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戒

18.2万浏览    9954参与
强势的奶黄包

!!!昨天我妹妹在看熊出没,看到好像是叫小月亮的白狐狸一家吧,他们的房子和霍比特人的小屋一!模!一!样!他又抄袭!好气啊!当时手机不在没拍下来真是可惜了

!!!昨天我妹妹在看熊出没,看到好像是叫小月亮的白狐狸一家吧,他们的房子和霍比特人的小屋一!模!一!样!他又抄袭!好气啊!当时手机不在没拍下来真是可惜了

苏笙

出瑟莱荆棘书,基本全新250出

出瑟莱荆棘书,基本全新250出

阿谭

【中土传火记】第105章——*森林的气息*

*《中土传火记》目录*

“……你在做什么??”莱戈拉斯发现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奥斯卡往下坠时怒吼道,“自寻死路吗!”

“嗯,是啊。”奥斯卡声音不大但相当清晰,“现在就是处理我自己最好的时刻,哪怕篝火无法被毁灭,那也只会尘封在这坍塌的深渊下,待我再次醒来,不管有没有神智都无法离开了,这是最适合我这种不死人的结局,放手!为了一个已死之人放弃活下去的机会太蠢了。”

等等……这不就是北方不死院建立的理念吗?

唉,奥斯卡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还真是讽刺啊。

然而莱戈拉斯在意的是……这个人说起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结局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啊??就好像在讨论晚上吃什么一样??

匪夷所思,他无法认同,完...

*《中土传火记》目录*

“……你在做什么??”莱戈拉斯发现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奥斯卡往下坠时怒吼道,“自寻死路吗!”

“嗯,是啊。”奥斯卡声音不大但相当清晰,“现在就是处理我自己最好的时刻,哪怕篝火无法被毁灭,那也只会尘封在这坍塌的深渊下,待我再次醒来,不管有没有神智都无法离开了,这是最适合我这种不死人的结局,放手!为了一个已死之人放弃活下去的机会太蠢了。”

等等……这不就是北方不死院建立的理念吗?

唉,奥斯卡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还真是讽刺啊。

然而莱戈拉斯在意的是……这个人说起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结局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啊??就好像在讨论晚上吃什么一样??

匪夷所思,他无法认同,完完全全无法认同。

“别开玩笑了!赶快把手给我!!”他咬着牙冒险谈出声吼道,“你这样做什么也不会得到!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死亡!无法得到安宁!!”

这话如同一把利刃一般击中奥斯卡的心脏,心酸仿佛毒药在腐蚀他的内心。

“你不明白!那些人骂的没错,不死人……只会带来灾厄和不幸,离得越远越好!!我谁也帮不了谁也救不了,只会害他们陷入更悲惨的境地!……你不是也怀疑过吗?!快松手!这对大家都好!!”最后低声念出的那一句仿佛只是在给自己说一般,“没错不死人也会……也会死的。只不过……过程比较漫长。”

“你……啊!”

突然听到莱戈拉斯发出哀鸣奥斯卡立马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黑暗中发出微光的莱戈拉斯,额角一道鲜红的血柱沿着侧脸淌了下来,莱戈拉斯那空着的手举起来碰了碰额角,立刻疼得直咧嘴。

“被砸到了……没事,快把手给我啊!”莱戈拉斯立刻又把那只沾了自己血的手尽力伸出来喊道,“我快抓不住了!”

话音刚落奥斯卡又看到他肩上挨了狠狠一砸,疼得他整个脸都皱了起来。

“……”

沉默了短短片刻后,奥斯卡咬紧牙奋力将另一只手往上伸,就在左手彻底脱力时右手拽住了莱戈拉斯的左手,精灵被这猛力一拽差点整个身体往前倾倒,好在他及时用另一只手撑住地面,再用双手拉住了奥斯卡的胳膊。

“稳住!”他咬着牙喊,“千万别再松开了!”

于是奥斯卡的另一只手扒拉着石壁,在艰难往上升的过程中扒到了边缘,脚底也蹬上了岩壁,然而莱戈拉斯脚下本就不问的地面突然崩塌开,他往前扑了出去,而奥斯卡连刚刚抓到的边缘也无法再扒住了,一瞬间所有能附着的凭依全都抛弃了他们,奥斯卡内心瞬间被绝望吞没,眼睁睁看着崩毁的岩壁离他们而去——

嘭!

背后突如其来的撞击差点把奥斯卡的隔夜饭给撞出来——还好他没有。眼看着莱戈拉斯朝他砸过来,情急之下他只能侧过身抱着头蜷起身体,用这种在母亲腹中一般的姿态来防御。果不其然莱戈拉斯砸在他身上被弹开摔向更远的地方。

——不行。

脑子里闪电般闪过这个想法,奥斯卡转身伸手,看也不看就拽住了大半个身体已经悬空的莱戈拉斯的手。

虽然是这样,莱戈拉斯还是发出了一声哀鸣。

……胳膊坏掉了。奥斯卡心想,我果然还是太重了……

当然,现在的话奥斯卡能轻而易举地把莱戈拉斯拉上来。只能说,坑爹的地方走多了,养成了用直觉就能判断一个地方是不是容易摔死的本事。

他们所在的这个断层非常狭窄,奥斯卡刚才没有拽住莱戈拉斯,后者必死无疑。

“看,这儿有洞口。”

奥斯卡说完跟莱戈拉斯交换了一个眼神,二话不说一起钻进跟断层链接的这个洞窟内。

当然奥斯卡也注意到,莱戈拉斯左手扶着右手的关节处,右手则无力地垂着。

奥斯卡感到了一丝严峻,然而他们进洞之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宣布一个好消息。

“我认识这个地方,”奥斯卡指着里侧说,“接下来跟着我走就行。”

“……真的吗?”莱戈拉斯脸上难掩惊诧,“你确定?”

“嗯,之前为了打乌戈立安特,那条路线我大概走了五六十次或者上百次吧,不怕丢人的话,你也可以死到对路滚瓜烂熟。”

“……可,你刚才不是说这里太黑了你无法视物吗?”

“你在发光,”奥斯卡指着莱戈拉斯说,“而且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基本的轮廓还是能够看清的。”

“但之前米思兰迪尔也说过了,塌方可能造成环境改变。”

奥斯卡摇摇头说:“哪怕有一块砖眼熟,我也能认得路,别的不敢夸口,我过去可是被人送外号‘活地图’的。”

然而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奥斯卡,莱戈拉斯终于给了个肯定的眼神,跟在奥斯卡身后钻进洞窟。

这地方真是亲切,这是何等痛的领悟啊,这里每一寸地面和墙壁可能都洒上过他受苦的血,当然闭着眼睛都能走啦。哪怕个别地方塌了,被堵了,本身就四通八达的蜘蛛洞也能变换方向继续前进。虽说地动山摇并未减轻,但这段路对奥斯卡来说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一段了。

但也只是他而已。

“你还好吧?”奥斯卡不得不回头问这么一句,不知在跑出多远后,“有什么不适的话……”

“没有不适,你不需要担心我,专心带路。”

莱戈拉斯口气生硬地答。

哼,该说不愧是王子吗,嘴还挺硬,明明都已经头破血流,双手怕是暂时无法再拉弓射箭了。奥斯卡担心的也不是别的,而是一回头精没了,那可太惊悚了。

“那你千万跟紧。”

话不多说,奥斯卡继续在复杂的山洞中左奔又突,同时从一片嘈杂声中留神背后的脚步声,确认莱戈拉斯没有掉队。然而莱戈拉斯真的很想问,即便奥斯卡认得路,他认得的这段路真的能够通往外界吗?

“是光!”前方的奥斯卡欣喜若狂地喊,“前面……”

他刚回头,就看见莱戈拉斯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果然……还是发生了。

他赶忙回头跑上前把莱戈拉斯从地上拖起来,这一次被砸终于是把他砸昏了,这个洞穴也快撑到了尽头。奥斯卡一刻都不能耽搁,他把莱戈拉斯拖到背上背起来,向前倾着身体,保持这样的姿势冲向光芒照射进来的方向冲去。

随着一阵轰鸣声不远处那一团光亮入口仿佛被谁恶意倾倒了一大堆石块,稀里哗啦之后出口变小了,阻挡前路的路障倒是多了不少。

不能再墨迹了,奥斯卡站在原地咬着心想,不能像之前那样毫无危机感地行动了,这座山洞马上要完蛋了,不一口气……

轰!

