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鹤衔笺

75062浏览    334参与
鹤相欢

折火明信片的部分打样(⁎˃ᆺ˂)!

背面还要改先不放啦~今天截止预售!


乱云歌印出来超靓必须当C位(你。

 ​​​

折火明信片的部分打样(⁎˃ᆺ˂)!

背面还要改先不放啦~今天截止预售!


乱云歌印出来超靓必须当C位(你。

 ​​​

鹤相欢

一些最近的杂七杂八 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暴露自己最近根本没好好画画的事实哈!



我准备改名叫限流之王,我小号又看不见自己了

最近想画杨墨理的二十年 不知道能不能拔掉这个flag

一些最近的杂七杂八 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暴露自己最近根本没好好画画的事实哈!




我准备改名叫限流之王,我小号又看不见自己了

最近想画杨墨理的二十年 不知道能不能拔掉这个flag

鹤相欢

十九

“沉默会自我繁衍。

越长时间不说话,就越难找到可说的话题。同理,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

伊维塔·泽鲁巴维尔,《房间里的大象》。


二十岁的第一天,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画了张乱七八糟的雪景就上床看书去了,看到这个点没了睡意,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涌进脑子里来。

突然想起还没给十九岁下判词呢,对过去一年的陈词滥调型总结还没有开过——准确来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和自己对质过了。刚刚好在看《房间里的大象》,它说“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所以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就地聊聊天。


说说过去一年,说说鸿雁和其他一些故事,单单说说十九岁也行。


十...

“沉默会自我繁衍。

越长时间不说话,就越难找到可说的话题。同理,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

伊维塔·泽鲁巴维尔,《房间里的大象》。


二十岁的第一天,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画了张乱七八糟的雪景就上床看书去了,看到这个点没了睡意,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涌进脑子里来。

突然想起还没给十九岁下判词呢,对过去一年的陈词滥调型总结还没有开过——准确来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和自己对质过了。刚刚好在看《房间里的大象》,它说“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所以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就地聊聊天。


说说过去一年,说说鸿雁和其他一些故事,单单说说十九岁也行。


十九是个很特殊的时间,奔二的最后一年,十字开头的最后一个岁数,最后一段可以说“我十几岁我心好累”的时期。去年后半部分是我的大二上学期,我正式进了自己挑的专业,开始了新的学年,这些东西以前应当在那篇《逢鹤客》里说过了,按下不表。不太想聊这个正式开始后让我越发迷茫和暴躁的学年,因为真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快让我对所在之地讲不出一句好话来了。

所以我不在这里聊这个,因为失望只是我自己的失望,选择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后悔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不后悔。


讲点别的吧,十九岁里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鸿雁不传的这些人?我前几天剪辑年终视频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篇江湖几乎占据了我后半年八成的创作份额,所以理所当然也是十九里比较重要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观起始于大约六年前,从杨墨理拥有名字开始算的话。让我讲最开始是为什么开始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我这人大部分事情的起因都是为了讨自己开心。断断续续五六年转眼就过去了,去年暑假画乐器组的时候按惯例往上搬自己的原创角色,直播间弹幕有人问,“这个小哥哥有名字吗?”

我突然就发现我几乎从来没有讲过他们的故事。


这个我排布了六年多的笨拙棋局,我几乎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我甚至没有想过“哎也许有人想看呢”——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我竟然真的在后半年里,把鸿雁的几个主要角色的零星片段发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万目的线是特意留到新一年开的,因为今年计划里没什么同人了,给鸿雁留了足够的时间来慢慢讲。去年的部分里主要是啼乌楼的角色,杨墨理为首,罗绯段啼乌陆疏也罢,都是我心里比较理想的那一种江湖人——醉时长笑当歌,醒时抽刀断水,敢爱敢恨,拿得起也放得下,是我达不到又始终渴望的一个漂亮姿态。

至于万目阁的故事里有比江湖人更频繁些的意难平,这是两种截然不同又极其类似的痛苦。这是逃不开也躲不掉的,我不想要一个圆满到假的故事,如果要真实,痛苦是不能够避开的,所以有些东西必须被牺牲掉,这是他们自己决定的。


