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女集会

1008.3万浏览    12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3 11:16
赭凉

三月了,又要开始忙论文了,把画完的发了吧。高估了自己的行动力(捂脸。

三月了,又要开始忙论文了,把画完的发了吧。高估了自己的行动力(捂脸。

依晨wendy

新画了两个孩子来玩!
【永生食人魔女x人类小男孩】_(:3」∠ )_

【p1,2人设,故事详解】
【p3互动图x2】
p3的镜头分别是吃掉了使其家族灭门敌军的迈亚酱抓住了加文,以及长大后的加文哄迈亚酱睡觉(ෆ ͒•∘̬• ͒)◞

ps:克苏鲁大法好
pps:be和本子(?)都太合适了吧这个(不能自已)

新画了两个孩子来玩!
【永生食人魔女x人类小男孩】_(:3」∠ )_

【p1,2人设,故事详解】
【p3互动图x2】
p3的镜头分别是吃掉了使其家族灭门敌军的迈亚酱抓住了加文,以及长大后的加文哄迈亚酱睡觉(ෆ ͒•∘̬• ͒)◞

ps:克苏鲁大法好
pps:be和本子(?)都太合适了吧这个(不能自已)

执戈

[恋与制作人]不老魔女和孩子

魔王版本点我 遇见逆水寒版本点我 梗源微博,终于写完了……

※新年快乐XDD


Ver.李泽言


你是名不老不死的魔女,可于你而言,不老不死从来是一种诅咒。身边的人类最终悉数将你丢在人间,独留你对他们的墓碑遏制不住地哭泣。


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你便再也不与人类来往。


唯有眼前的小男孩是个例外。


“……我会把暂停自身时间的方法教给你。”这样一来的话,他也可以和你一样吧。


月光均匀地敷上李泽言的睡颜。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人类的你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去碰他的脸。


他是你在山间寻找药材时发现的,李泽言停止了整座...

魔王版本点我 遇见逆水寒版本点我 梗源微博,终于写完了……

※新年快乐XDD






Ver.李泽言






你是名不老不死的魔女,可于你而言,不老不死从来是一种诅咒。身边的人类最终悉数将你丢在人间,独留你对他们的墓碑遏制不住地哭泣。


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你便再也不与人类来往。


唯有眼前的小男孩是个例外。


“……我会把暂停自身时间的方法教给你。”这样一来的话,他也可以和你一样吧。


月光均匀地敷上李泽言的睡颜。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人类的你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去碰他的脸。


他是你在山间寻找药材时发现的,李泽言停止了整座山的时间,救下一只流血不止的野兔。


他是你漫长沉默的生命中唯一的希望,你从不敢问水晶球这个男孩将来是否会在你身边,你实在太过害怕得到否定的结果。


不知不觉中,你由指尖碰触李泽言的脸,转变为手掌。


眼前的男孩突然睁开眼睛。


你被他吓了一跳。李泽言的目光深邃得像是能直接看到你的心底。


与你对视几秒后,他口吻淡漠地开口:“你的手太冷了。”


“对不起……我这就——”


你连连道歉,慌张地把手收回。你的手刚离开离开他的脸颊,便被另外两只温暖的小手捉住。


从被窝里伸出手的李泽言表情有些不自在。


“我的话还没说完。”


“……嗯?”


他的温度不断流入你冰凉的手心,李泽言拉了拉你的手,打开被窝把你的手放了进去。


“泽言……?”


“待会热了自己抽走。”


语毕,小小的李泽言闭上眼睛,抱着你的小臂继续(装)睡了过去。






Ver.许墨






你看着面前的许墨,逐渐发起了呆。


从你第一次见到他——当时许墨还只是个孩子,你便对他几近完美的五官感到惊奇。他紫色的双瞳里虽然杂念不多,可只消眼底波光微动,便不知道会有多少普通少女被勾走了心神。


天哪,收养许墨的魔女——也就是你,会不会被人怀疑,你教了许墨媚术什么的啊。


“在想什么?”


