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道祖阅歌体

455浏览    14参与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21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Cosplay:江澄你这么会撩,怎么还是单身?


蓝曦臣看到标题委屈的说:“阿澄哪里还是单身,明明还有我。”“我知道,不用再说了……你……还有我……”江澄别扭的说道,蓝曦臣一听,朝江澄笑到:“嗯!”


视频开始:江澄转着椅子,转到镜头前,撑着脑袋说:“反正你又没对象,叫我一句老公,不行吗~”镜头突然拉近,江澄以帅气挑眉的动作结束了视频...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Cosplay:江澄你这么会撩,怎么还是单身?


蓝曦臣看到标题委屈的说:“阿澄哪里还是单身,明明还有我。”“我知道,不用再说了……你……还有我……”江澄别扭的说道,蓝曦臣一听,朝江澄笑到:“嗯!”


视频开始:江澄转着椅子,转到镜头前,撑着脑袋说:“反正你又没对象,叫我一句老公,不行吗~”镜头突然拉近,江澄以帅气挑眉的动作结束了视频。


评论:

家规四千:因为……女的他看不上,男的他又死傲娇不肯承认[滑稽]。(小声bb:明明跟蓝大有一腿)


姑苏蓝氏泽芜君蓝曦臣:晚吟……(你刚刚说什么?你没对象?→_→)


星辰耀月:我是没对象啊,但是我怕那个吹箫的


“看视频。”视频标题:魔道三只花上线!这两只最“秀”,是什么成就这样的你们?


视频开始:五个黑字写着“塑料姐妹情”,江澄(胤川)扇着紫色扇子说:“姐姐最近可安好?”魏无羡(ra爸)摸着头发说:“安好,妹妹最近可安好?”江澄撞了一下魏无羡说:“安好,姐姐你真的惊为天人。”而魏无羡则拿出一把不知道哪里出来的红扇在那边谦虚道:“妹妹严重了,妹妹也是出水芙蓉呀”而江澄说道:“姐姐你说笑了,姐姐你美的一塌糊涂!”魏无羡抱拳说:“妹妹承认了,妹妹最近也气质如兰。””姐姐你谬赞了,老师来了。”江澄将魏无羡撞到一旁,而金子轩至始至终都在玩手机。


视频结束,几条评论出现了。


一纸霜华:假天子笑好喝不?


果醬wifi:看后面的金孔雀[滑稽]


风云:可以,这很云梦[捂脸]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20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故事。”

{有个少年啊

从小便流落街头啊

躲在角落啊

只看着那盘点心啊}

薛洋听到歌词时不以为然,毕竟这又不是写他的,可能写的是魏无羡的,因为,魏无羡小时候也是流浪过的,但当薛洋看到评论时,开始皱起眉头。

[薛洋……苦了一世,他一生那么短,却等了晓星尘八年]

[本是降(xiáng)灾

    却是降(jià...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故事。”

{有个少年啊

从小便流落街头啊

躲在角落啊

只看着那盘点心啊}

薛洋听到歌词时不以为然,毕竟这又不是写他的,可能写的是魏无羡的,因为,魏无羡小时候也是流浪过的,但当薛洋看到评论时,开始皱起眉头。

[薛洋……苦了一世,他一生那么短,却等了晓星尘八年]

[本是降(xiáng)灾

    却是降(jiàng)灾]

[小时侯,薛洋想象着自己,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长大后,薛洋却成了世人口中十恶不赦的坏人]

晓星尘看着评论,心疼的对薛洋说:“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世人的清风明月,只是你一个人的清风明月,也不会让你在等了。”“嗯,这是你说的,不可以反悔!”薛洋说的语速很快,很怕晓星尘反悔,毕竟,等了八年,真的不想在等了,因为太累了,“嗯,不反悔。”

{有人招手啊

你想吃这盘点心吗

少年点点头

好啊那就去送信吧

别去啊

这是谁在说话

慢点啊

在那里留下吧

等等吧

说不定你会遇见那人啊

少年他

转角停下啦}

[我多希望在薛洋七岁那年,有人叫住他,说:“别去送信了,我这里有好多好多吃的。”]

[小女子不才,竟未在常慈安招手前,一脚踢飞常慈安那充满脑浆的脑袋]

{安稳的岁月年华只在平静流逝啊

等的他 怎么还是不出现啊

果真啊 那时的声音只是在骗人吧

去送信 至少还有点心吧}

{薛洋!别去好不好,你看我这里有好多好多的糖,别去,安安稳稳的等待出现的人好不好}

[有个少年啊

从小便流落街头啊

躲在角落啊

只看着那盘点心啊]

[书里薛洋没人疼,书外薛洋万人疼]

{有人招手啊

你想吃这盘点心吗

少年点点头

好啊那就去送信吧

别去啊

又是谁在说话

慢点啊

这次他不信啦

等等吧

这次一定会遇见那人啊

少年他

笑着无视啦}

[尽管,我知道从未有人与他说过,但我还是希望,洋洋不要去]

[薛洋,晓天,晓地,却唯独不晓星尘]

{飞驰的马车重重无情碾过手掌啊

少年他 哭喊着撕心裂肺啊

点心呐 不是总说人间是善良的吗

也许啊 那时应该停下吧}

[世人欠我一颗糖,我唯有砒霜赠人间]

{如果相遇的契机只有血海深仇啊

那么便让我为遇见你厮杀

就算悲伤痛苦记忆一遍遍轮回啊

只为了 那颗小小糖果吗}

[我宁愿我替洋洋悲伤痛苦记忆一遍遍轮回,

    我也不愿洋洋的悲伤痛苦记忆一遍遍轮回]

[薛洋:降温了

   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记得添点衣服

   不喜欢我的人

    就不要穿衣服了]









@晚吟的小猫 故事查收!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8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草木。”

{是谁执念成狂

是谁心入魔障

是谁至死不休将爱埋葬

孤零零义庄棺木旁

是谁轻柔擦拭着他脸庞

是谁曾跌跌撞撞

慌乱难掩寻求一只锁灵囊

是谁仰望

白雾消散后风清月朗}

[阿洋,别等晓星尘了,来我这里,我这里好多糖]

薛洋没想到这段歌词竟然基本上把那八年的生活简说了,紧皱了一下眉,但又在晓星尘看过来时,将眉头放下了,朝晓星尘笑了一下,笑的极其...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草木。”

{是谁执念成狂

是谁心入魔障

是谁至死不休将爱埋葬

孤零零义庄棺木旁

是谁轻柔擦拭着他脸庞

是谁曾跌跌撞撞

慌乱难掩寻求一只锁灵囊

是谁仰望

白雾消散后风清月朗}

[阿洋,别等晓星尘了,来我这里,我这里好多糖]

薛洋没想到这段歌词竟然基本上把那八年的生活简说了,紧皱了一下眉,但又在晓星尘看过来时,将眉头放下了,朝晓星尘笑了一下,笑的极其灿烂。

{月落乌啼踏血归来面含霜

一步一杀旧恨续命偿

唇角嗤笑且张扬

万恶动情却不自知的悲凉

霜华悲鸣响}

[洋洋,来我这里吃糖]

[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我不恨

   为了魏无羡而与个长辈拼命的蓝忘机,我不恨

   乱找人抽鞭子的江澄,我不恨

   我只恨那罪行不大,却让一个七岁孩子断指,毁了他所有善良温暖的常慈安]

{锁灵魂哀伤

胆怯求饶的目光

燃烧无尽疯狂

凌迟发泄恨怒满腔}

[“你叫什么名字?”

