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王子

55609浏览    872参与
流泪小月头。

关于火宅佛狱那个畜生.jpg

现代paro  微带雅翠!注意避雷!!

@某某某 和亲友的一个脑洞,然后她帮我扩展出来了( )她太好嘞!!!!


当时,寒烟翠还小。

小狐并不会化形。

平日里,凝渊就很喜欢那这一点来嘲讽寒烟翠。

拿着从自己小妹那里抢的玩偶,欣赏着自己妹妹脸上气急败坏的神色,

魔王子悠悠地开口。

他说,小妹,你看,你的副体是个畜生。

寒烟翠当然知道这不是好话。

或者说,从凝渊这幺蛾子嘴里出来的就没什么好东西。

但当时没心思管那么多,还没桌子高的小女孩,咬牙切齿地看着抢自己玩具的兄长。

凝渊恶趣味地站了起来,寒烟翠踩在板凳上想要够住自己的玩偶。

听到嘲讽,小狐选择和寒烟翠站在同一战线。

小狐过来...

现代paro  微带雅翠!注意避雷!!

@某某某 和亲友的一个脑洞,然后她帮我扩展出来了( )她太好嘞!!!!


当时,寒烟翠还小。

小狐并不会化形。

平日里,凝渊就很喜欢那这一点来嘲讽寒烟翠。

拿着从自己小妹那里抢的玩偶,欣赏着自己妹妹脸上气急败坏的神色,

魔王子悠悠地开口。

他说,小妹,你看,你的副体是个畜生。



寒烟翠当然知道这不是好话。

或者说,从凝渊这幺蛾子嘴里出来的就没什么好东西。

但当时没心思管那么多,还没桌子高的小女孩,咬牙切齿地看着抢自己玩具的兄长。

凝渊恶趣味地站了起来,寒烟翠踩在板凳上想要够住自己的玩偶。



听到嘲讽,小狐选择和寒烟翠站在同一战线。

小狐过来帮她。



结果,…



不帮还好,一帮,她们两个直接从板凳上摔下去了。

魔王子笑得更嚣张了。

抛着隔壁小姑娘湘灵给寒烟翠的布娃娃,他对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副体开口。

他说,赤睛,我们走。

当然,在走之前,凝渊还是不忘遗憾地来一句,

畜生果然是畜生。



呸,我去你的畜生。

你全家都是畜生

——这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去想那么多,捂着腿上的伤口,寒烟翠恨恨地看着那只离开的幺蛾子。

小狐见她生气了,便小心翼翼地凑过来想安慰她,却被她凶到了,又委委屈屈地缩在旁边。



但后来,情况却好了些。

就这件事,咒世主看不下去了。



这件事的直接起因,却是一向和男生混在一起打架还没有输过的寒烟翠,居然难得地戴上了蝴蝶结。

在外面这当然不算什么——她寒烟翠一直是对外笑得温婉动人,对内,面不改色地直接上手掐。

——在曾经的小时候,宣扬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时候,她则是二话不说在对方隔壁上留一个清晰的牙印。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寒烟翠在家戴着这个玩意,



这让人开始好奇这蝴蝶结的来历。



也是一个金发的同学送的。

笑得很好看的一位温柔少年。

寒烟翠还记得他给自己戴上这蝴蝶结的语气。

他说,女孩子就该对自己好点。



让寒烟翠觉得,原来天下男人并不是全都和自己的父亲和兄长那样讨厌。

再加上,金发

——因为湘灵的原因,寒烟翠对金发带着自然的好感。

于是她勉强接受了来自这位少年的好意。

她戴上了这漂亮的装饰。



起初,寒烟翠并没有把这件事讲出来的意思。

但咒世主轻易地从她口中将信息套了出来。

发现自己被套话后,寒烟翠的神色多少有些恼怒。

她没再说什么,直接冷着脸进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哪怕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把那个蝴蝶结摘下。



