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改

10130浏览    813参与
番云茄FQ

不是童话的童话(三)

  嘿咻嘿咻,第三话出炉了(´▽`)ノ♪(讲道理和童话好像没半毛钱关系呢……)

        ① @M子Q

  我的天,那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都快闪瞎我的24k纯钛合金单身狗眼了,就这一会儿时间这一人一龙就搞上了?!速度也太快了叭!那龙看了我一眼,然后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够了啊喂!我知道自己是单身狗,但这不是你鄙视我的理由啊!摔!气死我了。

  算了,我不想想这些了,炼魔药要紧!怎么能为了儿女私情耽误大事呢?(其实你这是自我安慰吧)于是我骑上扫帚打算去投奔我亲耐滴室友大大,但那条龙叫住我,塞给我一颗种子,说是感谢...

  嘿咻嘿咻,第三话出炉了(´▽`)ノ♪(讲道理和童话好像没半毛钱关系呢……)

        ① @M子Q

  我的天,那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都快闪瞎我的24k纯钛合金单身狗眼了,就这一会儿时间这一人一龙就搞上了?!速度也太快了叭!那龙看了我一眼,然后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够了啊喂!我知道自己是单身狗,但这不是你鄙视我的理由啊!摔!气死我了。

  算了,我不想想这些了,炼魔药要紧!怎么能为了儿女私情耽误大事呢?(其实你这是自我安慰吧)于是我骑上扫帚打算去投奔我亲耐滴室友大大,但那条龙叫住我,塞给我一颗种子,说是感谢我的撮合,这算是说媒的谢礼,我……@#$%&*?!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我是一个有修养的女巫,不能气,最后我带着这颗种子来到了我室友家的门口。

  ② @洋浮

  我敲了敲室友的门大喊:“老妹儿开门!”

  “吱呀。”门自己打开了,从里面传来声音:“进来吧。”

  我冲了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便直接扑了上去:“老妹儿,姐来看你了!”

  “咳!”那身影被我扑的呛了起来。

  “咳咳……你这么激动干嘛……”

  “你听我说啊,我去找公主……(中间省略10086个字)最后连龙都木得鸟,呜呜。”

  “呃……不会……吧?”她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也太……”

  “我觉得很有可能啊……毕竟时间都差不多……”我吸了吸鼻子说道。

  她同情的看了我一眼:“你是我们寝室最非的了。”

  我:“……”

  她又说道:“我在炼制魔药,但还少了点东西。”

  “少了点啥?”我问道。

  “豌豆。”她说道:“可现在哪有什么豆子?这里可是西方魔人岛啊!豌豆那东西在西方国王岛,太远了。”

  “嗯?”我挠了挠脑袋:“我好像有一个,那龙给我的。”我把那个豆子掏出来递给了她。

  “哇,厉害了!”她欣喜的接过豆子,然后丢到了后面那个大锅里。

  我看见那口锅发出了绿光。

  我震惊的看着那口锅,这是……成了吗?

  “轰!”一声巨大的响声爆开来,同时还有着巨大的冲击力将我和她一起轰了出去!

  “???”我飞在天上一脸懵逼。

  “啪叽!”我和她都摔在了地上。

  在地上,我和她不约而同的看向原来的小屋,但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同时,一根巨大的藤蔓在那里耸立。

  (゚Д゚≡゚Д゚)?(←两个人此时的表情)

  ③番云茄FQ

  “额……”她怔怔的看着那株藤蔓,“你的豆子怎么回事……”

  我老脸一红:“这个……”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面如死灰般的看向自己已经成为废墟的房子,思考了几秒,然后耸耸肩,说道:“我去找寝室长借点钱再建一栋房子,你先上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吧……”

  “啊,嗯。”我一脸感激的望着她,不愧是我的好姐妹,房子没了都不怪我,下次还敢(不是)。

  因为魔法装备全都炸没了,她一把拿过我的扫帚便飞走了。

  看着那一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藤蔓,我内心有点激动,藤蔓上面绝对是一个新世界!说不定还有会下金蛋的母鸡(什么鬼)!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启动了飞天靴开始绕着藤蔓旋转着飞上去。当然,为了防止遭遇不测,我手中紧紧握着我的魔杖。

  这个藤蔓虽然质感和普通植物别无两样,但它的上面居然还长出了各种各样的果子!个个的肥大丰满、富有光泽……

  忍住!本女巫怎么会被这些果子给吸引呢?忍住啊!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不能乱吃!但……

  “只吃一口应该没关系吧?”我拿起一个看着就挺好吃的果子,正准备下口时,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再吃下去体重就超标了!

  “……”我忽然觉得世间万物都失去了色彩,把果子随手一扔(高空抛物十分危险,请勿模仿),继续赶路。

  这藤蔓也真是长,都飞了十几分钟了还没到头……这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

  “前面的女巫听着!你因涉嫌高空抛物砸到行人被逮捕了!请你迅速停下接受检查!”

  what?!我回头一看,切只是一个小空警啊……等等,空警?!不妙啊,不能被抓到,不然会吊销飞行执照的!我加快了向上飞的速度。

  “反抗是无用的!”那名空警也加足了马力。


夷陵三岁羡

第二十三章 叫卖

    关于重结金丹的书,在古籍中确有所载,可是像魏无羡那样自愿刨出金丹,灵脉未断的修士,历史上还真的没有。

  这句话如让魏无羡知道,说不定还能让他“洋洋得意”一番。

  可是这一发现却是愁坏了两个孩子。上千本古籍,每一本的厚度都非常可观。侥是有灵力探查,也是消耗巨大。

  “呼……哥…哥哥,我这边没有,你那边呢?”

  蓝昱也是摇摇头。

  “那个结界后面我们还没有找过……”

  “不行,阿妄。不可以。那边都是禁书。就是父亲他们都不能拿出来翻阅的。”

  “有书却不让看,这是什么道理?”魏妄有些不悦。

  为了不给哥哥惹麻烦,魏妄还是打消了要去结界后面的念头。

  “就这三本…...

    关于重结金丹的书,在古籍中确有所载,可是像魏无羡那样自愿刨出金丹,灵脉未断的修士,历史上还真的没有。

  这句话如让魏无羡知道,说不定还能让他“洋洋得意”一番。

  可是这一发现却是愁坏了两个孩子。上千本古籍,每一本的厚度都非常可观。侥是有灵力探查,也是消耗巨大。

  “呼……哥…哥哥,我这边没有,你那边呢?”

