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鬼

5424浏览    366参与
情商半两

无题

愚昧之人喋喋不休

惟恐不能展现

自己无知与荒谬


贪婪之人伸出双手

只管索要

绝无可能予授


懒惰之人擅寻缘由

几多明日

何须今天烦忧


恶魔总与恶魔相与

蠢货与蠢货交错觥筹


邪恶生在地狱

在人心之间奔走


饰金戴玉

难掩灵魂的丑陋

污言秽语

散发着心灵的恶臭

败行罪举

将恶的本质暴露


不完整的灵魂自以为是

不把他人考虑

不听从劝阻

魔鬼趁虚而入

在思想之中驻留


指引也是于事无补

他们从不期待拯救


纵容灵魂的扭曲

纵容他们的粗俗

恶魔在他们耳边低语

让他们倒向困苦

他们急促的步履

踏上前往炼狱的旅途


他...

愚昧之人喋喋不休

惟恐不能展现

自己无知与荒谬


贪婪之人伸出双手

只管索要

绝无可能予授


懒惰之人擅寻缘由

几多明日

何须今天烦忧


恶魔总与恶魔相与

蠢货与蠢货交错觥筹


邪恶生在地狱

在人心之间奔走


饰金戴玉

难掩灵魂的丑陋

污言秽语

散发着心灵的恶臭

败行罪举

将恶的本质暴露


不完整的灵魂自以为是

不把他人考虑

不听从劝阻

魔鬼趁虚而入

在思想之中驻留


指引也是于事无补

他们从不期待拯救


纵容灵魂的扭曲

纵容他们的粗俗

恶魔在他们耳边低语

让他们倒向困苦

他们急促的步履

踏上前往炼狱的旅途


他们奔向毁灭而去

那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兰陵不谢花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这绝对是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这绝对是个魔鬼~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这绝对是个魔鬼~

娘口三三(漓澈)

给你们看个好东西,简直是丧心病狂,没一点人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得,没话说了。

给你们看个好东西,简直是丧心病狂,没一点人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得,没话说了。

錯❤覺

上周抢到的掉落!

感谢“糯米团子”!

上周抢到的掉落!

感谢“糯米团子”!

三河优纪
【一个看图脑补小故事】她赤足行...

【一个看图脑补小故事】
她赤足行走在荆棘丛生的繁荣地,无视着被如刃一般划破皮肤的草木,在人群的惊呼声中,巨大的黑色羽翼猛然展开是如期而至的夜幕,她挥动翅膀冲向天际,墨色的羽毛沾染着血迹,盘旋着悠悠落地,鸦羽所到之处哀嚎遍地,她冷漠地俯瞰着惊恐的群众,黑色的火焰如蛇一般缠绕着她的手臂,随着她的挥舞脱落,嘶吼着扑向大地,血色的眼眸里隐隐有着怨恨而深情的泪光,这是最为炽烈的红玫瑰。
她抖落一身繁星,身后洁白的羽翼在光幕脱落后​恍若神祇,阳光透过乌云如银河从她身上倾泻下来,光芒逐渐褪去,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向人叙述着神迹,她睁开琥珀色的眼眸,被极致的美丽震惊的人们这才缓过神,为圣洁的美好发出了热烈欢呼,她身...

【一个看图脑补小故事】
她赤足行走在荆棘丛生的繁荣地,无视着被如刃一般划破皮肤的草木,在人群的惊呼声中,巨大的黑色羽翼猛然展开是如期而至的夜幕,她挥动翅膀冲向天际,墨色的羽毛沾染着血迹,盘旋着悠悠落地,鸦羽所到之处哀嚎遍地,她冷漠地俯瞰着惊恐的群众,黑色的火焰如蛇一般缠绕着她的手臂,随着她的挥舞脱落,嘶吼着扑向大地,血色的眼眸里隐隐有着怨恨而深情的泪光,这是最为炽烈的红玫瑰。
她抖落一身繁星,身后洁白的羽翼在光幕脱落后​恍若神祇,阳光透过乌云如银河从她身上倾泻下来,光芒逐渐褪去,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向人叙述着神迹,她睁开琥珀色的眼眸,被极致的美丽震惊的人们这才缓过神,为圣洁的美好发出了热烈欢呼,她身处中心,神色慈悲怜悯,仰头望着曙光,等待着真正的神明降下灭世的神谕,这是最为温柔的白玫瑰。
事后,白天使拍了拍黑天使的肩膀,温柔地说到,“虽然降羽毛比较省事,但我提醒你一声,洗羽毛的时候加点生姜,你看你脱毛好严重,杀敌一百,自损三千,反正都要收割人类,温柔点不好吗?”​
黑天使:“都是上帝的打工仔,谁比谁高贵,少给我假惺惺的,不是你朋友跟你没那么熟。”
(杨幂好漂亮,我的妈呀!!!!)