见你自顾自想得出神,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许墨。许墨从座位站起,弯身用指尖抹去你嘴边的奶油。


奶油因此被转移到许墨手上,他见你还是没怎么回过神,便将手指放到自己嘴边舔去。


“嗯?!许墨?!”


直到许墨半开玩笑地再次靠近你,他的呼吸几乎与你的交织,你才猛然惊醒,吓得差点连人带椅子往后倒去。


在许墨忍俊不禁的笑声与帮扶下,你面红耳赤地坐回原位。


“咳咳,我说许墨啊。”好歹许墨是你从小养到大的,你的年龄又是许墨的十倍不止,只不过看上去年轻永驻而已,“你再这样下去,城里的姑娘怕是要排着队到我这个小破木屋门口提亲了。”


“为什么?”


面对许墨有些不能理解的表情,你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手中的泡芙——这也是许墨去城里给城中人治病的归途中、买给你的:“你说为什么,长得又好看,医术也不错,性格呢也体贴周到。”


你已经收到城中的魔女代一家权贵交给你的信件了,你毫不避讳地将那封信推到许墨面前:“听说他们家女儿也很漂亮,和你也登对。”


“……”


让你意外的是,向来听你话的许墨看也没看信件一眼:“我要被你赶走了?”


“……啊?”


许墨的目光紧抓着你不放,而且还有那么一丝受伤的味道。你实在被他盯得有些不明所以:“许墨,你已经到了考虑结婚的年纪,你要是不喜欢那家千金的话,可以换——”


“不喜欢。”


他干脆直接地回答了你。


“……哦,好。”


你伸出手,想把被许墨推到一边的信件收回来:“那我去回个信。”


哪知,许墨同样伸出手,把手按在了信封上。


你捏着信封拽了两下,纸张纹丝不动。你也有些不痛快地抬头看他:“你怎么了?”


“如果是她们,以后不用告诉我。”


“好好好,下次给你找个与众不同的。”


“……”


自那之后,一贯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许墨与你冷战了好几天。


你坐在自己的小破木屋门口,许墨已经三四天没回家了,你撑着脑袋对之前发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你坐着坐着,连日没有休息、哪怕用药丸也抑制不住的困意浮了上来。


你靠着门框沉沉睡去。


许墨从城中回来时,看见的便是你一手握着树枝,另一只手垂在身侧睡着的样子。


医药箱被随意放在门口。他小心地抱起你,等你在第二天醒来时,许墨正睡在床边。


冷战的尴尬也就此化解。起床后,你津津有味地打量着做早餐的许墨的侧脸,忍不住感慨一句实在是太好看了。


“是吗?”


将餐盘端上时,许墨俯下身,噙着笑意看着坐在原位你。


“是、唔……”


他抬起你的下颌,将你吻住。


唇齿间的缱绻让你产生了一瞬间的、被迷惑的错觉。


“早安。”


放开你时,许墨却轻描淡写。


“我会……一点一点、让你明白的。”







Ver.周棋洛







除了不愿意与同龄人接触,你最终又发现了周棋洛不同常人的地方。


他是一名吸血鬼。


看着抓住你的手、对你手中的伤口反复吮吸的周棋洛,你不得不借机打量起眼前的男孩来。金发蓝颜,皮肤白皙,精致的五官像是受尽了天神的眷顾。


不仅是吸血鬼,而且很有可能是吸血鬼中的贵族。


是因为……自闭,所以才被遗弃的吗。


你犹豫了一瞬,找到小刀在手上又划了一道口子。


你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周棋洛的血统过于高贵。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以及你反复的供血,哪怕是强大到可以不老不死的魔女你,也渐渐无法抵抗成为周棋洛血仆的天性。


“棋洛……可不可以停下……”


你几近瘫软在周棋洛怀中,他咬住你脖颈的动作停了停。


等他眼中的猩红终于退散,他才慌张地扶住你:“怎么了?是不是我……”


大汗淋漓的你摇了摇头,周棋洛当即明白了一切。


“对不起……”


“其实,你可以找其他姑娘的。她们之中很多人愿意成为吸血鬼的血仆。”


现在的周棋洛已经可以与人交流,不仅如此,他耀眼的金发和出众的相貌使他经常被簇拥。你觉得这也不错,毕竟周棋洛有他自己的轨迹要走。


“……不想碰她们。”


出乎你意料的是,周棋洛扭过头去:“我只喜欢你。”


“只喜欢我的血吗?”


