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麦禾

52浏览    4参与
云玩

远大前程3

        “联盟育龄夫妇一次生育1-5个子女,多胞胎概率要小一些,政府鼓励父母照料年幼的子女,1岁以内的孩子其父母被要求完成胎教,社会提供一定福利和公共育婴室支持,子女多的家庭提供社会协助保障其早期过程的顺利进行。”

        “家族被认为应当承担帮助重新进入工作的新手父母养育新生子女的责任,第一胎的婴幼儿在叔伯,姑母,舅父,姨母与(外)祖父母等的照顾下进行,有已长成且有行为能力的兄长与长姐的小家庭在叔伯,姑母,舅父,姨母...

        “联盟育龄夫妇一次生育1-5个子女,多胞胎概率要小一些,政府鼓励父母照料年幼的子女,1岁以内的孩子其父母被要求完成胎教,社会提供一定福利和公共育婴室支持,子女多的家庭提供社会协助保障其早期过程的顺利进行。”

        “家族被认为应当承担帮助重新进入工作的新手父母养育新生子女的责任,第一胎的婴幼儿在叔伯,姑母,舅父,姨母与(外)祖父母等的照顾下进行,有已长成且有行为能力的兄长与长姐的小家庭在叔伯,姑母,舅父,姨母与(外)祖父母等的指导下给婴幼儿进行早期家教。社会提供一定福利和公共保育院支持。”

        “社区依法提供给其内居民幼年(6岁以内)子女的看护、大世家宗的族学给与其族内幼儿的幼教不可超出限定学习范围,不可占用游戏时间预习课程,社会提供一定福利和公共幼儿园支持。”

        阮应趴在多媒体室中间一张桌子的桌面,他刚刚很想摸一摸那个小宝宝“白菜”,却听见后面有什么声音而逃跑了,那个小宝宝也和他们一样吗?一样是要被送出去的孩子吗?阮应带着疑惑想,他还那么小,也没能被那些白衣服带着一起离开?

        空洞洞的普法语音和屏幕文字忽然不见了,阮应抬起头,节目切成科普档的了。

        门被推开了,是周玉白。

        “你在这里。”他冲阮应说话,又和门外说:“找到了,在这里。”

        肖子韩也往这边走过来,一边冲后面喊:“人在这,别忙了。”

        屏幕亮着,宇宙星河在其上旋转,导播片还没完,小伙伴都进来了,他们也不问什么,都自己找好位置坐下,麦禾坐在阮应后面,用手戳了他的背,阮应抬头,看到居一龙抱着小白菜也进来了,阮应望着小白菜,小白菜冲着他笑眯眯。

倦卧暑天星

麦禾

沈巍x麦禾

没头没脑上一年冬天写的,起因是北京实在太冷聊,本来想要写一点关于北京学校抗战迁移的,而且觉得这个cp好有新意来着,结果……没有结果,冬天又要来了,我还没写……
索性胡乱改改发出来得了(觉得自己着实欠揍)

1924年

    冷风里到处是扬起来的白气,头顶冒着热气的车夫穿过刚刚先开白雾的笼屉,总之,大街上人人都顶着一片白。

    麦禾头上没有白气,他不仅戴着帽子,而且正坐在卖包子的店里,眼前一晚热气腾腾的早茶。

    他吃完早饭就要到学校去,昨天刚过了元旦,不过人们似乎还是习惯过旧...

沈巍x麦禾

没头没脑上一年冬天写的,起因是北京实在太冷聊,本来想要写一点关于北京学校抗战迁移的,而且觉得这个cp好有新意来着,结果……没有结果,冬天又要来了,我还没写……
索性胡乱改改发出来得了(觉得自己着实欠揍)

1924年

    冷风里到处是扬起来的白气,头顶冒着热气的车夫穿过刚刚先开白雾的笼屉,总之,大街上人人都顶着一片白。

    麦禾头上没有白气,他不仅戴着帽子,而且正坐在卖包子的店里,眼前一晚热气腾腾的早茶。

    他吃完早饭就要到学校去,昨天刚过了元旦,不过人们似乎还是习惯过旧历,这几天并不见得有多么热闹,麦禾想着,忽然有人掀开链子进来,兜进来一阵冷风,吹的麦禾脸上一僵。麦禾抓紧把碗底的汤喝完,乘着这点冷风离开了。

    他在街上也成为了冒白气的一员,他从报童哪里买了一份早报,边走边看。

    版头写着加黑的大字“国民党一大召开”,麦禾忽然记起来现在已经是革命第十三年了。

    那么他的老师,叫沈巍的,已经去世十三年了。

   

云玩

远大前程1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不是密宗忘了,漏掉的?《绅士大盗 》吴旭东,这个孩子姓吴呐,上个月我们梅城孤儿院接受的一个孩子也是姓吴,叫什么来着?哦哦,吴凡!《猎野人 》的野人?这孩子剃毛了没?诶?又一个姓吴的?吴邪? 《盗墓笔记·重启》的?名字有意思,天真无邪嘛!《再生缘》阮应,这个“白菜”是他的绰号吗?《血色深宅》薛自牧,不是我说,看看这些资料,你以后有得忙咯!《错嫁》沈放,本家呀?是不是我们家养?《刺妃 》叶凡,这个也是仿古实验的吧,《深闺疑云》何天瑜,我老同学何家盛有个集团,他妥了。《杀机四伏 》谭帏,这个丢给谭宗明没跑儿了!还有两个:《朵儿的战争》麦禾,《偷窥者》江心白,我想想啊,想想。”

         时间雕刻师居一龙看着按摩头部的沈焕勤,这些孩子其实和沈局长没有关系。开始他还想着都送到孤儿院对于这些孩子的利弊,但是一个不相干的政府工作者都为这些孩子绞尽脑汁,他和他们同源,不该做得更多吗?

        “不用收那么多。”

         “嗯?”沈焕勤抬头看着这个将要接手记忆资料的神秘来客。密宗的人和他们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会联络老九门吴家,请他们收下吴旭东和吴邪,梅城上个月接收的吴凡也一起吧。”

        “梅城孤儿院可以......”

        “不用,上个城市我只送出了金铁心和宫铁心,梅城接收的孩子最好别超过五个。”

         “安全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们能够,”沈焕勤苦笑一下,“好吧。”

        “叶藏和叶凡我送到叶家去,阮应去阮星竹那里,阮晓珠和阮紫迩有个哥哥保护也不错。”居一龙也想了些人,“周玉白托给周明,上官云峰托给上官婉儿,剩下的五个,交给梅城了。”

        “你已经想好了,那梅城就只收麦禾,江心白,肖依然,沈放,余一鸿。资料给你。”

        “再会。”简短告别后,居一龙迅速离开,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