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道祖师原著延伸

16浏览    8参与
公子—儒清

归否5

城南人群混杂,连着酒坊也多。蓝曦臣走在闹市上,也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被挤进了一家胭脂铺的门褴处。

:“哎呀,公子你站在门处作甚挡着道了。”一妇人突然出现在蓝曦臣的视线,骂骂咧咧的想将蓝曦臣往一边推一推。


蓝曦臣避开妇人的手,他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也好久没身处于如此热闹嘈杂之地了。脸上显露出来的是茫然还有不可言表的空白。妇人心道这公子看着俊俏,却没想到像个傻子便走进了胭脂铺。


他正想抬脚走,可刚迈开腿就被人群推进了胭脂铺里。

:“公子你是想买胭脂吗?看你在门口待了很久也没进来,我们这儿的胭脂啊可是城南最好的。公子可有心上人儿?不妨买去送与她?”来的正...

城南人群混杂,连着酒坊也多。蓝曦臣走在闹市上,也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被挤进了一家胭脂铺的门褴处。

:“哎呀,公子你站在门处作甚挡着道了。”一妇人突然出现在蓝曦臣的视线,骂骂咧咧的想将蓝曦臣往一边推一推。

 

蓝曦臣避开妇人的手,他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也好久没身处于如此热闹嘈杂之地了。脸上显露出来的是茫然还有不可言表的空白。妇人心道这公子看着俊俏,却没想到像个傻子便走进了胭脂铺。

 

他正想抬脚走,可刚迈开腿就被人群推进了胭脂铺里。

:“公子你是想买胭脂吗?看你在门口待了很久也没进来,我们这儿的胭脂啊可是城南最好的。公子可有心上人儿?不妨买去送与她?”来的正是头戴翡翠簪子,绿色袄裙的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手中拿着扇子,额头间满是细汗。能在铺中如此忙碌之人,想必一定就是这家铺子的老板娘了。

 

蓝曦臣拱手作揖:“老板娘。”

 

中年女子笑着挥了几挥手中的扇子:“公子想来气度不凡,怎么,买盒胭脂吗?”蓝曦臣摇摇头:“不了,在下刚才在门口也只是因为人群拥挤。后来离开时,也是被人群挤进来的。在下先行告辞了,有劳老板娘。”

 

蓝曦臣走在闹市上,小贩们吆喝着。

 

:“胭娘子家胭脂今日好早便卖光了,平日还没今个那样快收摊的。”

 

:“你有所不知,朱家。就是前些日子一家九口,外加那个新进门的主母,惨遭杀害的朱家。现今朱老爷还在,又说主母生平最喜欢的就是胭脂。于是便大肆购买了胭娘子家的胭脂,今个便就要送去府上。胭脂都被人家朱老爷买下了还开什么店。”

:“可惜了那么好的胭脂,就给当陪葬品了……”

 

蓝曦臣耳尖立刻上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请问,二位姑娘刚才说的胭娘子是何人?”

 

面前的两个姑娘都身着粉色罗裙,其中一个戴着蝴蝶耳坠的人看向蓝曦臣不免红了脸:“公子是外地来的吧,胭娘子。姓秦胭,字长梦。因为她家开的是我们城南最好的胭脂铺子。所以大家都唤她一生胭娘子。”

蓝曦臣应声:“那,姑娘可知胭娘子的店铺在何处?”

 

另一个姑娘答到:“想必现在也关门了,不过离的也不远公子应当还能在关门时到。沿着花糕店,到前面酒楼处再拐一个小道就到了。”

 

:“多谢。”蓝曦臣告辞后,就按着那姑娘的话来到了胭脂铺恰巧赶上,那胭娘子正要关门。

 

胭娘子低着头忙碌自己手中的事,看也没看面前来的人:“走吧走吧,今个儿胭脂卖完了明个儿来。咦,怎么是你?”

 

蓝曦臣也没想到面前这个胭娘子,竟然是最初遇到的那个问自己买不买胭脂的老板娘。

 

胭娘子不知笑到:“还说不是来买我家胭脂,这不还是回来了?不过小公子,我今天打烊了。你去别家看看,若是不急明天来。看你好看我给你留几个。

 

蓝曦臣道:“不是的,在下是来询问胭娘子朱家的事的。”胭娘子反问:“你是朱老爷子的亲戚?”:“不是。”

 

秦长梦点点头:“若不是亲戚,公子的气质显然是修道的人。想来该了解也都了解了,这人啊明明真相很接近。可偏偏是多听了他人的杂言将事实最终理解扭曲,”秦长梦拿出一盒胭脂打开,嗅了嗅:“公子既然要了解这件事从头到尾,为何要听他人闲言。去听听真正了解的人不是才对吗。好比胭脂,好看是好看可还不是我研制的别人都不知它的做法。却是乱传一气。”