     “……忘了……”

     “你是怎么死的”

     “……忘了……”

     “你还记得什么?”

     “晓星尘”]

[尔乃何人,何方人士,因何而死,为谁而杀]

{你所挚爱世人

便如此凌弱恃强

哀求你插手这恩怨一桩

又哀求你放手恩义两忘

一事无成一败涂地

终贻笑大方

捧一颗赤子心来这世上

却换得惨烈一场}

[小女子不才,竟未及时在常慈安招手时,一刀斩杀]

{笑他宏愿空想

笑他心眼两盲

笑他咎由自取无处可藏

然而谁悄悄红了眼眶

是谁对他渐渐没了心防

是谁眸中划过剑光

又是谁茫然慌乱无章

是谁疯狂

小声叫着名字在心上}

[我要发个开心的

外面下着暴雨

薛洋:“小瞎子,伞给你,你打着,别感冒了”

阿箐:“那你呢?”

薛洋:“我坐车”

阿箐……]

[可以,这很薛洋[破涕为笑]]

[阿箐:“我丑话说前头”

   薛洋:“嗯,我帅我后说”]

[这很薛洋[破涕为笑][破涕为笑]]

[一直看评论,都在哭,看到这里,瞬间笑倒]

{当时清风抚柳明月过西窗

阶前檐下草木凝微霜

是谁笑将糖轻放

忍俊不禁只为无名少年郎

是谁沉思起却不知所想

情愫在角落滋长

沦陷进这一场

海市蜃楼甜蜜假象}

[可,偏偏,那位无名少年郎,是薛洋……]

{就像是寒冷冬夜

突然拥抱太阳

又像跋涉时找到方向

或者是

撕裂黑暗一束光芒

只因不曾拥有

所以才紧紧不放

只为这一抹微光半生流放

徒然续梦只是假装}

[晓星尘……是他薛洋……此生的光……]

[从未有人教过他薛洋如何去爱……]

{为谁醉饮千觞

为谁困守荒凉

为谁举手投足学他模样

为谁把小小饴糖珍藏

为谁独坐长夜破晓天光

为谁寻求百计千方

为谁贴身不离锁灵囊

为谁疯狂

不顾一切嘶吼着去抢}

[为……晓、星、尘]

{苟延残喘执念不放

断手紧攥着破碎饴糖

血雾茫茫

声嘶力竭濒死狂妄

是否听见斯人低吟浅唱

笑容温暖唤阿洋

血海深仇全化作点点星光

皆是痴想}

[薛洋:我家道长敢杀走尸!

   魏无羡:蓝湛也敢!

   薛洋:我家道长敢吃我做的饭!

   魏无羡:蓝湛也敢!

   薛洋:我家道长敢不要我!你家含光君敢吗?

   魏无羡:……不敢。]

[我喜欢那个眼盲的,但打不过吃糖的

   我喜欢那个吃糖的,那个眼盲的可能会把那个吃糖的拱手相让……]

“阿洋,我敢要你,我也不会将你拱手相让不要有那种思想,知道吗?”晓星尘认真的对薛洋说,“嗯,我知道!”薛洋看向晓星尘说道

{哪怕生死相伤

哪怕爱恨成殇

哪怕求而不得难以名状

哪怕无心草木石成像

也能露水化泪默然情长

人生而固执倔强

偏执着等一个人轻扣心房

惟愿来生

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

[阿洋,愿你来生,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

[楼上的,你忘啦,阿洋……没来生了……]

[上面一口玻璃渣渣]

[阿箐:如何行容一个人丑?

   晓星尘:奇丑无比

   薛洋:有点像你

   最后阿箐拿一根竹竿追杀了薛洋整条街。]

晓星尘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时,笑着说:“这的确很像阿洋啊。”





@晚吟的小猫 草木请接受!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4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长生契。”

{前世魂落尽

义城谁人独伶仃

相逢即死局}

[魏无羡:纵然万夫唾弃,依然坚守心中正义,

   金光瑶:我也想做个好人,但你们非逼我成坏人

    薛洋:你们说老子是坏人老子就是坏人,哈哈哈,杀人去喽]

[楼上真的是完美解释了这三个人啊[破涕为笑]]

{今朝故人聚

执手栽桃笑相倚

情根深种...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长生契。”

{前世魂落尽

义城谁人独伶仃

相逢即死局}

[魏无羡:纵然万夫唾弃,依然坚守心中正义,

   金光瑶:我也想做个好人,但你们非逼我成坏人

    薛洋:你们说老子是坏人老子就是坏人,哈哈哈,杀人去喽]

[楼上真的是完美解释了这三个人啊[破涕为笑]]

{今朝故人聚

执手栽桃笑相倚

情根深种如旧时初见你}

[如果,晓星尘复活了,晓星尘会不会爱上薛洋]

[楼上的,甭想了,估计,晓星尘会再次自剐,除非,薛洋不在他面前]

[楼上的,能不能让我幻想一下[捂脸]]

{满盈饴糖计朝夕

皆是乐此不疲

泥足深陷独角戏

同生共死不过愚自欺}

[薛洋:小瞎子,把我降灾拿过来

   阿箐:你不知道让别人帮忙要说请的吗?

   薛洋:小瞎子,把我降灾请过来]

[可以,这很薛洋[破涕为笑]]

“他们倒是了解我。”

{霁月晴夜邀对饮

大梦醉真心

谎言痴语谁留意

我和他真的这么像?

呵,我刻的是你

你骗我,你又在骗我

是,我又在骗你,只是骗你的你都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

[为毛要这么虐!]

[晓道长,你别让薛洋上你床了,让他骗你]

[楼上的,薛晓党?]

[嗯嗯!握手!]

[握手!]

“老子居然是攻!看见没?晓道长~,我也可以翻身做上面那一个!”薛洋嚣张的对晓星尘说,晓星尘宠溺一笑说:“好好好,你也可以做上面那一个。”这时,阿箐忍不住开口道:“我呸,坏东西,你看看你哪次想做上面那一个的时候,不是被吃的死死的。”“嗤,小瞎子,你看看,到现在为止都没人敢娶你是因为什么吗?因为你太丑了。”“我呸!老娘漂亮的很你才丑!”

阿箐嫌弃的说,“我呸!你要是不丑,那怎么没人要你啊。”“好了好了,别吵了。”“我听道长的,不吵就不吵。”“嗯嗯,道长我不吵了,我好爱你啊。”“我也爱你。”“嘿嘿”

{昔日星辰寂

再不见清风明月映如雪白衣

而今锦囊溅血迹

呼唤殷殷破烟云

恩怨纠缠

情丝难断}

[唉,道长和薛洋恩怨纠缠,情丝难断啊]

[明月清风不复,锁灵囊上有着血迹]

[好心疼啊]

{笑语温馨犹历历

新仇旧恨渐明晰

晓星尘,杀了我

不!

