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鸢尾花

2133浏览    227参与
小葵花咳嗽感冒颗粒

【雷安】紫鸢海

  这篇依旧有番外鸭

  可能有点长

   严重ooc警告!

  文笔超渣警告!

  又水又渣又离题……

  感觉是雷卡???

  不!就算这样我也要把雷卡写成雷安【哭唧唧】

  现代化设定

  天文学家安(27岁)和不知道什么设定的雷(26岁)

  都是看文的嘛,爽一爽就过了,嘻嘻【啪,你闭嘴吧你】

  咳咳,新人嘛,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见谅哇ww,qwq【鞠躬90度】

  【要看的话请看到结尾!谢谢!我还有一点对大家说的话,我直接放在结尾辽…...

  这篇依旧有番外鸭

  可能有点长

   严重ooc警告!

  文笔超渣警告!

  又水又渣又离题……

  感觉是雷卡???

  不!就算这样我也要把雷卡写成雷安【哭唧唧】

  现代化设定

  天文学家安(27岁)和不知道什么设定的雷(26岁)

  都是看文的嘛,爽一爽就过了,嘻嘻【啪,你闭嘴吧你】

  咳咳,新人嘛,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见谅哇ww,qwq【鞠躬90度】

  【要看的话请看到结尾!谢谢!我还有一点对大家说的话,我直接放在结尾辽……







  “万千星辰,因君而坠。”






——————♡

  天气不是很好,层层乌云叠加,微微翻一点风,估计等会儿就要下场大暴雨。

  路上的行人走得很匆忙,安迷修也不例外,他要去见教授。

  是怕被雨淋湿吧,或许是见教授有着急的事。

  因为安迷修走得太过于匆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姑娘,“这位小姐,您没事吧?都怪在下不看路,抱歉。”

  那位姑娘揉了揉脑袋,明明想恶狠狠地抬起头骂一顿,但一听到这磁性温柔的声音,这个念头就烟消云散了。

  “这个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小姑娘小声嘀咕道,她一抬起头,看到了安迷修那温柔且又充满歉意的脸。

  “安、安教授?!”小姑娘很是震惊,连忙摆手往后退,“抱歉安教授!是我走得太匆忙了!对不起!”说完便鞠躬道歉。

  “额……咳咳,没关系没关系,这位小姐您先起来,是在下的错,小姐您不比抱歉。”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抓着后脑勺,见小姑娘鞠躬,又赶忙扶起来。

  小姑娘起身,又道,“安教授是有急事吧,现在也快下雨了,那我就先走啦,安教授再见!”说完小姑娘便匆匆离开了。

  “小姐,走慢点,路上小心。”安迷修轻轻说着,小姑娘离开后他也转身离去。











——————♡

  “咚咚咚——”安迷修敲了敲老师的门问道:“教授您好,在下是安迷修,在下可以进来了吗?”

  里面没有响应,但是安迷修知道他可以进去了,因为他的教授多年这样。

  安迷修换上拖鞋,看到教授已经泡好咖啡等着他了,于是便拿了把椅子坐下。

  “安迷修,你来了。”教授缓缓拿起手中的咖啡杯,稍微搅拌了一下,轻轻问道。

  “是的教授。”安迷修微微弯身,点头应到,“教授,您找在下,是有什么事吗?”

  “安迷修啊,你是个人才,你为什么要忽然辞职,要回国呢?”感觉教授心不在焉的问道,其实内心早已乱成一团乱麻,教授不解,这里的生活条件哪里比不上国内,这里的技术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条件是最好的,最重要的是,安迷修他工作很卖力能做出许多贡献,他还有利用价值,安迷修却要突然辞职,这令教授很是不解。

  安迷修喝了一口咖啡,这苦涩的咖啡中夹杂着一丝细微的甜蜜,微微皱了皱眉,他慢慢把杯子放下,看了看教授,又转头望向窗外——

  “滴——滴滴——滴答——”……雨滴也不期而遇,“哗啦啦——哗啦——”雨变大了,有的花朵折了腰,小草也没好到哪去,路上的行人寸步难行,即便打着伞也要被吹走的感觉……

