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麦雷

89.4万浏览    4213参与
姚敬生

【麦雷】《无关忧虑》

@摩卡90 算是老年梗?】

感情向来是无解的难题。

对Holmes们来说犹是,毕竟他们从来不清楚如何处理这些。正如Mycroft早已遗忘自己当初为何会爱上那位探长先生。

“岁月不饶人,我亲爱的弟弟。”Mycroft抿了口杯中的热茶,他看着面前意欲拉动琴弦送客的男人,缓缓道:“你我亦不能免俗。”

他不再年轻了。

由年长的Holmes转变成了更年长的Holmes,真正意义上的年长者。记忆已然变成了一种负担,开始慢慢蚕食他的思维能力,如同年岁吞噬了他鬓角的颜色。

感情是一种不可轻易触碰的东西。

Mycroft没有心。Holmes们没有心。

这是公认的事实。

感情是种累赘,会成为...

@摩卡90 算是老年梗?】

感情向来是无解的难题。

对Holmes们来说犹是,毕竟他们从来不清楚如何处理这些。正如Mycroft早已遗忘自己当初为何会爱上那位探长先生。

“岁月不饶人,我亲爱的弟弟。”Mycroft抿了口杯中的热茶,他看着面前意欲拉动琴弦送客的男人,缓缓道:“你我亦不能免俗。”

他不再年轻了。

由年长的Holmes转变成了更年长的Holmes,真正意义上的年长者。记忆已然变成了一种负担,开始慢慢蚕食他的思维能力,如同年岁吞噬了他鬓角的颜色。

感情是一种不可轻易触碰的东西。

Mycroft没有心。Holmes们没有心。

这是公认的事实。

感情是种累赘,会成为一个人的薄弱点。而作为Mycroft Holmes,他不应当有任何软肋。然而生而为人,他总会一时疏忽,动了心。

一不小心,就爱上了那个笑得过分明媚的探长先生。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Mycroft记不清了,他搜索自己的记忆宫殿,然而收获太小。属于Greg Lestrade的记忆很多,然而独独不见了有关于他如何爱上这位探长先生的记忆。

也或许是因为,所谓动心从来不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记着Lestrade义正言辞拒绝提供给他资料的样子,记着他愤怒的眼睛。也许是因为那双眼睛,那双过分漂亮而坚定的眼睛。无论年华以何种形态老去,那双眼睛仍旧明媚清亮,仿佛从未来这世间走这一遭。

当然,Mycroft偶尔会喜欢它被水雾遮蔽,就如同薄云掩映新月。他会吻它,会吻他。吻在每一个黄昏时晓,吻在每一处骨节纹理。

爱屋及乌。而他爱这所有一切的归属者。

“我曾跟Sherlock说过,我并不孤单。”Mycroft曾对为他披上毯子的探长如是说,但更像是喃喃低语。“我在说谎。”

承认自己的谎言对Mycroft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他从来善于自我检讨。

而Lestrade从没见过这样的Mycroft。

他没见过如此破碎,如此不安,如此惶惑迷惘的Holmes。后者永远给人以无所不能的错觉,以至于几乎所有人都忘了。忘了其实Mycroft Holmes也不过只是个普通人。他有心,也会疼,甚至由于Holmes们比常人更加敏感的特性,他疼得也就更深。

于是Lestrade握住那双低于常温的,平时总握着那把黑伞或者其他什么机密文件的手,他握着Mycroft的手,而后望进后者的眼睛里。他见到细小的震惊使得过于坚厚的屏障破碎,他眼见惊涛骇浪,再不复平息。

年长的Holmes愣在那里,几乎忘了如何呼吸。

然后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Mycroft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开始爱上了这位探长先生。或许是从过分关注开始,也或许是从那些细小的事情中蔓延出来的痒,一点点在他的心上堆积。

他爱他。

无需计数,不差分毫。

然而他从未让Lestrade知晓,嘴硬的Holmes们从来不说爱。这是太过危险的词语。

“我爱你。”

于是他握住面前那只手,如此说道。

“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Lestrade略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回握住对方的手,随后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别这么紧张。”

“你不再年轻了,Greg。”

“闭嘴,Mycroft。”Lestrade翻了个白眼,语气略有不满:“我一直以为不会说话的那个是Sherlock。”

“对你无需花言巧语。”Mycroft附身上前,轻吻在了爱人的鬓角处。“你受到的赞美已经太多了。”他望进他的眼睛里。平静,清澈,笑意明显。这双他熟悉过分的,过于漂亮的眼睛。

“我爱你。”

“而这是Holmes能给出的最高赞誉。”

他吻过的耳边已然发烫,而Mycroft对此报以微笑。

“那我勉强接受这授勋。”

Lestrade伸手扣在对方的脑后,倾身吻了上去。

“致意我的Holmes先生。”