你轻轻笑了笑,其实你并不介意这件事,你深谙与天性对抗的困难。周棋洛却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


过了几天,你听说了有吸血鬼贵族的仆从来到这里的消息。


“家族的人都在等待您的归去。”


周棋洛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您完全不必为区区魔女……”


“你说什么?”


湛蓝的双眼突然翻转成红色,高贵而冷酷的目光让被他单手拎起的黑衣人不寒而栗:“在、在下失言……”


面对黑衣人的恐惧,周棋洛反而轻巧地笑了笑。


“现在才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晚?”


直到周棋洛踱步回家,你依然不会知道,那个一直在你面前干净单纯的周棋洛,也会有如此阴鸷的一面。


“我回来了。”


他推开房门。你正好在调制蔬菜汤。


自然而然地,周棋洛从背后抱住你。


你对这个姿势也再熟悉不过,便提醒他不要咬得太紧,火候很快就要到了。


你背后的人久久没有发出声音。


“棋洛?”


“……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喜欢你的血。”


这一次,他咬住你的颈窝,却并没有用牙齿咬破皮肤。你直到几秒后才明白,那是一个吻。






Ver.白起






白起被你捡回家还没几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倒是被你包扎了几轮。


你又无奈又头疼,一边帮白起上药还要小心不碰痛他,嘴上还要耐着性子问他为什么打架。


“他们因为你是魔女,就说你的坏话。”


沉默了好久,小小的白起终于被你挤出了一句话。


听到缘由的你愣了愣,而后摸摸白起的脑袋:“难道你要把全世界说我坏话的人打一遍?”


“对。”白起蹙着眉头,完全不像是开玩笑。


你又好笑又无奈,只好再度揉他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以后不许再因为这种事情打架了。”


语毕,见白起还是满脸不乐意的样子。包扎完伤口的你弯下身,啾了他一口。


果然,小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红的起来。从那之后,白起负伤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


时隔多年,你难得而久违地帮白起包扎伤口。你不禁想起白起小时候的趣事,便一边包扎一边调侃他。


“……那是因为当时喜欢你。”


“嗯?”白起的直球让你拿药的手差点一抖,“你的意思是什么,现在不喜欢了吗。”


“现在的喜欢,和原来有些不一样。”


白起倏然伸手,正在他胸前上药的你被他拉近了一大步。


你就那样猝不及防地、被他轻轻吻了吻。





恩克菲斯
跟风…… 这个糖很好吃相信我...

  跟风……
  这个糖很好吃相信我
  以及画质怕不是要气死我……
  补一下 第三幅黑字,
  恶魔 :都一把老骨头了就给我让开吧。(内心:啊 好麻烦 好想快点结束)
   魔女:我还轮不到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说教的地步。
恶魔:是是是 。 老太婆就省省嘴皮子吧
  魔女:你说谁是老太婆啊! 闭嘴给我让开!
   ——————第四幅——
  魔女:你不是嫌我太老了吗?
   恶魔:别强人所难了……

  跟风……
  这个糖很好吃相信我
  以及画质怕不是要气死我……
  补一下 第三幅黑字,
  恶魔 :都一把老骨头了就给我让开吧。(内心:啊 好麻烦 好想快点结束)
   魔女:我还轮不到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说教的地步。
恶魔:是是是 。 老太婆就省省嘴皮子吧
  魔女:你说谁是老太婆啊! 闭嘴给我让开!
   ——————第四幅——
  魔女:你不是嫌我太老了吗?
   恶魔:别强人所难了……

✿✿✿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饭卡不要丢

魔女的集会

@日叶不羞❀  谢谢小可爱翻译(看评论)

画师twi:日車(授权转载)

魔女的集会

@日叶不羞❀  谢谢小可爱翻译(看评论)

画师twi:日車(授权转载)

海盐味的咕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最近很火的梗,但是真的很好吃啊!