  蓝昱也是摇摇头。

  “那个结界后面我们还没有找过……”

  “不行,阿妄。不可以。那边都是禁书。就是父亲他们都不能拿出来翻阅的。”

  “有书却不让看,这是什么道理?”魏妄有些不悦。

  为了不给哥哥惹麻烦,魏妄还是打消了要去结界后面的念头。

  “就这三本……有一本用的还是古文字,我们先带出去。”

  ……………………

  金凌见魏妄和蓝昱在一起。终是知道了魏妄到底去了哪里。

  见二人完好无损走了回来。金凌,蓝思追,蓝景仪三人都是松了口气。

  蓝昱把书放进乾坤袋交给了金凌。

  “希望这些可以帮到阿爹……”

  ………………………

  “阿嚏!”骑着小苹果的魏无羡打了个喷嚏。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谁在想他。阿妄?阿昱?阿苑?还是师姐?江澄?……

  算了,算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毕竟他出来太急,身上又没有带盘缠,小苹果又极其挑食。哎~突然回到了“穷人”日子的魏无羡还真有些不习惯。

  去义城可是还有好大一段距离欸,他又不能辟谷,总得停下填填肚子吧。

  “夷陵老祖镇恶图欸,两文一张,两文一张喽。”一个布衣中年男子在街上叫卖。

  魏无羡听见叫卖声,轻轻挑眉,但当他看到画像上的青面獠牙大汉后,不觉扶了扶额。不过,这倒是给了他灵感。

  对啊,他也可以卖……

  “卖风邪盘!风邪盘嘞!夷陵老祖改良版风邪盘!仅此一个,别无二货!”

  叫卖声倒是吸引了不少人来参观,其中不乏有些修士。因为他们也想看看所谓的风邪盘改良版。

  可是看到叫卖的是一个“疯子”,不少人都调笑起来。

  “嗐,我说你这风邪盘真的假的?”

  “夷陵老祖出品,当然是真的。”

  “我说,夷陵老祖都死了十三年了。还风邪盘改良版?你们谁见过?”周围人迎合摇头。“你瞧,都没有吧?”

  “是啊,我们宁愿去信那个镇恶图,都没法信你的什么风邪盘改良版。”

  “就是。”

  魏无羡:“………”

  他什么时候把生意做的这么失败了?

  就在魏无羡怅然若失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这位公子,是在卖风邪盘吗?”

  魏无羡抬头看看身边的白衣少年。嗯?蓝家的校服?莫不是蓝家小辈又出来夜猎的……

  “是啊,是啊。这位小哥看起来气度不凡。要不要来一个?放心,货比三家。只需要一锭银子。还附赠三张传音符。怎么样,考虑一下?”

  魏无羡笑嘻嘻地看向那个出声的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脸上涂的粉太多,这一笑还扑簌簌往下掉。看得蓝炎身后的人眉头一皱。

  “蓝炎师兄。是不是太贵了……”听到这个价钱,他身边的一个人悄悄在蓝炎的耳边道。

  他的话当然也传到了魏无羡的耳朵。不过魏无羡全当没听到了。

  “好。这是一些碎银。份量应该够了。”蓝炎神情不变,淡笑把钱袋放到魏无羡手里。魏无羡也把风邪盘和答应好的符咒交给了蓝炎。

  “蓝炎师兄。那个人一看就是脑子不太正常,还有,这符咒画的没有丝毫规律……更何况,传音符这个名字,他们都不曾听说。”

  蓝炎当然也怀疑过改良版风邪盘的真实性。可善于察言观色的他发现那人灵力微弱,更是饿得皮包骨头。

  “罢了……那人……能帮就帮一把。”

  “挺有趣的小辈……”魏无羡摸摸鼻子。长的“苗条”又不是他的错……

  从抹额的样式看出,虽然这个蓝炎不是蓝家的亲眷弟子,但给他印象还是好的。

  从他们的谈话,魏无羡隐约听出,是要到什么莫家庄除邪祟……

  


夷陵三岁羡

如果魏无羡被绑了……

(1)

魏无羡觉得云深不知处太无聊了。于是偷偷溜出去玩。

就在昨日,蓝忘机收到一张传音符。却不是魏无羡的声音。

“你道侣在我手上,想要他活命,就交500两银子到……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时,另一边传来魏无羡的声音:“乱葬岗。”

“哦,就是乱葬岗!最晚时限是明天!记住,我耐心有限。”

蓝忘机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将传音符烧毁,轻声道了句无聊就去做自己的事了。绑匪等啊等,一天时间已过,可还是没有蓝忘机的影子。

“喂!我说你那个叫什么羽的,你不是说你道侣接到消息就过来吗,怎么还不见影子,就不怕我撕票?要知道我可是一个修士,你一个普通人,在我手上还是安分点好。”

“我知道了,知道了!这位大哥。你这都叨叨第三遍了,还...

(1)

魏无羡觉得云深不知处太无聊了。于是偷偷溜出去玩。

就在昨日,蓝忘机收到一张传音符。却不是魏无羡的声音。

“你道侣在我手上,想要他活命,就交500两银子到……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时,另一边传来魏无羡的声音:“乱葬岗。”

“哦,就是乱葬岗!最晚时限是明天!记住,我耐心有限。”

蓝忘机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将传音符烧毁,轻声道了句无聊就去做自己的事了。绑匪等啊等,一天时间已过,可还是没有蓝忘机的影子。

“喂!我说你那个叫什么羽的,你不是说你道侣接到消息就过来吗,怎么还不见影子,就不怕我撕票?要知道我可是一个修士,你一个普通人,在我手上还是安分点好。”

“我知道了,知道了!这位大哥。你这都叨叨第三遍了,还让不让人睡啦!”魏无羡躺在伏魔洞的石床上翻了个身。

“有没有搞错!你现在是被我绑架了啊喂!怎么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魏无羡没有搭理,莫不是蓝湛没有收到消息?

事实证明,就算收到消息,蓝忘机也不会来的。笑话,敢把夷陵老祖绑在乱葬岗的人莫不是傻?

(2)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

“欸?兄弟,兄弟!先把刀放下,我们好好说。”

“我道侣可能是有事来不了,不如我给你说地址,你给我大哥送个信?”

于是,绑匪肉疼地又用了一张传音符咒。要知道那可是他在黑市上花了大价钱买的。听说是夷陵老祖出品。花了五百两银子就买了三张,没想到就在这里用了两张!

不行,这一次他一定要大捞一笔赚回本钱!

蓝曦臣收到消息。立刻给绑匪回了话:什么?!你绑了我弟媳?!坚持住,我马上去救你。

“这还差不多……欸?等等,他刚刚说来救谁?”

绑匪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笛声在伏魔洞内响起。

绑匪……卒。

(3)

这一天,魏无羡一个不小心把酒掉进了蓝家的水井,结果第二天一早,除了蓝思追。蓝家所有人,群魔乱舞……


夷陵三岁羡

我是假道友,道友是啥?能吃吗?

欸?来了来了,我是假道友。是真假


道友是啥?能吃吗?


欸?为什么魏无羡死了却是大快人心?魏无羡干什么了?看完了魔道祖师我终于知道了,都怪夷陵老祖!


含光君是多么喜欢魏无羡啊,可惜魏无羡却被夷陵老祖杀了。接着魏无羡的同门师妹就带着仙门百家去围剿夷陵老祖。


为了魏无羡,魏无羡的师妹身陨乱葬岗。然后,身为魏无羡师妹的哥哥三毒圣手不乐意了!


