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麦克雷

27.6万浏览    6012参与
屁雳滴啦

可以随意当头像噢(但不要抹掉我的小签名水印)

可以随意当头像噢(但不要抹掉我的小签名水印)

倾然

《她的影子》(六)

        接下来的几天,安吉拉发现源氏好像一直在躲着自己,反倒是麦克雷来找她找得很频繁,今天是头痛,明天是胃痛,或者是练枪练得手臂酸。

        今天麦克雷又来了,顶着一只乌青的眼圈:“医生,有什么消肿消淤青的药吗?”

        安吉拉惊讶地看着他明显就是被人打肿的眼睛,赶紧拿了个冰袋让他敷上。“你跟谁打架了?我没听说最近你们有任务。”安吉拉问道。“这个,”麦克雷苦笑了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安吉拉发现源氏好像一直在躲着自己,反倒是麦克雷来找她找得很频繁,今天是头痛,明天是胃痛,或者是练枪练得手臂酸。

        今天麦克雷又来了,顶着一只乌青的眼圈:“医生,有什么消肿消淤青的药吗?”

        安吉拉惊讶地看着他明显就是被人打肿的眼睛,赶紧拿了个冰袋让他敷上。“你跟谁打架了?我没听说最近你们有任务。”安吉拉问道。“这个,”麦克雷苦笑了一下,“说来话长。”

        后来安吉拉路过托比昂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他正在帮源氏修复臂甲,莱耶斯站在旁边黑着脸。

        “你们都是三岁小孩吗?”安吉拉听见莱耶斯训斥道,“今天不把打架的原因说清楚,你们两个都去训练场给我跑圈。”

        晚饭后,那个刚被温斯顿装上时光加速器的新兵莉娜就闪过了每个人的办公室,喊了所有人去围观训练场上麦克雷和源氏挨罚。

        “年轻真好啊。”莫里森感慨道。

        “是啊,”安娜对老战友表示同意,“法芮尔刚入伍的时候也这样。”

        “齐格勒博士,你说他们为什么打架?”莉娜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了安吉拉身后。麦克雷一边跑着圈一边看向她,她又看了看源氏,源氏始终避开她的目光,像个倔脾气小孩似的。“我也不知道吧。”安吉拉只能这么回答。

        “加布,你需要我帮你开点降血压的药吗?我怕你被他们气死。”安娜打趣道。莱耶斯扶着额头,一副快被臭小子们气出脑溢血的样子。

        “年轻真好啊,”莱因哈特一手揽过托比昂,一手搭在莫里森的肩上,“还可以为爱情战斗。”长辈们一起意味深长地看向安吉拉,安吉拉一下子红了脸,小声说:“我去看看拉克瓦长官的伤势。”


        杰哈的伤势逐渐痊愈,守望先锋最终等来的却是联合国出台的《佩特拉法令》,里面明确写出守望先锋从此以后的行动都属非法。接到通知的那天,莫里森一整天都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没人让他们解散,也没人能告诉他们现在该干嘛了——他们好像就这样被放弃了。

        “Knock-knock?”麦克雷叩了叩门,把正在发呆的安吉拉带回了现实。

        “又打架了吗?”安吉拉对他笑道。

        “那可没有,”麦克雷走到她身边,“只是路过,看见美丽的医生好像不在状态,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散散步,看看晚霞或许心情会好一些?”

        太阳刚刚落下山,余下的光彩还染在天幕上,暧昧的傍晚里暮星已经开始发亮。安吉拉深吸了一口气,微凉的空气让她清醒了许多,心情也明亮了一些。

        “介意吗?”麦克雷比划了个抽烟的手势问道。

        安吉拉摇了摇头,于是麦克雷点燃了他的雪茄。

        “吸烟有害健康,杰西。”安吉拉医生的习惯让她提醒道。

        “我知道,”麦克雷换了一边走,以免烟被风吹到安吉拉那边,“但我相信医生你会救回我的。”

