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鲁迅

87456浏览    1638参与
读睡诗社
文学里的问题bot
水中的青天的底子一切事物统在上...

水中的青天的底子
一切事物统在上面交错
织成一篇
永是生动
永是展开

水中的青天的底子
一切事物统在上面交错
织成一篇
永是生动
永是展开

远方无垠

如果鲁迅看到华女士用“祥林嫂”来怼人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2WjsLEU-G2DUh6pAd9l5Q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2WjsLEU-G2DUh6pAd9l5Q

万书汇

狂人日记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狂人日记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京华出版社
出版年: 2006-3
页数: 322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感悟名家经典小说

ISBN: 97878072406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狂人日记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京华出版社
出版年: 2006-3
页数: 322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感悟名家经典小说

ISBN: 97878072406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万书汇

阿Q正传 PDF mobi 电子书下载

阿Q正传


作者: 鲁迅 著 / 丰子恺 绘
出版社: 上海书店出版社
出版年: 2003-7
页数: 189
定价: 14.5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806222850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阿Q正传


作者: 鲁迅 著 / 丰子恺 绘
出版社: 上海书店出版社
出版年: 2003-7
页数: 189
定价: 14.5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806222850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万书汇

呐喊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呐喊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1973年3月
页数: 160
定价: 0.36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鲁迅作品集
统一书号: 10019-197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呐喊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1973年3月
页数: 160
定价: 0.36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鲁迅作品集
统一书号: 10019-197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无用良品

课文鲁迅《祝福》,老师是这样总结祥林嫂的吗

【澎湃新闻:华春莹驳蓬佩奥涉华为言论:像祥林嫂,拿出证据来】华春莹称,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鲁迅有一篇小说《祝福》,里面有一个人物叫祥林嫂。她总是喋喋不休唠叨着同样的话题。我看蓬佩奥先生现在的行为举止非常像祥林嫂!只不过祥林嫂唠叨的是一些无害的废话,而蓬佩奥先生唠叨的都是有毒的谎言。 

引发一篇文

《如果鲁迅看到华女士用“祥林嫂”来怼人》

最近几天“祥林嫂”火了一把,因为被华女士在国际正式外交场合带出来用作怼人的枪炮。 祥林嫂的流行归功于鲁迅先生塑造出特点鲜明的经典人物,就像吝啬的葛朗台,娇弱的林黛玉,使用者未必读过原著,却已久闻大名。 如果是现实中的亲...

【澎湃新闻:华春莹驳蓬佩奥涉华为言论:像祥林嫂,拿出证据来】华春莹称,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鲁迅有一篇小说《祝福》,里面有一个人物叫祥林嫂。她总是喋喋不休唠叨着同样的话题。我看蓬佩奥先生现在的行为举止非常像祥林嫂!只不过祥林嫂唠叨的是一些无害的废话,而蓬佩奥先生唠叨的都是有毒的谎言。 

引发一篇文

《如果鲁迅看到华女士用“祥林嫂”来怼人》

最近几天“祥林嫂”火了一把,因为被华女士在国际正式外交场合带出来用作怼人的枪炮。 祥林嫂的流行归功于鲁迅先生塑造出特点鲜明的经典人物,就像吝啬的葛朗台,娇弱的林黛玉,使用者未必读过原著,却已久闻大名。 如果是现实中的亲朋长辈随口一说,不以为意也就罢了。 但在国际正式外交场合,把祥林嫂当作“怼得漂亮”的题眼,之后还要洋洋自得地着重炫耀一番,无论是华女士还是宫轻团编辑,以及更多环节的审核者都没觉得任何不妥,这才是最不妥的地方……

而且我以为认真读过《祝福》,理解祥林嫂的人都不会用“祥林嫂”这个饱受压迫的悲惨女性形象来羞辱他人,如果真这么做了,那这不正是在延续鲁迅先生笔下鲁镇人对祥林嫂这个人物的恶意和漠然吗? 