  雨实在是太大了,安迷修看着窗外的一切,眼里似乎没有了光,满是惆怅,眼里有着无数情绪。

  白雾渐渐爬上了窗户,外面的世界变得朦胧不清,此时安迷修看了看教授,又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咖啡,看着咖啡中倒映着的自己,不易察觉地吐了口气缓缓开口

  “在下……在等一个人……安迷修对着咖啡吹了口气,把仅剩一点的咖啡一饮而尽。








——————♡

  二十年前——

  安迷修因为师傅早逝的问题而成为一个流浪者,整天去都市乞讨,他明知道不可以这样,因为身为一个骑士,怎能不去帮助他人而去给他人添麻烦呢?

  这一年秋天,风儿甚是喧嚣,衣衫褴褛的安迷修慢慢走在街上,准备回家。

  他很冷,那风像是刮花了他的脸颊,刺穿了他的筋骨,他抱紧了肩头,哆哆嗦嗦地往回走。

  今天早上又是没要到吃的一天,先回去说睡一下吧,安迷修默默想着,他难受极了,他低着头,加快了速度。

  “嘭——”

  “哎呦喂!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男人踉跄了一下,恶狠狠地看了看眼前的人。

  小小的安迷修身子太弱,一下子就被撞倒在地。

  “对、对不起……”安迷修揉了揉脑袋,赶紧起身道歉。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停下手中的事,看着这略有看头的小事件。

  “哎呦,快看那脏兮兮的男孩子,恶心死了……”

  “就是就是……”

  “这也太脏了吧……真难看……”

  “有好戏看咯……”

  ……

  路人们议论纷纷,安迷修很不自在,他害怕极了,他知道撞到一个富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一直鞠着躬不敢抬起头看那位富人,只敢自己一人瑟瑟发抖。

  只见那富人拍了拍衣服,一脸不屑地看着安迷修,“哪里来的脏小孩?”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迷修再次道歉,想取得富人的原谅。

  “呵……”富人轻蔑地一笑,“抬起头来。”

  安迷修弱弱地把头抬起,用最真挚的眼神看着富人,却看不到富人的一丝怜悯与原谅。 

  “啪——”那个富人直接给了安迷修一个耳光,“给你拳头怕你死掉,我可是要坐牢的~”富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与戏谑。

  安迷修直接被打到飞起来,他瞳孔极速缩小,“嘭!”直接撞翻了一架买水果的车。

   “好!打得好!”

  “对啊对啊,赶紧让这种东西赶紧离开吧!太恶心了!”

  “真惨一孩子,下辈子让他投个好胎吧……”

  ……

  看戏的路人有纷纷鼓掌,掌声很大,他们中有的大声喊着继续打,有着妇女默默心疼安迷修。

  “哎!你个狗杂种!撞翻了老子的摊子!赔钱!”这个小贩大声嚷嚷着,很是生气不满,“TMD,你个杂种!”他直接狠狠地忘安迷修肚子上一踢,又是一脚,把安迷修踢向人群。

  西边的人群赶紧散开,不想粘着这脏孩子一点,因为在这些人里看来,安迷修真的太恶心了。

  “喂!怎么往这边踢!”

  “哎……这孩子真可怜……”

  “别往这踢啊!看他多脏多恶心!”

    ……

  “啊!!!”安迷修疼得直接喊出来,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来了,“疼……啊……”但他不敢哭,他不能在这种地方留下眼泪,他不甘,那他就决定不能示弱,就绝对不能哭。

  安迷修想赶紧起来离开这个恐怖地方,他捂住肚子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富人又走了过来想要再打安迷修一拳,在他挥拳那一刻,安迷修踉踉跄跄地跑开了。

  “愿那孩子安全……”

  “啊,真遗憾,跑了。”

  “怎么跑了啊!”