他恨夷陵老祖,更恨那个让自己妹妹倾尽所有的魏无羡!


所以他昭告世人,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而夷陵老祖则是渐渐被有着八卦分子的世人遗忘……


可是,十三年后……


哼,莫玄羽本来是一个小天使,在莫家受了很大打击,所...

欸?来了来了,我是假道友。是真假


道友是啥?能吃吗?


欸?为什么魏无羡死了却是大快人心?魏无羡干什么了?看完了魔道祖师我终于知道了,都怪夷陵老祖!


含光君是多么喜欢魏无羡啊,可惜魏无羡却被夷陵老祖杀了。接着魏无羡的同门师妹就带着仙门百家去围剿夷陵老祖。


为了魏无羡,魏无羡的师妹身陨乱葬岗。然后,身为魏无羡师妹的哥哥三毒圣手不乐意了!


他恨夷陵老祖,更恨那个让自己妹妹倾尽所有的魏无羡!


所以他昭告世人,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而夷陵老祖则是渐渐被有着八卦分子的世人遗忘……


可是,十三年后……


哼,莫玄羽本来是一个小天使,在莫家受了很大打击,所以他献舍给了十恶不赦的夷陵老祖。


夷陵老祖又回来了!


我说三毒圣手好不容易杀了这个大魔头,你瞎掺和什么劲!


这不,天下突然不太平了。


夷陵老祖表示,自己要报仇!


那个夷陵老祖会吹笛子,可是吹的一点都不好听。在莫家庄灭了人家满门不说,还故意找了一个鬼手让蓝家人带去云深不知处。


夷陵老祖本来打算协助舞天女杀了三毒圣手的侄子金凌,却是被突然出现的温宁拦了下来。


然后,他又心生一计,故意吹出一段曲子,让含光君以为自己是魏无羡。


于此,他成功混进蓝家的云深不知处。那个鬼手


差一点就能杀了蓝启仁,可是他喜欢的含光君也在冥室。所以,他只能临时更改计划。


设计让含光君和他一起下山。


路过清河,他喜欢挖坟的心又藏不住了,正好,金凌又作死地出现在清河。夷陵老祖再次心生杀意。


结果,金凌的女朋友仙子发现了他的计划。打伤了夷陵老祖。以为是魏无羡的含光君这时就很生气啊,再加上有喜欢金凌的大小姐在一旁添油加醋,放大了“事实”。


用术法设套让含光君杀了仙子。


然后大小姐給金凌下了迷药,让金凌以为自己就是仙子,顺理成章跟着金凌。大小姐不想让金凌死,为了不让夷陵老祖有机会下手,大小姐传音给了金凌的舅舅三毒圣手。


夷陵老祖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再一次循着金凌逃走的方向追去。却不巧碰到了魏无羡以前的好基友江澄。


这个江澄有着三个老婆,妃妃,茉莉,小爱……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上了金凌的仙子。


特别想得到仙子的江澄让夷陵老祖抓住了把柄。只要杀了金凌,仙子就是他的。


二人达成共识。合作愉快。


这个时候,他们来到义城,因为阿箐是鬼魂,所以她认得夷陵老祖,一直敲竹竿提醒含光君和那些小朋友危险。可夷陵老祖怎会让她如愿?


义城里还住着一个叫薛洋的少年。他恨透了夷陵老祖。因为夷陵老祖杀了他的挚爱晓星尘!就连他也被扔进了乱葬岗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不过好在,他修鬼道而出!


可惜他学艺不精,含光君又被夷陵老祖蛊惑,最终,薛洋含恨死在了含光君的剑下……


夷陵老祖很不满足欸,他的仇人才死了这么一个。他要利用一下魏无羡以前的朋友,聂怀桑。


在和含光君一起夜猎的路上,他们遇到了蓝忘机,哇,这个人真帅!比含光君不知强了多少倍!


于是之前喜欢含光君他换了口味。


可惜,蓝忘机花名有魏婴。


夷陵老祖不高兴了,又想把魏婴扔进乱葬岗。


在去乱葬岗的路上,夷陵老祖碰到了蓝湛。


蓝湛趁夷陵老祖不注意救走了魏婴。并对他心生爱慕。可魏婴不同意,执意要去找他的蓝二哥哥。


蓝湛和蓝忘机两个人这才知道,原来魏婴和他的蓝二哥哥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叫蓝景仪。


蓝湛终打消了念头。但他不甘心啊!


夷陵老祖的身份被金光瑶识破了。含光君昏倒在了观音庙。


夷陵老祖复杂地看向蓝忘机,这是他和含光君的孩子啊,小时候很可爱的,还被自己当萝卜种过呢。只是可惜,在自己身陨后,蓝忘机被蓝思追捡走了……


本以为心若磐石,却终究人非草木,再回首已然物是人非……


夷陵老祖累了。


三毒圣手终是在最后一刻赶来。把夷陵老祖镇压压在了观音庙下,永世不得翻身……


故事终………


END


夷陵三岁羡

归20

归20

围观的温家一众人这个时候无话可说。

温晁不耐烦地摆摆手,“就你了。”

他虽然如此说,不过背地里却是给温宁悄悄记了一笔。

金凌,蓝景仪和蓝思追三人都参加了比赛。但是金凌很长时间都粘在金子轩的身边,让金子轩教他射箭。蓝思追就拉着蓝景仪跟在温宁的身边转悠,时不时也出手射几只猎物。

蓝景仪更是兴奋地左瞧右瞧。他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盛大场面,而且还是发生在话本中的温家。

“欸?江澄,江澄!金孔雀今天是吃错什么药?怎么……”魏无羡觉得自己绝对是看错了。金孔雀这个傲娇什么时候对他们江家门生这么温柔了?

“你够了啊魏无羡!”江澄白了魏无羡一眼。金凌是金子轩的儿子,金子轩对他当然对别人不一...

归20

围观的温家一众人这个时候无话可说。

温晁不耐烦地摆摆手,“就你了。”

他虽然如此说,不过背地里却是给温宁悄悄记了一笔。

金凌,蓝景仪和蓝思追三人都参加了比赛。但是金凌很长时间都粘在金子轩的身边,让金子轩教他射箭。蓝思追就拉着蓝景仪跟在温宁的身边转悠,时不时也出手射几只猎物。

蓝景仪更是兴奋地左瞧右瞧。他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盛大场面,而且还是发生在话本中的温家。

“欸?江澄,江澄!金孔雀今天是吃错什么药?怎么……”魏无羡觉得自己绝对是看错了。金孔雀这个傲娇什么时候对他们江家门生这么温柔了?