Mycroft记不清他为何会爱上这位探长先生。

但那已然无关紧要了。

他只需要记得Greg Lestrade是他生而为人的一颗心。

而他爱他。

——————————

勿要先我老去

否则我将于这茫茫人海

而无所依托

菜文姬本姬

帮我照顾好他,他没看起来那么坚强

今天起床没什么可玩的时候打开百度网盘看了神夏S4E3(第四季第三集),在结尾的时候夏洛克和格雷探长说的。

当时脑子里就是

“照顾好他”——

“照顾好他”————

内心思考是「为什么要托他照顾?什么关系?有事?之前看完全没注意啊?」

我脑补了日常起居和床上关系。就是那种“虽然我以前听说过这个cp,但是我是被官糖今天才拉入坑的,并且有冲动想深挖他们的故事,不顾自己处于期末复习季 明天就考四级”的心情。


麦雷肯定有事!!!我想以后看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写他俩的。

又入新坑,还好杂食非常快乐。

今天起床没什么可玩的时候打开百度网盘看了神夏S4E3(第四季第三集),在结尾的时候夏洛克和格雷探长说的。

当时脑子里就是

“照顾好他”——

“照顾好他”————

内心思考是「为什么要托他照顾?什么关系?有事?之前看完全没注意啊?」

我脑补了日常起居和床上关系。就是那种“虽然我以前听说过这个cp,但是我是被官糖今天才拉入坑的,并且有冲动想深挖他们的故事,不顾自己处于期末复习季 明天就考四级”的心情。


麦雷肯定有事!!!我想以后看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写他俩的。

又入新坑,还好杂食非常快乐。


姚敬生

【麦雷】《街角书店》第三章(完结)

【书店老板×麦/闲职探长×雷】


【《查令十字街84号》AU】


【我填完了(?)】


*

通过书信调情这种事情未免太过于荒谬,但它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Lestrade身上。但圣母玛利亚在上,他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


顽固老兄长的第二春。

这是Sherlock言语之间能明显辨别出来的意思。


而当事人对此不予置否。


*

书商先生!

             我真诚地希望您下次能换个邮递员,因为我实在...

【书店老板×麦/闲职探长×雷】


【《查令十字街84号》AU】


【我填完了(?)】


*

通过书信调情这种事情未免太过于荒谬,但它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Lestrade身上。但圣母玛利亚在上,他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


顽固老兄长的第二春。

这是Sherlock言语之间能明显辨别出来的意思。


而当事人对此不予置否。


*

书商先生!

             我真诚地希望您下次能换个邮递员,因为我实在是不想再听Sherlock对我的一系列人身分析了!我不过就是忘了洗昨天晚上的衣服!

                                                                        【• •】

                                           没有落款,只有一个Greg翻白眼的声音


*

Mycroft在看到信中内容的时候笑了起来,用Sherlock的话来说,简直活像个二百斤的水蜜桃。

他将这封批斗信摊开在书桌上,再次审读纸上的寥寥数语。不出半分钟,Mycroft就已经掌握了这位探长先生的全部近况。然而单凭借自己的判断并不足以让Mycroft满意,他想听他说。


等Mycroft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已经足足浪费了三分钟。倘若放在以往,他注定要被Sherlock那个小混蛋笑话得体无完肤。

然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对着这封信发呆。


Mycroft认清了一个事实,他不太想承认,又过分显而易见的事实——他爱上了这个素未谋面的探长先生。

而这本不应该发生。


Mycroft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提笔写下了回信。


*

我亲爱的Greg:

            再次为舍弟的粗鲁行为感到抱歉。作为补偿,不知道是否有幸能邀您一同共进晚餐?

                                                                   您诚心实意的

                                                                        Mycroft

*

伦敦的天气很少能有让人满意的时候。

比如现在。


Lestrade坐在一大块阴云下,看着那群鸽子在不远处觅食。他今天没带什么吃的,这群家伙就不再肯在他旁边多停留一会儿了。

他堂堂一个曾经的苏格兰场探长,竟然比不过几片面包。说出去都能让人笑话死。


Lestrade一边笑着“报怨”这群见利忘义的家伙,一边盯着手表倒计时将要到来的会面。他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为了这场首次见面。

虽然那位女警小姐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说过这分明是场约会,而这种说辞让久经风雨的探长先生立马红了耳朵。


他似乎喜欢上了那位素未谋面的书商先生。

无论从言谈举止也好,从性格态度也好。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弄得他晕晕乎乎的。


而Lestrade从来都肯直面自己的感情。


“Greg?”


这声呼唤过于轻柔,以至于Lestrade几乎难以分辨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他转过身去,被穿透阴云的阳光晃了眼睛。

也或许是被那个穿着三件套的,过分讲究的男人晃了眼睛。


阳光散落在他的肩膀,连嘴角的浅笑都被映照的一清二楚。被惊动的鸽群乱飞起来,绕着闯入者打转,随后飞向浓稠的阴云之中。Mycroft依旧笑着,向着他的方向走来。


“Greg.”