  ……

  路人又是一顿喧嚣,嚷嚷着不满,又有舒了一口气。

 

  安迷修一顿狂跑,他不敢停下,他害怕,他觉得这世界对他坏极了。

  这世界真不公平……

  为什么这世界不能善待他?

  所有人都露出那样的面孔……

  “神啊……为什么不能对我公平一些呢?”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对这世界失去希望,失去理想。





  安迷修跑回那个废弃工厂,他蹲在一个角落里,他知道自己的家没了,他又被这样对待,他哭了,哭得很大声,但不管哭多久也不会有人来理他,更别提安慰。

  哭了一会,哭累了,安迷修渐渐停下哭泣,擦了擦鼻涕和眼睛,却听到了脚步声,急促而又不失节奏

  “嗒——嗒嗒——嗒——嗒嗒……”

  谁?是谁?到底是谁?谁会来这?安迷修还未镇定下来的心情又开始慌张起来。

  “嗒——嗒嗒——嗒——嗒嗒……”

  脚步声越来越进安迷修的心跳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要跳出身体了啊……”没人听见这句话,除了安迷修。

  突然,一人人突然从拐角出现,那个人看见安迷修顿了一会,直径向他走去。

  他要干嘛?为什么要向我走来?为什么?

  安迷修感觉此时的心跳声已经充满整个工厂,心脏也跳到了嗓子眼,“我好怕啊……谁来救救我……”

  只见那人没做什么危险动作,只见那人蹲下,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安迷修那乱糟糟的脑袋上,又轻轻揉了揉,“你叫安迷修?”

  那个少年叫了安迷修的名字,也确认了是他。

  那个少年对安迷修说,他问了好多人他的去向,也问了问安迷修现在的状况。

  安迷修不应。

  “把头抬起来吧,让我仔细看看。”

  安迷修还是不应。

  “————”

  这句话惊得安迷修猛地把头一抬,声音沙哑地说道:“真、真的吗?”

  安迷修一抬头,就让那男孩沦陷了,他并未嫌弃安迷修此时的苦相,多么美丽的眼睛啊,那么地纯粹天真,像装满了整篇森林,虽然脏兮兮的,但在那男孩眼里啊,是多么美丽的精灵啊,他是神吗?他发着光啊……

  “真的!”

  那男孩对着安迷修轻轻一笑,安迷修瞬间震住了,他笑了,对我笑了…还有那紫色的,眼睛……好美…却殊不知,那男孩已经把他对世间的温柔全给了安迷修,他的眼睛像是装着星辰,像是一整片星空都,每一颗星星都不曾落下,他是天使吗?他好温柔啊……

  “我叫雷狮!”

  雷狮拉起安迷修,又揉了揉安迷修的头,拉起他的手,“我们走吧。”

  安迷修感受着被雷狮牵着的手,好温暖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呢,于是安迷修放下戒心,轻松地一笑,“嗯!”

  雷狮看了之后呆了一会,但又马上缓过神来。

  “从今以后,我要保护他到永远,直到世界毁灭,直到我从人间离去,我愿倾尽我的所有,也要护他一世周全!”

  两位少年都默默许下承诺,对方并不知道,但他们相信,他们就是彼此的天使……

  雷狮拉着安迷修的手往外跑,工厂好大,走廊好长,空气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铁锈味,高高的窗户撒进秋日的阳光,空中带着可见的灰尘。

  前面拉着安迷修奔跑的雷狮,时不时回头看看他,然后稍微放慢一点速度。

  安迷修跑得有些踉跄,因为他的速度比不过雷狮。

  这种童话一样的场景,真的不能再美了……

  终于,他们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大铁门后方是刺眼的白光,他们一个大跨步跨出了门外,一头扎进了白光里。

  ……







——————♡

  “所以教授,在下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安迷修又倒了一杯咖啡,放了三块方糖搅了搅。