 

蓝曦臣看着手里多出的一盒胭脂,也不推辞对着秦长梦笑了笑:“多谢胭娘子的点拨,在下明白了。可否送胭脂的路上载在下一程。”

 

:“好说好说。”

胭娘子显然是位性情中人,不多时就来了马车。蓝曦臣和胭娘子匆匆说了几句,便上了备好的马车向朱府而去。

 

“ ——驴~”马夫刹了马车,下马后便自顾自开始卸车上的东西往外搬。

 

蓝曦臣抬头朱府两个大字就印在,牌匾上。对角的便是两个白灯笼写着寿字。:“请问,朱老爷可在府中?”

门卫点点头:“在是在的,不过……您是?”:“在下姑苏蓝氏蓝曦臣,特来调查贵府主母意外身死一事。”

 

:“姑苏蓝氏?”门卫小哥拍了一下脑袋:“原来是姑苏蓝氏!小的这就去禀告老爷,贵客不,仙人你在此处等一下,小的现在就去。”

 

蓝曦臣点点头,看着门卫走进府内渐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不一会,朱老爷就带着家仆小跑而来一眼就锁定在了蓝曦臣的身上:“哎呀哎呀,泽芜君!老夫可盼到您了!”

蓝曦臣扶住朱老爷,笑道:“朱老爷切莫着急当心摔到。路途有些远,便来迟了些还望朱老爷莫怪才是。”

 

:“这有何怪?泽芜君能来已是老夫几辈子修的福分了,谁不知泽芜君的事迹。为人和善儒雅做事且又稳重细心。尤其啊,在正义百姓这方面更是如此。当年惩处了那金光……”

 

:“朱老爷,”蓝曦臣打断了朱老爷还未说完的话,弯了弯眼角,“不如先进府聊?”

 

朱老爷赶紧叫好,拉着蓝曦臣就走嘴里仍是念念有词:“泽芜君有所不知,您未到时老夫还以为泽芜君不来了。便请了不少修士帮忙,还真别说这不是当地的就是好。老夫喊了好多当地家族帮忙,都没什么用。反而不久前来了一位外来修士倒是有些门道。本想着以有了一位仙人帮忙,现在又来了一位极有声望的泽芜君。老夫可真真是放一百个心啊。”

 

蓝曦臣听一半,过一半。也未太在意全程笑而不语。

 

朱老爷以为他听的认真也多讲了不少,比如那个外来修士第一天来就让卧房奇怪的脚步声停止了。再比如那外来修士看着年纪不大,又生的极为俊俏根本不像一个高深的仙者。

 

蓝曦臣可能有些微倦了,又看朱老爷似乎极为看重那口中的外来修士随口问了句:“朱老爷那修士叫什么名字?”

 

朱老爷眉头一皱道:“……这,老夫还真不知道。好像姓孟来着。”

 

蓝曦臣道:“孟?哪个孟?”

 :‘四孟的孟,怎么了吗泽芜君难不成您认识?

 蓝曦臣道:“不认得,在下只是想起自己的一个故人也姓这个姓而已。莫名亲切,所以问问。”

 

 

 

公子—儒清

归否 4

  :“泽芜君夜凉,您快些下来。”老嬷正抱着清洗完的菜,路过恰巧看到了一动不动坐在屋檐上的蓝曦臣。先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调皮不懂事的蓝家弟子,跑去房梁上胡闹。再细看才发现是抱着琴的蓝曦臣。

  

  蓝曦臣微微抬额,视线聚焦在老嬷身上安静了一会才如梦初醒般:“啊,是张嬷啊。我觉得这里安静风光也好便多坐了些许,没想到一坐就是这么久。”脸上带了些歉意,他都这样的岁数了被长辈用教小孩子的话来说,还真是羞愧。

  

  :“既然如此,泽芜君快些下来吧夜凉。早些歇息,您刚闭关出来这天又季节交换的紧促了些。可别伤风感冒着了病了。”张嬷抱着菜篮,说完就离开了。留下蓝曦臣一人,一开始还不觉着冷可听完...

