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鹿佣

17490浏览    84参与
知非

今天遇到一位佛系鹿头,有铃铛!

头像也是狠可爱的鹿鹿


小弹簧被班恩放在肩上,像是大将军在打他不听话的小鹅子的屁股哈哈哈哈

(可惜我莫得法老皮肤...要不就是大将军在惩罚不听话的小皇帝!分分钟脑补上万字)


今天遇到一位佛系鹿头,有铃铛!

头像也是狠可爱的鹿鹿


小弹簧被班恩放在肩上,像是大将军在打他不听话的小鹅子的屁股哈哈哈哈

(可惜我莫得法老皮肤...要不就是大将军在惩罚不听话的小皇帝!分分钟脑补上万字)


学学人家好好学习(钱)

【all佣】神奇玛丽苏桥段

特好笑,一心动就写了


是别人给我讲的玛丽苏桥段,笑出声


【勘佣】


诺顿把嘴巴张成了o型,说“咦?”


奈布:你四不四有病


【占佣】


伊莱坐在梯子上,缓缓的向奈布走来


奈布:你是四条腿,对吧?


【哭佣】


罗比看着奈布的眼神,带着三分邪魅,三分柔情,三分冷峻,还有一分说不清的情愫


奈布:你不是没有头咩?


【鹿佣】


在提到奈布的一霎那,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忽然又变回冷酷,看向奈布时,眼神忽然又变得温柔,忽然又变得冷酷:“快走吧!”想了想,他的眼神又变回温柔。


奈布:???你是空调吗你是?


【裘佣】


“奈布!你醒...

特好笑,一心动就写了


是别人给我讲的玛丽苏桥段,笑出声


【勘佣】


诺顿把嘴巴张成了o型,说“咦?”


奈布:你四不四有病


【占佣】


伊莱坐在梯子上,缓缓的向奈布走来


奈布:你是四条腿,对吧?


【哭佣】


罗比看着奈布的眼神,带着三分邪魅,三分柔情,三分冷峻,还有一分说不清的情愫


奈布:你不是没有头咩?


【鹿佣】


在提到奈布的一霎那,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忽然又变回冷酷,看向奈布时,眼神忽然又变得温柔,忽然又变得冷酷:“快走吧!”想了想,他的眼神又变回温柔。


奈布:???你是空调吗你是?


【裘佣】


“奈布!你醒醒!醒醒啊!”裘克傻傻的看着奈布,奈布的肩膀在不断流血,裘克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裘克从兜里拿出一袋云南白药,直接撒向奈布的肩膀。只见奈布的伤口在一点点愈合,裘克简直开心极了


奈布:……妖魔鬼怪快离开……


六角銅魚

【all傭】傭兵受難日#完結

*銅魚終於有思明!

*但我還想要感染啊!

*話說我把心力都放在傭兵身上了呢!

*惡搞

*前提有

*寫完我心靈都不純潔了

*我喜歡空軍

*因為重點是色色的地方,所以劇情有點趕

*偶爾出沒對話體


監管和求生者對調

但傭兵必須穿極短的女僕裝

為甚麼?

因為我喜歡(嘿嘿

*對話等同語音(監管聽不到

*雖然銅魚會上來放連結,但因為頻論的聯結有百分之兩百的機率會被吞,所以要是有人太晚上來,而銅魚來不及補連結的話,可以去銅魚其它文的連結,點作者名(英文的)就可以找到瞜!


真看不到,就請自行複製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

*銅魚終於有思明!

*但我還想要感染啊!

*話說我把心力都放在傭兵身上了呢!

*惡搞

*前提有

*寫完我心靈都不純潔了

*我喜歡空軍

*因為重點是色色的地方,所以劇情有點趕

*偶爾出沒對話體

 

監管和求生者對調

但傭兵必須穿極短的女僕裝

為甚麼?

因為我喜歡(嘿嘿

*對話等同語音(監管聽不到

*雖然銅魚會上來放連結,但因為頻論的聯結有百分之兩百的機率會被吞,所以要是有人太晚上來,而銅魚來不及補連結的話,可以去銅魚其它文的連結,點作者名(英文的)就可以找到瞜!


真看不到,就請自行複製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988779


何霖的車站

    鹿佣【哈格雷妮亚】



    重發


    鹿头X佣兵(护林者X逃兵),私设有,特别多的那种。


    鹿头人类设定,粗话少许,慎入。


============================


    「他在那!别让他熘了!」

「……浑帐!」


    一身迷彩服裤装被沿路枯枝勾破好几个洞,画着黑纹的脸颊全是细碎的刮痕,蓊鬱的林子裡蜿蜒的山路,坡道像口深井,迳自吸去他...



    重發


    鹿头X佣兵(护林者X逃兵),私设有,特别多的那种。


    鹿头人类设定,粗话少许,慎入。


============================


    「他在那!别让他熘了!」

   

    「……浑帐!」


    一身迷彩服裤装被沿路枯枝勾破好几个洞,画着黑纹的脸颊全是细碎的刮痕,蓊鬱的林子裡蜿蜒的山路,坡道像口深井,迳自吸去他的体力,没有着水也没有回音。


    奈布已经受够了长期军旅和不公平的对待。


    什麽叫做僱佣兵不但得充当廉价劳力,上战场时还得冲锋陷阵?肤色和身材让伤痕累累的背膀成了歧视的箭靶——这明显已经超过了契约范围。


    置身军法之外,男子确实是忍气吞声待到约定时间才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但上头却强行要留下他——别无选择,只好暴力突围后落荒而逃进营区附近的山林。


    把这行当饭吃后未曾如此狼狈,若自认倒楣只会觉得自己该死的逆来顺受。奈布啐了一口,长期训练出的体力经过这麽一跋涉已经见底,但追兵可不会让他有时间怠惰,顶多使他谢过一遍又一遍林子裡的崎岖与树丛的茂密,因为它们替他挡下不少子弹。


    逃过这次,他再也不会接那些天杀的白人生意。


    夜色深邃而月色清明,男子无心欣赏,用最后一丝气力左拐进大石块的遮蔽之下,按着腰间匕首,试图让气息稳定。


    奈布擅长近战和肉搏,这是军队裡广为人知的事情。他不怕枪,只怕没有一个发挥的舞台。


    不过人数众多之下,在他们扣下板机前将敌方全员歼灭是不可能的,就算发生奇蹟也一样。听着军靴叩上泥地的闷响,剧烈撞击胸骨的心跳暴躁而急促,男子手上使力握住刀柄,掌心发疼,双眸烈焰般炯然,脑裡不着痕迹地为自己倒数死亡。