  “然后呢?你们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后来……”









 

——————♡

  十年前——

  在一个天气晴朗鸟语花香风和日丽的早晨,安迷修在校门口一个一个地检查着大家的穿着,并相应扣分,当然也有不用扣分的。

  “艾比小姐早上好啊!”安迷修温柔地笑着,依旧对每一个学生问好。

  “哦哦,早上好。”艾比站在校门口也回了一句就急匆匆地跑了进去。

  “诶诶诶?等等艾比小姐!在下还没给您检查!”安迷修对早就跑远的艾比大喊,显然艾比没有听见,就算听见也不会回头。

  “哎……算了吧,对女士温柔点,下次再检查吧。”安迷修叹了口气,记完分就开始检查下一个人了。

    “这位同学,早……”安迷修一看见雷狮就又卡住了,怎么又是这恶党!!!穿戴又是这么不整齐!!!

  “哟嚯~骑士早上好啊~”雷狮一手插裤兜,一手又打起招呼。

  “恶!党!请你以后穿戴整齐后再来上学,你这样太没有规矩了。”安迷修皱了皱眉,拿笔开始扣分。

  “诶~别这样,我们雷狮海盗团不都这样吗?扣分早习惯了。”雷狮那玩世不恭的表情甚是想让安迷修暴揍一顿。

  安迷修依旧扣好了相应的分数,除了卡米尔的没扣之外,“好了,卡米尔,你先进去吧。”

  卡米尔抬头看了一眼雷狮,得到雷狮的允许后进入了校门。

  雷狮他们也想进去时却被安迷修拦了下来,“请诸位穿戴好了之后再进学校。”他语气中带着无奈。

  “安迷修,你……”雷狮没往下说下去,只是戏谑地看着安迷修。

  这一看,看得安迷修耳尖红了,还好他头发长,没人发现,“咳咳,你们先进去吧,没事了。”安迷修草草说道。

  帕洛斯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这两人,而佩利依旧一脸懵逼。

  “走!”雷狮说道。

  “好的雷狮老大。”帕洛斯轻轻开口。









  ——————♡

  “这是遇见后的事了,在下上高二时又遇见了他,他一直缠到高三,在下与他才再次分开。”安迷修又喝完了手中的咖啡,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叹了口气说道。

  “他不是和你……?”教授不解地问道,又给安迷修倒了一杯咖啡,安迷修随手放了三颗方糖又搅了搅。

  “为什么又分开?”教授又问道。

  安迷修不语。








——————♡

  八年前——

  二月十四号那天,雷狮拉着安迷修来到了一个地方。

  “诶诶诶?恶党,你干嘛呢?你干嘛蒙着在下的眼睛啊?”安迷修因为被雷狮蒙着眼睛,又被他拉着跑,跑得有些踉跄。

  “等等,马上就到了。”雷狮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看他跑得那么吃力,于是放慢了一点速度。

  安迷修也没再说什么尽量跟上雷狮的速度。

  “不是,这大晚上的,你要带我去哪啊?晚上出门很危险的。”安迷修又问起来。

  “紫鸢海就是晚上去才漂亮啊,白天不好看。”雷狮耐心的解释道。

  “但是晚上出门很危险啊恶党,出门在外要好好保护自己才对啊,还是那么偏僻的地方,万一出什么事……”忽然一个石头拌了安迷修一脚,“哎呦!”看安迷修就要摔下去了,雷狮又一手把他拉回来,让安迷修跌进雷狮的怀里。

  安迷修瞬间脸爆红,“恶党你……”

  “这里比较陡,我背你好了,你蒙着眼睛看不见,等下摔跤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雷狮蹲下身,示意安迷修上来。

  “如果这里比较陡那我摘掉眼罩就好了啊。”安迷修不想让雷狮背,怕给雷狮增加负担。

  “不能摘眼罩,快上来。”雷狮有点显得不耐烦了,毕竟安迷修太婆婆妈妈了。

  “不不不,这样会给你增加负担的,还是不要背了吧……”安迷修连连摆手,还是不肯上去。

  “啧,麻烦的家伙……”雷狮小声嘀咕了一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直接弯下腰把安迷修抱了起来。

  安迷修被吓到了,连忙喊叫,“别别别!恶党,冷静,在下说不要背也没说要这样抱啊!”

