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鹰霜

928浏览    8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1 19:43
YourBestFreak

大家好我又跳坑啦——(什。

CP向成分有注意x

哪个角色不认识就问我吧(。

大家好我又跳坑啦——(什。

CP向成分有注意x

哪个角色不认识就问我吧(。

骆古池

【鹰藤·情人节贺文】今天藤哥人设崩了吗

【脑洞属于“猫武士扎堆闲聊群”群主夕颜鱼,我是写手】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cp鹰藤黑松落冬,雷者退散】

【3608字已完结】
《今天藤哥人设崩了吗》

藤池滑动着鼠标,只见眼前出现了一条两小时前的微博。

“@啃黑莓的松鼠V:亲爱的你搞错了,是 @给黑莓点火V//@小松鼠的小黑莓V:祝大家情人节快乐,顺便说一句,我优秀的弟弟还没有女朋友 @鼓瑟吹笙V”

下面的评论区一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嫌弃了”
“给点火,烧烧烧!!!”
“只有我注意到了这对cp诡异的情侣id了吗?”
......

藤池点进了“啃黑莓的松鼠”这个id,紧接着出现了一条微博认证:x站鬼畜区知名up主。

她已经关注了这位鬼畜阿婆,只不过有几天...

【脑洞属于“猫武士扎堆闲聊群”群主夕颜鱼,我是写手】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cp鹰藤黑松落冬,雷者退散】

【3608字已完结】
《今天藤哥人设崩了吗》

藤池滑动着鼠标,只见眼前出现了一条两小时前的微博。

“@啃黑莓的松鼠V:亲爱的你搞错了,是 @给黑莓点火V//@小松鼠的小黑莓V:祝大家情人节快乐,顺便说一句,我优秀的弟弟还没有女朋友 @鼓瑟吹笙V”

下面的评论区一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嫌弃了”
“给点火,烧烧烧!!!”
“只有我注意到了这对cp诡异的情侣id了吗?”
......

藤池点进了“啃黑莓的松鼠”这个id,紧接着出现了一条微博认证:x站鬼畜区知名up主。

她已经关注了这位鬼畜阿婆,只不过有几天没有关注动态了。她划过一水的秀恩爱,发现了一个链接。

“@啃黑莓的松鼠V:感谢素材区的贡献 【链接】-某唱见的尬舞之歌”

藤池好奇地点了进去。

.

“啊啊啊bgm辣耳朵”
“前面说什么呢这是男神的歌!!!”
“可是被鬼畜区做素材之后就成为洗脑神曲了”
“求藤哥别循环这首歌啊啊啊啊啊啊”
“藤哥拒绝点歌,微笑”

藤池不以为意,手上继续飞快地操作。之前那首《某唱见的尬舞之歌》给她完完全全地圈了粉。虽然“某唱见”被拿来做了素材,但是声音戳心,颜值爆表,藤哥多年的少女心终于决堤。

藤池冷静地敲打键盘,弹幕疯狂刷着“藤哥的不同寻常”。

藤池,x站知名游戏阿婆,重口味,恐怖游戏分分钟通关。自打在x站混,藤池圈粉无数。然而她粉丝这道门是进门容易出门难,刚看是一个声音好听操作风骚的up,过了一会就成为画风清奇的尖叫少女,各种“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层出不穷。粉丝倒还是坚韧,从来就没有脱粉的,只不过时常表示一下:“恐怖游戏都变成搞笑游戏了。”

藤池今日不哈了也不啊了,俨然一副正经样,粉丝们表示恐慌:画风不正常,而且循环了三个小时鬼畜区神曲!!!

其实此神曲本不是鬼畜区产物。还要说来话长。

.

x站知名唱见黑莓掌情人节发了一条微博,跟鬼畜区阿婆松鼠飞来了一波“生气了吗?”、“没有噢”的甜蜜暴击,愉悦脱单。他二人的认识得益于松鼠飞剪的一波“黑莓鬼畜合集”,其中一句“大家晚上好这里是黑莓混蛋黑莓笨蛋黑莓小兔几”成功打破了音乐区和鬼畜区的天堑,双方粉丝疯狂涌入对方阵营,黑莓掌直播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一位对方粉丝刷的一条“大大真的不去看看松鼠太太剪的黑莓鬼畜合集吗”——

被好奇心害死的黑莓瑟瑟发抖地发现:我靠这姑娘不是我上司的女儿吗???于是就地关注送礼物。可惜上司也是没正行的,二老一看乐呵:为啥不牵个红线?