奥斯卡斜眼看去,是他左边的石壁塌掉了。

那个石坡……那个通向光亮的石坡,他看起来很眼熟。是的,他不是第一次爬这样的坡了,之前的情况要更加麻烦,绝望得多,而现在,他只需要蓄力,奔跑——一直跑,头也不回地全力奔跑,拼上性命的全力奔跑。

刚才他强行无视了不断向下崩落的碎石,现在他已经肉眼可见整个洞口岌岌可危了。

他开始奔跑,拽着莱戈拉斯搭在他肩上的双手奔跑。这过程中不能有片刻停顿,更不允许绊倒摔跤,他必须如履平地地离开出口。

记住每一块石块的位置,轮廓,高低差,相对位置,奥斯卡朝光亮闪烁的洞口冲了上去,这种事根本无从细想,也无法预判,六分靠运气,四分靠脚力。说是闭着眼闷头往上冲也差不多,奥斯卡放空脑袋只盯着光冲了上去,脚下切切实实踩到凹凸不平的石块和缝隙,眼里只有不断接近的光——

直到被其包围。

奥斯卡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树林里混合潮湿的土木气味,仿佛刚刚被从窒息的危机中被解放出来一样。

我……成功了……

刚这么想着奥斯卡脚下突然一沉他差点儿没保持平衡摔倒,低头一看踩着的土地正分裂塌陷,奥斯卡勉强保持住平衡,又开始没命地奔逃。

外界的地面并不如洞内那样崩的厉害,那裂痕本就像一张蜘蛛网急速向外延伸,奥斯卡一刻也不敢挺,连喘气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只是不断地逃,直到他那本就十分有限的体力实在不能支撑他再迈出一步的时候,他才跌跌撞撞地停下脚步,就近找了一棵树扶住,抽出一只手后他背上的莱戈拉斯就往下滑了。事实上他本来也不能算是“背”,而是把莱戈拉斯放在背上“拖”。奥斯卡回头望去,刚才那阵地动山摇现在只剩轰鸣的回响远远传开,绕树不绝,脚下也没有任何不安定感,地裂的可怕纹路蔓延到离奥斯卡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

奥斯卡看了看周围,还是把已经挂不住的莱戈拉斯先谨慎放到树下靠树干坐好,然后往开裂的土地走去。

以洞口为中心,周围方圆三百尺内全都出现了严重的塌陷,连洞口背身也榻得看不出原样了,跟其他地方一样只是土块,碎石和草垛而已,再加上因低地裂倒下的参天大树,有不少树干都断裂倒在坑中。中心部分陷得最深,比原来的洞口位置还要低得多的多,可以说塌成一个深深的大坑了。

但即便如此,也不够深。

深入坑洞其中的奥斯卡,甚至那是怎样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哪怕没有那个时间裂隙,也不止眼前这个大坑这么点深度。

这是……怎么回事?是他的认知了偏差吗?

突然,他听到了背后某个遥远的地方传来了马匹的嘶鸣声。

有援军吗!

奥斯卡立刻冲着嘶鸣声传来的声音望去,只见林中远远出现一抹白色,接着便能看清飞扬的雪白鬃毛。

那是——

奥斯卡整颗心都雀跃起来了,他想都不想就冲向那匹朝他飞奔而来的白马,一边跑遍喊:“阿莱斯——!”

一人一马很快就缩短了距离,奥斯卡忍不住又开腔:“是你吗阿——呜噗!”

当胸被马蹄踹中的奥斯卡往后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嗯……还是熟悉的马蹄子,是阿莱斯没错。

奥斯卡扶着屁股刚坐起来,头上一片阴影飞速接近,一声轰响后一只巨蜘蛛从天而降砸在地上,仿佛地面都抖了三抖。

阿莱斯掀起蹄子调转马头勉强避开了蜘蛛,就在奥斯卡正想着怎么去救阿莱斯时,那只蜘蛛却突然掉头,奥斯卡发现蜘蛛头的目标也不是他,而是——

不行!!

巨蜘蛛抬起八足刷得朝树下的莱戈拉斯冲去。

奥斯卡抖了下肩将亚特大从背上退到胳膊上,两手握住剑柄直接冲向大蜘蛛。

来得及,时间还来得及。

他并非直直以最快路径半路杀出,而是朝莱戈拉斯所在飞奔而去,挡在跟前。

眼睑大蜘蛛飞快逼近,奥斯卡默默积蓄起肌肉力量,摆正身位,脚底踩实。

近了,近了。

距离……够了。

奥斯卡将剑柄握的不能更紧,蜘蛛近在眼前,剑身发出风的呼啸戳向前去。随着一身皮肉涨开的黏腻声响,全速冲刺的大蜘蛛被亚特大戳歪了头整个上半身往后翻过去,然而没等它真正倒地,奥斯卡往前两步一记下砸又将蜘蛛脑袋拍烂在地上,砍成了两半,脑浆溅在了奥斯卡的腿甲上。

他喘口气回头看去,还好,莱戈拉斯没被碰到。

阿莱斯跑到奥斯卡身边将粗重的鼻息喷在主人锃光瓦亮的头盔上,奥斯卡转身拍拍他的脖颈笑道:“虽然你又用能死人的力道踹了我一脚,但我还是要感……”

谢字还没说出口,奥斯卡突然听到周围传来接连不断的重物落地闷响,还要窸窸窣窣,令人不适的细碎声音。

他向四周看去,转了一圈后确认,他们被巨蜘蛛包围了。

=========================================

那么问题来了:背负叶子逃命的奥斯卡到底负重多少

夢_裡_村

《鏡魔夜契》三十四. *相思囹圄_01 【埃尔隆德X瑟兰督伊】

第三章 林頓--#思過 篇--

--------------------------------------------------------------------------

     ——小小一扇鐵窗,鎖不住情意萌生,也鎖不住春光暗訪——

日復一日,牢獄中的諾多守著囚門,渴望能盼來他的金髮天使⋯⋯

聰明絕頂的他大概被思念沖昏頭,都忘了——既是天使,又怎會循著凡俗的途徑來訪呢?

自帶羽翼的他,當然是從天而降啊~

 ⋯⋯⋯⋯⋯⋯⋯⋯⋯⋯⋯⋯⋯⋯⋯⋯⋯⋯⋯⋯⋯⋯⋯⋯⋯⋯⋯⋯⋯⋯⋯⋯⋯⋯⋯⋯⋯⋯⋯...


第三章 林頓--#思過 篇--

--------------------------------------------------------------------------

     ——小小一扇鐵窗,鎖不住情意萌生,也鎖不住春光暗訪——

日復一日,牢獄中的諾多守著囚門,渴望能盼來他的金髮天使⋯⋯

聰明絕頂的他大概被思念沖昏頭,都忘了——既是天使,又怎會循著凡俗的途徑來訪呢?

自帶羽翼的他,當然是從天而降啊~

 ⋯⋯⋯⋯⋯⋯⋯⋯⋯⋯⋯⋯⋯⋯⋯⋯⋯⋯⋯⋯⋯⋯⋯⋯⋯⋯⋯⋯⋯⋯⋯⋯⋯⋯⋯⋯⋯⋯⋯

      那天,首次見到漿果被擲進窗來的時候。埃爾隆德Elrond還火大是哪個落井下石的渾蛋在惡作劇!當搖搖欲墜的影子攀在窗外時,他想都沒想⋯使勁就回拋漿果予以反擊!「——哎喲~ 痛!」(⋯赫?!這聲音是⋯?我不是在作夢吧?)

瑟蘭Thrandy?」

埃隆El?是你嗎?!」接著從窗外垂進了一組繩梯⋯⋯埃爾隆德Elrond立刻攀登而上。

「我終於見到你了!埃隆El⋯」 

一道小小春光,自鐵窗翩然降臨,燃亮了寂暗囚室⋯⋯

才被埃隆El回擊敲中的瑟蘭Thrandy,一見到諾多,連該發作的脾氣都忘了,只一臉狂喜,緊握埃爾隆德Elrond的雙手。埃爾隆德Elrond則⋯⋯呆望這位喘吁吁的綠林驕子,驚喜不自勝,又不可置信。

想不透這般孤高的囚塔,瑟蘭Thrandy是怎麼上來的?莫非他真生了對翅膀?