怎么了?道长?别摇头呀,晓星尘,杀了我

饶了我吧……

这可还没完呢,你以为自己还能在逃一次?只有杀了我,你才能解脱

饶了我吧……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两个都好心疼]

{忆往昔少年心性

也曾鲜衣怒马纵七情六欲

携手并肩游荒夷

桃花作酒定归期}

[太虐,讲个段子

洋:你喜欢水吗?

星:喜欢啊

洋: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喜欢上百分之七十的我了!]

[那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呢?]

[在床上解决啊]

[星:但我讨厌你

洋:为什么?

星:因为我讨厌污水]

[回楼上,你要是刀,我就用糖净化空气

星:不过没关系

洋:啊?

星: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再脏也是我的,我怎么会嫌弃自家媳妇呢?]

[星:你愿意当我的太阳吗?

洋:愿意

星:那请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又怎料

星象万千定天命

碎魂劫执念生

三世孽缘起}

[断指何来红线牵,拂晓如何满星辰]

{踏过轮回终场戏

梦醒应别离

不曾勘破生死棋

逆天从未有悔意}

[丘比特曾为他们射过箭,可道长看不见

月老曾为他们牵过红线,可薛洋断了小指

薛洋求红线,月老说:你没小指

薛洋说:牵食指  月老:这乃孽缘

“牵!”]

{夙愿了

神祗消陨引风月齐喑

百年沧桑东流去

徒留孤影守回忆

薛洋,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晓星尘,你可别忘了我啊,在这夜光漫长的生命中,你永远不能忘了我}

[薛洋,我要把钱攒着,给你买星星糖吃]

{劫数尽

隐韶光流年蒙尘翳

霜雪几度再回首

长生中不见你

拾余烬葬灯火琉璃

叹此生

空余陈酿如甘饴}

[薛洋等了很多年,为一残魂]

[蓝启仁:请说一句保护小草的话

蓝思追:小草葱葱,与我为伴

金如兰:绿意盎然,你我共行

薛成美:今天你踩我头上,明天我长你坟头上

众人:(吐血)]

{劫数尽

隐韶光流年蒙尘翳

霜雪几度再回首

长生中不见你

拾余烬葬灯火琉璃

叹此生

空余陈酿如甘饴}

[蓝忘机为了魏无羡放弃了天下

    晓星尘为了天下放弃了薛成美]

[星:你说人生像什么

洋:一碗茶

星:为什么?

洋:早晚都要凉]

[可以,这很薛洋[捂脸]]

[人生就像打电话,早晚都要挂]

[不如你先挂,哈哈,这很薛洋]

[晓星尘自剐的那一刻

   薛洋就被世界抛弃了]

“阿洋,我两生,唯爱你”

“道长,我两生,唯爱你”


@老大我羡羡

道长,洋洋说的两生指书里一生,重活一生,容貌还是以前的容貌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3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薛洋晓星尘全都是砒霜,只有恶友全是糖,金光瑶占有欲太强了

视频开始:薛洋和金光瑶在走路,薛洋扭头邪魅一笑,而金光瑶看见,立马把写着“金光瑶”的扇子挡住了薛洋的脸,凶神恶煞的看向了镜头,而薛洋则在扇子后面摸了摸金光瑶的头。

视频结束,评论出现。

属于羡羡的天子笑:我本来站晓薛的,看到这一幕我想站恶友

夷林老祖的小迷弟:矮到新高度[破涕为笑][破涕为...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薛洋晓星尘全都是砒霜,只有恶友全是糖,金光瑶占有欲太强了

视频开始:薛洋和金光瑶在走路,薛洋扭头邪魅一笑,而金光瑶看见,立马把写着“金光瑶”的扇子挡住了薛洋的脸,凶神恶煞的看向了镜头,而薛洋则在扇子后面摸了摸金光瑶的头。

视频结束,评论出现。

属于羡羡的天子笑:我本来站晓薛的,看到这一幕我想站恶友

夷林老祖的小迷弟:矮到新高度[破涕为笑][破涕为笑]

葬孤渊:摸摸头好评!

丽子本丽:阿瑶,放下扇子[滑稽]

是白菜拱的猪:关注点是身高

“在她们那一个世界里,你们未复活,结局是你们未复活前的故事。”晓星尘和聂明玦想到他们复活前的结局的确很凄惨,但他们相信自家的人是不会变心的,因为,薛洋和金光瑶的日常相处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各种互怼的日常生活。

“我呸,谁踏马和小矮子全都是糖啊。”薛洋一脸嫌弃的说,而金光瑶皮笑肉不笑的说:“成美,那你以为我想和你全是糖吗?”“你在叫我一声成美你试试。”薛洋有些暴躁的说道“那我不叫你成美如何,叫你崽崽可好?”“滚!老子叫薛日天!”薛洋说着并露出了骄傲的笑,说:“看我起的名字多棒!”晓星尘无语的说:“阿洋……”薛洋听到晓星尘的声音,转向晓星尘说:“怎么啦,道长?”晓星尘无奈的说道:“无事,你开心就好”

“嘿嘿,道长我最爱你了。”晓星尘耳朵红红的小声说了一声:“嗯……我也爱你。”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喜欢,推荐,评论吖
也感谢各位小可爱的关注吖
感谢!(*^ワ^*)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2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偏锋剑。”

{三毒剑 紫衣袍 纵矜豪 踏碎九霄

且听紫电啸 破锋矛 除魔卫道

挽狂澜 浊浪消

碧血淌 丹心照

将我剑 应天道}

[刻骨三毒,至亲五人,余生一人]

[澄澄!我爱你!]

{四万里横浪涛 三千顷红莲烧

剑风吼 伴一夜雨潇潇

千钟酒尽心还喧嚣 如火燎

梦时我犹闻 陈情谣}

[在梦里,江澄听到了陈情]

[江澄为了一句誓言,等了十几年]...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偏锋剑。”

{三毒剑 紫衣袍 纵矜豪 踏碎九霄

且听紫电啸 破锋矛 除魔卫道

挽狂澜 浊浪消

碧血淌 丹心照

将我剑 应天道}

[刻骨三毒,至亲五人,余生一人]

[澄澄!我爱你!]

{四万里横浪涛 三千顷红莲烧

剑风吼 伴一夜雨潇潇

千钟酒尽心还喧嚣 如火燎

梦时我犹闻 陈情谣}

[在梦里,江澄听到了陈情]

[江澄为了一句誓言,等了十几年]

{剑如虹复长啸 生为斩妖除魔道

纵马横刀 行过山水迢迢

秉家风正道 傲骨在 心比天高

执念刻绝毒绕 意难消}

[蓝湛知道魏无羡的剥丹之痛,

却从未有人问江澄:

“莲花坞覆灭疼吗,

失去双亲疼吗

失去金丹疼吗”

从未]

[舅舅,就是一个傲娇受]

{双杰时 八拜交 生死同

天地遨 恣意最年少

风波到 一念差 行渐远 终明了

我与他 是各自有道}

[希望双杰永在]

[江澄似乎感觉到的爱只有在莲花坞覆灭时,虞夫人那用力的一抱,或许,江枫眠真的喜欢藏色散人吧,他对虞夫人的爱似乎有那只钗子才能看到,而江枫眠在云深不知处接江澄的时候,不曾看过江澄一眼,那时候的江澄满眼落寞,江枫眠这种属于冷暴力 而江厌离在最后的时候,只和魏无羡说了话,从未对江澄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对江澄说一句“阿澄”也好啊]

[愿此生阿澄能有一人陪他剩下的余生]

{绝境生 炽焰燎 筋骨断 仍不折腰

谁人为正道 剑几招 才知分晓

世人论 英杰亦奸枭 我付之一笑

愿醉今朝}

[从未有人告诉过江澄:“你很好,你非常棒。”从未]

{恩怨仇 爱恨烧 如何了了

与你 我落笔怎堪潦草

前尘如烟往事袅

我却偏偏忘不掉

听那笙箫

这半生红尘路嚣嚣

你可敢同我走一遭}

[终是紫衣一人过,云梦从此无双杰]

[一身傲骨自前行,莲花一梦江晚吟]

[金凌是金家的,仙子是金凌的,魏无羡是蓝家的,紫电是虞夫人的,师姐不是他一个人的,江澄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江家,江家的祠堂,三毒,其他都不是他的]

[舅舅!我跟你走!]

