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257浏览    2参与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41

孟瑶坐在酒肆前的凉棚下卖酒。


今天酒仙翁难得开一次张,所以前来买酒的人格外的多。


“张大娘,今个来了不下三次了啊。”孟瑶笑着将两坛酒提给妇人,并收下她的铜板。


张大娘擦了擦汗,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小道长好记性啊。这不没办法,这天子笑赶早不如赶巧,平时也不能随便买到,才买几坛回店里就被客人订走了。”


“那客人可有说这次的天子笑口味如何?比起以前来可有什么不同吗?”孟瑶随口问了句。


“这到没听客人说。”张大娘回想了下,便晃着头回答,“反正都赞不绝口,瞧我一次次的来也就知道了。”


孟瑶挑着眼尾瞄了,探在躺椅上躲懒的酒仙翁,嘴角上扬,满是掩饰不住的小得意:“这样...

孟瑶坐在酒肆前的凉棚下卖酒。


今天酒仙翁难得开一次张,所以前来买酒的人格外的多。


“张大娘,今个来了不下三次了啊。”孟瑶笑着将两坛酒提给妇人,并收下她的铜板。


张大娘擦了擦汗,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小道长好记性啊。这不没办法,这天子笑赶早不如赶巧,平时也不能随便买到,才买几坛回店里就被客人订走了。”


“那客人可有说这次的天子笑口味如何?比起以前来可有什么不同吗?”孟瑶随口问了句。


“这到没听客人说。”张大娘回想了下,便晃着头回答,“反正都赞不绝口,瞧我一次次的来也就知道了。”


孟瑶挑着眼尾瞄了,探在躺椅上躲懒的酒仙翁,嘴角上扬,满是掩饰不住的小得意:“这样啊~”


“哼!”酒仙翁将斗笠盖在脸上,翻了个身索性不去理他。


孟瑶送走了张大娘,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鹤纹道袍,凑到酒仙翁身边:“我说前辈,你看看我酿的酒卖出去没人发现不同,这不是没有辱没您的名声嘛。你怎么还闹脾气了呢?”


“我才懒得和你闹脾气。”酒仙翁扬了扬手,“今天是检验你的成果,既然没问题,就收摊收摊!”


“可是这才过晌午。”


“我说收摊就收摊了,又不缺这点钱。”


孟瑶对酒仙翁这个老小孩脾气一直也没什么办法,也只有听话乖乖收摊。


他这边刚刚把“卖”字旗给取下来,就听到不远处河道上有人喊他。


“瑶妹!瑶妹!”魏无羡挥着长杆子,兴致颇高地在船上跳。他身边的江澄眉眼里满是无奈的嫌弃。


孟瑶一边卷着旗帜,一边朝他们笑:“怎么,今天舍得从云深不知处出来了?”


“想你了,就来看看呗。”魏无羡将杆子往江澄手上一扔,就飞身下了船,直冲他跑过来。


来到孟瑶身边,扫了眼酒肆,魏无羡笑道:“我这次赶上了?”


孟瑶看了眼酒仙翁,酒仙翁侧着身躺着,看也不看他就回了句:“收摊。”


孟瑶只有无奈地抬了抬手里卷成一捆的旗帜:“来晚一步。”


魏无羡以脚跺地,直呼可惜,就在他打算腆着脸去缠酒仙翁的时候,江澄也下了船:“好了,我看你就是没这个福气。”说着对孟瑶点头:“我听魏无羡说了,你在学酿酒?”


“是了。”孟瑶点头,随即凑近他俩,眨了眨眼睛,“听说上次让阿婴带回去酒,你没喝到,等私下再让你们尝尝。”


江澄笑了:“那就一言为定了。”


魏无羡更是激动得说着搂上孟瑶的脖子直晃悠:“哇!瑶妹你最好了!来,我这里最后一个枇杷给你吃!”


还在其他船上站着的蓝忘机远远看到,有些黯然地垂下眸子,道:“兄长,我们先回……”


等他偏过头,原本就在他隔壁船的蓝曦臣此时也跃上了岸,眼里还带着莫名的亮光。


“小孟道长,酒仙翁前辈。”


孟瑶艰难地从魏无羡的胳膊里探出头,面上依旧是甜腻的笑容:“啊呀,蓝公子好久不见了。”


酒仙翁听到蓝曦臣的声音也摘下面上的斗笠,送躺椅上懒洋洋地坐起来,他扫了眼蓝曦臣身后那稍显庞大的队伍:“哟,蓝家小后生……怎么,看你们这样子,是啃了个硬骨头啊。”


孟瑶一听,便问:“是因为彩衣镇水祟?”


“瑶妹你也听说了?那哪是什么水祟,是水行渊!还差点把我给吃了!”魏无羡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江澄立刻拆台:“那是你自找的。”


“那不是那个蓝家修士剑都给吞了嘛!”魏无羡被江澄吸引了注意力,终于放过了孟瑶的脖子,笑嘻嘻地争辩,“他半个身子都在水里了,如果我不捞一把,他就凉了。”


“要不是蓝忘机,我看凉的就是你了。”


魏无羡和江澄的斗嘴,孟瑶听得心跳都快了几分,他转头看向蓝曦臣:“这次这么凶险?”