于是就有了“二幺四微博血案”,秀恩爱风波卷地来,掀翻了一众单身贵族的小心脏。

黑莓掌女粉瞬间噼里啪啦往下掉。他没有松鼠飞底气足,心虚地把视线转移到另一位高质量单身帅哥鹰霜身上,果然,从他身上掉下去的粉丝迅速挂住了他弟弟——鹰霜大佬的大腿。鹰霜刚想嘲笑一下自己哥哥,就发现自己被铺天盖地的告白淹没。

松鼠飞非常贴心,给鹰霜剪了一个量身定制的鬼畜,让一首本来很正常的歌变成洗脑神曲。

藤池正是被这曲鬼畜圈粉,偷偷换了个号把鹰霜关注了,观看欣赏了所有视频,然后默默加入收藏夹,成为一级迷妹。

所以今天冷静的藤哥依旧不正常。

.

正当情人节过去半个月后,藤池的粉丝惊觉藤哥终于换了bgm!但是经过三秒钟的人工听歌识曲,所有人都认识到:单曲循环变成单人循环。

之后三个月,藤池把鹰霜所有的个人曲放了一遍又一遍,众多粉丝纷纷扒住两头墙,成为英勇无悔的双担粉;但就是没人往“朋友”方面想。也许是藤哥的狂热太过冷静了。藤池依旧在直播里哈哈哈,粉丝貌似也适应了。

直到有一天。

“大家好,我是藤池。今天我们继续这个叫做‘warriors’的游戏......剧情进行到这里已经接近高/潮,是的我有经验了,能看出来......唔我们先找找枪......哎哟!!!”

画面突然切换到一只恶鬼,面目狰狞。藤池敲击着键盘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小怪。

“call爆!!!藤哥依旧空手打怪”
“藤哥666今天依旧给您表白”
......
“【曾见周灵王太子】打赏 招财猫 x99”
“哇大手笔朋友!!!”

藤池手一顿,被一个怪削了一下。

弹幕群体懵逼。

藤池手抖了,按不下去了,害怕了。

她手边的手机刚刚刷出来一条“特别关注【龟儿子入梦】更改ID为【曾见周灵王太子】”

这个可以检测出任何动态的小程序是楼下街坊冬青叶友情赞助的。冬青叶是她大学学姐,虽然不干这种“抛头露面”的工作但也混x站。洞察力高强如冬青叶轻而易举地发现藤池成为一个脑残狂热粉,立刻撺掇自己的程序猿男友搞出来一个“隐私度极低”的小程序,随时随地就能第一时间看到app本身不会推送的消息。

“龟儿子入梦”这个id在藤池看来霸气不失神秘,她在网上查了好久资料才知道是说的周灵王。这回好,鹰霜直接“曾见周灵王太子”,藤池觉得虽然少了点神秘风格但是文艺了不少。

藤池假装冷静,内心狂呼:我爱豆给我发礼物了!大手笔!啊啊啊啊啊我无以为报!!!!

接着,她就提前game over。

弹幕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黑屏了。

“不是我手机坏了吧????为什么我还看得见弹幕???”
“不不不前面那位朋友我这也一样!!!”
“诸位醒醒藤哥掐直播了”
......

藤池向后一倒趴床上发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激动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外面响起了接连不断的门铃声。藤池啊啊啊着没听见,过了一会门铃就变成踹门了。

冬青叶习惯按门铃不停地按——毕竟她作为一个写手手速不比藤池差。

“藤——傻——叉——你大半夜干什么呢!!!我知道这层就你一个人但楼下还有瑟瑟发抖的看恐怖电影的小——情——侣——”

藤池突然开门,冬青叶险些栽进来:“靠你干什么???”

藤池把她拉进来,关门上锁十分娴熟。“冬哥我直播鹰霜给我送礼物了!99个招财猫!!!”

冬青叶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给你土豪打尻,所以怎么样,这就是你半夜鬼叫吓唬我男朋友的原因?对不起我要下楼了他一个人害怕——”

“不冬哥你不能走——”

于是藤池就跟着冬青叶一起下楼了。冬青叶进门就安抚缩成一团的小落叶,承诺不会再出去了,把藤池拽进屋,把电脑一摆:“你看看!”

藤池凑过去。鹰霜正在直播,下面一坨弹幕飘过,都在喊“大佬大佬我也要招财猫!!”“鹰霜我爱你!!不要去找藤哥了!”


“他们都看见了,现在你高兴了吧?”冬青叶白了她一眼,继而苦口婆心道,“我理解你小粉丝,但这不是你半夜嚎叫的理由。赶紧睡吧。乖。”

藤妹妹在冬哥眼前立刻矮了一截,拼不过无形气场,只好应了一声“哦”。

.

又几个月。

转眼天就凉了。x站组织了一群牛b阿婆见面。甜文作者恋爱圣手冬青叶精心给自己的死宅后辈打扮一番:“精神不少。小姑娘哪能天天对着电脑?辐射有危害懂不懂?”

拉镜子前一瞧,好家伙,那是多高挑白净的小姑娘?藤池被自己吓了一跳,反射性要嚎,立刻被冬青叶在后背上拍了一巴掌。“记住你的设定,高冷英伦淑女,懂不?”