鲁迅先生的《祝福》写得极好。相比较热衷于评点群芳艳谱、大讲特讲风流情史、哀悼红颜易老的所谓名士,只有真正怀有最深刻的洞察和悲悯之心的人,才能创作出这样深受苦难折磨的底层女性形象 如今在很多人的理解中会觉得祥林嫂是翻来覆去地倒苦水是“逆来顺受只知抱怨”的愚昧代表,因此在网上常见“害死祥林嫂的是她自己!”的雄文,却罔顾了她所受到的结构性压迫,即:哪怕出逃后用力工作也无法拥有经济独立和人身自由,被反复绑架、贩卖和强间。

事实上祥林嫂曾多次反抗。 祥林嫂被卖作童养媳(丈夫比她小十岁),在丈夫死后,她逃出家去给大户做工,鲁迅先生原文里写道:“试工期内,她整天的做,似乎闲着就无聊,又有力,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所以第三天就定局,每月工钱五百文。”“时间长了,她也不懈怠,食物不论,比勤快的男人还勤快。到年底,扫尘、洗地、杀鸡、宰鹅,彻夜的煮福礼,全是一人担当,竟没有添短工。”但她觉得很满足。“口角边渐渐有了笑影,脸上也白胖了。” 就在祥林嫂通过自食其力创造新生活时,婆婆知道了她的所在之处,然后找了两个壮男子,强行把祥林嫂拖进船带走了。

婆婆不仅是拿了祥林嫂辛苦做工赚来的全部银钱,还把她像牲口一样再次卖了。原文写:“她有小叔子,也得娶老婆。不嫁了她,那有这一注钱来做聘礼。他的婆婆倒是精明强干的女人呵,很有打算,所以就将她嫁到深山里去。倘许给本村人,财礼就不多;惟独肯嫁进深山野坳里去的女人少,所以她就到手了八十钱。现在第二个儿子的媳妇也娶进了,财礼花了五十,除去办喜事的费用,还剩十多钱。吓,你看,这多么好打算?……”  祥林嫂曾殊死抵抗,原文:“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只要用绳子一捆,塞在花轿里,抬到男家,捺上花冠,拜堂,关上房门,就完事了。”(这段写得是女性被强迫的普遍遭遇)“可是祥林嫂真出格,听说那时实在闹得利害。太太,我们见得多了:回头人出嫁,哭喊的也有,说要寻死觅活的也有,抬到男家闹得拜不成天地的也有,连花烛都砸了的也有。”

“祥林嫂可是异乎寻常,他们说她一路只是嚎,骂,抬到贺家坳,喉咙已经全哑了。拉出轿来,两个男人和她的小叔子使劲的捺住她也还拜不成天地。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阿呀,阿弥陀佛,她就一头撞在香案角上,头上碰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用了两把香灰,包上两块红布还止不住血呢。直到七手八脚的将她和男人反关在新房里,还是骂。” 再往后,原文里受封建迷信思想和封建礼教毒害很深的柳妈问祥林嫂:“我问你:你那时怎么后来竟依了呢?”  “我么?……”“你呀。我想:这总是你自己愿意了,不然……。”  “阿阿,你不知道他力气多么大呀。” “我不信。我不信你这么大的力气,真会拗他不过。你后来一定是自己肯了,倒推说他力气大。” “阿阿,你……你倒自己试试看。”她笑了 小时候读这一段没引起太大的感受,现在再读只觉悲悯。而且即便是现在,强奸事件的受害者也常常受到这样的羞辱。

所以,其实能读懂祥林嫂的人就应该理解她是如何受尽欺辱,在封建社会如何被人活生生吃掉

但讽刺的是,如今现代语境中祥林嫂却成为喋喋不休怨妇的象征,继续被作践。而且怨妇本身就是一个被污名化的词,用来指责女性“心态差“,并且忽略女性受到的切实压迫再往深了说,这种价值观透露出的信息是,女人就该默默受苦,要是声诉就应该被嫌弃

再来看新闻里华女士传达的意思:旧时代的女性哪怕是隐忍和不幸,被当成牲口,被暴|隔开|力卖|身,丧子发疯,哪怕经历丧子之痛,最后还在自责反反复复说“我真傻”,这种痛苦呻吟在官方定义里也只是“无害的废话”。 真是好一个“废话”,鲁迅写小说是批判人吃人的旧社会,是揭露了一个牺牲品,不是让今人学习小说里的人物去羞辱她的,但结果是在今天也依然还是有人踩着她的不幸,吸她弱势的血

明镜亦非台

伤逝改写(续)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

… …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压抑,清冷的空气中传来阵阵缥缈的、唱歌一般的哭声,我望着窗外,细细听着,心头微微悸动,竟是忘了手上的文稿。

子君轻轻地走过来,将一杯沏好的姜茶放到我的手边,又为我披上一件破旧但暖和的大衣。

子君不欲打搅我的思路,她总是这般贴心又温柔,婚前婚后都不曾变过,我爱极了这个安静但有着坚定灵魂的姑娘。

她正欲离开,被我轻轻握住了双手,拉到桌旁的木椅坐下,那是家里唯二的椅子,是子君用仅剩的首饰换来的家具,我阻拦不住,便放弃了...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