 「⋯哈⋯我就攀著⋯這樹上來的⋯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他笑著拭去頰邊的漿果汙漬和汗珠,話卻說得接不上氣。

(是麼?⋯  ) 埃爾隆德Elrond 注意到了——春天殿下用料講究的襟袖⋯都被樹枝勾紗扯裂了。一雙細緻的手心也變得札人,原來裡頭佈滿傷痕。

「書蟲你在這裡好嗎?會冷嗎?要我給你帶些什?麼⋯⋯醫典還是史籍? 」瑟蘭Thrandy叨叨碎碎的唸了些什麼⋯埃爾隆德Elrond後來都聽糢糊了⋯,

總之,全都是久違的、甜得發膩的暖意⋯⋯。

他覺得喉頭直發緊,想說句話卻發不出聲,胸口熱烘烘的⋯突然一股酸楚湧上來⋯⋯⋯⋯

「啊啊~ 你怎麼了埃隆El!?」「⋯⋯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你受苦了!」不知道為什麼,春天殿下看起來似乎被嚇著了。

直到殿下那冰冷的指尖觸到自己頰上的熱淚時,埃爾隆德Elrond才明白發生什麼事,他很快的擦乾淚跡,反過來握住瑟蘭Thrandy的手,故作瀟灑:

「大驚小怪什麼?還不是被你沾上的花粉給刺激的!」

「再說少了你成天的折騰,我可是清靜自在多囉!」

 ⋯⋯⋯⋯⋯⋯⋯⋯⋯⋯⋯⋯⋯⋯⋯⋯⋯⋯⋯⋯⋯⋯⋯⋯⋯⋯⋯⋯⋯⋯⋯⋯⋯⋯⋯⋯⋯

♦愛苗燃枝

雨季了~他臨到時,眉睫髮稍都掛著雨露;冬日裡,又披來一身銀霜。

維拉呀~若不是怕驚摔了他,埃爾隆德Elrond真想以熱吻解凍他慘淡的冰唇,表白訴說自己熾烈的心意。

他比初見時更似一位天使⋯⋯

然而,緊握天使的手心遠遠不夠,埃爾隆德Elrond 伸出手去,想替他拂去鬢間紛霜⋯⋯⋯

「Thrand⋯⋯」趨近的吐息交融成迷霧繚繞,不自由主⋯彼此的唇瓣被牽引到最危險的距離。悸動的心脈說明這已非幻象⋯⋯,

諾多的指尖掃過那可愛的羽睫,雪絮為之顫落⋯⋯當天使本能的闔上雙目時,埃爾隆德Elrond他僅存的自制、理智的高牆–——瞬間就瓦解了!

不管了,該來的命運都交由維拉作主~答案就讓這一觸即發的吻來揭曉吧⋯⋯⋯

「哈啾———!」冷不防一道寒風襲來,瑟蘭Thrandy因驚慌而下滑⋯⋯⋯

「小心!」幸而諾多即時攬住他,順勢讓重心全撞進自己懷裡⋯⋯⋯。倘若世界就此靜止就好了⋯⋯。

「沒事!」金髮天使一秒掙脫諾多的緊擁,刹那間他把自己的情緒收斂得不著痕跡,都是可惡的冷風來攪局,才驚熄了初燃的愛苗!

「失禮了,請多保重,我得離開了」冷冷的清眸,淡淡的道別。

 自那日之後,天使沒再降臨——。 

倒是,那居心叵測的腳步,悄悄來到了鐵窗下打量⋯⋯⋯⋯

「" 這枝幹⋯⋯太干擾一個自省者的清靜了 " 。」

 

-----------------------------------------------------待續

※這下想不患上相思病都難。

※埃隆說清楚!春天殿下怎麼 "成天折騰"你的~😚(村長一定錯過什麼大事惹!)

 


子衿

我光荣入坑了!!!😭😭我爱中土。

(p1莱格拉斯 p235索博 p4暮星阿尔玟

我光荣入坑了!!!😭😭我爱中土。

(p1莱格拉斯 p235索博 p4暮星阿尔玟

伊藤誠に

PTSD后的魔鬼脑洞

沉睡魔咒2给我这种教母公主cp粉一刀

(就好似今年复联四盾冬党当场去世)

我现在疯了,我要甜回来

故事线在2中间部分,私设王子是隔壁阿拉贡

(我知道长得不像,但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说他是阿拉贡他就得是阿拉贡)

CP是malora和al

今天晚上发出来

就这样,今天我是暴躁姐妹

沉睡魔咒2给我这种教母公主cp粉一刀

(就好似今年复联四盾冬党当场去世)

我现在疯了,我要甜回来

故事线在2中间部分,私设王子是隔壁阿拉贡

(我知道长得不像,但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说他是阿拉贡他就得是阿拉贡)

CP是malora和al

今天晚上发出来

就这样,今天我是暴躁姐妹


穿越时空的笛声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文链接见评论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文链接见评论

夢_裡_村

【星夜廻廊】一四五. 諾多至高王的試煉 【星/蘭】【All瑟兰迪尔】

【星夜廻廊】第6章 最後同盟--#魔王的暗棋·篇--*諾多至高王的試煉 

---------------------------------------------------------------------------- 

    終於,自己就要走入敵軍心臟了····

(可那一個諾多就不是那麼好對付了!) 瑟蘭Thrand想著想著,突然些許緊張起來⋯⋯細心的黑髮諾多喚了好幾聲後,金髮精靈才回過神。

「和我一同入帳吧⋯⋯」年輕的諾多傳...

【星夜廻廊】第6章 最後同盟--#魔王的暗棋·篇--*諾多至高王的試煉 

---------------------------------------------------------------------------- 

    終於,自己就要走入敵軍心臟了····

(可那一個諾多就不是那麼好對付了!) 瑟蘭Thrand想著想著,突然些許緊張起來⋯⋯細心的黑髮諾多喚了好幾聲後,金髮精靈才回過神。

「和我一同入帳吧⋯⋯」年輕的諾多傳令官,把負傷者引進入帳內⋯⋯

埃爾隆德Elrond注意到了——當這個辛達精靈一出現時,自己最崇敬的諾多至高王吉爾加拉德Gil-galad⋯他的眸光瞬間放亮,全凝聚在這位意外訪客身上,久久未能移開⋯⋯⋯。

年輕的金髮精靈,靜候著王者的審視,那份從容自若,讓吉爾加拉德Gil-galad

更加篤定了心中定見——昔日摯友,想必正以他特立獨行的方式⋯投入這場戰局了!吉爾加拉德Gil-galad費了少許時間來平復心中激動。

⋯上回見到這孩子,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歲月無聲,著實叫人害怕⋯⋯。

為了一解陷入膠著的氛圍,黑髮諾多就算沒有十足的把握,還是硬著頭皮出聲引見:「⋯陛下,這位是⋯⋯」至高王卻以手勢示意下屬稍安勿躁,金髮精靈這時開口了:「繞了這麼長的路⋯終於得以見上您一面了,吉爾加拉德Gil-galad陛下!」至高王也頷首回應後輩的行禮:

「密林王歐羅菲爾Oropher之子——瑟蘭督伊Thranduil  ! 」「殿下別來無恙?」埃爾隆德Elrond這才真正鬆了一大口氣。

稍事禮節上的應對後,吉爾加拉德Gil-galad掃視了下密林殿下的傷勢,便示意閒雜人等離帳。「埃隆El,你也暫且迴避。」 

諾多傳令官沒料到會如此⋯,他怔了怔,才頗不甘心的應喏,轉身時還不太放心的回探⋯正對上辛達那帶有陶侃意味的一瞟——似乎在取笑自己:「其實你也沒那麼被主上看重嘛!」

倚著榻邊寬衣,讓至高王能好好檢視露出的傷口,金髮精靈很快覺察到——這會獨處了,吉爾加拉德Gil-galad反倒刻意避開與自己對視,刻意得⋯簡直是"欲蓋彌彰"呢~

諾多至高王——最後同盟(Last Alliance ofElves and Men)陣營中的最高統帥,眼下這位就是常引燃雙親齟齬的那個傢伙——愛仁尼安Ereinion?就算密林參戰,估計父王才不會屈從他的指揮呢!

瑟蘭Thrand 仔細打量眼前這位氣度恢宏的王者,心裡止不住盤算——

色欲對歷經數千年的精靈王者而言⋯應是早已淡然,更何況還是位尊貴的"持戒者"!但必竟,沒有行渡千年不留水痕的船,總能讓自己找出個縫隙來⋯⋯插下一枚取其性命的"暗針"吧!

吉爾加拉德Gil-galad陛下⋯⋯」年輕精靈 的提問緩解了帳裡的生疏與沉默:「像您這樣一位"王的後裔"( Scion of Kings )(註1.),為何一直堅守獨身呢?」

諾多王依然只專注在傷口上,沒理會金髮辛達的冒眛。

「莫非心有所繫,卻不可得?!」仰視的蒼色雙眸逼人,緊追不捨⋯

吉爾加拉德Gil-galad顯然一怔,他停下看了金髮精靈一眼,無奈一笑,卻忍不住腹誹:(歐羅菲爾Oropher這寵兒開囗竟如此有失分寸!)

瑟蘭Thrand 本沒打算放過,但諾多王摘下手套的一刻⋯⋯眼前的湛藍深深引懾住他的目光

維雅(Vilya)!傳說中的"氣之戒"?」

(索倫Sauron說得沒錯,果然在他手上⋯⋯看來諾多王要用它來幫自己療傷呢!)