  :“泽芜君夜凉,您快些下来。”老嬷正抱着清洗完的菜,路过恰巧看到了一动不动坐在屋檐上的蓝曦臣。先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调皮不懂事的蓝家弟子,跑去房梁上胡闹。再细看才发现是抱着琴的蓝曦臣。

  

  蓝曦臣微微抬额,视线聚焦在老嬷身上安静了一会才如梦初醒般:“啊,是张嬷啊。我觉得这里安静风光也好便多坐了些许,没想到一坐就是这么久。”脸上带了些歉意,他都这样的岁数了被长辈用教小孩子的话来说,还真是羞愧。

  

  :“既然如此,泽芜君快些下来吧夜凉。早些歇息,您刚闭关出来这天又季节交换的紧促了些。可别伤风感冒着了病了。”张嬷抱着菜篮,说完就离开了。留下蓝曦臣一人,一开始还不觉着冷可听完张嬷的话后。蓝曦臣止不住身躯抖颤了一下连带喉咙一甜咳出了血丝。这天还真的冷。

  

  蓝曦臣忍不住叹了口气,将手放于背后:“再等等吧……应该,马上就能相见了。”

  

  

  这夜蓝曦臣并未回到自己的卧房,而是在屋檐上坐了一夜。

  

  

  第二日,蓝启仁便找到了他。城南方向有变,听城南的百姓传话似是有一无头凶尸作祟:“该死!果真是有人要偷棺将聂明玦放出来。我们还是晚了偷棺人一步。”蓝启仁手放在胡须中,在大厅踱来踱去不难看出他此刻有多么焦急。蓝曦臣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蓝启仁面前:“叔父莫要这般慌急,南城的事确实有所突变但并不一定就是,”蓝曦臣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聂明玦被放了出来造成的。或许是南城百姓乱传,传错到了我们姑苏。”

  

  蓝启仁点头:“确实有些道理,可这棺材前脚一没后脚南城就出了事。这……这叫老夫怎么可能不担心!”

  

  

  是啊,棺材前脚没了后脚世道便不太平起来。还是南城世家居多之地,听那边传一个大户出了事当地众道家赶去时,一家九口新娶进门的掌母便早已横死在了大宅中。

  

  搜来无果,唯一可确定的是那横死的尸体有死气,凶尸带有的死气。凶尸所杀之人多多少少都会在尸首上存留自己的气息,极阴极寒。而且尸体的下半身竟然不见了,从残余的上半身看。下半身就是被力气极大的兽类撕碎下来的。可南城那么多世家道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疑至极……

  

  

  蓝曦臣有些犹豫:“叔父……曦臣既然已经代表姑苏接下了此事。现以有了聂明玦凶尸作案的消息,不如便让曦臣即日启程前往南城查看。”

  

  蓝启仁紧皱的眉头松缓了下来,想来他早有这个打算。不过是蓝曦臣自己提早先提出来了一步:“曦臣啊,你刚出关。身体还未调整好,就这么急急忙忙……也是辛苦你了。”回应蓝启仁的是温和的笑:“叔父曦臣身子不打紧,有劳叔父担心了。我既接下了这件事,便要付出行动。现下曦臣便去卧房收拾行礼启程。”

  

  蓝启仁欣慰的拍了拍蓝曦臣的肩膀:“好孩子,你先前往。至于景仪和思追那俩孩子便和你一起上路吧。前后也好有个照应,磨练磨练。”

  

  蓝曦臣轻声应下:“是,叔父。”

  

  

两个主角何时见面我正在努力……

公子—儒清

归否3



  蓝景仪收回看蓝思追的视线低下头,眼皮犯着困意无神盯着地板,打起盹来。

  

  身旁的蓝曦臣,曾的站起身:“思追景仪,我先离开一下。你们过会就先去用食吧,不必等我。”说完蓝曦臣就抱着木琴离开了书房。

  

  蓝景仪睡的香甜,脑袋一点一点的动着。头顶突然一疼:“……谁,谁打我?”入目的是蓝思追拿着书简站在自己面前:“你竟然在泽芜君面前睡着了?”

  

  蓝景仪一噎,尴尬的揉揉被书简打到的头顶:“都跪坐了一个下午了,连口水都没喝。眼看要入夏了,一日比一日热。夏本就是困倦的季节……”不是他乱说,而是确实有这个说法。这么热的天又跪坐了一下午,还不许他打个盹。蓝思追抿紧薄唇:“……你,孺子不可教也!”

  

 ...



  蓝景仪收回看蓝思追的视线低下头,眼皮犯着困意无神盯着地板,打起盹来。

  

  身旁的蓝曦臣,曾的站起身:“思追景仪,我先离开一下。你们过会就先去用食吧,不必等我。”说完蓝曦臣就抱着木琴离开了书房。

  

  蓝景仪睡的香甜,脑袋一点一点的动着。头顶突然一疼:“……谁,谁打我?”入目的是蓝思追拿着书简站在自己面前:“你竟然在泽芜君面前睡着了?”