他听见自己被呼唤。


他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声。


仿若神明降临的男人终于走近,近到Lestrade不敢有过分的举动,近到他一抬眼,呼吸的全是对方身上的味道。

Lestrade知道自己现在活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但他没法组织理智。


“午安,Greg。”


Mycroft轻轻笑起来,道:“今天书店打烊,我只供您一人支配。”


态度诚恳。

意味深长。


Lestrade要是再不明白他就是个大傻瓜。


“任何事情?”


探长先生挑眉看着面前的人,眼中促狭明显。他舔过干裂的下唇,润湿了一方净土。


“任何事情。”


于是Mycroft倾身上前,吻住了他今天唯一的客人。


他的专属贵宾。

他亲爱的,探长先生。


当归
哈哈,叨叨记账很懂嘛!

哈哈,叨叨记账很懂嘛!

哈哈,叨叨记账很懂嘛!

姚敬生

【麦雷】《偏好》

【来自 @Cumin_孜然 小胖子麦/小流氓雷  年少梗】

*

人总会有段年少轻狂的过往。

而Lestrade从来不是个好孩子。

Greg Lestrade有副好皮囊。

这意味着他能轻而易举得到一些优待,也意味着他很容易恃宠而骄。没人不喜欢Lestrade,或者说,很少有人不贪图那副好皮囊。

但很少,就证明这世界上,总有些例外。

Lestrade不喜欢那个叫Mycroft Homles的小胖子。

他太聪明,太锋利,太不合他心意。但Lestrade始终不肯承认,对方的忽视是导致这场单方面敌视行为出现的最重要的原因。

Mycroft似乎从未把他放在眼里过。

有太少的人...

【来自 @Cumin_孜然 小胖子麦/小流氓雷  年少梗】

*

人总会有段年少轻狂的过往。

而Lestrade从来不是个好孩子。

Greg Lestrade有副好皮囊。

这意味着他能轻而易举得到一些优待,也意味着他很容易恃宠而骄。没人不喜欢Lestrade,或者说,很少有人不贪图那副好皮囊。

但很少,就证明这世界上,总有些例外。

Lestrade不喜欢那个叫Mycroft Homles的小胖子。

他太聪明,太锋利,太不合他心意。但Lestrade始终不肯承认,对方的忽视是导致这场单方面敌视行为出现的最重要的原因。

Mycroft似乎从未把他放在眼里过。

有太少的人能猜透这个成天穿着整齐正装的男孩子在想什么。那套正装对他来说并不是太合体,也或许只是因为他的身材在以小时为单位发生变化。

天知道Lestrade只剩下这一点能嘲笑他的了。

然而光从身材进行打击并没有让Lestrade心满意足,他现在特别想看到那个小胖子出糗,哪怕一次也好。这种心态类似于亵渎神明,或者引诱天使而带来的快感。

因为Mycroft实在是太完美了,无瑕到几乎不像是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Lestrade甚至怀疑过他究竟是不是个人类。

介于恐惧是能剥开伪装外壳的最好工具,Lestrade果断从此入手,开始寻找对方害怕的东西。他试过最简单的虫子,也试过高级一点儿的恐吓。然而收效甚微,Mycroft仍旧自顾自地忙着自己的事情,连多余的一瞥都不肯给他。

这严重打击了Lestrade的自尊心。

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先是装作不小心把墨水洒在了对方看着就价格不菲的衬衣上,后来又隔三差五因为一些小事而为难他。

不过Lestrade没有得到任何反馈,Mycroft最多不过淡淡看他一眼,然后自行处理那些凭空出现的难题。仿佛面前这个过分漂亮的男孩只是一坨空气。

Lestrade才不会承认他特别生气。

“喂!”

经过半秒钟的判断,Mycroft确定了这声含糊不清的搭讪目标在他。于是他转过身去,却看见了湿了大半身的Lestrade跑了过来。

“Lestrade?”

Mycroft挑起眉,为对方突然闯入他伞的私人领域。

“我没带伞。”被点到名字的人露齿一笑,大大方方地握住了伞柄。“借伞一用可以吧?”

“我不介意送你回家。”Mycroft自然而然地握上那只略有凉意的手,按耐下了对方想要抽走伞的想法。他用一种别扭的方式脱下外套,随后披在了Lestrade的身上。“你湿透了,小心着凉。”

带有些微雪松香气的温热外套成功地让Lestrade红了耳朵,但也或许是因为那双过分暖和的手。

该死,他的理智怎么先一步叛变了。

Lestrade试图抽回手不得,只好偏开视线不去看对方。

这小胖子该死的体贴温柔。

Lestrade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家门口,反正他肯定是一句话都没跟Mycroft多说。很好,他起码守住了底线,这很好。

“Lestrade?”