        他就这样带着笑意看着安吉拉,看到安吉拉也忍不住笑起来,脸颊都泛起红晕。“齐格勒博士,你的蓝眼睛很好看。”他说。

        安吉拉被他摆出的一本正经的深情模样逗得笑个不停,晚风轻轻吹起她金色的发丝,蓝眼睛温柔得像微风拂过的贝加尔湖,麦克雷竟然真的觉得心跳差了一拍。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想要吻你的。”他拿开了烟,突然凑近了安吉拉,近到安吉拉可以闻见他身上的味道,那是烟草、灰尘和火药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带着强势的属于西部牛仔的雄性荷尔蒙。他越凑越近,最终碰上了安吉拉柔软的嘴唇。

        只是蜻蜓点水似的一碰,安吉拉就触了电似的后退一步:“我,我先回去了,还有论文没写完!”说完就一溜烟跑掉了。麦克雷自己都愣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

        这一夜麦克雷又失眠了,他躺在床上回想那个短暂的吻。

        “你今天又去见齐格勒博士了吗?”源氏突然问道。

        “怎么问我这个?”麦克雷反问。

        “刚刚我路过你身边的时候,闻到了一点消毒水混着玫瑰花香的味道,”源氏声音闷闷地说道,“这个味道我认得,虽然被你身上那股烟臭味盖住了不少。”

        “她是个迷人的女人。”麦克雷没有直接回答。

        “那艾什呢?”

        沉默。

        “源氏,我不想一直活在过去,”麦克雷叹了口气,“我不想一直这样每晚想她却知道永远见不到她,我想试着开始新的感情,安吉拉很好。”

        “你缺女人的话,我不记得守望先锋规定了不能出去嫖娼。”源氏讽刺道。

        “你喜欢她为什么不去告诉她呢?”麦克雷被源氏有些激怒了,“躲着做一个胆小鬼?”

        源氏的手里剑当的一声钉在麦克雷床边,麦克雷的语气也变得狠了起来:“我不介意再和你打一架,拆了你那一身机械。”

        源氏没有再说话了。


        暗影守望的事情传遍了全世界,当然也包括死局帮。艾什把报纸撕得粉碎,暗影守望的成员列表里赫然写着杰西·麦克雷这个名字,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看起来更成熟了,新闻里的每一个字都让艾什觉得扎眼。

        她从前亲自从农场里救出来的灰头土脸的小牛仔,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爱人——尽管她并不愿意承认——就这样背叛了她。伊丽莎白·艾什的骄傲被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这么多年来麦克雷一举一动的模样她都从未忘记过,痞笑或皱眉的样子她都记得,现在这些记忆有多清晰就有多讽刺。

        “杰西·麦克雷,死局帮的叛徒,守望先锋?呵,”艾什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鲍勃在一旁安静的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鲍勃,你先出去一下,帮我看着别让任何人进来。”艾什吩咐道。

        门关上后,屋里只剩了艾什一个人。

        房间里爆发出她的哭声,从前的少年杰西听了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逗她开心的哭声。但他们都不再是十几岁的时候了。


倾然

《她的影子》(五)

        事情过去多年后麦克雷还是会回想莱耶斯开枪的一瞬间,地狱火霰弹枪抵在安东尼奥的脑门上,一枪击碎了他挑衅的笑容,让他的眼神永远停止在了最后一刻的震惊,随后他的瞳孔就永远的扩散了。那一枪也击碎了掩护暗影守望的黑暗,击碎了民众对守望先锋的最后一丝信任。

        “莱耶斯!你疯了吗!”莫里森重重地把手里所有的新闻、文件全部摔在莱耶斯脚下,“为了一个安东尼奥?你要毁掉整个守望先锋吗?”

      ...

        事情过去多年后麦克雷还是会回想莱耶斯开枪的一瞬间,地狱火霰弹枪抵在安东尼奥的脑门上,一枪击碎了他挑衅的笑容,让他的眼神永远停止在了最后一刻的震惊,随后他的瞳孔就永远的扩散了。那一枪也击碎了掩护暗影守望的黑暗,击碎了民众对守望先锋的最后一丝信任。

        “莱耶斯!你疯了吗!”莫里森重重地把手里所有的新闻、文件全部摔在莱耶斯脚下,“为了一个安东尼奥?你要毁掉整个守望先锋吗?”

