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慈

15419浏览    772参与
湛藍海風

【欺詐組/魔慈】不信任

性格偏差注意

暴///力注意,刀子注意,黑化瑟維注意

+

+

+

+

+

+

     瑟維打開門,克利切正在偷走他的日記本。

      「你偷我日記做什麼?」

       瑟維冷淡的說道。

       「克利切憑什麼要告訴你?你隱藏這麼多秘密,克利切也有權利保守不能說的秘密。」

       「看...

性格偏差注意

暴///力注意,刀子注意,黑化瑟維注意

+

+

+

+

+

+

     瑟維打開門,克利切正在偷走他的日記本。

      「你偷我日記做什麼?」

       瑟維冷淡的說道。

       「克利切憑什麼要告訴你?你隱藏這麼多秘密,克利切也有權利保守不能說的秘密。」

       「看來你是欠教訓,小偷。 」

        瑟維揮動起魔術棒消失,克利切還來不及反应時,他被突然出现魔術棒給揍了很多次。

        克利切吐了鮮血。

       「我再問一次,你到底要不要還我的日記?」

        「......」克利切倒了下去,他手上的日記本也被瑟維給奪走。

         「沒有人可以看我的日記,就算是克利切也不行。」

   

           沒有人。

湛藍海風

【欺詐組/魔慈】崩潰(刀子)

負面劇情注意

+

+

+

+

+

+

「你們這群人憑什麼要針對我? 」

+

+

+

+

+

+

瑟維把knife插在克利切的heart 裡,

克利切錯愕地望著平時愛著自己的男人,竟然像是crazy般的kill著他。

「...既然得不到你,只好destroy 你了。」

克利弱意識模糊地閉上雙眼,只有無限的黑暗等著他。

而抓狂的瑟維被莊園內的人強制架走。

負面劇情注意

+

+

+

+

+

+

「你們這群人憑什麼要針對我? 」

+

+

+

+

+

+

瑟維把knife插在克利切的heart 裡,

克利切錯愕地望著平時愛著自己的男人,竟然像是crazy般的kill著他。

「...既然得不到你,只好destroy 你了。」

克利弱意識模糊地閉上雙眼,只有無限的黑暗等著他。

而抓狂的瑟維被莊園內的人強制架走。

Misty楠泽
《校程》预告 文笔很渣,烂尾了...

《校程》预告

文笔很渣,烂尾了别怪我,不会弃坑,但更新很慢,尽量做到每篇千字。

新人写文,轻点喷……

最近可能很忙,电脑码字不习惯,所以拖更别催。

谢谢!

《校程》预告

文笔很渣,烂尾了别怪我,不会弃坑,但更新很慢,尽量做到每篇千字。

新人写文,轻点喷……

最近可能很忙,电脑码字不习惯,所以拖更别催。

谢谢!

湛藍海風

【欺诈组/魔慈】阅读书籍

私设庄园内有书房,有漫画书和小说

性格偏差注意

沙雕注意XD

+

+

+

+

+

时钟滴答滴答响。


克利切.皮尔森正在看一本漫画书,貌似是他打算打发时间用的。


戴着报童帽的男人打了个呵欠,随意地轻拉着黑色领带,而在他一旁的落腮胡的、头上戴着咖啡色礼帽的男人,正在专心看着小说。


「...克利切真佩服你还看得了文字落落长的侦探推理小说,换做是我在看,肯定看到睡着。」


“慈善家”慵懒地趴在桌上,眼睛半开地看向魔术师。


「克利切,那不过是你不喜欢思考罢了,有时候让脑袋思考一下也是件好事,可以帮助你解决问题。」


「啧,克利切真搞不懂你们上等人的思考逻辑,不过,话说回来,听说女生存者...

私设庄园内有书房,有漫画书和小说

性格偏差注意

沙雕注意XD

+

+

+

+

+

时钟滴答滴答响。


克利切.皮尔森正在看一本漫画书,貌似是他打算打发时间用的。


戴着报童帽的男人打了个呵欠,随意地轻拉着黑色领带,而在他一旁的落腮胡的、头上戴着咖啡色礼帽的男人,正在专心看着小说。


「...克利切真佩服你还看得了文字落落长的侦探推理小说,换做是我在看,肯定看到睡着。」


“慈善家”慵懒地趴在桌上,眼睛半开地看向魔术师。


「克利切,那不过是你不喜欢思考罢了,有时候让脑袋思考一下也是件好事,可以帮助你解决问题。」


「啧,克利切真搞不懂你们上等人的思考逻辑,不过,话说回来,听说女生存者们互相鬼鬼祟祟,好象在互相交流什、什么,说是不能让我们男生存者们看到的书籍?」克利切往椅子后靠着两手放在后脑勺。


「你是指这本?」瑟维马上变出一本,克利切不看还好,看了像隻猫咪炸毛一样,「?!我真搞不懂那些女人在想些什么,我和你?!而且还是儿童不宜的那种?!」


「虽然剧情很玛丽苏,但是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什么也不错!」克利切很生气的的把那本【自主规制】书拍在瑟维脸上,「况且克利切最不服的是,我竟然是下面的那个!」


「但是在房间的时候确实是......」瑟维还没说完,克利切用手电筒亮了过来,「好、好,你不要生气,我不说就是。 」


「...今晚你就自己睡自己房间,克利切想自己一个人睡。」


「你确定?不要到时候做恶梦又来我房间门前敲门喔?」


「才不会!」克利切恼羞成怒离开书房。

-----晚上---


瑟维听到房间门前的敲门声,他苦笑了一下。


果然克利切又做恶梦了,


真是拿他没办法呢!


瑟维带着笑意,


打开应门。


-完-


沐林的风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是拿到手机了

今日份的yellow

论庄园六受之春天

请问咱们的庄园六攻还好吗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是拿到手机了

今日份的yellow

论庄园六受之春天

请问咱们的庄园六攻还好吗

湛藍海風
当欺诈组魔慈遇到敬语兔!沙雕注...

当欺诈组魔慈遇到敬语兔!
沙雕注意!
1.克利切:噗,原来魔术师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东西啊?

2.瑟维:克利切帮我摆脱奇怪的兔子

3.克利切:(爱莫能助)克利切只应付过小孩子,没应付过兔子!

