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鱼进锅

47.7万浏览    3244参与
养乐多
看你那一脸娇羞的模样和红艳欲滴...

看你那一脸娇羞的模样和红艳欲滴的嘴唇,于老师要当了皇上,你呐,就是皇后
【郭小胖这些年其实也老了不少,眼角的鱼尾纹,法令纹都深了不少】

看你那一脸娇羞的模样和红艳欲滴的嘴唇,于老师要当了皇上,你呐,就是皇后
【郭小胖这些年其实也老了不少,眼角的鱼尾纹,法令纹都深了不少】

黄丁一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我就...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我们的故事


自始无终


郭老板和他的于保镖

纯感叹一下吧!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我们的故事

 

自始无终



郭老板和他的于保镖

纯感叹一下吧!



愿我命闲

“喝奶”“哈哈哈哈..”“你这什么毛病啊”

老郭绝对想到喝豆浆了,舞台事故(狗头)

“喝奶”“哈哈哈哈..”“你这什么毛病啊”

老郭绝对想到喝豆浆了,舞台事故(狗头)

松果米饭

一逗一捧,一夫一妻
一期一会,一生一人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我真的好喜欢这一大家子。

——————————————

p. s.  所以要不要康康孩子合集里的龙龄文QAQ

一逗一捧,一夫一妻
一期一会,一生一人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我真的好喜欢这一大家子。

——————————————

p. s.  所以要不要康康孩子合集里的龙龄文QAQ

德云社的小军烨

《如果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相声搭档必须结婚》(183)

《如果可以男男生子》(下)

朱鹤松:原来可以这么操作的吗?呃……那么已知:岚岚长的像兔子这件事没有疑问,我长得像猪这件事也没有疑问……那么……求果:我们将来生下的孩子到底是像兔子一样的猪?还是像猪一样的兔子?……╮(︶﹏︶)╭

靳鹤岚:那是荷兰猪……(ㅍ_ㅍ)

朱鹤松:荷兰猪是猪还是兔子?⊂[┐'_'┌]⊃

靳鹤岚:荷兰猪不是猪也不是兔子……(ㅍ_ㅍ)

朱鹤松:那跟咱俩有毛线关系?Õ_Õ

靳鹤岚:可是它虽然不是兔子,也不是猪,却是唯一长得像兔子的猪,像猪的兔子!(ㅍ_ㅍ)

朱鹤松:那它到底是猪还是兔子?⊂[┐'_'┌]⊃

靳鹤岚:它不是兔子也不是猪!!它是鼠!!!它学名叫做豚鼠!!...

《如果可以男男生子》(下)

朱鹤松:原来可以这么操作的吗?呃……那么已知:岚岚长的像兔子这件事没有疑问,我长得像猪这件事也没有疑问……那么……求果:我们将来生下的孩子到底是像兔子一样的猪?还是像猪一样的兔子?……╮(︶﹏︶)╭

靳鹤岚:那是荷兰猪……(ㅍ_ㅍ)

朱鹤松:荷兰猪是猪还是兔子?⊂[┐'_'┌]⊃

靳鹤岚:荷兰猪不是猪也不是兔子……(ㅍ_ㅍ)

朱鹤松:那跟咱俩有毛线关系?Õ_Õ

靳鹤岚:可是它虽然不是兔子,也不是猪,却是唯一长得像兔子的猪,像猪的兔子!(ㅍ_ㅍ)

朱鹤松:那它到底是猪还是兔子?⊂[┐'_'┌]⊃

靳鹤岚:它不是兔子也不是猪!!它是鼠!!!它学名叫做豚鼠!!!ヽ(≧Д≦)ノ

朱鹤松:噢……那为什么长得像兔子的你和长得像猪的我会生出老鼠?╮(︶﹏︶)╭

靳鹤岚:尼玛……不想理你了……(╥╯﹏╰╥)ง岚岚太难了……真的……

……

郭麒麟:哥哥们……我打断一下哈……你们不觉得你们生下来的应该是个孩子吗?为什么尼玛都是小动物啊?Σ(゚∀゚ノ)ノ生殖隔离了解一下?

烧饼:弟弟啊,你不知道的吗?咱们德云社基因特殊,虽然可以男男生子,但是因为祖缘基因的传承问题,所以生下来的孩子因为初生体质太柔弱,都是动物的形态,等到两三岁体质强健了,才会慢慢稳定成为人的形态……ㄟ(▔ ,▔)ㄏ

曹鹤阳:(ㅍ_ㅍ)呵呵……

郭麒麟:(¬_¬)哥哥你看我像弱智吗?我信你才有鬼吧!

烧饼:唉……事到如今只能告诉你真相了。╮(︶﹏︶)╭我师父是相声界的气运之子,本身就身负祥瑞,而你生父于大爷,性情淡泊又仁善宽和,两个气运之子的结合必定不凡啊!所以你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是一只神兽小麒麟……

郭麒麟:Σ(ŎдŎ|||)ノノ……

烧饼:要不,你想想为什么你的名字会叫做郭麒麟啊?ㄟ(▔ ,▔)ㄏ……这都是上天注定的命运啊~

郭麒麟:(ΩДΩ)爸爸!!!我真的是麒麟变的吗??