晏知歧和余枝的这种意难平,和杨墨理那类的江湖人是不一样的。杨墨理的刀,杀的是快意恩仇、是是非对错,他求的是无愧天地和自由。晏余这类,谈不了对错,他们做着自己能力范围内被安排做的事情,他们的遗憾和不得是不一样的。

当然,啼乌楼处江湖之远随世势浮沉,万目阁居庙堂之高受天子摆布,都不自由,江湖上没有锋利的刀真正自由。自由和束缚同样是我想讨论的话题,谁都沧海一粟,谁能逃得过命运的笼子,在天地面前开出九天十地的牌九,还要岁月来坐庄?这是我感兴趣的,自由是万事万物最不可得。


最近发了挺多晏陆的相关,收到很多评论喊虐的,十分不好意思,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河清海晏,四景昌平——这是我给晏知歧的字“景平”下的意象,陆疏只不过是告诉了他一个他自己也知道的事情:盛世繁荣都是立在尸体和硝烟上的,不管那种战争在外或者在内,喧闹还是无声——你要知道天下歧路仍多,我们都是凡人,我们都不免俗。


所以鸿雁于我而言,爱情不是主流。而是当这个故事里,“爱情”属于成长或者救赎的一部分,我才会愿意去谈谈爱情,这个是我自己的审美爱好,就不过多延伸了。像严冬和杨墨理那样,我反复强调,他们是在彼此将彼此拉入人间——感情是双向的,不是单独的宠爱和放肆,他们是刀和刀鞘,是可以随时再抽刀起势,和命运再来一次周旋的。


每个盛世上挥舞旗帜凯旋的人,手里都会有数不尽的鲜血淋漓。这个江湖里没有真正的好人,那种人早就淹死了。我也不希望他们用好坏来概括,我希望他们是他们本身,这样就很好了。该锋利的锋利,该软弱时也可以软弱,做他们自己该做的样子,做江湖里的大侠或者虾米,阴沟和峰顶的故事都同样有被讲述的权利。

还是那句话,该死(没有贬义意味)的角色是不会因为喜欢他的观众多而活下来的,毕竟比起棋子的厮杀存亡,棋局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作为摆棋的人,我自己很清楚这个棋局的拙劣和不足,也仍然有非常多的地方要去修补。

鸿雁不太可能是一块璞玉,所以我希望它是一块顽石。

可以被数次敲凿,可以立在峭壁,也可以粉身碎骨、摔出一声让我心满意足的巨响。来让我心安理得的滚石奠基,伐木为柱,接着造我自己的一方天地。


江湖很大,每个人都只是中间的一份子,我也是一样。我只是个说书人,他们的故事我偷来讲给别人听,很多讲不出来的,也许以后我再厉害一点,就能讲的更漂亮更精彩。

——这几乎快成了我这半年活下去的动力之一了,也是可喜可贺。


我前段时间去了趟杭州,正好迎上落雪。在杭州艺考那年也碰到过零星雪花,没下大,这次早上起来竟然满目雪白,我激动了好一阵。于是十九岁的末尾,我又做到了人生计划表上的一件事,拍到了落雪后的西湖。

我现在回头想想,我这个人虽然温柔不足、细腻欠缺,过去十几年里倒霉事不少傻事也做的很绝,但是整个还勉强算是收支平衡,应该说是更偏向运气好的那一边。

我初中想考我们那唯一一所重高,结果中考瞎晃悠就给我晃悠进去了;高中的时候脑子一热想考艺术,提着年级前十的成绩单威胁班主任,结果我现在就坐在CAA的校园里拿着它的校园网骂它的考试安排脑子有问题;成功彻底经济独立,没有问爸妈要一分钱养自己,想买的衣服颜料也都买到了;被邀请给摄影清单上最喜欢的国内摄影师画了画儿,和几个很喜欢的歌手合作过,收到了喜欢的演员剧组寄来的亲笔签名,拍到了雪后的西湖,认识了很多很多仰慕的人——我这么一想,我果然还是个运气不错的家伙。