这让咒世主突然意识到,寒烟翠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小小的孩子。

如今,那个小女孩已经叛逆起来。

她有了自己的少女心思。



咒世主发现,因为忙碌,他无视了这孩子太多。

所以,对于之前他以为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他也开始注意起来

——毕竟,谁都不再是孩子的年龄了。



吃饭的时候,凝渊照例拿身边的事物作为话题,开始他眼中的娱乐。

他抑扬顿挫地评论了寒烟翠的装饰,还有那个蝴蝶结。

寒烟翠没有理会。

她依旧冷着那好看的脸,面无表情地吃饭。

魔王子最后又谈论到副体的事情。

他欣慰地看着正在给自己拿茶叶蛋的副体,再看看依旧不会化形的小狐。

他遗憾地叹道,

小妹,你看,过了这么久了,你的副体,还是畜生。



寒烟翠依旧没有理他。



赤睛对此也早就习惯。



他在旁边冷漠地剥茶叶蛋,准备在必要的时刻堵住这幺蛾子。

——噎死最好,噎不死,还有下一次。

不急,慢慢来。



但咒世主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皱着眉,对着一直让他头疼的幺蛾子,他说,

我不知道不管小狐以后还是不是畜生。

我只知道,



你现在就是个畜生。



(完)





起初开始是这个段子。



凝渊:小妹,你副体是个畜生。

咒世主:得,无论你副体是什么,我看你最先是个畜生。



但想着要把雅翠tag奶到二位数,所以便加了点东西。

变得更加无聊了。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三章02)

段落之二


婆罗堑,兵戈相见,重兵严阵以待,为情为仇,戢武王重备亲征,强势压境而来。

“今日血洗火宅佛狱……呀……”(什岛广诛)

“哼……妄言……”(太息公)

双方交战,一触即发,杀声震荡。

“杀啊……杀啊……”

什岛夷参对守护者,二次交锋,夷参杀势不减,迦陵凌厉依旧,枪对戟,一场长兵之战,展开华丽战章。

“呀——”(什岛夷参)

“喝——”(守护者)

烽火再燃婆罗堑,太丞什岛广诛刀扫八方,刚怒现戮,太息公翻袖如舞,蛮柔藏杀,贪邪扶木蛟蛇穿梭,相辅相成,交手之间,激浪骇涛。

“喝……”(什岛广诛)

迎战不利,太息公不容再败,以贪邪扶木提升功体,再起裂字卷,刹时...

段落之二

 

婆罗堑,兵戈相见,重兵严阵以待,为情为仇,戢武王重备亲征,强势压境而来。

“今日血洗火宅佛狱……呀……”(什岛广诛)

“哼……妄言……”(太息公)

双方交战,一触即发,杀声震荡。

“杀啊……杀啊……”

什岛夷参对守护者,二次交锋,夷参杀势不减,迦陵凌厉依旧,枪对戟,一场长兵之战,展开华丽战章。

“呀——”(什岛夷参)

“喝——”(守护者)

烽火再燃婆罗堑,太丞什岛广诛刀扫八方,刚怒现戮,太息公翻袖如舞,蛮柔藏杀,贪邪扶木蛟蛇穿梭,相辅相成,交手之间,激浪骇涛。

“喝……”(什岛广诛)

迎战不利,太息公不容再败,以贪邪扶木提升功体,再起裂字卷,刹时邪空赫放,裂电千里。

“裂宇之玄……”(太息公)

“哼,败招再用亦是败,太息公,你气数尽矣……”(什岛广诛)

“妄言……”

“呀,断天无锋,阿难之火……”

广诛求功心切,起手瞬间,一道毁天灭地之势自刀上而出,烈火漫腾,动破四方。

“喝……”

“哈……”

强招对撼,胜负立见,太息公破功受创,贪邪扶木陷入炽火烈焚之境,发出垂死挣扎的沉吼。

“呃啊……”

“吼……”

眼见情势危急,守护者力招震开什岛夷参,上前维护太息公。

“小心……”(守护者)

“休想……”(什岛广诛)

“喝……”

“呀……”

伤势未缓,太息公一时闪避不及,广诛杀招临身,守护者一招挡下刀势,救下太息公。

“呃……啊……”

正在此时,远天飞驰疾来一道龙形,伴着毫不在意的轻蔑冷笑,周遭倏然激起莫名火燥,景象受到焚灼而扭曲。魔王子现身,怀中抱着寒烟翠,掠阵之前,戢武王同时有了动作,猛力踏足,纵身跃入半空,两人冷冷对峙。

“嗯,魔王子,终于肯出来了吗……”(戢武王)

“情敌都已经杀上门了,吾怎么可能安心睡觉,当然要迎战,否则吾就要被你横刀夺爱了。”

“你……胡言……”

“哈,吾从不乱说,吾在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想要讨还你之王后吗,还你啊。”

魔王子将寒烟翠甩向戢武王,同时一掌袭出,戢武王接住寒烟翠,力掌还击,两人对掌一招。

“呀……”

“喝……”