{风雨晦尘世杳 挽天河濯泥淖

凭桀骜 偏不行康庄道

独行客风月本啸傲 应天召

却甘画地为牢 困尘嚣}

[舅舅这么一个骄傲的人,却甘愿画地为牢]

{且听秋风怒号 举目萧条山欲倒

一缕魂飘 我便寻到海角

三毒身上烙 誓还在 不依不饶

此生竟再见得 故人笑}

[魏无羡的一丝魂魄,不,可能也没有魏无羡的魂魄,舅舅却追到了天涯海角,舅舅不知道竟然还能看到魏无羡]

[当初,蓝忘机用曲子认出魏无羡
    当初,江晚吟用直觉认出魏无羡]

[凌:舅舅!我会写自己的字了!看!如兰!

澄:以后,不准写这个字了,他起的,不叫

凌:那你不能给我换个字吗

澄:他起的,不换]

{烈焰烧 残魂嚎 挽狂澜

于既倒 是替天行道

伶仃人 风雪饕 却未改 心昭昭

我的剑 还叫嚣出鞘}

[何为江澄?

紫电,三毒,莲花坞

可否具体?

自负,不甘,傲娇

可否更具体?

云梦双杰

仍是不解意

十三年擦拭陈情,至今仍孤身一人]

{犹记与他入水弄浪潮

少年身姿俏翩然若玉蛟

风光好 遥见舟上阿姊掩唇轻笑

梦醒时空余月清皎}

[双杰多好啊]

[可梦醒后,只剩下了月亮]

{千劫尽 丹心照 正邪断 斩尽宵小

我剑如狂草 走偏锋 步步杀招

此一生 快哉亦狂傲 何需你指教

我自逍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澄与我对愁眠]

{恩怨仇 爱恨烧 何必了了

与你 我撰文淡写轻描

听一派凤管鸾箫

遇一人月圆花好

风华正茂}

[江澄至亲五人,余生我们]

{青山还碧人犹年少

当策马扬鞭红尘笑

终一日 恩怨了 三毒销

与君共赏 江山多娇

路还长,跟我走吧}

[舅舅!我跟你走!]

[永恋我澄,至死不渝]

[当他辫子扎了起来

当他的紫电变成了三毒

当他变成了江家家主,三毒圣手

那么,他已经不是当时的少年了……]

“阿澄,我对不起你,当初,我一心想让你独立起来,却不曾想过你的感受。”率先说话的是江枫眠,“爹,没关系的。”江澄有点手无足措,因为这生基本没人跟他道过歉。“阿澄!好孩子!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虞夫人有些哽咽的声音从江澄头上传来,“阿澄!”等江家人拥抱后,情绪稳定后,蓝曦臣温柔的看向江澄,凑到江澄的耳朵旁说:“阿澄,你的以后,有我。”不是那种对其他人温润的语调,是那种温柔但有种占有欲的语调,江澄的耳朵有些红:“你滚过去。”“哈哈,阿澄甚是可爱啊。”“蓝曦臣!”“哈哈。”

@刻骨三毒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1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好心疼江澄,这个视频告诉我们珍惜当下,很重要!

视频开始:少年江澄一只手叉腰,兴奋的说道:“你真的是十年后的我吗?”成年的江晚吟面带微笑的说了一声:“嗯。”江澄手握拳头说:“那,我当上宗主了吗?”

“嗯!”“~(≧▽≦)~哇!!!”江澄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他又问:“那我成亲了吗?”江晚吟尴尬的将手握成拳头放到嘴边说:“咳,还没有……”江澄挠了挠头说:...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视频标题:好心疼江澄,这个视频告诉我们珍惜当下,很重要!

视频开始:少年江澄一只手叉腰,兴奋的说道:“你真的是十年后的我吗?”成年的江晚吟面带微笑的说了一声:“嗯。”江澄手握拳头说:“那,我当上宗主了吗?”

“嗯!”“~(≧▽≦)~哇!!!”江澄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他又问:“那我成亲了吗?”江晚吟尴尬的将手握成拳头放到嘴边说:“咳,还没有……”江澄挠了挠头说:“啊……”随后,他又兴奋起来:“不过,我当上宗主了,我父亲母亲还有姐姐,一定会很为我高兴吧。”江晚吟愣住了,“哦,对了,魏无羡那小子,十年后一定是我得力的属下吧。”江晚吟对江澄说:“你……余生一人……”江澄有些懵,茫然的问道:“啊?你说什么?我的家人呢?!”江晚吟摸着紫电说:“他们……都不在了。”江澄有点懵的说:“什么意思啊?你现在是一个人生活吗?”江晚吟苦涩的说道:“算是吧,还有个外甥。”江澄有些抗拒的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要闯进我的世界。”随后,他又往后退了一步急忙说道:“我不当宗主了,我也不要成为你这样,我只要我的家人。”江晚吟有些向往的说道:“可我很想变回你,你无悠无虑的样子,真好。”

视频结束,评论:

莲花坞云梦江氏宗主江澄:嘘!【将手指放在唇边】这只是一个梦罢了,十年前的我,愿你还是那么无忧无虑,忘掉我们的相遇吧,你还是那个你,那个家人齐全的你,那个拥有云梦双杰的你,而不是那个余生一人的我,【转身过去,泪已经绷不住了,顺流下去】其实我也不错,起码还有个外甥不是吗?阿凌他可是个很棒的外甥……

澄澄大总攻:从前的江澄笑容灿烂,可自从失去亲人后。他迫不得已当上宗主,余生一人,就连当年“云梦双杰”的誓言,也不在了

绮梦晴缘:世人皆知魏无羡剖丹之痛

却无人懂江晚吟失丹之苦

都道蓝忘机问灵十三载

无人懂江澄持笛十三年

自己一人重建莲花坞,等一句年少时云梦双杰的誓言,和那曾经的云梦少年

可最后,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他江宗主,终是没有等到那个下属

若不是三毒刻骨,何来如今三毒圣手

忘羡王道我最爱:舅舅没事还有阿淩

焦娇T一T:阿凌是金家的,舅舅什么也没有。。。

|百鬼丸|:“来者何人?”      “云梦,江晚吟。”

“与何人来?”      “魏婴。”

“与何人归?”      “……独归。”

无所谓,都孤独好久了,但,后来我的余生有他陪……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0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接下来听歌,荒唐言。”

{含光君居然又在跟

嘘走了走了}

[跟谁啊,在干嘛呢[滑稽]]

[楼上的,你明明知道[滑稽]]

{骑着毛驴儿摇摇晃晃

行过田间陌上

欺那柳叶垂随手摘唇中放

酒旗乘风扬东邻我偷赏

不负此身便宜好皮囊

前尘事全作了顽童戏

流落在街巷

身后名借俗人聊发少年狂

两声天外琴响

抬眼看果真故人模样}

[这是在莫家庄吧!]

