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鱼香肉丝

37911浏览    461参与
吟卅卅卅卅

两张比较成功的点图,就是画的比较快有点潦草x

两张比较成功的点图,就是画的比较快有点潦草x

蔚蔚

【葱烧海参(邵聪)x鱼香肉丝(余湘)】偷盗(5)

宋兰是邵氏集团的执行总裁秘书,也就是邵聪的秘书。

平日里,她总是最晚离开邵氏的那一批人之一。不是她自己有那么热爱自己的岗位,而是她的老板太能干了。不仅每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像午休这样的休闲时间邵聪也是匆匆扒拉几口饭就继续工作了,晚上更是从来都看不见下班时间,每天都在加班。这让宋兰一度认为邵聪的表有问题。

最近虽然邵聪也有加班,但是不像以前那样拼了。一开始,宋兰以为是之前搞定的那单大生意让邵聪放松了下来。但是,还有另一件事让宋兰感到十分惊奇。

那就是,邵聪竟然不去员工餐厅吃饭了。

邵氏是一个福利非常好的集团,邵氏内部的员工餐厅也从来都是实惠美味又卫生。邵聪一直孤家寡人的,宋兰在这里工...

宋兰是邵氏集团的执行总裁秘书,也就是邵聪的秘书。

平日里,她总是最晚离开邵氏的那一批人之一。不是她自己有那么热爱自己的岗位,而是她的老板太能干了。不仅每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像午休这样的休闲时间邵聪也是匆匆扒拉几口饭就继续工作了,晚上更是从来都看不见下班时间,每天都在加班。这让宋兰一度认为邵聪的表有问题。

最近虽然邵聪也有加班,但是不像以前那样拼了。一开始,宋兰以为是之前搞定的那单大生意让邵聪放松了下来。但是,还有另一件事让宋兰感到十分惊奇。

那就是,邵聪竟然不去员工餐厅吃饭了。

邵氏是一个福利非常好的集团,邵氏内部的员工餐厅也从来都是实惠美味又卫生。邵聪一直孤家寡人的,宋兰在这里工作了多久,就看他去员工餐厅吃午餐多久。可是最近,午休时间都不见邵聪从办公室出来一步。

一开始,宋兰以为自己老板的加班热情从晚上转移到了中午,放弃了吃午饭的时间在办公。秉承着人道主义和为了那份不菲的薪水,宋兰决定要去关心一下自己老板的身体健康。

她又等到了一个中午,邵聪果然又没有出来吃饭。

宋兰对自己点点头,拿上在员工餐厅多打的一份饭敲响了邵聪办公室的门。

“笃笃。”

“进来。”邵聪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短。

宋兰在门口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换上周末去孤儿院做义工时的慈母表情,推开了邵聪办公室的门。“老板,我……”

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宋兰就在门口站住了。

因为她的老板,正在办公室里吃便当。

不是那种什么菜都塞在同一个盒子里的便当,是用好几个精美的盒子分开包装并且有荤有素还有一小碗汤的便当。菜品之多,快摆满了邵聪那硕大的办公桌的一半。

“有什么事吗?”邵聪见是自己的秘书,以为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出问题了,严肃地放下了筷子。

“额……”宋兰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来了。

邵聪皱皱眉,看宋兰说不出口的样子,难道问题很严重?“到底怎么了。”

“啊?哦,没,没事,我就是……就是,就是我们想要定下午茶,我来问问邵总您需要吗?公司对面蛋糕房新出的小蛋糕,同事们都很喜欢吃。”

邵聪皱皱眉,继续拿起了自己的筷子:“我不吃甜点,谢谢。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宋兰点点头,迅速转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坐回自己的工作岗位,宋兰打开自己的手机,微信的消息一直在响,是她的闺蜜群。

“怎么样啊小兰兰,我们家聪聪有没有吃饭啊!哎呀好着急啊,聪聪不吃饭可怎么办啊!要长不高的!”

她的这群闺蜜本来是一群饭圈女孩,但是自从自家老板在财经杂志上露脸之后,就纷纷变成了他的妈粉,每天督促她要好好照顾她们的儿子,比她自己还上心。

“他没有吃我送过去的东西。”宋兰把这句话按下发送,就收到了小姐妹的轰击。

“小兰兰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用!”

“就是就是,怎么连送饭都不会啊!”

