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鹤药

34173浏览    175参与
輕舟上一葉
當成11/11的後續也可。單看...

當成11/11的後續也可。單看也可。
 
把整盒POCKY吃完的鶴丸「我家藥研就是這麼霸氣池面」

當成11/11的後續也可。單看也可。
 
把整盒POCKY吃完的鶴丸「我家藥研就是這麼霸氣池面」

輕舟上一葉
11/11 鶴丸「我家藥研就是...

11/11

鶴丸「我家藥研就是積極主動(得瑟)」
一期「您簡直就是男人之恥」

11/11

鶴丸「我家藥研就是積極主動(得瑟)」
一期「您簡直就是男人之恥」

文厉十六

妄想感傷代償(1)(2)

旧文补档,前几天想复习一下看看要不要填坑的时候发现没了。慎入

(1)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本作转生现pa设定,采用五条鹤丸和粟田口药研为名)

 ◎预警:充满了白学(错觉喜欢一期造成的。对不起一期hhhh)与胃疼,有R。

 ◎人物性格:……鹤丸本篇就挺变态了,是想写外热内冷这样感觉的鹤,所以鹤推慎入。药研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后期有值得一提的缺陷(前提是我能写到hhhh)

 ◎不适的话,还是请不要勉强。

https://weavi.com/14534071

(2)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

◎现pa所以角色用名有所改变(五条鹤丸x粟田口药...

旧文补档,前几天想复习一下看看要不要填坑的时候发现没了。慎入

(1)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本作转生现pa设定,采用五条鹤丸和粟田口药研为名)

 ◎预警:充满了白学(错觉喜欢一期造成的。对不起一期hhhh)与胃疼,有R。

 ◎人物性格:……鹤丸本篇就挺变态了,是想写外热内冷这样感觉的鹤,所以鹤推慎入。药研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后期有值得一提的缺陷(前提是我能写到hhhh)

 ◎不适的话,还是请不要勉强。

https://weavi.com/14534071

(2)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

◎现pa所以角色用名有所改变(五条鹤丸x粟田口药研)。

◎预警:看过前一个应该也知道怎么个白学和胃疼法了。要继续外热内冷的鹤丸描写,鹤推慎入。 

本次依旧有车,强迫受方z/w, 咬(拆开)。本次开车的重点是折辱感,剧情略阴郁,所以肉不好吃(虽然一直开车都不好吃),还很可能引发生理不适感……

鹤丸这次显得更变态(?),但是这里有在细节暗示一些东西……,请务必看完之后再看一下作者的碎碎念,这样说不定就接受了?

 https://weavi.com/17254085
 

本次重要伏笔:一期为什么对药研一直是这样不一样的态度。

药研似乎对和鹤丸那什么反应很强烈……

药研的记忆似乎有所恢复。

虽然说,被鹤丸告诉一期有不伦情感,一期肯定更容易相信弟弟,但是并不是什么样的谎言都能顺利说出来吧……所以选择承受。还有就是,或许药研还有别的要顾忌的地方,除了兄长以外的因素。

 
 

细节碎碎念:鹤丸也不是真的讨厌药研到不行,还是无意识地在意他肚子难受这件事情了。剧透一点就是以后就算再怎么强迫药研也不会有口的要求了,也没有要求在药研家做(因为药研是真的害怕被一期发现……)。

 

輕舟上一葉

※鶴藥現代PARO,之前的棒棒糖組
※大概是在雙向暗戀→明戀的時間點
 
一期哥表示深感遺憾(對於沒能把鶴丸抓去警察局)

※鶴藥現代PARO,之前的棒棒糖組
※大概是在雙向暗戀→明戀的時間點
 
一期哥表示深感遺憾(對於沒能把鶴丸抓去警察局)

輕舟上一葉
很想要Q版的頭貼就畫了(任性

很想要Q版的頭貼就畫了(任性

很想要Q版的頭貼就畫了(任性

輕舟上一葉
※有亂七八糟的私設※鶴丸 ‧...

※有亂七八糟的私設
※鶴丸 ‧ 無辜受害者 · 國永
 
後話    

一期一振「所以我不是讓你不要去了嗎……(自作自受)」

※有亂七八糟的私設
※鶴丸 ‧ 無辜受害者 · 國永
 
後話    

一期一振「所以我不是讓你不要去了嗎……(自作自受)」

輕舟上一葉

「——我哪裡都不去。」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或未來,但至少現在,我能給予你承諾。

「——我哪裡都不去。」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或未來,但至少現在,我能給予你承諾。

Misaki-药总回来前坚决不吃泡面
“真是,本来今晚还有两位客人要...