        “至少我为杰哈还有我们死去的那些同僚报了仇,”莱耶斯没有抬头地回道,“顺便,还完成了我们消灭坏人的任务,并且做得远比政府能做的要好。”

        “你把这称为好?”

        “杰克,我们最初的目标不应该是惩处坏人、保护这个世界吗?什么时候变成了迎合政党、迎合那群无知的民众?”莱耶斯抬起头,血红的眼睛直迎上莫里森的目光,他身体里有新的力量正在涌动,他无法忽视,也不愿忽视。

        “你惩处坏人的方式,就是变成更坏的人吗?”莫里森太累了,这些天他一直忙于应付所有媒体的问题,来自舆论和上级的压力让他焦头烂额,暗影守望的所有事都被翻出来曝光,有些部分甚至莫里森本人都不知道。他能感觉到这个组织正在瓦解。他看着莱耶斯的眼睛,看到他们刚加入士兵计划时的年轻气盛,也仿佛直看到未来,支离破碎的未来。杰哈的伤势才刚有起色,所有的一切都被高层压在了他杰克·莫里森身上——伟大的守望先锋战地指挥官,给大家一个解释吧。

        可谁都不曾给他一个解释。从暗影守望的建立,莫里森就逐渐感觉一切开始失控,他听说了一些莫伊拉·奥德莱恩博士在莱耶斯身上做实验的消息,但除了一些捕风捉影也没有别的了。

        “杰克,我很抱歉。”莱耶斯开口道,语气缓了许多。

        “你去看看杰哈吧,齐格勒博士说他的伤已经大有起色了。”


        源氏在威尼斯受了点伤,他总感觉自己后背怪怪的,但他一点也不想去找莫伊拉,那女人让他头皮发麻,他甚至怀疑莫伊拉会用她的长指甲刺进自己的机械脊椎缝隙里。但他总不能天天趴着睡觉。犹豫再三,他终于站到了安吉拉的门口。

        她在吗?要敲门吗?她桌上还有加倍甜的咖啡吗?明明是很正当的来由,源氏却格外紧张,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安吉拉相处过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脑子里乱糟糟的。

        “噢!源氏!”正当源氏犹豫着的时候,门开了,安吉拉被站在门口的源氏吓了一跳,手里一大摞书都掉在了地上。源氏赶紧蹲下身帮她去捡,其间不小心碰到了安吉拉的手,他面甲下的脸立刻开始发烫了。作为从前岛田家有名的风流二公子,别说女孩的手了,他摸女孩的屁股都没太大感觉了,但是面对安吉拉,他真的像完全重活了一遭,她笑一笑都让他心跳乱一拍。

        “你怎么在这里?”安吉拉先开口问道。

        “在威尼斯好像受了点伤,背后怪怪的……”源氏慌忙回答道,把捡起来的书都抱在怀里,又补充道,“奥德莱恩医生最近在帮莱耶斯做什么事情,而且毕竟我是你……”

        “不用说那么多啦,”安吉拉好像一眼看穿他的紧张,“我的病人当然要我亲自来照顾才最合适,我一点也不介意你来找我。只是我现在要去还书,不然资料室就关门了,可以先陪我去把书还了吗?作为你吓到我的惩罚,你负责帮我抱书。”

        “好的!”源氏赶紧把一摞书抱了抱整齐,像是接了什么重大任务似的。安吉拉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笑得眉眼弯弯。

        她真好看啊。源氏想。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姐姐脚步轻快,小高跟鞋走在守望先锋大楼长长的走廊里的每一步都发出清脆的响声,源氏跟在她身后安静乖巧得像只小兔子——只不过这只耳朵通红的小兔子大半身都是机械和管子。

        回到安吉拉的工作室,源氏身上最外层的护甲被安吉拉一块一块小心翼翼地拆下,露出底下支离破碎又被拼凑起来的躯体,肌肉和冰冷的金属连接在一起,成为一种独特的性感。他的背后有两根管子松动了,这两根管子扎进他的血肉,接在他体内机械打造的器官替代品上,与人类躯体连接的部分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疼吗?”安吉拉问道。源氏不明所以地回答:“还好,就是感觉不太舒服。”安吉拉为他清理了伤口,她的纳米技术足以修复好一切,让源氏的肉体和机械重新连接好。