异端对救赎,神异初交,雄浑掌力直欺四方,周遭尽陷火焚之势。掌力相当对持,魔王子内息翻涌激荡,强忍魔心痛楚,却是笑得邪异。

“你要王后,吾还你;你要佛狱,吾送你;你之谢意,吾心领。不过,你要剑之初,实在很抱歉,吾不会让给你,就算吾死,他死,吾就是不让,因为他爱吾,吾也爱他。”

“魔王子……”

“你赢了佛狱又怎么样,如果你也真的爱他,那么你就是赢了天下输了他,而吾得到的,就是他的真爱,这是你永远也无法得到的,任凭你耍尽武力和手段都无用。”

“魔王子……吾要你的命……”

“他爱吾,就算你杀了吾,你永远都是失败者。”

“他不可能会爱你……”

“你确定吗,戢武王,或者,吾应该称你为玉辞心,明明爱他,却不敢追求,不愿舍弃你这身虚华王袍,既然不愿放弃,就应该放下他。你能跟吾相比吗,为了他,吾可以舍弃一切,甚至连火宅佛狱都可以为他毁灭,眉头都不皱一下,毫不犹豫,感情的懦弱者,你爱他胜过吾爱他吗。”

“你……”

“哈哈……”

看到戢武王瞬间显露一丝嫉妒的极怒恨意,魔王子一声得意的轻笑,赤睛展翅,迅速飞离,戢武王把寒烟翠交给令岛赫赫,转身急追。

“休走……”

火宅佛狱众兵撤退,戢武王威怒传声。

“将王后厚葬,广诛,留兵驻守此地,接收火宅佛狱之地域,将佛狱之人全数驱逐,但是不准杀戮平民。”

“是……”

“令岛赫赫,备妥奏疏,将此战上奏帝昊,请示帝昊御旨。”

“领令……”

众人各自尊令离开,屏退左右护卫,戢武王闯入火宅佛狱,直奔藏书楼,四下翻找,但是不见蛾空邪火的解药。

“嗯,不见解药,看来只能另寻解救方法了。”

想起魔王子挑衅的话,戢武王心绪一激,愤怒难抑,却又不免黯然。

“剑之初,为什么你选择的人是他,该死的魔王子,吾一定要杀了你。”

 

 

或者是蓝

是用来交换的无料方卡,做了很漂亮的工艺!第一次方卡覆镭射膜,很期待!
有想要交换的可以提前和我说,做的不多,两种颜色是不同的工艺,可以都拿^ ^我自己也选不好就做了两种。

是用来交换的无料方卡,做了很漂亮的工艺!第一次方卡覆镭射膜,很期待!
有想要交换的可以提前和我说,做的不多,两种颜色是不同的工艺,可以都拿^ ^我自己也选不好就做了两种。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三章01)

第十三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魔王子半躺半靠在王座之上,双眼轻合,眼睫微颤,额头沁出一层薄汗,紧紧地揪住心口的衣襟,在昏沉的意识中极力隐忍锥心刺痛。

“剑之初……”

魔王子无意识地一声噫语,身边默默守护的赤睛耳尖灵敏一动,轻轻按上自己的心口,与魔王子互有感应的心痛感觉,虽然早已习惯,却还是不免叹息。

“就算是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你也无法忘记他……”

想起数日之前,魔王子猝不及防地心悸吐血,昏迷至今一直意识不清,心脉微弱,气息激荡。赤睛忧心不已,守在魔王子身边寸步不敢离,同时派出众兵打探剑之初的情况,得知剑之初与慕容情被人救走...

第十三章    段落之一

 

火宅佛狱,魔王子半躺半靠在王座之上,双眼轻合,眼睫微颤,额头沁出一层薄汗,紧紧地揪住心口的衣襟,在昏沉的意识中极力隐忍锥心刺痛。

“剑之初……”

魔王子无意识地一声噫语,身边默默守护的赤睛耳尖灵敏一动,轻轻按上自己的心口,与魔王子互有感应的心痛感觉,虽然早已习惯,却还是不免叹息。

“就算是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你也无法忘记他……”

想起数日之前,魔王子猝不及防地心悸吐血,昏迷至今一直意识不清,心脉微弱,气息激荡。赤睛忧心不已,守在魔王子身边寸步不敢离,同时派出众兵打探剑之初的情况,得知剑之初与慕容情被人救走,这才稍稍安心。

看着昏迷之中情绪也无法安定的魔王子隐忍极端痛楚,赤睛附在魔王子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剑之初暂时安全无虞”,魔王子这才平静下来,冲撞不稳的气息总算渐渐缓和。