“真是,本来今晚还有两位客人要来呢,老爷”

“哼,明明一开始就在等我”

鹤药吃不吃!!ヾ(๑╹◡╹)ノ"

牛郎paro

药哥年龄操作注意

有参考MMD

这是开学前最后一弹了QAQ

还是草稿流2333

“真是,本来今晚还有两位客人要来呢,老爷”

“哼,明明一开始就在等我”

鹤药吃不吃!!ヾ(๑╹◡╹)ノ"

牛郎paro

药哥年龄操作注意

有参考MMD

这是开学前最后一弹了QAQ

还是草稿流2333

Misaki-药总回来前坚决不吃泡面
摸了一天的鱼 好累 大概是鹤球...

摸了一天的鱼

好累

大概是鹤球因为药研失踪而发飙

同样是为鹤药补的鹤

摸了一天的鱼

好累

大概是鹤球因为药研失踪而发飙

同样是为鹤药补的鹤

加州夫人🌹

【鹤药】爱情怎么会因为生殖隔离消失呢?

一个脑洞罢了

沙雕向

不爱使用魔法的(伪)魔法师(真)鹤妖的鹤丸国永X前期软萌正太后期冷淡的猫妖药研藤四郎

养成系

但我目前只写了一点点(。)

  人生如果没有刺激,恐怕和消亡差不多吧?鹤丸国永在此之前的想法一直是这样。

  或许是因为魔法师这个身份有些稀少,而自己又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不为皇室效力的自由魔法师,所以百姓们对他都是那种相当虔诚的态度。

  不过太过虔诚就不好了啦。

  走在森林里寻找魔法所需的材料的鹤丸国永想到这里便打了个寒颤,将悬浮在自己周围的淡蓝色火焰点的更亮些,以便黑暗的森林照的更明亮些,顺便为自己取暖。出门时百姓们对...

一个脑洞罢了

沙雕向

不爱使用魔法的(伪)魔法师(真)鹤妖的鹤丸国永X前期软萌正太后期冷淡的猫妖药研藤四郎

养成系

但我目前只写了一点点(。)

  人生如果没有刺激,恐怕和消亡差不多吧?鹤丸国永在此之前的想法一直是这样。

  或许是因为魔法师这个身份有些稀少,而自己又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不为皇室效力的自由魔法师,所以百姓们对他都是那种相当虔诚的态度。

  不过太过虔诚就不好了啦。

  走在森林里寻找魔法所需的材料的鹤丸国永想到这里便打了个寒颤,将悬浮在自己周围的淡蓝色火焰点的更亮些,以便黑暗的森林照的更明亮些,顺便为自己取暖。出门时百姓们对他过于虔诚的态度真的是吓到他了。百姓A抓住魔法师的白色大袍,满脸诚恳地说:“鹤丸大人啊,我家的卷心菜真的很好吃,送您一车吧。”他指了指身后那匹白马拖着的一车的卷心菜,上面还可见他清洗后还未蒸发掉的水珠。

  “不用了,上次你送我的那一车还没吃掉。”鹤丸国永礼貌回绝了,扯了扯自己的大袍,眼神疯狂地暗示:松手啊。你家的卷心菜为什么是一车一车的拿来卖的啊?!

  还有百姓B,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身后的少女是你希望嫁给我的你的亲生女儿!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不用了!

  对对对!!还有你!百姓C!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跑到我旁边,是想给我推荐治【哔——】萎的药!我只是不想结婚不是【哔——】萎!

  对对对!还有你这个少女!就是你因为我拒绝了你父亲卖白菜一样的请求所以在人们面前造谣我【哔——】萎的吧?!

  伟大的魔法师迫于无奈,用了一个传送魔法,传到了目的地。很不巧的,逃跑的太过匆忙,并没有带那本宛如语法手册般厚重的魔法书。这样的话与小动物交流就不大方便啦,毕竟和动物交流是要用一个咒语的啦。

  但是鹤丸国永并不在意这种小细节,他看见了远处停息在树枝上的麻雀。

  “喂,我说啊。”鹤丸国永站在了树下,用手戳了戳麻雀的羽毛,“你知道沼泽在哪里嘛?”