“兰兰你怎么忍心看我儿子天天不吃饭啊!”

宋兰揉揉额角,又编辑了一句“因为他已经吃了别的东西了。”

说完,宋兰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开始工作,在心里默默想,可能这群女人要有儿媳妇了。



钟表走到了六点,邵聪又修改完了一份合同,他伸手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肩膀,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就准备关电脑下班了。

邵聪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宋兰还在跟财务部门的人沟通。“邵总,要回家了吗?”

邵聪愣了愣,点了点头:“嗯。”说完,便快步离开了公司。

宋兰从电脑后抬起头,心想,以前都没看邵总这么积极回家过,现在这么反常,再加上中午在邵总房间看到的丰盛午餐,她大胆断定,邵总肯定是金屋藏娇了!

实际上,邵聪并没有金屋藏娇,只是他家住进了另外一个男人而已。

“嘀嘀。”

邵聪输入指纹,家门便应声打开。没了那道厚重的防盗门的阻隔,屋内的饭菜香气立刻便肆意地往屋外钻。

在厨房的余湘听到门口的声音,便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回来了?今天回来的好早啊,还有一道菜就可以吃饭了,你先去把饭盛出来。”

邵聪无声地点点头,在沙发上放下自己的公文包,脱掉了碍事的西装外套,就自觉去厨房装饭了。

余湘两三下便搞定了最后一道菜,把它端上了饭桌。

这样的日子邵聪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一开始,邵聪以为余湘只是在他家住几天就会离开,哪知他越住越舒心,大有常住不走的样子。本来邵聪是十分不习惯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的,但是余湘做的一手好家务,把邵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最重要的是,他烧得一手好饭,只吃了几次就让邵聪觉得自家食堂的饭简直是索然无味,再加上余湘的花言巧语,干脆就让他住了下来,也就当自己雇了一个男保姆了。

只不过……邵聪看着桌上的菜,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你是不是把钱花完了?还是最近鱼肉打折?”毕竟是雇保姆,邵聪还是会给余湘一些钱让他去买菜什么的。

“嗯?没有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邵聪指着桌上的一道菜:“你连续做了七天的鱼香肉丝?”

“……”

“……”

“因为我爱吃。”

“……,”邵聪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你好歹也做一些符合我身份的东西吧?比如葱烧海参什么的,不然我公司的人看见我一天到晚就吃个鱼香肉丝,以为我们公司财务出了状况要破产了怎么办?”

“原来我这么重要的吗?”余湘突然觉得肩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些责任。

邵聪不自在地点点头:“总之你多做些花样。”

余湘想了想,笑道:“我知道,我们的聪少想多吃点别的我做的东西,知道了知道了,早说嘛,葱烧海参是吗?我明天就给你做。”

“你!”邵聪正要说什么,余湘突然往他碗里夹了一块鱼香肉丝:“多吃几口,明天你就见不到他了。”

邵聪的话被打断,瞪了余湘一眼,愤愤地吃掉了那块鱼香肉丝。


庭翡

为空桑沙雕事业添砖加瓦
我来毒害吉利虾了
歌词来自《奇妙的约会》
余湘哥哥友情客串
……所以到底是谁打了吉利虾?

为空桑沙雕事业添砖加瓦
我来毒害吉利虾了
歌词来自《奇妙的约会》
余湘哥哥友情客串
……所以到底是谁打了吉利虾?

蔚蔚

【葱烧海参(邵聪)x鱼香肉丝(余湘)】偷盗(4)

邵聪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人,事实证明他做出的大多数决定都是对的。

只不过今天邵聪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

他怎么会同意余湘这个祸害精踏进自己的家门一步?在看到余湘不小心打碎了自己第十三个限量版酒杯的时候,邵聪已经有点免疫了。

“聪少不愧是空桑首富啊,这房子虽然不是什么半山别墅,但是也够宽敞。”余湘祸害了一圈,终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对了聪少,我住哪间房啊?”

邵聪皱了皱眉:“我好像并没有同意你住在这里的这个提议。”“可是我不好意思独占你的那栋别墅,这让我很有负罪感。”余湘撅起嘴靠近了邵聪,扯了扯他的袖子:“而且你那个房子又偏又远,我一个人住那里,要是半夜有什么不轨之徒闯进...