“呃……啊……”

一声细碎低吟,赤睛惊觉回神,魔王子缓缓睁开双眼,故作深沉地弯起一丝笑意。

“赤睛……”

望向魔王子刻意伪装的邪凛,平静地侧身一转,淡淡地说了一句。

“醒来就好……你觉得怎么样……”

“不差,睡得很好,辛苦你了,赤睛,让你一个人忍受这么久的无聊。”

“三十分,脸色苍白,中气虚弱,另外,你的关心不够诚意,你应该这么说,赤睛,这段无聊的日子,多谢你照顾,最好再加上一句,吾愿意以身相许回报你。”

魔王子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赤睛。

“赤睛,说得这么直接,吾可以认为你是在向吾求婚吗?”

“吾不是向你求婚,吾只是向你索取报酬,照顾你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至于向你求婚这件事情,吾觉得还是让剑之初来做比较合适,也符合你的兴趣,吾比较适合旁观。”

“唉,赤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绝情,实在令吾太伤心了。”

“你不是伤心,你是心痛,为了剑之初……”

情绪一怔,魔王子猛地一阵心颤,钝痛层层泛起,神情依然漫不经心,显得十分随意。

“赤睛……吾又无聊了……”

赤睛轻合双眼,忍受心中感应的痛楚,淡似无情地说了一句。

“你的无聊感觉很快就会过去了……”

正在言谈之间,太息公、守护者与一名兵卒前来,兵卒向魔王子禀报。

“启禀王,慕容情来了,在漠沙林外求见。”

魔王子心绪微微一动,神情刻意显得散漫慵懒,半躺王座,漫不经心地轻笑。

“走了爱情,来了友情,情之一字误人深啊。”

看了一眼魔王子,赤睛没有任何情绪,果断地说了一句。

“让他进入吧……”

“是……”

兵卒听令离开,太息公心下一怒,立即进言。

“慕容情,嗯,此人必定是为剑之初而来,王……”

太息公话未说出,魔王子冷淡一言,打断了她。

“太息公,废话不用特别提醒,吾自有思量。”

慕容情大步进入正殿,神情急切,微带怒意。

“魔王子……”

魔王子轻轻拨了一下额前的一缕发丝,斜靠座榻,眼睛都没有斜一下。

“语气不对,吾性格怯弱,你可以温柔一点吗?”

柔声慢语,听得慕容情一怔,压抑怒气,语调柔和了几分。

“魔王子……”

“耶,魔王子之称,太生疏了,喊吾凝渊。”

慕容情无奈,隐忍情绪,撇过头,不甘愿地喊了一声。

“凝渊……”

神情惬意,语气随意,全然享受的样子,魔王子看似舒适地躺靠在王座上,只有赤睛知道,他这是在掩饰自身的虚弱。

“仇视吾的人啊,何事让你迂尊降贵,亲临佛狱,身为罪人的吾,需要如何为你服务?”(魔王子)

“不用腥腥作态,你明知吾来此为何,吾要蛾空邪火的解药。”(慕容情)

“情,果真令人动容,剑之初为了玉辞心,你又为了剑之初,但是剑之初以伤换药,你呢,你不能不付出代价就要取得,那是掠夺,那是偷窃,那是恶德啊。”

“反正你从来不在乎,何必顾忌,你可以用你对待剑之初的方式对待吾。”

“哎呀,这怎么可以呢,吾爱剑之初,所以吾会伤他,是出于爱他,因为吾太在意剑之初了。可是你是剑之初的好友,为他出生入死,吾感谢你救了剑之初,不过吾不能爱你,所以怎么能让吾忍心伤害你呢?”

慕容情心感一震,一怒转身,语气冷冽。

“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出吧……”

魔王子从王座上慢慢坐起,此时此刻,他每说一句,心痛的程度就会加重一分,此时此刻,已经冷汗直沁。

“条件,吾这才想到要你的条件,只要你能原谅吾,放下霓羽族的深仇,吾就将解药给你,好吗?”

“别开不可能的条件……”

“慕容情啊莫容情,你真正不容情,一点也不愿意留情,非要逼得吾悔恨而死吗?”

