫咬起三袋裝有大米和拉麪的麻袋,便向森林深處跑去,視線一瞬間便被黑暗覆蓋,只餘下兩點快速移動的光點。

  森林裏除了東條的魔女之家,其實還有一個魔女的存在,那就是小泉花陽,是東條在三十年前拾到的棄嬰。東條發現她時,是西木野告訴她,當時各種動物保護著她,給她母乳生存的,頸上就掛有名牌。

  森林魔女一眼就看出這個嬰兒具有魔女的潛能,便收養她培養成人,直至認為她能獨自一人生活時,放她和剛收服不久的使魔在家中,自己和真姫就搬到森林外圍,讓她獨立成材。為了確保安全,東條希還是會經常去探望她,並以老師的身份要求她種植珍稀藥材,幫助自己偷懶之餘也保證她不會無聊。

  「希,快到了。」

  聲音再次響起,紫髪也看見了遠處的一點橙光,柔和而明亮,在這片暗無天日的森林中,像迷途旅人的路標。

  到了。

  一直刮在東條臉上的風由急速到緩慢,緩慢到消失。希再次落地時,眼前是比原先更大的二層木屋,周圍是被木欄圍起的園地,抬頭便能看見一片繁星。

  「花陽親,咱來了~」東條希在西木野真姫變回人身期間,大聲向屋內通報。

  「……沒開門?」

  真姫變回人形,門卻依舊沒開,這令二人都感到奇怪。如果是以前,花陽會馬上來開門請她們進去的,這次卻有點反常。

  「花陽親,咱拿了你最喜歡的米飯來了,快點把門打開吧~」

  希又叫了一聲,這次總算有點反應了,可兵兵呯呯的聲音聽起來不太正常。真姫敏銳地聽到當中隱約有兩種腳歩聲。

  「誰來救救凜喵!!」

  下一刻,門被撞開了。活潑又著急的求救聲從抱緊撞開門的某人的短髮少女口中傳出。站在門外的二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另外二人就這樣摔在門前。

  「白飯!!」

  被壓在地上的少女在片刻停頓後猛然抬頭,眼神像一個餓了很久的野獸,雙手用力按地彈起,其力量之大連趴在她身上的人也一同被帶起,向著二人飛去。

  「誰來讓花陽親冷靜下來喵!」

  「真姫醬。」看到瞬間迫近的人影,希站在原地,冷靜地向紅髪叫道。

  然後西木野真姫丟出手上的東西,原本向著東條希的軌道眨眼間變向,用如同小狗玩飛盤的姿勢接住了那個半空中的白色物件,如貓敏捷地著地。

  「飯糰!我好想你!」

  剛才那個暴走野獸感慨地説了句,就狼呑虎咽地把手上的飯糰吃得一乾二淨。

  「凜,説明一下。」真姫看著躺在地上的橙髪,無奈地把人拉起來。

  「得、得救了喵。」

  還轉著旋渦眼的凜站起來,搖搖頭把少許的暈眩感趕走,讓頭腦冷靜下來,才向紅髪她們解釋道:「因為米飯庫存被清光,花陽親從三個月前就沒吃過米飯喵。所以剛才聽到你們帶著米飯來,她就……」