    归西也比现在生不如死的烂状态好太多。


    逼近了,太近了。


    「小佣兵,我们知道你在这裡,所以快出来,跟我们回家去吧。」


    几个从容的跫音使他心头微颤,渗入空气的同时隐藏主人的气息;以为是从另一边包夹而来的追兵,奈布正想扭腰再闢新道,发现右侧走道的小丛裡晃动一阵——


    空气流动静止了,不,是他被眼前景象压抑着不敢呼吸。


    由上而下罩住他的阴影逼他屏息。


    在附近的城镇裡,奈布听说过关于这片林子的传闻。


    有个怪物在这裡出没,手持锋利巨斧,身材壮硕魁梧,性格凶恶残暴。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


    那双皮靴漆黑如玄日,刀刃在双手间将杀意勾勒成具象,高壮的躯体披盖轻甲——就算身形上像是个人类,也无法让人忘却他颈部以上是个「非人类」。


    奈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硕大的驯鹿头颅对着前方,正气凛然;蓬鬆的棕黑毛髮折射月光,斑斓夺目。从喉头不断翻滚的低吟夹杂鼻息,无一不指出「牠」的怒火已经沸腾,压抑到了极限。


    「不对啊,你们看那是……」


    「怎麽回事?难道那些村民的鬼话是真的不成!」


    「等一下别往前了!」


    「怂货!你给我——」


    众说纷纭而嘴杂,惊动不少林间栖鸟。鹿首四望,嘴裡躁动的火气掩不去,一脚前踏,粉尘扬起,男子几乎要被那野性的咆啸震聋双耳。


    愤恨、怨怼地。


    「吼啊啊啊啊——!」


    撕裂了天空,震撼了地面,就算摀上耳朵也完全无法隔绝那高分贝的吼声。其中的情感直击他的心脏,强烈而真实。


    「牠」想要的不是他们离开,而是要确保某样东西的安全。


    那是动物地盘被侵犯时才会发出的呐喊。


    不知为何得出这个结论时,他冷静得不寻常。


    追兵尖叫着逃离,弃兵曳甲得狼狈,有人还腿软了要人拖。


    在一旁看了,大快人心——不过这裡还有另一个角色,直勾勾地朝他这儿望。


    脚跟被石头抵住,没了退路。


    眨眼功夫,属于野兽的气息往他脸颊扑上。

   

    这瞬间,奈布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那双墨色瞳眸直勾勾地朝他瞪,却感觉不到半点生气,也没有焦距。「咦……」


    怯怯压住想碰触的祟动,视线试着迎上,怪物却将巨斧插入沙土裡头,双手一扬按在脑袋两边,向上一推——


    以为是什麽猎奇画面的他吓得摀住双眸,结果止不住的好奇心强迫他睁眼,映入瞳孔的,居然是一张成年男人的脸!


    半阖的金色眼裡有着对他的好奇与有善;汗水打湿鬓角和颊侧,乌黑及肩长髮微绻,贴上肌肤;高挺的鼻樑凑在他身边,嗅闻不断,少许鬍渣挠得他难受,却一动也不敢动——那凶器还近在眼前啊!


    「……母亲没有排斥您。」过了许久,在「牠」快把他全身上下品评过一遍后,发出了感想。


    「……蛤?」


    出乎意料的言论使奈布一头雾水,蹙起眉头,只能耐着性子等待那人自己拉开距离,给他空间好好呼吸。「母亲,哈格雷妮亚,森林之母;儿女,班恩,护林人之子。」


    单膝跪下,臂间尚环着鹿首头套,男人用空出的那隻手,上抬,下抓,捶胸,接着伸出两指,轻触嘴唇,再是额头,最后抚着胸膛,深深弯腰,那低得能与土地共鸣的声线才窜入他耳裡:「您是母亲的客人。」


    「你在说些什麽?」止不住的颤抖因对方一席话而淡去,奈布急着要男人起身,殊不知这肌肉块头根本不受一丝影响,只是微微晃下。


    护林人……他在心中呢喃。若以此来解释,便能理解那人必须驱逐外来者,他的老家也有类似的信仰元素——但为什麽,自己没有被当作入侵者的一员?「母亲……欢迎愿死之人。」


    不着边际的对话终于有个方向,或许是自己方才那个「必死无疑」的想法被得知——不过这也说不通,凭什麽一个护林人可以读心思?


    「愿死?哈!别开玩笑——」


    「您的眼裡,没有光芒。」


    闻言,奈布大笑几声,却渐渐转为难受的嗫嚅,靠上大石,别开头。


    是啊,他受够了,若不是为生活所苦,他也很想待在家乡——母亲的等待不值得一个离家多年却未能出人头地的傢伙。僱佣兵背负的黑暗太重,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在她面前抬得起头。


    他早就累了,精神压力早就超过了极限。


    不想去思考自己现在的模样在对方眼中有多麽可笑,男子摀着脸,贴着巨岩滑坐在地,遮掩着红透的眼眶。


    「你说你叫班恩?」


    「是的,很开心能代替母亲与你相见。」


    「这样啊……」自嘲地讪笑几声,奈布缩着腿,唇瓣微启,动得艰难。「所以你所说的母亲……欢迎我去到她身边?」


    「不全是。」


    孕着泪水的蓝眼瞪大,抬头的那一刻瞬间被老鹰似的视线紧攫,逃也逃不脱。香槟色的瞳孔一收一放,泛起些许暗金,眼色却仍柔和,彷彿能融化世间一切负面与不公,但仍让他难以接受。


    原来……连森林之母也无法完全地接纳他吗?


    「母亲有言,若客人不嫌弃,便请随班恩来。」


    「啊?什——你等一下!」嘴上说得礼貌,手上抓住他的意外纤细的腕部一拉,男子整个人起身,力道大到甩也甩不掉,只能盲目地跟着男人,一步步走进森林深处,左弯右转,看不见路程的尽头。


    对方的步伐不急不缓,就是攒得他胳膊生疼,没有退路也没有援助,根本不知道会被带到哪处!


    顶上叶片愈渐稀疏,月光的冷色调也沉寂在迷彩服的边缘,盘根错节成了光洁的土地,直到他们出了林子,来到悬崖边。


    奈布第一次觉得心底阵阵热流,耳根发烫,双眼打直,只因眼前景象的美已不能用现有的任何一个字词去形容。


    「这裡,是最靠近母亲的地方。」


    他听见男人这麽说着。


    从上向下看,这是个不平整的月牙湾,峭壁内凹,海面前蚀,男子脚下踩着块突出的尖石,为此地印上了人烟。


    升至穹顶的满月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温柔,细緻银光洒在水波之上,注满面积不大的小滩;却也像是烙在了谷底,模煳了海与崖底的边界,和着轻抚,含着慈爱,分不出是石上的海浪斑纹,还是洋上的硬核节理。


    凉爽却不黏腻的海风夹杂野百合的清香,从岩壁的缝隙之间吹出,刚开始是极小的呜鸣,渐渐膨胀、圆润,幻化成高低有致的美好乐音,不至响遏行云,也不如高山峻岭般难以触碰——