  

  蓝景仪一噎,尴尬的揉揉被书简打到的头顶:“都跪坐了一个下午了,连口水都没喝。眼看要入夏了,一日比一日热。夏本就是困倦的季节……”不是他乱说,而是确实有这个说法。这么热的天又跪坐了一下午,还不许他打个盹。蓝思追抿紧薄唇:“……你,孺子不可教也!”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兄长,忘机心意已决此生非魏婴不娶。”:“若是哪日兄长遇到心悦的人,可万不能放手……像我一样等了那个人十三年之久。”蓝忘机曾对蓝曦臣说的话至今历历在目。

  

  蓝曦臣找了座安静的屋子,一跃而起眨眼已经坐在了房檐上。他淡淡看着落院那细长的石子路。脑海不自觉浮现出金光瑶曾在刚坐上仙督之位,那夜空闲时与他在月下独酌过。

  

  兴许是金光瑶尽了兴,竟喝了个酩酊大醉他依稀记得,月光之下那微醉的面庞和他断续的话。

  

  “二哥,不知我者任凭讥哂。二哥与那些人不同便足以。二哥,阿瑶不喜与人交谈嗤,可惜了。若是可,我也想当个散人……”

  

  

  蓝曦臣嘴角勾起淡淡笑意,指尖轻轻拂动琴弦清冷的声音从喉中发出:“捻指回眸,朝夕影重重。看客笑我是多情种。一晌贪欢,不知大梦。”琴弦清脆悦耳的声音划过指尖,空气中莫名透着酒的香甜。

  

  

  :“孟公子!我刚才采药的时候,顺道打了只野兔。待会便烤了一起吃。”金光瑶抬头就看到了修黎提着奄奄一息的兔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再看已是换了笑颜:“多谢修姑娘,可……这,在下并不喜欢吃兔肉。”

  

  修黎放下箩筐,拎着野兔走到金光瑶面前:“啊?你也不早说。”金光瑶有些抱歉的低下头:“修姑娘……真是抱歉。”:“没事没事,这野兔还有救我待会弄点草药给它止血就行了,”修黎弯下腰,正好金光瑶抬头两人的鼻尖相碰“孟公子,你其实不是不吃兔肉而是想救这只兔子吧~”

  

  :“……我。”金光瑶一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修梨从新站好,鼻尖似乎还存留着男子皮肤的光滑感:“好了好了,你刚才看到我手里提着这只流血的兔子眼神就不对劲了。难不成兔子在孟公子有什么重要的位置?或是,戏本子上写的睹物思人?”

  

  修梨的话让金光瑶一愣又是一愣:“什,什么……睹物思人?”

  

  修梨点头:“对啊,你刚才一看兔子的眼神就怪怪的像是嗯……反正就是很怪。像是在想什么,回忆什么。”

  

  :“……!”

  

  金光瑶只知道,他脑海中出现的是一个无意闯入他视线满面尘灰,背着书狼狈不堪却依旧风度翩翩的少年……

  

  

  

  


公子—儒清

归否2



  金光瑶有生以来第一次认同了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就像此刻他正巧从一间草棚屋的草榻上醒来,身旁是一个捧着捻好的草药给他上药的女子。女子低着头,正巧感受到金光瑶的视线一般。如小鸟探头,忽的对上了男子的双眸……:“啊,你……你醒了。”

  

  :“嗯。”金光瑶微微一笑,想来是这个小姑娘已经给他洗净了脸上的尘土。不然对上他的脸,也不会——耳根红成煮熟的虾米。

  

  女子的衣裙有着清楚的补丁,看样子也不像富有的人家。倒像是老老实实下地干活朴实的贫困家户。明明这样破旧的地方,竟会让金光瑶有一种离世已久却难掩舒适的感觉。他有多久,没有这般轻松了。曾经的他背上背着的是使命,一个可以随时压垮...



  金光瑶有生以来第一次认同了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就像此刻他正巧从一间草棚屋的草榻上醒来,身旁是一个捧着捻好的草药给他上药的女子。女子低着头,正巧感受到金光瑶的视线一般。如小鸟探头,忽的对上了男子的双眸……:“啊,你……你醒了。”

  

  :“嗯。”金光瑶微微一笑,想来是这个小姑娘已经给他洗净了脸上的尘土。不然对上他的脸,也不会——耳根红成煮熟的虾米。

  

  女子的衣裙有着清楚的补丁,看样子也不像富有的人家。倒像是老老实实下地干活朴实的贫困家户。明明这样破旧的地方,竟会让金光瑶有一种离世已久却难掩舒适的感觉。他有多久,没有这般轻松了。曾经的他背上背着的是使命,一个可以随时压垮自己的使命……他又有多久没有真真正正开心笑过了。

  