  「就在極度的忍耐下暴發,失去理智向我們撲過來。」

  聽到前半段話真姫就理解了,原來花陽是餓瘋了。

  「真姫醬!還有飯糰嗎?」取回理智的花陽把整個臉突然塞進真姫的視線中,同樣的紫眸閃閃發光地看著對方。

  「有是有……」

  無奈之下紅髪用空間魔法拿出一個飯盒,裏面裝著不同口味的飯糰,一瞬間就被看見飯盒的野獸魔女奪去,其速度之快連真姫的動態視力也只是勉強看清楚她的動作。

  「不愧是野獸的魔女,對食慾相當忠誠呢,連這種情況也要借用野獸的力量。」真姫抱胸感嘆了一句。

  「嘛~這先不管,這次咱們帶了米飯和拉麵,能幫忙拿進去嗎?」在一旁看著的紫髪魔女適時地插嘴。

  「喵!有拉麵!太好了喵!」

  這次換凜不冷靜了,聽到有自己喜愛的食物,她就興奮地一舉抱起三袋成年男人也未必能拿起的袋子,一奔一跳地回到屋裏。

  「……那我們也進去吧。」看著對方那麼高興,真姫也不好再説甚麽,拉起希的手便隨吃著飯糰的花陽一同走進屋。

  明亮溫和的燈光,手工製的木工傢私,充滿藥草味的房間,這一切如同森林邊沿的縮小版木屋,連間格也相同。這很正常,因為東條希和西木野真姫就是依舊這裏的一切再建小屋,這裏原本就是她們的家。

  三人坐在餐桌旁,喝了一口新泡的花茶,小泉開口問道:「那個,兩人來是要草藥的嗎?」

  「對,咱的草藥庫快沒草藥了,想問花陽親拿一點。」東條希撓著後腦不好意思地吐舌,露出一個滿是頑童偷懶的表情。

  「不用太在意的,全部拿走都沒問題,我們已經用不上了。」花陽連忙擺手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這些,可真姫從她的話中聽出一些問題。

  「全部?花陽,我記得就算你暫時不需要,你也會留下一點預防萬一,怎麼會不需要?」

  「那個是……」

  花陽喝了一口花茶,向兩人解釋了五分鐘。東條希大概總結一下,就是凜已經脫離了幼年期,作為幻獸,她需要更多的能量去渡過成長期,森林可供吸收的能量已經不多了,而且能量的屬性也不適合,花陽認為是時候讓她外出尋找一個新的地方去生活,讓她有更好的成長,而作為使魔的主人,花陽自然要一起同行。

  「而且,我也想去外面看看……」

  花陽小聲地補完一句,紫髪魔女略微驚訝地張大眼,隨即欣慰地笑了出來。

  咱的女兒,長大了呀。

  「嘛~花陽親也住在這個森林三十幾年了,咱覺得是時候到外界遊歷了,咱可不想自己的女兒變成不問世事的老巫婆。」

  「就這樣決定呢。」

  兩個前輩都同意的情況下,花陽不再對這件事猶豫,表情自然開心起來,連帶整理好倉庫回來的凜也莫名比之前更興奮難控。

  人群各散東西,相見便不如以前容易,四人把握機會暢談到天明,茶重泡了一次又一次,但總有完結的一刻。

  「花陽親打算甚麽時候出發?」這是東條希離開前問的最後一個問題。

  「大概三天後,我和凜醬打算趕在下次月圓之夜出發,想盡量在一天內趕到最近的村莊或城鎮。」

  「幻獸力量最頂盛的一晩嗎?正確的判斷呢。那咱有個好建議,花陽親可以往東南方向走,那個方向有最近的村莊,村民也很好客,最重要的是那裏有個萬事通,她是咱的熟人,知道咱是魔女的人類,你可以問問她有甚麽適合凜醬成長的地方。」

  紫髪魔女給出一個建議,這也是她能為女兒做的最後一件事了,把萬事通的住址告訴她後,順便交給她一個一直隨身帶備的布包。

  「這是咱做的香料包,一直放在咱身上,這個可以讓你在一定程度上指揮植物,或者可以為你引路。」

  「謝謝你……媽媽……」

  雙手接過布包,花陽紅著臉道謝。上次稱紫髪為母親是甚麼時候,她自己也忘了,五年?十年?或許更久。不管魔女的壽命有多悠長,未來長到連自己都不敢想象,絕對不能忘了養育自己的人,這是年輕魔女的想法,也是原則。

  「真好喵~」凜地看著花陽手上的香料包,眼神發光般期待地看著紅髪。

  「……凜,把頭伸過來。」

  凜露骨的眼神看得真姫很無奈,只好勾勾手指讓凜上半身靠近自己一點,在距離差不多的時候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用魔力畫了一道符文,讓其溶入皮膚。

