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鸽王

698浏览    2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7 08:36
墨若湘曦想吃太极芋泥
送给所有老师, 转发随

送给所有老师,

转发随

送给所有老师,

转发随

闪电是卑微剪辑

😂预告这里看了好多遍哈哈哈哈

😂预告这里看了好多遍哈哈哈哈

Aija
是鸽了两个多月的情人节贺图……...

是鸽了两个多月的情人节贺图……

我就是鸽王本王!【bushi

是鸽了两个多月的情人节贺图……

我就是鸽王本王!【bushi

your墨叔

刚刚按错了tag,给对方致歉
   不过呢,饼渣太太加油,爱你们!

刚刚按错了tag,给对方致歉
   不过呢,饼渣太太加油,爱你们!

画画混混画
走过路过都来看一看啊!卑微杂志...

走过路过都来看一看啊!卑微杂志主编兼封面摄影师开始营业了!邀请到当红明星演员【冉冰x马克】做客杂志创刊号封面,跟随采访了演员在拍戏拍广告之余的日常生活!内有惊爆访谈。鸽王加冕内幕!!究竟是什么使他成为了鸽王!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艺画鸽天创刊号!!只要十个贡献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各类一手消息!超值杂志等你来买!稍后会放出杂志封面的全过程。鸽王加冕内幕!!究竟是什么使他成为了鸽王!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艺画鸽天创刊号!!只要十个贡献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各类一手消息!超值杂志等你来买!

走过路过都来看一看啊!卑微杂志主编兼封面摄影师开始营业了!邀请到当红明星演员【冉冰x马克】做客杂志创刊号封面,跟随采访了演员在拍戏拍广告之余的日常生活!内有惊爆访谈。鸽王加冕内幕!!究竟是什么使他成为了鸽王!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艺画鸽天创刊号!!只要十个贡献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各类一手消息!超值杂志等你来买!稍后会放出杂志封面的全过程。鸽王加冕内幕!!究竟是什么使他成为了鸽王!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艺画鸽天创刊号!!只要十个贡献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各类一手消息!超值杂志等你来买!

洒家ZTT

B站av27880351【一人之下/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也青】。
窝来做个宣传!感谢大家去B站捧场投币评论收藏!(看一眼也行啊(ಥ_ಥ))
洒家也知道鸽了一年多再强烈的火花也消磨没了,所以我决定,对,没错。
在B站评论区抽一名小可爱送出一本【艳势番⑥】的漫画!!!以及这次手书的高清原画!抽3名送原画!!激不激动!惊不惊喜!!(在这条信息发出起算一周后抽奖!)对开大海报啊!。。
然后觉得自己手黑的不要方,up人挺少大胆来吧!(总之就是福利啦)

B站av27880351【一人之下/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也青】。
窝来做个宣传!感谢大家去B站捧场投币评论收藏!(看一眼也行啊(ಥ_ಥ))
洒家也知道鸽了一年多再强烈的火花也消磨没了,所以我决定,对,没错。
在B站评论区抽一名小可爱送出一本【艳势番⑥】的漫画!!!以及这次手书的高清原画!抽3名送原画!!激不激动!惊不惊喜!!(在这条信息发出起算一周后抽奖!)对开大海报啊!。。
然后觉得自己手黑的不要方,up人挺少大胆来吧!(总之就是福利啦)

Tomua🍅

今天我也是个帅鸽呢!
p2改图沙雕表情包
文?今天不更,明天不更,掐指一算,是随缘更

今天我也是个帅鸽呢!
p2改图沙雕表情包
文?今天不更,明天不更,掐指一算,是随缘更

三正二玖

鸽王

鸽王是位写手,公认的正牌鸽王,已经五年的大牌子了。别的写手画手拖稿,熬到最后一天也交了。鸽王不一样,截稿日期都过一个月了连个字的影子都还没落下。即便如此,但凡鸽王上交的文稿,最后出版成书,无一不热销,连连加急再版。如此一来,鸽王成了编辑部一大魔头,放虎归山怕被别人抢了去,揣自己个儿兜里头又实在硌得慌。


这日编辑部为了庆祝鸽王新书第n次热销,几伙年轻人约了约便下了馆子,当然也叫上了鸽王。鸽王对于这种宴席向来是满口答应,等到那时,当然是鸽了大家,不然怎么对得起鸽王这称号。这几年间大大小小的宴席鸽王只出席了五回,平均一个倒也有一年一回。见面次数少,编辑部众人对他也不甚了解,只觉得鸽王高冷讲究不...