郭爸:孩子……(╥_╥)你都知道了?……唉……你生父怀你的时候吃了好多苦,那时候咱德云社还很穷……大雪纷飞的天儿,你生父一边怀着你,还要一边跟我去大栅栏撂地……孩子,你以后一定要孝顺你于爸,知道吗?(╥╯﹏╰╥)ง

郭麒麟:爸爸!(*꒦ິ⌓꒦ີ)……麒麟长大了一定好好说相声孝顺您!!!要是没有您,就没有麒麟啊……

于谦:( ´•̥̥̥ω•̥̥̥`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爸爸永远爱你!你是上天赐给爸爸最好的礼物……

郭麒麟:爸爸!我爱你!!ヽ(≧Д≦)ノ

烧饼:多么感天动地的父子情啊……(╥╯﹏╰╥)ง

曹鹤阳:(ㅍ_ㅍ)呵呵……

郭麒麟:老阎啊……(*꒦ິ⌓꒦ີ)你那么能吃,我又有神兽的血统……那么我们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是饕餮啊?……

阎鹤祥:(ㅍ_ㅍ)怪不得师父一定要找上门女婿……

郭麒麟:⊙▽⊙嘎?

阎鹤祥:(ㅍ_ㅍ)就你这智商,将来能继承拥有四百个流氓骗子的德云社吗?


年太平。

郭老师京剧彩排,给角儿端水杯。

郭老师京剧彩排,给角儿端水杯。

养乐多

鱼锅已经没什么可搞了,考虑是不是该退圈了

鱼锅已经没什么可搞了,考虑是不是该退圈了

春明旧友

梨园逸事4病

封面图可算变过来了,太不容易了。加个更庆贺一下。

班主昏倒之后,戏楼的掌柜帮他们请来了大夫,顺便把事情禀报给了王爷。

书中代言,这个戏楼是王府的产业,王爷之前交代过掌柜,班主有什么事情要通知他,所以掌柜能够禀报给王爷。

王爷听到消息之后,就派人用马车把班主接到了王府里,顺便给戏班留下了一笔安家费或者说遣散费。

班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一睁眼,就看到王爷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一下就愣住了,不明白王爷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他注意到房间的样子不对,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唱完戏就晕过去了,所以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他想起自己诈唬秦大人的话,这真是一...

封面图可算变过来了,太不容易了。加个更庆贺一下。

班主昏倒之后,戏楼的掌柜帮他们请来了大夫,顺便把事情禀报给了王爷。

书中代言,这个戏楼是王府的产业,王爷之前交代过掌柜,班主有什么事情要通知他,所以掌柜能够禀报给王爷。

王爷听到消息之后,就派人用马车把班主接到了王府里,顺便给戏班留下了一笔安家费或者说遣散费。

班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一睁眼,就看到王爷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一下就愣住了,不明白王爷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他注意到房间的样子不对,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昨天唱完戏就晕过去了,所以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他想起自己诈唬秦大人的话,这真是一语成谶,真的被王爷弄到府里了啊……戏班里的人是趁他昏迷把他给卖了吗?

王爷见他醒了,非常高兴:“你可算醒了,喝点儿水吧?小九儿,快去请大夫过来。”说着,给他端来一盏温水,喂他喝。

他别别扭扭地在王爷手里喝了水,轻声说:“多谢……”话一出口,他就愣住了。他的声音嘶哑得厉害,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清脆圆润了。本来想说多谢王爷救命之恩,想求王爷放自己离开,想问问王爷为什么没去看最后那场戏,这下想说的话全卡在了喉咙里,最后只说了前两个字。

这时,大夫进来了。把完脉之后,大夫调整了一下方子,嘱咐要注意休息,还背了一长段医书,说明之前的病势很沉重,现在能清醒过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变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而且没办法通过药物治疗,只能慢慢调养。

大夫出去之后,王爷心疼地看着他,开始一点点哄人。班主听王爷一遍遍重复调养好了可能还有恢复的希望只觉得烦躁得不行。明明大夫都说了,吃药没用,也就是说,大夫已经束手无策了,所谓慢慢调养,只是安慰人的客气话而已。王爷为什么不肯接受现实呢?他低着头不想说话。王爷劝了半天,见他一直没有回应,估计他可能一时转不过弯儿来,叮嘱了几句好好休息就离开了。他死死盯着王爷的背影,想要把他印在心里,毕竟,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王爷了。


*茶*叶*

于:角儿,靠过来点儿,快点儿~来~

郭:瞧您那急不可耐要死的样子(//∇//)


我知道有一天,我爱的人,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身披龙纹大褂,内着情侣裤衩地来接我。. o(≧▽≦)o 

于:角儿,靠过来点儿,快点儿~来~

郭:瞧您那急不可耐要死的样子(//∇//)


我知道有一天,我爱的人,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身披龙纹大褂,内着情侣裤衩地来接我。. o(≧▽≦)o 

夏半半☄


图库就像一盒各式各样的巧克力
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翻一翻
快乐情头  🚬🍑


图库就像一盒各式各样的巧克力
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翻一翻
快乐情头  🚬🍑

阅尽世微
鱼进锅虽然糊,但封面图也不能让...