  “啾!”麻雀从树上跃起,扑腾着它的翅膀,在鹤丸国永面前转着圈。

  “哦?!哈哈哈哈”鹤丸国永将白色的大袍的帽子摘下,奖赏似的张开手掌,让麻雀停在上面。而麻雀也很乖巧地停在了鹤丸国永的手心中,将头靠向了另一只伸向它的手,任凭那手指抚摸着它的羽毛。

  “那就麻烦你了。”

  在麻雀的带领下,鹤丸国永很快的收集起了材料,向森林的出口走去。

  “诶?那孩子……”鹤丸国永准备向麻雀道谢时,却看见了一个蜷缩在树底下的孩子。

  「不会有事吧?」

  “啾啾!!”麻雀看着大步走向孩子的鹤丸国永,有些着急地叫了几声,像是一个小孩子看见不如意的事而跺脚的样子。

  “哈哈,问题不大。”鹤丸国永将身上的袍子脱下,将那孩子抱在了怀里,对着麻雀说到,“我不会有事的。”

  「倒是这孩子……」

  这孩子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头发是不带杂色的黑色,像是夜晚中没有星辰月亮的天空,不,比那更纯净。毕竟夜空若是想让它明亮起来,可以用魔法,但是这孩子的脸就让人下不去手了。白净的脸庞上沾染上了些许的泥土,却并不影响他的模样。嘴巴无意识地小小张开着,均匀地呼吸着。感受到了鹤丸国永抱他的行为,他于睡梦中无意识地动了动,发出了几声因为不舒服而抱怨的鼻音。鹤丸国永以为他要醒了,就腾出一只手想要戳一戳他的脸,唤醒他。却没想到这孩子哼唧了一声,将手指含在了嘴里,右手握住了鹤丸国永的手指,不让鹤丸国永抽开。孩子也许是因为太小,吮吸着鹤丸的手指,柔软的舌头舔着鹤丸国永的指尖,将他的手指润湿。

  “……”鹤丸国永静静地看着舔着自己手指的孩子,想要将手抽出,却只是动了动,孩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露出了一副被人欺负的样子,委屈地发出哼哼的鼻音。

  「这还委屈上了?!」

  “咳。”鹤丸国永故作正经的咳嗽一声,对面前担忧着自己的小麻雀说,“你回去吧,接下来的路我认识。”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鹤丸国永站起身抱着孩子准备走时,又回头向麻雀重复到,“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啾。”

  魔法师偷偷摸摸地趁着黑夜溜回了自己的家,将孩子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孩子在途中已松开了紧握自己手指的手,然后抓住了自己的衣服。鹤丸国永几次试图将自己的衣服扯出,却怕惊醒孩子,只能放弃。无奈,只好用了一个净身诀,然后躺在了孩子旁边。

  「不过啊……」鹤丸国永任凭孩子愈发靠近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口前磨蹭着,他揉了揉孩子柔软的头发。

  “猫妖啊……哈”

  “还真是出人意料呢。”

  鹤丸国永在药研藤四郎醒之前已经被刺眼的阳光照醒了,耐看的脸上显现出一抹烦躁,他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安静了一小会,让自己充满困意的大脑有段时间清醒。

  转过头去,鹤丸国永就和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孩子对上了眼。

  他的眼睛是紫藤萝的颜色,淡的鹤丸可以看清他眯成一条线的瞳孔。他的眼睛此刻唯有鹤丸一人,鹤丸国永与他眼中的自己对视。然后鹤丸看到其中的自己突然笑了笑,用手捋了捋孩子耳边的碎发,用早晨还未睡醒而有些干哑却又充满朝气的声音发问道:“早啊,睡的好吗?”

  孩子面对他靠近的手显得有些排斥,却没有大幅度躲避,只是略微偏了偏头,将照在他的发稍的阳光打散。

  “药研藤四郎。”许久,他有些戒备地说到,“这是我的名字。”


没了。

短小却不精悍

没有怎么修改,有错字提醒一下我叭。

他们真好(´;ω;`)呜呜

另外鹤丸真的不是【哔——】萎,我以药研的夜生活发誓。

鹤丸是鹤妖,所以能和鸟类沟通。

Misaki-药总回来前坚决不吃泡面
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药也不错...

"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药也不错呢!!

新人渣图注意

趁没人发现我悄咪咪打个药丸的tag(别打我2333

"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药也不错呢!!