 

「據說 ,維雅(Vilya)是精靈三戒(Three Rings)中最強大的是嗎?」

諾多王點了點頭:「 維雅擁有治癒及保護的力量,你現在正好可以親身體驗一下這恩賜神物。」

維雅(Vilya)海洋般深邃的藍光⋯漸漸靠近精靈臂膀上猙獰的傷口,瑟蘭Thrand 逐感受到一股灼意⋯⋯

「那麼⋯⋯若拿它與 "至尊之戒(One Ring)" 來較量⋯⋯」灼燒感愈益強烈,讓辛達無法完成他的疑問。在吉爾加拉德Gil-galad驚於聽見那邪惡名號的同時⋯⋯負傷的精靈突然痛聲叫喊:「好痛!快停下來!!」

藍色光芒觸到他傷口的地方都燃起青色火苗,諾多王第一次見到這般異狀,面色轉眼凝重,心中不由諸多猜想⋯⋯

 「不!不要!夠了!⋯」金髮精靈從榻上彈起來,掙扎的想奪回自己的手臂——

吉爾加拉德Gil-galad卻一掌將他制回榻上⋯⋯。話說帳外豎著耳的埃爾隆德Elrond

⋯聽得可心急了,但又不好衝進帳去。

漸漸的,原有的痛喊,成了哀鳴,金髮精靈最初的那份驕縱氣燄消失得無影無蹤⋯⋯。

到後來,只見他軟倒在諾多王懷裡輕顫⋯髮絲凌亂、淚盈著雙眼的模樣⋯見者猶憐。吉爾加拉德Gil-galad沒發現自己的目光再也離不開這名年少精靈,他看進那雙蒼眸、回到那刻生死分離的訣夜(註2.)⋯⋯即使是強大如維雅(Vilya)也治不癒、挽不回至愛性命——成了他一生的悔恨;一世的懸念。

想至此吉爾加拉德Gil-galad不由更加攏緊掌中單薄的臂膀⋯⋯。懷裡的精靈順手勾來⋯幽幽問道:

「我真的——那麼像"她"嗎?」以一種極盡曖昧的口吻⋯⋯

「你到底在說什麼?!」至高王惱怒自己的心事被窺中!

「身為王子竟如此無禮!」

「諾多王陛下看我的樣子才更無禮!」

「你⋯⋯」金髮辛達沒給他說教的機會,迎著唇⋯封緘了王者舌尖上的斥責——

舌探如焰,不放過每寸燃點!封印了千年的冰峯也被挑逗成火山!

( 是"誘餌"!—— )

遲疑了片刻、棧戀了片刻⋯⋯吉爾加拉德Gil-galad

終是吞下這枚誘餌—— 原來她是這般滋味啊⋯⋯!代嚐著錯失一生的一吻⋯⋯她的面頰冰冷依舊;她的金髮柔依舊。引人遐思了千年的膚觸——此刻掌中盡流連⋯。(註3.)

執於獨身為誰?——當約定早己粉碎;千年孤寂又何奈?——又誰能取代? 

誰能取代"?——瞬閃即逝的痛,刺醒了吉爾加拉德Gil-galad

的耽溺!

「你不是她!」用力推開,這少年卻緊糾住至高王不知何時被解開的衣襟。

「"她"是誰"?是我Nana嗎!?」方才勾人的眼神全變了!

吉爾加拉德Gil-galad扭開臉,卻避不開金髮精靈的咄咄逼人——

「我Nana怎麼死的?你知道真相對不對?!真兇到底是誰?!」

「要嘛回答我!要嘛讓大家都見到我倆現。在。的。樣。子——!」金髮精靈跨坐的雙腿⋯緊扣在諾多王腰際。

「⋯試想,您這位獨身自律了千年的王者,將會淪為什麼樣的風評呢?呵呵呵呵⋯⋯」「放肆!竟敢在我族領地⋯作如此低下的要脅!」

金髮辛達全然無視威嚇,吉爾加拉德Gil-galad彷彿見到一頭兇狠小獸⋯他帶著傷勢,不惜性命也要在纏鬥中爭出勝負!這點倒是⋯頗有乃父之風(歐羅菲爾Oropher)。

「給我聽好!孩子 ——你母后她至死都想保護你!而你卻自甘墮落!」

帳外已經沸揚,吉爾加拉德Gil-galad只能加重擺脫糾纏的力道!

「這回你休想撒手了之!怕什麼?就讓他們看啊!」這辛達小獸緊咬住了要害就不放!

瑟蘭督伊Thranduil !你不配為她復仇!你的行徑只會令她蒙羞!」金髮精靈非但沒被吉爾加拉德Gil-galad的怒斥擊退,反而臨死一搏般再度咬上他的唇!

眼看帳簾即被掀開,情急下吉爾加拉德Gil-galad一手扯住金髮,一手鉗住其咽喉——全面失控!皮膜撕裂、器皿破碎、擲地重摔、來人驚呼!——所有聲音都重疊著在王帳裡炸開!連燈火也瞬滅數盞!

微光間,幾縷金絲縷緩緩飄落⋯⋯埃爾隆德Elrond的視線裡—— 

一位是他崇敬的諾多至高王,一位是他掛心的辛達王子⋯⋯

——這番殘喘、衣衫凌亂———縱有再繽紛的想像力⋯也不敢去推演裡頭的情節!埃爾隆德Elrond慶幸自己即時阻擋了帳外的眾人! 

當他以眼神質問諾多王,企盼一個合理的說法,等來的卻是極不尋常的靜默。

伏地喘咳的身形狼狽爬起,晦暗裡⋯依然能看見金髮辛達的裸裎、淤傷、抓痕、淚光與怒目⋯⋯。埃爾隆德Elrond貼心的為其裹上斗篷,卻遭他忿忿扯下,用以拭去唇角的淌血後再狠狠甩棄!拂袖離去。

諾多懦夫!」是吉爾加拉德Gil-galad

在今晚唯獲的一句罵名!埃爾隆德Elrond欲出帳追去的意圖⋯被主上嚴厲制止

 

———「離密林殿下遠一點!他很危險,他已深陷黑暗!」

 

------------------------------------------------------------待續

 (註1.)「王的後裔」Scion of Kings 他的自選封號為「愛仁尼安」(Ereinion),意為「王的後裔」Scion of Kings。後來才易名為吉爾加拉德。

 

(註2.)八十二.第3章 密林鎖記---#星隕·篇--*維雅(Vilya)的處方_01心碎的父子+_02封印過往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eed407ba


(註3.)七十四. 第3章. 密林鎖記---#春回·篇---*雙子花園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ee870774

 


阿比

第二年買Tolkien Calendar ❤
明年是The Hobbit 🌿(今年是The Fall of Gondolin~)
2020年配一個新journey,會不會太巧了😍💕

最近的我充滿了Hobbit的能量😂(秋天的能量(?))~穿衣服都是土黃配墨綠,上山撿了一堆松枝回家擺設,每天傍晚都擺一鍋湯或者鹵水在煤氣爐上燉,在小雨的秋夜點著蠟燭聽著鍋裡的咕嚕咕嚕聲寫東西📚

你的秋天過得怎麼樣?天黑早了,要保持忙碌,預防季節性抑鬱哦😌❤

第二年買Tolkien Calendar ❤
明年是The Hobbit 🌿(今年是The Fall of Gondolin~)
2020年配一個新journey,會不會太巧了😍💕

最近的我充滿了Hobbit的能量😂(秋天的能量(?))~穿衣服都是土黃配墨綠,上山撿了一堆松枝回家擺設,每天傍晚都擺一鍋湯或者鹵水在煤氣爐上燉,在小雨的秋夜點著蠟燭聽著鍋裡的咕嚕咕嚕聲寫東西📚

你的秋天過得怎麼樣?天黑早了,要保持忙碌,預防季節性抑鬱哦😌❤

穿越时空的笛声

【ALVO】Explore试阅部分

现实向,长篇

部分灵感源自只是当时,先发一点,如果大家觉得还凑合的话我就继续更了。


我求索我得不到的,我得到我不求索的。

                        ——泰戈尔

试阅部分

这是奥利和维戈的第一场戏,维戈说台词时眉宇间透出的英气与阿拉贡竟有几分相似,奥利突然明白彼得为什么临时换了演员——相比之下上一个过于年轻,体现不出阿拉贡的沧桑感。

戏份结束后,便开始...

现实向,长篇

部分灵感源自只是当时,先发一点,如果大家觉得还凑合的话我就继续更了。


我求索我得不到的,我得到我不求索的。

                        ——泰戈尔

试阅部分

这是奥利和维戈的第一场戏,维戈说台词时眉宇间透出的英气与阿拉贡竟有几分相似,奥利突然明白彼得为什么临时换了演员——相比之下上一个过于年轻,体现不出阿拉贡的沧桑感。

戏份结束后,便开始了之前说过的马术课程,马果真是通人性的动物,几次下来奥利已经掌握了技巧,骑着马四处晃悠,维戈拿着相机转向奥利,后者对着镜头摆出pose。

地上都是树叶投下的阴影,太阳就要落山,夕阳将维戈的头发染成金色,像电影里的滤镜,他带着的暮星宝石,也一起染成夕阳的颜色。

那天维戈拿起相机,给奥利拍了张照片。

多年后奥利才在维戈的相册里发现这张旧照片,而此时他正冲着镜头笑的灿烂。


Arringa

Úmëa Ná

Ai!Ran mai,ve róma únótima

mauyëala silimallon 


Cenuvantë

raumo i túlala i vilyallo 


Manan náca nye?

an Atani nantë morello 


Hendentat lócëova 

úmië ar ringello 


Ninqui nantë

furuva...