   

    像是一首歌谣,徐徐,缓缓,没有华美的字彙,只有朴实的语调。


    树叶轻曳,光影斑驳。


    那个男人,班恩,木然放开了他的手,十指紧扣,喉间的呼噜声不像前些时候的杀气腾腾,反而像在祈祷,或者说,臣服。「迷途者啊,我亲爱的迷途者们。」


    等到对方再次启唇,是伴上了谷间沉吟,开始咏唱之时。


    「容我成为您们的方向与标的。」


    「毋分昼夜阴晴,月盈月缺。」


    「恩惠如您,至高无上的哈格雷妮亚,请容我以虔诚之心呼唤您。」


    「您将凡间丑恶、人世斗争,全数拥入怀,包容子女们愚拙。」


    「您将鸟啭花语、清风明月,全数不私藏,带给子女们恩泽。」


    「至高无上的哈格雷妮亚,我愿用一生守护您,愿您的高洁永存。」


    「倾听护林人的呐喊吧,母亲。」


    「倾听愿死者的灵魂吧,母亲。」


    「倾听——」


    「我们的声音吧,至高无上的哈格雷妮亚。」


    盘旋上空,宛若没有重摔落地的那一天。


    男人顺着旋律哼着,而奈布已听不见自己心中的鼓譟,闭上双眼,享受迴荡在岩壁之间辞句,任由绵软的月色搭上眉眼轻吮。


    夜风吹拂,吹去了一身俗尘——有种连这个佣兵身份沾染的血腥也能一笔勾销的感觉。「不全是的原因,我想您应该能理解。」


    指向静悄无浪的彼方,班恩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笑靥,微弯的金眸很是耐看。


    「母亲无论何时都欢迎您,我的迷途者;但她一直希望,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她的子女们。」


    「……!」


    这是,要他好好活下去的意思?


    久未放鬆的嘴角打破冰封,浅浅上扬,望进那双眼瞳深处;随后,慢慢移开视线,转过了身,往原路走去。


    「愿哈格雷妮亚与你同在。」


    男人没有阻挠,只是在他身后喊了声;而他鼻头一酸,也不回头,埋首向前,只是嘴上低低的说了句,音量小,却绝不含煳。


    「……愿哈格雷妮亚与你同在。」


    话语凝结时,奈布热泪盈眶。


   


红酒Red Wine

【all佣】锁链

好久没更了

不是我懒


紧急刹车

不要期望肉

含哭奈

注意避雷(杰佣/裘佣/鹿佣)


..........................................................................

半夜已经将至凌晨。


     如你所见,白色的大床上坐着一个小男孩。而他的脚腕已经被锁链勒出了痕迹。


      此时此刻,男孩穿着破烂不堪的绿色兜帽,抱着一只白色的枕头蜷缩在床头,身体抖如筛糠,因为刚哭完后留下的泪痕以及那猩红的眼睛...


  ...

好久没更了

不是我懒


紧急刹车

不要期望肉

含哭奈

注意避雷(杰佣/裘佣/鹿佣)


..........................................................................

半夜已经将至凌晨。


     如你所见,白色的大床上坐着一个小男孩。而他的脚腕已经被锁链勒出了痕迹。


      此时此刻,男孩穿着破烂不堪的绿色兜帽,抱着一只白色的枕头蜷缩在床头,身体抖如筛糠,因为刚哭完后留下的泪痕以及那猩红的眼睛...


    太能激起人心阴暗深处的东西……


1.杰佣

   吱呀,房门被缓缓的打开,杰克好似刚刚工作完,手上还沾染这红色的血迹。


    一边清理着手上的赃物,一边缓缓的走去床边。


    杰克盯着床上的男孩,目光越来越深,越来越暗,随后,缓缓朝着他伸出了手,那白皙得仿佛连经络都能看清的手,一点一点地触向了男孩的唇……


     接下来,传来的便是疼痛感。


    男孩咬着杰克的手,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却丝毫不恳松口。


    男孩知道,只有现在能挣扎一会了。


   杰克拎起脚腕处的锁链,使得男孩不得不松口,然后半躺在床上。


   很显然,杰克现在瞒脑子不好的想法。


   杰克抬起了奈布的脚腕,轻轻的吸舐着他脚腕处的红痕。


   奈布反抗着,在杰克的脸上踹了一脚。


    “小奈布很不乖呢。”杰克不仅没有动怒,反而他的眼目下多出了疯狂。


   从兜里掏出一小瓶红色的液体,掐着奈布的脸往他嘴里灌。


............

兄弟们下车。


2.裘佣


   裘克如同疯子般的踹开房门。


   男孩被吓了一跳,虽之便是仇恨警惕的目光瞪着门口的人。


     “还想反抗吗?看来我的惩罚还不够呢~”裘克舔舐着嘴唇,一脸坏笑的盯着男孩。


    裘克慢步的走向床边,根本没有注意着男孩枕头下的廓尔喀军刀。


    下一步便是男孩把刀子抵在裘克的颈动脉。


    “把我的锁给解开,不然我杀了你。”奈布凶悍的看着裘克。



     或许在旁人看,裘克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殊不知,奈布根本无法下手,凭借着他也爱裘克。


    只是裘克的爱已经扭曲了,他想占据他的一切,不容忍任何人看他,他不想看着他对别人笑。


    “啊嘞,那如果我不解开呢~你要杀了我吗?你不会心痛吗?”裘克已经贱贱的看着奈布,并没有顾忌脖子上的刀,依旧做着他下一步要做的事。


    裘克抚摸着奈布胸前的两点,因为破烂不堪的黑色衬衣,透露出皮肤的白,以及更加的色情。


.......

到站。


3.鹿佣


     班恩轻轻的推着房门,深怕吵醒里面的人。


     很难想象,一个憨厚壮大的人是怎么做出不发出声音的。



    但是,即便动作在轻柔,里面的人却早已经醒了。


   就这样,大小眼瞪着,谁也没有发出声音,直到最后还是奈布的肚子叫了一声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班恩拎着手上的饭菜抵给了奈布,且还拿了一张桌子,看得出,他真的很用心。



    就这样,班恩看着奈布吃完了整整两碗饭,并且一句没有说。


    很安静...


   等到了吃完饭,收拾完碗筷,班恩才说了一句话,“做噩梦了?”便揉了揉奈布柔软的发丝。


   奈布没有说话,只是躺下来,拉起被子遮住了他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班恩。


    班恩也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直到奈布再次睡着了才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


……………………………………………………………………………


莫得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班小鹿斑比的画风不一样。


不会写ce


感觉锁链没啥用...


