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麦卡衍生

125浏览    4参与
不期♂而遇

【杀死汝爱】【喧嚣贵族】【WD】灵书妙探AU脑洞

突然觉得WD很适合开灵书妙探的脑洞……

老巴是个推理小说卖得很不错,开过不少签售会的作家,但是因为人比较内向签售会都是躲在后面签名也不太出来跟读者合照,他正在写一本新书,但是之前系列的特别特别厉害的侦探主角被他写死了,他最近又有点卡瓶颈,非常需要一个全新的视角,也很需要一个新的缪斯。

迪米是个警校毕业没两年的愣头青officer,最近准备过几天的警察专员坚定升格到警探(上一次考试没过),平常喜欢抖小机灵,但是经验方面差一大截,搭档是警校同期生贝林菲尔德,也是升警探的竞争对手,两人的日常就是互相拆台(参见Espo和Ryan)

这天有个挺普通的凶杀案,迪米和贝林跟着出警,来到现场,死者是一个附近酒馆的酒...

突然觉得WD很适合开灵书妙探的脑洞……

老巴是个推理小说卖得很不错,开过不少签售会的作家,但是因为人比较内向签售会都是躲在后面签名也不太出来跟读者合照,他正在写一本新书,但是之前系列的特别特别厉害的侦探主角被他写死了,他最近又有点卡瓶颈,非常需要一个全新的视角,也很需要一个新的缪斯。

迪米是个警校毕业没两年的愣头青officer,最近准备过几天的警察专员坚定升格到警探(上一次考试没过),平常喜欢抖小机灵,但是经验方面差一大截,搭档是警校同期生贝林菲尔德,也是升警探的竞争对手,两人的日常就是互相拆台(参见Espo和Ryan)

这天有个挺普通的凶杀案,迪米和贝林跟着出警,来到现场,死者是一个附近酒馆的酒保,面朝下死在自己的床上,匕首插在他的脊椎T4和T5之间,一刀毙命,床头摆着三支新鲜的百合。看完现场他们就被派去周边街区排查目击者了。他们一边问他一边想现场,总觉得很熟悉。问完这个街区最后一家人,这家人的男主人说昨天半夜有听见动静,但是只有一下子所以也没注意。

这时候他想起来了,那个现场,和他上警校第一年的时候,看过的一本当时还没火起来的老巴写的推理小说里面一个凶杀案的场景特别像,书里死的也是一个酒保,面朝下死在自己床上,但是但又有点不一样,比如书里的花是蔷薇。他认为他们遇到了一个变相的Copycat。

但是因为那本书卖的很差,没几个人看过,而且这个凶手对书里的情节进行了修改,所以他跟警探(大概会让洛萨串场)提出这个想法也被否定掉了,还被贝林嘲笑了一天。他很喜欢那本书,所以翻来覆去看过很多遍,他非常确定这是个Copycat只不过凶手把一些细节改掉了,混淆视听。

分局对于这个案子在清楚受害人身份和人际关系之后就卡壳了,迪米依然坚持他的看法,觉得联系一下那本书搞不好会找到答案。就在一边在周边和搭档排查目击者一边查老巴的信息,决定要见一见这个作家,问一下他对于这个案子的看法。

迪米虽然是个老巴的书迷,但他毕竟不是迷妹之类的,对老巴的八卦和隐私信息一无所知,但是要找到他本人肯定还是得了解一下,因为他稍微查了一下发现这人比较行踪不定。然后他就对翻了一些粉丝站和媒体的老巴签售会的视频和照片,有通过分局的内网查了这个人的信息。

说来也巧,老巴正好第二天有一个签售的酒会,他本人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签售,但是无奈出版商已经这么安排了,他们觉得要让老巴多点社交,多捞一点赞助,而且老巴已经瓶颈了不短的时间,不好再拒绝出版商的各种要求。他是觉得给大家读读书里的内容,签下名就可以了,社交这种东西,他有自己想社交的时间段和拒绝社交的阶段。

