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鹰弹

232浏览    5参与
猫东西🐈

角色属于老师们,ooc属于我
全部都是大头,背景好难,上色好难,我卑微了

p1 @滑稽x方块 家的原刺,看块哥挺喜欢小姑娘就画了(女孩子真好啊)
p2 @SNK十年空 家的鹰弹——天呐我太可了,我可的不行(就是白鹰很难画,偷了懒)
p34是我家的刺弹刺……出于私心速涂了小条幅,很爽我可以了ᕕ( ᐛ )ᕗ

总结:老师家的双佣真好看真好磕!!!!我哭晕古七了!!!!!!

角色属于老师们,ooc属于我
全部都是大头,背景好难,上色好难,我卑微了

p1 @滑稽x方块 家的原刺,看块哥挺喜欢小姑娘就画了(女孩子真好啊)
p2 @SNK十年空 家的鹰弹——天呐我太可了,我可的不行(就是白鹰很难画,偷了懒)
p34是我家的刺弹刺……出于私心速涂了小条幅,很爽我可以了ᕕ( ᐛ )ᕗ

总结:老师家的双佣真好看真好磕!!!!我哭晕古七了!!!!!!

黑猫不黑

【双佣】他是该自由的鹰

  从今往后,学习磨刀

  双佣向,白鹰之舞×弹簧手

  又是一篇流水账,瘫了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身影从天而降挡下袭来的尖刀,那个声音低吼着快走,他看见斩断的白羽沾染血迹被风扬起掠过高空,坠落前被阳光染上金边。

  

  

  

  

  1、

  弹簧手从劫后余生里回过神,他看到采药人正在给白鹰上药包扎,纯白的绷带覆盖伤口下一秒又渗出血色,这道伤口深得能看见骨头,可想而知那时屠夫的怨念多重。

  他想,如果不是他挡下一刀自己一定跑不掉。

  他想,如果不来救他,也不会为此受伤。

  他想,这么深的伤一定很疼。

  “包扎好了。”采药人收拾着医药箱,一边嘱咐他俩,“虽然上药之后很快...

  从今往后,学习磨刀

  双佣向,白鹰之舞×弹簧手

  又是一篇流水账,瘫了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身影从天而降挡下袭来的尖刀,那个声音低吼着快走,他看见斩断的白羽沾染血迹被风扬起掠过高空,坠落前被阳光染上金边。

  

  

  

  

  1、

  弹簧手从劫后余生里回过神,他看到采药人正在给白鹰上药包扎,纯白的绷带覆盖伤口下一秒又渗出血色,这道伤口深得能看见骨头,可想而知那时屠夫的怨念多重。

  他想,如果不是他挡下一刀自己一定跑不掉。

  他想,如果不来救他,也不会为此受伤。

  他想,这么深的伤一定很疼。

  “包扎好了。”采药人收拾着医药箱,一边嘱咐他俩,“虽然上药之后很快就能恢复,但这几天必须好好休息,记得伤口不能沾水。你是他兄弟?”采药人看着弹簧手同白鹰相近的脸,得到后者呆愣的点头后说道,“那你照顾好他,我先走了。”

  “等、等等,我不是……”弹簧手反应过来时采药人已经走了。回过头又和白鹰视线交汇,后者的目光太透彻,天空蓝的眼睛倒映着弹簧手的身影,再无其他。

  “谢谢……”

  弹簧手听到自己说;

  “但是,为什么要挡刀?即使我走不了也不影响结果不是吗?花童和学徒已经逃脱了,如果不挡刀你也不至于受重伤,为什么……”“能逃脱不是更好吗?”

  “什么?”

  白鹰注视着弹簧手的眼睛。

  “不挡刀,你会迷失,可挡了刀,你就能逃脱不是吗?”

  弹簧手突然兴起终止这段对话的念头,这情绪来得莫名其妙,他刚把眉头皱起想瞪白鹰,视线掠过裹得厚重的纱布,这股念头又消退得一干二净。

  弹簧手头痛的捂住额头,心想着,那个世界线的奈布萨贝达真的是——

  傻到家了!