“你够了啊魏无羡!”江澄白了魏无羡一眼。金凌是金子轩的儿子,金子轩对他当然对别人不一样了。不过,江澄没有说出口。他记仇,谁让刚才魏无羡把温宁和他比的。

“话说回来,如兰师弟和金子轩……还真像。”

见江澄不理自己,魏无羡只好小声嘀咕几句。把这件事就抛到脑后了。

…………………………

“猎物明明是温宁前辈杀的!凭什么让给你!”

“凭什么?就凭这是我们家围猎场!这个猎物是我先看见的!”温晁收了箭,傲慢道。“你要搞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

“你怎么能这样!”蓝景仪气急。

“算了,算了,景仪,你少说两句。”蓝思追劝道。

这一边,剑拔弩张。究其原因,真正的知情者都看得出来。可是,他们是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找温家麻烦。毕竟……温宁也姓温。这算是温家内部的矛盾吧。其他人也乐意看热闹。

“你!你怎么能……唔?”

情急之下,蓝思追给蓝景仪下了禁言术。要是再让景仪说下去。今天的事就别指望善了了。

“哼,怎么?不说了?有委屈也给我憋着!”

温晁见蓝景仪没了声,更是鼻孔朝天,对众人道:“大家都看到了。这是本少爷的猎物。这小子竟然敢抢!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温宁依旧默不作声。江澄见到这边的情况。抓着三毒剑柄的手捏的更紧。

“晚吟!莫要冲动!”蓝曦臣当下走过来。摇摇头轻声道:“还不是时候。”

温宁低下了头,依旧是一副任人可欺的样子。魏无羡看不下去,正打算为温宁打抱不平。可是他竟然发现自己也开不了口了?!

“唔!”魏无羡转过头看向一旁的蓝曦臣和蓝曦臣身后的蓝忘机,二人皆是摇头。

“唔?”不是他们?那他的禁言术谁下的????

在蓝景仪安静下来的一刻,蓝曦臣就发现是蓝思追动的手。蓝忘机疑惑的目光也在他兄长和蓝思追的身上停留了一刻。为什么那个江家门生会蓝家禁言术?还有兄长的反应……他总觉得兄长有事瞒着他。

最后,温宁还是退了场。

射奕赛结束。魏无羡一级甲等。二级是姚家一个弟子。蓝曦臣排第三,四级是蓝忘机。江澄则排在第五。

蓝忘机被自己气炸了没发挥好魏无羡承认。可是为什么其他人好像根本对这个排名不感兴趣一样?

以魏无羡以前的了解,金子轩和蓝曦臣二人不可能也发挥失常啊。

其实姚家那个弟子第二的位置根本就是蓝曦臣,金子轩,江澄商量好故意让出来的。与其给自己招惹矛盾,倒不如让敌军去自相残杀。

姚家在射日之争多次倒戈,更是不能留。

如此,这场射奕就草草定下了结局。

……………………
“那个温晁怎么能这样!思追,你就不该拉着我!我当时就应该一箭给他来个对穿!”
蓝思追对蓝景仪的想法十分不赞同。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时段可不能让蓝景仪乱来。这样,射日之争先不说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江蓝两家的战役就先给挑起来了,这样对己方不利。
岐黄一脉已经在暗中转移。要是成功,后面会减少很多麻烦。
他们可不希望再来一次让事情发生太大变故。
温宁道:“魏公子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宁叔叔……”
“叫前辈。”
“为什么?”
“魏公子说了,叔叔,显老。”
“哦……前辈。”
蓝景仪:“……”
…………………………
“阿凌,你先和你的伙伴回莲花坞。阿爹这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金凌点点头。如果他记得不错接下来应该就是温家一大动作,“火烧云深不知处”了……
“阿爹,我也可以帮忙的。”金凌想起来,在他出门前,他大舅可是塞给他不少符咒。


七月998

年少慕艾

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


1~蓝启仁重生,他的上一世是莫玄羽献舍失败,观音庙真相大白,大侄子蓝曦臣闭关不出,二侄子蓝忘机一生逢乱必出,孤独终老,唯情道不得善终,重生这一世,虽来不及阻止藏泽夫妇之死,但直接从夷陵把魏婴带回蓝家,从小教起致力于把魏婴教成个翩翩君子,想法很美好,但也只是想想,魏婴还是皮上天,还有个掌罚的白菜侄子保驾护航,每天气到差点心梗。

2~蓝忘机从年幼时便时不时梦到前世之事,但不是重生,只是有模糊记忆,魏婴不通情窍,只能靠蓝忘机帮忙了。

3~大致情节不变,但魏婴不会俢鬼道(只愿他永远是那个一剑惊虹的少年),莲花坞还是会灭门,懒得写虞紫鸢的尊卑论,所以涉及云梦的会一语带过,江澄在求学...

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


1~蓝启仁重生,他的上一世是莫玄羽献舍失败,观音庙真相大白,大侄子蓝曦臣闭关不出,二侄子蓝忘机一生逢乱必出,孤独终老,唯情道不得善终,重生这一世,虽来不及阻止藏泽夫妇之死,但直接从夷陵把魏婴带回蓝家,从小教起致力于把魏婴教成个翩翩君子,想法很美好,但也只是想想,魏婴还是皮上天,还有个掌罚的白菜侄子保驾护航,每天气到差点心梗。

2~蓝忘机从年幼时便时不时梦到前世之事,但不是重生,只是有模糊记忆,魏婴不通情窍,只能靠蓝忘机帮忙了。

3~大致情节不变,但魏婴不会俢鬼道(只愿他永远是那个一剑惊虹的少年),莲花坞还是会灭门,懒得写虞紫鸢的尊卑论,所以涉及云梦的会一语带过,江澄在求学后会梦到前世之事(本人是个好人,有求必应,满足他的梦想,给他一个没有魏无羡的人生,好坏自品)

真的超爱少年忘羡,青梅绕竹马,想想都很美好!

重要声明‼️‼️都改那么多了,人物性格肯定OOC,不同环境养不同人,千万别说我破坏了你心目中的魔道众人,愿意看就接下去看,不愿意这边温馨提醒可以直接拉黑哦!

本文主旨: 汪叽,知道上辈子你为什么没有老婆吗?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吗?因为你少了个每天差点心梗的叔父啊!叔父牌助攻,用过的都说好!


夷陵三岁羡

我想…算了,还是想想吧

1

我想,强吻江澄,抢金凌的岁华,种下思追。抢薛洋的糖,被晓星尘狂追。剪掉叔父的胡子,偷走魏婴的陈情,对蓝忘机大喊一句,你的避尘洗不干净了!

2

我想,拿走瑶妹的鞋垫,用琴弦当鱼线。钓起水行渊扔给苏涉,抢走魏婴的随便,蓝湛的抹额。对薛洋大喊一句,成美!

3

我想牵走仙子,拴在静室。顺走所有的天子笑倒进蓝家的菜汤。在江家的厨房做老祖牌糯米粥当莲藕排骨汤的佐料。对着江澄大喊一句:师妹!

4

我想摘走金麟台所有的金星雪浪给全天下最好的师姐做香料。我想偷走聂导的所有珍藏,让温宁小天使做我的贴身保镖,骑着小苹果在江家后山狂浪!