… …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压抑,清冷的空气中传来阵阵缥缈的、唱歌一般的哭声,我望着窗外,细细听着,心头微微悸动,竟是忘了手上的文稿。

子君轻轻地走过来,将一杯沏好的姜茶放到我的手边,又为我披上一件破旧但暖和的大衣。

子君不欲打搅我的思路,她总是这般贴心又温柔,婚前婚后都不曾变过,我爱极了这个安静但有着坚定灵魂的姑娘。

她正欲离开,被我轻轻握住了双手,拉到桌旁的木椅坐下,那是家里唯二的椅子,是子君用仅剩的首饰换来的家具,我阻拦不住,便放弃了,我知道不给她加入一点股份进去,她是住不舒服的。

子君因为我的亲近微微红了脸颊,只是任由我握着,润亮的黑眸静静地注视着我,轻声开口,“阿生,怎么了?”

我摇摇头,握着子君的双手有些发冷。我看着妻子带着笑涡的略显消瘦的圆脸,似乎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下一刻香味又消失了。大概是幻觉吧,子君不擅长烹饪,婚后一般也是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帮着子君一起做饭,虽是粗茶淡饭,但也别有一番滋味。而我们租的新房虽然矮小简陋,但环境清幽,周边没有什么邻居,只有我们一家开灶火,平时没有什么油烟味,很适合我工作。这间房子还是子君的叔叔托关系介绍给我们的,他虽然不赞同子君和我的婚事,但最后还是妥协了,我很庆幸,子君没有因为我而与家人生出嫌隙。

我和子君的婚后生活平静而美好,虽然清贫,但总算还能过得下去。我的几个好友一开始并不理解我的决定,关系几乎决裂,但最后还是送上了祝福,平时也挺关照我们夫妻,有一个好友甚至帮子君找了一个校对的工作,虽然工资微薄,但已经是雪中送炭了。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到十分的幸运。

子君读书不多,但自从我们在一起,也慢慢读了些书。她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起了,煮上一锅粥,打扫完房间,便搬着那把被她擦得光亮的木椅坐到我的书桌边,捧一本书细细地读着。当我收拾好坐到书桌前准备开始工作时,子君便会放下书,为我泡一杯茶,然后又坐下来继续读书。我们聊天时,子君也能说更多自己的见解,看到雪莱的像也不再那么害羞。后来,子君有了校对的工作,便会在我工作完毕开始读书时在书桌上进行校对,这时就轮到我来陪子君工作。我们总是能很好地分配书桌的使用时间。

子君很爱花,似乎天生就会侍弄花草,她将我从庙会带来的两盆小草花照顾得水灵鲜活,家里添上了一分绿意。不过子君并不喜欢养动物,一方面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另一方面也是怕小东西糟蹋了养的花草。这也好,毕竟养小动物是官太太们的习惯呵。

其实,我在婚前担心过和子君的感情和生活能否持续,但幸运的,到现在为止,我们的爱情依旧弥新,生活也没有变得十分艰难。

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我开始经常听见一阵缥缈的、唱歌一般的哭声。我问子君,子君却表示从未听见。我开始感到不安、惶恐,这不详的哭声仿佛预示着现在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我睡眠变得极差,经常在半夜惊醒,精神状态变得不稳定。我开始经常对子君大吼大叫,可是一吼完,我又会后怕地抱住子君,失声痛哭。我怕,我真的好怕啊。子君却只是默默承受着,用自己的方式抚慰我。

我病倒了。我的工作也没有了。家里陡然变得更加拮据。子君为了照顾我,辞去工作,接了一些粗活。她变得比我更消瘦,脸上的笑涡也看不到了。为了给我补身体,子君卖掉了那把木椅子,买回了几只油鸡养在院子里,又捡回了一只花白的叭儿狗来看门,她唤它阿随,我就叫它阿随。但我不喜欢那个名字。

为了给我做药膳,子君学会了烹饪,她经常呆在厨房一整天,就为了用不多的食材做出更好吃的饭菜。我知子君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很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或者说,当我看到子君在灶台间忙碌时,心就会发疼。

我的幻听一天比一天严重。终于有一天,我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子君,只听见从家门口传来的像唱歌一样的哭声,那哭声是如此的真切,不再缥缈。我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像被大锤砸中了脑袋,嗡嗡直响。我披着衣服跌跌撞撞地扶门出去,院子里的油鸡不见了,阿随也不见了。不… …阿随还在,只是突然变得瘦弱不堪,满身灰土,我几乎认不出他来。小叭儿狗趴在院子门口,呜呜叫着,声音悲切。

我摔坐在地上,愣直了眼。我只是知道,子君,不在了。

… …

我惊醒,头疼的厉害。自从子君死后,我失眠严重,不得已买了一盒安眠药助眠。昨晚总算睡足了一觉,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很美好的女子,似乎是子君。

我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木魅

一问一答

       我问她:“你相信有灵魂吗,唯物主义者?”