左言午

[双黑太中]胆小鬼(二十一)

  等田中往他们来时的路走去好一会后,太宰才慢悠悠地跟上,中也则是跟太宰并肩齐行。


  “能解析一下现在的情况了吗?”中也对现在一无所知的情况十分不爽,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


  “诶~”太宰双手抱胸,瞥了一眼旁边的小矮子,然后用一种贱兮兮的语气道:“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chuya的脑容量果然只有蛞蝓那么大。”


  “你再在这耍嘴皮子,我就让你亲眼见一下你的脑浆是什么颜色的。”中也冷着脸道。


  “呜哇~好可怕。”太宰摊手然后耸耸肩,一脸平淡地说着和言语根本不搭的话,完美将嘲讽拉满,这家伙放到wow里绝对是一个异常优秀的圣骑,就算往那一站不说话,仇恨也能稳稳拉住。...

  等田中往他们来时的路走去好一会后,太宰才慢悠悠地跟上,中也则是跟太宰并肩齐行。


  “能解析一下现在的情况了吗?”中也对现在一无所知的情况十分不爽,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


  “诶~”太宰双手抱胸,瞥了一眼旁边的小矮子,然后用一种贱兮兮的语气道:“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chuya的脑容量果然只有蛞蝓那么大。”


  “你再在这耍嘴皮子,我就让你亲眼见一下你的脑浆是什么颜色的。”中也冷着脸道。


  “呜哇~好可怕。”太宰摊手然后耸耸肩,一脸平淡地说着和言语根本不搭的话,完美将嘲讽拉满,这家伙放到wow里绝对是一个异常优秀的圣骑,就算往那一站不说话,仇恨也能稳稳拉住。


  “啧。”


  “嘛,概括来说就是我找人将田中查了个底朝天,然后根据那些信息推测出她想干嘛,然后跟你分开后又去了趟医院跟她谈判了一轮,最后达成共识,现在算是给她打打手,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


  太宰看似说了很多,但总的来说跟没说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个……”中也突然停下,然后一把拽住太宰的衣领,道:“混蛋青花鱼我的皮夹呢?还给我。”


  可喜可贺,中也终于想起那个被抢走的皮夹。


  “嘛~”太宰也不在意衣领被中也揪着,双手举起做投降状,“别生气,还给你就是了。”说着便从口袋掏出中也的皮夹。


  中也带着疑虑接过皮夹,这青花鱼怎么会这么轻易把皮夹还给他?


  松开太宰的衣领,中也打开皮夹,银行卡没少,但里面的现钞都没了。不过现钞本来就没多少,没了就没了,中也也不是很在意。难道这条青花鱼真的只是拿他皮夹去吃了个饭?不,不可能,太宰这家伙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等下,这家伙找谁查的信息,难道?


  “你是不是对我的卡做了什么?”中也再一次拽起太宰的衣领。


  “哦呀,被你发现了呢!”太宰笑嘻嘻地道,“chuya你最近是不是又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钱时居然刷爆两张卡。”


  “哈?”中也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才勉强没有揍太宰一顿,“你丫拿我的卡干了什么?”


  中也最近新买了一辆摩托,还收购了一瓶极品红酒,但卡里剩下的钱绝对不少,然后太宰这混蛋居然直接刷爆他两张卡?


  “chuya应该知道有用的信息是非常昂贵的,而且还是一天挖出这么多信息。”太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笑嘻嘻道,“我现在可是在给黑手党办事,费用总不能找侦探社报销吧。”


  中也深吸一口气,拳头攥了又攥,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然后松开太宰衣领:“算了。”


  果然太宰抱他的时候他就应该警觉的,对这家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维克多的来头你查清楚了没?”