鱼进锅虽然糊,但封面图也不能让人鸠占鹊巢

鱼进锅虽然糊,但封面图也不能让人鸠占鹊巢

*茶*叶*
我一人饮酒醉,只等纲仔来陪

我一人饮酒醉,只等纲仔来陪

我一人饮酒醉,只等纲仔来陪

愿我命闲

(还是于老爷子扽皮)

郭:唯一的遗憾呐,太阳穴这儿一边有一个肉疙瘩

于:这肉疙瘩怎么回事儿啊

郭:扽的劲儿太大了,胸口的皮上去了

于:就没听说过,胡说八道

单纯好笑-.-

(还是于老爷子扽皮)

郭:唯一的遗憾呐,太阳穴这儿一边有一个肉疙瘩

于:这肉疙瘩怎么回事儿啊

郭:扽的劲儿太大了,胸口的皮上去了

于:就没听说过,胡说八道

单纯好笑-.-

黄丁一

遇上方知有(五)

第五章  做本殿下驸马可好

私设如山!纯属娱乐!勿上升!


  郭德纲记得,初次见他,明明长得就是个眉目温润的谦谦公子。可偏就就是一副玩世不恭,肆意洒脱的江湖草莽模样,而且说话不着边际,但为人还算守信。

  转念想起那日的调戏,看见他现在这幅不知所措的样子,郭德纲反倒一改以往的严肃竟生了捉弄之意。


“于谦?于大寨主!于大少爷!堂堂的御史大人之子!竟然是是落草为寇的小毛贼”

话锋一转“还是个采花大盗!”

  “我…哪儿就…”于谦无力的辩驳着。

  郭德纲一心想着数数于谦的“罪状”

 “第一次见面摸手且摸脸,...

第五章  做本殿下驸马可好

私设如山!纯属娱乐!勿上升!




  郭德纲记得,初次见他,明明长得就是个眉目温润的谦谦公子。可偏就就是一副玩世不恭,肆意洒脱的江湖草莽模样,而且说话不着边际,但为人还算守信。

  转念想起那日的调戏,看见他现在这幅不知所措的样子,郭德纲反倒一改以往的严肃竟生了捉弄之意。


“于谦?于大寨主!于大少爷!堂堂的御史大人之子!竟然是是落草为寇的小毛贼”

话锋一转“还是个采花大盗!”

  “我…哪儿就…”于谦无力的辩驳着。

  郭德纲一心想着数数于谦的“罪状”

 “第一次见面摸手且摸脸,第二次…还亲…,如今又…,哼!你说说,你下次还要干什么?”

  明明是要于谦难堪,可脸红心跳的却是自己,郭德纲气自己不争。


  只听得人还调侃自己,于谦只觉得或许,罪不致死不是嘛!

  嬉皮笑脸的站起身来,微屈身子站在郭德纲身旁说道

“殿下见笑了!刚才的事是误会一场,此前嘛!是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莫要见怪!”

“哦~那…之前何故掳本殿下?”

“嗐!还不是因为贪恋您的“花容月貌”!”

“放肆!”一声喝下,于谦复又跪了下去,未见是怒意只见郭德纲脸涨红到耳根。


  这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夸好看还不行了,此前成亲未行的跪拜之礼,如今倒是成了,于谦还在心里嘀咕,可真真是十足的皇家派头。


“行了,起来!”郭德纲命令式的语气毋庸置疑。

于谦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您怎么会在这?”

“我日前遭贼人掳劫,受了惊吓,在此处休整几日。真是多亏您于大寨主了!”也不知怎的,对着于谦,郭德纲觉得自己许就是正经不来。


“殿下,好记性,且说那日,我将您偷偷放下山,我的弟兄们可还怪罪我呢!”


  郭德纲真是低估了于谦的厚脸皮,这人还敢跟自己邀工,这人到底多没心没肺啊!

“如此说来,我不是还欠您一个人情?”

顿了顿“且不说其他,那日的无礼行为,我可是记得清楚,且说说!该当何罪啊!”


“嗐!都是男人!这有什么!”于谦讪讪的应道。心中嘀咕亲一下又怎么了!我梦里还…


“这么说!我是你的玩物吗!那于大寨主跟其他人也如此?堂堂一个御史之子,和匪贼沆瀣一气,而且还掳走当今的皇子,你可知该当何罪?”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连郭德纲都不知自己怎么非要与他掰扯。


  要不怎么说伴君如伴虎,这皇子准是皇上身边呆久了,就这阵势,要是不哄两下,怕是下不来台了!


“那日,本就兄弟们起哄,别说男人了,女人我也是没碰过的,一切皆是草民之错,殿下,若大人不记小人过,日后定当牛做马报答。”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反正就想让人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风流公子哥,至于什么报恩的,山高皇帝远,到时谁还记得。


  桃花眼里带着掩不住的笑意,却端着姿态的说“不,不用日后,我要你随我进京。”

“进京干什么?”

  脑袋瓜子里满满的疑惑,莫不是这位皇子殿下看上自己了。


“做本殿下的…驸马。”虽是一时兴起,可看见人的时候郭德纲心里就已经谋划好了。

  于谦心想难道怪我长的太风流倜傥,皇子对我一见倾心。还是说那日我护送他下山时,太过男子气概,让人念念不忘,居然要招我为驸马。

  继而苦笑道“这虽说本朝男子成亲是合法合理,可皇子殿下,我可真没有这龙阳之好!”说到要进宫从此没有自由,说什么于谦也是不愿意的,这御史之子,他都觉得闷得慌。


  郭德纲眼里有一瞬的落寞,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哼!你调戏本皇子时候,可半点没有这时的一本正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且如今拜过堂,是三心二意要抛弃结发了吗?”话语里满满的是听不懂的情绪,似是娇嗔,似是戏谑的,似是带着丝丝刻意而为之。


  于谦实在是恨自己那日也是鬼迷了心窍,只觉得非要捉弄这个可爱至极的人儿。现在算是看透了,这皇子殿下可是个比王海还要机灵百倍的人啊,这两三句话说的委屈不堪,如诉如泣,本寨主倒是个…负心汉了?