签售结束之后老巴戴起他的帽子拿了一瓶酒躲到了宴会角落去抽烟喝酒,一开始还有人认出他跑来找他签名,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就感觉终于清静了,离签售结束也没多久的时间了。

他正想要不要先偷偷溜掉的时候,有人放了一本书和一支笔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并且念了一句他书里的话。他本来喝得有点晕乎乎的,看到这书一下子就清醒了。这是他的第一本书,只印了大概几千本,卖得还非常的差,他家现在还有几箱子被出版商打回来的存货,虽然他后来火了,但这绝对是他的黑历史。

再次看到这书他觉得又惊喜又有点抗拒,他推了下帽子抬头去看,发现是个眼睛很漂亮的男孩子,一般来说找他蹭签名的妹子居多,让他往屁股和胸上签名的妹子都不在少数。

他打量了对方一下,低头翻开书,拿起笔,问对方的名字,他一般不签TO XXX,但是这本书对他来说意义不一样,对方说米特罗普洛斯,他正准备写,对方又补了一句“警探”,并拿出了一枚警徽放在桌子上,说我想跟你谈谈。

老巴又抬头打量了对方一阵,勾了下嘴角低头继续写,一边写一边说“我只写书,不杀人,米特罗普洛斯警员。”

迪米脸一下子就红了,他查过老巴的资料,这人虽然没干过什么大坏事,但还是有点小什么扰乱治安,拘捕之类的前科的,他怕穿着警服来人家知道他是个小警员,不跟他合作,就偷偷拿了分局警探的警徽,把自己装成穿便装的警探可能会有威严一点什么的,结果被人一眼看出来。

老巴签完名还拿人家警徽起来玩,被迪米一把抢回去说,我没说你杀人,你看一眼书里的照片。

老巴觉得这小孩装成熟的样子真好玩,感觉自己脑子里突然就有灵感了恨不得马上回家写书,但他还是很耐心的翻看了书里的照片,也就是最近这个凶杀案里的照片,他一看就知道这小孩为什么来找他了。

然后迪米说,除了这个案子大概三个月之前还有一个案子,虽然他不负责但是他看过他搭档的目击者排查例行报告,现场和这本书里的另一个案子(迪米很准确地描述了那个故事的细节和名称)也是差不多的,所以他们很可能遇到了一个连环杀手,还是个copycat,但是他的上司不听他的所以他打算自己先查一查,搞不好顺着这本书就能预测到凶手的动向。

老巴就说,你已经想这么清楚了干嘛还来找我?(然后他又翻了翻书,发现书里还有一些标注,什么“迪米最喜欢的故事”“迪米最讨厌的角色”“最让迪米觉得恶心的场景”之类的)他忍不住笑,迪米就把书抢回来,他都不记得自己标注过那么傻哔的东西。

老巴还问他,你买这本书的时候多大年纪,小粉丝,17还是18?(他觉得一个书迷能把他完全没市场的早期书看透到这个地步真的很不容易)19!迪米吼了他一句,继续说,一般copycat有一定的崇拜倾向,我觉他肯定会想和你联系,所以需要查你所有的联系方式的记录。老巴又一针见血地说,你这么干,分管你的警督知道吗?

迪米就转换话题,我记得你好像以前就因为妨碍公务被关过拘留啊巴勒斯先生,老巴站起来就走,还扔了一句,如果你礼貌的请求我的帮助,我可能会让你看看我的邮箱。但我觉得你应该多学两年公民权利再毕业,不然你的警探考核怎么都过不了。

迪米没去追,憋了一肚子火,但是突然觉得之前带他的警探讲得对,他平常的问询态度确实有问题。他就回去继续看这本书,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和对下一次凶案的预测整理出来交给了分管自己的警探和警督,这一回引起了重视,但是已经晚了,没两天凶案就发生了,然后由他的上司分局警监(大概会让麦子客串,莱恩是其他分局警监,小卡是现场组的,TRC一帮人大概有其它队或者黑警或者线人)出面,分局又把老巴给找来了。