“要吾谅情,除非你真有一丝一毫的忏悔,但是你没有。”

“你是怎么判断吾之忏悔,虚假的表情,矫饰的言语,吾要如何表现才算是真心。你没有想过吗,同样受到蛾空邪火的攻击,何以剑之初的功体无法承受,你却能安然无恙,这是吾手下留情的铁证,吾忏悔之心,日月可昭,天地共鉴。”

赤睛难忍感应的心痛不适,看了一眼魔王子,淡漠地回应。

“你相信天地日月……”

“反正天地日月除了当作见证,也作不了其它事情,相信一下也无妨。”

魔王子的话令慕容情不耐,但是为了剑之初,他只能压下愤怒。

“你的歪理,吾听够了,魔王子,省下你的长篇大论,直接切入重点,你想要什么?”

“剑之初曾经对吾说过,他愿意为你死,那么你呢,你肯为剑之初放弃你微薄的仇恨,用宽容的心接待吾,用慈爱来感化吾,让吾了解霓羽族的和平纯善吗?还是不会?你将仇恨看得比剑之初更重,对吗,是这样吗?”

“你不用激吾……”

“吾只是陈述,陈述一个事实,问你自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慕容情握紧拳头,怒恨之情,他不甘,但是剑之初的伤势,他不能不顾,尤其听到魔王子提及剑之初愿意为他而死,他更加情绪翻涌,顿时陷入天人交战。

“你说什么……”

魔王子眼看慕容情挣扎在情义之间,双唇微扬,冷冷一笑。

“看见了吗,你内心的丑陋,你要做抛弃灭族之仇的罪人,还是不顾朋友之义的无情人,唉,难以抉择啊。说吧,说吧,慕容情愿意宽恕魔王子,愿意放下仇恨,原谅魔王子杀害霓羽族的过失,吾就给你解药。”

“吾……”

“说啊……”

“吾……慕容情……”

“对,说出来,这不是很困难。”

“吾慕容情,愿意宽恕魔王子,愿意放下仇恨,原谅魔王子杀害霓羽族的过失。”

“哈……终于说了……”

魔王子身影一晃,显得十分悠闲地背靠王座半躺下来,语气轻慢地刻意感慨。

“一个人的活换取几百人的死,谁说生命是等价,这样的荒谬啊,慕容情,你背叛了霓羽族,彻底背叛。”

慕容情此时已经无暇顾及魔王子的恶意评价与指责,他只想拿到解药,让他可以救治剑之初,补偿对剑之初的愧疚。

“解药……”(慕容情)

“面对一个背叛族人的人,吾怎么能给你解药呢,更何况,吾爱剑之初,但是他却移情别恋,吾又怎么可能治好他的伤,成全他和吾之情敌。”(魔王子)

“你这种只会玩弄感情的人,怎么会有心爱人,剑之初也不可能会爱上你。”

“是啊,依照常理,当然不可能,但是爱情都是没有常理可言的,所以吾爱剑之初,就算他不爱吾也没关系,吾爱他就好了,所以吾宁愿杀了他,也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不过很奇怪,你凭什么认为剑之初不爱吾呢?”

“魔王子……”

慕容情愤怒难抑,情绪一阵激动,恨极地冷冷瞪着魔王子,却见魔王子毫不在意,依然无所谓。

“愤怒了,真是不理智的行为,你是吾之对手吗,你的愤怒对吾有威胁吗,收敛吧,你虚张声势的爪牙,在吾面前,你连病猫都不是,因为你没有能力,毫无能力。”

慕容情气得浑身颤抖,魔王子抬手轻轻按住心口,起身走向内殿。

“吾累了,要休息,送客,再见。”

“魔王子……”

慕容情想要上前,赤睛心知魔王子已经无法承受,不能再耗费精神,立即上前阻止。

“你已经输了,彻底输了,不论任何方面,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放弃吧,与其与他纠缠,不如另寻办法救治剑之初。”

“魔王子,慕容情立誓,他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慕容情愤怒之极,拂袖离开,太息公还想说什么,赤睛冷冷一斜。

“守护者,看好大殿,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

赤睛说完,转身进入内殿,只见魔王子倒卧榻上,揪紧胸口的衣襟,榻前是一滩刺眼的鲜红。

“凝渊……”

急忙扶起魔王子躺好,赤睛心惊不已,只听见魔王子微弱的喃喃低吟,一如当年相似的情景。

“剑之初……吾一定会救你……”

 


 

RogueHacker
【赴死又如何?至少还有你陪着吾...

【赴死又如何?至少还有你陪着吾。

          ——只想亲眼见证汝之自我毁灭罢了。

而在见证吾毁灭的同时,你也恰恰毁灭了自身。

         愚蠢啊,赤睛。

愚不可及。


(魔赤相关糟糟涂脑洞)

【赴死又如何?至少还有你陪着吾。

          ——只想亲眼见证汝之自我毁灭罢了。

而在见证吾毁灭的同时,你也恰恰毁灭了自身。

         愚蠢啊,赤睛。

愚不可及。



(魔赤相关糟糟涂脑洞)

举着内裤奔跑
清完啦~准备1月继续开始接q版...