邵聪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人,事实证明他做出的大多数决定都是对的。

只不过今天邵聪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

他怎么会同意余湘这个祸害精踏进自己的家门一步?在看到余湘不小心打碎了自己第十三个限量版酒杯的时候,邵聪已经有点免疫了。

“聪少不愧是空桑首富啊,这房子虽然不是什么半山别墅,但是也够宽敞。”余湘祸害了一圈,终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对了聪少,我住哪间房啊?”

邵聪皱了皱眉:“我好像并没有同意你住在这里的这个提议。”“可是我不好意思独占你的那栋别墅,这让我很有负罪感。”余湘撅起嘴靠近了邵聪,扯了扯他的袖子:“而且你那个房子又偏又远,我一个人住那里,要是半夜有什么不轨之徒闯进来,我都来不及报警的。”邵聪看了看他,心想到时候报警的怕不是那些不轨之徒。

余湘看他不说话,便拿起自己的小行李箱:“聪少如果不告诉我的话那就是我住哪里都行的意思咯?那我就随意挑了。”说罢,就要推着行李箱再一个一个房间参观过去。

“等等!”邵聪连忙制止,他可不想到时候家里每一个房间都被余湘翻的乱糟糟的,“你就住在左手边第一间房。”

余湘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推开了那件房间的门看了几眼。“这里是离你房间最远的地方吗?”

邵聪不自在地咳了两声,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没关系,”余湘又笑笑朝他走来:“不管再远我都会来到你身边的。”

只不过是普通的走路,也让余湘说的像是爱人之间跨越了什么艰难险阻突破重重阻碍在一起似的。

邵聪听他说话听多了,也就免疫了,只是挑了挑眉道:“不必。”

 

 

晚饭是在邵聪家里吃的,余湘做的。

邵聪看到满桌子菜的时候十分惊讶,毕竟余湘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邵聪还害怕这些菜是虚有其表,自己一口下去就马上铅中毒死亡,每个菜都是特地等余湘先吃了几口再夹起来吃的。

很意外,还挺好吃。邵聪心想,也许自己就当做雇了一个厨师也不错。

余湘看邵聪吃的开心,嘴上便又开始没边了:“聪少,好吃吗?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贤妻良母啊?”邵聪又夹了一筷子菜,将嘴里的菜都咽下去了才开口回答:“贤妻良母不至于,三好员工可以考虑。”余湘耸耸肩。

接下来余湘倒是没有再随意撩拨,两人平安无事地吃完了一顿饭,吃完饭两个人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邵聪今天下班的时候还有一份文件没有看完,想要赶在明天上班之前看完,回到房间便打开了电脑。

看了不一会儿,门口就有“笃笃”的敲门声传来。

邵聪听到声音一时有些征楞,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家里现在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进来。”邵聪关掉文件,对门外的人说道。

门外的余湘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开门的同时开口说:“聪少,这么晚了就别工作了,你……”抬头的瞬间,余湘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邵聪皱眉问到。

余湘走到桌子旁边,把手中的牛奶放下,顺势坐在了桌子上。他的视线毫不掩饰地打量着邵聪,打趣道:“原来,聪少近视啊?怎么之前一直没有看聪少戴过眼镜呢?”

邵聪扶了扶眼镜,抬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余湘摇摇头:“不,没有问题,不仅没有问题,而且……”余湘说到一半,突然俯下身,两人的距离被拉近得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戴上眼镜的话,会比平时的你更性感。”说完,还笑了笑。

邵聪把余湘往后推了推,平静道:“谢谢。”

余湘看邵聪没什么反应也不恼,继续问:“怎么平时没有看到聪少戴眼镜呢?”

“没必要。”

“嗯?什么?”

邵聪拿出眼镜布擦了擦自己的眼镜:“我的近视不是很严重,每天戴眼镜很麻烦。而且除了合同以外,我觉得没什么东西有仔细看清楚的必要,不必特意戴上眼镜。”

“你……”余湘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只能在内心说完了下半句:你还挺装B的。

邵聪重新戴上眼镜,问:“还有什么事吗?”邵聪还没有看完文件,不想在聊天上耽误太多的时间。

“有啊。”余湘把牛奶往前一推:“我来送睡前牛奶。”

邵聪点点头,仰头一口饮尽牛奶。“谢谢,你可以出去了。”