老巴当时其实也没生气,他就觉得这小孩好容易生气的样子,吊他胃口肯定很有意思,迪米跟他的上司一起给老巴做笔录,老巴一直喊他警员,然后最后老巴同意他们检查他的邮箱等等联系方式之类的,迪米走的时候甩了他一句,是警探,巴勒斯先生,我已经通过了,然后甩着头发就走了。

那个很自信的状态特别戳老巴,他觉得自己确实是找到了新的灵感,回家就打开电脑开了一个新文档。然后他后面几天频繁出入分局跟迪米还有负责案子的两个警探一起翻他的各种书和一些信件、邮件,看能不能找到这个copycat的一些蛛丝马迹。

他也不帮忙,就在一边看着迪米,迪米在那看信看得烦躁得很,又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就跑出去端了两杯咖啡进来,递给老巴,希望他喝咖啡去不要烦自己。老巴接过咖啡,来了一句,有没有人说你过眼睛很漂亮?

迪米先是眨了眨眼,接着皱了皱眉,然后一脸嫌恶的退到一边继续看信,说,能不能不要添乱,现在是真的死人了,作家先生。

然后他们找到了几封信,都是剪杂志报纸的那种单词拼起来的信,前两封还写的是我很了解你,我也很了解你的书,没人比我更懂你的书,没人比我更懂你之类的。第三封第四封就有点到了威胁地步了,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还没有注意到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我不能容忍你变得这么没用之类的。

然后他们把信件给警督和局长看了,局长表示,最后一封信是这两天的,从内容上看攻击性还是比较高的,迪米你带着两个警员跟一下巴勒斯先生吧,负责他的安全,迪米特别特别特别不情愿,因为一般不会让正在跟案子的警探去负责案件相关人员的安全,但是他不知道这个要求是老巴给总局局长(他的书迷)打电话之后派下来的要求。

然后晚上两个警员就在楼下车里边守着,老巴跟着迪米去了他家。迪米虽然确实很喜欢老巴的书,收了全套不说还是一套出版,一套精装,一套再版,而且还有好几本读书笔记啥的,然后现在书的作者就在他的书房里一脸不可描述的看他收的这些书,他觉得特别特别不好意思然后又没法。

老巴还说,警督怎么不怀疑你,你比那个copycat狂热多了。

(后面还没想好)

suchaweirdo

kill your darlings / the book thief : 
william burroughs/max vandenburg
___

第一次弄師徒組衍生♥
(時間線已經死了
那時候弄這張圖在想:這兩人互相寫信交流應該非常帶感﹗
對話很平常但文筆間那種美好的感覺…(雙向暗戀
(PS 那時候剛好在聽MARINA AND THE DIAMONDS的I'M A RUIN)

kill your darlings / the book thief : 
william burroughs/max vandenburg
___

第一次弄師徒組衍生♥
(時間線已經死了
那時候弄這張圖在想:這兩人互相寫信交流應該非常帶感﹗
對話很平常但文筆間那種美好的感覺…(雙向暗戀
(PS 那時候剛好在聽MARINA AND THE DIAMONDS的I'M A RUIN)

不期♂而遇

【杀死汝爱】【喧嚣贵族】William/Dimitri-初 尝(First Taste)

原    著:【杀死汝爱】【喧嚣贵族】

标    题:初  尝(First Taste)

人    物:威廉·巴勒斯/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

(William·Burroughs / Dimitri·Mitropoulos)

设    定:本福&小本泽角色拉郎。麦卡衍生?NC-17短完。依然把Willy改到Dimi的时间线上来,我们不要在意隔着半...