第二次被喊到名字的人转过身来,略有疑惑地看向他。

“虽然我还不太肯定你屡次三番捉弄我的原因,不过我想先在这里表明我的态度。”Mycroft微微前倾,牵过还在愣神的Lestrade的左手,轻轻吻在了无名指节上。

“日安,Greg。”

*

人总会有段年少轻狂的过往。

而Mycroft从来对此不屑一顾。

虽然Mycroft也苦恼于体重的增长,但这对于他整个人生规划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他有更要紧的事情,也就没必要在过于繁琐的小事上浪费时间。

比如和身边这群金鱼相处。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那个叫Greg Lestrade的漂亮男孩。

赏心悦目。

这是Mycroft给予的最高评价。然而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何心率失常,在同Lestrade对视时候。他把这种情况归结为异常干扰,因而打算强制避免信号。

不过收效甚微。

更重要的事是,Mycroft没能想出对方为什么要处处针对他。仿佛那双过分漂亮的眼睛只为了盯着他而生。

这种想法过于危险,而迷人。

他似乎喜欢这个叫Greg的男孩。

哦,瞧瞧你自己,Mycroft。你竟然开始思虑感情问题。

于是Mycroft在对方试图抢走他雨伞的时候抓住了他,然后满意地看着对方因此而涨红了脸。

他对此几乎心满意足。

Mycroft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讨好。

于是他吻在Lestrade的指节上,在他家的台阶下。

于是他吻在Lestrade的唇角处,在他家的房间里。

于是他尝到了Lestrade的味道。

这个过分漂亮的男孩。

或者如今。

这个漂亮的男人。

“是因为我当时不肯同那些金鱼一样吹捧你?”

Mycroft吻在他指尖,慢慢向手腕游走。

“我难道没有说过你过分漂亮吗,亲爱的探长先生?”

Lestrade翻了个白眼,不予置否。

“那我检讨,重新来组织语言。”

Mycroft吻在衬衣裸露下的锁骨处,试图用吻遮掩昨晚的痕迹。

“你太辣了。”

“我亲爱的Greg。”

姚敬生

百粉点梗


题材不限


喜欢就写


占tag致歉


欢迎评论

百粉点梗


题材不限


喜欢就写


占tag致歉


欢迎评论


肆染染染染

占tag抱歉!考完试之后会对之前的麦雷文进行补档,搞个文包啥的

因为存储地方不一样所以可能会遗漏,所以如果有想要哪篇文的文档麻烦在这条下评论,等我考完试来重新整理哈~(有些坑的话就emmmm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整理出来)


占tag抱歉!考完试之后会对之前的麦雷文进行补档,搞个文包啥的

因为存储地方不一样所以可能会遗漏,所以如果有想要哪篇文的文档麻烦在这条下评论,等我考完试来重新整理哈~(有些坑的话就emmmm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整理出来)


Logan

求麦雷《别胡来那是糟践与摧残》

求《别胡来那是糟践与摧残》的第二部,在随缘居上为什么看不到第二部了?

谢谢

求《别胡来那是糟践与摧残》的第二部,在随缘居上为什么看不到第二部了?

谢谢


盲聋哑癫
傻屌改图。 蕾丝:Damn i...

傻屌改图。

蕾丝:"Damn it! Mycroft!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Mycroft:"Oh…really?"

鬼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张表情包就仿佛听到Mycroft操着一口英伦腔装模作样地说:"Oh, really?"😂

傻屌改图。

蕾丝:"Damn it! Mycroft!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Mycroft:"Oh…really?"

鬼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张表情包就仿佛听到Mycroft操着一口英伦腔装模作样地说:"Oh, really?"😂

今天青山咕咕了吗
【群宣】「血字的研究」-福尔摩...

【群宣】
「血字的研究」-福尔摩斯剧组语c

*福尔摩斯剧组相关,开放原著/神夏/大腐/基演/歌舞伎町等等等等一切相关剧组,允许同皮不同剧组双设/多设,开性转开物拟。

*新生语c群,什么皮都缺,美丽剧组速来。

*无审禁白。

*“玩得愉快。GL”

【群宣】
「血字的研究」-福尔摩斯剧组语c

*福尔摩斯剧组相关,开放原著/神夏/大腐/基演/歌舞伎町等等等等一切相关剧组,允许同皮不同剧组双设/多设,开性转开物拟。

*新生语c群,什么皮都缺,美丽剧组速来。

*无审禁白。

*“玩得愉快。GL”

江言彬James

历史课摸鱼系列,我真的画的老渣了。

不喜勿喷😂

历史课摸鱼系列,我真的画的老渣了。

不喜勿喷😂

超自然小飞蛾

【麦雷】君士坦丁堡陷落 CH37-②-TBC [译]

雨一下起来就没完。空气湿冷,天色灰蒙。夏季拉长的白日显得昏暗时分格外漫长,Mycroft却觉得能远离灼人的暑热实是万幸。这还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最潮湿的一个月。

Mycroft正抱着电脑和一些文件材料坐在沙发上,他母亲打来电话。

“今天是周一,”他烦躁地说,“我明天打给你。”

“那倒也行,Mycroft。”她说,“但我们可能来不及收拾。”

Mycroft皱起眉头,“为什么要收拾?”