新人渣图注意

趁没人发现我悄咪咪打个药丸的tag(别打我2333

快乐养鸟bot
越看越般配。本来不太嗑鹤x短刀...

越看越般配。
本来不太嗑鹤x短刀(鹤乱除外),奈何实在架不住这两位黑白浴衣的冷美人,我不行了,鹤药我来了。

越看越般配。
本来不太嗑鹤x短刀(鹤乱除外),奈何实在架不住这两位黑白浴衣的冷美人,我不行了,鹤药我来了。

研夜

【鹤丸】失恋者联盟

-一发完的小甜饼,没头没尾

@文厉十六  的点梗,特别不得了

-只有鹤药


“虽然这么说非常的仓促,但是无论如何都想要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整个本丸齐聚一堂,看着正前方的审神者和锻刀匠,面面相觑,直到近侍长谷部问道:“到底是——”

“我,恋爱了。”审神者开口,在场的刀剑男士,一瞬间都因为这句话陷入了安静当中。

“哎——?!”

“等,主上,恋,恋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的那种感情吗?!”清光第一个反应过来追问道,而一边的主厨长谷部此时已经彻底陷入了某种会让刀石化的结界当中无法自拔。

“嗯。”

审神者和锻刀匠对视一眼,向大家展示了十指相...

-一发完的小甜饼,没头没尾

@文厉十六  的点梗,特别不得了

-只有鹤药

 

“虽然这么说非常的仓促,但是无论如何都想要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整个本丸齐聚一堂,看着正前方的审神者和锻刀匠,面面相觑,直到近侍长谷部问道:“到底是——”

“我,恋爱了。”审神者开口,在场的刀剑男士,一瞬间都因为这句话陷入了安静当中。

“哎——?!”

“等,主上,恋,恋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的那种感情吗?!”清光第一个反应过来追问道,而一边的主厨长谷部此时已经彻底陷入了某种会让刀石化的结界当中无法自拔。

“嗯。”

审神者和锻刀匠对视一眼,向大家展示了十指相扣的手:“总之,我和他,我们开始交往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大家或者祝福或者互相安慰的吵闹气氛里,有两个人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说。

一个是药研藤四郎,一个是鹤丸国永。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从现在开始,两个人正式开始失恋。

 

 

药研皱着眉头看着躺在自己药室里的鹤丸,一边用药研碾磨着草药,一边喊道:“老爷,鹤丸老爷。”

得到的是鹤丸抬起一条腿蹭了蹭自己另一条腿以外,没有任何回答。

“我说——鹤丸老爷。”药研再次叫了一遍。

“什么?”鹤丸这次终于肯回答一下药研。

“什么什么······”药研盘腿托着腮:“一直呆在这里,没问题吗?”

鹤丸从面朝墙翻了个身变成了面朝药研,开口回答道:“没问题没问题,最近溯行军都安分了下来,大家都在休息。”

看着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迷之的颓丧气息之中的鹤丸,药研忽然和鹤丸一样,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放下手中的药研,一起躺在了地上。

没错,药研,喜欢审神者,鹤丸,喜欢锻刀匠。

 

 

一时间,药研和鹤丸成了难兄难弟,结成了失恋者联盟。

虽然并没有说明自己是失恋了,但是同类的气息已经浓厚到即使是鹤丸的侦查也能感受的到。

“鹤丸老爷,不拿着御札去锻刀屋了吗?”明明平时大将一拿出来就非常积极的送过去。

“药研你呢,不去送主人去万屋吗?主人要出发了哦。”明明平时都是穿着襦袢和足袋亲自去送的。

两个人对对方的回答都是长叹一口气。

虽然也有其他的主厨刀,但是药研对于审神者,是那种喜欢,因为一瞬间的悸动所以转化为了类似人与人之间情爱的那种情愫。

鹤丸也是如此。

 

 

“总之,不能一天都只吃早饭吧,鹤丸老爷,好歹,也要吃午饭。”药研说道,已经放弃了把这个有些颓的大型白色鸟类劝走的想法,就顺带把两个人的午饭都从食堂领到了药室,鹤丸爬起来看药研也没吃几口,又颓然的倒了下去。

看了看鹤丸的样子,药研作为一把非常会照顾人的刀,觉得还是要稍微开导一下眼前这只鹤。

首先,应该了解一下经过之类的。

“所以,鹤丸老爷,为什么会喜欢的锻刀匠呢?”