藤池立刻狗腿笑:“您经验不错啊,泡过多少——”

冬青叶立刻把她丢到车上,挥挥手走人。

藤池嘟囔道:“——次落叶哥,成了不?”


x站的胸牌制作精美,颜色也不奇葩,淡雅的银色在藤池胸口和她一身卡其色毛衣很配。她一言不发地走进会场,看见黑压压的人群先咽了口唾沫,发现了自己还有潜在的社恐情节。远处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向她招手:“姑娘!!这儿!”

藤池走过去,看了看那女人的胸牌。是【吃坚果】。

“啊,松鼠老师您好!”她立刻笑意盈盈,“我是您的粉丝!”

松鼠飞眨眨眼睛,笑了起来:“你长得真好看。”

百年无一遇,藤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紧接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自然地揽住了松鼠飞,笑出了八颗白牙:“你好啊,唔——你是【常青笙】.....哦,是那个游戏up,我听我弟说了,全天候循环他的歌——”

松鼠飞笑眯眯地掐了他一下:“怎么说话呢?你优秀的弟弟是你的,这是我优秀的妹子。”

黑莓掌吃痛又不敢叫,只好认怂。

藤池内心爆炸:什么??爱豆注意我了!!!啊啊啊啊啊——

她干巴巴地说:“哦,幸会。我是藤池。”

松鼠飞高兴地说:“我是松鼠飞,这是我家老头子黑莓掌,你不用管他他说话不把门。”

藤池突然有点怜悯自家爱豆的哥哥。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后台突然听见粉丝们一阵尖叫。接着主持人的声音响起:“啊,最后一位大佬也来了,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我靠怎么不按套路来......”松鼠飞小声说,还是率先走了上去。藤池跟着她和黑莓掌以及一众up主走了上去。她脚步有点抖。

豁然大亮,灯光和日光一同照在她身上,她被刺得睁不开眼。最终欢呼结束了,灯光也移走了,她睁开眼睛,只看见远处一个男人向他望了过来。他跟黑莓掌长得很像,只是眯缝着一对冰蓝色的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凛厉。

那是鹰霜。藤池突然这么想。

男人冲她笑了一下,在灯光的照耀下还能看见他年轻脸庞上的一点点绒毛。整张脸庞干净得很,跟高跳的体型配上真算是独一无二了。

藤池,依旧百年无一遇地,脸红了。

台下鹰霜女粉开始嗷嗷嗷地叫。无疑这群眼睛如同猫头鹰般锐利的饥渴少女也捕捉到了那个笑容。

“鹰霜我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表白大佬!!”
......

.

活动结束,粉丝被迫离场。藤池这个怂到底掉的粉丝壮着胆子去跟鹰霜搭话。

“入梦......曾见......呃老师......”

鹰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结结巴巴,又给出了一个阳光向上一眼万年的笑:“叫我鹰霜就好。”

藤池红着脸,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鹰霜...老师,我特特特特别喜欢您的歌,我听黑莓大大说......您还关注我过?啊不胜荣幸....谢谢您的招财猫!”

鹰霜盯着她看了一会,心想这姑娘还挺可爱,于是又用逗猫的语气说:“一起去喝个咖啡?”

成天哀嚎着“一段鬼畜引发的血案”的黑莓女友粉永远也想不到,她们新粉上鹰霜大佬要制造一场名为“一杯加糖拿铁引发的血案”

.

藤池拿着自己甜到齁的拿铁小口啜着,鹰霜坐在她对面看着她。

藤池最后还是先说话了:“您,您换什么id啊,原来的多有范?”

然后万众瞩目的藤哥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又怂了???问的什么问题?

鹰霜却放下手里的杯子:“喔,是这样。我觉得原来的id太隐晦了,改成‘曾见周灵王太子’比较好。”

然后他说了一句让藤池不敢相信的话。藤池惊地不会说话了。

“你不是‘笙’吗,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所以取一个吹偶像的名字不对吗?”

藤池:......???!

.

第二年的情人节,鹰霜的一条微博炸了。

“@鼓瑟吹笙V: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不过对不起要让你们失望了,这是我女朋友 @碧桃常青V”

藤池在下面回了一句:“@碧桃常青V:谢谢入梦老师,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

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
.
.

小剧场:

“这是冬姐,我是她的书迷,”鹰霜介绍说,“有段时间我生活不太顺畅还是她开导的我。冬姐是我最喜欢的专栏作家,因为她我才去做唱见。有一次她提到‘常青笙’这个up主不错,我就去看了。”

藤池:.......

冬青叶立刻高兴起来:“所以你们在一起了?哇我做了月老?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牵线成功!!!”

鹰霜:???你们认识???