余湘似乎也不打算多留,点点头把杯子拿上就走了,走的时候还附带了一句“好梦”。

余湘出去之后,邵聪继续打开那份未看完的文件,才看了两行,莫名地又想起余湘刚刚的那句话来。

“比平时的你更性感。”

随着话语一起,浮上回忆的还有那近在咫尺的距离和话语之间吞吐出来的温热气息。

邵聪甩甩头,继续投入在工作当中。

邵聪在凌晨到来的时候终于看完了文件,匆匆洗漱了一番就拖着疲惫的身躯躺下了。

躺了一会儿,本来快要睡着的邵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为什么余湘莫名其妙就住进了自己家里?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

深夜的邵聪想了许久,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漂亮的男人都是会蛊惑人心的。


君卿

我真的好想好想搞余湘哥哥

我的一见钟情

我的看板郎

我的第一位满好感

凌猫劳斯画的这几个食魂全都戳我点上

余湘哥哥的黑色绣鱼长衫真的好飒!

紫色长毛我的爱!!

露指手套和平顶礼帽我好得不能再好!

余湘的邪魅一笑绝对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笑容

花言巧语诱拐哄骗心口不一他心上的面具比松鼠鳜鱼的还要厚

高智商恋爱真的超级带感你来我往花招不断

只可惜我脑子不够使

地位卑微却在努力往上爬

一生说谎真话却不被相信

在人群中小心游走寻找目标

转过街角给孩子们送上魔术的花招

别样的劫富济贫

从来都知道自己不是个正统的好人

自甘堕落又不甘堕落

惶惶行走于世却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

于是给自己说了一个谎言

哄骗自己为人生赋予意义

嘿呀,个人理解估计很ooc叭

再查查...

我真的好想好想搞余湘哥哥

我的一见钟情

我的看板郎

我的第一位满好感

凌猫劳斯画的这几个食魂全都戳我点上

余湘哥哥的黑色绣鱼长衫真的好飒!

紫色长毛我的爱!!

露指手套和平顶礼帽我好得不能再好!

余湘的邪魅一笑绝对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笑容

花言巧语诱拐哄骗心口不一他心上的面具比松鼠鳜鱼的还要厚

高智商恋爱真的超级带感你来我往花招不断

只可惜我脑子不够使

地位卑微却在努力往上爬

一生说谎真话却不被相信

在人群中小心游走寻找目标

转过街角给孩子们送上魔术的花招

别样的劫富济贫

从来都知道自己不是个正统的好人

自甘堕落又不甘堕落

惶惶行走于世却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

于是给自己说了一个谎言

哄骗自己为人生赋予意义

嘿呀,个人理解估计很ooc叭

再查查资料只能尽力去把握啦

什么时候我能搞出一篇余湘来就什么时候删这条lo


柠檬树下的disd
只想搞余湘ヽ(゚∀゚)ノ

只想搞余湘ヽ(゚∀゚)ノ

只想搞余湘ヽ(゚∀゚)ノ

凌猫幸运Z

CP25打算印点亚克力立牌,目前只有四款(先安排儿子们,其他人真的没时间画了)顺便搞个印量调查,主要是走场贩,麻烦大家填一下和点个小蓝手

问卷可以扫图2二维码或者链接点我

摊位貌似没公布,可以先去本子的老福特账号 @食物语合志《饭》公式站 关注下

本子的话是肯定有通贩的,今天依然是没有正式宣传的一天

CP25打算印点亚克力立牌,目前只有四款(先安排儿子们,其他人真的没时间画了)顺便搞个印量调查,主要是走场贩,麻烦大家填一下和点个小蓝手

问卷可以扫图2二维码或者链接点我

摊位貌似没公布,可以先去本子的老福特账号 @食物语合志《饭》公式站 关注下

本子的话是肯定有通贩的,今天依然是没有正式宣传的一天

江然

调情【鱼香肉丝×少主♂】

激情产物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谢谢喜欢与观看,接受批评和建议

激情产物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谢谢喜欢与观看,接受批评和建议

蘇十里
很早就画完了一直忘记发,我这个...