破100粉我思考着什么福利


 

  


管制塔巴巴妥思

【all佣】【车】晚宴(part.2鹿佣部分)

——————【避雷注意】——————

1.本文cp为all♂监管×佣,请未成年的小妹妹不要让我难做

2.这是一篇纯粹迫害佣兵毫无理性的纯炖肉爽文,过激佣吹请提前绕道。另外OOC有,准确的说还挺多的;私设有,部分设定上套紫皮,基本为了开车,这种肉是香的还是臭的都看个人,请各位酌情食用

3.本篇为鹿佣部分,鹿头为阿努比斯皮肤,佣兵为咒缚法老皮肤,有相关私设。另外注意阿努比斯这边是采用了胡狼兽人的设定来写,雷这种的请及时跳车

——————【避雷注意】——————

-

-晚宴-

-

Part.3 “鹿头”的晚宴

-

神王与死之使者

-

“阿努比斯?”

那个少年坐在重重帷幔后柔软的床上,姿态随意而慵懒。但就是这样的一...

——————【避雷注意】——————

1.本文cp为all♂监管×佣,请未成年的小妹妹不要让我难做

2.这是一篇纯粹迫害佣兵毫无理性的纯炖肉爽文,过激佣吹请提前绕道。另外OOC有,准确的说还挺多的;私设有,部分设定上套紫皮,基本为了开车,这种肉是香的还是臭的都看个人,请各位酌情食用

3.本篇为鹿佣部分,鹿头为阿努比斯皮肤,佣兵为咒缚法老皮肤,有相关私设。另外注意阿努比斯这边是采用了胡狼兽人的设定来写,雷这种的请及时跳车

——————【避雷注意】——————

-

-晚宴-

-

Part.3 “鹿头”的晚宴

-

神王与死之使者

-

“阿努比斯?”

那个少年坐在重重帷幔后柔软的床上,姿态随意而慵懒。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却让阿努比斯生出了无数复杂的情感:再回的欣喜,对无上之人的敬畏,从骨血中透出来的臣服欲,以及——

“汝为何在此处?余又为何在此处?”

法老站起身,脚步踩在床垫上,都仿佛走出了王者的威仪。阿努比斯单膝跪地,右拳护在心口——他的心乱糟糟的,不知道庄园主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法老坐在床边,曲着一条腿,另一只脚随意地晃悠着。他漫不经心地听着阿努比斯的汇报。许久,他嗤笑一声,“难怪余能够在阳世现界。原来如此,是托了这名佣兵的福吗。有趣。神代以后的魔法竟然能精妙到如此地步。值得嘉奖。”

阿努比斯垂着头,连喘息都不敢出声——仿佛一呼一吸都会惊动面前无上的神王。

法老静静地看着俯首的臣子。

阿努比斯凭依的这名男性有将近两米高,浑身是如同盔甲一般健壮的肌肉。这和阿努比斯完美地契合。他的体表覆盖着漆黑顺滑的毛发,胡狼的头部显示着死之使者的威严。法老仔细地审视着他。他轻笑起来,说:“难得的重生感觉真不错。那么,虽然只有一晚,但也不妨让余来做一点有趣的事吧。”

“阿努比斯。”

胡狼抬起头。

法老将腿伸出去,递到阿努比斯面前。

“你知道该做什么。”

“服侍余。”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房间时,年轻的法老王睁开了眼睛。他抬起手,不出意料地看见自己的手正化为沙砾散去。

阿努比斯将他抱在怀里安静地睡着。他抱得那么紧,以至于法老王几乎不能动弹。他勉强伸出手,摸了摸阿努比斯的颈侧。

“即使是在异世界,需要审判与救赎的灵魂也多如牛毛。”

“所以这个世界才需要阿努比斯。”

“好孩子。你是本王的骄傲。”

阿努比斯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法老王清楚,现在的他有一点难过。他明白,阿努比斯不想和自己分开——但是消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最后摸了摸阿努比斯的鼻吻,用带着笑意的低沉的声音说:

“我为你骄傲。”

阿努比斯伸出手,将最后一点沙砾攥在拳头里。他张开手掌,眼神终于从不舍恢复了他平时的冷厉。

是的。

这个世界,仍然需要阿努比斯。

任务完成之前,他不能够有所懈怠。这辜负了庄园主,也怠慢了神王的期待。

只是——也许他仍然能有所希冀。

等待,并心怀希望——直到再次与神王相见的那天。

【碎碎念】

这篇锁了五次了,还是发不出来我可能要直接走链了。再锁的话这车门就提前焊死(

鹿佣这对从埃及风皮肤出来开始我就很喜欢了,也一直想着产粮,结果怎么产都是一堆蛋白废料(。

裘佣有点难产,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人外,所以黄佣蜥佣那种是第一位的,杰佣也能凑合,厂佣和鹿佣这两篇因为有皮肤paro也能好,但是正常人之间的碰撞我就稍微有点苦手了……再等我两天


金
我欠的鹿佣(捂脸) 灵感来自之...

我欠的鹿佣(捂脸)



灵感来自之前的一场普通匹配,正好碰上我的竹马白蜡,于是他快速把别人飞掉过后跟我在场子里转悠了近半个小时。赛后有个人在那骂我们,结果白蜡回了句“只可惜你没遇上对的人”,笑疯了,之后还是好好道了歉的,毕竟对队友不太好的来着。 @你别说话我头大 



#私心all佣tag#

我欠的鹿佣(捂脸)




灵感来自之前的一场普通匹配,正好碰上我的竹马白蜡,于是他快速把别人飞掉过后跟我在场子里转悠了近半个小时。赛后有个人在那骂我们,结果白蜡回了句“只可惜你没遇上对的人”,笑疯了,之后还是好好道了歉的,毕竟对队友不太好的来着。 @你别说话我头大 




#私心all佣tag#

2懵
森林中的狼和鹿——鹿佣 ———...

森林中的狼和鹿——鹿佣


——————————————

因为鹿头单身太久了,看到一只野生的小狼崽,都觉得特别顺眼了。
鹿头:……
狼崽奈:???
鹿头:…… 

狼崽奈:你在干嘛啊?
鹿头:我只是好奇你长了多少颗牙齿。
狼崽奈:……(ㅍ_ㅍ)

————————————————————
1000粉点图一。
私心想画鹿佣🤤🤤🤤  奈布身上 画少了一个铁项圈,但一想到在森林里想必已经情到浓时,可能要被咬脖子,所以就忽略吧。🤤🤤🤤

私设:露脸的鹿头,只有在恋人面前才会露脸!o(*////▽////*)q

森林中的狼和鹿——鹿佣


——————————————

因为鹿头单身太久了,看到一只野生的小狼崽,都觉得特别顺眼了。
鹿头:……
狼崽奈:???
鹿头:…… 

狼崽奈:你在干嘛啊?
鹿头:我只是好奇你长了多少颗牙齿。
狼崽奈:……(ㅍ_ㅍ)


————————————————————
1000粉点图一。
私心想画鹿佣🤤🤤🤤  奈布身上 画少了一个铁项圈,但一想到在森林里想必已经情到浓时,可能要被咬脖子,所以就忽略吧。🤤🤤🤤

私设:露脸的鹿头,只有在恋人面前才会露脸!o(*////▽////*)q

六角銅魚

【all佣黃佣】約束之物

同為邀約的番外

Cp有黃佣約佣鹿佣

我發現邀約的番外真的可以寫很多哀(多虧約瑟夫呢!