  “当然。”


  “说来听听。”


  “他啊,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一个已死的亡灵。”


  “哈?”


  “他是田中夏希的旧情人,同时也是一个间谍,他带给反叛军的信息让反叛军得到那场战争的胜利,同时也是田中夏希被杀的导火线,他在战争爆发前自导自演了一出死亡戏码,亡国后田中夏希跟着田中则逃亡到了日本并跟他结婚,但她忘不了维克多,田中则毫无疑问是爱着田中夏希,但最后他的爱意还是输给嫉妒,所以三年前的悲剧发生了。”


  “……很好,很大一盘狗血。”


  之前就隐约感到这整件事是一盆狗血,结果比他想象的还要狗血。这让中也想起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今天万圣节,我来魔鬼一把。梗来源于群里一个小姐姐。ps:ooc我的,魔鬼也是我。


  今天是万圣节,但港黑的事情没有因为这个节日的到来变少,所以尽管森先生已经归心似箭他还是得老老实实在办公室把事情都处理完。


  “咚咚。”


  “进。”


  “首领,衣服拿回来了。”一个不配拥有姓名的西装龙套提着一个纸袋恭敬地进到办公室。


  森先生从一堆文件中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纸袋,然后继续低头处理文件,“放那边的桌子上。”


  “是。”


  “退下吧。”


  “是。”


  待文件处理完已经是华灯初上,森先生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桌子边拿起那个纸袋,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另一边,侦探社内。


  “Dazai桑,我们这样真的好吗?”敦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纸袋,“社长知道会生气的吧?”


  “不会不会,他到时候会感激我们的。”太宰将敦右手上的纸袋放到桌子上,将原本在桌子上的纸袋拿走,“社长快回来了,我们赶紧溜。”


  刚刚和政府高层商谈完回来的社长走进办公室径直拿起纸袋离开了,看起来有点匆忙。


  晚上八点,森先生提着纸袋和福泽社长在他家碰面了。


  “哦呀,福泽殿下也准备了礼物给我啊。”森先生看着社长手上的纸袋愣了愣,然后笑道。


  社长看着笑眯眯的森先生还有他手上的袋子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浮起一抹不详的预感。


  “一套衣服,你等下试一试合不合适。”


  社长压下心中那股怪异感,将袋子递给森先生。


  “唔……”森先生接过袋子,笑道:"真巧,我也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等下换给我看吧。"


  “好。”


  社长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


  “约定好了,不许反悔。”森先生凑到社长面前,看着社长三分轻佻七分认真地道。


  “不反悔。”


  社长已经确定纸袋里的衣服并不简单,但在森先生的注视下还是答应了。


  "好。"


  森先生直起腰,然后打开社长给他的袋子,他挺好奇这个性格木讷古板的家伙会给他选什么衣服?难不成是跟他一样的和服?


  在打开拿出一条根爱丽丝同款只是颜色变成黑色码数变大的的小裙子时:


  森先生:“……”


  社长:“……???”


  森先生看向社长的目光都变了,“你想我穿这个?”


  “我……”社长看着小裙子欲言又止,他该怎么解释?他买的明明是西装,现在怎么变成裙子了?拿错了?不应该啊,他看着店家装好的,“不是,那个,我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就买下了。”


  森先生:“……???”


  社长:“……”他在说什么?


  “难不成你知道我买小裙子给你,这是反击?”


  “不是,那个,这……等下,你刚才说什么?”社长思绪一片混乱中听到令他更凌乱的信息。


  打开手上的袋子,果然,是一条小裙子,死亡芭比粉的布料加蕾丝边,做工很精致,看大小是专门定制的。


  “这就是你想我穿的衣服?”社长拿着裙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对。”


  “我……”可以不穿吗?