以及文手太太的联动文


大家新年快乐!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最近很火的梗,但是真的很好吃啊!

 

 

 

以及文手太太的联动文

 


 

大家新年快乐!

痴汉米叔叔—纳纳子夫人

纳纳子和我的魔女集会pa

这个企划太可爱了赞美它!!

本来打算做情人节礼物的不过果然没画完【】

祝大家情人节和新年快乐w

纳纳子和我的魔女集会pa

这个企划太可爱了赞美它!!

本来打算做情人节礼物的不过果然没画完【】

祝大家情人节和新年快乐w

亓礿
沙拉曼和小莩真的超甜的啊啊啊!...

沙拉曼和小莩真的超甜的啊啊啊!!
图搬运自微博 画师 咕啾组 侵删ww

沙拉曼和小莩真的超甜的啊啊啊!!
图搬运自微博 画师 咕啾组 侵删ww

幸日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麵包店的魔女與貧民街區的孩子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麵包店的魔女與貧民街區的孩子

红豆莲生

【恋与】不死魔女与她的少年

※恋与四人场合,不老不死的魔女的梗。

※祝各位仙女太太们新春快乐!

※然后目录:大福的馅儿

——————↓↓↓

【白起.ver】

你从未有一刻如此深刻的感受到“永生”的绝望。

你的爱人,那个总会在众人唾骂你、朝你扔石头时,固执地挡在你面前的少年,如今形容枯槁,奄奄一息的躺在床榻上。

而身为魔女的你,却无能为力。

看着他苍老的面容,你忽然想起那些咒骂你的话。

「邪恶的魔女!远离我们!你就该在你那间破屋子里永生孤独!」

是啊,你是不死的魔女,即使拥有了爱,学会了爱人,终究还是逃不过永生孤独的命运。

床榻上的白起,似乎感受到了你身周散发着悲伤气息,他睁开眼睛,用尽了仅剩的力气,...

※恋与四人场合,不老不死的魔女的梗。

※祝各位仙女太太们新春快乐!

※然后目录:大福的馅儿

——————↓↓↓

【白起.ver】

你从未有一刻如此深刻的感受到“永生”的绝望。

你的爱人,那个总会在众人唾骂你、朝你扔石头时,固执地挡在你面前的少年,如今形容枯槁,奄奄一息的躺在床榻上。

而身为魔女的你,却无能为力。

看着他苍老的面容,你忽然想起那些咒骂你的话。

「邪恶的魔女!远离我们!你就该在你那间破屋子里永生孤独!」

是啊,你是不死的魔女,即使拥有了爱,学会了爱人,终究还是逃不过永生孤独的命运。

床榻上的白起,似乎感受到了你身周散发着悲伤气息,他睁开眼睛,用尽了仅剩的力气,抬起了手腕,轻轻的覆在你的手背上。

纵然那双眼睛已看不清什么东西,但他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清澈而坚定,无声地向你传递着强劲而绵长的力量。

恍惚间,你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又看见了还是少年的白起,在你的身前张开双臂,仿佛不知疼痛一般,挡下所有砸向你的东西,嘴里还在倔强的反驳着那些人的恶意。

“就算是魔女又怎么样?她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她不会孤独的,我会陪在她的身边。”

还是变声期的年纪,一把尖锐嘶哑的嗓子,还发不出成年后清朗磁性的声音。

可听进你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震彻心扉。

纵然只有短暂的几十年,可是白起做到了他的诺言,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燃尽。

你轻轻回握住他的手,看着他闭上了双眼,在呼吸消失的那个瞬间,你知道,他走了。

但是他留给你的爱,至死不渝。

你俯下身,一如既往的亲吻他的额头。

“晚安,我的少年。”

【周棋洛.ver】

那个孩子又来了。

说是孩子,但那只是你单方面的认知,在其他人的眼里,周棋洛毫无疑问,是个非常优秀的成年男性。

拥有无尽生命,且知识渊博的魔女今天还是想不通。

明明你和他就像两个极端,一个是生长在阴暗角落里的苔藓,一个是光芒耀眼万物朝生的太阳。

可他偏偏就喜欢缠着你。

“锵锵锵——你猜我今天给你带什么来了?”