藤池:合着您在文里只是说说,压根没有管用的套路。

冬青叶眼刀削藤池,藤池99+连败。


【fin.】

社会我冬哥,人狠话不多!!!

黑莓女粉丝吓吓他,第二天涨回来

七月在野
二部曲主角团× 上...

二部曲主角团×

上列从左到右依次是:暴毛,羽尾,鹰霜,蛾翅
下方从左到右依次是:褐皮,松鼠飞,黑莓掌,叶池,鸦羽

附 人设设计思路

*暴毛书中的设定是与父亲灰条外貌相似的深灰色公猫,所以绘制人设时(虽然没有画出灰条的人设)在我的构思中,脸部与灰条人设的脸部是基本一模一样的×
衣服因为褐皮挡住了所以图中看不到全部的样子。我的设计中暴毛穿着一件水蓝色的T恤衫,上面有三道天蓝色条纹。因为暴毛与雷族的父亲过于相似,所以为了突出他对河族的感情,使用了我私设的河族代表色蓝色,来作为上衣主色调。
动作设计为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羽尾。
*羽尾的设定是与母亲银溪极其相似的银灰色母猫(有画银溪

二部曲主角团×

上列从左到右依次是:暴毛,羽尾,鹰霜,蛾翅
下方从左到右依次是:褐皮,松鼠飞,黑莓掌,叶池,鸦羽

附 人设设计思路

*暴毛书中的设定是与父亲灰条外貌相似的深灰色公猫,所以绘制人设时(虽然没有画出灰条的人设)在我的构思中,脸部与灰条人设的脸部是基本一模一样的×
衣服因为褐皮挡住了所以图中看不到全部的样子。我的设计中暴毛穿着一件水蓝色的T恤衫,上面有三道天蓝色条纹。因为暴毛与雷族的父亲过于相似,所以为了突出他对河族的感情,使用了我私设的河族代表色蓝色,来作为上衣主色调。
动作设计为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羽尾。
*羽尾的设定是与母亲银溪极其相似的银灰色母猫(有画银溪人设,还没上色可能会过两天发×)。
设计羽尾人设时我给她设计了中分披发,用挽到脑后的那两绺头发来表现她温柔的性格。在衣服的边缘处设计了红边来暗示她有雷族血统(在我的私设中,红色是雷族的代表色)。贴身的上衣我用银色金属水粉颜料薄薄地覆了一层,来呼应她的毛色。细看应该能看出来×
羽尾在第二部第二本就加入了星族,所以动作设计为微笑着看着下方,但没有看具体的哪一只猫。
*褐皮是一只完全不能用“柔弱”来形容的母猫,甚至可以说是“柔弱”的反义词。在寻找午夜的旅途中,即使受了伤,她的勇气和坚毅仍然不输于任何一只猫。所以我为她设计了精干的短发,并让她内穿一件较为修身的黑色夹克来突出她的自立。因为影族领地比较阴冷潮湿,所以她外套一件较为宽松的一字领(?)褐黄色风衣,并与她玳瑁色(黑黄色或黑黄白三色)的毛发相呼应。
动作设计为吃瓜围观黑松秀恩爱×
*松鼠飞是一只姜黄色(姜红色×)母猫。学徒时期活泼好动,所以给她设计了扎起高马尾之后,辫子长至肩膀的发型;并让她穿了一件橘红色卫衣式(?)短袖衫。因为“火和老虎”的预言,所以她的卫衣上有火焰图案。
考虑到她和黑莓掌秀了六本书的恩爱(并在接下来的三部曲里继续秀×),动作设计为亲昵地靠在黑莓掌的肩上,伸手去抓他的耳朵。但是其实能不能抓到根本不重要,她只是想和黑莓掌打闹而已。
*黑莓掌是一只与父亲虎掌十分相像的深棕色虎斑猫,但是性格却大相庭径。在一部曲中,面对族猫的不信任,他就已经表现出了良好的性格和积极的态度。我设计了黑红渐变色连帽开衫和里面的米白色T恤,以及相较于他身边鹰霜的眼睛更加宽大(?)一些的眼睛来表现他的性格。
*鹰霜身为虎星的私生子(?)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野心。相较于黑莓掌更为细长的眼睛,和黑紫色的高领外衣,都在暗示他诡计多端。此外,在上色时,我在他眼部以上加了些紫色(蛾翅“哥哥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近日有血光之灾”×),使他看起来面色更加阴沉。
动作设计为准备转身离开前,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
*蛾翅激发了我画这张图的灵感×重温二部曲第一本的时候,描写她外貌的那句“……波浪花纹……金色母猫……”(原文忘了×)瞬间让我脑补出一个金发大波浪美女的形象×
两侧的金发间各挑出一绺,用有蛾翅膀装饰的发圈扎着,呼应她的名字。带花纹的连衣裙呼应她的毛色。但是二部曲里的蛾翅并不是一只自信的猫。低着头,目光退缩地看着一个角落,双手交握在身前,都表现了她在二部曲里的自卑又恐惧的模样。
*叶池是一只浅褐色虎斑猫。刘海相对于姐姐松鼠飞张扬的三七分,叶池则是娴静的六四分,右“四分”刘海编成麻花辫扎进偏右的(我们的角度)低马尾里。发圈有叶子装饰,呼应了她的名字。
衣服设计了浅棕色镶边的白色吊带一字领连衣裙,和图中没有画出的白色手套(呼应她的白色脚掌+巫医职业)。
动作设计为面朝鸦羽,眼睛却忍不住向身后看。图中没有画到的,她的手与松鼠飞的手紧紧牵着(可以任意理解×)。
*鸦羽是一只坏脾气的黑色公猫。正好,我觉得黑色蛮适合他的就给他画了一身黑×
发型考虑过很多种,最后还是选择了这种整体向后的短发。大多数风族猫,应该都会经常在原野上迎风奔跑吧。
衣服选择了扣子没扣好+衣摆凌乱的黑衬衣。衣着随便,正如他粗暴无礼的外表。但是他的内心却敏感细腻。爱情来时使他温柔,去时却又毫不留情地带走了他生活下去的勇气。不知道二部曲之后他的心境如何。我猜,或许只是敷衍地活着吧。