鸽王是位写手,公认的正牌鸽王,已经五年的大牌子了。别的写手画手拖稿,熬到最后一天也交了。鸽王不一样,截稿日期都过一个月了连个字的影子都还没落下。即便如此,但凡鸽王上交的文稿,最后出版成书,无一不热销,连连加急再版。如此一来,鸽王成了编辑部一大魔头,放虎归山怕被别人抢了去,揣自己个儿兜里头又实在硌得慌。


这日编辑部为了庆祝鸽王新书第n次热销,几伙年轻人约了约便下了馆子,当然也叫上了鸽王。鸽王对于这种宴席向来是满口答应,等到那时,当然是鸽了大家,不然怎么对得起鸽王这称号。这几年间大大小小的宴席鸽王只出席了五回,平均一个倒也有一年一回。见面次数少,编辑部众人对他也不甚了解,只觉得鸽王高冷讲究不好相处。


左右鸽王极少参加这类活动,编辑部庆祝的宴席日渐简陋。那日傍晚路过大排档,也不知谁提了一嘴:“咱要不就大排档搓一顿?鸽王这回应该也不会来,不至于落了面子。”于是一伙人直接在大排档坐下了。


小龙虾加啤酒最是适合夏日的傍晚。只是这啤酒刚打开,小龙虾才剥了三两只,鸽王来了。鸽王穿着纯白色的短袖,宽大的运动短裤,手插在口袋中,趿拉着一双半旧不新的人字拖,大老远地看到他们便高挥着双手同他们打招呼。


一伙人愣了又愣,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不应该啊,鸽王今日怎么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也不是,这太阳这会儿正在西边落下。


待鸽王走进,一看这满桌满桌的海鲜小龙虾啤酒,瞬间眼放精光:“我家在临街上,正好出来逛逛,没想着遇上你们了。吃饭能带上我不?”得,鸽王这是忘了今日宴请的事,正巧遇上了罢。


主编赶紧给鸽王腾位置:“带啊!怎么能不带呢!今日本就是给你宴请,庆祝新书热销,你忘了吧?”


“啊对哦,我还以为你们在什么酒店啊正儿八经的地方,一大堆不认识的人客气来客气去的,太烦了,啊想想就不想来……”鸽王有些底气不足,随即声音又兴奋起来:“还是像大排挡好啊,大家都是熟识一起热热闹闹,也不用太顾及形象,能吃饱,是吧!”说着手已经带好手套伸向面前的红油油的龙虾。“啊!烫烫烫!”刚碰上龙虾的手悻悻收回。


大伙儿万万没料到鸽王平日不参加活动竟是这原因,一时间也没人接他的话。几位没有见过鸽王的新人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这哪有半分高冷样,活脱脱一沙雕。


“噗嗤!”有人被鸽王这猴急样逗笑了。鸽王抬眼望去,是张生面孔,修长的手握着啤酒慢慢地摇,像在品红酒似的,一双桃花眼半眯着,抿着薄唇正饶有兴致地盯着鸽王。鸽王看了一眼,不自在的别开了眼,心倒是砰砰砰地快速跳了会儿。啊这男人真好看,太吃这种颜了!鸽王内心很不争气地想。


主编见状,给鸽王介绍着:“这是新来的编辑林霖。”接着把剩下的新人也一一给鸽王介绍了,“啊对了,”主编补充道,“叶宴辞职回家去了,日后负责你的新编辑就是林霖。”


林霖冲鸽王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哦哦……好啊。”鸽王嘴里嚼着龙虾,看看林霖,含糊不清地应下了:“你们快吃呀,怎么都不动?”“吃吃吃!大家都动手吧,再不吃怕不是这些东西都要入鸽王的肚子里了!”大家一阵哄笑,这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酒饱饭足,已是华灯初上。鸽王这顿吃过了瘾,几听啤酒下肚,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好酒量的鸽王对此餐分外满意。一伙人正打算再去哪里娱乐一番,鸽王赶紧拒绝了:“你们去吧,我不是很爱这些热闹的地方,走一圈消消食便回去啦。”“我陪你走一圈再送你回去吧。”林霖出声道。主编心想,这应该有助于促进写手与编辑之间的感情,便于日后催稿,便也同意了:“行,那鸽王就拜托你了!”