4.瑟维:(突然把兔子打算递给对方)这兔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5.
6.敬语兔:爹爹不要我了,呜......
7.克利切:克利切要逃了,兔子还是给瑟维你照顾吧!(逃之夭夭)
瑟维:克利切!别逃走啊?!
(被敬语兔给困住的瑟维)

当欺诈组魔慈遇到敬语兔!
沙雕注意!
1.克利切:噗,原来魔术师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东西啊?

2.瑟维:克利切帮我摆脱奇怪的兔子

3.克利切:(爱莫能助)克利切只应付过小孩子,没应付过兔子!

4.瑟维:(突然把兔子打算递给对方)这兔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5.
6.敬语兔:爹爹不要我了,呜......
7.克利切:克利切要逃了,兔子还是给瑟维你照顾吧!(逃之夭夭)
瑟维:克利切!别逃走啊?!
(被敬语兔给困住的瑟维)

沐林的风
好久没更新了,今天突然诈尸 论...

好久没更新了,今天突然诈尸

论庄园六受之发烧

诺顿的伤疤和鼻钉忘记画了,我错了(被打)

好久没更新了,今天突然诈尸

论庄园六受之发烧

诺顿的伤疤和鼻钉忘记画了,我错了(被打)

克利利瑟维维

嗷嗷嗷!
看到我妹在换牙,突发奇想的一个脑洞〔关于……《牙仙子》的故事?〕

(我的天,我人体是真画不好@_@)
(告辞告辞告辞……)

嗷嗷嗷!
看到我妹在换牙,突发奇想的一个脑洞〔关于……《牙仙子》的故事?〕

(我的天,我人体是真画不好@_@)
(告辞告辞告辞……)

冰阔落ˇ

【欺诈组】《999ms》【10】

dbq我咕太久了

ooc我的

两个结局,走链接

(想p表情包图2自取)

这个是结局  这个也是哦

【欺诈组】《999ms》【10】

dbq我咕太久了

ooc我的

两个结局,走链接

(想p表情包图2自取)

这个是结局  这个也是哦

离子粒-liy

【魔慈/欺诈】Like And Love

*微黄占


-

“喜欢与爱,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因为在我眼里,喜欢与爱,都是你。”

-

那是八月中旬,庄园专为美智子小姐举办了一场夏日祭,所有人都要参与,也是为了让人们在紧张的游戏中放松一下。还有美智子小姐故乡的服饰——浴衣。


灯火阑珊,热闹非凡。几乎所有庄园友来了,瑟维当然也不例外。


瑟维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乱窜,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


“怎么着,老神棍?逛庙会没人陪吗?”


瑟维转过头,看着克利切那双异色瞳,浅笑道:


“这么说,皮尔森先生就有人陪了?”


克利切双手抱胸,仰起脸:


“等着瞧吧,我等会儿就把伍兹小姐约来,到时候你这个老神棍就羡慕吧!...

*微黄占


-

“喜欢与爱,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因为在我眼里,喜欢与爱,都是你。”

-

那是八月中旬,庄园专为美智子小姐举办了一场夏日祭,所有人都要参与,也是为了让人们在紧张的游戏中放松一下。还有美智子小姐故乡的服饰——浴衣。


灯火阑珊,热闹非凡。几乎所有庄园友来了,瑟维当然也不例外。


瑟维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乱窜,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


“怎么着,老神棍?逛庙会没人陪吗?”


瑟维转过头,看着克利切那双异色瞳,浅笑道:


“这么说,皮尔森先生就有人陪了?”


克利切双手抱胸,仰起脸:


“等着瞧吧,我等会儿就把伍兹小姐约来,到时候你这个老神棍就羡慕吧!”


克利切说着,蹿进人流消失不见,瑟维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伸出的手愣在半空中。


-

“怎么,伊莱?汝望着那人好一会儿了。”

哈斯塔伸出他缠满绷带干枯的手在伊莱眼前晃了晃。


伊莱回过神,朝哈斯塔笑了笑,过会有转过头,并指向瑟维的方向:


“吾主您看看那人,是否能看出他的心?”


哈斯塔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

“他身上透着爱,留恋,以及忌妒与占有欲。是失了心爱的人吗……”


伊莱回过头,跟着哈斯塔在稍静的海边散步,他笑了笑:


“但是,很快,他就会得到他心爱之人。”


哈斯塔停下,微微附身,伸出双手环抱住伊莱的膝弯,让他坐在他的手臂上,帽子下的黑雾逐渐散去,露出一张冷俊的脸,赤红的眼眸里是深邃的温柔,他轻启双唇:


“那么,吾心爱的人呢?”


伊莱双手轻轻撑在哈斯塔肩上,双颊微红,浅浅一笑:


“您不是已经得到了吗?”


-

海边总是安静些的,海浪轻轻拍击着沙滩,激起一朵雪白的浪花。


克利切坐在沙滩旁那条废弃的小渔船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脚尖点着水面,一只手撑着头,眼里露出失望的神色。


一只玫瑰突然绽放在他眼前,待那人打了一个响指,便化作许多只萤火虫飞向天空。克利切有些惊喜,紧皱的眉头松弛下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怎么样,好看吧。”


瑟维坐到克利切旁边,看着他,眼中的宠溺和温柔几乎快要溢出来。


“一般一般吧。”


嘴是这样说着,脸上的表情早已透露了一切。


“被伍兹小姐甩了,感觉怎么样?”


“切,只,只是去晚了她被艾米莉约走了而已!克利切才没有被甩!”


“是是,克利切没有被甩,但是你面前的这个人被甩了啊。”


“嗯……?”


“呐,你说,喜欢与爱,有什么区别?”


还没等克利切回答,瑟维就一把拦住他的腰,瑟维神色认真,带着一点窘迫和迟疑:


“在我眼里,喜欢与爱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我喜欢与爱,都是你。”


克利切脸迅速红了个透,缓缓低下头,再抬起来时,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对着瑟维喊到:


“但是!但是在我眼里,喜欢与爱,是有区别的,因为我喜欢的是伍兹小姐,爱的,却是我眼前的这个老神棍啊。”


瑟维笑起来,越笑越大声,他紧紧将克利切抱在怀里


“放烟花啦!”


远处传来吵闹,烟花绽放在空中,在他们脸上晕上一层幸福的光。


—END—


咕咕咕咕咕咕咕




湛藍海風

【欺诈组/魔慈】有趣的接龙!(甜)

性格偏差注意!小剧场模式!