        “明天托比昂会过来,我会请他一起再把你身上的一些零件改装一下。”安吉拉一边为源氏装上最后一块背甲一边说道。

        “好。”尽管一直都厌恶这些机械,在无可避免的情况下,源氏只能自我安慰,至少能再见到安吉拉一次。

        “你真的没有觉得疼吗?”安吉拉收拾着清创的东西,问道。

        “不是伤在机械上吗?”源氏有些疑惑了,接着他明白了安吉拉为什么这么问。他的视线落在托盘里的血肉上,似乎在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安吉拉:“医生,这……”

        “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安吉拉避开了他询问的目光,“可能是改造的某一部分影响到了,可能是脊椎……我不确定,给我点时间,我会找出来原因的。”

        “感受不到疼痛,我还算是一个人吗?”源氏的问题没有得到安吉拉的回答。

        两个人良久的沉默被敲门声打断。“请进?”安吉拉扬声道。麦克雷推开门走了进来,和源氏对视的一瞬间变得格外微妙。

        “我先走了。”源氏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杰西?你怎么来了?”安吉拉对他的到来感到有些惊讶。麦克雷依旧保持着招牌笑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道:“威尼斯是个很美丽的地方,所以在下为我见过最美丽的人带了一份小礼物。”盒子里装着一副精致的彩色玻璃制耳坠子,“威尼斯人的玻璃小玩意儿做得最精致,希望你喜欢。”

        源氏在门外听着两人的谈笑声,眼睛里的光越发黯淡。

        源氏呢?他还好吗?他走的时候看起来很低落。安吉拉一边与麦克雷聊着威尼斯的事情,一边在心里想。


知心萌叔腿毛七

上次被毙的还有这个

是给自己画的课表背景熬


上次被毙的还有这个

是给自己画的课表背景熬


知心萌叔腿毛七

上次更新被毙了………

阿福真的很严格……这次应该不会了吧(………虚

456是上次的………无脑🍓妹妹图……上个月害挺上头🐺藏的……

既然十二月来了我也应该跳坑去东亚潮男的怀抱了

7、8、9是一些doodle……(在生活中)看到狗狗了 想偷🐕 阿乖真可爱……TT

p10主要还是练习(逃走)大奶就是爽嘛!!!(大声)让我摸摸!!穿🌶️么严实干什么!!!这个是穿衣版((?)光溜溜(?)版在我扣扣相册((


上次更新被毙了………

阿福真的很严格……这次应该不会了吧(………虚

456是上次的………无脑🍓妹妹图……上个月害挺上头🐺藏的……

既然十二月来了我也应该跳坑去东亚潮男的怀抱了

7、8、9是一些doodle……(在生活中)看到狗狗了 想偷🐕 阿乖真可爱……TT

p10主要还是练习(逃走)大奶就是爽嘛!!!(大声)让我摸摸!!穿🌶️么严实干什么!!!这个是穿衣版((?)光溜溜(?)版在我扣扣相册((


倾然

《她的影子》(四)

        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那副愤怒的样子,艾什还是觉得好笑,她当真不惜一切代价的用整个帮派去寻找麦克雷,想要把他救回来,而她早该把麦克雷被捕的事和之前几次失败联系起来,守望先锋早就盯上他们这群臭名昭著的牛仔了。寻找麦克雷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了守望先锋眼皮子底下,整个死局帮几乎折损殆尽,艾什难得保全,却始终没有麦克雷的消息。

        休养一阵之后,她又振作起来,一点点地几乎是白手起家地重建了死局帮。那张她和麦克雷一起的照片被她撕成两半,却又是她自...