  “哦?那你还想怎样?扛着吗?”雷狮带着戏谑的口音说道。

  “……”安迷修沉默了。

  “抱紧咯!”说完雷狮又继续往上走。

“嗯……”安迷修把头埋进雷狮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声,感觉很安稳,“你刚刚说紫鸢海,那它是一片海吗?”

  “那你说月海是海吗?”雷狮又调戏道。

  “……”安迷修无语。

  “到了你就知道了。”雷狮说。

  过了一会,雷狮把安迷修放下来,“到了,小心点,别摔了。”语气里满是关怀。

  安迷修站稳后顺便把眼罩摘下来了,“这……”

  月亮爬上枝头,星星的光芒照耀着这一片紫色鸢尾花,同时,也照耀着这两人。

  安迷修忽然觉得世间繁华也不及这里的一丝一毫,就算大城市里灯火辉煌,但这里星光熠熠,也很美啊!

  他们就这样看了一会风景,忽然,雷狮单膝下跪,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束鸢尾花,“安迷修,你听着,我这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

  安迷修被雷狮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他疑惑地看着雷狮,示意让雷狮继续说下去。

  “呼——”雷狮深呼吸,眼神坚毅地说,“安迷修,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

  安迷修的心跳又一次剧烈跳动,他的心脏,在他的人生中第二次这么激烈地跳动,感觉已经跳出他的身体,跳出地球,跳出银河系,跳出宇宙……他觉得全世界都听得见他的心跳声……第一次是雷狮,第二次也是雷狮,安迷修惊讶地捂住嘴巴,眼眶里闪着泪光。

  雷狮等着安迷修的回复,安迷修忽然笑道,“嗯,好的!”

  这么美的星空,就像雷狮的眼睛,于是安迷修就对天文起了兴趣,开始研究星空了。

  于是安迷修和雷狮确认关系后通同居了。虽然偶尔安迷修因为观星的工作不能回家,但是雷狮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计较什么,只是更加珍惜与安迷修在一起的时光了,每次安迷修工作结束,雷狮就会去接他。











——————♡

  “于是在下在大三的时候又遇见了他,大四的时候他跟我搞了白,我也答应了他。”安迷修说到这笑了一下,估计是因为这段回忆是甜美的吧。

   “你们这又是分别,又是相遇的,终于在一起了啊,可喜可贺,哈哈哈……”教授听后竟然开地笑了起来。

  “但是后面在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安迷修的眼神又暗沉下来,继续说。














——————♡

  安迷修早早在约定好的地方等着对方,却迟迟不见对方身影,安迷修急了,他怕雷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疯狂打电话发消息,可对方就是不接电话,也不回消息。

  这使得安迷修更加着急,“雷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安迷修赶紧跑去找雷狮,“不会有事的……不会的!绝对不会……”

  安迷修越跑越急,直接打了辆车回家,他急促地打开门发现雷狮并不在家里,他赶紧进门搜索,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安迷修想着。

  “恶党——!在吗?恶党——!”安迷修大声喊着雷狮但雷狮并没有回答安迷修。

  “雷狮?恶党?雷狮你快出来!别再逗我了!”安迷修更加急切了,以前这种玩笑也不是没开过,但雷狮通常会在第二次就哈哈哈笑出来嘲讽安迷修傻,但这次不对,很不正常!