而且就算不是番外也能單獨看

邀約番外不出意外的話,加上這張兩張就該結束了(不然我會後繼無力

反正就是想寫all佣就是了

我也想寫肉,但那個真的很麻煩阿…要在腦袋中幻想場景還要想台詞啥的

*極短篇

*請點紅心藍手

*請多留言

咚咚!

古堡樣式的教堂大門被敲的作響,卻不像來踢館的人那般急促,反而感覺那人力氣原本就那麼大

穿著黃色長袍,坐在長椅上看書的人闔上書本,不疾不徐的走到門口

“班恩”他打開大門後叫出那人的名子”吾的老友,許久不見”

“哈斯塔”班恩和對方握了手,然後又站在原處呆了一

同為邀約的番外

Cp有黃佣約佣鹿佣

我發現邀約的番外真的可以寫很多哀(多虧約瑟夫呢!

而且就算不是番外也能單獨看

邀約番外不出意外的話,加上這張兩張就該結束了(不然我會後繼無力

反正就是想寫all佣就是了

我也想寫肉,但那個真的很麻煩阿…要在腦袋中幻想場景還要想台詞啥的


*極短篇

*請點紅心藍手

*請多留言




咚咚!

古堡樣式的教堂大門被敲的作響,卻不像來踢館的人那般急促,反而感覺那人力氣原本就那麼大

穿著黃色長袍,坐在長椅上看書的人闔上書本,不疾不徐的走到門口

“班恩”他打開大門後叫出那人的名子”吾的老友,許久不見”

“哈斯塔”班恩和對方握了手,然後又站在原處呆了一會

“白鷹之舞的白鷹已經到了”有著黃衣之主稱號的年輕神父徹開身體,”昨天晚上從窗戶闖進來”

班恩點點頭,然後似乎開始手足無措起來

哈斯塔知道對方是因為沒有白鷹的標準位置而慌張,嘆口氣開口“如果汝要找白鷹的話現在可能在廚房吧,和小刺客在偷捏菜”

這下班恩才像鬆口氣般停止騷動

從來沒有目標的怪物終於有了追求,所以懼怕對方消失嗎?哈斯塔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起

不過他也只是一只被流放的神明,用神力束博一個本能光彩走在黑色地帶的人類而已

他們,都是一樣的

“感謝您與白鷹給予的藥草,十分有效”將人請入教堂內,哈斯塔和老友閒聊著”約瑟夫的小狼仔以經冷靜下來了。因為現在對那棟宅邸非常敏感,所以現在在二樓休養”

“是白鷹調製的”班恩想了一會又說”白鷹說讓小狼和他出去山裡玩一周比較能加速恢復”

哈斯塔發出一聲輕笑

“約瑟夫不會答應的”他淡淡地說,隨之抬起手

原本屬於人類的手掌開始起了變化,修剪得宜的指甲變得尖銳,就連原本修長的雙腿也變成了屬於章魚的觸手

戴上黃衣的連身帽,年輕帥氣的臉也開始變化。幾秒後出現在班恩眼前的是一個有著八隻眼睛的怪物

“就像吾不會允許小刺客離開”低沉許多的嗓音帶著濃濃的佔有欲


“主神在上!約瑟夫你的皮膚怎麼像極了班恩發l情l期l時的毛髮阿”一聲帶著些許嘲弄意味的嗓音傳到大廳,哈斯塔對班恩比出一個請的姿勢,兩人一前一後走到二樓的房間

房間非常熱鬧,白鷹正嘲弄約瑟夫開心。接著班恩看到了另一個從沒看過的身影

那人帶著灰色紅邊的連身帽,脖頸處則是長長的披風,大腿處被衣服蓋住的部分藏了一把匕首

那人感覺有人在看他,撇頭朝班恩點頭當作招呼,然後也看到一旁的哈斯塔

那人看到哈斯塔,眼神有些躲閃

“那是吾的小刺客”哈斯塔說,接著他走過去攔住那個在他碰上下秒抖了一下的人兒”吾和小刺客還有要事要談,請大家隨意”接著就關上門

班恩看著想挑事的白鷹,又看了約瑟夫,又看看躺在床上的小狼仔,自覺這裡沒有他的事後就找了一長椅子坐下發呆


又聽到約瑟夫愛的見解,白鷹翻個白眼,起身就往還躺在床上的奈布走去

“你想做甚麼?”坐在床邊的約瑟夫警戒起來,慘白帶著黑色裂痕的臉變得兇惡

那才是他的真實樣貌

“不會比你做的更糟了”白鷹三兩步走到床邊,修長的手指在奈布無聚焦的眼前晃了晃

“是來自森林的獸人兄弟嗎?”他唸出一段屬於森林生長的獸人才知道的單字,預料內,奈布原本看著天花板的眼神晃動了一下,慢慢聚焦到自己臉上

那蒼白的嘴唇在棉被下顫動,一會才慢慢移開棉被

“是的,來自森林的獸人兄弟”他說完後立刻害怕地去看約瑟夫的臉色

約瑟夫看愛人終於能開口,很是激動。但他也知道對方現在的神經非常纖細,不敢上去抱緊對方,只能站在遠處

“這小傢伙必須跟著我過一段時間”白鷹伸手敷在奈布額頭上,眼神看著約瑟夫”就算是野獸養大的人類,他的天性就是在山林草原奔跑,不該被修剪利齒的關在家裡當作寵物”

“我不會允許”約瑟夫皺起眉頭,手指煩躁的摸著腰間的劍柄”奈布是我的,他一生只能和我再一起!”

聽聞奈布眼神微暗,抓著棉被的手指顫抖

約瑟夫,這三個字已成他最大的夢饜

“那很快你就會真正擁有他了”白鷹嘲笑”一具真正聽你話,乖巧的屍體”

“閉嘴!”


“你今天又去接任務了?”

刺客微微抬頭,看著背對他的人,抿著嘴,最後擠出一聲嗯

“吾說過,汝非常弱小,沒有吾,汝很有可能喪命!”哈斯塔怒喝,斗篷下八隻眼睛的瞳孔束成一條直線

刺客抬起頭想辯解甚麼,但看到哈斯塔後,還是低頭不語

辯解根本沒用,眼前這個暴君根本不會聽他說話!

反抗甚麼的他也試過,後果也只是被以懲罰的名義多次調ll教身體!

就算他在黑色世界是多有名的刺客,面對根本不是人類的怪物,還是接近神的怪物,他根本沒有勝算

該死的醜陋怪物!