很早就画完了一直忘记发,我这个破记性嘤_(:з」∠)_

很早就画完了一直忘记发,我这个破记性嘤_(:з」∠)_

Erpoee🍃

【少主all】废料⑦

*贼短小

*白菜池歪了3个 整个人都不好了 瞎写冷静一下

  有没有欧皇让我吸一口_(:τ」∠)_球球了

https://m.weibo.cn/7256353908/4444917537105917


*贼短小

*白菜池歪了3个 整个人都不好了 瞎写冷静一下

  有没有欧皇让我吸一口_(:τ」∠)_球球了

https://m.weibo.cn/7256353908/4444917537105917



蔚蔚

【葱烧海参(邵聪)x鱼香肉丝(余湘)】偷盗(3)

邵聪又在周五来到了楼下的酒吧。

这与余湘无关,邵聪想,来这家酒吧只是自己的一个习惯而已,并不是因为在意他的那句话。

邵聪边喝酒,边习惯性地摸了摸右手上的戒指。触碰到右手食指的时候,发现那里空空的。邵聪一愣,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枚戒指已经被自己输给余湘了。

这个认知让邵聪有些不悦。

他百无聊赖地随意看了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拥有张扬的一头紫发的男人。男人本来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把头抬了起来,和邵聪的视线对上了。

“聪少?你是来这里等我的吗?”男人惊喜的声音响起,是余湘。

余湘看见了邵聪,立马便拿着他的酒坐到了邵聪旁边。“聪少,这么想我吗?”邵聪皱了皱眉,稍微往另...

邵聪又在周五来到了楼下的酒吧。

这与余湘无关,邵聪想,来这家酒吧只是自己的一个习惯而已,并不是因为在意他的那句话。

邵聪边喝酒,边习惯性地摸了摸右手上的戒指。触碰到右手食指的时候,发现那里空空的。邵聪一愣,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枚戒指已经被自己输给余湘了。

这个认知让邵聪有些不悦。

他百无聊赖地随意看了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拥有张扬的一头紫发的男人。男人本来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把头抬了起来,和邵聪的视线对上了。

“聪少?你是来这里等我的吗?”男人惊喜的声音响起,是余湘。

余湘看见了邵聪,立马便拿着他的酒坐到了邵聪旁边。“聪少,这么想我吗?”邵聪皱了皱眉,稍微往另一边挪了一挪。余湘已经习惯了邵聪的间歇性失聪,于是便自己往下说:“聪少,这么想我,不如今天我们再来赌一局,怎么样?”

听见再赌一局,邵聪把脸转了回来:“我不是赌徒。”

余湘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我知道聪少你不是赌徒,但是上次输给我你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不想要今天来一个翻盘吗?”

那些赌到妻离子散的人都是这样想到的,邵聪心里想到。“赌什么?”嘴上说的却跟心里想的没什么关系。

“还是玩牌,如果今天你再输了,就让我住到你家里去,怎么样?”

邵聪放下了酒杯,看着余湘道:“你我之间似乎不是可以赌这种赌注的关系。”“哎,还不是因为最近魔术师的工作不好做,我好久都没有收入了,如果再这样的话,我租的房子就要付不起租金了,我总得要找个地方落脚吧?”

余湘记忆回到上周。那天自己把拿到的戒指交给委托人,委托人鉴定真假以后二话不说就把委托尾款打给了他,帮他还清了债务。本来余湘以为他们的交易结束了,谁知道在那之后委托人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来骚扰自己,要自己再去偷一样东西。

余湘觉得自己不能一辈子都与偷盗有关,还完债以后本来打算金盆洗手了,便没有接下这新的一单。谁知道委托人查到了他的住址,不管不顾就闯进了他家,还说他们之前找了很多人都没有办法从邵聪身边偷走任何一样东西,只有自己轻而易举就得手了,所以接下来这样东西也必须是余湘才可以完成。

废话,余湘心想,偷当然难了,小爷是光明正大赢来的。

这次要他偷的东西,是一份商业机密文件。

到这个时候余湘才知道原来他的雇主就是最近几年一直被邵家打压的那家企业。他们明争争不过邵聪,就想要耍一些暗地里的手段把邵聪搞下台。

但是余湘对这件事情显然毫无兴趣。而且他对邵聪的印象还不错,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帮助他的对家打败他。

可惜,这件事情不是余湘可以摆脱的。余湘已经知道了对家的秘密,对家对余湘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为他们做事,要么做一个永远无法说出秘密的人。

余湘知道对家企业在行业里风评一直不好,既然说得出这样的话那想必也就真的是这样想的。那么余湘现在的住址已经被他们找到了,肯定不安全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余湘自然要换一个地方住。而最安全的地方,无疑就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攻破的邵聪家中。

“你没钱了?”邵聪看了看他手上的卡地亚手表和身上的lv腰带,对他这句话表示怀疑。“是吗?”