  “你已经答应了。”森先生打断社长的话语。


  社长:“……”


  “来吧,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穿。”


  社长看着自己手上的裙子,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那你也得把我送给你的衣服穿上。”


  “好。”


  可怜的社长最后的希望都被打破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两人都换上了小裙子,两人面面相觑,森先生的女装意外还看得过去,但社长的就……可以说很死亡了,你们想象一下金刚芭比,差不多的感觉。


  “噗嗤~”森先生还是没有忍住,赶在社长爆发前一把抱住了他并将头埋到他颈部,“万圣节快乐。”


  社长叹口气,“万圣节快乐。”


  


  


  


  


  


  


  


  


  






  


    


憨八嘎的守望【northXD】

“撒旦之子”
阿米尔,小名米尔,绰号橘子
阿米尔出生在一位女作家的小说(地狱趣事)中,他是其中的撒旦儿子,由于其小说十分畅销,现实中的人们也更愿意相信地狱是有趣的,高人气的阿米尔作为信仰集结体诞生在现实中,而小说中他的父亲撒旦,却因为性格和现实本就存在的撒旦雷同而并没有诞生,撒旦还是哪个撒旦,而且还不认识阿米尔,所幸现实撒旦并没有子嗣 没有发生“撒旦之子”的名号冲突,撒旦也对小说没兴趣,任由阿米尔担着这个名号。

阿米尔接受着小说爱好者和现实人的喜爱或厌恶,由于“撒旦之子”这个名号是他承担,所以世人对于撒旦之子的看法和认为都由他身上演化,他变成了不像自己的模样,但是看着那个和小说中及其相似的撒旦,...

“撒旦之子”
阿米尔,小名米尔,绰号橘子
阿米尔出生在一位女作家的小说(地狱趣事)中,他是其中的撒旦儿子,由于其小说十分畅销,现实中的人们也更愿意相信地狱是有趣的,高人气的阿米尔作为信仰集结体诞生在现实中,而小说中他的父亲撒旦,却因为性格和现实本就存在的撒旦雷同而并没有诞生,撒旦还是哪个撒旦,而且还不认识阿米尔,所幸现实撒旦并没有子嗣 没有发生“撒旦之子”的名号冲突,撒旦也对小说没兴趣,任由阿米尔担着这个名号。

阿米尔接受着小说爱好者和现实人的喜爱或厌恶,由于“撒旦之子”这个名号是他承担,所以世人对于撒旦之子的看法和认为都由他身上演化,他变成了不像自己的模样,但是看着那个和小说中及其相似的撒旦,阿米尔还是感到许些安慰。
由于阿米尔的努力,世人对“撒旦之子”的看法也逐渐平和中立。
结果撒旦亲生孩子诞生,阿米尔委屈死了,他承担着“撒旦之子”称号所带来的所有负面,好不容易生活好了,撒旦的孩子却能轻易夺走,因为孩子才是真正的“撒旦之子”
无忧无虑不用承担世人的看法扭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还有一个疼爱他的父亲。
想想现实撒旦的手段和智商,阿米尔明白了。
而且撒旦之子这个名称,想要夺走,必须原有者消失,撒旦可能会想办法杀了他...
平行宇宙中心的通知到了阿米尔手上,阿米尔平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等待厅,机械声通知“撒旦之子,阿米尔.撒旦,请到世界CY区等待分配”
感受到旁人异样的目光,阿米尔站了起来,走向传送梯。

阿米尔.撒旦
由于人们对于撒旦之子的理解一般是人类魔鬼生的,因为爸爸的红皮和人类的肤色,是一只的橙色魔鬼,白色羊瞳孔,中分黑发,由于发育不良一只角没长出来,再加上倔强的性格,被戏称为是被南墙撞掉的。
和父亲一样喜爱枪械和大床,审美观奇特,尤其喜好中国东北大花裤。
对打击乐和复古调调很爱,虽然本人是个rap歌手,看本子的话喜欢那种纯爱,类型无所谓,人猫都一样,剧情是重点,虽然是“撒旦之子”,但是他对哪方面很谨慎。
在现实诞生后,由于世人的看法,硬生生变成了艺术奇才,也有些想法会和原来的自己设定起冲突,导致容易一点就炸,不过也有好处,本来他在小说中的设定是只会唱歌画画写作文的,现在好了,钢琴舞蹈一样不落,真是的...不过这也和他漫长的寿命有关。
虽然在小说中的设定是撒旦种田种出来的,但还是在现实中称小说作家为娘亲。

(PS:为什么小说中的撒旦会和现实的撒旦性格雷同...嗯,猜猜看?)

Angela.carol
今晚要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喜欢你...