有些糟糕/黄/注意!沙雕注意

        这天庄园停了一天赛局,瑟维和克利切很无聊,于是玩起了接龙

规则:接龙可以谐音、字数不限,不能重覆,只要其中一方慈穷或是接不下去,便输一局,要接受惩罚(抽签筒决定)

他们协议玩10局

+

+

+

+

+

+

第一回.

瑟维:玫瑰

克利切:瑰...龟.........头?

瑟维:头顶

克利切:顶起来?

瑟维:...我输了

克利切:为什么要横抱克利切?!快放我下来!!!

(克利切胜)

第二回.

瑟维:魔术棒

克利切:...

性格偏差注意!小剧场模式!

有些糟糕/黄/注意!沙雕注意

        这天庄园停了一天赛局,瑟维和克利切很无聊,于是玩起了接龙

规则:接龙可以谐音、字数不限,不能重覆,只要其中一方慈穷或是接不下去,便输一局,要接受惩罚(抽签筒决定)

他们协议玩10局

+

+

+

+

+

+

第一回.

瑟维:玫瑰

克利切:瑰...龟.........头?

瑟维:头顶

克利切:顶起来?

瑟维:...我输了

克利切:为什么要横抱克利切?!快放我下来!!!

(克利切胜)

第二回.

瑟维:魔术棒

克利切:棒...棒球

瑟维:求求你和我结婚!

克利切:昏倒!

瑟维:倒地的人是我才对吧?!

克利切:啧!算你赢!

(瑟维胜)

第三回.

瑟维:手电筒

克利切:桶子

瑟维:紫色

克利切:瑟维好笨

瑟维:你为何说我笨?!

克利切:笨蛋!这是游戏啊!你在认真什么?!

(克利切胜!)

第四回.

瑟维:雇佣兵

克利切:兵种

瑟维:种子

克利切:子嗣

瑟维:赐与

克利切:雨天

瑟维:天气

克利切:气呼呼

瑟维:忽然好爱你!

克利切:?!!!!!!(被瑟维抱住,脸红红的,接不下去)

(瑟维胜)

第五回.

克利切:地雷

瑟维:雷射

克利切:射箭

瑟维:见面

克利切:面包

瑟维:包子

克利切:子女

瑟维:女装

克利切:装模作样

瑟维:样貌

克利切:帽子

瑟维:紫罗兰

克利切:蓝色

瑟维:色/////情

克利切:情//////趣

瑟维:去你房间OOXX

克利切:变///////态?!(赏了瑟维一巴掌)

(瑟维胜)

第六回.

克利切:鑫鑫肠

瑟维:肠道

克利切:道士

瑟维:士官长

克利切:长辈

瑟维:背面

克利切:面貌

瑟维:冒险家

克利切:家境

瑟维:镜子

克利切:梓官

瑟维:官方

克利切:方面

瑟维:面条

克利切:调整

瑟维:整形

克利切:形状

瑟维:壮.......阳/药?

克利切:...算我败给你

(瑟维胜)

第七回.

瑟维:假面绅士

克利切:士兵

瑟维:兵器

克利切:气度

瑟维:度假

克利切:嫁妆

瑟维:装饰

克利切:是非

瑟维:非洲人

克利切:人/渣

瑟维:......

(克利切胜)

第八回.

克利切:心跳

瑟维:跳针

克利切:针头

瑟维:投机取巧

克利切:巧克力

瑟维:力量

克利切:亮晶晶

瑟维:精品

克利切:品酒师

瑟维:湿///身

克利切:(误以为失///身,一拳揍瑟维肚子,瑟维倒地)

(瑟维胜?)

第九回.

克利切:稻草人

瑟维:人生

克利切:生孩子......(惊觉瑟维又打算把自己横抱起来,开始挣扎)

你傻了吗?!我们都是男的!

瑟维:但是你不是之后要在外面开新孤儿院?到时候我们有很多孩子可以领养!

(克利切胜)

第十回.

瑟维:亲爱的克利切,我喜欢你

克利切:你是笨蛋吗?!克利切不喜欢你!

瑟维:你不喜欢我,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你!

克利切:你喜欢克利切哪一点?

瑟维:点点滴滴都是,你是我最爱的人

克利切:...你犯规了,瑟维。

(克利切主动投怀送抱,瑟维笑了,克利切也苦笑了)

(瑟维胜)

瑟维:那么做X可以吗?

克利切:不行!


湛藍海風

【欺诈组/瑟维x克利切】lof/ter的无名小卒也能和大佬谈恋爱?!02

01.好久以前的脑洞(复健文笔中)
02.当欺诈组创作欺诈组
03.性格偏差注意
04.图手大佬瑟维x无名文手克利切
05.现代paro注意
06.现实的称呼:瑟维、克利切
/游戏的称呼:魔术师、慈善家
07.也包含着对圈子内流动进进出出、来来去去的看法
08.剧情所需,看此篇前先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不舒服、批判的字眼、讨论欺诈组两个角色各个推演在
09.剧情提到库特(友情向)
10.危机就是转机?批评就是鼓励?团结或是搞小团体?
11.乱七八糟的超展开注意
+

+

+

+

+

+

02.当无名小卒参观大佬的房子

      ...

01.好久以前的脑洞(复健文笔中)
02.当欺诈组创作欺诈组
03.性格偏差注意
04.图手大佬瑟维x无名文手克利切
05.现代paro注意
06.现实的称呼:瑟维、克利切
/游戏的称呼:魔术师、慈善家
07.也包含着对圈子内流动进进出出、来来去去的看法
08.剧情所需,看此篇前先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不舒服、批判的字眼、讨论欺诈组两个角色各个推演在
09.剧情提到库特(友情向)
10.危机就是转机?批评就是鼓励?团结或是搞小团体?
11.乱七八糟的超展开注意
+

+

+

+

+

+

02.当无名小卒参观大佬的房子

        星期六,克利切望着一栋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透天厝,他不敢置信的是原来大佬住的房子是多么的大。

        「这、这里就是大佬住的地方吗......」

          他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想按门铃的手迟迟没有按下,只是呆望着,突然间,门被开启,吓了克利切一大跳。

        「?!」克利切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给吓到差点跌倒,在落地之前,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我不过只是开了个门,就吓到你啦?你还真是可爱?」瑟维笑着对克利切说,男人的脸庞瞬间变红,象是抗议般的说:

      「不,克利切可是个男人!和可爱划不上等号!」

       「好好好,不闹你了,皮尔森先生,这边请。」瑟维后句突然用了极为礼貌的称呼,让克利切有点不自在,「大佬叫我克利切就可以了,克利切不习惯被您给这么称呼。」

     「喔,是吗?但是我也一样,不习惯你总是大佬、大佬的叫我,叫我瑟维就行了。」瑟维对克利切露出了微笑,「想喝点什么?我可以去厨房弄一弄,有红茶、绿茶、乌龙茶,你要喝哪种?」

        「嗯,那就绿茶吧。」原本克利切微低着头,他悄悄抬起头来,听到瑟维对他说:「在沙发上坐着,等会儿我会把绿茶泡好送来。」

         克利切坐在蓝绿色的沙发上,他仔细观察客厅整个周围,瑟维住的地方和自己住的公寓简直天壤之别,果然大佬不仅才华洋溢,就连住所也和克利切截然不同。

        他一边讚叹着,一边好奇那些电视上头与柜子上那些好看的装饰品,以及对于墙上
的画作感到不可思议,还有,克利切注意到沙发旁边有一个红色箱子,悄悄打开是装满着魔术道具,小胡子男人或许是看得太入迷了,忍不住打开箱子,正当他想好好瞧一瞧某个魔术道具时,背后被拍了一下。

     「克利切,想不到原来你有这样的癖/好......?」

        「噫?!」克利切慌了,「对、对不起!克利切不是故意要打开的!」

       他急忙将魔术棒放回箱子后,迅速坐回沙发上。

       「噗!虽然这种宛如D5慈善家小偷行为不可取,但是我原谅你,只是希望以后要拿或看看的话,还是先告知我比较好。」瑟维苦笑地看着克利切着急的模样,可爱极了。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过,瑟维先生的客厅放了不少创始品,是否有曾经去过很多地方旅游?」

         
        「嘛,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和我朋友一起去旅行,虽然库特那家伙总是一脸兴奋的对我说:“瑟维!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一起去如何?”,但有些地方我可是没有答应过的,因此,你现在看到的装饰品、画作,几乎是我跟库特一同去过的旅游地点时,在某些店买回来的。」瑟维将绿茶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克利切,也顺便把画册拿了过来。

       「瑟维先生的朋友还真有趣,正好克利切擅长英语,如果瑟维先生打算去某些(英语为母语)国家却很苦恼怎么跟当地人交流的话,不妨带上克利切吧?公司那边,克利切可以请假的。」克利切一说完,瑟维笑了,「噗!那就有劳你了,克利切先生。」

      「...克利切在想,最近的圈子多了点争执与纷争,瑟维觉得如何?」

       「嗯,平常心去看看就好,同人圈本来亦是如此,当有人进坑了,自然就会有人退坑,你想拦也拦不住,只好默默祝福他在另外一个圈子过得开心就好。」

         瑟维把画册打开给克利切看那些魔慈图,「你看,这是一个小姐姐画的图,那时候我们可是互相交流着交换画册呢,只可惜,后来她因为三次元因素,告别了欺诈组这个圈子。」

        「确实是,很可惜呢。」克利切感叹道,「不过让我想起来,圈子内突然有个文手抄袭的事情,原本我也有关注他的,后来取关了。」

        「圈子里头无论有多乱,无论有多少人攻击你、袒护你、站在你这一边,你都要坚持住自己的初心,绝对不可以被他人影响,你明白吗?克利切?」

        不知道是瑟维的话太有道理,还是突然把“先生”这个敬语给拿掉的缘故,克利切愣了数十秒才回来过来,「啊...?好的,克利切同意。」

        「对了,最近不是前锋的日记剧情中出现了魔术师吗?我跟你说......」

         两个人颇有兴趣的讨论着前锋日记里的魔术师官方性格,以及先前的慈善家官方性格。除了这个话题,他们还聊了不少一些无名小卒和大佬创作的作品如何之类的、欺诈组魔慈同人本合作相关事宜等。

         不知不觉,时间接近午夜了,克利切不小心打起呵欠,本来克利切想说要离开的,但是瑟维表示时间太晚了,没有大众工具可以搭乘,而且他有客房,可以好好休息,男人也不好意思再推讬什么,便答应留宿一晚。

        和瑟维道过晚安后,克利切独自一人在客房房间内,本想睡觉,但是不知为何,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得烦躁的克利切悄悄打开门,经过瑟维没关好门的房间的时候,发现瑟维正在画稿子,而且十分专注。

       都这么晚了,瑟维先生还在画稿...不怕累坏身体吗?

       克利切走去厨房,他知道瑟维有跟他说过要碰东西最好先告知一声,可男人有点担心房间里的人会精神不济,便泡了一杯三合一的即溶咖啡,端了过去,

       「瑟维先生,克利切很期待你的作品,但是,身体与精神状态不好的话,画出来的品质也会下降的,所以一」

       克利切鼓起勇气对瑟维说,

      「克利切擅自动了你的东西泡了咖啡,克利切感到很抱歉!但请务必喝下!」

      「哇!别激动!我知道了,」也许是被对方暖心之举给吓到,瑟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对克利切露出暖暖的微笑,「谢谢你,克利切,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目前不希望这本本子开天窗,所以才会熬夜赶稿的,不然这样好了,你一周里面挑一天来这里帮忙,我就当日画一张图送你,你觉得如何?」

      「真、真的可以吗!可是克利切是个默默无名的文手,对画图一窍不通......」克利切搔了搔后脑勺,逗笑了瑟维。

      「噗,谁说让你帮忙画图了?再说,你还有插花的同人文还没有完成喔,正好利用时间帮我泡杯咖啡,完成同人本里的插花文,简直一举两得。」

       瑟维悄悄摸了克利切的头,克利切下意识闪过了,「克、克利切还和你不熟......」

        「以后不熟也得熟。」

          瑟维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给克利切。

          距离生米煮成熟饭,也是时间的问题。

         有何不可?

          Tbc.

         P.s.生米煮成熟饭异意指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儿童不宜?)

          

        

         

         

湛藍海風

【欺诈组/魔慈】互怼彼此(小剧场)

性格偏差注意。

+

+

+

+

+

+

        克利切:少在那边一副高高在上的!你到头来,还不是败在克利切的手电筒下!(揪起瑟维的领子)

        瑟维:小偷!分明是你先偷走我的心!你要负责!(壁咚)

        克利切:偷?克利切可是大发慈悲的看你可怜,才伸出援手相助!