  「這個符文可以讓你要求方圓十里的貓科動物幫你做事,但這不是絕對,如果你自己力量不夠或有比你能力更高的幻獸支配,那麼這個命令可能會失敗,所以別亂用。至於使用方法嘛……你要自己去想。」

  真姫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見她不作聲,便繼續説:「但我會給你提示,只要你強烈想做到某一件事而需要幫忙,符文會回應你,但如何去靈活控制,那就是你自己的事。」

  「喵!沒關係的,凜會自己找到的喵!」能得到錢別禮,這已經足夠令那隻黃毛貓興趣了,更何況是增強自身的能力,身為幻獸,這才是真正渴望的。

  「真姫醬,咱們也是時候該走了。」東條希站起來,繞過桌子走到小泉花陽身旁,溫柔地摸摸頭,笑著給出她臨別前的告戒:「花陽親,咱的女兒,你要記住,犯錯不可怕,這會成為你日後的食糧,故爾大膽的嘗試,大膽的犯錯,大膽的失敗,在光明下做真正的自己,那時候,你會看到和這裏不一樣的景色。」

  「嗯,我知道了!」

  綠眸帶上無限溫柔,看著那對幼氣十足卻堅定的紫眸,心中再一就次感慨,自己的女兒,真的長大了。

  真姫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想了想她們到這裏來的時間,道:「希,時間差不多了,我去和凜採收園裏的藥草,你和花陽再相處一下吧。」説完,她便提著凜的後頸,不管手下貓妖的掙扎拉著她從後門離開。

  紫髪魔女向她點點頭,然後又重新坐下,喝了口茶潤喉。

  「對了!」花陽想起甚麽似的叫了一聲:「差點忘記告訴你了。希醬,半個月前我用塔羅牌為你們占了一卜,結果是,逆位倒吊人(The Hanged Man)。」

  「逆位……惡運的象徴嗎?那花陽親是占了甚麽?」

  「你們未來三個月的生活情況。其實情況不算壞,因為後來我用星辰占卜,發現只是一個災星在靠近你們,大概只要等它離開或者遠離它就沒事了。但我並不知道那顆災星的真面目。」

  稍微低頭思考,卻想不出個所然,只好笑笑道:「嗯……咱知道了,謝謝你呀,花陽親。」

  雖然口中如此説道,但東條希依舊疑惑,直到西木野真姫帶著星空凜從後園回來,東條希才放棄思考這件事。她坐穩在紅豹背上,向目送她們的二人揮手。

  「願星辰守護你們。」

  看著二人遠去,花陽雙手抱拳,小聲地為二人獻上祈禱之語。


















  紅髪醫生今天是坐診。

  其實這個村莊沒有多少人,也甚少人生病受傷,所以名義上是坐診,實際上是進行研究。 但今天有點不同,有一個外地人來到診所。

  那人一身沾滿灰塵的長袍,臉上裹著一塊布料覆蓋了臉部,只留一雙眼睛,下身露出一對短靴,底下穿著一件紫眸沒見過的服裝,應該是某個少數民族的服飾。

  那就是事情的開端。

  「不好……意思,我的腿……有點……不舒服……」 

  眼前這位只聽出是女的人,聲音沙啞的程度嚇了醫生一跳,真姫連忙把堆積在椅子上的紙本文獻放到一旁,用手勢邀請她坐下。

  「請把外套掛在旁邊的衣架上。」 對方只是搖搖頭,慢慢的走到椅子旁。 

  「哪裏不舒服?」來者坐下後,真姫再次詢問。

  「右邊……小腿……到腳腕……的……地方。」 真姫慢慢抬起對方右腿,褪下鞋子並卷起褲管,開始觀察問題所在,雙手時不時在小腿上按壓。 

  奇怪,怎麼有種違和感…… 

  「看起來不是肌肉方面的問題,骨頭摸起來也沒有變形,我想應該是骨頭本身有問題。」真姫坐直身體,看向患者,抱歉道:「這個我沒辦法治,你可能要去東面的王都,那裏有最好的醫生和儀器。我寫一張轉介信給你,看醫生時帶去給他們看就好。」 