今晚要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喜欢你呢 ​​​

今晚要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喜欢你呢 ​​​

蓬蒿人

[《少年派》结局魔改] 另一种可能

        将手里那张写满校名又一一划去的纸折得不能再折之后,钱三一将它紧紧攥在手里,然后别过头去,靠在椅背上,不再看窗外飞退的景色。

        眼帘里一片漆黑,只有无法被关闭的耳朵还在忠实地传递着列车行驶出站发出的轻微噪声。

        这股莫名的烦躁怎么回事?他的眉头稍稍一颤。

        为什么要用问句,这不是很明了么?他心中如是说。

     ...

        将手里那张写满校名又一一划去的纸折得不能再折之后,钱三一将它紧紧攥在手里,然后别过头去,靠在椅背上,不再看窗外飞退的景色。

        眼帘里一片漆黑,只有无法被关闭的耳朵还在忠实地传递着列车行驶出站发出的轻微噪声。

        这股莫名的烦躁怎么回事?他的眉头稍稍一颤。

        为什么要用问句,这不是很明了么?他心中如是说。

        “怎么,这才几分钟过去,就开始想啦?”

        入耳是邓小琪的声音,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可以在同一句话里把一分轻挑二分玩笑七分关切融合得这么自然。

        “想谁?”

        “你自己知道。”

        钱三一眼前的黑幕中有了光,光里浮起了那个有着大大咧咧的笑脸,无论何时都欢脱异常,蹦蹦跳跳的根本不像是女孩子的身影。

        给你加了个硬盘,我自己的反而不够用了。

        他自嘲般的笑了,在心里。

       “你为什么不跟她说?”邓小琪轻声道。

      可能是错觉,但钱三一就是觉得她的语气里藏着一丝小心翼翼。

        “说什么?”

        “跟林妙妙表白啊。”语调是上扬的,但声音似乎又轻了点。

        钱三一终于睁开眼睛,头偏过来。这是邓小琪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对上他的视线。

        “你们都看出来了,为什么她看不出来……”

        疑问、失落、无力。但,好像还有些什么。

        “因为她跟……”强扼住即将吐出的音节,邓小琪偷瞄了他一眼,还好,没反应。

        

        做了个谁都听不见的深呼吸,重新镇定,故作语重心长:

        “因为这就是林妙妙。”

        “因为这就是林妙妙。”

        重叠在一起的声音在两人之间产生了短暂的激荡,等邓小琪反应过来,钱三一已经缓慢地倚回靠背,单手托腮,眼眉低垂,看着窗外连城一条碧绿匹练的树影。

        “喂,你要再不放胆追她可就真没机会了。”邓小琪继续试探。

       没有反应。

        邓小琪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片刻,他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闭目养神,但眉头拧着。

        良久

        “哼~”一声轻笑,随后是短暂的衣物摩擦声,“既然这样的话——”。

        钱三一还没反应过来,但下一刻唇上一闪而过的滚烫的柔软触感让他猛然瞪开眼睛,有一缕发丝撩动鼻尖,反而让他更加清醒。

        斜伏着贴在自己身前的女孩,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脸色,即有调皮妩媚,又是坚毅决绝。

        犹如银铃轻颤的声音携着眼中的秋波一齐飘来:

        “我就捷足先登咯~”

        她没注意到的是,他攥着纸的手,没松开过。

 

憨八嘎的守望【northXD】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他说自己是撒旦,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完美,身材好性格温柔,隔壁的撒旦就...另一个层次上的完美8🌚毕竟是自己家的,缺点再多都要往死里宠嗷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他说自己是撒旦,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完美,身材好性格温柔,隔壁的撒旦就...另一个层次上的完美8🌚毕竟是自己家的,缺点再多都要往死里宠嗷

海豹织毛衣

推演

9月7号想到的,这两天突然奋起写完(其实还有下篇),表扬难得的努力!想过或许不要这么简略,可是什么润色我都嫌碍眼,只好就这样。哪怕已经停止思考,我也要说我对魔鬼完全是真爱。


推演

2019.09


魔鬼遇见一名作家,企图与她交易。

“我会实现你的愿望,”魔鬼说,“代价是你的灵魂。”

灵魂——过于俗套和抽象的说辞,既无感染力,也无说明力。于是她问:“多有冒犯,你说的灵魂是什么呢?请你说说你的定义,以免有什么误会。”

魔鬼答:“灵魂是你的全部。你的感知,你的意识,你的思想和主张,你的情绪情感。灵魂是你何以为你的那个东西。你的灵魂让上帝得以辨识你。”

“好吧。那如果失...