“这…不是那日的权宜之计嘛!这殿下您也同意了的…”


  好看迷人心窍的酒窝微微挂起,像极了一只得到猎物的小狐狸。“我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我们约法三章,为期三年,在此期间,绝不做违越理法之事,只当君臣一场,我也不强迫您做其他事。”

顿一顿,婉转低声叫道“哥哥~如何?”


  这一句乱人心神的“哥哥”,让于谦快站不住脚了,叹一声可真是个蛊人心神的人儿!强装镇定,理智还是在的,三年诶!这可跟坐牢没什么两样!

“这…不…太好吧!”


  郭德纲脸上云淡风轻,也不看于谦,就看着这湖面的鱼儿,漫不经心的说“满门抄斩……”


哦,于谦毫无骨气的答应了。




妻管严形象逐渐成立

我也不知道怎么肥事

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也挺好的

养乐多

抽烟喝酒

#纯属occ
#文中引用真名,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个人脑洞,杠精请绕道

进了后台于谦发现似乎哪里不对劲,气氛有些诡异,扫视一圈才发现,郭德纲竟然在抽烟,不难看出他是在学于谦抽烟,还咳嗽了,眼泪都咳出来了还楞抽,一根接一根,于谦看着,徒弟们不敢吱声,他皱了皱眉头抱着双臂继续看着郭德纲“作”。如果是以往,他肯定会夺下郭德纲手里的烟并狠狠的责备他,现在他不能,因为他们几天前就分手了。
郭德纲从于谦进后台心里就乱了,本来就不会抽烟还逼着自己强抽,后果便是咳嗽,还倔强的挡掉了徒弟们送上来的茶水,继续抽。他也感受到了来自于谦的目光,可他不敢和他对视,低着头继续抽

“郭老师怎么回事?”于...

#纯属occ
#文中引用真名,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个人脑洞,杠精请绕道

进了后台于谦发现似乎哪里不对劲,气氛有些诡异,扫视一圈才发现,郭德纲竟然在抽烟,不难看出他是在学于谦抽烟,还咳嗽了,眼泪都咳出来了还楞抽,一根接一根,于谦看着,徒弟们不敢吱声,他皱了皱眉头抱着双臂继续看着郭德纲“作”。如果是以往,他肯定会夺下郭德纲手里的烟并狠狠的责备他,现在他不能,因为他们几天前就分手了。
郭德纲从于谦进后台心里就乱了,本来就不会抽烟还逼着自己强抽,后果便是咳嗽,还倔强的挡掉了徒弟们送上来的茶水,继续抽。他也感受到了来自于谦的目光,可他不敢和他对视,低着头继续抽

“郭老师怎么回事?”于谦借着上洗手间的空档问郭德纲的小助理
“于老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你把他从马场送回来他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开始抽烟了,还是那种连续抽几根的,中间不带停的。”小助理只能如实回答
“好的,我明白了。”于谦打发小助理

候场的时候两个人挨得近了于谦明显闻到了郭德纲身上的烟味,以前他是最反感自己抽烟的,可现在怎么自己抽上了?于谦百思不得其解
“郭老师,怎么突然也开始抽烟了?”于谦忍不住好奇的问
“抽烟也没什么不好。”郭德纲礼貌的回答,找不到一点破绽

一场下来于谦进后台就拿茶杯喝水,而郭德纲却是拿烟,于谦有些怒了“德纲,你才开始抽,怎么瘾就那么大了?”
“没瘾,就是想抽。”
“下一段该你唱了,别抽了。”
“没事。”郭德纲固执的抽出一根点上
“别抽了,求你。”于谦愤怒的抢过郭德纲手上的烟用身高优势逼着郭德纲看着自己
“让我抽,求你。”于谦慌了,他看到郭德纲眼里的受伤,他最不想也最害怕看到这样的郭德纲,于谦落荒而逃

几天前,他俩吵了一架,不为什么就是为吵架而吵,吵完后待两个人平静下来,于谦拿出根烟点上在烟雾中对郭德纲说“要不,咱们结束吧?”郭德纲不可置信的看着于谦,但还是选择什么也不问,牵强拼凑出的狗屁理由不如不要,“好!”没有于谦想象的那么哭哭唧唧,也没有声嘶力竭的破口骂街,郭德纲看上去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于谦掐了烟蒂把郭德纲抱进怀里“好好照顾自己。”“嗯!”郭德纲不推拒也不回抱于谦,这让于谦有种“被分手”的尴尬
于谦把郭德纲送回了家,一句“再见”似乎也把他俩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郭德纲躲进了书房,他想吐,趴在马桶上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一个劲的干呕,还伴着眼泪。他抽出洗漱柜的抽屉看到了里面的香烟,那是他专门为于谦准备的,犹豫再三还是抽出一根,熟练的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很呛口,未过肺,直接吐了出来,又一根,挺辣口的,有些反感,丢在马桶里冲掉。
头晕晕的靠在书桌上,拉开书桌抽屉,又是一包烟,不用问还是为于谦准备的。呵呵,他笑自己,又点上一根。也算第三根了,没有那么难抽,也学着开始过肺。
烟灰缸里积聚了三四个烟头了,第六还是第七根了,有些上头,像是醉酒的感觉,大口吐出烟气,耳畔仿佛听得“德纲,有我呢”,“德纲,我陪你”,“德纲,我爱你。”那些熟悉的不能熟悉的告白犹言在耳,原来,抽烟那么好啊!