5

紧接着,我想扯下蓝家所有人的抹额,拍忘羡天天的照片发朋友圈,让修真界都看到。

6

咳……最后,...

1

我想,强吻江澄,抢金凌的岁华,种下思追。抢薛洋的糖,被晓星尘狂追。剪掉叔父的胡子,偷走魏婴的陈情,对蓝忘机大喊一句,你的避尘洗不干净了!

2

我想,拿走瑶妹的鞋垫,用琴弦当鱼线。钓起水行渊扔给苏涉,抢走魏婴的随便,蓝湛的抹额。对薛洋大喊一句,成美!

3

我想牵走仙子,拴在静室。顺走所有的天子笑倒进蓝家的菜汤。在江家的厨房做老祖牌糯米粥当莲藕排骨汤的佐料。对着江澄大喊一句:师妹!

4

我想摘走金麟台所有的金星雪浪给全天下最好的师姐做香料。我想偷走聂导的所有珍藏,让温宁小天使做我的贴身保镖,骑着小苹果在江家后山狂浪!

5

紧接着,我想扯下蓝家所有人的抹额,拍忘羡天天的照片发朋友圈,让修真界都看到。

6

咳……最后,我想……我能在修真界见到每天的太阳。


Coron

柳生便凑过来,夺了他手里书卷,张口道:“《算经》有什么可看,整日同那前朝的术士一般,满口戌字六爻的,岂不得病。姑母与你起名叫玄圭,却可知“禹锡玄圭”这一说来历?”

刘禹锡见他说的郑重,又似正言厉色,只当是正经学究,因问:“怎解?”柳生见问,便强忍了笑,顺手诌道:“《书•禹贡》有记,“禹锡玄圭,告阙成功。”禹治水时有只大龟来助。”刘禹锡听了便笑:“且住,大龟一说却是出自何处典籍?”柳生又诌道:“”龟首为中岳,以腿化四方。山脚下有个老和尚听说,怪叫道:“此孰非天降玄龟乎!”此传作“禹锡玄圭”解。”说完又是好一顿笑,连笔都执不稳了。

刘禹锡笑得气不打一处来,起身要走:“好哇,你却将那乌龟比我,且该向姑母...

柳生便凑过来,夺了他手里书卷,张口道:“《算经》有什么可看,整日同那前朝的术士一般,满口戌字六爻的,岂不得病。姑母与你起名叫玄圭,却可知“禹锡玄圭”这一说来历?”

刘禹锡见他说的郑重,又似正言厉色,只当是正经学究,因问:“怎解?”柳生见问,便强忍了笑,顺手诌道:“《书•禹贡》有记,“禹锡玄圭,告阙成功。”禹治水时有只大龟来助。”刘禹锡听了便笑:“且住,大龟一说却是出自何处典籍?”柳生又诌道:“”龟首为中岳,以腿化四方。山脚下有个老和尚听说,怪叫道:“此孰非天降玄龟乎!”此传作“禹锡玄圭”解。”说完又是好一顿笑,连笔都执不稳了。

刘禹锡笑得气不打一处来,起身要走:“好哇,你却将那乌龟比我,且该向姑母那告上一状。”柳生捂着肚子去拉他衣摆,笑着央告道:“好哥哥,却饶过小弟这一回吧。”

刘禹锡便退回来,将书箱往床边一放:“那你又待怎的答谢?”


一个顶俩

中了让子弹飞的毒,自己改了一段鹏钻

白骨精:泡过芦花鸡吗?


???:没有


白骨精:我告诉你,想泡芦花鸡,得做好形象,拉拢他的大哥二姐,跟他一起巡逻,把他当亲哥伺候着,要是他心软了,你们俩结婚后,他的技能一点不交,要把你俩杀的人头三七分成


???:怎么我交大招带闪现才七个啊?


白骨精:十个都是人家的,你能得三个助攻还得看人家的脸色


???:谁的脸色?


白骨精:芦花鸡


???:鹏哥?我那么辛苦泡到了他,就是为了看他的脸色?


白骨精:对


???:我好不容易出了体验服,活出了个样子


???:我还要拉拢他的大哥二姐?


白骨精:对


???:还要塑造形象?


白骨精:...

白骨精:泡过芦花鸡吗?


???:没有


白骨精:我告诉你,想泡芦花鸡,得做好形象,拉拢他的大哥二姐,跟他一起巡逻,把他当亲哥伺候着,要是他心软了,你们俩结婚后,他的技能一点不交,要把你俩杀的人头三七分成


???:怎么我交大招带闪现才七个啊?


白骨精:十个都是人家的,你能得三个助攻还得看人家的脸色


???:谁的脸色?


白骨精:芦花鸡


???:鹏哥?我那么辛苦泡到了他,就是为了看他的脸色?


白骨精:对


???:我好不容易出了体验服,活出了个样子


???:我还要拉拢他的大哥二姐?


白骨精:对


???:还要塑造形象?


白骨精:对了


???:还要看他的脸色


白骨精:对


???:我不成了舔狗了吗?


白骨精:那你要这样说,找芦花鸡谈恋爱还真就是舔狗。就这,多少人想舔还没这门子呢!


???: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单身那么多年


白骨精:不知道


???:我就是舌头不灵活,舔不下去


白骨精:原来你是想当个攻还能泡到芦花鸡?那还是继续单身吧


???: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比鹏哥强度高了想谈恋爱了,怎么还不如体验服单着呢?


白骨精:小兵眼里,你是出了体验服比芦花鸡强了,可是在你芦花鸡眼里,你就是舔狗,恋爱嘛,泡鹏哥,不寒碜


???:寒碜,很他妈寒碜


白骨精:不寒碜,那你是想着当攻,还是想泡芦花鸡


???:我是想攻死鹏哥


白骨精:泡不成


???:泡不成?


白骨精:泡不成!


???[掏出大旗]:这个,能不能脱单


白骨精:能,当攻


???[变出猫耳猫尾]:这个,能不能泡鹏哥?


白骨精:能泡,舔狗


???[变出猫耳猫尾扛着大旗]:那这个加这个,能不能把鹏哥攻死


白骨精:敢问纪委大哥何方神圣?


小钻风:鄙人,小钻风

――――――分割―――――――


大风起兮云飞扬, 安得猛士兮走四方。鹏哥,任何时候都要泡,不泡不行。你想想,你正戴着猫耳猫尾,扛着大旗巡逻等鹏哥,突然!鹏哥就被白骨精拐走了!