       ...

性格偏差注意。

+

+

+

+

+

+

        克利切:少在那边一副高高在上的!你到头来,还不是败在克利切的手电筒下!(揪起瑟维的领子)

        瑟维:小偷!分明是你先偷走我的心!你要负责!(壁咚)

        克利切:偷?克利切可是大发慈悲的看你可怜,才伸出援手相助!

        瑟维:可我已经第五个钱包被你给偷走了!(把克利切逼到墙边)你说,这不是偷,会是啥?别跟我说做“慈善”!

        克利切:切!克利切不跟你这番上等人一番计较!别靠近克利切!

       克利切很紧张,瑟维直直盯着他,吻了下去。

        男人没料到魔术师来这招,他也不甘示弱的舌吻反击。

       这样就谁也不欠谁了。

克利利瑟维维

欺诈组的过去与未来⒐



              【告白之夜】


接上一章

――――――――――

  “不不不,这个不一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约翰的魔术棒,口中念念有词。“嘭”,一只红玫瑰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瑟维伸出抓住玫瑰的那只手,把他的左手摊开,放在克利切的手心里。

  “神……棍,这――玫瑰花不是男人送给女人的吗?你――怎么?”克利切有些吃惊。

  “克利切,我想通了,你做我女朋友吧!”说着瑟维亲吻了克利切的左手。

  “我艹,老神棍,你……你几...



              【告白之夜】


接上一章

――――――――――

  “不不不,这个不一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约翰的魔术棒,口中念念有词。“嘭”,一只红玫瑰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瑟维伸出抓住玫瑰的那只手,把他的左手摊开,放在克利切的手心里。

  “神……棍,这――玫瑰花不是男人送给女人的吗?你――怎么?”克利切有些吃惊。

  “克利切,我想通了,你做我女朋友吧!”说着瑟维亲吻了克利切的左手。

  “我艹,老神棍,你……你几个……个意思!还有,为……为啥克……克利切是你女……朋友?”克利切的脸瞬间涨红。

  “那就男朋友吧。求求你啦,克利切,做我男朋友吧!好不好嘛?嗯?我发誓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个老男人居然向克利切撒娇,好肉麻。可克利切居然答应了。我特么到底在干嘛?!

  后来他们的生活是这样的:瑟维到很远的地方给那里的人表演,只留下了克利切……

  这天,克利切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是他的电话,他到了吗?克利切心里想着,一边快速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瑟维,你回来了吗?克利切好想你。”克利切笑着说道。

  “克利切,我不想再当你的男朋友了。”瑟维冷漠的声音在克利切的耳边响起。

  “分……手?”克利切的笑容将在嘴边,心情一下跌入谷底,整个人都愣住了。

  “是的,克利切。”他的话语依旧冷漠,没有往日的温柔。

  “好。”克利切说完马上挂电话,因为害怕自己说多了就会被他听出来。克利切哭了,他放下手机,眼泪一滴滴流了下来,却不自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克利切哽咽的自言自语,然后跑到了后山。

  这边的瑟维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玩味一笑,坐车朝后山驶去。他看着精心为克利切准备的戒指,心里想这个克利切一定跑到后山哭着呢。

  “呜……臭魔术师!臭神棍……克利切对你这么好,你,却跟我克利切分手。呜呜呜……分手就分手!没有你,克利切一样也能好好的!呜呜……”克利切把头埋进胸口里,埋怨道。

  明月当空时,乌鳢在池边萦绕;明月隐云时,稻花在麦田曲腰,今晚的月亮不是很明亮。瑟维走过的地方忽然间变红了。

  一朵朵鲜红的玫瑰正在地面上绽放,一朵,两朵,三朵……九百九十七朵,九百九十八朵,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玫瑰花开的心愿如同血一般红,接下来,地上的玫瑰一朵朵升起,升到了空中。“嘣!”玫瑰到了天上,成为了最美的烟火,它们上升着,像孔明灯一样在天空上绽放。于是漆黑的夜空里变得五彩斑斓。

  我在你眼中绽放,今晚,你的眼眸里只有我。烟花绽放了,天空没有边际,它却能铺满整个夜空。

  “您好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我需要重新介绍一下,我瑟维.勒.罗伊,一位魔术师,您对我的魔术还满意吗?”

  “你在做什么?瑟维,我们已经分手了!”克利切转身了,也把红润的眼睛交给了瑟维。

  “宝贝,你在哭什么,我只是说我不想当你的男朋友了。”瑟维走向了克利切,他单膝跪打开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海蓝宝石戒指,“嫁给我吧,克利切,我想当你老公!”

  今晚月光黯淡,星辰渐隐,应该是令人恐惧的夜晚。但今晚,是他们最温馨的一个夜晚,所有的烟火都在今晚绽放了,所有诺言都在这里实现了。

  “瑟维,你……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说的话克利切都当真了!”他又流泪了,但这一次是感动的泪。

  “那,你是不愿意了?”瑟维抱住了克利切,克利切比他矮一点,所以瑟维可以轻松地抱住他。

  “好,好吧。但你以后不能这样吓唬克利切,克利切会当真的!”克利切不知道,为什么求婚要这样子求。

  瑟维转到了左边变换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愿意和克利切先生结为夫夫,无论是疾病痛苦,还是富贵安康,您愿意一直守护着克利切先生吗?”

  瑟维切换回自己的语调:“我愿意。”

  “克利切先生,你愿意……”

  “克,利切愿意。”

  克利切接过戒指戴在了手上,这个戒指很适合他,这是海蓝宝石,象征的永不分离。(瞎编的)“可克利切也没有什么可以……”

  “没事,用你的彩球就行了。”

  “唉?!”

  烟火再一次升到在夜空,绽放出了他们的名字。

  生命如同火花一般绚丽而又短暂,我不愿为你的耀眼而驻足,也不奢求携手向前,我只想和你一同绽放在天际,然后一同离开这人间。

  克利切这一辈子都会感谢瑟维,如果没有的他,克利切根本不知道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会有一个人去守护他,爱着他。

  “谢谢你,瑟维……”克利切戴在手上的戒指,在黑夜里闪闪发光。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你是不是应该改口呀,老婆,嗯?”瑟维的眼中满是深情,他看着克利切,像是要……把他吃掉?

  “你……哼!”克利切的脸又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遇到这个老男人后,一直在脸红呢?

  “那你答不答应呀?”