        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那副愤怒的样子,艾什还是觉得好笑,她当真不惜一切代价的用整个帮派去寻找麦克雷,想要把他救回来,而她早该把麦克雷被捕的事和之前几次失败联系起来,守望先锋早就盯上他们这群臭名昭著的牛仔了。寻找麦克雷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了守望先锋眼皮子底下,整个死局帮几乎折损殆尽,艾什难得保全,却始终没有麦克雷的消息。

        休养一阵之后,她又振作起来,一点点地几乎是白手起家地重建了死局帮。那张她和麦克雷一起的照片被她撕成两半,却又是她自己捡回来重新拼贴好。她一向最信任麦克雷的能力,可偏偏是他落到了守望先锋手里,也是为了找他才让死局帮被重创——其实艾什很清楚这一切不能怪麦克雷,怪只怪自己疏忽大意了,与其说她在气麦克雷,不如说她在气自己。

        去年日本那边的岛田家族出了内乱,同为帮派,虽然没什么交集,但多少也是听说了的。岛田家的少主砍了自己亲弟弟之后去向不明,这件事已经成了现在的死局帮上下喝酒时的谈资。艾什的飞镖靶子上钉着一张泛黄的照片,上面是麦克雷欠揍的笑脸。艾什一抬手,飞镖牢牢钉在那张脸旁边。

        艾什有点沮丧,自打这张照片钉在中心,她再也没有中过十环。

        “老大,你看这个,”旁边的小弟递来一份报纸,“又有反对守望先锋的游行了。”

        “这个月第几次了?”艾什瞥了一眼,“正义的英雄不那么好当嘛。”


        “加布,这样是行不通的,”莫里森的办公室里,他和莱耶斯两人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人民不信任我们,我们不能做更让他们失望的事。”

        “他们不知道,就不会失望,”莱耶斯回答,“莫里森长官,我再提醒你一遍,高层已经批准了我关于暗影守望的想法,你尽管做你的光辉形象,我去做该做的事,暗影守望的事也不需要你管。”他强硬的态度和高层白纸黑字的文件都容不得莫里森再有质疑,麦克雷已经安排妥当,暗影守望的理念让他很满意,当莱耶斯邀请他时,他便欣然接受,绿洲城的奥德莱恩博士也被邀请在内,二人都早在罗马新基地安顿下来了,现在莱耶斯就只差他想要的岛田源氏了。

        早在岛田家的旧主去世时,守望先锋就盯上了他们,长子新任少主岛田半藏尚且年轻,次子岛田源氏性格顽劣,旧主去世后,岛田家这两位公子的矛盾就愈演愈烈,直到两人拔刀决斗的那一天。半藏以为源氏已死而离去,但一息尚存的源氏被早有准备的守望先锋救了下来,高层认为他或许能在剿灭岛田家族的行动中帮上大忙,同时也看中了他的一身功夫,让齐格勒博士改造了他。

        在莫里森的带领下,守望先锋一直都像是光明下的英雄,或许是高层已经预料到了什么,才会留下像麦克雷和源氏这样的人,如今由莱耶斯组建的暗影守望,就成了守望先锋的秘密行动小组,可以走在影子里,不受制约。

        源氏就这样和莱耶斯一起离开了,莫里森看着越飞越远的运输机,感觉好像有什么正在破裂,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莫里森长官,我是个医生,不是给你们制作杀人武器的。”安吉拉·齐格勒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莫里森回过头,看见金发的医生,她脸上还挂着泪痕,眼神里却是愤怒。

        “你依旧是医生,你给了他这条命,做什么由他自己决定。”只一瞬间莫里森就又找回了自己作为指挥官的威严,收起了心里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说完他就大踏步地离开了,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源氏就是这时候见到了麦克雷,开始和他一起训练,住同一间屋子,听他说那个叫艾什的女孩。源氏倒是鲜少提起安吉拉,只是偶尔被麦克雷问到会说两句无关紧要的,但他每天都想她咖啡的香味,她总是加很多糖浆,比任何人加的都多,她的咖啡也是源氏唯一喝得惯的咖啡。

        几天后,杰哈·拉克瓦来到了罗马,带来奥斯陆基地受到袭击的消息。“我们已经有了嫌疑人目标,现在就看要怎么做才好了……”交谈间,并没有人注意到旁边压低帽檐的小搬运工,杰哈带来的消息清晰而明了,安东尼奥,威尼斯?麦克雷想,倒是挺适合度假。