  “雷……狮!”安迷修哽咽了一下,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你……不要骗在下……在下不和你玩这种把戏……”安迷修吃力地说出每一个字,因为他真的要急哭了。

  于是他开始翻箱倒柜,喊了一遍又一遍雷狮的名字,终于在房间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写着——

  “To安迷修:

                     安迷修,我失约了,这使我很抱歉,我临时出了点事,可能……咳哈哈哈哈哈,我可能会离开你一段时间,没事没事,傻子骑士,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要好好照顾自己,多喝热水,天冷了多穿点衣服,要按时吃饭,不要天天为了研究那些星星而熬夜,也要注意休息,别把自己累坏了,生病了要好好吃药去看医生,最好别给我生病!还有,多想想我,我很快就会回来,还有好多好多想对你说的话,但千言万语,我想了想,在我心里,只有一句话——安迷修,我爱你♡。

                                                           爱你的海盗雷狮

                                                                               5.20”

  安迷修看着这信纸,“五月二十号啊……就在昨天啊……”因为工作原因,五月二十号那天安迷修没有回家,只有雷狮一个人在家里。

  他紧紧攥着信纸,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一滴,两滴……滴在这封信上,安迷修紧紧把信纸捂住胸前,他哽咽着,眼泪却哗哗往下流,最后安迷修忍不住了,他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自己一人默默发抖着。

  安迷修绝望极了,明明承诺过要好好保护雷狮的,现在却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情,只留下一封信纸。

  安迷修哭得很大声,哭累了又小声抽泣,他停不下来,慢慢的,哭着哭着睡着了。

  今后的日子里安迷修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在这世上行尸走肉,眼神空洞,都没笑过,因为在安迷修眼里,雷狮就是他的世界,他的希望啊,没了雷狮,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安迷修是怎么了?”

  “他好像和以前变了一个人啊。”

  “安迷修变得好奇怪,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

  许多人都很担心安迷修,都来慰问他,关心他,时不时送一点东西过去,但是安迷修只是看了一眼,“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这样的日子差不多持续了一年,他每天都要看一遍雷狮给他留下的信,“照顾好自己,很快就好回吗?”安迷修从此开始振作起来,慢慢恢复如初,又变成了一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彬彬有礼乐于助人的骑士,也开始恢复笑容,人们又看见了这样的安迷修,不禁欢喜起来。

  “安迷修学长是去观星吗?”

  “是的,在下是要去找一颗紫色的星星。”

  “安迷修你天天这么卖力的工作,注意休息啊。”

  “好的,谢谢老师关心。”

  “安迷修你继续加油啊,你很快也能成为一个教授的。”

  “谢谢老师的祝福,在下会努力的。

  ……

 





——————♡

  “然后在下就成了一个教授,每天都去寻找那颗星星,那颗紫色的星星,每年都去等他。”安迷修看了看窗外,雨渐渐停了,传来一阵阵悦耳动听的鸟叫声,此时大地已经经过神的洗礼,变得如此美好。

  “五月二十号发生了什么,他让你去哪里等他?”教授看着安迷修,问了一句,“你至今也不知道那位雷狮先生发生了什么吗?”

  安迷修回头,笑了笑,“他让在下在他跟在下告白的那个地方等他,那里叫紫鸢海。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既然不想说,那在下也不比多问。”

  安迷修这一句话让人觉得很轻浮,但是又有谁知道安迷修为了雷狮做过多少事,调查过许多事件,到处寻找他的踪迹,也只为知道当年雷狮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你很执著,你不应该这样,要学会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教授皱了皱眉,并不欣赏安迷修的这种执著。

  “在下发誓过,在下对所爱至死不渝。”安迷修把每一个字都有力地说出来,他有多么爱雷狮,除了他,没人会知道。

  “哎……”教授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

  安迷修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既然教授找在下没有什么事,那么在下就先走了。”

  说完安迷修便穿好鞋子走了,教授也没拦着他,只是关心了一句,“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好的,谢谢教授关心。”安迷修回应一句就开门离开。