哈斯塔自然能讀到眼前人兒內心所想,他瞇起眼,一條細觸迅速朝刺客胸前襲去,捲上被緊身衣覆蓋的微凸起物就是用力縮ll緊拉扯

“阿!疼!”刺客扯住那條細觸,疼得眼眶都泛起淚水

但這沒能讓黃衣之主憐憫

“去領罰!”哈斯塔說完就往地下室直走,絲毫不去管後頭乳頭被拉扯極致急著跟上腳步的刺客

六角銅魚

【all佣鹿佣】永遠的未來

同為邀約的番外

*極短篇

*忽然的甜(?

*有點爛尾

“阿戚!”

“感冒了?”正在搬運乾材的班恩回頭,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白鷹抹了一把鼻子,用力吸吸”說不准是哪個傢伙說我壞話呢!”

下一秒,白鷹的指刃插入河水中,再帶起時多了兩條肥胖的魚

“會抱怨的傢伙都是一些鼠輩,打不過就只會動嘴說說”將魚放進籃子內,白鷹整理身上的鳥毛”不必在意”

班恩點點頭,但還是將身上的獸皮披到穿著單薄少年身上

鹿頭的身高體型比白鷹大多了,那厚重的獸皮讓以自由為名的白鷹有些不適的想移開,卻被對方一掌壓下

“穿好”又想想這樣命令的口氣是否不好,又開口”接下來的路程較遠,感冒不好”

白鷹又想說些甚

同為邀約的番外


*極短篇

*忽然的甜(?

*有點爛尾




“阿戚!”

“感冒了?”正在搬運乾材的班恩回頭,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白鷹抹了一把鼻子,用力吸吸”說不准是哪個傢伙說我壞話呢!”

下一秒,白鷹的指刃插入河水中,再帶起時多了兩條肥胖的魚

“會抱怨的傢伙都是一些鼠輩,打不過就只會動嘴說說”將魚放進籃子內,白鷹整理身上的鳥毛”不必在意”

班恩點點頭,但還是將身上的獸皮披到穿著單薄少年身上

鹿頭的身高體型比白鷹大多了,那厚重的獸皮讓以自由為名的白鷹有些不適的想移開,卻被對方一掌壓下

“穿好”又想想這樣命令的口氣是否不好,又開口”接下來的路程較遠,感冒不好”

白鷹又想說些甚麼,但班恩馬上轉移話題

”該讓鹿群回去了,在不久就要下雨了”

白鷹回應了一聲,從胸口處拿出一支笛子,吹出幾聲急促的笛音

山林頓時發出數聲鳥類拍打翅膀的聲音,飛出樹林的鳥類一一停在駐足在溪水邊的鹿群高大的鹿角上,而鹿群就像感應到些甚麼,紛紛抬起頭離開溪邊




“你聽說約瑟夫家的事了嗎?”走在最前端的白鷹忽然開口”哈斯塔的信使給我傳話,希望我們能找一些安定精神的藥草回去”

挑著兩人行李的班恩遲疑了一會,點點頭

“約瑟夫這次也夠嗆的,希望有給他一些教訓”白鷹輕笑幾聲,肩膀上的白鷹也發出幾聲響亮的叫聲

班恩歪頭,幾秒後才默默回話”約瑟夫有他的苦衷,他太怕愛人離開他了”

“又是一個童年很重要的故事”白鷹說”叫他讓那隻小狼跟我四處走動一下,恢復得比較快”

“你想要約瑟夫的命嗎…”班恩小聲道”他不會答應的”

“愚蠢”白鷹不屑嗤聲,回頭朝著背著行李的人露出一個笑容”腳酸了,背我”

班恩沒抱怨,順從的單膝跪下,讓人踩著他勃頸上的項圈上去坐在肩上

“呼”白鷹坐穩後,拍拍班恩讓他繼續行走”還是這裡的視野最好了”

“我甚麼時候才能飛呢?”

聽聞班恩眼神微暗

被迫接受精神洗腦的少年,還將飛行當作人生中最重要的儀式

但不管是帶著鳥頭還是輕便的衣物,那雙白皙的長腿還是必須踩在堅硬的石地上

看著眼前停在鹿角上的鳥類,班恩打個響鼻

反正他是一個怪物,一個鹿頭人身的怪物

沒有夢想,沒有未來

他有很多時間能慢慢陪著他

2懵

重发



小屁孩监管者和佣兵团的故事,上篇。


主裘佣,微鹿佣。


会有ooc,有介意者可以不点开。


————————————————


联合狩猎里,8人佣兵团的公然挑衅,激怒两位监管者,他们发誓要干掉所有佣兵。


游戏开始时,两位监管者受到迷之bug影响,体型变小,力量大大削弱。


佣兵团们似乎想到出了什么法子报复监管者……



重发




小屁孩监管者和佣兵团的故事,上篇。


主裘佣,微鹿佣。


会有ooc,有介意者可以不点开。


————————————————


联合狩猎里,8人佣兵团的公然挑衅,激怒两位监管者,他们发誓要干掉所有佣兵。


游戏开始时,两位监管者受到迷之bug影响,体型变小,力量大大削弱。


佣兵团们似乎想到出了什么法子报复监管者……



六角銅魚

【all佣】奈布的一天

黃色,黃色,通通都是黃色

肉渣,肉渣,通通都是肉渣

All佣,All佣,通通都是all佣

*今天爽,難得的繁簡都有(繁體在上面,簡體在下面)

*我喜歡空軍和園丁

*但他們不會出現

*無邏輯,別用腦

*粗俗有

*請點紅心藍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745597

黃色,黃色,通通都是黃色

肉渣,肉渣,通通都是肉渣

All佣,All佣,通通都是all佣

*今天爽,難得的繁簡都有(繁體在上面,簡體在下面)

*我喜歡空軍和園丁

*但他們不會出現

*無邏輯,別用腦

*粗俗有

*請點紅心藍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745597


寂旧

【all佣】奈布家飞来了一只猫头鹰(二)

自那以后奈布的日常生活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身边多了一只形影不离的猫头鹰,时不时还会变成人形调戏一下他的那种。

总的来说,今天也是普通而又悠闲的一天啊。奈布如此想到。

……个屁。

刚关完灯准备盖被子睡觉的奈布就和某个用疑似泼妇跨栏的动作闯进他家的戴面具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奈布也不知道自己是吓傻了还是什么的,张嘴就是一句,“你好,你找谁……?”

奈布刚说完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大半夜的来爬窗而且爬的是七楼的窗怎么想这哥们都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按照小说讨论这哥们不是来杀人灭口的就是来杀人灭口的!

“别怕。”猫头鹰化为人形抱住奈布直接躺了下来,还把奈布的头埋进自己怀里揉了揉,“有我在...