离歌鸽鸽搁嗝

无事可做修点图
一句玻璃糖?

无事可做修点图
一句玻璃糖?

我名为祭。

段子233

在黑森林的成员们连续几次招人都招了小公猫后,终于招到一只藤池。鹰霜下令:“宠!黑森林上下全部都给我一起宠!”但是……

————————————

藤池走路累了。“我走累了。”风皮蚁毛虎星黑条鹰霜断星齐喊:“我们背!”

————————————

“鹰霜,黑条打了藤池。”

“封杀黑条,让藤池当黑森林副首领。”

“鹰霜,藤池还打了黑条一掌。”

“哎呀这丫头,自己打会疼的。”

————————————

“鹰霜,今天我不小心把黑条踹进水里了”

“黑条死不了,慢慢踹”

“鹰霜,我把蚁毛弄die了”

“蚁毛死了也没事,慢慢弄”

————————————

在黑森林的成员们连续几次招人都招了小公猫后,终于招到一只藤池。鹰霜下令:“宠!黑森林上下全部都给我一起宠!”但是……

————————————

藤池走路累了。“我走累了。”风皮蚁毛虎星黑条鹰霜断星齐喊:“我们背!”

————————————

“鹰霜,黑条打了藤池。”

“封杀黑条,让藤池当黑森林副首领。”

“鹰霜,藤池还打了黑条一掌。”

“哎呀这丫头,自己打会疼的。”

————————————

“鹰霜,今天我不小心把黑条踹进水里了”

“黑条死不了,慢慢踹”

“鹰霜,我把蚁毛弄die了”

“蚁毛死了也没事,慢慢弄”

————————————


DarkPhoenix_黑凤凰

【猫武ABO】给俺也整一个

◎猫猫ABO设定,设定集一样的东西,纯属恶搞不要介意,能接受这些神奇设定再往下看

◎时间线混乱,雷族主场,伪全员存活(?

◎配对混乱,有非官配出现,看的时候当心点

◎tag瞎打的 出场猫猫都有覆盖吧

 

 

-1-

雷族育婴室里每只还没到成长期的幼崽都觉得他们可亲可敬的族长是Beta,毕竟他冷静、温和,不像典型的Omega有柔软细致的情绪与身体——比如黛西,也不像典型的Alpha暴躁自大——比如莓鼻。

当然,后半个例子他们只敢在武士们听不见的地方小声议论。

-2-

无论幼崽们说什么,火星,从生理上,以及自我认知上,都是正常的Alpha;然而他的信息素不明...

◎猫猫ABO设定,设定集一样的东西,纯属恶搞不要介意,能接受这些神奇设定再往下看

◎时间线混乱,雷族主场,伪全员存活(?

◎配对混乱,有非官配出现,看的时候当心点

◎tag瞎打的 出场猫猫都有覆盖吧








 

 

-1-

雷族育婴室里每只还没到成长期的幼崽都觉得他们可亲可敬的族长是Beta,毕竟他冷静、温和,不像典型的Omega有柔软细致的情绪与身体——比如黛西,也不像典型的Alpha暴躁自大——比如莓鼻。

当然,后半个例子他们只敢在武士们听不见的地方小声议论。

-2-

无论幼崽们说什么,火星,从生理上,以及自我认知上,都是正常的Alpha;然而他的信息素不明显,发情也因为疲劳和药草而混乱,有时连老友们都辨别不出他真正的性别。

“是的,火星是Alpha,”灰条在猎物堆边上对新学徒重复,“是的,他是,你们这些小猫尽管不信。说实话,有时连沙风都不相信他是。”