一杆拙笔,半两闲心,三分懒骨,还有人肯来听我的故事。


荣幸至极。


我明天就要回徽州啦,回山里过熟悉的冬天。前几天给我娘买了盒柿饼寄回去,不知道回家还能不能讨得她老人家凤颜大悦,给我个夸赏听听。

十九岁坏事当然有,好事也没成双,算起来却也不是个亏本生意。二十岁想做的事情依然很多,希望自己能够再坚定一点的走下去。

不成璞玉,要做顽石。我自己得先再努力一些变强一些,才能在画里画外都和更有趣的人相逢。


书还得接着说么,酒也得满上,毕竟这年关了到处都是好故事,谁也不能急着退场啊。



鹤相欢

2018.1.1-2019.1.3

踩着生日的时间搞去年一些能发的图的总结,水彩板绘都有,原创同人混杂

谢谢一年的陪伴——!

我想要弹幕评论收藏(大声

2018.1.1-2019.1.3

踩着生日的时间搞去年一些能发的图的总结,水彩板绘都有,原创同人混杂

谢谢一年的陪伴——!

我想要弹幕评论收藏(大声

鹤相欢

每年生日画一次自己自设祝自己生日快乐XDD


又一年生日啦,跟对我意义最大的OC合个影,新一岁也要好好努力说他和他心上人在的江湖^^墨理设定里生日也是今天,一起过了!(喂

十九岁忙忙碌碌的,天性自由散漫的懒人也做了不少快乐的事情啦。矫情的话说不太出来了,江湖儿女要洒脱一点,就谢谢各位来到我的江湖吧。

新一岁也想讲故事——!

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二十岁!

每年生日画一次自己自设祝自己生日快乐XDD


又一年生日啦,跟对我意义最大的OC合个影,新一岁也要好好努力说他和他心上人在的江湖^^墨理设定里生日也是今天,一起过了!(喂

十九岁忙忙碌碌的,天性自由散漫的懒人也做了不少快乐的事情啦。矫情的话说不太出来了,江湖儿女要洒脱一点,就谢谢各位来到我的江湖吧。

新一岁也想讲故事——!

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二十岁!

鹤相欢

之前开的那一波提问箱!几十个问题吧,粗略分了一下类,一些只有表白的我偷偷藏起来了,也非常感谢!


非常主观的回答,部分嘴毒并不温柔,请谨慎查收。所有答案仅代表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娱乐。

如果有反馈请评论告诉我~

图中提到的暑期书单:http://mengxiaheqing.lofter.com/post/1cf68955_efd469a8


P.S. 下一次想写的时候会发地址的,不用问我提问箱在哪了^^

之前开的那一波提问箱!几十个问题吧,粗略分了一下类,一些只有表白的我偷偷藏起来了,也非常感谢!


非常主观的回答,部分嘴毒并不温柔,请谨慎查收。所有答案仅代表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娱乐。

如果有反馈请评论告诉我~

图中提到的暑期书单:http://mengxiaheqing.lofter.com/post/1cf68955_efd469a8


P.S. 下一次想写的时候会发地址的,不用问我提问箱在哪了^^

鹤相欢
今晚正经图没画完,送大家一个小...

今晚正经图没画完,送大家一个小说书鹤哈哈哈。


在江湖四处游荡的长舌鸟,手里攥着一大把八卦奇闻和剧本(?)

以后遇到不那么正经的图,我也会把这个自己放出来和墨理他们玩儿的(主要是出来吐槽他们,嗯。


P.S. 是我自设!并不参与主线剧情XD

我就去睡觉了对图没话说就不用说了不要评论我早睡晚安谢谢(。)

今晚正经图没画完,送大家一个小说书鹤哈哈哈。


在江湖四处游荡的长舌鸟,手里攥着一大把八卦奇闻和剧本(?)

以后遇到不那么正经的图,我也会把这个自己放出来和墨理他们玩儿的(主要是出来吐槽他们,嗯。


P.S. 是我自设!并不参与主线剧情XD

我就去睡觉了对图没话说就不用说了不要评论我早睡晚安谢谢(。)

鹤相欢
都怪宣玑 我今天中午脑子里全是...

都怪宣玑

我今天中午脑子里全是男人的手(?)我们宣教一定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我先舔为敬!