        麦克雷和莱耶斯约着一起去喝一杯,肩并肩走出了大楼。

        “嘭——”罗马的土地上开出一朵橙红色的花。

        “杰哈!”被爆炸几乎震昏了头的莱耶斯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地就往大火里冲。


        就这样,他们回到了瑞士,见到了莫里森和安吉拉。

        “好久不见,源氏。”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

        “好久不见,齐格勒博士。”源氏有些庆幸自己戴着面甲,因为他的脸莫名其妙地变得通红起来。

        “啊,您就是齐格勒博士啊,果然如传说中一样美丽动人,”麦克雷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挂着他那副西部牛仔的笑容,摘下帽子,对安吉拉行了一个绅士的吻手礼,“杰西·麦克雷,为您效劳。”

        安吉拉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源氏从未如此想一脚踢烂麦克雷的屁股,可他不能当着安吉拉的面这样做,或许晚些时候回去了在麦克雷的床上撒点图钉吧。

        “这么说来,我和齐格勒博士本来是有机会早些碰面的咯?哦天啊,真是上帝不公。”一番交谈后,麦克雷和安吉拉终于理清了两人的时间线,安吉拉加入时,麦克雷正好在执行任务,麦克雷回来时,安吉拉回到了瑞士整理资料,随后麦克雷加入了暗影守望,也就没有碰上过这位同事了。“杰西,你果然像安娜说的一样风趣幽默。”安吉拉和他说话时总是会笑,麦克雷很健谈,天南海北什么都能聊,没有一句话他接不上的。

        她笑得真开心,源氏想。


        “齐格勒医生说,杰哈的伤能治好的。”莫里森看着莱耶斯说道。

        “那他们呢?我们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杰克。”

        “我会和意大利政府一起正式对安东尼奥展开调查,一切要按规矩来。”

        “规矩……可没有用。”

        莱耶斯抖开一张守望先锋的旗子,盖在棺木上,这是第几张?他没数。


三月貓
[关于BUG这件事] 不用怀疑...

[关于BUG这件事]

不用怀疑这篇漫画出BUG了~QAQ

画好的那一瞬间没存档然后他就这样消失了~悲伤的跟原彩色版本说掰掰(哇

的大哭!!)所以决定让你们看看我草稿长啥样233

然后我每次玩RPG自订模式永远都是我中BUG跟永远的脾气好沙包233

[关于BUG这件事]

不用怀疑这篇漫画出BUG了~QAQ

画好的那一瞬间没存档然后他就这样消失了~悲伤的跟原彩色版本说掰掰(哇

的大哭!!)所以决定让你们看看我草稿长啥样233

然后我每次玩RPG自订模式永远都是我中BUG跟永远的脾气好沙包233

森霓

烟和我,选一个。

mccree x mercy

ooc警告.(是小甜饼)

——

最近常常要熬夜工作,

咖啡对你来说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你需要提神,
于是你碰了在以前绝不会碰的烟草。

然后就被莫里森及一众朋友调侃是真正的抽烟天使了……

但这件事还没有过去。

作为你一直在劝说戒烟的病患,杰西·麦克雷要是知道了这事,肯定会找上门来好好调笑你这位尽职尽责的医生的。

你想着,不禁按了按太阳穴,还是决定先忙完手上的工作。

但不巧的是,就在你刚核实完所有新病人的档案,伸了个懒腰准备从办公室走出时。

有位戴着牛仔帽的不速之客进来了。

“嘿,是齐格勒博士呀,刚下班吗?呃,我是说……好像你...

mccree x mercy

ooc警告.(是小甜饼)

——

最近常常要熬夜工作,

咖啡对你来说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你需要提神,
于是你碰了在以前绝不会碰的烟草。

然后就被莫里森及一众朋友调侃是真正的抽烟天使了……

但这件事还没有过去。

作为你一直在劝说戒烟的病患,杰西·麦克雷要是知道了这事,肯定会找上门来好好调笑你这位尽职尽责的医生的。

你想着,不禁按了按太阳穴,还是决定先忙完手上的工作。

但不巧的是,就在你刚核实完所有新病人的档案,伸了个懒腰准备从办公室走出时。

有位戴着牛仔帽的不速之客进来了。

“嘿,是齐格勒博士呀,刚下班吗?呃,我是说……好像你们医疗部门有位美丽的女士…好像是我的主治医生,最近开始抽烟了呢?”