原    著:【杀死汝爱】【喧嚣贵族】

标    题:初  尝(First Taste)

人    物:威廉·巴勒斯/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

(William·Burroughs / Dimitri·Mitropoulos)

设    定:本福&小本泽角色拉郎。麦卡衍生?NC-17短完。依然把Willy改到Dimi的时间线上来,我们不要在意隔着半个地球这些细节w这篇感觉写得好烂,你们将就着吃吃_(:з)∠)_

 

 

#

威廉一向不排斥派对或聚会,他能认识一些新的人事,激发创作灵感,运气好的话还能搞到些新型的药品。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这里的联谊舞会,聚会主人是他的老熟人兼“病友”。

 

和同伴喝了几杯之后他就跟着大麻的气味钻进了浴室里,他的早在昨天就抽完了。威廉用十几张面额一百的钞票跟人换了几根卷烟,比他卷得还差劲的卷烟,又一次坐到浴缸边缘。这价钱非常不合理,但他现在很需要抽上几根放松一下脑子,他构思的内容遇到了瓶颈。

 

浴室外面相当嘈杂,比以往要吵得多,他听说老熟人今天还邀请了其他几个学校的人,上层名流、贵族俱乐部之类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带着可可精或者小苯。威廉向后一靠,滑进浴缸里,双腿搭在边缘,蜷起身体,他还剩两根卷烟,得省着点抽。

 

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威廉的兴致,浴室的门被撞开,涌进了五六个穿着光鲜,却满嘴下流腔调的青年,他们几个把其中一个卷发青年扔到浴室的马桶前,给他翻开了马桶盖。跪倒的青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周围的青年则哈哈大笑,好像正在难受的不是他们的同伴,而是个陌生人,实际上嘲笑一个陌生人的痛处也不是什么值得赞美的事情。

 

威廉将卷烟从唇边拿来,总觉得自己的嘴里也有一股呕吐物的味道,这很影响他吸食大麻的情绪。几个青年完全不介意浴室内还有一个陌生人,他们开着低俗的玩笑,关于正在呕吐的青年的,其中一个高个青年时不时把他的脑袋往马桶里按,嘴上恶狠狠的语气一点儿也不像玩笑,“嘿嘿!别太过分了!小心迪米晚点找你麻烦!”另一个金发青年制止了他。

 

高个青年不为所动地拽了拽卷发青年被汗水粘在额角的刘海,“得了吧,雷顿!每次他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这才有趣啊!”

 

金发青年无奈地摇头,第一个转身离开了浴室,高个子放开了恶作剧的对象,招呼其他人离开浴室,“走吧,让他在这里吐一会儿,一会儿的游戏,输了的人负责把迪米特里扛回宿舍。”他们鱼贯而出,有两个人临走的时候撇了浴缸里的威廉一眼,眼神有些微妙,浴室的门被重重关上。

 

弥漫在空气里的酸腐气味让威廉头疼,他撑了撑胳膊肘,想从浴缸里起来,换个地盘,但试了两次都失败了,连续几根大麻抽走了他的力气,他又回到了刚才的姿势。青年的呕吐还在继续,只不过变成了干呕,胸腔和喉管接连发出沉闷的响动,听上去非常难受,威廉忍不住皱起眉头。

 

十分钟后,被称为“迪米特里”的青年从地上爬了起来,并没有醉到忽略马桶的抽水按钮,他踉跄两步,扒住旁边的洗漱台,伸手抓挠了好几下,终于把蓄水塞放好打开水龙头,蓄了大半池子水后,他艰难地撑起身体,像扎猛子一样把头埋了进去,水花向外翻溅,威廉赶紧将卷烟移开避免被打湿,水滴还是不留情面地溅到了他的新西装和镜片上。

 

迪米特里埋头在水里的时间很长,蓄足的水开始顺着水池边缘溢出,时间久到威廉以为他溺死了,他趴在水池上,身体没有任何起伏。威廉正在考虑要不要伸腿把他踹倒。迪米特里突然双手撑住水池边缘,将自己从水中猛地推出,向后跌了几步,撞在墙壁上,发出痛苦的低吟,接着就是不断的咳嗽,表情痛苦。