自那以后奈布的日常生活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身边多了一只形影不离的猫头鹰,时不时还会变成人形调戏一下他的那种。

总的来说,今天也是普通而又悠闲的一天啊。奈布如此想到。

……个屁。

刚关完灯准备盖被子睡觉的奈布就和某个用疑似泼妇跨栏的动作闯进他家的戴面具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奈布也不知道自己是吓傻了还是什么的,张嘴就是一句,“你好,你找谁……?”

奈布刚说完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大半夜的来爬窗而且爬的是七楼的窗怎么想这哥们都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按照小说讨论这哥们不是来杀人灭口的就是来杀人灭口的!

“别怕。”猫头鹰化为人形抱住奈布直接躺了下来,还把奈布的头埋进自己怀里揉了揉,“有我在,他伤不了你。”

任谁被无视了都会不爽,而且现在不仅被无视还被小看了,杰克眯眯红色的瞳孔,抬起绑有爪刃的手决定轻轻挠他们两爪子作为小小的惩罚以示尊严。

但就是爪刃快要碰到两人的时候,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猫头鹰带着光圈挡下了杰克的攻击,在这只会散落成羽毛消失。

“夜行枭?”

“不要吵,杰克。”伊莱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抱紧奈布,“我的主人在睡觉。”

你这样抱着让我咋睡啊?!!!奈布欲哭无泪。

“我来找这位小先生有事。”伊莱的态度让杰克明白来硬的是不行了,索性找了个椅子坐下。

“我说了,我的主人在睡觉,请不要打扰他。”

你这样抱着我根本睡不着啊嘤嘤怪!!奈布欲哭无泪。

杰克也没想到伊莱的态度会那么强硬,于是直接无视伊莱看向奈布,“小先生,我知道你还醒着,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一定得和你说。”

杰克说着还拿出苹果8,在奈布感叹现在的非人类咋一个个都那么有钱的时候打开了一个游戏,“我查了,你就是第人五格的策划,我相信你也知道这个游戏里面的屠夫‘开膛手’,我认为,像开膛手那么帅气的角色居然没有头发这件事绝对是天理不容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给这个角色一个拥有头发的机会哪怕是假发也没有关……”

“等等……”奈布挣脱开伊莱从床上爬起来,“策划好像是住在对面那栋的七楼啊……”

“……”杰克沉默了一下,打开手机导航系统查看然后默默关上消失在雾气当中,“对不起打扰了。”

“他也是妖怪吗?”奈布的目光还停留在刚刚杰克消失的地方,毕竟一个活r……活着的生物从自己面前消失还是比较新奇的事情。

“嗯。”

“说起来嘤嘤怪你认识他?”

“见过,不熟。 ”

奈布已经听出伊莱的语气里面有些不爽了,可能是个杰克有什么过节吧,于是奈布没有多问躺下去打算睡觉,结果刚躺下去伊莱的手机伸过来抱住他。

“……嘤嘤怪你能放手吗我这样睡不着。”

“不能,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伊莱神清气爽,奈布反而挂着个黑眼圈精神欠缺,不要误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只是单纯的奈布失眠了。

毕竟一个大直男被另外一个男人抱着睡了一晚上,这谁睡的着嘛。

所以伊莱睡得很开心,奈布睡得很痛苦。

但是睡不好是一回事,工作还是要做的。

奈布是一家花店的店长,花店是一位好友托付给他的,当时奈布正好处于失去梦想的时期于是就接手了这家花店,收入不高但是小日子过的还挺快活的,每天给花浇浇水,施施肥,然后玩玩手机打打游戏……说起来杰克昨日说的那个第人五格游戏奈布也是有在玩的,还有固玩一起,他们一起从四阶肝上六阶前几的排名,友谊还是很深厚的。

刚打开游戏奈布就发现开膛手这个角色最近推出了理发师的新皮,嗯,有头发。看来昨天晚上杰克和策划有很好地交流呢!

奈布刚想自己单排开一把就看见有客人来了。

“奈布,给我包两束满天星。”

“班恩先生!”奈布和来人打招呼并开始去拿对方要的花了。班恩算是这家店的老常客了,每星期都要过来买些花,从奈布开始接收这家店没多久几年来都是如此。所以每次班恩过来买花奈布都会找那些开的最好的包给班恩。

“等一下奈布。”班恩突然抓住奈布把他拉到自己身后,奈布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班恩面色不善地看着前面一朵成色还不错的向日葵,和奈布一并来的猫头鹰也察觉到了什么飞到奈布旁边。

难道是什么向日葵精?!奈布再一次刷新了可成精物种的图表。

“你怎么会在这里?”班恩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

“哎呀呀,被发现了啊。”向日葵上一粒瓜子掉落下来化为人形坐在桌子上,墨绿色的西装和巨大的爪刃让奈布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昨天晚上爬他家窗的杰克!所以瓜子成精是个什么操作?!!

“好久不见啊,班恩。”

杰克这次没有戴面具,就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不得不说杰克长的是真的好看,就连奈布也忍不住内心bb一句。

这瓜子竟然长的该死的好看!

“裘克不是说你被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想要对奈布做什么?!”

面对班恩的质问,杰克只是笑着从桌子上跳下来,拿出不知道从哪里摘来的玫瑰递到奈布面前,“昨天天色不好,没有认出你来,好久不见啊,奈布小先生。”

“我们见过?”奈布努力想要回忆起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面,这么好看的男人见过的话肯定会有印象的!

猫头鹰飞过来一爪子抓烂了杰克的玫瑰花,还蒲扇着翅膀让杰克不得不后退了几步,“喂喂,不要打扰我和小先生久违的见面啊夜行枭。”

“最好不要见面。”班恩仍旧保持着护着奈布的姿势,“之前是谁把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给骗到酒店里然后把对方的内脏全部都挖出来的,你这个杀人狂魔。”

“彼此彼此吧鹿妖班恩。”杰克笑着点出了班恩的身份,“之前又是谁在树林里杀了二十多个人?”

班恩先生……杀过人?!奈布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自始至终都把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班恩在他印象里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稳重的人,怎么可能……?但是他没有反驳杰克的话就说明……

“哎呀,那个麻烦的家伙来了……”杰克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抱歉地向奈布行了一个礼绅士里渐渐融入雾气之中,“那么下次再好好叙旧吧,小先生。”

杰克离开,班恩严肃的神情也温柔下来,他急忙向奈布解释,“等等奈布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的我杀他们是因为……”

说到这里班恩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讲下去。

奈布站在一旁不知道要说什么。

“班恩,你先走吧,让奈布消化一下。”最后还是伊莱出面结束了这尴尬的场面。

班恩点点头,最后还是离开了,离开前回头嘱咐了奈布一句,“杰克那家伙很危险,如果他要对你不利的话马上联系我……我知道你怕我但是,请相信,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金

#占tag致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我心爱的阿努比斯!!!!别拦着我!!!!我要画鹿佣!!!