  

  

  

  

  2、

  这是一座奇特的庄园,拥有同一名字同样容貌的皆是来自平行世界的同一人,不同世界造就出或大或小的差别,有的人对此兴致勃勃,有的人却避之不及。

  

  “我不想看到白鹰,不去。”

  佣兵看着弹簧手圈着腿缩在墙角就是不打算出房门,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和白鹰打了一局就变成这样了。

  “白鹰受伤虽然有你的原因但不是你的错不是吗?”佣兵耐着性子劝他,“他也只是想让你也逃脱而已,你别自责了。”

  “我才没有自责,我只是嫌弃他傻……哼,反正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那也要吃晚饭啊?”

  弹簧手看着佣兵,这个最早来到庄园的奈布萨贝达对同体都很照顾,他外表看起来年幼,佣兵也宠着他几乎事事顺着,但也仍然有自己的坚持,比如晚饭不许别人帮带,要吃就自个儿去餐桌上吃或者自己拿。

  所以,不想看见白鹰的弹簧手理所当然的饿到现在。

  魔鬼!

  不就是饿一顿吗,又饿不死我,哼!

  “我不吃了不行吗!”弹簧手瘪着嘴,忍住不去揉咕噜叫的肚子,爬起来把佣兵推出房门。

  佣兵拗不过弹簧手,只好把属于他的那份晚饭盖好,等着人想开了偷溜下来吃。但佣兵没想到的是,他离开后不久,桌上的晚饭就被另一人带走了。

  

  “咚咚咚!”

  “都说了我不饿!”

  “真的?”

  窗户突然跳进来一个人影,弹簧手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一句卧槽硬生生憋住了。他没好气的瞪着不请自来的家伙:“你来干什么?”

  白鹰把手里端着的餐盘亮给他看,说道:“今天的餐后甜点有巧克力雪崩蛋糕,我看你没下来就给你带上来了,吃吗?”

  弹簧手又瞪他:“吃!”

  

  

  

  

  3、

  “我觉得你傻透了。”

  “嗯?”

  “本来都做好准备祭天了,你突然救我干什么?觉得我会感激你?”

  “嗯。”

  “嗯个鬼啊!听好了,幸好那局的摄影师没带一刀斩,不然你救我会被别人骂的懂不懂?”

  “嗯……”

  “嗯来嗯去的,你不会说点别的?”

  白鹰看着他嘴角粘上的巧克力酱,想了想伸手擦掉,本着不浪费的想法抹进自己嘴里,然后认真的对弹簧手道:“沾到巧克力酱了。”

  弹簧手呆滞的看着他行云流水一套操作,面无表情的把他从窗台推了下去。

  “gunna——”

  

  

  

  

  4、

  佣兵呆愣的看着一夜过去虽然仍然不搭理白鹰但明显态度正朝着诡异的角度撒开蹄子狂奔的弹簧手,和一瘸一拐的白鹰。

  佣兵:黑人问号???

  但出于某种责任感(?)佣兵还是开口关心一下白鹰:“白鹰,你的腿怎么了?”

  白鹰明显不过的遮掩了一下,说道,“就从窗户摔下去了。”

  “你——”

  佣兵看向突然炸了毛似的弹簧手,想起早上看到弹簧手的那份晚餐已经吃完了,当时还以为是哪个半夜肚子饿偷吃了呢,感情让白鹰给带弹簧手那儿去了。

  啧啧啧,行啊这个白鹰,稳得一批啊。

  

  

  

  

  5、

  弹簧手依然觉得白鹰是个憨憨,明明能平的局,时常因为替他扛刀输了。

  “你扛什么刀啊憨憨!”

  恼怒的戳着白鹰肩膀,弹簧手的怒火把其他人吓一跳,一看白鹰低头挨训的样子有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好了好了弹簧手,谁都有失误的时候啦,你别生气了。”调香师本来对于错失一笔游戏积分有些不满,但转念一想也许只是白鹰想转成赢局只是不小心失误,想了想还是劝了一句。

  说完之后调香师瞥了白鹰一眼,对方正巧也看向她。

  调香师脸上的淡笑僵硬了一瞬。

  

  

  

  