蓝曦臣摇摇头:“我们倒没有大碍,只是这水行渊难以根治,恐怕今后彩衣镇居民的生活就要艰难不少。”


孟瑶垂眸思索片刻,抬头望了望蓝曦臣身后的船队,又看向酒仙翁。


酒仙翁被他盯得烦,就哼哼着甩了甩手进了酒肆。


孟瑶这些日子是摸清了酒仙翁的性子,见他这个样子也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他立刻对蓝曦臣说:“不是说有人落水了吗?蓝公子叫大家进来坐坐稍作休整吧。”


这边蓝忘机百无聊赖地等着蓝曦臣‘叙完旧’,可是等到的却是自家兄长招呼大家下船休整。


孟瑶见蓝忘机和蓝曦臣长得极为相似,估摸着就是青蘅师兄的二儿子,见他走过来刚想和他打招呼,就见他望了自己一眼,轻微颔首,就又移开了视线。


早就听蓝曦臣提起过他这个弟弟个性冷淡,但是孟瑶总觉得……


好像被讨厌了。


孟瑶苦笑着腹诽。


来得蓝家门生和上次蓝曦臣带的有许多重复的,他们熟门熟路的和孟瑶、酒仙翁打招呼。加上魏无羡还揽着江澄叫嚣着说:“这不是在云深不知处,我们想喝酒就喝!这下某人没话说了吧!”


一时间酒肆倒也热闹起来。


但这份热闹除了没传递给,以自我为中心冰封万里的蓝忘机以外,还有那位下半身全部湿透的少年。


“要换下衣服吗?小心感染风寒。”


苏涉坐在角落,丢了佩剑,湿了衣裳,此时显得狼狈不堪的他脸上满是羞愤,恨不得立刻回去。这点倒是和蓝忘机此时的想法不谋而合。


脸色阴沉的他自然也没谁愿意自讨没趣,所以当他看到有人和他搭话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苏涉抬头看着眼前的小道长,一双湿漉漉的眼瞳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嘲讽和不屑,就连会让他非常不自在的同情也没有。


他就像是在和你再平常不过的交谈,很诚恳地询问你的意见。


苏涉低下头:“不,不用了。我等会用灵力烘干就好了。”


孟瑶眼底里闪过一丝向往,真心实意地说:“灵力啊……那还真是方便。”


“嗯?”苏涉不明白他的意思。


孟瑶摇摇头没有解释。他转身提了几坛酒,喊了句:“前辈,我去给订酒的客人送酒,很快回来。”


蓝曦臣原本在安慰他眼里心情不好的弟弟,结果听到这句话,便道:“我同你一起去……”


可惜话还没说完,酒肆里就没了孟瑶的身影了。




这边的孟瑶根本没有去送酒,他寻了条轻便的船,随手将酒坛往船板上一放,就划着小船离开了。


河道尽头的碧灵湖,已经没有方才蓝家弟子布阵撒网时的汹涌。


碧绿静谧,从面上看反复再寻常不过的湖泊,但如今在那平静的湖面下究竟暗藏着怎样的凶险,已经昭然若揭了。


这下子没人打搅了。


孟瑶像上次那样将身上的道袍解下。


我可做不到用灵力来烘干衣服,要是湿了就麻烦了。孟瑶一边这么自嘲着,一边钻身入水。


下水前孟瑶没吸进多少空气,所以他很轻松的像下沉去。


湖里的水全然不像外表的那样碧绿,而是如浓墨一样漆黑。


原本会在有人落水后就死命缠住往下拖的水行渊,此时已经彻底慌乱了。那团“浓墨”翻腾着想绕开孟瑶,可是与水混会一体的它,根本做不到。


只能将湖水无用的翻滚。


孟瑶担心水行渊将他的船打翻,那样他的道袍也毁了。于是他将拇指放到嘴巴,打算咬破它。


像是意识到他将要做什么,水行渊突然暴起挣扎,浸泡着孟瑶的湖水翻腾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深水漩涡。


这样的剧烈转动产生的水浪,让孟瑶在水下失了重心。他单薄的身子被卷进漩涡里,肺腔里原本就不多的空气,俨然要耗尽了。


湖底乌黑一片,睁眼和闭眼的区别几乎没有,孟瑶眯着眼,伸手想抓点什么来稳住身形,指尖却触及到一片随着漩涡转动的冰冷硬物。


孟瑶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却发现那是一把剑。


剑锋锐利无比,孟瑶自然没那么巧,一抓就抓到剑柄,因此剑锋划破了他的手掌。


孟瑶掌心皮肤一破,红黑色的血液就迫不及待的顺着湖水飘散。


血液所到之处,水行渊也无力在发威。它挣扎着逃跑,最后却在血液的吞噬下归于平静。


水行渊消失了,血液却没有停止它的扩散,它如同有生命一般向着人流量更多的河道延伸出去。


孟瑶赶紧浮上水面,清新的空气让他开始变得模糊的意识重新清晰起来。


延伸出去的血液也在这时候回流,最后重新顺着孟瑶的掌心的伤口爬了回去。


碧灵湖的岸边,孟瑶扑腾着爬上岸,他甩了甩在不停滴水脑袋,将遮住眼睛的头发拔开——


露出了一双金色的竖瞳。


孟瑶甩开手里的剑,便迅速原地盘腿打坐。


在清心经念了三遍之后,孟瑶终于松懈下来。他睁开眼睛,那双瞳仁又变回墨黑的翦水眸。


孟瑶摊开刚才割伤的手掌,现在上面已经没有任何伤痕。


他的船最终还是沉了,道袍也没了,更别说他拿来当借口跑出来的酒。


但那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此时浓黑的湖水此时变得澄净一片,只有某些水草与藻类密集的地方变成枯黄色。


孟瑶抓了抓脑袋,心道:水行渊解决了,现在该怎么解释呢?还有……


他转头看向被扔在地上的剑,看做工是把仙剑,可被血液侵蚀过后,已经灵力全无。


我好像把人家的佩剑弄坏了。


——————

小天使的约稿(她说不用艾特她了,这是什么天使?QA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