9月7号想到的,这两天突然奋起写完(其实还有下篇),表扬难得的努力!想过或许不要这么简略,可是什么润色我都嫌碍眼,只好就这样。哪怕已经停止思考,我也要说我对魔鬼完全是真爱。


推演

2019.09

 

魔鬼遇见一名作家,企图与她交易。

“我会实现你的愿望,”魔鬼说,“代价是你的灵魂。”

灵魂——过于俗套和抽象的说辞,既无感染力,也无说明力。于是她问:“多有冒犯,你说的灵魂是什么呢?请你说说你的定义,以免有什么误会。”

魔鬼答:“灵魂是你的全部。你的感知,你的意识,你的思想和主张,你的情绪情感。灵魂是你何以为你的那个东西。你的灵魂让上帝得以辨识你。”

“好吧。那如果失去灵魂会怎样呢?”

“‘你’会消失,留下一个无法辨识的东西——世间尚未产生那个词汇,我无法称呼它。”

这代价令人畏惧,却又飘渺,让她一时无法衡量它的价值。

魔鬼见她沉默,再度开口:“我虽不是全知全能,但我是魔鬼,诱惑人、引导人、满足人,这是我的天职。我实现你的愿望,就像那是我的愿望一般。我将满足你。”

“我只有一个愿望,”作家说,“我想让他人感悟我的痛苦。我知道,我将永远不能将我的痛苦传达出去。或许有那么一个巧合,让世上某个人和我拥有了完全相同的痛苦,可是无法得知它:就算我知道他痛苦,可是我要如何知道他所受的正是我的痛苦?”

魔鬼没有回应。

“这样的愿望,你能实现吗?我愿意相信你,不去检验他们感受到的是否与我一样——我也检验不了。但是你得保证,你确实让他们感受到了。”

“我不是全知全能,无法创造神迹,”魔鬼说,“但我拥有很多人的灵魂,因而了解人。我能实现你的愿望。”

“那好吧。”

魔鬼重申:“代价是你的灵魂。”

 

作家有一些读者。魔鬼想把她的痛苦传递给她的读者,让她写作。

作家否决道:“文字的力量或许没你想得那么强大。我从不以我的痛苦为题,因为我知道语言的乏力。”

“痛苦的感觉绝不凭空产生,你的痛苦要有一个载体。你有文字,有人阅读你的文字,这可是最好的机会了。”魔鬼又说,“我实现你的愿望,你需得协助我。”

于是她开始写作,写她的痛苦。

她讲述它的起源:它如何被催生,如何出现在她的知觉里,又如何被她理解。作家认为,解释了它何以存在,它便可以存在。人们该能接纳它的存在。

她勾勒它、描绘它不存在的实体。她写不出空气,所以写呼吸,写被空气充盈的天地间;写不出风,所以写风动,写被风吹拂的万物。

她写除痛苦以外的一切事。她想尽这世上的不痛苦,只为了划出余下属于痛苦的一块区域。她用已知证明未知,为了海而写海岸,为了黑夜而写白昼。她筛出美妙的,以展示留下的是些什么残渣。

她回忆她的痛苦,体味它的每个细枝末节,尝试界定、衡量、比喻它。她怀着冒犯的愧疚将它与其他感知相比,替换或比较,她自知没有资格。她被折磨得流下泪来。她看见新的痛苦,可就连那也似曾相识。

于是她继续写。反复的、滋长的、无穷尽的,她写她的痛苦。

直到魔鬼说:“够了,够了。可以了。”

她停下来。

 

魔鬼对着她的痛苦沉思。作家等待着。

魔鬼说:“你得去死。”

“什么?”

“我说,你得去死。”魔鬼解释,“死,死亡。”

“为什么?”