  “谢谢你……老,公。”

  “不用谢,不过老公给你做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要报答一下呀?”

  “报答什么的……以后再说吧。”克利切望着夜空,两只异瞳闪烁着泪光。

  很久以前,瑟维讨厌魔术,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表演结束了,唯有孤寂,没有你,虽然有钱,但却很孤独。

  直到遇上了那个他,他充盈了他

瑟维的生活,让瑟维的每一个魔术变得多姿多彩。不过瑟维只喜欢对他变那些从未见过的魔术。

  瑟维有一个朋友,

  他是一位冒险家,

  不过,他去远航了。

  瑟维多次向他诉说“你很喜欢这个人,很喜欢保护他的感觉……”

  可他只重复一句话“喜欢他就要去大胆的表白,鼓起自己的勇气,要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

  后悔一辈子?是呀,如果瑟维不向她克利切表白,还真有可能后悔一辈子。

  在这块玫瑰地里,看见两个身影,坐在发光的玫瑰丛里,相互依靠着。

  “我爱你,克利切。”

  “我也爱你,瑟维。”

  是呀,千言万语都比不过“我爱你”。


――――――――

甜?(我觉得――No)

(要做到尽量拖,更是最好的)


告――辞――――――


田中奶牛


试试,球球第二张欺诈别再翻了,,


试试,球球第二张欺诈别再翻了,,

静静写文

【副杂】海平线上的雨燕(2)

本章

主cp:海盗大副何塞·巴登×雨燕精灵麦克·莫顿

副cp:鼹鼠精灵诺顿·坎贝尔×爱哭鬼罗比(人类)|伯爵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琴师伊索·卡尔|海盗副船长瑟维·罗伊×远望者克利切·皮尔森[极少,可忽略不计:海盗舵手/厨师哈斯塔×海龟精灵库特|暗鲨勇士奈布·萨贝达×海盗巫医艾米丽·黛儿]


——


何塞·巴登做了一个梦,一个难以启齿的梦。他梦见自己和一个未着寸缕的金发少年耳鬓厮磨,共...

本章

主cp:海盗大副何塞·巴登×雨燕精灵麦克·莫顿

副cp:鼹鼠精灵诺顿·坎贝尔×爱哭鬼罗比(人类)|伯爵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琴师伊索·卡尔|海盗副船长瑟维·罗伊×远望者克利切·皮尔森[极少,可忽略不计:海盗舵手/厨师哈斯塔×海龟精灵库特|暗鲨勇士奈布·萨贝达×海盗巫医艾米丽·黛儿]


——


何塞·巴登做了一个梦,一个难以启齿的梦。他梦见自己和一个未着寸缕的金发少年耳鬓厮磨,共赴云雨,而那个少年无疑是长大后的麦克。少年在他的猛烈攻势下轻声喘息,天蓝色的眼睛染上情【♡】欲的色彩……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他仔细察看了雨燕的伤口,草草整理完内务,便直接冲向浴室,连对方羽毛颜色的变化都没有发现。

麦克·莫顿疑惑地歪头,它若有所思地看着浴室的方向。

十分钟后,水声停了。何塞走出浴室,他上半身没穿衣服,显露出精壮的胸膛和紧实的腹肌,腰间系了一条浴巾,修长的双腿还挂着水滴。麦克惊慌地低下头,用翅膀挡住脸,不去看他。

“雨……这是从哪儿来的燕子?”何塞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一只燕子正停在床头的栏杆上,它有着金光闪闪的双翅和天蓝色的明眸。

麦克拍拍翅膀,好让对方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绷带。

“哈哈!原来是你,小家伙,你是换毛了吗?怎么颜色也变了?”何塞将麦克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给“它”喂一些面包边。麦克小口小口地啄食着,并时不时蹭蹭他的掌心表达亲昵。

“好痒!哈哈哈——小家伙,你有名字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叫你麦克怎么样?那是我最在意的人的名字。”何塞温柔地回想起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儿,他穿着杂技表演的衣服,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

麦克心悸不已,他偷偷看着何塞,心底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恰巧这时有人敲响房门——是巫医艾米丽,她来给麦克换绷带。

“你别告诉我它被染色了,我是不会信的。”艾米丽摆摆手,她轻哼一声把疗伤药放在桌上。

“可能是换毛了吧……”

“拜托,你的常识呢?鸟类换毛毛色是不可能产生这么大的变化的。除非这是它原本的毛色。”艾米丽仔细地观察着麦克的羽毛,恨不得拿个放大镜来看。

“金色不是更好看吗?”

“你可得把它藏好了,某位先生最喜欢这种东西了。”

“你们在藏什么?也让我瞧瞧。”做完战后整顿工作的里奥前来探望大功臣,刚好听到两人的谈话声。他不请自来,径直走进去,一只金色的燕子映入眼帘。

“船长好!”大副和巫医异口同声地问好。

“你们好。这只金燕子,和我的黄金鸟笼挺配的。”里奥话里有话,他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

“船长,这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重要的伙伴,我想把它留在我身边。”何塞认真而严肃地说,他把麦克挡在身后。

“这可由不得你。再说了,我不会把它怎么样的,要治疗可以让巫医直接来我的工作室,我的女儿特别喜欢小动物,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

“我不是怀疑您和她们的能力,我只是无法将它交给别人,还请您收回命令。”

“何塞·巴登!别以为你战功累累,就可以肆无忌惮!没有怀表的你什么都不是。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里奥愤怒地摔门而去。

艾米丽拍拍胸口叹了声气,她提起医药箱向何塞告别。

送走艾米丽之后,何塞出了趟门。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提着满满一袋食物,这是他从厨师哈斯塔那里要来的,理由是这几天不方便去食堂就餐。何塞担心自己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房间门会被撬开,自己的伙伴会被偷走。

何塞从袋子里取出两片吐司,夹上生菜、培根和芝士片,再把它分成两半,在麦克的小盘子里放了一半,自己拿着另一半吃了起来。不久前吃过面包边的麦克其实不是很饿,但还是将盘子里的三明治吃掉了一部分。

“麦克,趁着船员的午饭时间,我们去外面逛逛吧!”说完,何塞将麦克轻轻放在帽子里,拿起帽子就往外走,不忘转身锁门。

何塞站在船头,麦克立在桅杆上,他们感受着海风的温度,没有注意到一叶小舟从船边经过。

“罗比,看到麦克哥哥了吗?”