演出过程有唱的片段,郭德纲毕竟有了这些年的舞台经验,虽然嗓子有些干涩,但还是很好的遮过去了,而身旁的于谦却一直捏着拳头。

“郭老师于老师,演出辛苦,等下演出结束我们老板想请二位聚下,一来放松一下,二来谈谈接下来的合作。”主办方的代表趁着演出间隙邀请两位角儿
“不了,郭老师不喜欢应酬,我也有些累,和我们经纪人谈吧,他能决定。”于谦习惯性的帮郭德纲挡掉应酬
“谢谢邀请,等下结束于老师不参加,我参加。”郭德纲抽完最后一口烟,回复给主办方
于谦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郭德纲,郭德纲仰着头并未理会于谦,转身去准备下一场的段子了
“你这要疯啊?不去可以吗?”于谦看着在换衣服后要随主办方出去应酬的郭德纲问道
“这怎么可以,以后需要他们照顾的地方多着呢。”
“以前你不去人家还不是一样关照?”
“我想去。”
于谦有种挫败感的望着出门而去的郭德纲,在自己脸上掐了一下,“好疼好疼”不是梦。

于谦在酒店里魂不守舍,都快凌晨两点了,还没听到郭德纲回来的声音,给王海发微信,王海回过来的照片不是在抽烟喝酒的郭德纲,就是在唱歌的郭德纲,该死的,身旁还有好些个穿的很清凉的女人。
凌晨三点多,当于谦准备按王海给的地址出去找郭德纲的时候,郭德纲回来了,于谦一把拉过满身酒气和浓重脂粉味的郭德纲,带着愤怒的眼神问道“你tm还知道回来?”
“怎么了?”郭德纲好无辜的问
“你tm不但抽烟喝酒,还去酒吧?”于谦快要气炸了
“你不是常去吗?我就不能去吗?”郭德纲继续无辜的看着于谦
“你~”一句问的于谦哑口无言
“于老师,晚了,请回吧。”郭德纲侧身避开于谦往里走
“郭德纲,你少tm装矜持以前我们都同床共枕多少次,这才分手几天你就迫不及待的赶我出去?”于谦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把房门关上自顾自的走进郭德纲的房间
“于老师,请自重。”郭德纲又提醒
“你少来这套,你到底抽哪门子疯了?这烟也抽了,酒也喝上了,还觉得不够是吗?还要去酒吧浪?”于谦这时候就有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嫌疑了
“我问你呢?”于谦看郭德纲不理又提高了音量重复一遍
“我?怎么了?”郭德纲觉得酒劲在往上顶,于谦再不出去他就快吐他面前了。复又走到门口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于谦再赖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气急败坏的走了,郭德纲刚关上门,胃里就翻江倒海了,赶紧冲到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个痛快,眼泪都吐出来了,靠在马桶上骂道“于谦,你混蛋!”

于谦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大半夜的奔走在午夜的北京街头了,随着年纪的增大,他已经很少去酒吧了,可他那个“搭档”却仿佛迷恋上了酒吧,于谦曾不止一次的追问他为何突然那么喜欢去酒吧了,郭德纲告诉他“那里很快乐。”
一开始于谦还总是要收买郭德纲的小助理,只要郭德纲一喝多就让小助理打电话给于谦,后来郭德纲喝多了也会自觉的给于谦打电话了
“师哥~哥~谦儿~我怎么找不到你了?”电话里郭德纲趁着酒劲向于谦撒娇
“在呢在呢,很快就到了。”
“来接我~”
“好,别走开,我就到。”于谦向着郭德纲说的地方而去。
不用说,又是抽烟喝酒泡吧的郭德纲,反正最近的狗仔也懒得跟拍了,天天曝光他郭德纲天天不思悔改,媳妇闹离婚他都懒得理
“我不想回家。”酒醉的郭德纲躺在于谦车的后座上
“去哪?”
“你去哪我就去哪?”已经很久没有敢这么跟于谦说话了,清醒的时候他只会在演出的时候跟于谦见面,除了工作他俩基本也没啥可交流的了
“我回家。”很久没有看到这么黏人的郭德纲了,自从他俩分手后,郭德纲对于谦都是一直的尊敬,师弟对师哥般的尊重
“那我也去,天上人间我都跟你去。”于谦愣了下,如此熟悉的话,差不多十年前郭德纲在台上就是这么跟他表白的,那时候他俩的感情多好啊
于谦把郭德纲带到了马场,把他放在床上,细心的给他擦脸、脱衣服,郭德纲从醉眼迷离中看得于谦为他忙前忙后,嘴角的酒窝都出来了“原来喝酒那么好!”
于谦看着醉酒后安静的躺在他身边的郭德纲,喝酒有什么好?但不喝酒你又怎会再跟我撒娇?