“对啊,我可穷了,都好几天没吃上肉了,今天坐这里一天了也就贪图这个酒吧可以免费续杯白开水而已。”余湘张口就来。

“这样啊……”邵聪摩挲着手中玻璃杯的杯口,绕了几圈之后突然笑了一声,开口道:“我家周末打扫的工人正好请辞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应聘。”

余湘挑了挑眉:“你让我去当打扫工人?”简直是大材小用。

邵聪看了看他,又道:“也对,你应该不会打扫?那可惜了,你无法得到这份工作。”

“.…..”虽然只见了两面,但有时候余湘真想掐死邵聪。

两人各自怀着心思沉默了一会儿,先开口的竟然是邵群:“如果你真的没有地方去了,我在城西还有一套空着的房子,平时没人住,你可以暂时先住到那里去。”

余湘一愣:“聪少,你帮我?”潜台词是,我们两个人似乎还没有熟到帮忙的地步?

“反正,”邵聪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我每年都要花一大笔钱做慈善,也不差这一次。”邵聪站了起来,对余湘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说完,便迈开一对长腿往酒吧外走去。

余湘看着他出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没一会儿,邵聪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串钥匙和一张纸。“这是那套房子的地址和钥匙,我先给你,如果你找到别的地方住了就把这两样东西还到邵氏大楼。如果你没找到……”邵聪边说边抬起头看了看余湘:“那就住在这里,别弄坏什么东西就行。”说完这些话也没有坐下,只说了几句还有工作要做便离开了。

余湘看着邵聪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动弹。

末了,余湘低下头嗤声一笑,一把拿过了那串钥匙抓在手心,对自己喃喃道:“聪少……”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邵聪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准备回家好好休息,走到家门口就看见一个大型生物和一个行李箱一起蹲在了自家门口。

这个生物除了余湘,也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我在等你回来呀。”余湘听见他的声音,从地上做起来,对他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想过了,我总不能白住你的房子,所以,我还是来应聘保洁小妹了!”说完,还抓起了邵聪的手:“我很能干的,你信我。”

邵聪嫌恶地把手抽出来,心想这人刚刚是不是在开车?而且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应聘保洁小妹?邵群觉得是不是自己在无形中老了,都不知道年轻人在说什么了?

虽然但是,不管怎么样人现在都在自己家门口了,邵聪总不能把人就这样晾在家门口,便无可奈何地开了门。

余湘赶紧提上自己的小箱子跟着进了门,边走边说:“我现在算是登堂入室了吗?”

邵聪心里突然一紧,不停地冒出有一种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的感觉。

他转身看着不用自己招呼就在到处参观的余湘,觉得自己可能感觉对了。


幼儿园吃饭小能手

明天吃谁

“让世人相信谎言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他们怀疑真话反而要困难一些。”


“只要像你一样多说些谎话,别人自然会怀疑你说的每一句真话。”


“你这样说可真让大哥哥伤心~”


 对方魔性的低笑声慢慢模糊,你从梦里惊醒,手心仿佛还残留着一丝梦中人手掌的温度。


这是第几次做这样奇怪的梦了?听说人类做梦时的梦中人都是大脑取材于现实生活中见过的人。但是以你近期梦中各色美男的质量来说……你哪来的这么多素材?


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懒,穷,馋。问起别人对你的印象,十个有八个说挑食――但那能怪你吗?做的难吃还不许你挑?...

“让世人相信谎言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他们怀疑真话反而要困难一些。”

 

“只要像你一样多说些谎话,别人自然会怀疑你说的每一句真话。”

 

“你这样说可真让大哥哥伤心~”

 

 对方魔性的低笑声慢慢模糊,你从梦里惊醒,手心仿佛还残留着一丝梦中人手掌的温度。

 

这是第几次做这样奇怪的梦了?听说人类做梦时的梦中人都是大脑取材于现实生活中见过的人。但是以你近期梦中各色美男的质量来说……你哪来的这么多素材?