-3-

沙风,Beta,火星的伴侣。

灰条,Omega,火星的老朋友。

当他们接受询问的时候,他们一致表示因为接触的次数太少,他们根本想不起来火星的信息素是什么气味。

-4-

鸽翅,在当学徒前,一直以为自己是Omega,而她那坚韧勇敢的妹妹更应该是Alpha。

直到守夜的后半夜,性别分化开始出现,鸽爪恐慌地发现自己变成了Alpha,而常春藤爪毫无变化——鸽爪想她一定分化成了Beta。

-5-

松鸦羽说常春藤爪是个性征不明显的Omega。

-6-

暴躁巫医松鸦羽,行事疯狂、口气烦躁。

他是个每次发情期都要吞下大量抑制药草的Omega。

-7-

全族都知道狮焰喜欢炭心,只有炭心不知道。

炭心,极端典型的Beta,完全闻不到浓烈的Alpha信息素。

-8-

黑莓掌和松鼠飞,模范夫妻,两位都是极端典型的Beta。

是灵魂伴侣呢。

-9-

没有猫闻到过松鸦羽和叶池的信息素,虽然他们并不隐瞒他们都是Omega的事实。

如果一只猫接近叶池或是松鸦羽,只能闻到浓烈的金盏菊香气或刺鼻的酸模气味,再不然就是杜松果和蜂蜜,永远都是变化莫测的药草味儿。

-10-

蛾翅,唯一不信星族的巫医,通过奇怪的手段把自己搞成了无第二性别的猫。

松鸦羽对此的评价是“鬼才”。

随后他又补充说:“给我也整一个。”

-11-

同样不信星族的云尾表示很赞,他也想整一个。

-12-

云尾,宠物猫的孩子,火星的大侄子,嫌弃自己第二性别的Omega,根据他嘴里的故事,有一大半宠物猫会被人类剥夺第一和第二性别。

火星说:“你不要用实话吓幼崽。”

-13-

藤池在黑森林里没闻到过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她就此话题问过枫荫,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反派没有柔弱的Omega。”

混入其中的藤池非常心惊胆战。

虎心表示附议。

-14-

虎心,和藤池一样,是个性征不明显的Omega。

迟钝的鸽翅每次在他身边散发无处安放的Alpha信息素时,他都要费力地抑制冲动。

-15-

冬青叶,地道归来的帅气武士,第二性别成谜。

只有她的同窝手足知道,她并不是族猫一直以来以为的不断吞下抑制药草而不发情的Alpha。

冷酷的工作机器,冬青叶,Omega。

以及她优柔寡断的温柔伴侣,落叶,Alpha。

-16-

“我不知道石楠尾是Alpha,”狮焰在只有他和松鸦羽的巫医巢穴里痛心疾首,“我一直以为她是炭心那样的Beta。”

松鸦羽用尾巴摸摸狮焰,“没事的,我有时候也觉得半月是Beta,但其实她是Omega,不也挺好的嘛。”

“等等,”狮焰懵逼,“半月是谁?”

发现自己说漏嘴的松鸦羽陷入了自闭。

-17-

无星之地没有Omega。

群星之战的时候藤池才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美丽、强大、凶狠且有力的虎星,Omega,因为久违的信息素压制debuff被火星成功击败。

虎星,再起不能。

-18-

全篇都没出场过的鹰霜非常悲伤,他仔细地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发现自己既没有信息素,也没有伴侣,更不可能有孩子,并且也没有当上族长。

黑莓星说:“是好消息,松鼠飞刚为我生下了可爱的孩子们。”

因此鹰霜更悲伤了。

-END-

后续补充的一点设定集
>火星的信息素是燃烧树木的气味,冬青叶是冬青叶(...),鸽翅的信息素是“嗅闻羽毛的温暖蓬松气味”
>米莉是Beta,银溪是Alpha,亮心是Beta,斑叶是Omega
>黑条和断星和枫荫都是Alpha

DarkPhoenix_黑凤凰

【同人文】蓝眼睛(鹰霜/藤池)

鹰霜视角

鹰霜/藤池,非CP向,是某种超越了普通感情的深层感情

角色属于艾琳们,ooc属于我。

---------------------------------------------------------------

        在世界之中、永恒地盘桓着的,黑色。
        在腐朽的落叶间簌簌地抖动着清冷,苔藓和毒蕈在他的指爪间滑动,星星在夜晚鸣响,可是它们从未掠过他的头顶。他长久地凝视苍白的月亮,而有一瞬间在那...