清完啦~准备1月继续开始接q版~各位老板看看我【为了尾款出来卖艺

清完啦~准备1月继续开始接q版~各位老板看看我【为了尾款出来卖艺

frauzzz

找太太约的无料图,第一次搞,cp25d1会去,欢迎交换或领取,没有摊位,就想要的道友直接找我就好

找太太约的无料图,第一次搞,cp25d1会去,欢迎交换或领取,没有摊位,就想要的道友直接找我就好

溟非隐

笼中飞鸟(上)

魔皇陵毁,崩落的碎石尘沙,伴随着他化阐提渐渐消失的意识,将魔族最后一摸痕迹,一并掩埋。

“真是可惜啊”

“赤睛,你瞧,只要活得够久,曾经强大到以一柄武器就可以轻易毁灭你我的敌人,也会脆弱而孤独地死去。”

“真是可惜啊”

魔王子凌空而立,看着逐渐崩毁的魔皇陵,他一贯漠然的眼中,升起了一丝兴趣,然而这对他有兴趣的对象而言,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赤睛站在他身后一步的地方,不远不近,他抬了抬眼睑,只一眼,便明白魔王子此时的想法。

“再晚,就来不及了。”

“哈,赤睛,出征了”

话音未落,赤睛身形一变,化作巍峨魔龙,魔王子纵身一跃,傲然身影踏于魔龙后背,魔龙仰天一啸,双翼一振,踏着飙卷...


魔皇陵毁,崩落的碎石尘沙,伴随着他化阐提渐渐消失的意识,将魔族最后一摸痕迹,一并掩埋。

“真是可惜啊”

“赤睛,你瞧,只要活得够久,曾经强大到以一柄武器就可以轻易毁灭你我的敌人,也会脆弱而孤独地死去。”

“真是可惜啊”

魔王子凌空而立,看着逐渐崩毁的魔皇陵,他一贯漠然的眼中,升起了一丝兴趣,然而这对他有兴趣的对象而言,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赤睛站在他身后一步的地方,不远不近,他抬了抬眼睑,只一眼,便明白魔王子此时的想法。

“再晚,就来不及了。”

“哈,赤睛,出征了”

话音未落,赤睛身形一变,化作巍峨魔龙,魔王子纵身一跃,傲然身影踏于魔龙后背,魔龙仰天一啸,双翼一振,踏着飙卷的尘沙,凌空掠向崩毁的魔皇陵。

魔王子五指微曲,掌心内元一催,焚世魔焰开道,焚毁一切阻碍,直到看见他的猎物。

他化阐提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凌乱的发丝,轻覆在他面庞,嘴角血迹还沾染了些灰尘,看起来格外凄惨。

魔王子蹲下身,伸出手拨开他的发丝,箍住他下巴抬起来看了看,像是确认他的所有物是否完好,仔细检查之后,魔王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戳了戳他腹部,快要干涸的伤口,再次流出一滩血迹。他化阐提痛苦呻吟出声,紧蹙的眉间,渗出密密的汗珠。

“啧啧啧,真是傻的可爱。错把敌人当心腹爱将,背后致命的一刀,是不是格外地回味无穷呢?”

“吾和你就不一样了,如果没有敌人,吾就培养敌人,敌人太弱,吾给机会,帮他变得强大,他的一切,都在吾掌握之中,虽然结果有点意外,但吾还是配合他演了最后一场戏,吾是不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敌人?”

“看,那只多么骄傲的鸟儿,一步一步折断翅膀,崎岖前行,追逐渺茫的希望,最终坠入地狱的慕容情,像不像此时的你?”

“濒死的美,最是诱人。”

魔王子自说自话,意识模糊的他化阐提并不会有任何回应,时间久了,魔王子也觉得无趣,这才准备回家。当然,带上这只美丽的猎物。

“赤睛,回蛹眠之间”


那只蛹,曾经困了他很久,他在里面无聊的要发疯,不过还好,他没有心的,不会真的发疯。如今这个陪伴了他恒久岁月的蛹,住进了第二个人。

“吾真大方,赤睛,你说是吗?”