当然掠影这周或下周抽出来的话,我就画all佣(车)!!!我保证不会咕!!!

#占tag致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我心爱的阿努比斯!!!!别拦着我!!!!我要画鹿佣!!!








当然掠影这周或下周抽出来的话,我就画all佣(车)!!!我保证不会咕!!!

林蝉
很久以前的摸鱼,放一下(。 鹿...

很久以前的摸鱼,放一下(。

鹿头拟人注意。

很久以前的摸鱼,放一下(。

鹿头拟人注意。

2懵
佣兵A:你们看我发现了谁? 佣...

佣兵A:你们看我发现了谁?

佣兵B:是一个cos鹿头的小朋友。

佣兵C:小朋友,要不要来跟哥哥们一起修电机啊~ 

佣兵D:你们是男人吗?居然围堵一个小朋友。

————————————————

这是第五幼儿园

有一天,联合狩猎时,八个佣兵组队出动并公然挑衅对面的两个屠夫。

被激怒的屠夫们暗中计划,一定要放血这些年轻又嚣张的佣兵团。

游戏开始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大大的bug,这个bug就是让这场游戏的屠夫们变成仅有4岁的小朋友。

 这让鹿头和另一个屠夫都感到脑壳疼啊。

佣兵A:你们看我发现了谁?

佣兵B:是一个cos鹿头的小朋友。

佣兵C:小朋友,要不要来跟哥哥们一起修电机啊~ 

佣兵D:你们是男人吗?居然围堵一个小朋友。

————————————————

这是第五幼儿园

有一天,联合狩猎时,八个佣兵组队出动并公然挑衅对面的两个屠夫。

被激怒的屠夫们暗中计划,一定要放血这些年轻又嚣张的佣兵团。

游戏开始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大大的bug,这个bug就是让这场游戏的屠夫们变成仅有4岁的小朋友。

 这让鹿头和另一个屠夫都感到脑壳疼啊。

娜露(来个人催我更新)

[all佣]老子不是O!2

#奈布第一视角

#abo设定

#文笔不好,请见谅

#发现大家好像比较喜欢这个


大家好,我是奈布萨贝达,我已经把几个在窗外偷窥的几个监管者暴打一顿后,嗯?你说什么?庄园主和夜莺小姐不会管吗?庄园主不管游戏外的东西,只要不死人就行,夜莺小姐只管商城和系统bug。


我继续说我在庄园的......被认错性别经历...。


第一次遇到佛系监管者是杰克,当时排位,说真的,当时很少遇见杰克(指杰克还是雾区的年代),一般还是遇到裘克比较多。


虽然说是第一次遇见,但...这也太好溜了吧,刀短,都能近身躲刀,只要不待同一个地方溜就行了,而且当时地图是圣心医院,板子多(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咳咳

#奈布第一视角

#abo设定

#文笔不好,请见谅

#发现大家好像比较喜欢这个




大家好,我是奈布萨贝达,我已经把几个在窗外偷窥的几个监管者暴打一顿后,嗯?你说什么?庄园主和夜莺小姐不会管吗?庄园主不管游戏外的东西,只要不死人就行,夜莺小姐只管商城和系统bug。


我继续说我在庄园的......被认错性别经历...。


第一次遇到佛系监管者是杰克,当时排位,说真的,当时很少遇见杰克(指杰克还是雾区的年代),一般还是遇到裘克比较多。


虽然说是第一次遇见,但...这也太好溜了吧,刀短,都能近身躲刀,只要不待同一个地方溜就行了,而且当时地图是圣心医院,板子多(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咳咳!话题偏了,虽然说溜到最后大门开了,但是我还是皮断腿了,隊友走了,只剩下我一个,杰克就把我带到地窖。


我觉得有点不爽,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这点怜悯,还有这是排位呢,我觉得杰克看不起我。


我奈布萨贝达不需要被同情!!!


果断按下投降。


賽后对话


杰克:你为什么要投降?

我:我觉得你看不起我,我一个军人不需要被同情。

杰克:可你不是Omega吗?

我:*****(脏话),老子是bate!

杰克:呃...不好意思,小先生,很冒昧我认错性别,看您的身高像Omega...

“奈布萨贝达”已退出聊天


身高!又是身高!你知不知道身高是我痛处!下次遇杰克,不溜个300秒,我就不叫奈布萨贝达!



对了,说起出场率低,班恩是我来庄园最难看见的监管者(不计赛后),我第一次看班恩的时候,那已经是我来庄园二个月了。


遇到班恩的时候,其实有点紧张,因为不知道怎么溜,而且...


哎呀,勾不到我,诶,我又躲,砸板子砸晕,做个倒地动作挑衅一下,诶,打不到我,我翻过来,诶,我又翻回去啊。


结果玩过头,把班恩弄自闭了,走的时候,班恩蹲在角落画圈圈,我觉得有点不忍心,走到班恩面前。


“要不你把我挂上椅子吧。”


班恩在地上写字:“你走吧”


“诶,对不起,我把你弄自闭了吧?”


没有


分明有好吧大哥,不然你蹲角落画圈圈干嘛了。


“就当做赔偿呗,虽然你把我挂上椅,也赢不了,那起码刷点分呗。”


班恩站起来,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挂上气球,把我放到大门前。


“诶???不挂我吗?我可是砸了几个板子啊。”


班恩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朵花,挂在我耳边,然后在地上写:你这样很好看


“诶???给我?”


班恩点了点头,並写:每个善良的人都很美丽,你也不例外。


“这句算夸我吧?那我就说声谢谢了,不过我可是雇佣兵啊,美丽不适合形容我,帅气比较合适。”


班恩做出了令我意外的动作,他摘下鹿头,对我轻轻一笑。



游戏结束









不得不说班恩笑起来挺好看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戴面具了?浪费了一张脸。

好了,说了那么多次有关监管者,下次说说我那些“好兄弟”吧。



2懵

迷途的狼4 

狼骚味太重了。

——————————————————


这篇主推鹿佣,不会有其他西皮。

我是来交党费的,拖欠太久了。 

天气太冷了框里少打几个字,请见谅。

迷途的狼4 

狼骚味太重了。


——————————————————


这篇主推鹿佣,不会有其他西皮。

我是来交党费的,拖欠太久了。 

天气太冷了框里少打几个字,请见谅。

小可猫

最后一个正常人

*ooc

*abo设定

*all佣

*三观不正、18r

*这个世界的o已经绝种了

*佣兵正常人,但所有人都认为是o

此文已弃坑,这是给那些想知道后面剧情的人。

评论链接。

*ooc

*abo设定

*all佣

*三观不正、18r

*这个世界的o已经绝种了

*佣兵正常人,但所有人都认为是o

此文已弃坑,这是给那些想知道后面剧情的人。

评论链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