 

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懒,穷,馋。问起别人对你的印象,十个有八个说挑食――但那能怪你吗?做的难吃还不许你挑?对你来说吃那些东西只是为了生存而已,毫无享受可言,比起你自己做的食物差远了。

 

早些年你还会和别人争一争:“挑食是有些食材不吃,但我没有不吃的东西,只要做得好吃的我都吃!”现在你倒是懒得废那些口舌工夫了。

 

你的目标是大学毕业后去新东方进修一番。

 

打开胖了么外卖,你随便选中了附近一家叫“空桑”的新开中餐店,主要是因为新店开业优惠力度大……嗯?居然有佛跳墙!?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佛跳墙的诱惑,没有人!

 

外卖送来的很快,令你惊喜的是这次的餐点味道是一等一的好,甚至有一丝说不出的熟悉,吃到嘴里整个胸腔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让你几乎要落泪。

 

吃饱容易困,恰好下午没课可以小憩一会儿。怀着吃饱的满足感,你被渐浓的睡意裹入了梦乡。梦境的迷雾散去,你又来到了那个仙境般的地方,而这次你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珍贵的清醒梦没有让你失望,穿过古色古香的走廊,你遇到了一位惊为天人的金发美男。

 

这可真是太快乐了!既然这是你的梦,那不如让它更快乐吧!于是你纵身就是一个乳燕归巢的飞扑。对方很配合的把你接了个满怀,温香软玉在怀,你不禁发出了王竞泽和洪世贤合体的感叹:“你好香啊!”

 

美男柔声细语缠绵缱绻:“美人儿,你还记得我吗?”

 

于是你用手抵住对方胸膛,一边抬头和他深情对望,一边用意念编剧情,希望自己的脑电波影响梦的走向,把这个长在你审美上的男人赐给你当梦中情人。

 

“咱们是什么关系?”你满怀期待。

 

然而对方的回答并不像你设定的那样简单,从对方话语中提炼出关键信息的你目瞪狗呆,居然是主仆关系???玩这么大的吗?原来你的潜意识里居然隐藏着这么不为人知的癖好……但是仔细想想还有点带感。于是你瞬间完成了从“好羞耻”到“这不是更好吗?”的转变。

 

美男说他叫佛跳墙,从这道菜中化灵。这是什么菜单play吗?你想到中午吃的佛跳墙若有所思。

 

“之前没有保护好少主 ,大家都很自责。”佛跳墙紧紧抱着你,像老母亲抱着还没来得及绝育就发春逃家现在居然自己回来的猫。“能寻回少主真是太好了。”

 

你感动不已:“阿墙~是这么叫你对吧?”阿珍爱上了阿墙,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在这一刻,你甘愿做他的阿珍,啊不,少主。

 

“好,想怎么叫都依你。”佛跳墙格外好说话。

 

“做梦真好啊。”你叹息一声:“可惜不能把你从梦里带出去,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梦到你。”

 

佛跳墙轻轻捧起你的脸,柔声安慰:“时空通道尚未修复完全,还要委屈少主在此界稍作等待。少主想要梦见我的话,只要去空桑点一份佛跳墙就好。”

 

此情此景给你带来了初恋般的悸动,如果这个梦继续下去,你们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然而闹钟响了,佛跳墙的声音和他美丽的脸蛋一起烟消云散。你睁开双眼脑袋放空,思索着佛跳墙在梦里说的话。

 

想要见到他,就去空桑点一份佛跳墙?

 

于是你从枕下摸出手机,打开那家叫空桑的店细细研究,这一研究就发现问题了。明明是一家新开的店,可每日订单却数以万记,评价更是好得像刷单。店里的公告神棍一般的写着招待各时空各界有缘人,接着看下去,店里的菜品种类丰富到超乎你的想象,实在是让你这个美食狂热爱好者垂涎欲滴。

 

于是当晚,你再次进入了那个旖旎的梦境……这次入梦的,依然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男子。

 

“只要连吃一百次鱼香肉丝,少主就可以将我召唤出来哦~”临别之际,鱼香肉丝笑眯眯的驴你。

 

“那我们可要永别了。”虽然只是第二次相见,但你怼起他来却如同行云流水般熟练。

 

没错,你今晚没有翻佛跳墙的牌子。空桑的菜单可以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你想一个个来一遍。

 

明天吃谁呢?