  回想一切,金光瑶忍不住笑了笑。这笑颇有释怀的意思,也是放下他半生担子第一次真正笑:“呵~”这笑当真悦耳,动听。

  

  :“你笑起来真好看。”耳边回荡着是女子娇羞的声音,却又契合着某个声音一同传入金光瑶耳中:阿瑶,笑起来真好看。

  

  ……

  

  

  

  片刻愣神,笑容僵在了脸上转过头:“姑娘,在下笑的很好看?”小姑娘脸羞红,大着胆子嗯了一声:“公子是修梨看过最俊美的男子比女子还好看几分,跟我们这里的壮汉比真的一点也不一样。”

  

  金光瑶收回笑意:“多谢修姑娘抬爱,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无以回报……”

  

  :“停停停,公子不用说这话。回报不回报的修梨也不需要,我既吃的饱穿的暖。不被饥寒所苦就行了,何须公子再回报。救公子一命也当修梨做了件善事,不知公子叫什么名字?”修梨的声音略显急促,想来小女子家家着实是被金光瑶的样貌迷了魂魄。

  

  当事人低着头,听着女子因为紧张而拼凑的话分析出对方并不需要自己的报答。相反救了自己对方很开心:“在下姓孟,单字一个遥。”:“遥?是瑶池的瑶吗?”

  

  :“不是,是遥远的遥。”

  

  修梨点点头:“好吧,孟公子你先休息。千万别乱动,这伤口刚敷上药材还需吸收吸收。我再去采点药草回来,您也不用拘束。这间草棚就我一个人住,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休息的。”

  

  金光瑶欣然应下:“多谢修姑娘。”

  

  

  修梨离开后,金光瑶就倒在草榻上沉沉睡了过去……阿瑶,笑起来真好看。

  

  

  蓝曦臣抱着木琴,若有所思的坐在矮凳上。身旁各一侧是蓝思追和蓝景仪二人。

  

  蓝景仪跪坐了一下午腿已经麻到没有知觉了,看着依旧没有要动意思的蓝曦臣只觉得绝望。再看看隔着一个蓝曦臣的蓝思追,恰巧对方也在看他。二人视线相撞,蓝景仪心理一把辛酸泪。这一下午他看了无数次蓝思追。可对方和泽芜君一样端正的坐着,压根没有看过他一眼。

  

  蓝思追皱了皱眉,轻轻张开嘴用唇语对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蓝景仪:做什么?

  

  蓝景仪小鸡啄米点头:你终于理我了,呜呜呜。

  

  蓝思追:……

  

  默默转回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和泽芜君一样坐好。

  

  蓝景仪:……蓝思追你又不理我。

  

  

  

  

  

  


公子—儒清

归否1

  接上三月清风 桃花灼篇

蓝曦臣再一次醒来是在自己的卧房。费力的支撑起身子:“撕……”心脏撕裂的疼弥漫于全身,纯白的绑带被牵扯出殷红。

  

  似是想确认,蓝曦臣快速解开了自己的里衣绳子掀开一半胸膛。刺目的殷红白布与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告诉他了一切。男人的手敷上心口处,疼,疼到整个人都在发抖。

  

  “呵~”释然的笑打破了这三年之久的孤寂,男子的笑声先是压抑慢慢到不再压抑,整个卧房都回荡着男子放大的笑声:“哈哈哈哈!”眼角翻涌的泪水硬生生流了出来……究竟是解脱还是新的痛苦。

  

  蓝曦臣笑着笑着便缩成了一团,泪从眼眶中大滴大滴砸下,直至陷入被褥中。他三年来每每梦回前尘...

  接上三月清风 桃花灼篇

蓝曦臣再一次醒来是在自己的卧房。费力的支撑起身子:“撕……”心脏撕裂的疼弥漫于全身,纯白的绑带被牵扯出殷红。

  

  似是想确认,蓝曦臣快速解开了自己的里衣绳子掀开一半胸膛。刺目的殷红白布与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告诉他了一切。男人的手敷上心口处,疼,疼到整个人都在发抖。

  

  “呵~”释然的笑打破了这三年之久的孤寂,男子的笑声先是压抑慢慢到不再压抑,整个卧房都回荡着男子放大的笑声:“哈哈哈哈!”眼角翻涌的泪水硬生生流了出来……究竟是解脱还是新的痛苦。

  

  蓝曦臣笑着笑着便缩成了一团,泪从眼眶中大滴大滴砸下,直至陷入被褥中。他三年来每每梦回前尘,都会看到有一个人面对着自己口中说出字字句句的绝望:“蓝曦臣我这一生杀父杀妻杀子杀师杀友杀兄,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害过你,可你。却连条生路也不给我!”那样决绝,那样凄凉。

  

  是他,是他蓝曦臣一手错杀了他。是他蓝曦臣亏欠了他。也是他蓝曦臣没有信透了他……那个人救下了最潦倒时的他,帮助他重建姑苏无条件支持姑苏。

  

  他的阿瑶有何错?阿瑶只是想活着,想为自己和母亲证明而已。是这世上容不下他,是他蓝曦臣猜疑他。他只知阿瑶笑的愉悦,却又怎知那笑容之下的千疮百孔。那样好的人,被世人推入深渊有什么错?无错之有!