  5、

  弹簧手和白鹰的关系一天天朝好的方向发展,偶尔白鹰也会主动拉着弹簧手谈天说地。

  弹簧手说他的世界里有很多发明家,他也想成为发明家,手上的弹簧装置就是自己制作的,虽然偶尔会出现故障。

  白鹰说他出生在悬崖边。

  嘘——是真的,鹰族都出生在悬崖边,那样不容易被蛇族吃掉未长大的幼鸟。

  白鹰说他第一次看清世界的时候是晚上,正对着悬崖,放眼望去漫天星海,还有衔接天际的墨色里飞舞的细小星点。后来他知道了,那些星点是森林里的萤火虫。

  成长的过程漫长枯燥,白鹰一笔带过,他说自己第一次学飞,冲下悬崖时差点没展开翅膀,他展开双手比划了一下,笨拙的动作逗得弹簧手直笑。学会飞之后,他经常迎着崖底掠过的狂风展开翅膀,有次直接被吹走,他说,回来之后才发现父母被吓坏了,在那之后不久,他就学会了捕猎。

  之后我就独立了。白鹰望着夜空,然后皱起了眉,庄园里的夜晚没有星星,一颗也没有。

  弹簧手看着这样的白鹰,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白鹰继续说他成年之后到处流浪,雄鹰没有伴侣前多半会四处迁徙,哪里有食物就去哪里。他告诉弹簧手自己曾见过漫天的极光,比湖景村的壮丽得多,遮住了整个夜空,镜子似的水面倒影着极光,身处其中就像进了另一个梦幻又美丽的世界。他说自己曾在高空俯瞰角族的迁徙,角族头领用脱落的角做成的号角在吹响时可以响彻整片草原,得到信号的角族会朝着号角响起的方向移动,从一开始的零星几个到几十几百到千千万万难以计数,蹄声赶走掠食者亦或者将他们踩在脚下,迁徙之中的角族无所顾忌无所畏惧,他们只会有一个目标,向着目的地前进。

  弹簧手在脑海中描绘着白鹰所说的画面,他一点点睁大双眼,下意识看向白鹰,对方正遥望夜空,天蓝色的眼睛里却是只有落寞。

  白鹰说他会飞,可是为什么从来没看到过?

  弹簧手想着。

  是不是因为,这只鹰,失去了他应有的自由呢?

  

  

  

  

  6、

  弹簧手回到住处,他告诉白鹰只要得到足够的游戏积分就能离开庄园获得自由。白鹰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他曾经想过用游戏积分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可如果无法离开庄园,那愿望即使实现了也没有意义,但他从未想到的是,愿望也可以是离开庄园重得自由。

  “弹簧手,如果离开了庄园,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本来笑着的弹簧手一点点的变成了面无表情,白鹰愣了愣,暗自责怪自己没有早点对弹簧手摊牌。

  “我喜欢你,弹簧手,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白鹰说着,“鹰族对所爱至死不渝,我想带你去我的家乡,带你看遍所有我曾经见过的风景。所以,你愿意和我走吗,弹簧手?”

  弹簧手木楞着缓缓落下眼泪,他看起来不太好,把白鹰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给他擦眼泪,眼看着弹簧手的眼泪完全止不住,白鹰干脆把他抱进怀里,任由胸口的衣服被温热的泪水打湿。

  半晌后,白鹰得到了弹簧手的回应,怀里的人回抱他,埋头在他胸口微微点了头。

  

  

  

  

  7、

  翼族失踪的白鹰回来了,他变得更加矫健,成了全族雌性趋之若鹜的雄性,见过白鹰的雌性都被他迷得脸红心跳,而鹰族对所爱至死不渝,未婚雌性们都期颐着自己能成为那个唯一。

  然而,白鹰拒绝了所有求偶的雌性。

  为什么,是谁踩在他们前头拿下了白鹰?雌性们恨得牙痒痒。

  白鹰呢?他又在做什么?

  他啊,他只会日复一日的在曾经失踪的山谷上空盘旋。

  

  

  

  

  end

  ——————

  发出渴望评论的叫声!

  悄悄透露一句:弹簧手也有许愿,而且他的愿望是提前预支的。

  

  

  


萘晷
重新处理了下稍微好了一点点…...

重新处理了下稍微好了一点点… …
滤镜比我会调色系列】

重新处理了下稍微好了一点点… …
滤镜比我会调色系列】

萘晷
七夕快乐 【证明自己存活系列,...

七夕快乐

【证明自己存活系列,不知道会不会画完... ...

七夕快乐


【证明自己存活系列,不知道会不会画完...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