  説完,紅髪提筆開始寫信,再次開口:「雖然我沒辦法治,可是我可以幫你按摩減緩不適,順便給你一些止痛的藥,旅途上可以用。」

  「拜托……你了……」 聽到對方的允許,真姫也剛好寫完信件,她便開始著手準備按摩用的工具和牀。那位奇怪的旅人見狀,順從地躺了上牀。 

  「醫……生,聽説……這裏的森林裏……住著……魔女。」大概是感到許些無聊,又或者想分散注意力,女人向醫生搭話。

  「啊啊,沒錯,是有這種傳聞,不過也只是傳聞。小姐對這有興趣嗎?」真姫沒有抬頭,隨口回應了一句。 

  「我想……找到魔女,聽説……魔女的……藥……效果……很好,找到她們……或許……可以……治療我。」 

  真姫並沒有回應,對方自顧自繼續説:「聽説……那個魔女有著一頭……紫髪和綠色的眼睛,身邊還有一個紅色的豹子。」

  不對……不合理…… 

  西木野真姫在旅人説出東條希的特徴時已經心生警惕,她此時找到一點違和感的真相。

  一個長期旅行的人腿部不會那麼光滑和柔軟!

  「我聽村民説醫生也有一位和魔女樣子一樣的同伴,請問你們是否就是傳閒裏的,魔•女•呢?」

  那個女人的聲線從沙啞到優美,從斷續到流暢,這種變化令真姫猛然抬頭,快速伸手抽走了女人臉上的破布,那臉容並不是自己想像的風塵泊泊的旅人樣子,而是一個精緻美麗的婦女! 

  「西木野真姫醫生,能告訴我親愛的魔女東條希的所在嗎?」

  那撫魅的笑容,受傷的右腳,真姫想起了,現在眼前的人是誰,來這裏的目的是甚麼。 她是五十年前破壞森林、讓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和森林守護者——魔女東條希戰鬥至兩敗俱傷的敵對魔女。當年,守護者用魔法打傷她,用詛咒奪走右半身的知覺,卻依然被她逃脫了,她現在回來,是要報仇。 

  「混蛋……」

  西木野真姫低頭,雙拳握緊,全身都在發抖。

  「——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紅髪一怒之下隨手拿了一把放在桌子上的手術刀,用力甩了出去,卻被一面透明的牆壁擋下。 

  「啊啦,醫生認識我嗎?抱歉我沒有印象呢。不過,你還敢在這裏浪費時間嗎?該不會,你以為我會甚麽準備都不做就來這裏嗎?畢竟你家魔女設的結界我沒辦法對付。」

  前半句無疑是火上澆油,但對方的後半句像冰水一樣澆在她頭上,讓她稍微冷靜下來。她聽到屋外吵雜到不像半時該有的樣子,臉色開始變青,怒瞪了對方一眼後便在對方的笑聲下衝出大門。

  麻煩了,被發現了。

  真姫用最快的速度狂奔回森林。敵對的魔女發現她們的存在,當知道自己無法突破設置在整座森林的結界,便假裝旅人向村民通報她們真正的身份。這座只防止魔女入侵的結界並不會傷害人類,只會讓他們莫名其妙地回到入口,但地毯式搜索完全可以找到二人的家。現在村民正在組織全部人,挖地三尺也打算把她們找出來。 

  在這個不容魔女存在的世道,即使過去她們如何為人類服務,表現自己的無害,人類總是毫不留情的驅逐她們,對人類來説,魔女就是披著人皮的怪物。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如當遇見,必定誅之。 