  

  蓝曦臣紧闭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棺材开启的那一刻金光瑶残缺不堪的身体,那森森白骨双眼空洞……都是在棺材中聂明玦撕碎的。那时候金光瑶还活着刚受了断臂之痛,下一秒便进了棺材被聂明玦撕了粉碎!究竟会多痛,多痛……

  

  

  好在,都结束了。

  

  再次面对蓝曦臣的就只有黑暗了,混沌时是耳边闯进卧房蓝家弟子的声音:“泽芜君怎么又牵扯到伤口了?”:“别问了,先帮泽芜君从新包扎一下吧看样子是失血过度,昏死过去了。”:“说来也怪,晨时还好好的……”

  

  

  :“咳……咳咳!”金光瑶醒来时,四周都是令他陌生至极的场景。茫然的望向四周……这是何处?金光瑶想撑起身子仔细看看四周,可身子却如散架了一般不受他的控制。

  

  他能确定的是自己此刻在一个林子中,而且没有任何人。尘土掩盖了他白净的脸,微微皱眉。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自己的死是一场梦,可这具没有知觉的身体以及明显打斗过,被人撕毁残缺不全的金星雪浪袍。都告诉他,他确实死了。死在了那夜,死在了立着母亲孟诗像的观音庙中。

  

  金光瑶不傻,此刻思路也清醒起来了。看来他被人从棺材中救出来了,可救了他的人是何人?为何要救他,目的是什么。还是说有不轨之徒想放聂明玦出来,顺便让他也一同占了便宜。可他这副德行,根本不是夺舍而正是自己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良久金光瑶闭上了眼睛,嘴角绽开一丝讽刺的笑:“呵。”救了又如何?他连动都不能动,这荒郊野岭没有一个人。不也是等死吗。

  

  活了又如何,他半生机关算尽……却落得什么下场,娼妓之子,杀害至亲至爱至友。等待着他的不过是一个他憎恶的世间,一个让他永远无法摘下面具的浑浊之地。

  

  金光瑶止不住冷笑:“恶心……”

公子—儒清

清风三月 桃花灼3



  蓝曦臣穿过幽静的小道,急促的步子随着衣摆,刮掉了灌木的叶子。他走的极轻也极快,不多时便来到了个僻静的院子。

  

  这是他的书房,也是他的禁地。自从那人死后……他便闭关再未到这里。却不想他这一闭关,便是三年。蓝曦臣推开木门,仿若推开所有陈旧的记忆。

  

  扑入鼻腔的是书闷久了略带发霉的气味。推门那一刻木门的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埃,入目所有的书籍笔墨以及砚台都完好如初陈列在一起。蓝曦臣恍若隔世,失神的向着前走去……直到他缓缓转到桌上,一张未完成的画。

  

  那画上是一个肤色白皙,眉心一点丹砂。七分俊秀,三分机敏,面带微笑的男子。是他的三弟,金光瑶。蓝曦臣的指尖轻轻拂过画中的人,已经干透了的墨因为未...



  蓝曦臣穿过幽静的小道,急促的步子随着衣摆,刮掉了灌木的叶子。他走的极轻也极快,不多时便来到了个僻静的院子。

  

  这是他的书房,也是他的禁地。自从那人死后……他便闭关再未到这里。却不想他这一闭关,便是三年。蓝曦臣推开木门,仿若推开所有陈旧的记忆。

  

  扑入鼻腔的是书闷久了略带发霉的气味。推门那一刻木门的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埃,入目所有的书籍笔墨以及砚台都完好如初陈列在一起。蓝曦臣恍若隔世,失神的向着前走去……直到他缓缓转到桌上,一张未完成的画。

  

  那画上是一个肤色白皙,眉心一点丹砂。七分俊秀,三分机敏,面带微笑的男子。是他的三弟,金光瑶。蓝曦臣的指尖轻轻拂过画中的人,已经干透了的墨因为未及时处理好画卷。

  

  纸张以开始泛黄。

  