Ai!Ran mai,ve róma únótima

mauyëala silimallon 


Cenuvantë

raumo i túlala i vilyallo 


Manan náca nye?

an Atani nantë morello 


Hendentat lócëova 

úmië ar ringello 


Ninqui nantë

furuva lambenta intello 


Cala únanwa 

cenintes ve Ardallo 


Felin naiqua ten 

mettassë oantë lá hendu 

阿谭

【中土传火记】第104章——*生路*

*《中土传火记》目录*


奥斯卡不得不集中起全部精神,仔细观察脚下的地面。坍塌过后的山谷内侧地板变得相当不友好,崎岖不平不说还全是形状不规则的碎石,路面特别扎脚。走着走着他就不得不伸出双臂维持平衡,或者随时准备扶住什么东西免得摔在地上,那光是想想都觉得疼。他们中最轻盈的莱戈拉斯在最后头殿后,他也只能看着前面一个不死人一个迈雅走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的,除了缓慢推进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说起来奥斯卡刚开始走这种路的时候还期待迈雅能有什么神奇的法术减轻这种窘境,然而并没有。

果然是他想太多了。

就在奥斯卡实在忍不住想抱怨时,翻白眼时冷不丁瞥见一抹火光。

莱戈拉斯正在举高火把观察头顶,猝不及防...

*《中土传火记》目录*


奥斯卡不得不集中起全部精神,仔细观察脚下的地面。坍塌过后的山谷内侧地板变得相当不友好,崎岖不平不说还全是形状不规则的碎石,路面特别扎脚。走着走着他就不得不伸出双臂维持平衡,或者随时准备扶住什么东西免得摔在地上,那光是想想都觉得疼。他们中最轻盈的莱戈拉斯在最后头殿后,他也只能看着前面一个不死人一个迈雅走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的,除了缓慢推进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说起来奥斯卡刚开始走这种路的时候还期待迈雅能有什么神奇的法术减轻这种窘境,然而并没有。

果然是他想太多了。

就在奥斯卡实在忍不住想抱怨时,翻白眼时冷不丁瞥见一抹火光。

莱戈拉斯正在举高火把观察头顶,猝不及防撞上突然停住脚步的奥斯卡。

“哎……!”

莱戈拉斯这一声把最前面的欧罗林都惊着了,他转身就看见奥斯卡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右上方某个地方看。

他凑过去也看了一眼,发现有房离地面半人高的地方,某个洞口里闪着似有若无的火光。

奥斯卡二话不说跑了过去,路上还绊了一跤,尽管火把照明范围达不到他也义无反顾扑向那一团虚幻的火光,直接扑在乱石堆上。

欧罗林非常确定他听到了头顶某处地方传来的石头松动的声响,不由得喉咙发紧。

然后奥斯卡开始扒拉挡路的石头,不死人果然气力惊人,比一个成年蜷起来还大的石块他扒拉两下就移动了往外滚出来,同时这一块石块上边顶着的另一块石头也开始滚动。

“小心!”

莱戈拉斯刚喊出声就听得一阵危险的咕噜声,他违背了求生的本能往前探出火把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短短一瞬间内心跳快得都要突破胸膛了,然而骚动发生也是眨眼间的事,就在剧烈摇曳的火光终于稳定下来照明了眼前的景象。

那个之前只是露出一丝红光的洞口已经大到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螺旋剑了,原先堵在洞口附近的石块滚落下来,上一块顶着下面一堆小石头,而奥斯卡正用双手扶住上面的巨石,屈着双腿靠下身强行挡住,不让石头继续滚出来。

莱戈拉斯仿佛看到他膝盖抖了一抖。

“你……没事吧?”莱戈拉斯谨慎地举着火把靠近过去问,奥斯卡摇摇头闷声答:“你们别靠近,我……我很快解决。”

“算了吧,你打算把自己搞成雕像吗?只有那样才能保持现状让这鬼地方不塌掉。”欧罗林摇摇头说,“不过这个地方似乎比我想的要稳固,我们可以试试稳住这些蠢石头。”

于是不等奥斯卡发表意见,他们两人一起上前,先把各自的火把插进石缝里然后一齐上手推动石块。虽然他俩的力气不如奥斯卡,但也比一般人强得多,三人一道慢慢让这堆石块顺势滚下,再来点“添砖加瓦”的人为巩固,总算把这一堆石头稳了下来,不再乱滚,还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斜坡通向篝火。

“别冲动,小伙子。”欧罗林取下火把正准备爬坡的奥斯卡跟前说,“这个地方很不稳,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刚刚一直有什么东西塌掉的声音,我希望我们不是在作死。”

于是三人静默了一会儿,直到死寂快要让人无法忍受时,欧罗林才耸耸肩,抬了抬下巴示意奥斯卡随意。

于是奥斯卡三步并作两步爬上石碓钻进篝火洞中,进去了之后他发现,这篝火真就差那么一点就被砸了。他也不知道篝火被砸会是什么样的,但是眼前这个底座都已经歪斜,螺旋剑更是歪的厉害,顶端差一点点就碰到上方的石头,这还是一个他点过的篝火,白灰上跳跃着小小的火焰。

奥斯卡舒出一口气,像个高龄老者一样僵硬地坐到篝火前。

就在他刚刚坐下瞬间,三人听到头顶传来轰隆一声闷响,碎石稀里哗啦地往下坠,虽然三个人都相当地慌但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只是紧张地站在原地,落了一头灰。

地面摇晃了片刻后,众人只是感到身上被七零八落的小石块砸得挺疼,之后安静下来之后倒是没有后续发生了。

奥斯卡半跪在篝火边上,伸出双手保持平衡,保持这个姿势僵住了好一会儿,然后似有若无的叹口气说:“知道吗?我觉得你们离开我行动比较好。”

“别说傻话了,”欧罗林看着奥斯卡重新坐下严厉斥道,“没能把你们两个都带出去我的任务就算失败了。”

“不,你不明白。”

奥斯卡这句话说得相当小声,只有耳朵相当敏锐的莱戈拉斯听见了。

“我说……”

莱戈拉斯比了个手势阻止了不耐烦的欧罗林,自己来到洞口扶着石块问那沉默的影子说:“又想起安德了?”

“还有艾斯黛尔,”奥斯卡头也不回地低声答,“她还不如瞎着好。”

“你没法替他们受苦,至少尽力了。”

“安德一直想跟着我,经常跟我保证他比我见过的所有侍从都能干。”

“你……拒绝了?”

“……嗯。”

沉默良久奥斯卡就憋出来这么一个字,因为如果要进一步解释的话难免要说漏嘴了。他就必须要说到,当初他被人举报不得不离开南卡兹堡时,他的未婚妻恳求他带上另外两个不死人,都是孩子,其中一个就比安德大个一两岁吧。都是中了不死诅咒无处可去躲在乡下的,老伯爵深知正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想把这两个烫手山芋交给奥斯卡带走。莱斯利小姐并不能完全参透她叔叔的意思,她认为这是一件积德的善事,想让奥斯卡照顾这两个只会干活伺候老爷的少年,说不定在某个不确定的远方有他们的新出路。

在她眼里他是个英武善战的骑士,救助一两个孩子当然不在话下。她不知道为了那场必须奥斯卡刻意经过了一个月的艰苦训练,最严重时发生过肋骨断裂的意外。“必须在骑枪比武大会上拔得头筹”是他父亲为了给未来亲家留下好印象给他定的目标,他若是做不到,父亲一定会“让他后悔”。并且他的大哥好心地放弃了参赛名额让给一个乡下来的下级骑士,否则的话,拔得头筹的一定会是他大哥,吸引全场女性目光的也只会是大哥。

然后其中一个被巨魔捶成饼子后,再复活就变成没有意识的活尸了。要不是奥斯卡突然被他攻击也不会知道。他只能亲手剁了那家伙——这倒不难,唯一的问题是,跟安德年龄差不多的那孩子从头到尾都在一旁见到一切,他完全被吓傻了,尽管后来奥斯卡吸取了教训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他,他还是被这畸形的世界和扭曲的万物搞崩溃了,尽管比他的伙伴幸运点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可他还是疯了。

疯了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了之后直接变成活尸然后被奥斯卡撞见杀掉,当然,他们俩都无法彻底消灭,就像奥斯卡本人。

“好吧,不管你现在走不走,我有个提议,”欧罗林举起一根手指说,“再坐一下那个篝火。”

“……啊?”奥斯卡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莱戈拉斯也一时没反应过来欧罗林要做什么。

“快点,就坐一下,把你的屁股放在那堆篝火前面,我只是证实一个猜想,一个很重要的猜想,快。”

奥斯卡看了看同样一头雾水的莱戈拉斯,就如欧罗林所愿一屁股坐了下去。

熟悉的焕新感,奥斯卡刚刚感受过火星伴随着嘭地一声轻响扑面而来,紧跟着的就是屁股下剧烈颤动的土地。

啥情况??