 

比刚才更多的水溅到了威廉身上,他的眼镜已经模糊一片了,值得庆幸的是他手指间的卷烟还在燃烧。他透过有水迹的镜片打量着靠在墙上的青年,藏青色的夹克外套里穿着同色POLO衫,两层领子都竖着却丝毫不显俗气,白色的休闲长裤和乐福鞋衬得他双腿修长。青年现在相当狼狈,脸上因酒气泛着红晕,眼神虚无缥缈,但他的神态却很快平静了下来,深呼吸了两次,他拨了拨盖下来的刘海,察觉到威廉的视线。

 

迪米特里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看着浴缸里衣着绅士,发型一丝不苟,鼻梁上架着眼镜,手里却拿着大麻的威廉。短暂的打量过后,青年的目光转向了威廉指间冒着烟的东西,他肩背抵墙,胸腹向前用力让自己离开墙面,歪歪扭扭地向前迈了两步扶住浴缸边缘,一侧身摔了进去,“砰”的一声闷响,青年的头撞在了浴缸的瓷砖上,他哀嚎了一声,挤到了威廉身边。

 

青年喘了几下,不再动弹,甚至没有调整自己姿势的打算,就这么歪歪斜斜地窝在浴缸里,威廉被他挤得夹紧了双臂。不一会儿,迪米特里的手伸了过来,抽走了威廉手中的卷烟,小指上的戒指边缘还刮到了威廉的手。

 

迪米特里将大麻送到嘴边,吸尽所剩无几的部分,烟气从他的口鼻释出,他的眉头也随之舒展,“还有吗?”他歪头看向浴缸里的陌生人。

 

威廉从西装上衣的内口袋里拿出最后一根卷烟和打火机,他将卷烟递到迪米特里的唇边,对方张嘴抿住,他手腕一抖打开打火机盖,轻擦两下点燃,青年又向威廉这一侧靠了一点,让卷烟接触火焰。

 

“你卷的大麻很糟糕,你知道吗?”迪米特里向外呼着烟气,他的口音在威廉听来   有点俏皮。

 

“谢谢夸奖。”威廉收起打火机,他卷大麻的技术确实不佳,但至少迪米特里手上这根更糟糕的不是他卷的。

 

 

 

#

威廉面朝下被按倒在卧室的床里,几个人将他两条手臂折到身后,粗鲁地扯掉了他的领带,并绑住了他的手腕,再将他翻过来。接着威廉就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纽扣接触地面的响动和眼镜被踩碎的脆响。他无奈地挑了挑眉,如果他们礼貌地提出要求,他不介意自己动手脱衣服,几个青年终于在拆开他的皮带并拉下他西裤拉链后停下了动作,实际上他们的动作一开始肆无忌惮,很快就变得僵硬、不自在,到最后停了下来。

 

这在威廉的意料之中,他相信,当一群人企图侵犯一个没有过问意愿的陌生人并脱掉对方衣服的时,心里总会有些犯怵的,这是犯罪,只不过这种心理上的畏惧可能与短时不计后果的放肆相抵消。

 

虽然眼下的情况是一场买卖,但这个陌生人是个男人,而且他的表情淡漠得令人无法直视,对于他们的“玩笑”似乎毫不在意。这些青年,这些男孩,他们怕了。

 

那个早先向迪米特里使坏的高个子首先从床边撤开,“迪米特里,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吧。”说完他开始向卧室门口走,其余人也跟着他陆续离开,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阴晴不定,最后一个离开的人顺手带上了门。

 

实际上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个荒谬下流的玩笑。威廉把仅剩的,以不合理高价换来的大麻拱手相送,正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回到聚会大厅里,再找人弄些烟泡、胶囊之类的,他今天的瘾还没有得到充足的释放。这时候,几个青年又折回了浴室,满身酒气,醉得和靠在他肩上快要睡着的迪米特里不相上下,他们看着浴缸里情景,嘴边泛起了恶质的笑容。

 

“不用找应召女郎了,”这是他们的原话,威廉听得非常清楚,他们把迪米特里从浴缸里拽起来,指着浴缸里的陌生人对他们的同伴说:“你这么快就能交到朋友,不如就让你的朋友招待一下我们?”