图文无关,就是突然想画个爪子玩,等烈火来浇我的愁=。=

都怪宣玑

我今天中午脑子里全是男人的手(?)我们宣教一定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我先舔为敬!




图文无关,就是突然想画个爪子玩,等烈火来浇我的愁=。=

鹤相欢

年底了 是抖黑历史得时间了!

十年


前手绘后板绘 打鸟不打脸文明你我他 ​​​

OK再点开

年底了 是抖黑历史得时间了!

十年


前手绘后板绘 打鸟不打脸文明你我他 ​​​

OK再点开

鹤相欢

君为梦中客,犹是枕边人。


(T_T)忍不住画了个很长的条……一共2p,后面3是我比较喜欢的几格,流量就不用往后刷了。


杨墨理中心,他的一个梦。


这个人设陪了我很久,今天这条算第一次用他的口吻来评价了一次他自己,如果能让你认识他再多一些就很开心啦!


><抱着希望期待一下走心评论……!想看感想呀就不要催我去睡觉了我就去!期待明早起来被评论淹没!

也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江湖故事!

君为梦中客,犹是枕边人。


(T_T)忍不住画了个很长的条……一共2p,后面3是我比较喜欢的几格,流量就不用往后刷了。


杨墨理中心,他的一个梦。


这个人设陪了我很久,今天这条算第一次用他的口吻来评价了一次他自己,如果能让你认识他再多一些就很开心啦!


><抱着希望期待一下走心评论……!想看感想呀就不要催我去睡觉了我就去!期待明早起来被评论淹没!

也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江湖故事!

鹤相欢

诗人之死 其五

《箜篌引》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一些附注

《箜篌引》出自《相和歌辞》。

子高渡河,见白发疯癫者冲入河中,疯者的妻子在后呼喊不让他渡河,可为时已晚,疯癫者已经被河水吞没了。

那女子拨弹箜篌,唱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其声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


画中女性的手势是弹奏箜篌时的手势。

一·蒹葭/二·小池/三·相思/四·破阵子


诗人之死 其五

《箜篌引》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一些附注

《箜篌引》出自《相和歌辞》。

子高渡河,见白发疯癫者冲入河中,疯者的妻子在后呼喊不让他渡河,可为时已晚,疯癫者已经被河水吞没了。

那女子拨弹箜篌,唱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其声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


画中女性的手势是弹奏箜篌时的手势。

一·蒹葭/二·小池/三·相思/四·破阵子



鹤相欢

一些肉眼的颜色


扫描稿损失色调真的很大,以后定期凑九发拍的版本XD

一些肉眼的颜色


扫描稿损失色调真的很大,以后定期凑九发拍的版本XD

鹤相欢
“——陷我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

“——陷我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

简媜


迷迷糊糊脑子停转

今天不太舒服没画画写个字混个更XD

“——陷我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

简媜


迷迷糊糊脑子停转

今天不太舒服没画画写个字混个更XD

鹤相欢

因情缘起


画的电影那个人设

题字也是自个儿瞎写的,凑合看

小时候就很喜欢白蛇传,期待上映!

因情缘起


画的电影那个人设

题字也是自个儿瞎写的,凑合看

小时候就很喜欢白蛇传,期待上映!

鹤相欢

诗人之死 其三

《相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一·蒹葭/二·小池

诗人之死 其三

《相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一·蒹葭/二·小池

鹤相欢

【24:00】

君有好颜色,更敌千斤酒。


【24:00】

君有好颜色,更敌千斤酒。



鹤相欢

一些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清理相册| ᐕ)୨

一些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清理相册| ᐕ)୨

鹤相欢

诗人之死 其二

《小池》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无代指,诗句仅为灵感来源。

*其一《蒹葭》


这张试着用了用之前蹭来的手工磨的孔雀石和青金石,肉眼质感很好还有很明显的矿石细闪,可惜拍不出来……^^ |  | 


诗人之死 其二

《小池》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无代指,诗句仅为灵感来源。

*其一《蒹葭》


这张试着用了用之前蹭来的手工磨的孔雀石和青金石,肉眼质感很好还有很明显的矿石细闪,可惜拍不出来……^^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