“河水决堤了。咱家底层可能会在12个小时之内被淹没,我们得把尽可能多的家具扳倒楼上。你和Sherlock能回来搭把手吗?”

Mycroft闭上眼睛。“好的。”他咕哝,“我现在就找车过去,但我可保证不了您...


雨一下起来就没完。空气湿冷,天色灰蒙。夏季拉长的白日显得昏暗时分格外漫长,Mycroft却觉得能远离灼人的暑热实是万幸。这还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最潮湿的一个月。

Mycroft正抱着电脑和一些文件材料坐在沙发上,他母亲打来电话。

“今天是周一,”他烦躁地说,“我明天打给你。”

“那倒也行,Mycroft。”她说,“但我们可能来不及收拾。”

Mycroft皱起眉头,“为什么要收拾?”

“河水决堤了。咱家底层可能会在12个小时之内被淹没,我们得把尽可能多的家具扳倒楼上。你和Sherlock能回来搭把手吗?”

Mycroft闭上眼睛。“好的。”他咕哝,“我现在就找车过去,但我可保证不了您另一个儿子能去。”

“哦看在老天爷的份上,你们俩……”

“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Mycroft说,“我可没点火,是他不跟我说话。不过我会派人去接他,单独把他送回家。我一两个小时就到。”

“带上雨靴,还有雨衣。”

“好的,妈妈。”Mycroft应道,“我不是四岁小孩了。事实上,就算是四岁的时候,我也能想到要带雨靴和雨衣。”

“好好说话。现在,麻烦快点。”

“好的。”Mycroft挂断电话。他哀叹一声,站起来走进卧室。他给Malcolm打了个电话,让他送Sherlock去格罗斯特郡他父母家。随后,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他自己开车去了父母家,沿途能看到上涨的河水。河水已经决堤了,Mycroft知道,如果雨继续这么下,他母亲12个小时的预测还是有些乐观了。

他敲敲门,他父亲开门让他进去。“来得正是时候,”他拍拍Mycroft的肩,“我们正在想怎么能尽量保住厨房。”

“不妨从别在洪积平原上买房开始。”Mycroft挂起外套,随他进屋。他母亲忙着把锅具搬出橱柜装箱。

“嗨,Myc。”她抬头看看他,“你看着挺累的。”

Mycroft皱眉,“要我做什么?”

“你先帮你爸把这些大件搬到楼上吧?能搬什么就搬什么。”

Mycroft叹了口气,点点头,动手帮他父亲把架子零件和桌子往楼上搬。他们把东西都堆在第四间卧室墙边。Mycroft扫了眼光秃秃的墙面,“你们在重新装修?”他问。上次看见这个房间,里面还有床和其他家具。

“正在装。”他父亲说,“但是还没全弄完。我想又得再搁上一阵了,干透了之后,得先重新铺楼下的地毯。”

Mycroft点点头,看了眼手机。“Sherlock终于上路了。”他说,“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能在水漫前门的时候到家。”

“他怎么样?”

Mycroft摇摇头,“他不肯跟我说话,偶尔给我发条短信要东西。”

“但他不吸毒了?”

“据我所知,不吸了。至少现在不吸了。”

“你看着很累,Mycroft。”他父亲放柔声音,语带关切。

Mycroft摇摇头,“我还好。可能看上去是那样,但我没什么感觉。我觉得我们应该抬几个箱子上来。”他转身下楼,准备把书、平底锅和靠垫搬上去。

两个小时后,Sherlock到了。水还没进花园,车靠边停的时候,Mycroft在往门口排沙袋。他挑眉看向打着伞的Sherlock。

“你没得玩了。”Mycroft说,“不剩多少活了。”

Sherlock耸耸肩,“你那司机到的时候,我忙着呢。”

“具体一点?”

“研究一个案子。Lestrade认为是老板下的手,就算对了一半吧,没我的话,他们可定不了罪。实话实说,我感觉他有点心不在焉。”Sherlock若有所指地笑笑,“他现在比单身的时候好说话。”

Mycroft抿紧双唇,压下Sherlock点起的怒火,“拎几个袋子来行吗?”他问,“去后门。”

Sherlock全当没听见,跨过门槛进了屋。Mycroft难以置信地摇摇头,拎起沙袋绕到后门放下。

母亲做了砂锅菜,一家人在客厅里吃了饭。她一直在说,说这糟糕的天气,说Sherlock嘴上没个把门的还不往家打电话。晚上11点,水位开始上升。Mycroft回到他以前的卧室里,它几乎没变。

木地板和天花板上的黑色霉斑还是老样子。墙还是红的,但比他印象里要深一些。壁橱和桌子还是老样子,只是没了高高的书垛。床换了,他之前住的时候是张单人床,现在是张双人床了,更方便做客房。