  其实这幅画他还未画完,本想着将此画卷赠与金光瑶。可,也正巧是赶上了蓝忘机与魏无羡找他商讨处理金光瑶一事的那日。终究还是没有画完,也没有交给那个人……蓝曦臣将画,卷起来。小心用红绳捆绑好抱入怀中,弯下身打开一个木箱。

  

  箱子是用锁锁起来的,材质很简单。但细致看可以发现它的表层有着一颗颗的银珠连在一起,密封着。只是也如这书房一样,沾了尘埃。白色的袖子因蹭到箱子而染上了灰暗,蓝曦臣丝毫未在意袖子干净与否。

  

  他只是小心翼翼,将手伸进胸前的里衣内把一个小巧的钥匙拿了出来。只是这取出钥匙的过程慢了些,再慢了一些。颤抖的指尖,好像是暴露了他的慌张。终于蓝曦臣还是将钥匙/插/入了锁洞中,锁掉落与箱子时发出了清脆的“叮咚”声。

  

  

  入目的是用绸缎包裹的一把软剑,还有几根早以干涸了某个曾经使用过它的鲜血的琴弦。

  

  

  蓝曦臣将手抚上剑柄,祈祷着囔囔道:“恨生……阿瑶。”

  

  

  这绸缎包裹的正是兰陵金氏前任家主,金光瑶的佩剑——恨生。

  

  

  男人的嘟囔声在这个只有他一人的书房,显得诡异了些。苍白的唇瓣渐渐绽开笑颜,瞳孔那不知何时布满血丝而炽热的眼神令人对这个,昔日温文尔雅的蓝家宗主产生无知的惶恐。

  

  


公子—儒清

清风明月 桃花灼2



  姑苏,云深不知处——

  

  :“还是没查到究竟是谁偷了棺?”主位上蓝启仁握着茶杯的手渐渐用力,“砰”的一声摔碎在地上。他近日就觉得要闹出什么事情,果不其然真的出了事。

  

  侧位的蓝曦臣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似是闭关过久,也是三年之间一直将自己锁在一个狭隘的地方。再是温柔爱笑的人也会变得死气沉沉。

  

  蓝启仁余光扫过蓝曦臣,本想看他的反应如何。可对方压根是在发呆,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让蓝启仁想到。那个带着魏无羡云游四海的蓝忘机,怒火中烧。但又明白,蓝曦臣终于肯出关也是因为棺材被盗一事。微微叹了口气。

  

  

  :“曦臣觉得偷走棺材的人是何目的。?”一瞬间大厅内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侧座...



  姑苏,云深不知处——

  

  :“还是没查到究竟是谁偷了棺?”主位上蓝启仁握着茶杯的手渐渐用力,“砰”的一声摔碎在地上。他近日就觉得要闹出什么事情,果不其然真的出了事。

  

  侧位的蓝曦臣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似是闭关过久,也是三年之间一直将自己锁在一个狭隘的地方。再是温柔爱笑的人也会变得死气沉沉。

  

  蓝启仁余光扫过蓝曦臣,本想看他的反应如何。可对方压根是在发呆,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让蓝启仁想到。那个带着魏无羡云游四海的蓝忘机,怒火中烧。但又明白,蓝曦臣终于肯出关也是因为棺材被盗一事。微微叹了口气。

  

  

  :“曦臣觉得偷走棺材的人是何目的。?”一瞬间大厅内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侧座的蓝曦臣。

  

  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后,蓝曦臣终于缓过了神。无光泽的瞳孔有些干涩,微微眨了眨:“曦臣不知。”他的声音沧桑又冷淡,沙哑的像是能从喉咙出咳出三年吸进的灰尘一样。

  

  室内安静了。

  

  

  最初通报消息的蓝家弟子,笔直着俊挺的身子仍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少年站在中间,沉默不语。抹额微微被风吹起,挡住了他的眼睛。蓝曦臣被这样寂静的场景弄得失笑,不得不对站在前方的少年说道:“思追,你去坐着吧。”

  

  通报消息的人正是蓝思追。蓝思追侧过身子,对着蓝曦臣拱手作揖:“是,泽芜君。”

  

  历经三年,蓝思追也从面带稚气的少年长成了翩翩公子。唯一未变的便是他的沉稳与乖巧。

  

  

  好在两人的对话打破了刚才长久的寂静,座下几个蓝家的长辈想了想认真的看向侧座再次准备发呆的蓝曦臣:“蓝宗主,你闭关了这般久。这次出关想必也是处理盗棺一事。”蓝曦臣愣,随后点了点头。

  

  

  :“不知,蓝宗主此次出关打算如何解决盗棺之事。”

  