鹰霜视角

鹰霜/藤池,非CP向,是某种超越了普通感情的深层感情

角色属于艾琳们,ooc属于我。

---------------------------------------------------------------



        在世界之中、永恒地盘桓着的,黑色。
        在腐朽的落叶间簌簌地抖动着清冷,苔藓和毒蕈在他的指爪间滑动,星星在夜晚鸣响,可是它们从未掠过他的头顶。他长久地凝视苍白的月亮,而有一瞬间在那诡谲而洁净的一湾方解石色里看见了久未谋面的太阳的影子。
        不过无星之地没有日出。现在没有,可预见的未来里也没有。他从空地边缘离开,腐臭的气味困扰他灵敏的嗅觉;当他走进繁密的森林时,永恒的黑夜犹如生的实体从四面八方飞跃而下汹涌地紧拥他,他的眼睛逐渐重获了初冬霜雪融于池水的色泽。
        在无温度的水潭边缘他倾下干渴的颈项。
        于是蓝眼睛再一次地看向他。

        在世界之中、一瞬地漂掠过的,银色。
        在高耸的黯淡林间蓬勃地生长的是蕨草,无尽的阴湿和幽暗抚摸他不安稳的梦。反复地苏醒,他在寂静中不断地再次睡去,嘶吼、流血、死亡回荡未曾止息。林地由绵延的、厚重的淤泥构成,他侧卧在光滑得令猫恶心的石块表面进入酣眠——可是黑森林的族类会梦见什么呢?
        梦本身就是回环,他迟钝地想。他在无意识与清明之间的灰色地带徘徊,那里一切都失去色与光,没有黑夜没有白昼没有清晨与黄昏,比寞然而阴森的无星之地更死寂;但是心脏仍在虚幻地搏动,血液仍在虚幻地流淌,他走过阳光灿烂的青翠草原的触感仍然留在他的记忆里,然而一切都是梦,一切都是睡乡中闪烁不定的事物,包括那摇曳的银河星群也包括他们沉重的邪恶——他也是梦的一部分,梦的族类会梦见什么呢?
        他在梦里看见了雀跃的蓝眼睛

        在世界之中、闪耀地游弋着的,银色。
        在泥泞的池沼间潜伏着湿滑冷腻的异类,毒牙在他的脚掌边缘嘶嘶作响,每一只飞舞的昆虫都窒息在沉闷郁结的空气中,黑色的森林似乎从未放过攫取生命的任何一丝机会。然而灵魂依旧顽强地在这片被遗弃的土地上扎根生长、遥望远方,幻想他们旧日的辉煌,以哀鸣颂咏未来漫长。
        每一个不为所知的故事都发生在这里。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穿过广寥的原野、穿过雾状的白芒,他从那窒息的边界上携光而归。
        从此蓝眼睛总是注视他。

        在世界之中、温暖地融熔了的,银色。
        在没有猎物的禁域,在死亡笼罩的腐土,他的体腔第一次饥饿起来,仿佛时间本身正在啃食他潮湿的灵魂,有某种悸动抓住了他空空如也的思维。热烈地、疯狂地,他在遥远的黑灰色的地平线上看见了某些他从未了解过的东西,一种眩晕的狂乱、一种刺痛的兴奋感,深色天空偏红的色彩像是被暴雨洗脱了颜色的三色堇砸进他因光线暗弱而扩张到极致的瞳孔。
        像是被无从想象的庞然巨物击倒伏在泥泞之中,他滚烫的爪垫溅起颜色沉重的浆液,而他的绝望如此鲜艳如此充满生机勃勃的活力地在世界的角落向他张开了所有的利齿,宛如一枚饱满破碎的死亡浆果——他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蓝眼睛在茂盛的高草丛中窥视着他。

        在世界之中、如日光般跃动的,银色。
        在比以往更加颤抖不安的寒风中,他无梦的、短暂的、碎片式的睡眠被一阵尖叫所结束。乌云在背景光线极端暗弱的苍穹中翻滚积聚,水流舔舐怪石嶙峋的河岸,半明半暗的幽冥之中,他消瘦的身躯似乎失去了最后的控制权。话语带着不祥的恐慌从他震荡的声带中溢出,与之同时狂风在黑色闪电形状的枝桠间弹跃呼啸起来,一片比叹息更轻的落叶擦过他疼痛流血的伤痕。
        当他由梦向现实滑行时,荆豆丛刺痛了他的皮毛,黑莓拉扯他;他摇晃不稳,能感到自己的目光脆弱地四处漂移,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在熙熙攘攘的皮毛和利爪之间,他冲下遍布石楠花的短坡。
        他茫然若失地寻求蓝眼睛

        在世界之中、永远地弥漫开的,黑色。
        在残破的金雀花洒下的浓重的阴影里,他与月亮的色彩永无止息地纠缠和战斗;血的气味涌入他灵敏的鼻腔,尖牙闪烁寒光。
        于是在月光之下颈椎的折断声响彻空地,他的身躯轰然倒下,而他的灵魂比任何时刻都更加轻盈,他仿佛能够看到一切。
        蓝眼睛没有看向他。

-END-

鸽羽炖粥

当你认为黑森林没戏份吃盒饭的时候,他们在……
……看小时候的照片_(:з」∠)_

【其实只是想画画鹰霜x】

当你认为黑森林没戏份吃盒饭的时候,他们在……
……看小时候的照片_(:з」∠)_

【其实只是想画画鹰霜x】

壹壶茶
一只小Hawkfrost。大概...