“没有,但是我看到一只金色的燕子。”

“哦……好的,我们走吧。”

“可是鼹鼠先生,我们不是来找麦克哥哥的吗?”

“那只燕子是我和‘它’的信物,麦克一定没事。”

“那好吧。”罗比调转船的行进方向,向岸边驶去。在他眼里,诺顿只是一只会说话的鼹鼠,所以他特别宝贝“它”,带着“它”一起寻找“它”的朋友麦克。

诺顿从后面抱住罗比,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其实这只是他触碰罗比的计策而已。

“啊!—”

罗比的腰侧很敏感,诺顿的触碰让他红着脸呻吟出声。这让诺顿听得心里痒痒的,他想对罗比做些更过分的事。他捏了捏罗比腰侧的软肉,对方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滚烫红润的皮肤就像煮熟的螃蟹一样诱人。

“呜,鼹鼠先生,请你不要抱罗比的……唔,腰啊……罗比觉得不舒服。”男孩儿眼角泛红,唇齿微启,舌头微微颤抖着。

“啊,抱歉。”自己做得似乎有些过火了,诺顿连忙松开爪子,若无其事地看向水面。

“阁下是何塞·巴登先生吗?初次见面,在下伊索·卡尔,一名琴师。”一位风度翩翩的蓝衣少年向船头走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饭盒。

“啊,你好,卡尔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不在食堂里用餐呢?”

“在下害怕待在人多的地方,所以平常都是带着饭盒来船头吃饭的。”卡尔一脸平静地看着对方。

“诶!难怪你主动跟我打招呼,明明平时都避开大家的……不好意思,占用了你的位置。正好我和我的雨燕要回房间了,你就在这里用餐吧。”何塞带上麦克准备离开。

“阁下的雨燕似乎有着不同寻常之处呢,并不是普通的物种。”卡尔忍不住提醒。

“啊,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说完他带着麦克离开了。

“它”不是普通的物种(鸟),而是精灵。卡尔没有将真相揭露,他靠着桅杆吃饭,思绪渐渐飘向远方——


“你是恶魔族的人?”

“是的,阁下。”

“这不可能……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恶魔,比我更像一名天使。”

“德拉索恩斯阁下,人类的美丽皮囊本就具有迷惑性,更何况是魔鬼的皮囊呢?”

“你我二人之间何必多礼?叫我约瑟夫就好。卡尔,你是哪一种恶魔?”

“恕在下拒绝,这是极其逾越的行为。在下是淫魔。”

“天使一样的淫魔……我还是第一次见。”

“淫魔是恶魔中最罕见的一种。在下是只会低阶魅惑术的小淫魔,伤不了人,阁下大可放心。”

[前方微量摄殓,雷者自行跳过]

“那你会服侍人吗?”

“在下不是很明白,阁下可以将具体事宜告知在下,在下会认真学习的。”

“咳,暂时不用。不过你要记住,你只可以服侍我一个人,也只属于我一个人。”

“是的,我的伯爵大人。”

——


“伊索先生!”

“嗯?萨贝达阁下,您好。”卡尔的思绪回到现实,他放下餐盒,向来人问好。

“你刚刚在想什么?饭都凉了,我再去帮你盛一盒……”说着“暗鲨勇士”奈布·萨贝达作势要抢饭盒。

“谢谢您,但在下已经吃饱了。”

“这样啊……”奈布有些失望地收回手,他好奇地看着卡尔脸上的口罩,想动手把它扯下来。

卡尔看出奈布的小心思,开口道:“因为在下的脸上有很大的胎记,所以才戴着口罩,还请阁下多多包涵。”

“啊!没事没事,我不在意。这个送给你。”奈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镜子递给卡尔。

卡尔眸光一暗,淡淡地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如此珍贵的礼物,在下还是不收了。”

“这是我从昨天的战利品里找到的,巫医不喜欢这个镜子,你会化妆就送给你吧。”奈布强行将镜子塞到卡尔的上衣口袋里。

“那就谢谢阁下了。”卡尔颔首低眉。

他注视着那把镜子——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伯爵的专属物品“星见”,也是他与约瑟夫的定情信物。它本应该在约瑟夫那里,最近竟流落到那帮海盗手里,所幸又回到自己的身边。伊索·卡尔不由地开始担心伯爵的安危,他委托海盗信使伊莱用役鸟给伯爵寄信。

“巴登先生!”刚回到房间,何塞还没把帽子挂上,门口就传来阵阵敲门声。

“来了。副船长好!”何塞向对方行了个礼。

“不必拘礼。我们进去谈吧?”副船长瑟维·罗伊小声说道。

“现在可能不太方便……”何塞促狭地微笑着,他把瑟维挡在门口,不让对方进去。

“今晚十点,钢琴演奏会后台见。”说完,瑟维扬长而去。

“演奏会?”何塞愣住了,他早就忘记今晚的活动,如果没有瑟维的提醒,他肯定会缺席这一场重要的“演奏会”。演奏会的实质是庆功会,如果某个船员缺席,他将会受到惩罚。

麦克好奇地探头探脑,他很想参加晚上的活动,但又无法表露自己的想法。

“小麦克,晚上我带你去看演奏会。”

麦克闻言惊喜地扑打翅膀,他表现出极为高兴的样子。何塞了然地笑笑,伏在桌前写航海日记。

晚上八点四十分,船舱。

“卡尔,化完妆了吗?快来看!会场已经布置好了。”海盗水手威廉·艾利斯敲响化妆间的门。

“嗯,谢谢您。请问钢琴调过音了吗?”卡尔推开门,从化妆间里走出来——他的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没有戴口罩;身上穿了一套宫廷贵族风的蓝礼服,一双白手套则衬得手指格外修长。

“我问过定音师,她说已经调好了。”威廉领着卡尔走到会场。

“伊索哥哥,快来试试音色吧~”定音师特蕾茜朝卡尔招手。

卡尔走到钢琴前坐好,将手套脱下放在一边,抬起双手,再轻轻地落在琴键上,开始弹奏。

船舶技师特蕾西和定音师等人在台下充当观众,曲毕,姐妹二人报以热烈的掌声,就连不懂音乐的威廉也忍不住拍手称赞。台上的卡尔羞涩地抿唇微笑,向台下致意。

彩排进行得很顺利。就在三个人都以为之后的演出会万无一失之时,卡尔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他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向众人道歉后便草草离场。