 

威廉依然靠在浴缸里翘着腿,甚至不打算擦拭一下镜片上的水迹,他好奇这些男孩的恶作剧能到什么程度,他认为“男孩”这样的词更适合他们的幼稚,他可以花些时间陪他们玩点不一样的“游戏”。

 

迪米特里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最终扯开弧度,他被成功怂恿了,威廉看着他从口袋里翻出一叠钱来——有些富人身上只带卡,有些富人身上只带钱——他随手分出一部分钱在威廉面前晃了晃,故作轻佻地问道,“一千块,让我操一次怎么样?”

 

实际上迪米特里捏在手里的钱远远不止一千块,威廉知道这不是重点,怎么让这个游戏进行下去才是关键,“好啊。”他从容地开口,其他男孩像炸锅一样起着哄,发出唏嘘,唯独迪米特里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很显然,他没想到男孩们的反应会这么强烈,更没有想到威廉会答应这无理的要求。

 

男孩们的下流提议在普通人眼里自然是不可理喻的,但他们不是普通人,威廉注意到其中一个男孩手中的随身酒壶上印着“骚乱俱乐部”的字样,那是个臭名昭著的有钱坏孩子俱乐部。俱乐部成员均来自达官或名流家族,家底殷实,男孩们的成绩也确实非常的优异,这无可否认,但他们的作风和行事一向遭人诟病。更值得注意的是,几个男孩长得都相当标致,今天也算是有幸一见。

 

当钞票被塞进口袋,人被从浴缸里拖出来的时候,浅淡的笑意在威廉脸上泛起,他的目光扫过茫然的迪米特里,他要看看这小混蛋怎么收场。

 

 

 

#

迪米特里的头又疼又晕,但酒却醒了大半,他从墙边站起身,目光触及到老老实实侧卧在床上衣襟大开的陌生人,他感觉到一阵面颊发热,这样的燥热并不是醉意或酒气带来的,而是由这个陌生男人,或者说是他的身体所引起的。迪米特里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撇开了目光,他快步向房门移动,打算逃离现场。

 

“咔啦”一声金属断裂的脆响钻进迪米特里的耳朵里,挑战他的神经,他看着手里的门把手,听到门背后爆发出的笑声,狠狠地将把手扔到地上,砸了几下门,骂了几句,响应他的却是一连串远离的脚步声。“操!”迪米特里两只拳头挥到脸侧攥紧,又不得不放下,面对门板僵在原地。

 

“你打算一直在那站着?”威廉将头枕到床上,放松他绷了长时间的脖子,前胸裸露的皮肤让他感觉有点冷。

 

迪米特里当然没有忘记床上有个等待他“侵犯”的男人,他的窘迫正来自于此。俱乐部同僚的恶作剧惹恼过很多餐厅老板,整个城市里的高档娱乐场所的黑名单里几乎都有这个俱乐部。恶作剧和破坏往往给他们带来满足,掌控感、优越感,不计得失的随性,不计后果的疯狂。

 

但是今晚的恶作剧让迪米特里感到窘迫,他没想过自己会提议操一个男人,他真怀念那些给他口交的姑娘们,他还给了这个男人一笔钱!他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迪米特里转过身径直向床边的窗户走去,刻意地回避威廉的目光,他抬起窗户看了看,这他妈是三楼,还没有消防楼梯!迪米特里盘算着要不要顺着楼栋外墙边的管道爬下去。突然间,一股力量袭击了他的腰腹,他连连后退,小腿撞上床沿,这才看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捆绑并脱去上衣的威廉,正拦腰将他向床上推,在他即将摔倒的瞬间,威廉手臂用力,将他翻转过去,用刚才自己被按倒的姿势将他摔进床垫里。