  天上挂着一道彩虹,像是连接着世界的另一端,安迷修嘴角弯了弯,他觉得彩虹的另一端便是雷狮,雷狮在那里等他,“恶党,我来了。”

 

  安迷修整整坐了三天飞机才到国内,他累极了,于是便休息了一天,五月二十一号准时到达紫鸢海。




  安迷修一等就是一天,天色暗了下来。

  月亮缓缓升起,在深不可测的高空,夜在他眼中展现了宏伟的奇观,黑暗在地平线上披上了黑色的天鹅绒,无数星星发着亮光,闪着磷色的光辉,织成了美丽的图案。

  一阵微风拂来,温柔地抚摸少年的脸颊,又顽皮地撩起他棕色的头发,安迷修将手举起,像是想抓住天上的某一颗星星,点点星光照耀在他的身上。

  他静静地在那里等着,一片紫色的鸢尾花波澜起伏,她们随着风轻轻舞蹈,一阵阵风刮起了一层层浪,寂静的夜晚,一颗颗星星快活地眨着眼睛,那片浩瀚的星空像极了他的眼睛,就算见不到雷狮,这也算一种安慰吧。

  安迷修总是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默默流泪,但哭不出声,只有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往下流,他知道啊,但是他不愿意放弃,就算他再也等不到那个时候拉着他的手,牵他走的人,再也等不到那个拥有紫色眼睛,有着玩世不恭的人,再也等不到那个说爱他,愿意倾尽所有也只想护他一世周全的人,再也等不到,他爱的人……但安迷修也愿意一直等下去,因为雷狮说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望天边星宿,看地上花海,他若回头,是否可见他曾经的爱人?

  安迷修一遍又一遍地寻找那颗紫色的星星,他写下一篇篇文章,只是在怀念与雷狮逝去的时光,可能没人会懂他,但是星星知道所有秘密。

  突然,一颗流星划过,它拖着长长的尾巴,紫色的?安迷修那碧绿的突然睁大,想让确认清楚,是的,是紫色的!安迷修瞳孔急速缩小,往上一跳,想用双手将那流星抱住,但这不可能,流星还是划过了天边。

  “咚——”安迷修双脚跪在紫鸢海,双手紧紧抱在肩头,他抱着所谓的“雷狮”,有些哽咽地说:“雷狮……你个笨蛋,终于肯来接在下了……”

 




——————♡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满眼星河,你是清风满月,
   众生平庸,你是人间星光。”





——————♡

  鸢尾花花语:堵上所有的一切来爱你。






END——

  原谅我在结尾的瞎bb……
  所以雷狮到底对安迷修说了什么呢?
  安迷修为什什么一次又一次的与雷狮分开且又遇见呢?
  雷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 
  大家评论区猜一下下嘛,没…人就尴尬了
  这篇开头可能有些像雷卡,但是这个坑我会填好的。
  不是有番外嘛?我会写雷狮的时间线,有些剧情在时间线里,我没有写出来,当然,只是时间线,没有任何剧情描写!
如果这篇反响好的话,我会把在时间线里出现,却没出现在剧情中的情节写成另一个番外,当然,看反响啦~【别打我】

花艺师燕子

新到的重瓣郁金香和进口鸢尾花

粉粉郁金香召唤回了我的少女心


新到的重瓣郁金香和进口鸢尾花

粉粉郁金香召唤回了我的少女心


垃圾鸿寻

我家梵梵的画太美了55555
P2的初音没贴完,因为感觉贴完会像两根棍子一样插在脑袋两边。

我家梵梵的画太美了55555
P2的初音没贴完,因为感觉贴完会像两根棍子一样插在脑袋两边。

东木灵久
Iris,也即鸢尾,法国国花,...

Iris,也即鸢尾,法国国花,此形状的雕饰常出现在法国建筑上。蓝色鸢尾的花语是: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

Iris,也即鸢尾,法国国花,此形状的雕饰常出现在法国建筑上。蓝色鸢尾的花语是: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