[故人指...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接下来听歌,荒唐言。”

{含光君居然又在跟

嘘走了走了}

[跟谁啊,在干嘛呢[滑稽]]

[楼上的,你明明知道[滑稽]]

{骑着毛驴儿摇摇晃晃

行过田间陌上

欺那柳叶垂随手摘唇中放

酒旗乘风扬东邻我偷赏

不负此身便宜好皮囊

前尘事全作了顽童戏

流落在街巷

身后名借俗人聊发少年狂

两声天外琴响

抬眼看果真故人模样}

[这是在莫家庄吧!]

[故人指着蓝湛吧!]

{我说蓝湛

你看看人家多知趣

再看看你当年

出关头一回巡夜

就把我堵在墙头上打了一架

云深不知处禁止饮酒

哦禁止饮酒

姑苏蓝家果然人杰地灵

这藏书阁竟能凭空生出

如此美酒

佩服佩服

这酒你明明知道

酒从何来我可不知

我只知道含光君

厌恶我到拳脚相加

我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讨厌你

哦没有讨厌我

那就是当年墙头月下

你便喜欢我是也不是}

[在当初的墙头上,蓝湛看向魏无羡,一看,便再也离不开眼了]

{云深不知处禁止饮酒

那天子笑分你一坛

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忘羡初遇!]

{前尘事全作了顽童戏

流落在街巷

身后名借俗人聊发少年狂

明月清风在旁

唉声叹当真孽缘一场}

[这是孽缘吗?不![滑稽]]

{是非难讲

昔日种种皆付过往

酒醉余香描君眉间刻在心上

那篡改的真相

抵不过这苍茫茫江湖

与君共闯}

[云梦江氏出好腰,姑苏蓝氏出好肾[破涕为笑]]

{含光君啊含光君

好个名门之秀

世家楷模我当年才多大

你竟对我起这种龌龊念头

啧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你这抹额是不想要了不是

给我松开

我没有讨厌你

什么}

[网瘾少年蓝忘机,断网13年,连上网后,天天上羡]

{骑着毛驴儿摇摇晃晃

行过田间陌上

欺那柳叶垂随手摘唇中放

醉枕双膝上醒看美君郎

不负此身便宜好皮囊

前尘事全作了顽童戏

流落在街巷

身后名借俗人聊发少年狂

心一片话几行

执君手将流年慢品尝}

[我喜欢你,像避尘剑柄,不可言喻]

{二哥哥我错了

别别蓝湛这里是藏书阁

不是第一次了

那也不能隔三差五在此偷欢

你松手

你我三拜已过夫妻礼成

不是偷欢

夫妻

你见过哪个夫妻像你

对我这样

天天用强的唔

别别别蓝湛今天请你放过我

天天就是天天}

[我终于知道云深不知处被烧的时候蓝湛为什么死也要护着藏书阁了]

{今世名任旁人瞠目道荒唐

笛音起琴声长

马蹄声踏碎落日斜阳}

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蓝忘机和魏无羡就知道了这首歌和上一首歌是一样的,蓝忘机虽还是有些脸红,但是没有上一次红了,而魏无羡听到时,也没脸红,当他看到蓝忘机脸红时,便去调戏蓝忘机去了。

江澄看到蓝忘机和魏无羡在恩恩爱爱,也不想看,就看向蓝曦臣,蓝曦臣朝江澄温柔一笑,道:“怎么了?”“无事……你看你的!”“好。”江澄看到蓝曦臣还在看他,恼道:“看我做甚!”“我在看我的心头至宝。”江澄脸一红,小声道:“你爱看就看吧……”蓝曦臣到江澄耳旁笑道:“哈哈……”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9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标题:魔道里最不能惹的人,这可倒好,一下子全得罪了!

视频开始:首先是一大片树林,有一道声音说:“哎呦,你看这风景,小桥。”镜头一转,转到了一条小河边,那道声音又说:“流水。”镜头再次一转,转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这里,那道声音说:“人渣。”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立马扭过了头,两双眼神杀了过来。

视频结束,评论:

万年紫衣单身舅舅:魔道最不能惹的人就是金凌

惹金凌就...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标题:魔道里最不能惹的人,这可倒好,一下子全得罪了!

视频开始:首先是一大片树林,有一道声音说:“哎呦,你看这风景,小桥。”镜头一转,转到了一条小河边,那道声音又说:“流水。”镜头再次一转,转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这里,那道声音说:“人渣。”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立马扭过了头,两双眼神杀了过来。

视频结束,评论:

万年紫衣单身舅舅:魔道最不能惹的人就是金凌

惹金凌就是惹兰陵金氏

惹金凌舅舅会不开心

舅舅不开心了就惹云梦江氏

惹金凌之后魏无羡也会不开心

就惹到整个乱葬岗(都不够你死的)

魏无羡不开心就没心情天天

没心情天天蓝忘机就不开心

蓝忘机不开心蓝曦臣也不开心

蓝曦臣不开心就惹姑苏蓝氏

蓝曦臣不开心就不管聂明玦的事

聂明玦不开心就惹了清河聂氏

等于把四大家族和老祖(也就是魔道)全都惹不开心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

你惹了金凌

薛洋官方认证:小桥流水人渣[破涕为笑][破涕为笑]

雪霜汐汐:你把金凌当什么了[滑稽][滑稽][滑稽][滑稽][滑稽]

金凌在看到评论时,一脸懵的说:“我倒是从未知道我这么厉害啊。”

那些修士沉默,以前,云梦江氏都够他们怕了,但是等金凌身旁的人走光,那些比金凌修士高的人会稍稍的欺负金凌,之后,在骂骂金凌有娘生没娘养,而金凌会爱要面子,就不会告诉别人,就算江澄会在金凌后面跟着,但不能天天跟着,可如今有四大家族和夷林老祖,也没办法再欺负金凌了,对了,金凌爱要面子,只要他不说,四大家族和夷陵老祖也不会知道。

“甚多修士在想着欺负金凌,我会把想法展示在大屏幕上。”说着,系统就把修士刚刚的想法展示在了大屏幕上,“金凌!你被那些混账欺负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给我顶嘴那些气都跑哪儿了!”江澄怒气冲冲的道,金凌死咬着嘴唇不说话,师姐有些哽咽的说道:“阿凌,来,来娘的怀抱里来。”“爹!娘!”“好阿凌。”所有人沉默了,就连平时最闹腾的蓝景仪都沉默了,他们只知道金凌傲娇,且仗势欺人,却从未知道,金凌,他,也有脆弱的时候。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8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春波绿。”

{布绫轻绕眼

倚树自横栖

闲花悄卧怀

更添幽凉意

唇含一二红

咬舌齿缠君

唇齿始绵密

意犹兴未尽}

刚开始,只是声音,但之后歌词的出现,令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我艹,只听歌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歌词是这样的!]