林霖一晚上并没有吃太多东西,酒倒是下肚不少,期间还混杂着白酒、以及两种不知名的酒。夏夜微凉的风一吹,身上反而是越来越热了,是酒劲上来了。两人围绕着河堤慢慢地走,大部分时间是鸽王在讲话,林霖轻声地应着,话并不多。这么活跃一份子,怎么会有传闻说他高冷,林霖看着鸽王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鸽王见自己说了半天旁边的人没有回音,便转头看他。林霖比鸽王高出半个头,鸽王微仰头时正对上他那精亮的眸子,淬了火一般,里面皆是自己的影子。两颊泛着红,是醉了。鸽王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醉了,不然脸怎么在发烫。


“走吧,送你回去。带路。”林霖带着一股浓郁的酒气,说着一把勾住鸽王的脖子,把大半个人的重量都放在鸽王身上。看着精瘦精瘦的人,这会儿怎么这么重,鸽王内心哀嚎。“你住哪,我先送你回去,你醉了。”“不用。先送你回去。”林霖淡淡地拒绝了。


到鸽王家门口后,鸽王轻轻晃晃了身上的男人:“我到了……喂!”


“唔……好……那就开门吧”林霖晃了晃头,将醉意晃去些,直起身来。靠了这家伙一路,怕是累着他了吧,林霖想道。


“???你干嘛?”


“今晚不回去了,借你这睡一晚,不介意吧?”


“啊……哦好……进来吧。”鸽王没多想,只当他真的醉得厉害。


林霖打量着这一厅二室,简约的北欧风,除了必备的家具,没有多余的东西,同鸽王人一样,简单干净,林霖很满意。


“你先去洗漱一下吧,我去给你找找合适的衣服。卫生间在那边,毛巾架子上有干净的。你还好吧,需要我扶你过去吗?”“……要。”林霖面不改色地望着鸽王。鸽王没料到林霖如此不客气,愣了一下,乖乖扶着人去了卫生间。


等鸽王也洗漱完出来时,林霖已经趴在鸽王的床上睡了一小会儿了。望着面前只穿了一条内裤并占据了自己床的男人,鸽王有些不知所措。挠了挠头,正当鸽王转身打算去睡客厅沙发时,慵懒的声音传来:“你去哪?”来不及作答,鸽王感觉自己的手被某份力量牵扯住,一阵天旋地转后,鸽王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是那个叫林霖的男人。


“我……我还以为你睡着了,”鸽王看着面前拥有完美八块腹肌的男人,不由得脸红心跳,这真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我靠:“怎么没穿给你准备的睡衣?”


“恩……太小了……”省的一会儿脱起来麻烦,林霖在心里补充道。林霖的桃花眼灼灼,摄人心魂,看得鸽王傻愣愣的,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看着鸽王的喉结滚动,恩?这小东西这么急不可耐吗?


不等鸽王有别的反应,林霖已经俯下身,在鸽王红唇上落下一吻:“今晚跟你睡好不好?”林霖在鸽王耳边呢喃道。“好……好……”鸽王觉得自己的酒量肯定是下降了,不然怎么会晕乎乎地答应这种要求。


林霖的眼眸弯弯的,伸手摸了把鸽王细皮嫩肉的脸,便往下抚去。鸽王被撩得没有反抗的力气,等到林霖进入他身体时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边大口喘气一边问道:“你……恩……恩你不是啊……醉了……醉了吗……啊!”


“恩?我有说过我醉了吗?”林霖笑意更甚,“还有精力问话,看来还不够。”说着,林霖加大了力度与幅度。


狗东西啊,被他这人畜无害的模样骗了,鸽王悔恨,但是人现在在林霖手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鸽王不禁嘤嘤嘤哭出声。


第二日清晨,鸽王在林霖怀里醒来,对上林霖懒懒散散的眼时,不争气的又硬了。美色误人!鸽王愤愤地想。林霖自然也感觉到了鸽王的变化,看着鸽王这委屈的小媳妇样,浅浅笑起来,“满足你,小东西。看来昨晚没有把你喂饱,这次定让你吃饱。”


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想这样,鸽王又嘤嘤嘤了。


“让我当养鸽人吧,如何?”林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刚洗完脸直起身来的鸽王,看着镜子里还挂着水珠的白皙面孔问道。


眼看着那面孔逐渐白里透红,终于鸽王低低应着,“恩!”


林霖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好了,鸽王如今有了养鸽人,可不能再鸽文了!”


???靠


文/三正二玖


北冥

鸽子精总结

我身边总共就三种鸽子

第一种是 马上就去鸽子 主要表现为

“啊马上”“等一会我就去做” “我今天一定更!”


第二种是 我已经在写了鸽子

主要表现为他说他已经写了/画了

但成品下辈子才有


第三种是 我没说过鸽子

主要表现为

我没有说过吧!

我没有开坑吧!

我把它忘了!

我身边总共就三种鸽子

第一种是 马上就去鸽子 主要表现为

“啊马上”“等一会我就去做” “我今天一定更!”