 

=======================

后面请走长微博

http://weibo.com/1398958410/DDT8warOK


不期♂而遇

【杀死汝爱】【喧嚣贵族】William/Dimitri-疯狂成瘾(Addiction)

原    著:【杀死汝爱】【喧嚣贵族】

标    题:疯狂成瘾(Addiction)

人    物:威廉·巴勒斯/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

(William·Burroughs / Dimitri·Mitropoulos)

设    定:本福&小本泽角色拉郎,可以当做麦卡衍生??NC-17短完。两个电影时代不一样就把Willy改到Dimi的时间线上来,还有两个人一个牛...

原    著:【杀死汝爱】【喧嚣贵族】

标    题:疯狂成瘾(Addiction)

人    物:威廉·巴勒斯/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

(William·Burroughs / Dimitri·Mitropoulos)

设    定:本福&小本泽角色拉郎,可以当做麦卡衍生??NC-17短完。两个电影时代不一样就把Willy改到Dimi的时间线上来,还有两个人一个牛津一个哈佛隔着半个地球但是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w然后会有一些粗口你们不要打我_(:з)∠)_

 

 

 

#

迪米特里走出警局用力甩上大门,刚想破口大骂,他的目光就触及到墙边的身影,威廉,那是个长相精致的男人,梳着和年龄不相符的偏分油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衬衣和领带服帖在颈下,此时他靠在警局大门右侧的墙面上,手里夹着半支皱巴巴的白色卷烟,烟头的火星隐隐可见。

 

迪米特里将刚刚拿回的个人物品收进口袋,整理了一下沾着血迹、呕吐物和酒液的燕尾服,甩了甩凌乱弯卷的刘海,抬高下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他故作镇定地扯起一个鄙夷的笑容,“在警局门口抽大麻,哼?”

 

威廉从墙面挪开,吸了一口凑到唇间的卷烟,一边吐着烟气一边将剩下的一截递给迪米特里,对方迟疑地抬起手。不等触碰卷烟,威廉就将它丢进警局门口的垃圾桶里,撇了迪米特里一眼,向台阶下走。

 

“嘿!”迪米特里堆积了整晚的火气爆了起来,他非常想把威廉按在地上打一顿,但他刚被保释出来,不想又进去一次,他追了上去,“嘿!威利!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见拦不下威廉,迪米特里几乎咆哮了起来,“你给我站住!”在惯常的场景里,他才是最冷静、反应最快的人,至少在俱乐部里是,他真是恨透了威廉,后者永远一脸淡漠,表情细微,让人没法看透。

 

威廉停下脚步转回身来,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表情保持着平静,“里面的警官没有告诉你是谁支付了保释金?”

 

迪米特里当然知道是谁保释他的,他的律师在警局晃了一圈,保释了其他男孩,尴尬地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离开,等他从拘留室内出来,发现威廉·巴勒斯的名字大刺刺地签在保释单上,实际上威廉已经保释过他两次了,这是第三次。但至少这次,迪米特里认为应该是由他的父母来保释他,在拘留室里他就听说校方正在讨论是否开除他们十个人,道德品质败坏,做事不计后果之类的。

 

见对方气鼓鼓不接话,威廉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对待保释自己的人,不应该是这个态度,米特罗普洛斯。”他得把这混球送走,实际上老米特罗普洛斯的确不打算保释自己的儿子,他告知律师只允许保释其他男孩们,迪米特里得在拘留室里好好反省作为惩罚,至于保释的时机他全权交代给了威廉。

 

老米特罗普洛斯短时间之内都不想看到儿子的脸,这张让家族蒙羞的脸。对于小混蛋的其他恶劣行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很久了,嗑药?恶作剧?滥交?那些事在他眼里不过是小打小闹,但是这次,他儿子和另外九个男孩把一个公众场合,一间餐厅的包间砸得乱七八糟,还差点打死了餐厅老板。迪米特里必须接受惩罚,老米特罗普洛斯认为儿子应该向威廉这样的绅士学学谈吐举止和为人处事!