台词改自电影《让子弹飞》


夷陵三岁羡

皮出一种境界

来自皮皮虾的自娱自乐

大家好,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因为我今天早上发现我老公不见了?!看到桌上空着的茶杯,完了,完了,好像我不小心把酒倒进去了……

大家好,我是蓝曦臣,我现在慌的一批,问我为啥,因为我看见自家弟弟竟然把叔父丢出了云深不知处,还大声说了一句:去吧!皮卡丘~

大家好,我是蓝思追,我现在慌的一批,本来先生在给我们讲学,含光君突然冲了进来,拎起叔父就走,然后我就看见含光君竟然把先生丢了出去。

大家好,我是蓝启仁,我今天本来在兰室讲学,忘机进来竟然没有行礼,还把我给拽出去了?!雅正告诉我不能骂人,完了,忘机一定是喝酒了!魏无羡!我跟你没完!等等,忘机!忘机!

哎呦我去!...

来自皮皮虾的自娱自乐

大家好,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因为我今天早上发现我老公不见了?!看到桌上空着的茶杯,完了,完了,好像我不小心把酒倒进去了……

大家好,我是蓝曦臣,我现在慌的一批,问我为啥,因为我看见自家弟弟竟然把叔父丢出了云深不知处,还大声说了一句:去吧!皮卡丘~

大家好,我是蓝思追,我现在慌的一批,本来先生在给我们讲学,含光君突然冲了进来,拎起叔父就走,然后我就看见含光君竟然把先生丢了出去。

大家好,我是蓝启仁,我今天本来在兰室讲学,忘机进来竟然没有行礼,还把我给拽出去了?!雅正告诉我不能骂人,完了,忘机一定是喝酒了!魏无羡!我跟你没完!等等,忘机!忘机!

哎呦我去!

可怜的叔父,玉牌也被拿走了……

大家好,我是金凌,你们猜猜我今天看到了谁?含光君!他……他竟然把我家金星雪浪全拔了!

大家好,我是江澄,我……今天可能还没睡醒,蓝忘机突然冲进了我莲花坞,还一直给我塞银子……我是接还是不接……

大家好,我是蓝忘机,我今天慌的一批,为什么,在江家的时候我已经酒醒了,可看到周围这么多人……我e'm'm'm'm还是继续疯吧……

安迪教主

【旧作】手绘的辛普森一家临摹和“魔”改

【旧作】手绘的辛普森一家临摹和“魔”改

夷陵三岁羡

《留仙千载洞一劫》

(1)

生为你,死为你,不论承受多大的苦难,只认定一个你,我的一生只为你。

“痛了吗?”

“痛了。”

“还会再犯吗?”

“会。只要是他。”

………………………………………………………………………

钟声嗡鸣,新的一天在云深不知处这个风景如画处照常开始了。

“古籍有载,古有留仙,男女皆可孕。”

“含光君,我有疑。既然男女皆可生孕,不是应该代代繁衍吗……那为何现在见不到了?”

兰室内,一众听学弟子在认真听蓝忘机讲学。当然,他们对蓝湛所讲留仙产生了极大好奇。

“莫不是这留仙有什么特别之处?”

闻言,蓝忘机点头回答:“是。古籍载,留仙者,最适双修。一个法力强大的留仙可以让一个普通...

(1)

生为你,死为你,不论承受多大的苦难,只认定一个你,我的一生只为你。

“痛了吗?”

“痛了。”

“还会再犯吗?”

“会。只要是他。”

………………………………………………………………………

钟声嗡鸣,新的一天在云深不知处这个风景如画处照常开始了。

“古籍有载,古有留仙,男女皆可孕。”

“含光君,我有疑。既然男女皆可生孕,不是应该代代繁衍吗……那为何现在见不到了?”

兰室内,一众听学弟子在认真听蓝忘机讲学。当然,他们对蓝湛所讲留仙产生了极大好奇。

“莫不是这留仙有什么特别之处?”

闻言,蓝忘机点头回答:“是。古籍载,留仙者,最适双修。一个法力强大的留仙可以让一个普通修者法力大涨。”

“含光君,那么就是说,只要找到一个法力足够强大留仙,行过男女之事,那个人即便不用修炼就可以借留仙的法力飞升?”蓝景仪一脸不可置信。

蓝忘机点头曰:“道理如此。”

“含光君……如果那个人飞升了,留仙呢,也会一并飞升吗?”

蓝思追觉得,既然现在留仙如此之少,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都已飞升,另一种……

果然,蓝忘机摇摇头答道:“不会,这一结果是单向的。就景仪所提为例,那名留仙的法力在单方面给予过后会不断流失,重者……生命消亡。”

蓝忘机说到这里,台下的弟子已经有人攥紧了手。

“那留仙就都这么惨吗?”

“也不全是。找到另一个别性留仙,或者……一个愿为他付出真心的人。”

……………………………………………

“难怪这个世界没有留仙……”

课钟响起,蓝忘机轻轻合上书本,

“一切皆有天定。就像我们突破会经历雷劫一样。这也是留仙的一个劫,名曰情劫。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留仙可以倾尽所有,也可收回所有。但代价却是,万劫不复。”

…………………………

(2)

劝君惜取少年时,少年情无尽,热血情中起。

我在等风也等你。

…………………………

“阿爹,我的右眼明明没有问题,为什么要戴眼罩?仅仅是因为它是琉璃色吗?”魏蓝想不明白。从一出生他就是异瞳。左瞳漆黑如墨,右瞳淡若琉璃。

魏无羡看向魏蓝的右眼,恍惚间,竟然看到了那人的影子。

“蓝……”终是没能说出口。魏无羡轻轻叹了口气,

他其实也不想如此,怎么说,说他玷污了冰清玉洁的含光君?不,明明他才是最委屈的那一个,而魏蓝……更是个意外。

没人会相信一个男人竟然可以生孩子。可是,事情确实发生。没错,魏无羡,是一个留仙。其他不知情的人只会单纯以为,魏无羡会生孕,只是修炼鬼道的“后遗症”。没有人去怀疑他的身份。就算有,江澄也会尽力打压下去。

再者,提到留仙,很多人只会想到古籍和画本。

这件事,除了他自己,就只有江澄,江厌离二人知道了。魏无羡依旧生活在莲花坞,带着魏蓝,和江澄,江厌离生活在一起。

至于魏蓝,江澄不是没有问过魏无羡,甚至怀疑过。但魏无羡不说,他也不点破。

“是因为父亲吗?”魏蓝眼睫微垂。

魏无羡轻轻点头。

“阿蓝。答应阿爹,出去玩的时候要是有人问起你母亲是谁,你就说姓……江。”

“阿爹,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留仙。”

(3)

我想有一天,可以守在你的身边,不再离开。

…………………………

这一天,蓝忘机下山夜猎。游行“路过”云梦一带。

他想去看一个故人。

当他看到那人时,那人正带着一个孩子在小摊前挑选玩具。

“魏婴?”

“嗨,这不是蓝二公子嘛,这么巧?”

“夜猎,路过。”

气氛突然安静了一瞬。

“魏婴,这些年,你过得可还好?”