你甚至都不屑去看他身后露出的半个篮子。

“除了吃的,你还能带什么。”

“你怎么知道是吃的!”周棋洛瞪大了眼睛,那双湛蓝的眸子里装满了欣喜,“我的魔女小姐,果然超级厉害!”

你瞥了他一眼,却终究没有反驳他的那个“我的”

周棋洛把篮子从身后拿出来,打开盖子,露出里面精美的糕点,献宝一样端到你的面前。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哦,一直想带给你吃的,可是大厨回家乡省亲了,今天一回来我就拜托他做了一份,还是热的呢,你尝尝!”

你抿了抿唇,顶着他期待的眼神,还是不忍心拒绝他,伸手捏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周棋洛没有在你的脸上看到喜欢的表情,有些忐忑地问:“甜吗?”

舌尖舔去唇上的一抹碎屑,你点了点头。

“很甜。”

他那张深邃帅气的脸上骤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窗口的阳光落在他金色的头发上,漾出了柔和而明媚的光晕,宛如阿波罗在人间的化身。

“太好了!我希望我的魔女小姐,每天的心情都像这个点心一样甜!”

你怔住了。

听过那么多的咒骂和污蔑,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你说,希望你的心情和点心一样甜。

“为什么?”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接近我这个令人厌恶的不死魔女呢?

他忽然敛起了嘴角笑意,看着你的目光是那样真诚。

“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哪怕我是个会邪恶法术的,不老不死的怪物?”

“不。”他伸出手握住了你的,温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温暖着你冰冷的肌肤,“你不是怪物,你是我的公主,我的魔女小姐。”

你因为他的话忍不住红了红脸,侧头避开他的目光,视线聚焦在角落不知何时长出的一片苔藓上。

“哪怕我无法和你一起老去?”

周棋洛没有回答,反而提出了一个要求,“魔女小姐,你可以为我制造一场雪吗?”

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你还是拿出了魔法棒,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制造出了洋洋洒洒的大雪。

他一动不动的站着,直到白雪落了满头,他才侧身,对你露出了一个极其温暖的笑容。

“你看,现在我们都白发苍苍,一起垂垂老矣。”

【许墨.ver】

在人群中第一眼见到许墨的时候,你就决定要把他带回去。

他实在是太聪明了,明明还是稚童的年纪,却已经学会在人群中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如果你不是魔女,恐怕也无法感受到他身上诅咒残留的痕迹,更猜不到他的世界里没有酸甜苦辣、没有色彩、也没有感情。

你依稀还记得,自己对他说要带他走的时候,他那副茫然无措的表情和处处拘谨的言行。

而如今,他俨然取代了你,成为了这个城堡里的主人。

“你不该这么做的。”你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该做什么?”许墨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你,“你是指我没收了你的药锅,还是指我丢了你捡回来的那只虫子。”

你咬着牙,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都有!”

许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唇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笑意。

“可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如果不把药锅收起来,我们的城堡迟早要被你炸掉,至于那个虫子......”他脸上的笑意一顿,有什么情绪从幽深的眼中一闪而过,“我不希望你的身边有除了我以外的生物存在。”

“你你你....”你想反驳,却发现他的话都是事实,硬要指责他倒显得你小气了。

“可是那个虫,不对,那个人类,我可是在他身上耗了好大工夫才救活他的,我还没有记录普通人承受黑暗禁术之后的副作用,你居然就怎么把他丢出去了!!!”

“你可以记录我。”他挑起了一边眉,指了指自己,“我姑且,还算是一个人类。”

你想都不想就呛了回去:“哪有人类像你这样变态的!而且你天天就知道看书看书,都不陪我玩!”

你抢过他腿上的那本书,随手翻了翻,“居然还是彩色的图画书!你只能看到黑白,这种书看起来有意思吗!”