  所以西木野真姫要趕快回到東條希身邊,帶她離開這裏。並不是説她不在意父母的死,但比起報已死之親的仇恨,她更傾向保護在生之人的安危。

  可她還是晩了一歩。當她第一歩踏進森林,村民也剛好武裝完畢,開始成群結隊的提著手裏的武器離開了村莊,也第一眼看見衝回森林的醫生。 

  村民們得到的消息,是那個森林裏住著的魔女容貌,以及身邊跟著一隻會化成人形的紅色豹子。所有的情報,與一直出現的二人是如此的吻合,這讓村民的懷疑上升到極點。 

  而最後讓他們確信的最後一點,是眼前跑回森林的真姫。

  人類的思想總是那麼複雜又單純,腦中的邏緝永遠只有那幾個,所以歷史在這千萬年來不斷循環。三百年前,森林還不恐怖、人們記憶中魔女最後一次出現的時期,當時魔女控制森林驅除入侵者,其力量波及到一般民眾,人們便認為魔女是有心傷害他們,跑到魔女之家指責她,揚言要對方以死謝罪,但魔女並沒有理會,轉身進入家中,自此在森林裏建立起外人無法進入的結界,從此再無音訊。人類認為她是畏罪而逃,讓她背負駡名。 

  説起來很複雜,其實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人類大多都自以為是,認為自己都是對的。 

  所以當西木野真姫的行動符合他們心中所想,所有人都認為她和東條希就是那個偽裝成旅人的敵對魔女口中所説的魔女和豹子——雖然是真的——可其中又有誰想過,這麼多年來,是誰醫治了數不清的村民,是誰幫這個死氣沉沉之地注入生機,又是誰為曾經物資短缺的村莊帶來各種藥物和日常用品。 

  無人。

  「大家快!舉起弓箭!殺了一直欺騙我們的怪物!」 

  聽到這一聲號令,村民沒有片刻猶疑,箭在弦上,下一瞬間便是幾十枝箭齊射的破空聲。 

  在埸所有出來參加行動的村民無一不是經常出入森林的老手,在繁盛的草叢中射中目標對他們來説並不難,真姫只能艱難地用樹木作屏障,一邊保護自己,一邊甩開他們。 

  可她低估人類在威脅到自身安危時的潛力爆發,在她人類的狀態下全速前進,只甩下了小部分人,仍有大部分村民緊緊跟在她身後。 

  「沒辦法了……」 

  看著窮追不放的村民,真姫喉嚨深處發出不屬於人類的吼叫,其聲勢之大傳遍了整個森林,嚇退了膽小的草食動物,引來了一些森林裏沒有人想遇見的物種——森林的頂點,由豹子變異來的叢林豹!

  幻獸雖是所有獸類的王,但那有強弱之分。西木野真姫即使在幻獸當中也屬於能力最高的一種,支配這些向幻獸方向成長的失敗的叢林豹當然不在話下。在王的命令下,足以消去物種本身的習性,讓獨居的群體活動,讓合作無間的單獨生活。

  所以,那些追著真姫不放的居民根本沒有想到,他們害怕的存在竟然會成群結隊的出動,向自己搏過來,慌亂間只能自保,也應了真姫的想法盡量甩開他們。

  當生物產生混亂,原本的動作會受到影響,有規律和軌跡的會變得無序,令他人難以預測對方下一歩行動。正正因為這樣,之前真姫可以避開的箭矢,在這時誤打誤撞地射中她的小腿。

  「……嗚!」紅髪小小悲鳴一下,精緻的臉龐皺起,她沒有拔箭,傷口血流不止,點點血液滴在草地上、叢林中,卻依然執著地向前走。

  快點……要快點回到她那裏……

  紫藤之中滿是忍耐,她只希望可以把那人從這個困境中帶走。

  很多年後,金髪友人問過她們一個問題:為甚麼當時不變回原形?不管是逃跑還是反擊,那都是最有效的方法。

  「快把這些禽獸幹掉!那個怪物要逃了!」

  自身本就是非人之物,她不能讓人類坐實她們是對人類有害的生物,所以不管如此,她絕不會變回原形。

  「過來。」紅髪呼喚離她最近一隻的叢林豹,對方順從地在她身前扒下。

  西木野忍痛跳上獸隻背上,輕拍身下的腦袋,叢林豹便如風一樣向著上位者指定的方向奔去。

  ——別想逃喔。

  如同冰塊被塞進身體,一股惡寒從尾椎直衝上頭頂,真姫瞬間毛骨悚然,下意識向後甩手,在背後釋放一個防禦膜。然而防禦膜並沒有擋下緊接來到的魔法,而是在接觸到的一瞬間如同冰雪般的消溶,那道攻擊也因此去到真姫面前。