奥斯卡立马就又半跪起来,扶住一旁摇晃不停的墙壁,听到了从头顶,两侧,应该说四面八方传来接连不断的轰隆声响,紧跟着就是窸窸窣窣落下的碎石不断砸在身上。

而莱戈拉斯第一个注意到篝火洞下方刚才被奥斯卡挡住的两块巨石,以微妙的幅度开始歪斜。

“不好!”莱戈拉斯惊呼着发出警告,“快走!快下来奥斯卡!”

奥斯卡也没有迟疑,立刻一跃而起从洞里跳了出来,刚刚脚底触到地面,就听见背后一阵石块崩落的闷响。莱戈拉斯第一时间把他拉远了,站稳之后他回头一看,原先好不容易推开的通向篝火的洞口又被崩塌的石块堵住,连篝火的火光都几乎看不见了。

……心里拔凉拔凉的。

然而奥斯卡没有时间伤感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莱戈拉斯猛地推了出去,用力之猛以至于他仰面摔倒在地,差点砸在欧罗林身上。

“莱戈拉斯!”欧罗林冲着篝火方向吼了一声,另一只手把地上的奥斯卡提溜起来,令人定睛一看,很快莱戈拉斯就跃上阻隔在他们之间的巨石上,毫发无损,冲他们喊道:“拿上火把!快跑!”

奥斯卡伸手把一旁歪了的火把扔给莱戈拉斯,欧罗林早已火把在手,三人不再废话一句拔腿就跑。此时此刻他们每个都感到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崩塌中疯狂摇晃,他们能狂奔没有摔倒也是如有神助了。奥斯卡感到一前一后两个光源晃得太厉害了简直要把他眼睛晃瞎,根本起不到照亮前路的作用,他现在只能用尽全力调动全部感官跟上狂乱光影中欧罗林的影子。而欧罗林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能在这种情况下认得路,突然往左突然往右,几乎没有直线奔逃过很长时间,总而言之变更方向都是毫不犹豫的那种,可能这就是迈雅的神通之一吧。奥斯卡已经完完全全丧失任何方向感了,更别说还能借助过去的记忆辨清自己的方位,身上哐当作响的是不断砸下的石块,隔着这么厚的盔甲奥斯卡都能感到有些掉身上的石块相当大,可惜他真的没有余力去担心另外两个。

他们随时都可能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死。

不,那种情况会死的怕是只有莱戈拉斯。

想到这一点奥斯卡突然感到心里一凉,

“我跟你们说句实话吧!”突然前面狂奔的欧罗林扯开嗓子吼道,“我进来后发现这里的环境又改变了不少!”

殿后的莱戈拉斯吼着回应:“什么意思!!”

“那表示!我上一次离开后这里又塌过!!”

“那你现在还认路吗!!”

“我不知道!跑就对了!!”

现在莱戈拉斯跟奥斯卡心里都拔凉拔凉的了。

欧罗林刚刚吼完突然跳下一个落差极大的台子,奥斯卡刹车不及脚下一空直接面朝下摔了下去,后边紧紧跟着的莱戈拉斯倒是反应奇快稳稳落地——踩在奥斯卡身上。跑出去几步才反应过来回头把摔懵了的奥斯卡拉起来,继续殿后。

奥斯卡仍然没有机会说谢谢,如果说他们之前对路况的感觉只是崎岖难走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在不断往下,跑着跑着三人干脆都开始直接顺势往下滑,摔了也只能认命,这种事最终没有发生,斜坡尽头欧罗林奋力越过一个突然开裂的地缝,奥斯卡在它裂到自己搞不定之前也跳了过去,莱戈拉斯更是没有任何困难越过路障。

只不过这之后断裂的沟壑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他们眼睁睁看着地上裂开越来越大的沟壑的,考验反应的时候来了,越来越大的石块往下砸,混乱中也能很清楚听到砸地巨响的那种大块落石,还得应付脚下突然崩裂的地面,跳跃,跳跃,拐弯,撞石头,再跳跃,如此循环。奥斯卡开始绝望了,他们的命现在仿佛捏在一个喝醉了的暴君手里,可能一眨眼就没了。

他正沉浸在这种绝望情绪中时毫无准备地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欧罗林的背,这一次莱戈拉斯也没注意直接撞到奥斯卡,第一时间他抓住奥斯卡的围脖没有往后摔,奥斯卡则是慢一步扯住了欧罗林的兜帽,拽得这位神邸大叫一声:“你想谋杀我吗!松手!”

好歹是都站稳了,欧罗林身后一人一精探头一看,果然有一块堪比女墙高度的巨石落在欧罗林跟前挡住了去路。

“我想这就是上天的旨意了,”欧罗林拍着那挡路巨石说,“你们两个快翻过去,后面还有路,通向裂隙的路,很近了,近在眼前!”

“你该回去了对吗?”莱戈拉斯还是忍不住问了,“你还回得去吗?”

“我可是个迈雅,”欧罗林冲他眨眨眼说,“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快!行动起来!”

他们突然感到脚下地面前所未有剧烈地震了一下,接着开始往东倾斜。

奥斯卡果断单膝跪在巨石前拍拍自己的肩膀回头喊道:“来!”莱戈拉斯相当干脆一脚蹬上奥斯卡的肩继而踩上巨石,然后在不断倾塌平衡都难以保持的时刻一伸手就把奥斯卡拉了上来。

上去瞬间奥斯卡鬼使神差地扭头对后边的欧罗林说了句:“我们会再会的。”然后和莱戈拉斯一起跳了下去,奔向前方。

本来他们也没什么方向感可言,只是照着欧罗林的说法一直往前狂奔,这回变成了莱戈拉斯带路,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时候奥斯卡根本追不上狂奔的精灵。

猝不及防的,周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是莱戈拉斯手里的火把灭了。

一点不奇怪,甚至可以说早该发生了。

“操!”情急之下奥斯卡爆了粗口,“我瞎了!!”

“一直往前跑!不要停!”说话间奥斯卡感到莱戈拉斯抓住他的围脖喊道,“听我指示!”

在震耳欲聋的崩毁声和不断被砸的痛感中,奥斯卡像个瞎子一样闷头逃窜,能够感到莱戈拉斯拽着他脖子是唯一也是最有效的强心剂,很快他听到莱戈拉斯喊了一声:“跳!!”他想都没想,就使出吃奶的劲儿奋身跃起,跳向未知的对面。

嘭!

他感到自己打了个滚摔个狗吃屎,痛都是其次了,而且乌漆嘛黑的也没人看得到,最重要的是生门应该近在眼前了。

奥斯卡身下突然塌了。

他整个人随着破裂的地面往下坠,立刻悬空了整个身体,往前荡撞到石壁,没有继续坠入深渊是因为一只胳膊被人拉住了。

当然是莱戈拉斯。

“我抓住你了!”莱戈拉斯趴在边缘上声嘶力竭地大吼,嗓子已经哑了,“快上来!”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莱戈拉斯听到下方深渊的黑暗中传来一声清晰无比的:“不。”

刚刚还抓住他手腕的奥斯卡五指全都松开,他开始不能遏止地从他手中往下沉去。

=======================

今日奇观:不死人胯顶巨石x

夢_裡_村

【星夜廻廊】一四四. 幽靈現身 【ET】【All瑟兰迪尔】

【星夜廻廊】第6章 最後同盟--#魔王的暗棋·篇--*銀色幽靈_03

----------------------------------------------------------------------------

 循著吟唱,靠近死亡之地⋯⋯

為一睹"幽靈"回眸,諾多傳令官埃爾隆德Elrond連著等了好幾夜,等得像一個紀元那麼久⋯每每決意要衝向前攔下,卻又次次任那抹鎏金自眼前錯失。
這一夜,等候磨盡他最後的耐性——(今次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看清楚沼澤幽靈的長相"!)埃爾隆德Elrond這樣堅決的告訴自己,
他還沒能覺悟⋯全是因為自身累夜的"想像",才...

【星夜廻廊】第6章 最後同盟--#魔王的暗棋·篇--*銀色幽靈_03

----------------------------------------------------------------------------

 循著吟唱,靠近死亡之地⋯⋯

為一睹"幽靈"回眸,諾多傳令官埃爾隆德Elrond連著等了好幾夜,等得像一個紀元那麼久⋯每每決意要衝向前攔下,卻又次次任那抹鎏金自眼前錯失。
這一夜,等候磨盡他最後的耐性——(今次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看清楚沼澤幽靈的長相"!)埃爾隆德Elrond這樣堅決的告訴自己,
他還沒能覺悟⋯全是因為自身累夜的"想像",才造成現在的怯步,偏偏這似曾相識的背影又天生一副"引君入甕"的本事!