第二种是 我已经在写了鸽子

主要表现为他说他已经写了/画了

但成品下辈子才有


第三种是 我没说过鸽子

主要表现为

我没有说过吧!

我没有开坑吧!

我把它忘了!


中意_nong

吼吼吼

沉迷sofa🙋‍♂️🙋‍♂️🙋‍♂️🙋‍♂️

对不起我鸽了❤️

缺氧老师更我就更 @缺氧不愈 

吼吼吼

沉迷sofa🙋‍♂️🙋‍♂️🙋‍♂️🙋‍♂️

对不起我鸽了❤️

缺氧老师更我就更 @缺氧不愈 

✨KEOM✨
忙里偷闲地画完了!!!

忙里偷闲地画完了!!!

忙里偷闲地画完了!!!

桃子么么哒💓
下周考试啊哈哈,停更至下周五?...

下周考试啊哈哈,停更至下周五🌚💦💦

下周考试啊哈哈,停更至下周五🌚💦💦

二三柒柒

对不起,我可耻的这两个月都没有更图,假期过年真的有点忙,走亲访友真的相当麻烦(不要找借口了,你就是懒!)咳,不管怎么说,今天三十儿,过年好啊同志们!等过完年静下心来我会回来的,假期就要好好玩!

祝大家新的一年越来越好!

对不起,我可耻的这两个月都没有更图,假期过年真的有点忙,走亲访友真的相当麻烦(不要找借口了,你就是懒!)咳,不管怎么说,今天三十儿,过年好啊同志们!等过完年静下心来我会回来的,假期就要好好玩!

祝大家新的一年越来越好!

灰心猩
鸽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山兔皮肤猜想...

鸽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山兔皮肤猜想
【海上霸主】【皮皮兔】
至于鸽了有多久呢
好像是皮皮虾爆火的那时候开始画的吧)诶嘿嘿

鸽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山兔皮肤猜想
【海上霸主】【皮皮兔】
至于鸽了有多久呢
好像是皮皮虾爆火的那时候开始画的吧)诶嘿嘿

Herobrine霊

我的天啊我发现我的十几个粉丝居然都还在,,我都不知道我失踪了多久了…_(:3」∠)_…

我的天啊我发现我的十几个粉丝居然都还在,,我都不知道我失踪了多久了…_(:3」∠)_…


我爱!

所以我疯了吗??为什么要在没有穿秋裤的凌晨四点在武昌的街头游荡呢??

所以我疯了吗??为什么要在没有穿秋裤的凌晨四点在武昌的街头游荡呢??

浊酒
我来发个置底,试图达到日更。(...

我来发个置底,试图达到日更。(怕不是想屁吃)如果我日更了,我就在评论里扣一,没更就当我没睡醒吧。(被打死)

我来发个置底,试图达到日更。(怕不是想屁吃)如果我日更了,我就在评论里扣一,没更就当我没睡醒吧。(被打死)

余终南

小周当家1

文/终南


是夜。

洛阳城里一片寂静,却独独有一处灯火通明。


骆府。

这骆家家主设了厚席,却只请了那江湖周家一家,成立有人传言,那骆爷与周家有旧怨,这回小周当家怕是躲不过了。


有年轻小子一同询问,“这小周当家为何一定来这鸿门宴?”那说话的老头抽了口旱烟,颠了下烟杆,斜瞥他一眼,说:“若是就如此逃了,周家脸面何处放?再者,那小周当家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几十年的旧怨,今个清了,也是好事啊!”老人说这竟笑了出来,未等那年轻小子留,便顾自走了。


“小周当家,这边请。“只见那骆管家躬着腰请小周当家入席,身后随着十几个周家青壮,其中不乏女子。

小周当家面目阴柔,一双吊眼四面三白,嘴角不笑也向...

文/终南


是夜。

洛阳城里一片寂静,却独独有一处灯火通明。


骆府。

这骆家家主设了厚席,却只请了那江湖周家一家,成立有人传言,那骆爷与周家有旧怨,这回小周当家怕是躲不过了。


有年轻小子一同询问,“这小周当家为何一定来这鸿门宴?”那说话的老头抽了口旱烟,颠了下烟杆,斜瞥他一眼,说:“若是就如此逃了,周家脸面何处放?再者,那小周当家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几十年的旧怨,今个清了,也是好事啊!”老人说这竟笑了出来,未等那年轻小子留,便顾自走了。