  紫眸腦中一片空白,她不明白為甚麼自己的魔術會被消取,身體無法控制,堂堂幻獸之主就被下屬甩飛,只能條件反射地合起雙眼,感受撞上草地的疼痛。

  但她遲遲沒有等到因魔法產生的痛苦到來,她以為自己在沒有感覺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失去生命,直到穿透眼皮的光線變少,她才小心地打開眼睛。

  紫與黑,在這兩個顏色中,她看到了溫柔如翠綠森林,也看到了狂怒的復仇火焰。

  「啊啦啊啦,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東條希大魔女嗎,你總算出來了,我真高興呀。」

  聲音回盪在森林裏,二人卻看不見聲音的主人。

  「住嘴,叛徒!咱們魔女的名聲就是被你們一樣的傢夥敗壞的!」

  慍怒的話語從紫髪魔女口中説出,真姫從來沒有見過魔女如此和別人説話,在雙重驚訝下瞪大紫眸。

  「別那麼絕情嘛,我都沒有在意你五十年前給我施加的詛咒了,讓我吸收一點生氣又如何。」

  説完,空中出現幾個大火球,朝著四周亂散而去,點燃了植物,也燒傷了從後趕來的獵人。

  「快跑!魔女發瘋了!她要殺了我們所有人!」帶頭的老獵人在無法忍受周圍的溫度時,大喊著要全部人撤退,這些本窮追不舍的村民馬上如潮水般退去,活像訓練有素的士兵。

  「呀啦,他們人都走了,我還吃甚麽呢?別走呀~」

  聲音再次回響。這次東條希二話不説,揮動法杖固定了周圍的空間,然後猛敲地面,眼前的景色不自然的震動,震出不屬於這裏的生物,也震散凝聚在半空的魔力。

  「你才是、别想走!」

  這次換左手抬高,土裏便鑽出一根根手臂粗的褐色樹根,瞬雷般纏上了落在地面上没來的及反應過來的敵對魔女,緊緊將其束縛在地面,同一時間在枝幹上生出一朵朵亮麗的鮮花,散發出迷人的香氣。

  「呀呀,這是蝕魔蔓嗎?親愛的小姐,這可是當初魔女長設下規定不容許所有魔女擁有的東西呀。你就不怕我通告給集會嗎?」

  明明魔力是魔女的生命線,但那個瘋魔女的在魔力持繼散失之下,竟然還有心情笑着向紫髪魔女搭話。所以,東條希只是喃喃説了句不用你管後,再敲了一下地面,加強對方身上的束縛和魔力散失。

  「哎呀,再這樣下去會有點不利呢,幾百年來右半身動不了有點不方便呀,是時候讓你幫我解除一下身上的詛咒呢。而且,肚子餓了。」

  東條希没想到,眼前的魔女可以將自己的身體霧化,逃脱蝕魔蔓的束縛,向自己襲來。從那烏黑稀薄的霧團中,她嗅到了詛咒的味道。

  「給我——」

  白光一閃。

  「——從希的身邊滾開!!!」

  足以震破耳膜的怒吼震撤天空,淡薄的白光護住了被黑霧包圍的魔女,也驅散了那不祥的黑霧。

  帶着森林色彩的眼中倒影出來的,是通體雪白、微微發光的豹子,膨鬆的白毛上有着用約隱約無的紅線勾勒的紋章,金中帶紫的獸眸惡狠狠地盯着正在重新凝聚的霧團,裂嘴從喉嚨深處發出威嚇的低吼。

  黑霧凝聚完成,模糊的聲音從中傳出:「喔呀……這個姿態……東條希大魔女,雖然稀薄,原來你養的孩子有着光明聖獸的血脈呀,怪不得可以反彈我的詛咒。真可惜。」

  心中完全没有回答對方的想法,真姬不再和她廢話,額頭的紋章稍微明亮了一點,又一聲吼叫作魔法傳播的媒介,撤底打散了黑霧團並釋放淨化魔法,以最快速度消滅眼前令人不快的事物。