一只小Hawkfrost。大概还是飞鹰的时候。

一只小Hawkfrost。大概还是飞鹰的时候。

Pessirism.

听着,我长大了。【鹰霜幼年故事向。】

“蠢货,照你这样打下去,敌人早就把你撕了个粉碎!”

“出爪还要快!你这什么死老鼠速度?!再狠,再快!好,现在看清楚了,我可不想这么轻松就把你肚子划烂!”

“可是父亲——”

“你没资格叫我父亲,蠢货!连我一根毛都没有扯下来,你看看你这怂样儿,全是血,啊?”

“父亲……不要!嘶啊——!”

“叫我虎星!你再这么打的像只幼崽一样软绵绵的,我就再废你一只耳朵!”

可是……父亲,我。

我做不到啊……好疼,呜……父亲,我好累……

“鹰霜!没睡醒吗?!别把自己还当只小猫,你已经五个月大了!撕碎敌人的喉咙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可你是我父亲——”

“闭嘴,鼠脑子!别把我当你父亲,我最多让你...

“蠢货,照你这样打下去,敌人早就把你撕了个粉碎!”

“出爪还要快!你这什么死老鼠速度?!再狠,再快!好,现在看清楚了,我可不想这么轻松就把你肚子划烂!”

“可是父亲——”

“你没资格叫我父亲,蠢货!连我一根毛都没有扯下来,你看看你这怂样儿,全是血,啊?”

“父亲……不要!嘶啊——!”

“叫我虎星!你再这么打的像只幼崽一样软绵绵的,我就再废你一只耳朵!”

可是……父亲,我。

我做不到啊……好疼,呜……父亲,我好累……

“鹰霜!没睡醒吗?!别把自己还当只小猫,你已经五个月大了!撕碎敌人的喉咙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可你是我父亲——”

“闭嘴,鼠脑子!别把我当你父亲,我最多让你妈把你弄出来了而已!现在,把我当成你最恨的敌人,一个有血海深仇的家伙,是时候撕碎他了!”

“过来,进攻我,杀了我!”

“那,那我来了!”

“就是这样——对!嘿,你看看你打的哪儿?!你该进攻我的侧腹用力把我掀翻扔出去才对!别管我死活!”

父亲……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只想和你好好一起活着呀。妈妈被你抛弃了,你带着我逃出来,我叫你爸爸,你却咆哮着让我叫你虎星。

你说,我没那个资格做你的儿子。

——是了,没那个资格。

因为你是强者,我是弱者。

对吧?

我找到答案了。

呵。

“虎星!老不死的,拿命来!”

血的味道——原来就是这样的么……令人陶醉啊。

“吼!鼠脑子,这才像样儿,继续,你已经学会了。”

虎星,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脚下!

我发誓!

再快,再狠!要用最致命的招数!

呼,好累……

“废物,才多久你就累了?!”

肩膀……嘶——好痛。虎星你个老不死的,爪子也够尖,不过——你就这么放心把我摁在地上?

你的喉咙——看起来挺柔软。会很容易刺入的。

“吼!住口,在我决定撕碎你之前!你是我的手下,我最忠实的死士!臣服,这是你除了战斗之外第一个需要学会的东西!”

“别动,听懂没?!”

呜……死士么……

我懂了。

我永远打不过你。永远无法杀死你。你会去你所说的那个黑森林,那么——

我也会。

臣服?

我学会了。

“虎星,放开我。现在我希望亲自撕碎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我要亲眼看见他绝望的模样。”

“我要让所有猫,都陷入永久的绝望。”

我没有的,你们都别想有。

包括,被爱的权利,爱的权利。

——听着,我长大了。

无墨即酒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少量藤池鹰霜出没,ooc年年有,这篇特别多,文笔渣,慎戳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少量藤池鹰霜出没,ooc年年有,这篇特别多,文笔渣,慎戳

晴天✧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能见到父亲,你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联手,但现在,你把我带到这无星之地自己却安逸的坐在副族长的位置上,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鹰霜
“你一直都做错了鹰霜,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黑莓掌

“你当然能过的很舒适,你从小就能见到父亲,你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联手,但现在,你把我带到这无星之地自己却安逸的坐在副族长的位置上,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鹰霜
“你一直都做错了鹰霜,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黑莓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