[我也是,直到我看见歌词的时候,我懵逼了]

{夜窗悄自开

闲月沐新浴

怕教秋波临转去

唇风吐微醺

磨唇长换吻

握腕相抵...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春波绿。”

{布绫轻绕眼

倚树自横栖

闲花悄卧怀

更添幽凉意

唇含一二红

咬舌齿缠君

唇齿始绵密

意犹兴未尽}

刚开始,只是声音,但之后歌词的出现,令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我艹,只听歌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歌词是这样的!]

[我也是,直到我看见歌词的时候,我懵逼了]

{夜窗悄自开

闲月沐新浴

怕教秋波临转去

唇风吐微醺

磨唇长换吻

握腕相抵襟

暂眠含光怀中玉

汲汲待君取

守得云开见明月

拂袖抱月独自去

幽谷深郊嗅野邻

原是窃香君}

[听歌的时候,我还在外放,看到评论的时候,我立马找到了耳机,并带上了它[捂脸]]

[窃香君?这是蓝二公子做出来的事吗?楼下的接上!]

[不!蓝二公子只会光明正大的做!是这样吗?]

[没错!楼上学到了我的精髓!]

[魔鬼吧[捂脸]]

{轻浅眼稍迤逦声

时歇故作嘤嘤啼

原是情开自解衣

雨露初沾襟

蓝湛~

由怀衔箫纳在口

往来四五不觉疲

佩环相击声声扣

微迎却似拒}

[我,我,我无话可说了[捂脸]]

{拭唇撩以咬玉肌

汗透湿发闲得趣

醉折春枝聊赠君

暂做承水鱼

摘花别婴凌乱鬓

颠倒簸花苦被欺

伏从弓腰辗转求

香消魂欲尽}

[这谁写的,如此有才[滑稽]]

{月潜低窗来

烟缕解人衣

情愫不觉已暗生

藏经双知意

轻拢偶垂鬓

慢捻相交颈

君衔樱果羞对镜

巫山各云雨}

[【此生恨为女儿身,来世定做断袖人】

我就问问,有多少个小姐姐是这样想的]

[多想化为男儿身,执一把折扇,撩拨少年儿的心]

{枝下故人恍新颜

频之诱之旖旎声

隐见鞘寒剑柄热

抱幽卧花丛

春花秋月忽相逢

靡声暗涌互交融

洞壁飞泄三千流

刃在此壑中}

[隐见鞘寒剑柄热,我明白了什么[滑稽]]

[现在看小黄歌,没点文化都不懂什么意思了]

{而今远游林外泉

枕舟揽臂意无终

深红浅白犹暗通

催入寻常梦

借醺俯首舔酒污

君面敛容江映红

醉眠臂枕春枝拢

盈握自含弄}

[舔酒污!卧槽!]

[我想看……]

[不!你不想!]

{遮目求索意朦胧

慵俯屈膝舷下躬

昭昭舟中缠春日

汲汲泉来风

抹额襟带两相束

青丝暗合相交触

缱绻低言怀中醉

犹怜握玉足}

[我能说什么呢,污的如此优雅emmm]

[文人开车最为致命[破涕为笑]]

{胜雪新蕊重吐簇

抬颈互交留浅痕

唇暖烫入骨

热似初乳凉似竹

闲如疏雨急如簇

寒点春枝暖剪烛}

[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

[不怕开车,就怕文化人开车]

{星云尚能渡

浮影花灯遥相祝

遍走归去旧时路

从他初绽青枝上

开到春好处}

[这是一辆有文化的车]

所有人听完后,都有点懵,他们都看向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此时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脸和耳朵都一片绯红,而江澄看到,一脸不耐烦的说道:“都看什么看,滚过去!”所有的修士将头扭到了一边,而江,蓝,金,聂家熟悉蓝忘机和魏无羡的人没有什么动作,又不是没看到过他们秀恩爱。

蓝忘机很快恢复了雅正,而魏无羡也很快恢复了不要脸。“蓝二哥哥,你看看,我们的后人多有才,都能让文人开车了。”“莫闹。”“好吧。”魏无羡假装失落,蓝忘机看见魏无羡失落的低下了头,心疼的说:“回家了你随便闹。”“好!”













@绝世黄瓜 你的春波绿请查收一下

感谢所有小可爱的关注,喜欢和推荐吖(๑ºั╰╯ºั๑)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6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踏血寻故友-恶友组”“故友?小矮子,你踏妈什么时候成我故友了,你要成我故友,我把尸毒粉撒你一脸信不信。”“阿洋。”“好吧好吧。”你大爷的,小矮子。

{出世道从头 断指断善尚年幼

肆意祸乱夔州 是谁扰我披风流

朱颜花街楼 也曾少年无所求

逢生长恨悠悠 玉阶高台妄驻留}

[阿洋,他也曾善良过]

[阿瑶,他也曾天真过]

[他们 ,都曾天真过,善良过...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听歌,踏血寻故友-恶友组”“故友?小矮子,你踏妈什么时候成我故友了,你要成我故友,我把尸毒粉撒你一脸信不信。”“阿洋。”“好吧好吧。”你大爷的,小矮子。

{出世道从头 断指断善尚年幼

肆意祸乱夔州 是谁扰我披风流

朱颜花街楼 也曾少年无所求

逢生长恨悠悠 玉阶高台妄驻留}

[阿洋,他也曾善良过]

[阿瑶,他也曾天真过]

[他们 ,都曾天真过,善良过,可惜,一个被一剑捅死,一个断臂而死]

{初识在市井

寻客卿 得知音

仗剑相依履薄冰

浊尘剃心性

为功名 道无情

却有情 并肩而来踏血行}

[他们都曾有过情,却被世人糟蹋成了无情]

[世人皆知十恶不赦薛成美,却从未知道他有心]

[世人皆知金光瑶杀父兄妻子师友,却从未知道他也有心]

{阎罗殿门开 谁先行而来

断臂断恶歹

雾霭阡陌 义城心锁

白衣渡我何必问对错

围炉夜话时 草木生萤火 嗜甜陷溺落

黄粱梦破 贪招业果

清风明月碎魂魄}

[洋洋先来]

[洋洋,你为何非要躺在那片草丛里啊]

[道长,你为何非要菩萨心肠啊]

[你们两个谁都不要遇见不好吗?]

[阿洋,你为何想溺下去啊,养好伤,快走吧]

[走了,就不用守八年了,好好当你的掀摊恶霸,好吗?]

{笑面对唏嘘 翻云覆雨心千曲

眉间朱砂如絮 金星雪浪正浓郁}

[望你,来世……]

[楼上的,你忘啦,没来世了]

[我想说的是,望你,来世,在多长高点]

[魔鬼吧,楼上的]

[我是秀儿!]

[惹不起,惹不起,大佬,告辞![捂脸]]

{鬼道立歧途 阴虎符降灾同出

常家五十亡卒 也难偿我少年苦

夜幕侵兰陵

访绝境 控亡灵

并肩而来踏血行

难辨我浊清}

[手指不长在你们的手上,你们就不知道痛!]