  作為魔女本體的黑霧在這雙重攻擊下消失殆盡,在最後一片黑點消散之際,二人都確信自己没有聽漏大氣中的聲音。

  ——下次再找你們玩喔~

  「魔力替身……」紫髪魔女盯着黑霧最後消失的地方,喃喃道。

  「唔……」

  小小的伸吟傳入希的耳中,令她馬上將注意力放到聲音來源身上。她看見白色的身影變回熟悉的火紅,身體搖搖晃晃地向地面跌去。看見流着血的後腿,她才想起真姬受了傷。

  「真姬醬!」

  她慌忙扶起回復人形的豹子,卻見對方自己掙扎着坐起來,向魔女消失的地方望去。確認到附近没有對方的氣息,真姬才放輕緊蹦的神經。

  「希,没事嗎?」

  「真姬醬才是!知不知道咱在練藥的時候感受到你的血滴在森林裏有多驚訝!要不是花陽親之前的提醒讓咱在你身上留下標記,咱根本没辨法這麼快趕來!而且你又解放了光明聖獸的血脈,身體更加虛脱了!傷口没事吧?」紫髪緊張地向紅髪詢問。

  「這種傷舔舔就好。」

  「可是你的舊傷——」

  「没有關係,正如五十年前你趕走了魔女後收養了我,這次換我幫你的忙。」

  而且,我不想再聽到你用那種語氣對我説那句話了……

  當初那個擁有一雙隱藏著森林綠意眼睛的魔女現身在弱小又無助的幼獸面前,她只説了一句,就帶走了被後世敬畏的神醫。 

  「對不起。」 

  有點模糊的紫眸在那刻稍微變得明亮,她看清了眼前的人。一手不甘的抓緊了長袍下擺,眼底充滿當時自己不了解的複雜感情,唯一認出的,是對方心裏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情緒:不安、傷心、害怕。 

  所以,她鬼迷心竅地——對,她後來是那麼覺得——拖著受傷的左後腿,離開母親的屍體,一歩歩爬到對方懷裏,然後卷縮在那。

  她一瞬間感覺到,這個地方,是她未來一輩子的避風港。 

  再後來,魔女甚麽都沒説,順了順躺在大腿上受傷的小獸,在小傢夥睡得迷迷糊糊時帶了回家。 

  「你忘了,剛學會化形的時候不是和你講過嗎?我從未介意。」

  紫眸不悅地皺眉,雙手托起祖母綠的臉,強迫對方與自己對視。 

  「可是……」 

  「沒有可是。希,你要記住,沒有魔女東條希,就沒有現在的西木野真姫,我的一切,都是由你給我的。這個傷痕,是你給我的印記,我以此為榮。」 

  低頭貼上對方額頭,以最近距離對視。 

  「西木野真姫,一輩子都是東條希的東西,不管未來如何,我都會在你身邊,直到最後。」 

  「所以,不要再自責了,好嗎?」 

  手臂繞到對方身後,抱緊在這刻像過去自己如此弱小無助的身驅。 時光好像回流了五十年,回到幼獸還小,和魔女相遇的時刻。只是,立埸互換。

  東條希自責,因為西木野真姬一生中的最痛苦最受傷害的回憶,都是她帶來的。

  「嗯……」 涙水不爭氣的從眼框跑出。一個短音,化解了那個森林魔女半個世紀的心結,一個回答,帶給她不再孤獨的未來。 

  「這裏容不下我們,我們就自己去開辟天地,或者去浪跡天漄。過了一兩百年,等這一代的人都不在了,我們就回來,光明正大的住在這裏,看我們喜歡的風景,做我們喜歡的事情。」 