“就上一档戏而言,他是吾之生死仇敌,而如今,吾却用自己的蛹,维系他的性命,以德报怨,吾之品格如此高尚,你说,他醒来后会不会感激吾”

“吾认为,不会”

“你让吾伤心了”

“你有心吗”

“差点忘记这回事。赤睛,你不要总是提起。”

“如你所愿便是。”

“敷衍”

“……”

蛹中属于魔王子的邪能,从他化阐提腹部的伤口进入他的身体,将他化阐提体内残余的魔能,吞噬的一干二净,最后盘踞在他化阐提腹部,缓慢的修复伤口。不坏魔躯之上的伤口格外难以愈合,魔王子受伤最重的一次,回到蛹眠之间,不过三日,便修复完全。而这次,却是足足用了三十天。

三十天,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比如,打造一个华丽的笼子。

他化阐提苏醒之时,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然而身为魔主长久以来的素养,让他迅速脱离了这种状况。

但他完全清醒之后,才意识到此时的处境有多么糟糕。腹部伤口虽然愈合,一身魔能却消失无踪,身体里无法驾驭的邪力,更让他有不妙的预感。遑论此时身处的地方,是一个笼子。

这一切,对他化阐提而言,太过诡异,本该葬身魔皇陵的他,在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何事?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答案。

RogueHacker

用生命撩欲界女主人的魔咩咩~

西服魔王子&旗袍霁无瑕

魔霁向注意XD】

用生命撩欲界女主人的魔咩咩~

西服魔王子&旗袍霁无瑕

魔霁向注意XD】

玄五元
最终版本出炉=。= 实物底部会...

最终版本出炉=。= 

实物底部会Duang上银沙特效

来不及打样所以后续完全交给印方。

头一次做太赶工了。以后有机会cp26的话再做会再认真打磨细节 。

冷门角色+迟到赶车=质量望天收


只印了40只,除去自留爽和交换的话大概剩25-30只 

寄在小伙伴摊位,仅21号在。

摊位号没出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


【争取在下一次cp前画一些其他角色... emmm赤睛、戚寒雨先计划上..。。

最终版本出炉=。= 

实物底部会Duang上银沙特效

来不及打样所以后续完全交给印方。

头一次做太赶工了。以后有机会cp26的话再做会再认真打磨细节 。

冷门角色+迟到赶车=质量望天收


只印了40只,除去自留爽和交换的话大概剩25-30只 

寄在小伙伴摊位,仅21号在。

摊位号没出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


【争取在下一次cp前画一些其他角色... emmm赤睛、戚寒雨先计划上..。。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二章07)

第十二章    段落之七


风华倾颓,一身狼狈,慕容情弃馆而走,背着重伤的剑之初急逃,脚步飞驰,身后是最不愿见到的牺牲,更是最不愿舍下的挂念,但是此时此刻再也不容回顾,慕容情按下激荡翻涌的气血,唯有前行不能退。

“富长贵……啊……”

荒林途中,一波未平一波起,转眼之间,箭雨漫天,集境伏兵掩杀而来。

“杀……”(集境伏兵)

“闪开……全部闪开……喝啊……”(慕容情)

数不清的杀手,数不清的飞箭,慕容情战至疯狂,纵使满身血染,心犹不悔,躲闪不及,慕容情连续中箭,随即双刀砍来,为护剑之初,唯有以掌挡刃。

“呃啊……喝……”

掌上使...

第十二章    段落之七

 

风华倾颓,一身狼狈,慕容情弃馆而走,背着重伤的剑之初急逃,脚步飞驰,身后是最不愿见到的牺牲,更是最不愿舍下的挂念,但是此时此刻再也不容回顾,慕容情按下激荡翻涌的气血,唯有前行不能退。

“富长贵……啊……”

荒林途中,一波未平一波起,转眼之间,箭雨漫天,集境伏兵掩杀而来。

“杀……”(集境伏兵)

“闪开……全部闪开……喝啊……”(慕容情)

数不清的杀手,数不清的飞箭,慕容情战至疯狂,纵使满身血染,心犹不悔,躲闪不及,慕容情连续中箭,随即双刀砍来,为护剑之初,唯有以掌挡刃。

“呃啊……喝……”

掌上使力,断刃为兵,慕容情截杀敌兵,随即毅然拔出肩头的箭,血滟溅了半身。

“呃啊……”

剑之初深感愧疚,强撑意识,心痛如绞,气息微弱地说着。

“放吾下来,这次,吾不能欠你。”

慕容情身形一滞,维护剑之初的心意坚决,只是想起对好友隐瞒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事实,心中不免泛起一丝难以言明的纠结情绪。