 

绅士个屁!如果迪米特里知道这段对话的内容,他一定会嗤之以鼻,甚至暴跳如雷。如果哪天老米特罗普洛斯当着他的面夸赞威廉,他可能会翻着白眼说:“这王八蛋操你儿子屁眼的时候可一点儿都不绅士!”                                                                   

 

迪米特里压着心里的火气跟在威廉身后,他非常讨厌对方称呼自己的姓,除了在做爱的时候,这家伙总是板着一张脸称呼他的姓,给他一种急于撇清关系的感觉。走了两分钟,迪米特里跟着威廉坐进停车场的一辆汽车里。

 

“米特罗普洛斯先生希望你在拘留室内反省,所以你现在不能回家,需要我送你去哪里?”威廉目视前方,冷淡地询问目的地。

 

“你家!”迪米特里狠狠瞪了驾驶员一眼。

 

 “几天前我也刚被我父亲保释出来,我不想再惹麻烦,”绅士发动了汽车,语调微微有些起伏,“而且我要离开这里了,米特罗普洛斯,我送你回学校。”

 

迪米特里不满地翻了个白眼,“麻烦,迪米特里不能竞选主席因为他是个希腊人,迪米特里是个麻烦因为他是个希腊人!”做作的音调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威廉却松了一口气,这小混蛋总是用语无伦次来掩盖自己的愤怒,所幸的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半句话。

 

 

 

#

威廉把车停在迪米特里的宿舍楼后侧的林道边,这会儿已经接近凌晨了,学生们有的已经就寝,有的则去参加第二场派对,整栋楼都没有亮灯。

 

“下车。”威廉甚至没有将汽车熄火就下了逐客令,丝毫没有逗留的打算。迪米特里拒不执行,环抱手臂窝进座椅里。绅士瞥了他一眼,惊讶地发现他微微扭曲的表情和抽搐的眼角,看来他并没有漏听自己的后半句话。威廉无奈地转动钥匙熄火,开门下车,头也不回地向汽车驶来的方向走,简单地扔下一句,“你留着吧。”

 

身后混乱的响动没有阻止他继续向前走,“是我的律师保释这帮蠢货出来的,结果他们一个个溜得比泥鳅还快,还谈什么伙伴!”迪米特里从车里出来,不满地大声指责,“唯独不保释我,老不死的这么急着和闯祸的儿子撇清关系吗?”他狠狠地甩上车门,“砰”得一声巨响让尚未走远的威廉不自在地闭了闭眼睛。

 

“还有你!操!你他妈也要丢下我?!”迪米特里连串的咆哮像炸药一样在威廉耳边爆炸,而最后一句哽咽的质问终于还是打破了他的防线,他停下脚步,垂下了头。迪米特里还说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清,他只知道,迪米特里失控了。

 

短暂的沉思后,威廉转身向迪米特里冲了过去,说“冲”并不恰当,威廉并没有跑起来,但他的架势在迪米特里看来虎视眈眈。

 

威廉在迪米特里身前刹住脚,左手握拳自下而上抛出一道弧线,砸在对方的右脸上,迪米特里瞬间失去重心,脚下不稳向左侧的草坪里跌去,而威廉自己也是一阵踉跄,真不该在打人之前嗑药。

 

小混蛋歪坐在草坪里,捂着脸喘着粗气,黑暗里威廉看不到他的表情。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迪米特里似乎没有反击的打算,他连站起来的打算都没有,两腿一蹬,摆开大字倒在草坪里,说了句让威廉以为自己耳朵坏掉了的话,“要么操,要么滚。”



==============

后面请走长微博w

http://weibo.com/1398958410/DDhrLgj9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