被问的鹤丸挠了挠头,也很纠结,半晌之后,开口道:“因为,很温柔吧。”

这也未免太微妙了吧?不如说只要在你恶作剧之后没有暴打你一顿的刀或者人都可以算是温柔了吧?

“我知道我说的很笼统,但是,总之,真的很温柔啦。”鹤丸解释道,然后反问:“药研你呢,不要用那种刀不就是要喜欢主人之类的话回答哦。”

听着鹤丸转移话题一样的话语,药研也陷入了同样的纠结。

“也是因为······很温柔啊········”

这不是完全半斤八两吗?

 

 

今日的近侍排班是药研。

虽然对于暗恋审神者的药研来说,再次和审神者长时间近距离在一起有些残酷,但是药研仍然尽职尽责的完成所有的近侍任务,比如拿着御札,去给锻刀匠送去。

药研心情复杂的看着手中的御札,犹如代送情书一般,其实只是审神者忙昏头了没有时间而已。

已经好久没有来到冶炼屋了,自从鹤丸来了之后,所有送御札的事情都由鹤丸强行全部负责了。

鹤丸老爷现在在干嘛呢?

在锻造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药研一边想:果然还是无法放下么?一边走进去,“鹤丸老爷,锻刀匠先生,我来送东西了。”

“哦,是药研阁下,送御札的吗?”锻刀匠擦擦头上的汗:“好久没见到你了,作为初锻刀,之前一直都是你来送呢。”鹤丸听到药研来了,摸摸鼻子,没有说话继续坐在一边看新的刀被赋予生命。

“嘛,因为之后有人替代了嘛。”

“是在说鹤丸阁下吗?他真的很喜欢往这里跑呢,这里又热又脏乱的。”

药研看了眼鹤丸,没有出声,只是上前,轻轻抚摸了一下锻造完毕,已经从冷水中取出的,新的刀剑的刀身。

“又在做这样的事情了,药研阁下之前负责送御札的时候一直很喜欢摸一摸刀身呢。”

“因为是同类啊·····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感觉吧。”说完后,药研就告辞离开,期间,因为没必要,所以没有注意到鹤丸的表情。

 

 

午饭是和审神者一起应付过去的,工作完成时,已经快要到第二短刀队远征回来的时候,审神者起身说,不如做一些茶点,一直以来不管是你还是他们都辛苦了,去做一些茶点表示感谢。

“长谷部还是那么讨厌茶点啊。”本来想要过来帮忙的长谷部听到茶点二字时的表情微妙到爆炸,最后还是被无奈的审神者支去给绣球花浇水了。

“因为没有美好的回忆嘛。”面团在审神者的手中揉搓着,把面粉变成面团这种工作则交给了药研。

药研揉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大将的料理,一直都很好吃。”

我很喜欢。

“是吗?谢谢。”受到夸奖的审神者心情很好:“在被任命了审神者之后才开始料理相关的修炼呢。”

“就算是拉面也只会做豚骨拉面这一种,还好锻刀匠他,嘿嘿,他很喜欢。”

“嗯?”药研忽然停下了揉面,有些吃惊的看着审神者:“只会做豚骨拉面吗?”

“嗯。”审神者奇怪的看着药研的反应。

“不会做函馆拉面吗?”

“不会哎,怎么,药研想要吃吗?”审神者想了想:“啊,我记得本丸里有一个刀很擅长做这个,只有他做过呢,非常好吃,我会去找他学习的。”

“谁······?”药研的语气有些颤抖。

“鹤丸啊。”

 

 

最初的最初,药研对于审神者,也是非常普通的,尊敬与忠诚之类的情感。

池田屋的战斗非常的辛苦,作为在第一部队的药研和部队长小夜左文字一直支撑着整个队伍的战斗。

但是,越深入, 越对自己弱小而感受到无力。

特别是药研,一把属于战斗和战场的刀,这种无力就会更加的明显,就会越努力和拼命,疲惫也成倍的增加。

手入室已经是人满为患,药研把其他短刀安顿在手入室之后就会回到自己的药室,自己给自己上药。

每次药室里都会有人放一碗拉面。

函馆拉面,中直面,加上叉烧,腌笋,海苔,葱花,鱼板,恰到好处。

至少要战斗到吃到那碗拉面,药研一边这么想,一边又有力气给敌刀一个柄通。

······他一直以为这是审神者在做的。

从这一刻,药研对于审神者的感情开始变质了。

现在,药研终于知道,这一切,其实是鹤丸做的。

哈??????