“你不用欠,这是吾甘愿,若是亏欠,是吾欠了你一件关乎你一生之大事,只望你顾念交情,今后不会怪吾。”

“你……在说什么……”

“嗯……有人……”

此时前方白芒乍现,月照霜林,寒光凛冽,茫茫夜色之中,缓缓出现一道肃杀身影,只见万古长空沉步上前,慕容情心绪一怔。

“万古长空……”

与此同时,慕容情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破军府护军铁卫总教头,影,年纪看似老迈,却是目光凌厉,杀势前来,手拄木刀杖。

“还有吾……”

无名刀剑出鞘,万古长空虽然不愿杀戮,奈何军令如山,只能出招直取慕容情。

“得罪了……喝……”

慕容情丝毫不退,勉力拼战,万古长空剑路急转,慕容情再次承受一击。

“呀啊……”

背后影看准慕容情受伤一瞬,随即出招,刀杖锋利,连伤慕容情两记。

“呀……”(影)

“哇……”(慕容情)

重伤之下,慕容情难以顾全,失招之间,万古长空一击猛踢,虽然再伤慕容情,却也将他暂时踢出影的杀招范围,慕容情与剑之初摔出丈余,跌倒在地。

“呃……噗……咳咳……”(慕容情)

不愿拖累挚友,剑之初强忍剧痛,支撑着起来,抬掌想要运功。

“让吾……帮你……”

慕容情脚步不稳,身形摇晃,按下剑之初抬起的手掌。

“你不能运功……吾还撑得住……”

剑之初抬眼望向慕容情,心下黯然,动容,不甘,此时影再出极端杀招。

“你们没有逃生的机会……杀……”

一化千影,极招同出,凰翼破碎,命悬一线,慕容情与剑之初毫无还手之力,被气劲震飞,伤上重上。

“啊……”(剑之初)

“呃……”(慕容情)

危急之时,忽然惊见四周白绫如雪,交错而来,力阻杀机,白影迷蒙之中,暗藏一股令人讶异的雄浑掌劲,还挟带一道熟悉的冷绝剑气。

“呀……休想得逞……”(影)

“嗯……这是……”(万古长空)

万古长空惊疑之时,愁未央现身救人,蓝影一现,影立即发觉,挥杖直袭击,此时一剑破杀,不群之芳直插入地,寒冽的银芒慑人心魄。

“不群之芳……香独秀……”

白绫一挑,击退影,愁未央趁势救走慕容情与剑之初。

“走……”

愁未央带走慕容情与剑之初,白绫撤离散去,已经不见人影,却见香独秀静静地立于不远之处,挡去前路。

“浮名本是身外物,不着方寸也风流。”

影微微一皱眉,不敢轻举妄动,愤怒地低声轻言。

“可恶……只差一步……”

看了一眼香独秀,心知情势不好,影与万古长空立即离开。

“离开……返回禀报军督……”(影)

众人离去,不群之芳飞旋,回势香独秀手中,收归鞘中,香独秀看了一眼满地刺眼的泣血鲜红,轻合双眼,心中怅然。

“虚名,一切都是虚名,浮云而已。烨,权势名利,浮华虚无,为何你就是不愿放下。”



玄五元
头一次想做吧唧,画的大致这个样...

头一次想做吧唧,画的大致这个样子。会和印吧唧的店家沟通后再调整。

想做双闪细沙效果。。

但是一上手拿A4尺寸画的太大超规格了。。不知道印出来什么情况,,,

可能75mm的好一些? 

不知道 囧。

能做成吧唧的话就吧唧。


总之印量调查一下!留言就好,不要和隔壁微博重复留言。

12.21号会去cp,花式交换!

截止12.5号中午12点


(总之成本还能承受就做无料了_(:з」∠)_成本太高的话我......大不了自己摆阵!)

也可能最后会做成明信片无料。

等印了再放高清图

头一次想做吧唧,画的大致这个样子。会和印吧唧的店家沟通后再调整。

想做双闪细沙效果。。

但是一上手拿A4尺寸画的太大超规格了。。不知道印出来什么情况,,,

可能75mm的好一些? 

不知道 囧。

能做成吧唧的话就吧唧。


总之印量调查一下!留言就好,不要和隔壁微博重复留言。

12.21号会去cp,花式交换!

截止12.5号中午12点


(总之成本还能承受就做无料了_(:з」∠)_成本太高的话我......大不了自己摆阵!)

也可能最后会做成明信片无料。

等印了再放高清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