他听着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水管咕噜,被单沙沙。尽管在这间屋里度了四年周末,他从未生出什么归属感。他就像个外来客。真的很奇怪,局外人明明是Mycroft,可所有人却都以为这个角色该是Sherlock。

啊,Sherlock可是小宝贝儿。Sherlock心防更浅,易怒,也更招人喜欢。或许偶尔也挺招人嫌。但Sherlock那种堂吉诃德式的天性,在爱他的人眼中充满了魅力。Mycroft想,对这个家来说,他可没什么吸引力。

毫不意外,他陷入思考的时候,会变得很安静。

他叹了口气,翻过身,在雨声中松下神经,缓缓入睡。


姚敬生

【麦雷】《所谓圣诞》

圣诞节对Lestrade来说本质上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是又一个没有假期的节日。空闲这种东西对苏格兰场而言,实在是太奢侈了。

于是Lestrade现在被突如其来的放假搞得不知所措。

男人想了好久,却没能思考出一个令他自己满意的假日方案。Lestrade最终叹了口气,为这来之不易的圣诞假期。

他还不如值个一天的班。

然而事实摆在这里,堂堂苏格兰场的探长先生,竟然为个小小的假日计划而苦心疾首。Sherlock那个家伙要是在这儿,肯定会把他嘲讽的以后连圣诞节这个词都不想听见。

Lestrade把自己埋进椅子里,却突然捕捉到了刚刚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想法。221B一向是个好去处,无论什么时候。...

圣诞节对Lestrade来说本质上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是又一个没有假期的节日。空闲这种东西对苏格兰场而言,实在是太奢侈了。

于是Lestrade现在被突如其来的放假搞得不知所措。

男人想了好久,却没能思考出一个令他自己满意的假日方案。Lestrade最终叹了口气,为这来之不易的圣诞假期。

他还不如值个一天的班。

然而事实摆在这里,堂堂苏格兰场的探长先生,竟然为个小小的假日计划而苦心疾首。Sherlock那个家伙要是在这儿,肯定会把他嘲讽的以后连圣诞节这个词都不想听见。

Lestrade把自己埋进椅子里,却突然捕捉到了刚刚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想法。221B一向是个好去处,无论什么时候。他说不定还能尝到房东太太亲手烤制的甜饼。

但与之正相反的,Sherlock从来不是个闲的住的人。有他在的地方,就算是圣诞温馨夜也会变成万圣恐怖片。而这恰好背离了Lestrade的初衷。他虽然对于假期怎么安排感到困惑不已,但本质上还是想好好利用这个难能可贵的假期。

圣诞节和犯罪片从来不是好拍档,一直都不是。

苏格兰场的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乐趣去寻,也就没人能陪这个孤独又可怜的探长先生“寻欢作乐”。其实有个最佳人选,无论怎么看都是Lestrade这个圣诞假期的最佳人选。

但Lestrade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理会这个太过简单的选择。

毕竟他刚刚跟那个叫Mycroft Homles的混蛋大吵了一架,当然,一如既往的单方面质询。他俩的吵架内容没221B那对那么五花八门,战况也没那么激烈。同样,和好也没那么容易。

你能指望苏格兰场和大英政府谁先低头?

于是Lestrade现在看着办公室角落里的监控器,然后翻了个大白眼。不出所料,下一秒他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接,还是不接。这是个原则性问题。于是探长先生极其果断忽视了耳边吵闹的铃声,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事实证明大英政府的效率确实惊人,不出五分钟后,礼貌克制的敲门声就让Lestrade再度翻了个白眼。他不情不愿地起身去开了门。

“玫瑰,甜甜圈和一个负荆请罪的男人。”

依旧板板正正穿着三件套的Mycroft轻声说道,眼中笑意明显。

“您没有拒绝的权利,Lestrade先生。”

又来了。Lestrade第三度翻了白眼。要不是因为他这趾高气昂的态度,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三番五次吵架,还吵的那么厉害?

“我不拒绝。”Lestrade对他回以最真诚的假笑,道:“我不同意。”

Mycroft闻言轻轻叹了口气,其中的无奈成分几不可察。

“包含一顿丰盛的圣诞晚餐?”

Lestrade不予置否。

“那就实在没办法了。”Mycroft把甜甜圈放在一旁,上前拉过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鄙人罪孽深重,如今就只剩下一颗爱你的心了,我亲爱的探长先生。”

Lestrade愣在了原地,等反应过来已经烧的耳边通红。他不动声色的抽回手,顺势接过了男人手里的花束。

“那就成交。”

Lestrade将花束举过头顶,随后扯过对方的领带吻了上去。

“没有榭寄生,拿它来凑个数。”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政府先生。”

雨点

祝我爱你到天荒地老 - Part 3

Mycroft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只是在开一个玩笑而已。

“我不是......”

“不是什么?”Greg打断他的话,“不是真心想让我住那么久?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你......”

“对,是我误会了,是我多想了,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Mycroft皱紧了眉头,紧抿着唇,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事情。

“Ok!是我的问题,我先就是整理行李,可以了吧!”