春明旧友

梨园逸事3离伤

第二天,班主让徒弟小孟去请王爷到戏楼附近的金拱门大酒楼吃饭,既然猜到是王爷在背后动手脚,干脆就当面把话挑明吧,是杀是剐,至少要死个明白。结果小孟带回了一个消息:王爷跟随圣驾去围场打猎了,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班主松了一口气,皇上每年秋天都要去木兰秋狩,这不是王爷所能操控的,看来是自己错怪王爷了,他并没有故意躲着自己。知道王爷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卑鄙,班主感觉心里踏实了很多,对秦大人的事也没有那么担心了。

唱完堂会之后,秦大人果然想要灌他酒。班主拿着酒杯,故作为难地说:“喝酒伤嗓子,所以王爷都不让我喝酒的……”秦大人一愣:“王爷,爱听您的戏?”班主矜持地点点头:“可不是么,前些日子天天到戏...

第二天,班主让徒弟小孟去请王爷到戏楼附近的金拱门大酒楼吃饭,既然猜到是王爷在背后动手脚,干脆就当面把话挑明吧,是杀是剐,至少要死个明白。结果小孟带回了一个消息:王爷跟随圣驾去围场打猎了,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班主松了一口气,皇上每年秋天都要去木兰秋狩,这不是王爷所能操控的,看来是自己错怪王爷了,他并没有故意躲着自己。知道王爷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卑鄙,班主感觉心里踏实了很多,对秦大人的事也没有那么担心了。

唱完堂会之后,秦大人果然想要灌他酒。班主拿着酒杯,故作为难地说:“喝酒伤嗓子,所以王爷都不让我喝酒的……”秦大人一愣:“王爷,爱听您的戏?”班主矜持地点点头:“可不是么,前些日子天天到戏园子里去,就这两天跟皇上去围场了才不来了。”“这样啊……天色不早了,我派车送您回去吧?您是住在王府还是?”秦大人半信半疑地问。“王府规矩太多,我在外边单有一个小院。”班主镇定地说。“原来如此。”秦大人连连点头,派车把班主送走了。

从秦府出来,班主也一身冷汗。寒风打在身上,当时就病了。他请大夫开了药,每天吃着药带病坚持唱戏,把大夫说的“务必静养”的话当做耳旁风。唱一场戏挣一场钱,“静养”说起来容易,可是这一大帮子人吃什么呢?就这样,他的病日渐沉重。

过了半个月,班主在茶楼喝茶时突然听说圣驾返京了,好多茶客都跑出去看热闹。人太多了,班主没有跟他们挤,独自坐在原处,把一壶茶喝完,结账离开。

这天的水牌上,班主特意写了一出吃工夫的硬戏,几个师弟劝他换一出戏,别那么拼命,担心他的身子骨盯不下来,班主却一意孤行,根本不肯听劝。

结果,王爷没来。演出之前没来,开演之后没来,整场戏落幕了,还是没来。

强撑着唱完戏,班主就晕倒了,小徒弟站在旁边把他接住时,已经不省人事了,好在他倒下时,大幕已经落下了。戏迷们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这场戏唱完之后,班主没有出来谢幕。从此以后,再也没人看过班主的戏了。戏台上一代新人换旧人,走了穿红的来了挂绿的,老戏迷总是会说,不及某人。可惜,斯人已逝……

 


墨然

去者(33)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侯震紧追几步,一把拉住身体有些摇晃的于谦:“谦儿哥!谦儿哥!带助理了没有?我送你回去。”

     于谦站住愣了愣,抹了把鼻子,确实,他原来想的挺好,哥儿几个趟开喝一通,醉了就不走了,请他们在这儿住一宿,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黑胖子。此时此刻,他觉得头涨得生疼,胸口也有点儿发闷。一边儿拨着侯震的胳膊,一边儿掏出手机:“没……没事儿……我给小龙打电…...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侯震紧追几步,一把拉住身体有些摇晃的于谦:“谦儿哥!谦儿哥!带助理了没有?我送你回去。”

     于谦站住愣了愣,抹了把鼻子,确实,他原来想的挺好,哥儿几个趟开喝一通,醉了就不走了,请他们在这儿住一宿,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黑胖子。此时此刻,他觉得头涨得生疼,胸口也有点儿发闷。一边儿拨着侯震的胳膊,一边儿掏出手机:“没……没事儿……我给小龙打电……话……”

侯震一把架住他:“您这是喝了多少啊?您呐,别跟角儿怄气,你们俩有什么话不能当面儿说开了?走走走,回去。”

于谦的脚有点儿不听使唤,跟着侯震往回走了两步,忽然一个转身儿:“不,不回去,我回家!”

 

侯震一边儿叨唠着,一边儿扶着他往外走,没想到没走几步,于谦一个晃悠,猛地朝着一棵石榴树小跑过去,哇的一声吐了起来。侯震只好跟过去给他拍着后背,一边儿招呼服务员,给于谦去端水漱口。

折腾了一通,好不容易侯震把他扶上郭德纲的座驾,于谦仰躺在后座上,一只手抠着额头,样子很痛苦。侯震朝后望望,有点儿不放心:“谦哥?难受啊?”

“操……头疼……晕……喝多了。”

侯震赶紧下来,从备用箱里把电子血压计找出来,坐在后座上,动作熟练地给于谦套上血压计。

“哎哟喂,谦儿哥,你这血压够高的啊,带着药没有啊?”他拿眼睛朝于谦的外衣上搜索,不像是带药的样儿。

于谦闭着眼,仍然用手盖着脑门儿,眼前模模糊糊的,只听见侯震在打手机:“哎,郭老师……”

于谦听见郭老师三个字,立码儿坐起来,一把抢过手机:“你别打!”