被提及缺陷的许墨毫不介意,他伸手拿回那本书,低头看着书页上斑斓的色彩,笑的非常温柔。

“在遇见你以后,就变得非常有意思了。”


【李泽言.ver】

你维持着开门的动作,诧异的看着门外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

李泽言挑了挑眉,面色不虞,“你这个月的进度没有汇报上来,身为你的资助人,我难道不能来看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熟知这个男人的古怪脾气,倒也没被他不客气的话呛到,“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他偏过头,握拳掩唇轻咳了一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尴尬。

“想来就来了,怎么,不欢迎我?”

“绝对没有。”

魔药的开发还得靠他的金钱资助,你哪里敢得罪这位“金主”大人,赶紧拉开门,侧身让出一条通道。

“您请进。”

他似有若无的轻哼了一声,径直的走到凌乱的桌案前坐下。

你向来搞不明白李泽言这个人,就像至今也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议,给你这个众人眼中“邪恶”的魔女资助,来制作一款单靠记忆就可以找到特定对象的药剂。

不是没有问过原因,可是他每次都是含糊的敷衍过去,只说是想找到一个人。

什么样的人呢?

你很好奇,但还是没有问下去。

漫长的时间将你打磨的很好,变成了一个忍耐力超群的魔女。

但不得不说,你对这个他提出的这个药剂很感兴趣,便答应了下来,投身进魔药的制作里。

你也成功了。

“药剂已经成功了,就在你面前的那个玻璃瓶子。”

李泽言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

他拿起桌子上摆着的玻璃瓶,凝视着里面紫色的液体,嗓音有些干涩。

“要怎么使用?”

“喝下去就行,喝的时候想着那段回忆,就能引导你构建起和那个人的感应。”说完,你指了指桌面上的铁盒,“如果怕苦,那里有糖果。”

李泽言罕见的没有怼你。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打开了盖子,仰头喝了下去。

一秒、两秒.....一分钟。

他就那么愣愣的坐在那里,惊诧的看着你。

饶是对药剂很有信心,你还是被他怪异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怎么了?找到你想找的人吗?”

李泽言蓦地回过神,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睛,看了看手中的空瓶。

“没有。”

“怎么可能?!”

你皱起了眉头,转身准备走回药房,“我再去改进一下。”

“不用了。”

他喊住你,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上,忽然露出了犹如冰雪消融,万物回春的表情。

“已经无所谓了。”

小菓玉子店

草稿流草稿流草稿流注意
没时间好好画了 我溜

草稿流草稿流草稿流注意
没时间好好画了 我溜

赭凉

20180301新增上色版

想和条漫一起放的,颜色太不连贯了。所以还是放在这儿。

-----------

我太纠结了,把带滤镜的版本撤了。

20180301新增上色版

想和条漫一起放的,颜色太不连贯了。所以还是放在这儿。

-----------

我太纠结了,把带滤镜的版本撤了。

依晨wendy

【永生食人魔女x人类小男孩】
原人设及部分互动:人物设定
非常感谢小天使们对加文和迈亚设定的喜爱(〃'▽'〃)
画了一些相关!
p1:“宝宝!玻璃对面看着咱们的那个人好像很好吃!”(←摸了一个魔女x正太期屏保)
p2~3:魔女x成年期的小互动,迈亚看起来真的整天想着吃东西呢( • ̀ω•́ )✧

【永生食人魔女x人类小男孩】
原人设及部分互动:人物设定
非常感谢小天使们对加文和迈亚设定的喜爱(〃'▽'〃)
画了一些相关!
p1:“宝宝!玻璃对面看着咱们的那个人好像很好吃!”(←摸了一个魔女x正太期屏保)
p2~3:魔女x成年期的小互动,迈亚看起来真的整天想着吃东西呢( • ̀ω•́ )✧

ピカピカ

搞好了🌟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一位捡到了一只雄性小吸血鬼小时候却当成雌性来养长大后装傻不认账的老年魔女

搞好了🌟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一位捡到了一只雄性小吸血鬼小时候却当成雌性来养长大后装傻不认账的老年魔女

赭凉
巨久没更新,把在画的一条小鱼拉...

巨久没更新,把在画的一条小鱼拉上来除个草。

再给大家说声新年好~

是我阿水给的动力,爱她!

巨久没更新,把在画的一条小鱼拉上来除个草。

再给大家说声新年好~

是我阿水给的动力,爱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