他一开始故意装作不知道有这回事的样子,真是有够拙劣的演技。

不过,挺可爱的。

“你说的那位女士,也就是你所说的主治医生的名字不会是齐格勒·安吉拉吧?但,这好像就是我的名字呢?”

你决定配合他……半句话。

而他只是笑了笑道,“嘿,别这样,我只是来好奇好奇我可爱的主治医生会抽的烟而已。”

于是麦克雷看了看你的烟。

“小南瓜,看来你还只能抽这些低劣的烟呢,和我一起来试试雪茄怎么样?”

于是在那之后你们好像成为了烟友。

——

随着你的工作越来越繁忙,你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嘿,我可没见过你抽这个呢。”你的烟友说。

你和麦克雷的关系在成为烟友之后变得日益暧昧。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他进入办公室不敲门这件事都已经习惯了。

“你应该多像这样绅士地进来,会看到更多惊喜。”

他笑了笑,“小南瓜,你抽烟的时候总让我忍不住想,是你抽的烟比较甜,还是你的嘴比较甜呢?”

——

之后你在工作不繁忙的时候仍在抽烟。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染上瘾了呢?是上一次?还是从他说出小南瓜开始的那一次?

你这样想着。

“小南瓜,我戒烟行了吧。你少抽点。”
他的话打断了你的思绪,但你只是沉默着。

——

但实际上你一直在害怕些什么。

害怕

如果没有了烟

你们就会成为冷冰冰的医生与病患的关系。

而关于牛仔的舞蹈,我想在66号公路的那位女牛仔,作为麦克雷曾经的搭档,比我更懂。

而我在染烟之前只会煮咖啡,被那位牛仔称为“滚烫的烂泥”的咖啡。

——

“把烟掐了吧。有什么难过的事可以和我说。”

他好像担心你了。

有点儿可笑,病人开始劝说医生别抽烟。

你没有停下。

于是,

他也沉默了。

……

“给我来一根,我陪你抽。”

仍是沉默着,递了烟。

终于,你自言自语一般地呢喃

“也许对我来说,只有烟雾缭绕的地方是天堂了……”

最后一个了字的音节还未吐出。

“烟和我,选一个。”
他说。

点燃的烟燃烧着,而牛仔直视着你的眼睛。

你在牛仔的眼神下缓缓掐了烟。

牛仔很满意。

“过来,喂你吃薄荷糖。”

你的牛仔说。

——

我喜欢写暗恋,暗恋真香!


——
补一个脑洞
在唱K的时候麦爹说:“我在听,小南瓜。”

原来我只是奶茶啊T_T

更新一部分挂件实拍图

全套有10款哦【预览见P3】

现在已经有现货啦

购入传送门


更新一部分挂件实拍图

全套有10款哦【预览见P3】

现在已经有现货啦

购入传送门


柒瑾生

笔记本和演草纸永远是灵感迸发的场所
依旧当年旧图(像素莫得

笔记本和演草纸永远是灵感迸发的场所
依旧当年旧图(像素莫得

黑山羊Todd

在即将猝死的边缘徘徊的我总算剪完了
虽然,很短,嗯
但是真的为了做这点小特效,睡觉时间都赔上了😭不管怎么说希望各位去b站能有币投币没币点赞评论啥咋都好谢谢啦https://b23.tv/av76806300
B站链接走这↑
还有,麦源,真好吃(虽然我是杂食)

在即将猝死的边缘徘徊的我总算剪完了
虽然,很短,嗯
但是真的为了做这点小特效,睡觉时间都赔上了😭不管怎么说希望各位去b站能有币投币没币点赞评论啥咋都好谢谢啦https://b23.tv/av76806300
B站链接走这↑
还有,麦源,真好吃(虽然我是杂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