男人叹了口气,伸手拉住Greg的手腕,将他拉到自己身前,低头覆上他的唇。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这是什么情况?Greg在心里问自己。

Mycroft睁开了眼,刚好对上他有些疑惑的目光,略有不舍的从他的唇上撤离。...

Mycroft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只是在开一个玩笑而已。

“我不是......”

“不是什么?”Greg打断他的话,“不是真心想让我住那么久?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你......”

“对,是我误会了,是我多想了,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Mycroft皱紧了眉头,紧抿着唇,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事情。

“Ok!是我的问题,我先就是整理行李,可以了吧!”

男人叹了口气,伸手拉住Greg的手腕,将他拉到自己身前,低头覆上他的唇。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这是什么情况?Greg在心里问自己。

Mycroft睁开了眼,刚好对上他有些疑惑的目光,略有不舍的从他的唇上撤离。

“Look,我不介意你在这里住多久,当时让你住进来,就没打算再让你搬出去。至于Sherlock假死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能冒险告诉你,毕竟,你真的不会说谎。想追你的那位女士,是我以前的一位......同学......我很高兴,你对她说,我是你男朋友。”

他挑眉,眨了眨眼睛。

“你刚刚是在干嘛?”

“呃...让你暂时能冷静下来的办法。”

“谁教你的?”他不觉得面前的男人能想出强吻这招,“Sherlock?John?”

“......这很重要?”

“No,”Greg耸了耸肩,“只是我想知道。”

他叹了一口,“Anthea......”

“哦...”他挑眉点了点头,“她没告诉你其他情况?比如...我会给你一巴掌这种?”

“说了。但我觉得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Why?”

Mycroft没说话,只是歪着头,带着一抹得意的笑,看着他。

Greg咬了咬牙,又想走。
“想去哪儿?”

“我用不用给你写份报告出来?你倒是全副武装穿的挺好,我可是全身上下只有一浴巾好嘛?”他撇了撇嘴,“还被人占便宜!”

“那...你要占回来吗?”
Greg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刚要开口,就被桌上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Fuck!”他接起电话,“说。好,我一会儿到。”

他放下电话,走进客房,再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了。

Mycroft倚在门边,丝毫不掩饰自己不爽的心情。“苏格兰场只有你一个?”
“职责所在啊...”Greg理了理衣领,伸手扯过Mycroft的领带,轻吻了一下他的嘴角,“其余的,等我办完案子再讨回来!”

 

Mycroft合上桌上的文件,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时间。

“Sir。”

他对着刚进来的人点了点头,Anthea又转身出了办公室。男人起身,拿下挂在一旁的外套,跟着走出了办公室。

 

“Sir,”Anthea的指尖不停的在手机上飞舞,“他们还在开会。”

Mycroft想了想,“你们先开车回去,明早直接去家里接我。”开门下了车。

他站在车旁,伸了个小小的懒腰。Anthea看他走到街对面,便让司机发动了车。

Greg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目光落在路灯下的男人身上,不自觉的扬起嘴角。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伞尖一下又一下的戳在脚前的小水坑上。

Mycroft感受到了那道目光,转过头朝他的探长笑了笑。

“等很久?”Greg快步走到他身前,Mycroft抬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还好。”

他看了下四周,没有发现那辆熟悉的小黑车。

“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那......我们呢?”

 

在被第三个人撞到之后,Mycroft有点后悔了,应该让那俩把车留下的。

“后悔了?”

他低头迎上他带着笑意的目光,稍稍用力将他拉进自己怀里,不让别人撞到。

“有点......”

“很久没坐公交车,那么不适应?”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我好像从来没坐过公交车......”猜到Greg的诧异,他又解释道,“上学的时候,离家都比较近,没有坐车的必要。”

“没别的原因?”

“......”

他笑,他当然知道原因,面前的这个人可是把别人都比喻成金鱼的家伙!

“走吧!”

车停稳,门一开,Greg就拉着Mycroft下了车。

“你提前了一站。”

“知道。”Greg牵起他的手,十指紧扣,慢慢的迈步,“我们慢慢走回去嘛!这种机会又不多。”

男人的嘴角扬起,配合着他的步伐,和他并肩走着。

“那家伙今天又给你惹什么麻烦了?”

“麻烦倒不存在,不过......你没担心过他会被别人揍吗?”

“我挺期待的。”

“别人揍他?”

Mycroft点点头。

“......真是奇特的兄弟俩......”

“对了,你这个周末休息对吧?”

“说是休息,那也得看这些犯罪分子给不给面子。”Greg点了点头,“怎么了?”

“要去参加一场婚礼,我在邀请你和我一起。虽然我觉得Sherlock已经跟你说过了。”

“我以为你不喜欢去这种场合。”

“的确,”他皱了皱眉,“但我更不喜欢听Mummy的唠叨。”

“你也有怕的......”