“小周当家,这边请。“只见那骆管家躬着腰请小周当家入席,身后随着十几个周家青壮,其中不乏女子。

小周当家面目阴柔,一双吊眼四面三白,嘴角不笑也向上挑着,倒是为这阴毒的面相平添了几分风流。江湖上大多不拘小节,这小周当家行事为人自是有一番派头:头发并未束起,只是盘着,很是有几分苗人味道;着一袭明红,艳丽而晃眼。有人说这衣裳是人血染成的,细瞧之下的这衣裳下摆确有点点星白。他腰上并无配有刀剑,但却是不会不带武器,更是高深。身后那周家人也是不遑多让,神志各异,有面无表情,有笑的勾人,也有疯疯癫癫,让人不寒而栗。


落座不久,骆家大爷便现了身。这骆爷身姿矮小,眸子却锐利十分,众人齐齐起了身,那骆爷只是摆摆手,才方都落座。


小周当家入了座,却是不动身前碗筷。只笑矜矜地瞧着那主席上的骆爷。骆爷眉毛一挑,道:“怎么?小周当家还怕我下毒不成?”

这小周当家不紧不慢拢了拢袖,只是轻飘飘甩下一句:“可不是?想当年骆夫人与那琼娘子…”话还未落地,那门外便有人大喝一声:“放肆!”走进一怒气冲冲的长须书生,着月牙白袍,身后亦跟着男男女女十数人,皆对小周当家怒目而视。

见情形如此,周家青壮中自是站出人,“我还当是什么人如此大胆,不想只是个穷酸书生,附庸风雅,还当自己是什么东西?”见那书生作势要骂,这骆爷轻咳一声,书生只得按耐下怒气,愤愤入了席。

“不懂规矩。”小周当家喝着酒,慢慢吐出句话。不知是在说那书生,或是自家人。但那书生又按耐不住,“你!”这骆爷丢不起脸,沉下面色,呵斥道:“又三!”小周当家倒是没有回嘴,仅倒着酒,也不动面前的饭食。


酒至微醺,本应一派热闹的地界却是死寂一片。小周当家似笑非笑的举起了酒,对着骆爷一举杯:“这杯!敬骆爷!”还未等骆爷有什么反应,便将酒下了肚。骆爷眯了眯眼,察觉不对,还未说话,便听见什么物件破空声音——多年精于此道,他登时向一边闪去。却未想那身边竟是窜出个人来!细瞧下,不正是那小周当家!骆爷怒极,抽出腰间佩刀便砍了过去,却被小周当家空手握住。似是嘲讽又似是同情,开口道:“骆爷,可瞧清了那人是谁?”骆爷惊怒之下望去,可不正是那骆又三!一瞬想了明白,大喝道:“何人如此猖狂!”那“骆又三”不紧不慢撕了脸皮,竟是露出一张女子脸来。

“小周当家,别来无恙?”女子状似认识小周当家,而小周当家只是又拢了拢袖,道:“琼小娘子此言差矣,托您的福,今个儿我可是要死在骆爷这儿了。”言罢抬起手,挑眉看着琼小娘子。只见那手上一条刀伤,深可见骨,淌下的血滴上了袍子,好像盘踞其上的一条条血蛇,配上小周当家那阴柔狠戾的面色,更是叫人畏惧。

“哈哈…”那琼小娘子竟是笑了起来,“小周当家可真是个妙人儿。”她笑嘻嘻的一挥手,那袖里竟是飞出三把尖刀!骆爷忙向一方避开,怒道:“我儿又三呢!”那琼小娘子拍拍衣摆,竟是换了一副声调,答了声:“哎,父亲。“全然不顾骆爷脸色大变,复又笑着说:“这哥哥的皮囊,可真是好用。”骆爷怒吼着,当下便举刀劈去,却被琼小娘子掏出一方明镜堪堪挡下。“菩提镜?”小周当家眯了眯眼。“不错,”琼小娘子抚了抚掌,“小周当家眼光不俗。”又回身挡下骆爷一刀,神态自若于小周当家交谈。


“想当初琼娘子便是‘手持绣花两三针,明镜一方菩提文。’不想这琼娘子的宝贝绣花三针无处可觅,倒是菩提镜还是落在了自家人手里。”小周当家不紧不慢应答,也不出手,只是看着骆爷与琼小娘子两厢打得难舍难分。

再看这骆家青壮怔愣过后正要上前相助,窗外突然窜进十数人,皆着黑衣,直直冲着骆家人去,抬手便是一把利刃!琼小娘子的声音自刀剑之间传来,“小周当家,今个是我打搅了你的谋算,他日我必上门请罪。”小周当家并无回应,只是招呼着周家人撤出了此地界,回了自家府里。


(欢迎开坑不填101选手之一余终南登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