    終於,黑髮諾多鼓起勇氣,邁出他命運的一步⋯,
幽靈察覺了,驀然停下了它輕盈的步伐⋯,諾多也隨即停步。接著,它似乎興起回頭一探的念頭,緩緩的⋯作狀轉身⋯就要回眸⋯
埃爾隆德Elrond沒來由的心速加快,比初逢勁敵還要緊張⋯可他隨即失望了——

幽靈像是忽然嗅到危險,打消了回望,加快遁走,就如銀鹿那樣敏捷。埃爾隆德Elrond急了怕跟丟,貿然緊追,因而犯了打草驚蛇的兵家大忌——暴露了自身而不自知,且馬上遭到逆襲———

寒光乍閃!一抬眼——刀鋒已直指諾多毫無設防的咽喉!就此同時,年輕傳令官赤裸裸的心——被怦然擊中!

時光停格;萬籟噤聲,彷若一眼踏進了傳說——遇上了自己的"美麗安“Melian

這眉目、容姿、與氣度⋯一如月光凝聚而成的幻影,晦黯沼澤存在的意義,純粹只為將之襯托得愈加絕塵。那微微翕動的美好唇形,吐出的必定不是人間言語。
自負飽讀詩書的諾多,此時此景,竟然蒼白了辭彙⋯⋯
千百年後,他終才領悟到——這就是"一眼萬年",縱使追憶已惘然⋯⋯。

(醒醒吧埃隆El!別昏頭啊!這一定是魔窟的誘餌⋯惑亂人心的幻象!?)
(可等等,這雙眼睛我好像在哪見過  ?)不等他想起⋯⋯

「嘿你——!你在發什麼呆啊!快回我話!」冷冷逼問,刺破沈默!

「你是誰!還不報上名來!」

一回神,埃爾隆德Elrond才發現凌架在自已肩頸的利刃,已等候多時⋯。咄咄的逼問,更斬斷他累夜綺想。

(辛達語?和自己一樣是男精靈?舉止還這麼粗暴傲慢,根本不是什麼幽靈天仙嘛!)

「你又是誰?!"埃爾隆德Elrond略微推開刀鋒,没好氣的反問。他為剛剛自己神魂顛倒的窘態懊惱死了,也不顧什麼禮節了!
「⋯嗯,讓我猜猜——你是名"諾多"(Noldor Elves )?」「⋯林頓(Lindon )

來的?諾多至高王(HighKing of Noldor in Exile)麾下?」

「我是埃蘭迪爾Eärendil the Mariner之子——埃爾隆德Elrond,你是⋯?」

「我猜你是"辛達"(Sindar Elves)⋯欸?是從⋯⋯?」(對啊~這傢伙到底打哪兒冒出來的?)埃爾隆德Elrond納悶了,低調的裝束隱藏了可供判斷的訊息,但卻藏不住那渾然的貴氣天成。
「咦?我們是不是見過?」
林頓?⋯埃爾隆德Elrond ⋯⋯⋯?  」金髮精靈偏著頭左思右想⋯呵呵!還真讓他想起來了——孩提時是見過這諾多一次,就是那次被自己耍得團團轉的黑髮雙子之一嘛!(註1.) 至今想起⋯⋯(活該!誰讓他錯叫自己"公主殿下"呢?)⋯金髮精靈忍住了嘴角的上揚:「不記得!沒印象!」極其冷淡。

「少左右言他!你鬼鬼祟崇的一直尾隨我做什麼?」辛達的刀鋒再次抵上 。
「我只路過罷了,你才行跡可疑的很!」諾多反駁著,記憶中的一襲背影倐的閃過(註2.)

「我想起來了! 你是密林王歐羅菲爾Oropher之子——瑟蘭 ⋯⋯」

「閉嘴!」埃爾隆德Elrond好不容易才連結起來的訊息被叱喝打斷。

不想再聽見,——"瑟蘭督伊"Thranduil  。曾經美好的名字如今的肉中刺。不置可否的冷面下百感交集⋯⋯早放棄這個稱號許久,自己不配、更不再是密林之子。

埃爾隆德Elrond可不喜歡一直被這樣刃指,雖然並未感覺到真正的殺意,但對方也沒想鬆手的意思;這迫使他只能緊握刀柄,以待時機。忽然間,他嗅得一縷不尋常的氣息⋯是血!較之前更加濃烈!埃爾隆德Elrond循嗅而去,赫然瞥見——辛達持刀的手臂上的大片血漬⋯正浸透衣物漫延開來⋯難怪一直感覺抵著自己的刃身在輕微顫動!
「你負傷了!?」
金髮辛達稍一分神,握刀立刻被諾多趁隙劈開,痛得差點離手,惱得他皺眉怒斥:「卑鄙!別以為你能趁人之危取勝,我可不會輸給你!」金髮精靈被激怒而欲與之對決!黑髮的下一個動作卻令人大感意外——

只見他將武器一抛,雙手一攤:

「得罪之處請見諒,我來此只為破除幽靈傳言以穩軍心」

「此外,我是個"醫者",不是殺手!」
「你到底想說什麼?!」雖依然緊握武器,辛達的語氣明顯軟化

「我無法對傷者視而不見,請讓我看看你的傷勢吧!」

「不,我該走了!你就繼續獵殺你的的"幽靈"吧~諾多!我可不奉陪了!」

話才說完,突來的劇痛讓辛達叫出聲來!低頭一看,血水已經迅速自衣層裏狂滲出來,滴流不停⋯埃爾隆德Elrond略探了下傷口,!心中大驚⋯⋯絕非一般兵器所傷!只有獸族的殺器裏才飽含毒液!」

「你遭遇獸人攻擊?」
「我沒事!」那轉眼蒼白的臉上冒出大颗冷汗,金髮精靈逞能的樣子令諾多看不下去:「你需要即刻的醫治!」

「我才不信憑你能治好我的傷!」猛抽手,銳痛,差點逼出淚!

「開什麼玩笑!傷勢惡化得這麼嚴重,你想癈了這隻手?還是丟掉一條命吶!?快跟我走!我堅持!」

「你現在不走,等一會倒下後⋯我一樣把你扛走!」

「你⋯(−_−#)」

金髮精靈不得不承認,埃爾隆德Elrond認真起來還頗具威信的。便半遲疑的隨他去向諾多的營地。

⋯⋯⋯⋯⋯⋯⋯⋯⋯⋯⋯⋯⋯⋯⋯⋯⋯⋯⋯⋯⋯⋯⋯⋯⋯⋯⋯⋯⋯⋯⋯⋯⋯⋯⋯⋯⋯⋯⋯⋯

    一路上,互懷好奇的兩位逐熱絡起來⋯⋯⋯⋯⋯⋯

「當真?⋯你真的不曉得黑暗沼澤是生人勿近的"禁區"?」金髮辛達搖頭的模樣很無辜:「嗯⋯一開始我只是想清理傷口⋯才發現月夜沼邊——好似是我回憶裡的景致⋯不若外頭那片荒蕪。」

時而冷洌,時而天真,加上堅決不肯透露來歷,神秘的辛達讓諾多更加好奇了!

「我不想同伴擔心⋯要是被他們發現我負傷的話⋯⋯」

「放心,就算我埃爾隆德Elrond 技拙,我的恩師的醫術可是"無所不癒"!憑藉他"持戒"的恩賜定能治癒你!」

「是麼?"持戒"?」金髮精靈當然知道他指的是誰,心中竊喜,表面上卻佯作未識。

「殿下怎不記得了?曾經您一再至林頓求見,卻從來被拒於門外的"那位"啊!」(註2.)諾多狡黠的笑了:「這下正好⋯讓他沒有理由再拒絕見你⋯⋯」

(諾多所指的莫非是⋯督伊Duil?原來,他並非只無束手旁觀⋯⋯但那又如何?他終究不會赴約了⋯⋯)

埃爾隆德Elrond見金髮辛達黯然恍惚,不禁憂心:「殿下?⋯您還撐得下去吧!」

「別再叫我殿下!」「還有,今晚的事,千萬替我保密好嗎⋯⋯埃爾隆德Elrond?」金髮精靈求助的眼波⋯煞是動人,誰能說不?

「可是,你也答應我別再獨自待在沼澤,那裡多有險惡出沒!」

「險惡?那⋯⋯常在沼邊出沒的 "諾多" 算不算是其中一險呢?呵呵⋯⋯」

這一笑,殺傷力猶勝刀刃~直讓埃爾隆德Elrond心跳漏失一拍,機智如他,竟一時難以招架⋯⋯「啊?⋯算了⋯好吧,要我替你守住多少秘密都沒問題!」

年輕的諾多傳令官,忽然覺得心頭喜孜孜的,彷彿金髮辛達的信任,是一項過關斬將才能贏得的殊榮!

------------------------------------------------------------待續

(註1.)五十五. 第3章. 密林鎖記--- #密林驕子  篇---*奇遇_03.~樹屋裡的等候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5a6ac7

(註2.)一〇九.第4章 荊棘春蕾---#黑塔·篇--*謀戰_01諾多之憾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d5bfc76

※呵~ET一對頭畫風就驟變了!埃隆大人,你的這位"美麗安"好兇哦!