       她答:“俺死了不会下地狱,俺不会被两个男人争抢,俺也再见不到俺的阿毛。”

       我问她:“你相信有灵魂吗,唯物主义者?”

       她答:“俺死了不会下地狱,俺不会被两个男人争抢,俺也再见不到俺的阿毛。”

六六是六六啊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于天上看见深渊。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于天上看见深渊。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泉山Spring.L

写了个字。
然后给我自己捉个虫 第二张余光中先生的《绝色》中应是“月色与雪色之间”:D

写了个字。
然后给我自己捉个虫 第二张余光中先生的《绝色》中应是“月色与雪色之间”:D

玄净

年复年年又复年(一)

上课的时候莫名想到了一个脑洞……水生×宏儿


宏儿转眼间便长大了,北平的生活使他变得仪表堂堂,谈吐间不失一派端端正正的风气,教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为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


“大伯,今天就启程吗?”

宏儿站在楼下,颇有礼貌地询问着坐在藤椅子上的我。


转眼间已经七年过去了。宏儿十五岁了,站起来快赶上我高了。


我见他与水生关系颇好,常常两人互相寄赠礼物,我不禁恍惚想起当年的闰土,也想是水生那般,给我寄些贝壳,鸟雀的羽毛之类,于是想起了我的故乡。一日晚上,我叫宏儿来到书房,询问他是否愿意同我回去一趟,他欣欣然地同意了。


我点头,欲要站起,宏儿便马上跑到我跟前,把我扶起...

上课的时候莫名想到了一个脑洞……水生×宏儿


宏儿转眼间便长大了,北平的生活使他变得仪表堂堂,谈吐间不失一派端端正正的风气,教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为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


“大伯,今天就启程吗?”

宏儿站在楼下,颇有礼貌地询问着坐在藤椅子上的我。


转眼间已经七年过去了。宏儿十五岁了,站起来快赶上我高了。


我见他与水生关系颇好,常常两人互相寄赠礼物,我不禁恍惚想起当年的闰土,也想是水生那般,给我寄些贝壳,鸟雀的羽毛之类,于是想起了我的故乡。一日晚上,我叫宏儿来到书房,询问他是否愿意同我回去一趟,他欣欣然地同意了。


我点头,欲要站起,宏儿便马上跑到我跟前,把我扶起来。


宏儿很乖巧,也极为懂事。看他脸上欣喜却极力隐藏着的神色,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此时还是清晨,我们坐着船,远山被我们遗落在后面,静静俯视着我们。水的颜色特别清澈,宏儿望着水中荡荡的芦苇,忽然对我说:“大伯,我听水生说,芦苇根是很好吃的。”


我说:“可以吃的。”

“那您吃过吗?”

“吃过的。”

“好吃吗?”

“好吃。是很甜的。”


露馅的黑芝麻汤圆

于是就看见带着笑涡的苍白的圆脸,苍白的瘦的臂膀,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她又带了窗外的半枯的新叶来,使我看见,还有挂在铁似的老干上的一房一房的紫白的藤花。 
                       ——鲁迅《伤逝》

第一次尝试先上色后勾线(并且好像也没有怎么认真勾线的亚子)(⑅ōᴗō)۶

P2是ps的滤镜尝试,还没啥胆子,都开的程度很小(⌯꒪꒫꒪)੭ु⁾

于是就看见带着笑涡的苍白的圆脸,苍白的瘦的臂膀,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她又带了窗外的半枯的新叶来,使我看见,还有挂在铁似的老干上的一房一房的紫白的藤花。 
                       ——鲁迅《伤逝》


第一次尝试先上色后勾线(并且好像也没有怎么认真勾线的亚子)(⑅ōᴗō)۶

P2是ps的滤镜尝试,还没啥胆子,都开的程度很小(⌯꒪꒫꒪)੭ु⁾

子藏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鲁迅:这真是我说的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鲁迅:这真是我说的

嘉辞是条废鱼🐟

我在看先生的杂文集!之后应该会持续做一些分享!

希望大家也都能热爱阅读

我在看先生的杂文集!之后应该会持续做一些分享!

希望大家也都能热爱阅读

嘉辞是条废鱼🐟
看看先生对于“国骂”的形容

看看先生对于“国骂”的形容

看看先生对于“国骂”的形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