侯震看他的样子一改平常的戏谑,忙摆手:“不打不打,我跟他说一声儿,我把你送回去。”

    

 

此时此刻,郭德纲默然地坐在石榴别院的正厅,转瞬间,满桌的沸腾变做天地的安静。杯冷肴残,人去楼空。

于谦的那句:“你是我的领导”在他脑子里徘徊不去。

他就那么坐着,看着窗外的斜阳一点点落下去。有服务员进来告诉他,侯老师说去送于老师回家,让您在这儿等他一会儿。郭德纲摆出经典的笑容,朝着服务员温和的点点头:“好,谢谢你啊。”

“郭老师,您还需要点儿什么吗?”女服务员眨着一双美目真诚地问。

“没有,我在这儿坐一会儿。”

看着服务员轻轻走远,他又陷入遐想。

他今天是干嘛来了?为什么要来这儿?

 

慢慢的,上午的记忆又恢复起来。

他向来睡得晚,起得更晚,大惠儿从来不打扰他睡早觉,可是今天,大惠却破例进卧室两回来床头看他醒没醒。虽然没敢惊动,但是郭德纲听得出来,她是想故意弄出点儿响动来叫他。

“有事儿啊?”他把一条胖胳膊伸出被子,揉着睡眼。

王惠笑着坐到床边儿上,“姨父来了半天了,给你带的南京的板鸭。”

“他怎么来了?”郭德纲撑身坐起来,拿起旁边儿的睡袍穿上。

“他下午的车就回去,所以,想见见你。”王惠替他把袍子带儿系好,郭德纲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

 

可是等他到了楼下的会客厅,他才发现,这儿坐的不是一个人,全是他的妻友团成员。

看他进来,一个个像是见了元首,站起来满脸带笑。郭德纲也陪着笑脸招呼他们坐下,逐一的寒喧。

“姨父”是金陵德云分社的经理,儿子是当红的徒弟,坐在那儿有点儿微微的矜持。

郭德纲扭头看看表,“行啦,咱们开饭吧,别这儿北朝鲜政府官员似的了,走吧,咱们饭厅。”

饭桌儿上说话,果然放松了好多。

郭德纲这种老江湖,打耳朵一听,几个字就能明白眼前人的中心思想。

 

“纲子啊,眼下咱们这买卖可是红得有点儿过头了,小角儿们撒出去的太广,你没看有几场,也不火,这个样

儿式的,这不成啊。”上一次进言的王经理操着一嘴天津话开了腔。

郭德纲的注意力好像都在眼前的鸡汤肉丝面上,吃得挺香,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王经理的话如石沉大海,挺没意思,也只得朝着旁边儿的人笑笑,自我解嘲。

“可不嘛。”旁边儿的“大姨儿”抱着安迪搭茬儿了,“小时候看着啊,一个个的虎实孩子,现在长大了,一个个的心眼子都长齐了。”一边儿说一边儿笑。

姨父看了她一眼,“德纲,你看,能不能跟高层商量一下,集中一些优势资源,力捧起来第二个小角儿,跟小岳赛的,这样儿,哎,三足鼎立,互为应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散呀。”

郭德纲仍然像是漫不经心地搛着面前小布碟儿里的咸菜,只是淡淡一笑:“现在给他的资源不好啊?”

“好嘛?”张经理听不下去了,“我说德纲,你看看,咱孩子的那些粉丝都不干了!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呵呵呵,”郭德纲把筷子一放,仍旧眯着眼睛乐着:“自古有多大的能耐就享受多大的福禄,没那个本事,你给他十万紫金子,他也擎受不起。这么小的岁数,别捧得太高。”

“话不能这么说。”姨父笑了笑,“孩子怎么没本事?在这些徒弟里,人气儿?本事儿全算数一数二的吧?这还不算,光是每年给咱们公司交的分成儿,谁能比得了?不冲别的,冲钱,也该给孩子找点儿高端大气的活儿吧?”

“优质资源?”郭德纲抓过热手巾擦着手:“咱们公司的资源都是按本事分配的,从来没偏没向啊。”

“没偏没向?”姨妈把安迪轻轻放在旁边的婴儿椅上,“大林的资源、于老师的资源,全是一等一的啊。大林咱不说了,你说一个外人,跟你是一场买卖,你们俩五五分账,他干拿钱不用交,你再给他那么好的资源你这不是浪费么?”

王惠听她不管不顾的说起于谦,急忙扭头冲她使眼色,又叫阿姨去厨房端水果,希望借此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可是已经晚了,郭德纲已经把肚子挺起来了,一副温和的笑脸也变得像是要打架似的狗怂,“哦,你们这是觉得委屈了?想拿最好的资源,等他练成了谦儿的本事再说!”