 



Dingzhou
夢_裡_村

《鏡魔夜契》三十三.*思過 【埃尔隆德X瑟兰督伊】

第三章 林頓--#思過 篇--

--------------------------------------------------------------------------

      早知道一回到林頓,埃隆El要面臨的將是一場無妄之災,自己就不會一路上都對他那樣冷臉相向的了——春天殿下在閉門思過中,懊悔不已⋯。

那夜荒唐(成年祭)(註)被刻意掩蓋,但至高王對於這次擅離林頓(Lindon)惹出來的事端仍十分不悅。不但有負綠林王歐洛菲爾Oropher所託,人還是被凱蘭崔爾Galadriel 的黃金森林那...

第三章 林頓--#思過 篇--

--------------------------------------------------------------------------

      早知道一回到林頓,埃隆El要面臨的將是一場無妄之災,自己就不會一路上都對他那樣冷臉相向的了——春天殿下在閉門思過中,懊悔不已⋯。

那夜荒唐(成年祭)(註)被刻意掩蓋,但至高王對於這次擅離林頓(Lindon)惹出來的事端仍十分不悅。不但有負綠林王歐洛菲爾Oropher所託,人還是被凱蘭崔爾Galadriel 的黃金森林那兒攔下的,簡直顏面掃地!

不知災禍將至的埃爾隆德Elrond,甚至以為自己可以幫春天殿下護航,而瑟蘭督伊Thranduil也不忘為守護者埃爾隆德Elrond辯解⋯⋯。不過最後,他倆還是各自受到了象徵性的懲罰。瑟蘭督伊Thranduil畢竟是客居的殿下,他最多被禁足。但是,身為自家人的埃爾隆德Elrond卻⋯⋯⋯

 「這不公平!我應當得到一次彌補過錯的機會呀~陛下!」

 至高王吉爾加拉德Gil-galad看黑髮諾多⋯⋯竟一反常態的自我抗辯,萬分訝異!他不由想搞清楚那個金髮辛達究竟改變了自己的愛徒多少?

瑟蘭督伊Thranduil殿下的安全是我的責任,我這次的作法或許太冒險,但不能就因而否定我守護他的能力啊!」

「我從未否定你的能力,只是現在的你,對綠林殿下的種種行為⋯⋯顯然已經失去客觀的判斷能力了!」

「作為守護者,你們走得太近!再這樣下去⋯對你倆的未來都會造成威脅!」。

「所以,我要解除你身為綠林王子守護者的任務!——從此刻開始,瑟蘭督伊Thranduil將不再是你的責任!」「一直以來辛苦你了,埃隆El⋯⋯。」

但焦躁已至極限的埃爾隆德Elrond,並不理會陛下要他退下的暗示,反倒直追急問:

「那現在誰來守護他?」至高王再也不回應他的質問。

 「告訴我您到底把他交給誰了?」埃爾隆德Elrond激動得幾乎要衝上王殿!同時間——御前侍衛的握刀一一離鞘示警!

埃隆El!」吉爾加拉德Gil-galad厲聲如雷,震醒了失常的黒髮諾多,他這才驚覺自己竟持刀犯上!

「帶下去!給我監禁起來!讓他好好清醒清醒!」至高王震怒的飭令下,埃爾隆德Elrond被當衆押解而去。~緊接著衝進王廳的是綠林殿下——誰也沒敢攔阻,他開口就為好友脫罪:

「陛下錯怪埃爾隆德Elrond大人了!惹禍的源頭是我,該受罰的也是我!陛下?」

吉爾加拉德Gil-galad沈默了許久⋯

「我之所以未責罰殿下,是因為殿下您還沒有作好承擔後果的覺悟⋯⋯。可是埃隆El不同,他要為自己的明知故犯負責。我亦沒有錯怪,這是他應得的懲告誡。」

至高王態度堅決不容情,瑟蘭督伊Thranduil沒想ㄅㄤ自己的任性會給守護者帶來如此牢獄之災,說情為果,他極其喪氣⋯⋯。

「權力伴隨義務⋯」吉爾加拉德Gil-galad雙手輕輕按上少年頹喪的肩,掌心如同他的話語一樣厚實而發人深省⋯⋯

「上位者偶一為之念頭——牽動的常是千軍萬馬、生死存亡⋯⋯」

「趁埃隆El反省的這些天,殿下正可以好好靜下心反思。相信您的父王亦會樂見您的成長。」

目送瑟蘭督伊Thranduil黯然離去的背影,吉爾加拉德Gil-galad把手上那封信件闔上後,嘆了長長一口氣——果然,信中所言確實不假⋯。

 

至高王桌面上的兩封快信,分別來自羅斯洛立安(Lothlórien)和大綠林(Greenwood theGreat )。

「兩邊都得顧及啊!」

「希望你能明白,我對你的期望,遠遠不僅於此啊,埃隆El⋯⋯。」吉爾加拉德Gil-galad邊自語邊輕撫他手中的風之戒維雅(Vilya),再次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待續

(註) 那夜荒唐(成年祭)→ 二十五. 第三章 林頓--#心囚篇 *成年夜祭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8c696f

※長輩們早就暗地裡看清一切,掌控一切,並極盡之所能聯手拆CP⋯⋯啊~可怕😱~!

 


当代高级英语辞典
Stacia✨

【诗歌/梦境】史诗落幕,传奇不朽


那时双圣树的光辉点亮日夜
纳国斯隆德王国尚存于世
多瑞亚斯的星光依旧闪耀
倘拉登谷中的贡多林美丽雄伟
魔苛斯的阴影笼罩中洲
贝烈瑞安德的战争连年不断
战士坟茔上青草如茵
努曼诺尔帝国的繁荣代代相传

双树陨落,光辉不再
纳国斯隆德陷入黑暗
多瑞亚斯覆灭
贡多林自背叛中陷落
魔苛斯被推翻,被隔离在世界之外
但黑暗犹存
努曼诺尔沉入大海
历史转变成传说
传说变成神话

如今霍比特人居住的夏尔宁静祥和
长湖镇的落日如血般赤红
罗斯洛瑞安的梅隆树透叶金黄
孤山中的矮人王国重筑辉煌
洛汗的骏马奔腾不息
刚铎的白城宏伟壮观
努曼诺尔的王室遗族仗剑策马
东方魔多暗影渐起
西方光明尚存
乌云也遮挡不住星光的...


那时双圣树的光辉点亮日夜
纳国斯隆德王国尚存于世
多瑞亚斯的星光依旧闪耀
倘拉登谷中的贡多林美丽雄伟
魔苛斯的阴影笼罩中洲
贝烈瑞安德的战争连年不断
战士坟茔上青草如茵
努曼诺尔帝国的繁荣代代相传

双树陨落,光辉不再
纳国斯隆德陷入黑暗
多瑞亚斯覆灭
贡多林自背叛中陷落
魔苛斯被推翻,被隔离在世界之外
但黑暗犹存
努曼诺尔沉入大海
历史转变成传说
传说变成神话

如今霍比特人居住的夏尔宁静祥和
长湖镇的落日如血般赤红
罗斯洛瑞安的梅隆树透叶金黄
孤山中的矮人王国重筑辉煌
洛汗的骏马奔腾不息
刚铎的白城宏伟壮观
努曼诺尔的王室遗族仗剑策马
东方魔多暗影渐起
西方光明尚存
乌云也遮挡不住星光的闪烁
太阳照常升起
中土大陆的传奇将永世相传

史诗落幕,传奇不朽

心血来潮随手写的,勉强算诗歌吧

    很久以前做过一个梦,梦见来到了中土世界。然而在梦中的中土世界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中土世界了,很长时间过去了,过往的种种已经不复存在。刚铎、洛汗、夏尔、布理、孤山中的矮人王国、河谷邦、幽暗密林、瑞文戴尔等一切都变成了废墟。曾经茂密的森林、丰饶的土地变得毫无生机,曾经繁荣的城市只剩下残垣断壁,曾经强盛的王国早已灭亡。
    在梦中,我在中土大陆四处走动,一路上看到的只有城市的废墟 ,干枯的河流,毫无生机的土地。我明白在这里已经过去了很久,传说已经终结,我熟悉的一切早已不复存在。梦中的最后一个场景是我站在一个山坡上,山坡很缓,山体是黑色的,周围都是黑色的岩石,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就是曾经的末日火山,佛罗多摧毁魔戒的地方。我来到了曾经是火山口的地方,却看不到一点火星和岩浆。在这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无尽的荒凉。
    在梦中的我感到异常失落,醒来之后心情也失落了很久。距离这个梦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梦中的内容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托尔金笔下的中土世界一直是我向往的一个世界,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即使那里多灾多难。彼得·杰克逊执导的《指环王》系列电影也是我最喜欢的电影。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听到那熟悉的音乐,听着那熟悉的旋律,依然能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触动。中土世界一直以来都是我心中的一片净土,我爱这个奇幻的世界,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依然怀念那段伟大的旅程。
    愿中土永存,传奇不朽!

居看天
我画吐了 临摹魔戒原稿

我画吐了

临摹魔戒原稿

我画吐了

临摹魔戒原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