  另外一个人也抛出了疑问:“蓝宗主,当初几大家族封印棺材你也在现场更是亲力亲为。何况,棺材里不止是一个心肠歹毒无恶不作的娼妓之子,还有一个随时会祸乱人间生灵涂炭的凶尸。你确定可以处理好吗?”金光瑶与聂明玦的名字只字未提。

  

  不过是一个娼妓之子,一个凶尸罢了。可又有谁记得,这俩人曾经是他蓝曦臣的大哥与三弟……曾经的三尊中的其中二个。

  

  

  蓝曦臣藏在袖子里的手渐渐缩紧,苍白的脸上露出坚定看向所有人:“众位可放心,曦臣既然出关为了此事。那么这件事姑苏便可交与我一人来处理。”

  

  

  耳边是一道欣慰的声音,蓝启仁笑着摸了摸嘴边的胡须:“曦臣办事,叔父自然放心。只是曦臣刚出关不久,应当好生歇息。再次熟悉姑苏好慢慢的管理”

  

  :“是叔父,那曦臣便先告退了。”

  

  得到了蓝启仁的答复后蓝曦臣站起了身向大厅外走去,在离开前脚步情不自禁于刚才那个蓝家长辈的面前顿了一顿。便快速离开了。


公子—儒清

清风三月 桃花灼1



  :“你们听说了没有,观音庙的棺材不见了!”

  

  酒馆的小二踉跄的跑到居中的位置,满头大汗倒在木凳上拿起一个客人的茶水,便喝了个尽。大口喘气,周围的人被小二吓了一跳。被喝了自己茶水的壮汉,二话不说拎起了他的衣领。将其举起恼火的问

  

  :“什么棺材?大惊小怪些什么,还喝了老子的茶水!”

  

  

   :“就是,就是兰陵金氏前任家主,被镇压的那个棺材。”

  

  

  小二哆哆嗦嗦回答,声音使不上一丝力气。果然他话一出就有明白的人站了出来:“你的意思是有人偷棺,还是专门偷了前任兰陵金氏家主金光瑶的那个棺,这话真假?确定吗。重点可不是他,而是和他一起镇压在棺材里的,聂氏赤尊峰聂明玦。”

  ...



  :“你们听说了没有,观音庙的棺材不见了!”

  

  酒馆的小二踉跄的跑到居中的位置,满头大汗倒在木凳上拿起一个客人的茶水,便喝了个尽。大口喘气,周围的人被小二吓了一跳。被喝了自己茶水的壮汉,二话不说拎起了他的衣领。将其举起恼火的问

  

  :“什么棺材?大惊小怪些什么,还喝了老子的茶水!”

  

  

   :“就是,就是兰陵金氏前任家主,被镇压的那个棺材。”

  

  

  小二哆哆嗦嗦回答,声音使不上一丝力气。果然他话一出就有明白的人站了出来:“你的意思是有人偷棺,还是专门偷了前任兰陵金氏家主金光瑶的那个棺,这话真假?确定吗。重点可不是他,而是和他一起镇压在棺材里的,聂氏赤尊峰聂明玦。”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话可千万不能作假。

  

  

  店小二从粗汉手里挣脱出来,靠在桌子上间着嗓子

  

  :“确保确保,大早掌柜的让小人去集市买布置的布匹。就听到人群议论纷纷,说是前日看到了几大家族前往观音庙。想必一定出了什么事,没多久便传出了镇压的棺材丢失的消息。我大舅子的孩子,正是姑苏蓝氏的一个子弟确保的来,确保的来!”

  

  :“哪个丧心病狂的偷棺,这要是真整出个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我看就是有人偷棺想放赤峰尊出来,祸害人间。你们说会不会这个偷棺的和几大家族有仇?”

  

  有人反驳道:“谁知道,我看八成是金光瑶的余党偷了棺材想放他们的仙督出来。一娼妓之子,闹出这种名堂坐下不知道多少他的余党。”

  

  :“哎~,也是自己亲妹妹都能利用的人,怪不了留个后手。”

  

  

  :“可怜了蓝曦臣哦,好不容易除掉了俩祸患。这下又白忙活了,曾经的三尊反目成仇变成这样。他理当不再闭关了吧,也不知道他当初是如何狠心辞了金光瑶一剑。怎么说金光瑶曾为仙督还帮他重建了姑苏,蓝曦臣也是无情。”

  

  :“管他那么多,蓝宗主闭关没准就是愧疚呢。我呀,可就盼着这件事是个大乌龙。几大家族夜猎时间不定,你怎么晓得那么多内部消息。没准就是单纯在观音庙附近夜猎。要是真出啥事,得提早跑路。祸及萧墙,免不了免不了。”

  

  

  :“也对也对……”众人嘟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