 

 

 

 

 

臨

余湘比起其他御品珍品最成功的就是他的身世。

余湘比起其他御品珍品最成功的就是他的身世。

云雨忆朔

画——完——了!
后面是之前的摸鱼?p4是送朋友的小川

画——完——了!
后面是之前的摸鱼?p4是送朋友的小川

苏格拉没有底
既生鱼何生芋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

既生鱼何生芋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俩是不是挺适合玩“你画我猜”的

既生鱼何生芋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俩是不是挺适合玩“你画我猜”的

梨子小妖

【食物语乙女】当他误会你有了喜欢的人(三句话系列)

*用老梗来水一下更新,三句话系列

*锅包肉/佛跳墙/龙井虾仁/一品锅/风生水起/蟹酿橙/鱼香肉丝

*喜欢读评(疯狂暗示),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如果愿意点个关注就再好不过了(鞠躬)。

  

【锅包肉】

  “这就是少主您喜欢的人吗?在我看来他并不是一个能与您共担空桑管理大任的人。”

  “希望少主您能尽快担任起食神大任,而不会拘泥于个人情感止步不前。”

  “我在后山瀑布等您。”

  您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食神,我又要等到何时才能摆脱这管家身份的桎梏……

【佛跳墙】

  “美人是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吗?”

  “对于美的事物抱有喜欢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对。”

  “我……相信美人...

*用老梗来水一下更新,三句话系列

*锅包肉/佛跳墙/龙井虾仁/一品锅/风生水起/蟹酿橙/鱼香肉丝

*喜欢读评(疯狂暗示),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如果愿意点个关注就再好不过了(鞠躬)。

  

【锅包肉】

  “这就是少主您喜欢的人吗?在我看来他并不是一个能与您共担空桑管理大任的人。”

  “希望少主您能尽快担任起食神大任,而不会拘泥于个人情感止步不前。”

  “我在后山瀑布等您。”

  您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食神,我又要等到何时才能摆脱这管家身份的桎梏……

【佛跳墙】

  “美人是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吗?”

  “对于美的事物抱有喜欢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对。”

  “我……相信美人的判断。”

  美人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回头看看我呢……

【龙井虾仁】

  “呵,既然有了喜欢的人,又何必来找我?”

  “我和那种徒有虚表的男人不同……你休要靠近我。”

  “哼,得寸进尺。”

  啊,茶杯被捏碎了,里面的醋撒出来了呢。

【一品锅】

  “你有了心悦之人?”

  “……本以为在空桑久留便可寻到我向往的那一片山水,如此看来,也罢。”

  “我不日便会离开。”

  

  你就是我的画中人啊……又为何……向往着别处美景?

【风生水起】

  “如果少主您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我就没有异议。”

  “……不,您想多了,我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

  “海族事务繁多,请原谅我先行一步告退。”

  温热的触感犹在嘴边……原来也不过梦一场。

【蟹酿橙】

  “喜欢的感情吗?我无法理解。不知道为什么,核心驱动好像在刚刚受到了损害。”

  “赘余数据生成——即将删除赘余数据——”

  “删除功能遭到本体干预,删除失败,准备重试。重试失败,准备重试……”

 
  是病毒吗?为什么系统居然删除不掉这种奇怪的感情……

【鱼香肉丝】

  “哎呀呀,少主你也学会骗人了吗?大哥哥我可是被吓了一大跳呢~”

  “其实大哥哥我也喜欢你哦?很喜欢,很喜欢。”

  “你猜猜……这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只会对你一个人说真话。



【后记】:

谈什么恋爱,菜男人们不好吗?

chi_tu

是鱼香肉丝的生贺剧情!!!(小声祝昨天的自己生日快乐)

是鱼香肉丝的生贺剧情!!!(小声祝昨天的自己生日快乐)

柠檬树下的disd
这两个男人我好爱,请正面上我(...

这两个男人我好爱,请正面上我(bushi)(。•́︿•̀。)

这两个男人我好爱,请正面上我(bushi)(。•́︿•̀。)

深夜出没

余湘:“众所周知,白先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的国文先生~^ ^”
白先生:“他说得对。”

摸了一下q版,非cp向只是觉得两个魏大爷放一起很有意思(你够了)

余湘:“众所周知,白先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的国文先生~^ ^”
白先生:“他说得对。”

摸了一下q版,非cp向只是觉得两个魏大爷放一起很有意思(你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