“劳烦蓝二公子挂记。”一点也不好……魏无羡在心里补了一句。

蓝忘机见魏无羡称呼如此生疏,眼帘低垂。眸光也暗了些许。

“魏婴,你……还在修习鬼道?”蓝忘机看向魏无羡腰间的陈情,心情有些复杂,“魏婴,鬼道损身……”

“蓝二公子!你看你又来了。你难免管的太宽泛了些!”为什么!为什么要提鬼道呢。你难道就这么想拉我回云深不知处问罪?蓝忘机……以前或许可以,但现在不行,要是我不在了,阿蓝可怎么办……

“不,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我只是担心。”

“是吗?”魏无羡一边应声,一边把身边的孩子往自己的身后拉,他的心已经死了,不管蓝忘机说什么,他也不会跟他走的。

蓝忘机挑眉。琉璃色的眼睛转向魏无羡身后的孩子。那个孩子小小的。抓着魏无羡的衣角,只露出来半边脸,和魏无羡一般漆黑明亮的眼眸怯生生地看着他。

“魏婴,他是……”

蓝忘机走近了几步,小孩子生的相貌是挺好,但当他看到那个孩子右眼蒙着一个黑色眼罩的时候,眉头轻轻一皱。

“怎么……受伤了吗?”

小孩子下意识地想要摇头,可他看到蓝忘机离他很近的那双琉璃色眼瞳时,小小的他竟然开始发愣了。

“嗐,没事没事,蓝二公子,那个……他啊……我……”

“阿爹……他是谁?为什么他的眼睛和我……唔……”

小男孩怯生生的声音传入了二人的耳朵。

“小孩子瞎说什么。”魏无羡手快地堵上了他的嘴巴。

“魏婴,你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有的家室,他怎么不知道。他刚才听到了什么,那孩子叫魏婴阿爹?!蓝湛觉得他的心突然凉了个透。

“蓝二公子,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毕竟我们已经有五年未曾见过面。难不成还不让我娶妻生子了?”魏无羡放在身侧的手紧了又紧,“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蓝二公子。咱们就此别过。”

“魏婴!我……”魏无羡根本不给蓝忘机留说话的时间,拉着男孩的手就转身匆匆离开。

蓝忘机一直望着魏无羡离去的背影,他没有回头。转念一想,是啊,他有什么理由让那人回头呢。说自己心悦他?说自己是个短袖?不,他不敢说。他只能藏着他的心思。或许,自己可以这么一直看着他。可是,谁又会想到变化来的如此之快。魏婴有家室了……他称呼自己蓝二公子。他再也没有资格留在魏婴身边了……

转过身,蓝忘机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脸颊已经被泪水打湿。

魏无羡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他真的不敢。

他害怕。

害怕他会把持不住情绪去质问蓝忘机,他怕自己留仙的身份公诸于世。他更怕他的阿蓝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阿爹,那个人的眼睛和阿蓝的右眼好像。他是父亲,对吗?”

面对魏蓝如此直白的问话。魏无羡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魏无羡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也不是。

(4)

你已不是我的劫,年少的错梦中结。

魏蓝很听话,在那之后他没有再问过魏无羡为什么。他不是了解,他是要自己去找答案。

玄正三十年,现在的他十五岁了。

十年里,蓝忘机没有再去找过魏无羡。更没有踏入过魏蓝的生活。

…………………

“我可以去姑苏?真的?”

修真界似乎是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定律,每到这个时候,世家弟子都会把孩子送往姑苏蓝氏听学。

可是,魏蓝似乎在入门的时候就遭到了一点困难。众人皆知,去姑苏蓝氏听学的弟子不止要武功到位,重要的一点还有颜值。魏蓝虽说长相俊美,但那个黑色的眼罩却是破坏了这个协调。再者,他不想打着云梦江氏的旗号。

他要凭自己的实力。这让筛选的弟子犯了难。不过幸好,蓝家的一宗之主蓝曦臣发话。魏蓝这才得以入选。

听学的日子虽然有些无聊但还算愉快。最起码魏蓝是这么觉得。他还认识了蓝家两个直系弟子。蓝思追和蓝景仪。

虽然自己的弟弟金凌脾气有些像大小姐,不过在魏蓝眼里,那是真的可爱。当然,金凌是弟弟,比他小。身为哥哥,当然要尽到职责。

蓝室听学的时候,他时常会看到自己的父亲。可是蓝忘机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魏蓝一眼。

这让魏蓝感觉心情很是失落。

可是魏蓝却是发现,好像父亲比他还要失落。为什么,因为父亲在上课的时候总是会望着窗外的玉兰树很久很久,他琉璃色的眼里……少了光。

他好想……可是他不能。

魏蓝也时常在无人的时候摘下眼罩,或是用双眸望着湖面,或是迎着白月。

如果仔细看去,他的眼眸深邃,装满整个世界。

…………………………

(5)

爱是什么?是一个倾尽所有,一个不为所动。

………………

这一天,蓝忘机在课上讲到了留仙。

万劫不复……是吗?

魏蓝抬起头看向蓝忘机,原来,父亲并不是不爱阿爹,只是不善言辞罢了……

而且,看样子,父亲并不知道阿爹是留仙。

这可苦了魏蓝,他们怎样才能互通心意?

课后,金凌问蓝思追,究竟什么是爱。

蓝思追沉默了一瞬,看向了金凌的眼睛,他缓缓道:“吾心悦君兮……”

(6)

什么是爱。

爱就是:吾心悦君兮。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总会有一个人为你奋不顾身。

…………………

蓝思追和金凌二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身为留仙的魏蓝发现他好像对这些事情很是敏感。总感觉自己这个弟弟有可能会在某一天被蓝家的某颗白菜拐走,不惆怅才是假的。

直到一次夜猎。蓝思追奋不顾身地把金凌护在身后。蓝思追说的很是直白:如兰,心悦你!

不止金凌,魏蓝在那一瞬间也是触动极深。是啊,究竟什么是爱?

“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蓝老先生怒了。他养了好久的白菜!就这么被金家的猪拱了?!而且,更气人的是:竟然是白菜先动的手?!

金凌和蓝思追被蓝启仁打发到藏书阁去抄家规。可是,他们非但没有放下对方,反而关系还更好了?!真是奇也怪哉。

当蓝启仁看见金凌手腕上的抹额,终是认定了这个事情一样。反而不再理会。任其发展了?!

(7)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莫非……蓝家抹额有什么特殊含义?魏蓝虚心请教,果真如此。蓝家的传统:抹额乃重要之物,非父母妻儿不可触碰。或者说,非父母道侣者不可触碰。

魏蓝眼前一亮。盗取抹额计划渐渐成型。可是,在他真的扯下自己父亲的抹额,看着父亲杀人的目光时猛然后悔了。

蓝湛没有想要伤魏蓝,再怎么说,他也是魏无羡的孩子。可是他的情绪扰动了剑气,一阵蓝光在魏蓝眼前闪过……毕竟魏蓝有着一半蓝忘机的血脉,避尘剑不会真的伤他,魏蓝没事。但他的前衫和眼罩却是被避尘的剑气划破。

当魏蓝抬起头时,蓝忘机琉璃色的眼瞳和魏蓝一样是琉璃色的右瞳相撞的一瞬。他的眼中充满了惊骇。怎么会……这个孩子……?!