“卡尔,你是不是生病了?需要我帮你叫黛儿医生吗?”热心的威廉追过去,担忧地询问。

“没事的……可能是因为中午吹海风有些着凉,感冒加重了,不碍事,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卡尔捂住脸,背对着他。

“那好吧,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哦!”临走前威廉又嘱咐了一次。

进了房间锁好门,卡尔如释重负地倒在床上,他喘息着,不安地环抱着自己的身体。

【此处省略1130字的摄殓车,详见后一篇番外】

晚上九点,船舱。

“什么?!演奏会取消了?”何塞惊呼。

“是的先生,卡尔他有些不舒服,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威廉解释道。

“那直接开庆功会吗?”克利切疑惑地看向船长和副船长。

“晚饭做好了。”海盗舵手兼厨师哈斯塔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手里端着一大盘烤肉,腰上系着一条围腰。

里奥略微有些不满地说:“嗯,那就边吃边开吧。”

“只有伊索·卡尔因病缺席对吧?我宣布,第X届庆功会正式开始!”艾玛放下点名册,走到餐桌前入座。

海盗们都在这和谐融洽的气氛中觥筹交错,相谈甚欢,就连平时的死对头——船长里奥和副船长瑟维都互相敬酒。

“克利切,不要再喝了,你已经醉了。”和船长假装客套后,瑟维注意到自己旁边坐着的克利切已经酩酊大醉,但他还在不停地喝酒,小脸涨得通红。

“副……副船长……要你管……”克利切不屑地偏过头,不去看瑟维的脸。

“呵,第二天难受的可不是我。别喝了。”瑟维将克利切手中的酒瓶抢过去,自己喝了起来。

[微量魔慈,雷者自行跳过]

“老……老流氓,快把克……克利切喝过的酒放下!”克利切醉得口齿不清。

“没门。各位,我有事,先走了。”跟众人道过别,瑟维将醉得不省人事的克利切抱起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罗伊先生和皮尔森先生果然是一对!”特蕾西偷笑着说。

“是真的!我早就觉得他们两个暧昧不清了。”艾玛低语。

“这船上的好男人怎么都被抢光了……”玛尔塔酸溜溜地说。

“不是还有凯文先生、萨贝达先生、何塞先生和哈斯塔先生吗?” “珊瑚夫人”薇拉凑上前说道。

“别提了,凯文就是个花心大萝卜,看到美女就激动;萨贝达那小子一直在追求我们家艾米丽,礼物不知道送了多少;何塞有初恋情人,不在考虑范畴中;哈斯塔是不是单身我不知道,但我有一天无意撞见他和一个神秘的黑发少年在厨房里做菜。”

“哈斯塔先生竟然在厨房里养男人?!可是我在那里只看到过一只被养在水缸里的海龟啊。”

——

“小麦克,我出去见个人,很快就回来。”说完,何塞走出房间,留下独自躺在床上的麦克。

自从受伤以来,麦克的魔力波动都很大,这使他无法自由地控制自身形态变化。一阵昏迷后,麦克从床上坐起,他愣住了:自己又变回了人类形态,剩下的魔力不足以变出一套衣服。他思前想后,从何塞的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换上——过长的衬衣堪堪遮住他的臀部,套上的裤子松松垮垮,根本没办法穿。无可奈何的麦克只好用魔力变了一条棉质短裤穿上,修长白嫩的双腿露在外面。

“咔咔……”是开锁的声音!

麦克飞速躲进被子里,尽量把自己缩小成团。

“小……谁在那里?!”何塞警惕地观察着床上的一团,快速接近,把被子一把掀开。

“啊啊啊!!!——”麦克吓得尖叫起来。

“闭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还有,你把我的雨燕藏到哪里了?!”何塞像抓小鸡一样拎起麦克的衣领,愤怒地瞪视着他。

“我……我是昨天和你们打仗的海盗团的人质,趁着混乱逃到这里。我没见过什么雨燕。”麦克害怕得双眼泛泪,他可怜巴巴地望着何塞。

“别撒谎了,我的门上了锁,这把锁是特制的,撬不开,只能用钥匙,而唯一的钥匙一直都被我保管着。你到底是谁?”何塞注意到对方被吓哭了,松开手,对方顺势滑坐在床上。渐渐的,对方的脸与记忆中的麦克的脸重合在一起,他突然迫切地想知晓对方的身份。

“……”麦克沉默了一阵,再三确认过没有其它借口之后,他轻声说道:“我是麦克·莫顿,一名雨燕精灵。”

“精灵?”确认对方身份后的何塞原本惊喜异常,但在听到后几个字的时候不由愣住了。

“何塞先生,我是精灵族的人,我的另一个形态是雨燕。我现在的魔力还不足以让我变换形态,不过我可以把翅膀变给你看。”说着,麦克的背后生出两只金灿灿的翅膀,十秒后又缩了回去。

何塞被眼前的景象震得说不出话来,他抱住麦克,亲吻他的脸颊(打招呼的礼仪)。

“麦克,我原本以为我们很难再见面了。能与你再次相见的我,一定非常幸运!”

麦克喜极而泣地回抱住何塞,他也亲了对方的脸颊一下。

“我也是,何塞先生。抱歉,我太开心了……”麦克准备用手去擦眼泪,被何塞阻止了。何塞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手帕,细心温柔地擦掉麦克的眼泪。麦克不禁脸红了,他转身欲走,被何塞抓住手腕。

“麦克,让我看看你的伤。”

说不想歪是不可能的,背上的伤口只有脱下衣服才看得见。麦克裸着上身让何塞帮他检查伤口的恢复情况,自己则羞得说不出话。

“恢复得很快,不愧是精灵的身体。”何塞感叹,他收回手的时候不经意间蹭到了麦克的皮肤,他明显感觉到对方颤抖了一下。

何塞觉得麦克颤抖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多碰了几下。麦克毫无招架之力,红着脸轻声喘息……渐渐的,何塞发觉自己也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因为单身久了,还是因为心上人就在自己面前,他竟然有生理反应了!不能让麦克发现……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还有些早。

【此处省略847字副杂脚踏车,详见下一篇番外。毕竟两人才刚开始交往嘛,不急不急】


沐林的风

啊哈~熟悉的课本熟悉的画
今天是受伤pa
论庄园六受之战损pa
(放个电

啊哈~熟悉的课本熟悉的画
今天是受伤pa
论庄园六受之战损pa
(放个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