 

 

“所以说,一直以来只有药研喜欢这么做啦。”

锻刀匠被鹤丸摇的头昏脑涨,不得不又解释了一遍。

那个在自己最初诞生之时,轻轻地,温柔地抚摸自己的人,也因此让自己喜欢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药研吗???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自己这么长时间的暗恋到底是怎样啊?!两个刀同时这么想到。

 

 

草津温泉看起来也没用了,药研第一次六神无主的在本丸里走着,本来想去药室的,可是万一碰到鹤丸怎么办,虽然鹤丸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还是觉得无法面对。

于是半中央折返,往其他的方向走。

巧合的是鹤丸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当两个人撞在一起时,都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这下好了,尴尬的审神者给尴尬的刀开门,尴尬到本丸了,明明对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就是心虚尴尬到爆棚。

药研想了想,最先开口道:“鹤丸老爷。”

听到对方开口的鹤丸一颤,然后慌乱的回答:“啊啊,怎么?”

“现在才表示感谢我很抱歉,你做的函馆拉面,真的很好吃。”

“啊······你是说拉面,其实是那时候大家都有的。”鹤丸挠挠头:“但是药研你都躲在了药室,所以,每次都帮你送了过去。”

“多谢,真的,真的很美味。”

然后再次陷入安静。

“所以,嘛——”鹤丸结巴了半天:“我会再做给你啦,一定会,今天晚饭怎么样,我们去开小灶做拉面,去偷光坊发好的面。 ”

“嗯······谢谢。”药研想了想,鹤丸都给自己做拉面了自己能给鹤丸做点什么,喂他吃药?

“鹤丸老爷······要试试推拿吗?作为拉面的感谢。”

“啊···好,好啊!走吧,去偷面。”

 

结束了尬聊的两把刀,踏上了偷面远征。

当然,也踏上了可能会通向黏黏糊糊的恋爱未来的远征。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巢
占tag抱歉。 刀剑相关出本,...

占tag抱歉。

刀剑相关出本,价格都在图上了

1-3都是合集厚本:山姥审、审一期、鹤药

5:小狐三日

占tag抱歉。

刀剑相关出本,价格都在图上了

1-3都是合集厚本:山姥审、审一期、鹤药

5:小狐三日

ペパーミント
一期哥正提着本体在赶来的路上(...

一期哥正提着本体在赶来的路上
(一期 : 鹤丸国永你 *粟田口粗口* 离我弟弟远点听见没)

一期哥正提着本体在赶来的路上
(一期 : 鹤丸国永你 *粟田口粗口* 离我弟弟远点听见没)

文厉十六
因为没有去要授权,所以用了截图...

因为没有去要授权,所以用了截图和带了一点水印的。
只是想说明,作者是猫目老师。请也了解一下这位老师。
原图可自行p站寻找

因为没有去要授权,所以用了截图和带了一点水印的。
只是想说明,作者是猫目老师。请也了解一下这位老师。
原图可自行p站寻找

比基尼腿毛兔
【山顶腿毛兔】第59篇★嵌字感...

【山顶腿毛兔】第59篇★
嵌字感谢💋     @山顶洞桑_
太太鹿島絕句的推特https://twitter.com/ksmz_9
【目标❤️鹿岛绝句作品(5/5)】(终于发完了)喜歡太太可以支持一發★~鹤药满溢出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红心蓝手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山顶腿毛兔】第59篇★
嵌字感谢💋     @山顶洞桑_
太太鹿島絕句的推特https://twitter.com/ksmz_9
【目标❤️鹿岛绝句作品(5/5)】(终于发完了)喜歡太太可以支持一發★~鹤药满溢出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红心蓝手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比基尼腿毛兔

【山顶腿毛兔】第58篇★
嵌字感谢💋    @山顶洞桑_
太太鹿島絕句的推特https://twitter.com/ksmz_9
【目标❤️鹿岛绝句作品(4/5)】喜歡太太可以支持一發★~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红心蓝手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山顶腿毛兔】第58篇★
嵌字感谢💋    @山顶洞桑_
太太鹿島絕句的推特https://twitter.com/ksmz_9
【目标❤️鹿岛绝句作品(4/5)】喜歡太太可以支持一發★~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红心蓝手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