  等了一會,東條希不再哭泣,笑著點頭,道:「咱們走吧,想去看看龍呢,一定體型很大又有威嚴。呀!還要去看看小鳥醬她們呢,咱想看看那塊木頭開花沒有。」

  「好,你到哪,我在哪。」 兩人都笑了,笑得和孩童般純真快樂。

  第二天,村民發現森林不再奇特,魔女的房子也不見了,人們可以隨意出入採藥,所有人都因而放下手上的農具,背起籮筐往森林走去,打算去碰碰運氣,畢竟一株品質優良的草藥足以讓他們一生衣食無憂。可後來漸漸沒人收購這些草藥了,村裏也沒人會製藥,這些以命相搏得到的草藥也漸漸沒了用處,都被埋到土裏腐爛。 

  第二年,人們為了生存,年輕一代都外出打拼,因為缺少人手耕田,食物短缺,全村大饑荒。同年,全國爆發大型傳染病,失去了村裏唯一的醫生,所有人都在悲嘆,大部分人都在這埸疾病裏一命嗚呼,餘下的流離失所,將一切的原因推到之前消失的魔女身上,然後村莊也不復存在,在地圖上消失。 

  不過這不關那逍遙在外的二人事,説不定她們正坐在哪個山頭,等著第二天的日出。

  誰知道呢? 




狄兰多尔L🌙

魔女与向日葵第四话!完结了!(开心)(不用头疼了)
最后两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哟~
百年之后的事情百年之后再说嘛
总之是happy end!

归档: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魔女与向日葵第四话!完结了!(开心)(不用头疼了)
最后两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哟~
百年之后的事情百年之后再说嘛
总之是happy end!

归档: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狄兰多尔L🌙

性感某狄,深夜更新(你够)

大概是《魔女与向日葵》的第三话 下一话应该就完结了

p1是在电脑上画的很崩溃的板绘,人物崩坏凑活着看吧……求看后3p手绘!求!!

还是手绘好啊_(:зゝ∠)_

点我看第一话
点我看第二话

性感某狄,深夜更新(你够)

大概是《魔女与向日葵》的第三话 下一话应该就完结了

p1是在电脑上画的很崩溃的板绘,人物崩坏凑活着看吧……求看后3p手绘!求!!

还是手绘好啊_(:зゝ∠)_

点我看第一话
点我看第二话

狄兰多尔L🌙

 @最后谁与你相伴 裘杰互怼(因为之后计划着写裘杰长篇就不写文了)

大概是第二话

为了方便起了个标题,取其精华就叫《魔女与向日葵》吧

因为艾玛没有出现所以就不打杰园tag了哈

大概是互怼组的日常

杰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点我看上一话
点我看第三话

 @最后谁与你相伴 裘杰互怼(因为之后计划着写裘杰长篇就不写文了)

大概是第二话

为了方便起了个标题,取其精华就叫《魔女与向日葵》吧

因为艾玛没有出现所以就不打杰园tag了哈

大概是互怼组的日常

杰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点我看上一话
点我看第三话

狄兰多尔L🌙

lof百粉点文(?) @全职专业眼厨
大概是魔女与孩子的梗x花吐病梗
终于肝完了这个条漫【吐血】后续看心(肝)情(力)画吧……第一次画条漫这种东西,有不妥处请多指教_(:зゝ∠)_
p1忘调压感了……(你是多久没用板子了啊)艾玛的裙子参考了花童皮肤的设计!想看艾玛穿小裙裙啊!
让杰克穿吊带裤是私心啦,小男孩穿吊带裤最可爱了~o(*////▽////*)q

点我看第二话

点我看第三话

lof百粉点文(?) @全职专业眼厨
大概是魔女与孩子的梗x花吐病梗
终于肝完了这个条漫【吐血】后续看心(肝)情(力)画吧……第一次画条漫这种东西,有不妥处请多指教_(:зゝ∠)_
p1忘调压感了……(你是多久没用板子了啊)艾玛的裙子参考了花童皮肤的设计!想看艾玛穿小裙裙啊!
让杰克穿吊带裤是私心啦,小男孩穿吊带裤最可爱了~o(*////▽////*)q

点我看第二话

点我看第三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