怎么会……

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魏婴是……留仙?

(8)

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你怎样都可以。

…………………

静室,蓝忘机问了魏蓝很多魏婴的事。原来,他也在等他。

看着蓝忘机有些期待的眼神,魏蓝撇了撇嘴轻轻唤了一句:“父亲。”

“嗯。”

…………

第二日,魏蓝就和蓝忘机一起回了莲花坞。

莲花坞后山,笛声悠扬,空然独惆怅。蓝忘机听得出来,是姑苏的调子,是他作的曲子。

蓝忘机席地而坐,取出忘机琴,与笛声相和。

一曲终了,蓝忘机告诉魏蓝,此曲名曰《忘羡》

…………………

(9)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未散。

……………

“阿蓝可有取字?”

“未曾。这不是在等你吗,蓝二哥哥~”

“嗯,我在。”

“那你准备给小蓝魏准备取什么字?”

“蓝魏,字无悔。”

爱你一生,无怨无悔。

………………………

“咳……阿爹,父亲,我觉得你们还是叫我魏蓝吧……蓝魏,总觉得有些奇怪……”

……………end

支援科的路人
✨✨✨善逸✨✨✨ 感谢披风太太...

✨✨✨善逸✨✨✨

感谢披风太太P图ʚ{ ︎︎◌ˊㅿˋ ︎︎◌ }ɞ~❥

✨✨✨善逸✨✨✨

感谢披风太太P图ʚ{ ︎︎◌ˊㅿˋ ︎︎◌ }ɞ~❥

支援科的路人
🌸🌸🌸弥豆子🌸🌸🌸...

🌸🌸🌸弥豆子🌸🌸🌸
  

感谢披风太太P图꒰  ˘͙ ᵌ˘͙꒱♡

🌸🌸🌸弥豆子🌸🌸🌸
  

感谢披风太太P图꒰  ˘͙ ᵌ˘͙꒱♡

不负如来不负卿(´▽`)ノ♪

【忘羡】脑洞(一「1」)

我脑子里又蹭蹭的蹦出一个脑洞。

看了《关于我转生成史莱姆的那件事》这本小说生成的脑洞。

里面的大贤者太帅……我得给羡羡一个大贤者……哇咔咔……那我羡羡太幸福了。

一,时间穷奇道劫杀时……

私设穷奇道劫杀伪成功向……

伪成功就是:羡羡快死时被【大贤者捕获】,之后转生啦~

场景开头大概:

魏无羡感受着穿破胸膛的箭枝,视线逐渐模糊看不清周围射来的痛恨,惊愕,兴奋等眼光。

魏无羡想着,这次大概真的要死了。

好痛……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痛觉无效」技能》

一直觉得自己会被尸鬼反噬,神识破碎而死,没想到被这些默默无闻的小角色给弄死了。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对尸鬼抗性」技...

我脑子里又蹭蹭的蹦出一个脑洞。

看了《关于我转生成史莱姆的那件事》这本小说生成的脑洞。

里面的大贤者太帅……我得给羡羡一个大贤者……哇咔咔……那我羡羡太幸福了。

一,时间穷奇道劫杀时……

私设穷奇道劫杀伪成功向……

伪成功就是:羡羡快死时被【大贤者捕获】,之后转生啦~

场景开头大概:

魏无羡感受着穿破胸膛的箭枝,视线逐渐模糊看不清周围射来的痛恨,惊愕,兴奋等眼光。

魏无羡想着,这次大概真的要死了。

好痛……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痛觉无效」技能》

一直觉得自己会被尸鬼反噬,神识破碎而死,没想到被这些默默无闻的小角色给弄死了。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对尸鬼抗性」技能》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神识护盾」》

金凌的满月酒去不了了……不知道师姐会不会伤心……

自己这个邪魔歪道快死了……蓝湛应该放心了吧……不

会一直想着把我抓回姑苏关起来了……

江澄不知道会不会开心……自己这个只会闯祸的师兄终于没了……

《确实完毕,成功获得……「读心者」技能》

“魏无羡……你别死……阿离还在金麟台等你……”身边传来金子轩惊慌的声音和温宁彻底发怒的怒吼。

“你好吵……金孔雀……”魏无羡喃喃,气息已经不稳。

想想自己,真的好多事情没有完成。

温情温宁在乱葬岗,还有温苑,婆婆……怨气太浓,没了自己压制,他们根本没办法压制

《确认完毕,转生地点……乱葬岗……》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怨气抗性」》

(喂,到底是谁一直在我耳边说话……太小声了听不见呀。)

现在想想……当初剖丹,转修鬼道,将自己走到如今这场绝路……自己真的像表面这样不在乎麽……

要是自己有金丹……自己本身天赋极好……也许……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极品金丹」》

算了……不想了……就当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好了……毕竟欠了江澄他们的……

现在死还真不甘心……没钱买菜买好酒……被逼着吃了这么久的……最难吃的萝卜……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点石成金」技能》

在伏魔洞研究那么多符箓法器还没完成……给金凌制作的银铃也被毁了……好可惜……本来以自己的智慧还能创造出许多厉害的东西……搞不好后世之人除了称自己‘无上邪尊夷陵老祖’这个鬼道祖师之外,还会称自己一声智慧者呢……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追加技「鬼道祖师」》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独有技「智慧者」》

魏无羡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磕上了眼……

金子轩颤抖这手试探着魏无羡的鼻息,已经没了……脱力的颓坐在地上,不顾周围的欢呼。

狂躁的温宁猛然推开金子轩,抱着魏无羡的尸体快速的消失不见了……

嗯ヽ(○^㉨^)ノ♪羡羡有了这些牛逼哄哄的技能,看透了江澄,看透了仙门,在乱葬岗占山为王?

能读心……汪叽追到媳妇儿不是梦……

不过……羡羡,你死前想得是不是太多了?

发现这个脑洞用在被抛下乱葬岗时更合适?

写个脑洞……都快能成新的章节了૧(●´৺`●)૭૧(●´৺`●)૭

灰胡子HOKORI

江澄

帮朋友改的

原毛不知火舞

两边削短,ab补土加头发帘(做完后强迫症觉得还可以再削短点)

出差和加班没能赶在他生日前做好给朋友,抱歉


我再也不想用星影的消光保护漆了,我还是用田宫罐喷吧,差点把漆弄下来

江澄

帮朋友改的

原毛不知火舞

两边削短,ab补土加头发帘(做完后强迫症觉得还可以再削短点)

出差和加班没能赶在他生日前做好给朋友,抱歉


我再也不想用星影的消光保护漆了,我还是用田宫罐喷吧,差点把漆弄下来

リズ

完成度80% 继续修修补补

完成度80% 继续修修补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