“因为你感到痛苦。你要让人们知道你是痛苦的。如果你死了,人们便知道你痛苦,相信你痛苦。”

“你是说,只有我去死才能说明我痛苦。”

“倒也不是。总还是有其他办法的,但那事倍功半。无论你用怎样的语言、文字、图画或者声音描述和表达你的痛苦,它都很抽象。抽象的事物是没办法被定义的。你不能指望别人能看懂你说的,因为他们并没体验过你的痛苦,他们便不理解。他们看你的文字,只知道‘它’大概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他们不知道原来这就是痛苦——或者说,他们不觉得那有什么痛苦的。痛苦是一种感知,你得让他们有亲身体验才可以。”

“可就算我死了,他们也感受不到痛苦。”

“人们当然不会因为你的死而痛苦。可是如果你死了,他们便知道,你经历的是种会导致死亡的感觉——是什么感觉?人人都有过,那就是‘不可承受的痛苦’。人在经历这样的感知时会想死,这是他们亲身体验过的。这样一来,他们从你死去的结果推演出了你的痛苦,他们感同身受,因而将坚信不疑。”

作家沉默了。魔鬼猜她是感到犹疑,便说:“这是最为万无一失的好办法啦。”

“你说得对。”

“那么你看如何?”

“我看就这么办吧。”

作家没有为了额外的代价责问魔鬼。她不觉得这过分高昂。魔鬼让她写作,她选择了听从,那么魔鬼让她去死也没有什么可拒绝的——难道她用笔写她的痛苦,和死亡比起来,显得轻易和廉价吗?

她让魔鬼夺去她的生命。她是人,以人的方式活着,死便很突兀,自杀是罪恶之举。但魔鬼自由于人世,不受约束。魔鬼欣然同意,宽和地予她死亡。

 

魔鬼静静等待。此前,由于不愿等待延迟的代价,也不通过死亡来实现人的愿望,魔鬼还不曾攫取死者的灵魂。魔鬼不知道人的灵魂在死后会如何流离,或停止,或飞跃。魔鬼不知道,于是等待:但作家的灵魂不为所动,只像是不存在。

魔鬼继续等待她的代价,等待人们看见她的痛苦,感知它、体会它。魔鬼等待,逐渐怀疑起她的灵魂;可灵魂纯净、忠诚,不会违背诺言。魔鬼也怀疑自己,担心死者的灵魂不能像生者那样取走;可魔鬼的同族同僚也如此,没什么错误的。

魔鬼一直等,作家的读者们更换、增减,她的作品——连同她的死一起——被阅读、评判。魔鬼等不到她的灵魂。

魔鬼停止等待,怀疑起她的读者。难道他们的交易尚未完成,难道自己没有实现作家的愿望?难道人们无法感悟她的痛苦吗?那样繁多的、精妙的、巨大的痛苦,以一种通用的语言为载,难道是不可阅读的吗?难道人们仍然无法相信她、相信她的痛苦?哪怕一分一毫,人们难道不能够从自己曾受的知觉里猜测它、尝到它的滋味吗?这该是人的本能,人们会去做、会去想,就像人们看到刀锋和鲜血也觉得疼痛一样,魔鬼知道,因魔鬼拥有无数人的灵魂。可世上千千万的痛楚与苦难,千千万的记忆与感知,竟无一能与之匹配吗?

魔鬼不明白,一筹莫展。作家的灵魂与她的痛苦留在那里,傍着她的死亡,再不动弹了。

魔鬼感到痛苦。

MoriaDear
@第五人格挂人墙 挂一个毁我...

 @第五人格挂人墙 

挂一个毁我号的人


毁了我3000快乐石100骰子3500线索


本来要买角色秋千的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她还是我闺蜜?


她告诉我周末不帮她签到,我没签然后她毁我号???


我的排位被她弄输2场


我第五名叫:莫里亚蒂的迷妹


一起玩?

 @第五人格挂人墙 

挂一个毁我号的人


毁了我3000快乐石100骰子3500线索


本来要买角色秋千的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她还是我闺蜜?


她告诉我周末不帮她签到,我没签然后她毁我号???


我的排位被她弄输2场


我第五名叫:莫里亚蒂的迷妹


一起玩?

佛某快乐中
看我发现什么?在好朋友和女朋友...

看我发现什么?
在好朋友和女朋友直接左右为难,
但是,我要让我女朋友知道,记住,是你告白的,也是你要分的!

看我发现什么?
在好朋友和女朋友直接左右为难,
但是,我要让我女朋友知道,记住,是你告白的,也是你要分的!

ASH404
果然,我还是喜欢手绘✔ ps:...

果然,我还是喜欢手绘✔

ps:我有40个粉丝啦!好快乐!我要出锅!

果然,我还是喜欢手绘✔

ps:我有40个粉丝啦!好快乐!我要出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