[我们无法评价薛洋,的确,手指不长在我们的手上,我们就不知道痛,我们有什么理由评价薛洋]

{登金麟 假面迎

独你真 仗剑相依履薄冰

阎罗殿门开 谁迟一步来 碎喉碎心脉

敛芳追随 朔月幽辉

剖心尽黑 唯他无污秽

血泪打花坠 弦断情音毁 何处容我归

命绝不悔 独手轻推

临终言肺腑相对}

[去掉你的笑面假具]

[蓝曦臣,是他这生的一抹阳光,他却被这一抹阳光捅死]

{佩降灾降人祸灾由我持

挽恨生恨天命生不逢时

意难平路崎岖君其待之

后人闻说 谈笑论事}

[降灾,恨生]

[后人,只会把这些当做笑话来论事]

{十八层炼狱 见火海刀山 竟笑是轻判

你且看看 惨绝人寰

你我生前多见早不怪

人间苦更甚 在世难得安 身后恶名满

此地何难 踏血相伴

彼岸花开胜牡丹}

[人间的苦,竟比十八层炼狱还要苦]

[天地之大,竟容不下一对恶友]

“小叔叔!”“阿凌,乖。”“嗯!”

@因为降灾,所以恨生 你的踏血寻故友,请签收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5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起来了视频:金光瑶:薛成美,你是不是欠揍了!

薛洋和金光瑶在一起,薛洋问金光瑶:“哥,你问我我是小白兔吗?”金光瑶皱眉说:“你怎么这么幼稚啊。”“快点快点”金光瑶皱眉,带点试探的说:“你是小白兔吗?”薛洋说:“我是小白兔啊,那,那你在问我你是小猫咪吗。”金光瑶往薛洋那个方向倾斜了一下,说:“你是小猫咪吗?”薛洋说:“那你是不是不是傻,...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小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看视频。”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起来了视频:金光瑶:薛成美,你是不是欠揍了!

薛洋和金光瑶在一起,薛洋问金光瑶:“哥,你问我我是小白兔吗?”金光瑶皱眉说:“你怎么这么幼稚啊。”“快点快点”金光瑶皱眉,带点试探的说:“你是小白兔吗?”薛洋说:“我是小白兔啊,那,那你在问我你是小猫咪吗。”金光瑶往薛洋那个方向倾斜了一下,说:“你是小猫咪吗?”薛洋说:“那你是不是不是傻,我刚刚都说了我是小白兔了,你说我是小猫咪,哈哈。”金光瑶把扇子放下,想揍薛洋,视频就结束了

被打败的小怪兽:最心疼阿瑶和阿洋了

羡羡AUA:晓星尘道长还有五秒到达现场[滑稽]

花城字丑:恶友多好啊!

一个砸摊,一个善后。

一个抢糖,一个付钱。

可,为什么最后

一个喜欢上了蓝曦臣,一个喜欢上了晓星尘。

一个最后被砍断了右臂,一剑穿心。

一个到死也不放开手中的糖。

道长啊!一个能用糖就能哄好的孩子,能有多坏啊。

蓝大啊!一个杀父杀兄杀弟杀妻杀子,唯独没有害你的人,其实很在意情义啊。

“阿洋,对不起。”“没关系啦,不痛。”

你做你的清风明月就好,我做你的十恶不赦就好。

“玦玦,你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没有喜欢过二哥!”“我知道。”聂明玦摸了摸金光瑶的头,“小矮子,你难道不知道摸头长不高吗,哈哈。”“成美,你且住口。”“都说了不准叫我成美!”“那你先把“小矮子”去掉!”金光瑶再说小矮子时,说的咬牙切齿,“不可能!”“那你的成美也别想去掉了!”“我艹,够狠!”

“晚吟,我真的没有喜欢过阿瑶!”“我明白!还有,不要叫晚吟!”这时,魏无羡欠揍的声音传来:“师妹,晚吟这个也蛮好听,你就叫这个吧!”江澄朝魏无羡愤怒的叫到:“魏无羡!你在叫一声“师妹”你试试!”

蓝忘机不动声色的将魏无羡藏在身后,魏无羡在蓝忘机的身后做出一个鬼脸,“你!”“晚吟不要气了,息怒息怒。”“哼!”

“我们今天再看二个视频,有议者,电流惩罚。”

标题出现:薛洋实力吐槽晓星尘,天知道我循环了多少遍,太还原了!

视频开始:薛洋的降灾抗在肩上之后挑眉,不耐烦的说道:“那个晓星尘,分明也大不了我几岁,一副爱管闲事的样子,看了就讨厌,还教训起我来了。”之后又用降灾拍打了一下肩膀,凶狠的看向了镜头说:“还有那个姓宋的,不过被我擦中了一掌,他什么眼神。”

评论:

锦夏凉安ebc64:洋洋,你要时刻记住,你是受,不是攻[滑稽][滑稽][滑稽]

恩大LOVE:各位道友们,百度了一下[滑稽]

洋洋初登场:十五岁,身高一米八

晓星星初登场:十七岁,身高一米八五

洋洋怎么看都是个受啊[滑稽]

汪叽家没网了:说实话,按道理来说,晓星尘看不见,所以洋洋应该是攻,但是我改不了晓星尘是攻的那个想法[滑稽][滑稽][滑稽]

薛洋别扭的对着晓星尘说:“她们怎么这样啊!”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难道她们说的不对吗?”“那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吧。”薛洋小声嘟囔着“好好好”

标题:金光瑶有点漂啊

视频开始:金光瑶举起胳膊,祸国妖民的说道:“想做你的妲己,祸国妖民。”这时,视频一分为四,金光瑶继续说道:“毁了你的江山,哈哈哈哈!”金光瑶拿出来了一把扇子,扇子上面写着一个字“瑶”边扇边说:“也,毁了你!”

评论:

吾名薛日天:小矮子你怎么了[滑稽][滑稽]

意外出生的金凌:小叔叔……你还好嘛[滑稽][滑稽][滑稽]

洛轩洛轩洛轩洛:瑶妹这是受啥刺激了[笑哭]用不用让聂大帮你治治[滑稽]

金光瑶有些无奈,但只能不断的摇头说:“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我。”“哈哈,小矮子,你要祸害谁啊?是想祸害你身边那个大傻个吗?”“成美,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去喝花酒了。”“我艹,小矮子你够狠,那我不叫他大傻个好了。”金光瑶和薛洋悄悄的互相耳边私语,晓星尘与聂明玦看到,对视一眼,立马把薛洋和金光瑶拉开,然后晓星尘和聂明玦若无其事的亲了一口薛洋和金光瑶。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3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在这普通的一晚

看向普通的蓝湛

却发现蓝湛他也在普通的看

吃完普通的晚饭

躺上普通的床板

普通的和谐光芒普通的闪

天天就是天天}

[天天就是天天,真好[滑稽]]

[楼上的,你怕不是想让羡羡的离家出走]

[楼上的,你怕不是不知道羡羡的腰……]

[已经离家出走了]

[楼上的,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和谐[滑稽]]

[怕不是在做什么[滑稽]]

[楼上...