他说着,就站起了身,扭头朝餐厅外走。

只听后头的人似是无心又似是有意地说:“算啦算啦,别碰人家的禁地,几十年的哥们儿了。人家有本事,十来年没正经段子人家照样儿能卖出票去,虽然不像头几年那么秒灰了吧,可也不算什么事儿 徒弟嘛,孝敬师父师娘应该的,可是你说让孩子卖着傻力气帮着养活一大批,孩子发点牢骚也情有可原……”

郭德纲没回头,仍旧迈着台步上了楼。

他打开电脑,去浏览徒弟的相关网页和微博,霎时,一波波不堪入目的脏话朝他袭来,竟然是徒弟的粉丝群……

看着看着,郭德纲笑了,鼻子里哼了一声,鄙夷地说:“骂人都不会”。

虽然说得轻巧,但是心也不能平静,好像突然间又回到了九年前,他好像又看见了曹云金在他生日宴上借酒撒疯的样子,看见了何伟满腹心事,幸灾乐祸的眼神……

 

“侯爷”,他冲着躺在榻上抱着IPD打游戏的侯震叫了一声,侯震没动,只把脖子仰向他:“干嘛?”

“咱们上红事会馆呆两天吧,这儿实在闷的慌。”郭德纲的胖手指头敲着桌子。

“像话吗?再过几天就要飞巴黎了,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侯震一脸的不情愿。

“你就懒死得了。”郭德纲说着,已经站起来,侯震无可奈何地大叹了一口气,一骨碌爬了起来。

 

 

天已经完全暗了,侯震还没回来,郭德纲用遥控打开了吊灯,放在屋角的袋子鼓鼓囊囊地立着,里头是他带来的杂面条儿和野韭菜花儿。本来是想亲自做点儿小吃,然后再给于谦打个电话,没想到,就演变成现在的样子。

 

此处完全的安静,到让人心猿意马,武宾和文联干部、姨父姨妈的话交错着在他脑子里轰炸。

“你糟贱了一个大量活……”

“你吸徒弟血……”

“十来年不出好段子了……”

此时,他坐在吊灯下,呆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遥控器,显得无助又可怜。

 

侯震的回归终于让这屋有了点儿人气,一回来就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头:“你们俩又怎么了?”

郭德纲苦笑着摇摇头。

“多对对活吧,没有什么事儿是对一次活解决不了的。”侯震笑着像个大瓷娃娃。

“唉……”

郭德纲没有像以往那样骂一句滚蛋,而是有些落寞地叹了口气。

“哎我告诉你啊,你师哥血压可挺高的,在车上我给他量了,一百八了。”侯震在桌子上拧开一瓶果汁喝了一口。

“啊?”郭德纲皱着眉头扭过脸来:“上医院没有?”

“他不去啊,你也知道,反正我把他交给小白嫂子了。”侯震瞧着他。

 

这话一出,郭德纲有点儿坐不住了,掏出手机犹豫,愣了半天,他才把电话拨给了王海。

如此这般叮嘱一番后,就焦急地坐在那儿等信儿。

二十分钟左右,王海的电话过来了,“角儿,我问了,是有点儿高,嫂子说的,血糖也上来了。但现在吃完药下来点儿了。歇着呢。”

“你跟他说,让他瞧去!别作死!”郭德纲有点儿心急火燎地对着手机大喊,仿佛要把一天的郁闷都喊出去。

“得得,我跟他说,你也别担心。”王海听出郭的情绪,忙做小伏低地答应着挂了电话。

 

“侯爷,走咱们回家吧。”郭德纲心乱了,站起来穿上外套儿。

“啊?回家啊?不在这儿住几天啊?这不折腾人吗?”侯震又开启了碎嘴的模式。

 

车开在立交桥上,郭德纲神不守舍地叫侯震:“侯爷,咱们要不去一趟谦儿那儿?”

“啊?你要遛死我啊?”侯震回了下头,翻了翻眼睛。

可是没办法,那位发话了,只得找个口儿调头。

郭德纲看着车窗外刷刷倒行的灯火,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建筑,等车慢慢靠近,仿佛熟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了,他又叫住侯震:“侯爷,算了,还是回去吧。”

“你爱回不回,反正我是不回去了!”侯震把车开进别墅区,赌着气说。

 

硬着头皮按了门铃,阿姨开了门,有些惊讶郭德纲的到来。没一会儿,小白和于谦的助理迎出下来,郭德纲客气地寒喧,又问了于谦的情况,小白叹口气说:“可能今天喝得有点儿多,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有点儿激动,血压血糖全上来了,明天抽空我带他上医院。”一边儿说,一边引着郭德纲上了二层,进了卧室。

于谦吃完药已经睡了,脸色有点儿潮红,鼻息也有点儿重。

小白要叫醒他,郭德纲赶紧摇手止住,轻轻走过来,探头看着那张熟得不能再熟,给过他巨大安全感的脸,心里默默地说:“哥,连你也嫌弃我了?他们说我喝徒弟血,说我没好段子了,我说糟贱你了,你说是真的么?”

想着想着,就觉得有点儿灰心了。又是轻轻地叹口气,转身对小白说:“明天去医院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让小孟过来 。”

小白点头感谢,又说不用了,已经和医院的朋友说好了。

郭德纲点头想走,这个时候,于谦却好像嗓子里有东西似的,咳了一声把眼睁开了,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背影定住。

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恍惚之间,这个郭德纲已经不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人了。

 

 

 

 


原野

全款53r,特典为纸质书签1透卡1明信片1吧唧1,全书共262页(单页),目前二刷数调限量一百本,全书7w+



龄龙情话在单独整理重新出一整本大概6w,限量且不二贩,入群方式在首页有




全款53r,特典为纸质书签1透卡1明信片1吧唧1,全书共262页(单页),目前二刷数调限量一百本,全书7w+





龄龙情话在单独整理重新出一整本大概6w,限量且不二贩,入群方式在首页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