魔道祖师阅歌体,看视频,幼儿园文笔,勿喷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聂瑶  追凌  桑仪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在这普通的一晚

看向普通的蓝湛

却发现蓝湛他也在普通的看

吃完普通的晚饭

躺上普通的床板

普通的和谐光芒普通的闪

天天就是天天}

[天天就是天天,真好[滑稽]]

[楼上的,你怕不是想让羡羡的离家出走]

[楼上的,你怕不是不知道羡羡的腰……]

[已经离家出走了]

[楼上的,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和谐[滑稽]]

[怕不是在做什么[滑稽]]

[楼上的楼上和楼上,都别乱猜,真的是[滑稽]]

[楼上的,如果你不加那个滑稽的话,我还能相信你[捂脸]]

魏无羡看完评论,灵机一动,委屈的向蓝忘机说:“蓝二哥哥,你看她们说的,你要是在天天,我的腰估计就真的如她们所说离家出走了,所以不要天天好不好~”蓝忘机看到魏无羡那一身机灵样,便知他要干什么了,宠溺的笑了笑说:“好,不过第二天要加倍。”“啊~那算了吧”

江厌离看到这一幕,捂嘴偷笑,金子轩见了,好奇问道:“娘子,你在笑什么呢?”“你看忘机和阿羡。”金子轩看了一眼,说:“好了,我看完了,娘子该看我了。”“好好好,看你看你。”江厌离温婉一笑。

{轻抚普通的紫电

笛声在耳边旋转

这丫的整天吹也不觉得烦

凶尸都滚一边站

爷有友谊的小船

微笑着抚摸着茉莉珊珊}

江厌离听到这歌,问虞夫人说:“娘,这应该说的是阿澄了吧。”虞夫人听到后,说:“它说的正是,不过,他起的那叫什么名字!”“娘,莫气莫气。”“哼!”虽是这样,但虞夫人的语气稍有缓和。

[笛声在耳边旋转,这丫的整天吹也不觉得烦?请问江澄同学,你确定?[捂脸]]

[茉莉珊珊?[破涕为笑]]

[这使我想起了四大家族的特色……]

[难不成……]

[就是那个!]

[四大家族的特色:]

[姑苏蓝氏一杯倒]

[云梦江氏起名废]

[兰陵金氏长不高]

[清河聂氏死的早]

[你们都好有默契啊,晚上加鸡腿啊!]

“鸡腿指肉。”

江厌离走向厨房,看了看排骨汤,看见已经好了,就把莲藕排骨汤端上了早已备好的桌子上。魏无羡和江澄立马跑到厨房,将碗筷拿了过来,金凌金子轩又把其他的两锅端了过来。

那些修士看见了,以为这是给他们的,因为金子轩金凌和魏无羡江澄朝他们走来,却没想到:金子轩先过来,端着莲藕排骨汤朝他们面前走过,说:“想要吗?不可能!”之后,金子轩踏着妖娆的步姿走了,而金凌魏无羡和江澄也一样。

江厌离见他们这么快说:“怎么这么快?莲藕排骨汤给他们了吗?”“给了,但是他们说不饿,就不吃了,是吧,阿凌,还有魏无羡和江澄也去了。”金凌魏无羡和江澄也连忙点头,“好吧,那你们快吃饭吧。”“嗯嗯。”

{普通的花驴蹄子普通的尥

背上普通的魏婴在普通的笑

我喜欢你是因为普通的你特别好

就这样普通的与你白头偕老}

[嗝~饱了]

[普通的花驴蹄子普通的尥,使我想起了鄙视[破涕为笑]]

[最后的四句,真的是一吨狗粮[捂脸]]

“魏婴”“嗯?”“我爱你”“我也爱你”

























(破涕为笑指😂)












感谢 @金大小姐(≧ڡ≦*)   @梦柔  @♡情笙  @因为降灾,所以恨生  @叶霎华  @狮院腐学姐♡  @jinxi595  @陌千钰  @魏秀安 的推荐吖

感谢 @小李子果子  @张小文@麦子(找不到你的号😂) @若许曾经  @沐月淡色  @张小文  @FAlTH.(找不到😂)  @eternal @爱吃冰糖葫芦的狸  @清玖💕爱汪叽💕  @街角风铃的寂寞 @残梦 @唐舞麟  @冬日暖阳 @唐攸奕玖  @三千笔墨绘你一世倾城  @五百万&福利 @辣鸡洋 @梦柔 @舞月等一些小可爱多的喜欢吖

也感谢一些小可爱的关注吖











(可能晚上会更?)

洋洋乃我心头至宝

魔道祖师阅歌体 1

魔道祖师阅歌体,以及看小视频,人物会崩,幼儿园文笔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追凌  桑仪  聂瑶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哎呦”一个声音传来,仿佛这个声音是个开关,其他人也逐渐醒来。

“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不知道,不过,看夷林老祖也在这里,会不会是他搞的鬼”  江澄甩一下衣袖,冷笑一声道:“呵,我江家的人还伦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想不到师妹这么护短啊”  “魏无羡!你在叫一声师妹你试试!” 

魔道祖师阅歌体,以及看小视频,人物会崩,幼儿园文笔

cp:忘羡   温启   曦澄  晓薛  追凌  桑仪  聂瑶   岚宁 

时间线:所有cp已在一起,甜蜜蜜

“哎呦”一个声音传来,仿佛这个声音是个开关,其他人也逐渐醒来。

“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不知道,不过,看夷林老祖也在这里,会不会是他搞的鬼”  江澄甩一下衣袖,冷笑一声道:“呵,我江家的人还伦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想不到师妹这么护短啊”  “魏无羡!你在叫一声师妹你试试!”  “好了好了,晚吟莫气”“哼”

“大家好,这里是魔道祖师阅歌体,灵力已封,不可打架”一道冰冷的系统声音传来,果然,灵力已封,“说!你把我们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听歌外加看视频。”

蓝曦臣温润如玉的说道:“大家既来之则安之便好。” 那些修士个个附和道:“是是是,泽芜君所言极是。”蓝曦臣皱起他那好看的眉毛,不过几秒,瞬间放下。

这时,系统声音再次传来:“我现在会把已逝之人传送过来。”果真,已逝之人全传送了过来,江澄看见了江厌离以及江家人,立马扑了上去,虞夫人严厉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哭!”但语言里却有着柔情,江厌离温柔道:“好了,阿澄,莫哭,我们都在这里呢。”“嗯。”江澄闷闷道。“阿羡,你怎么还不过来?”“师姐!”魏无羡走到虞夫人和江厌离面前抱着江厌离说:“师姐,虞夫人……”:“好了,阿羡,没有你的错。”“嗯”“行了!魏无羡!你到底要抱着我娘子到什么时候!”金子轩过来不满的说道“你管我!”“你!”“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哼/哼!”

而江澄道:“金凌!愣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过来!”金凌回过魂来:“爹!娘!”扑到了江厌离怀中,江厌离温柔道:“我的阿凌,现在长高了不少。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要嫁给阿凌呢!”“娘,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谁啊?”“姑苏蓝愿蓝思追!”“蛮好的,只要阿凌喜欢就好”这时蓝思追走来说:“我一定会待阿凌好的!”而蓝曦臣,蓝忘机也走来,说:“我一定会待阿澄/阿羡好的!”虞夫人虽有些气愤,但随后也就释然了,罢了罢了。

………………

“接下来,我们开始听歌吧,此歌为《魔道disco》,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看一个视频。”

(本篇短小,莫嫌弃,更新时间:每天一更,大家可以给我评论要听哪首歌,我会看到的)

我好傻逼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