Mycroft耸了耸肩,发现身旁的人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了一对正在纠缠的男女。

一对情侣,争吵的原因,应该是分手吧。男人抬起手,狠狠地给了面前的女人一巴掌,又再次抬起了手。

“喂!”

Mycroft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发了通简讯,跟着探长的脚步向前走去。

Greg指了指扼住女人手腕的手,“把手放开。”

“你算个什么东西,管我的事!”

Mycroft因为他的语气皱了皱眉,Greg倒是毫不介意的笑了笑。

“我管定了,你又能怎么样?”

男人明显被Greg的态度激怒,甩开女人的手,转身向Greg走去,举起了拳头。拳头落下之际,却被一把伞隔开了距离。

Mycroft站在Greg的身旁,右手持着小黑伞,伞尖抵在男人的胸膛。

男人咬牙看着他,“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小心说话,注意行为。”

男人不耐烦的打开他的伞,却在进一步动作之前,被Greg按在地上。

“Sorry,我们家这位有洁癖,我可不能让你碰到他。”抬眼看了一眼Mycroft,又瞥了一眼小黑伞,“你是来上课的吗?跟他轻声细语的?它今晚是不是就报废了?”

“Yes。”

“Son of......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Greg使了使劲,跪在地上的男人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不是警告过你小心说话的嘛!”

“Sir!”匆忙赶来的两名黑衣男子疑惑的看了一眼现场,恭敬地站在Mycroft面前。

看着这俩人,Greg松了手,男人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被俩黑衣人架住。

“把他......”“不不不,”Greg笑着打断Mycroft的话,“把他送苏格兰场吧,我得亲自伺候一下!”

俩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Greg,又看着Mycroft。他颔首表示同意,便牵着Greg的手离开了。

“他们有什么权利把我送苏格兰场!”

男人挣扎着大喊,俩人对视一眼,从口袋里找出手帕,塞进了他的嘴里。

“废话那么多,也不看你惹得是谁!”

 

两人走着走着,就到了自家门前。

“是不是从来都没人敢打断你的话?”Greg想起那俩人诧异的眼神,忍不住的问。

“当然不是。只是我说话被打断的样子,他们没见过。”

“你不怕他们知道我是谁?”

Mycroft突然笑了出来。

“为什么要怕?你觉得他们能这么快到这里,是因为什么?”

Greg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到了头顶上方的摄像头。

“他们一直在看?”

“No,在我联系Anthea的时候。当然,我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偷看。”

Greg抿唇,男人看出了他小小的心思。

Mycroft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与自己的距离缩小了许多。

“我不介意的,宣告世界都很乐意。”

他笑,满眼欢喜的覆上他的唇。

 

“Mycroft!Myc!”

Greg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等着还没下楼的人。

“Coming!”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去看男人,却皱起了眉。

“你确定你要穿这一身?”

男人点了点头。

“你今天又不是去工作!”Greg站起了身,扒下他的西装外套和马甲,将马甲扔在沙发上,“把袖箍摘了。”

Mycroft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摘下了袖箍。

“真乖!”Greg选择无视掉他投来的白眼,帮他穿上了西装外套,“参加个婚礼,你穿的那么严肃干嘛?非得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熟人我也希望他别靠近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快走吧!”

 

“我会永远,永远的爱你!”

听着新郎的话,Greg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Mycroft低头轻笑了一声,握住了Greg的手。

仪式结束,Mycroft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和“他们”共度午餐。和主家打了个招呼,便带着Greg离开。

“你刚刚是在嘲笑新郎吗?”

Greg想起刚才的一幕,忍不住问。

“不是嘲笑。”

“那是什么?”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着‘永远’一说,人总会死,那所有的一切都会终结,又怎么会存在着永远呢?”

“......”Greg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个不懂浪漫的家伙......那...你会爱我多久?”

Mycroft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他,仿佛在问他,问什么要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快回答啊!”

“我会告诉你的,当我不爱你的时候。”

男人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Ok!”

“你生气了?”

Mycroft问。

“NO.”

“你真的在生气。”
“I’m not.”

“你......”

“Shut the fuck up!”

 

Hⅰ,Friday

一个很老的梗④(玩偶篇)

感觉人设崩成渣了😂😂,不会分断,不喜勿喷,谢谢


————————正文开始


“哦!等等,你能听见我说话,还能看见我的动作?”娃娃一脸惊讶“你应该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呀!”


“什么叫我应该看不见也听不见?”Mycroft有些不懂娃娃的逻辑。


娃娃看向Mycroft“我以前的主人就听不见我说话,即使我当着她的面扯破喉咙的叫。我的动作她也看不见,我就像被屏蔽了。”说着说着,娃娃巧克力色的眼睛上有了些泪花“她虽然听不见我,但对我很好。然后她把我送给别人了,又卖给了玩具店。”

“嘿…你,还好吗?”情商令人着急的Mycroft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没事,谢谢你。至少现在我有人聊聊天了...

感觉人设崩成渣了😂😂,不会分断,不喜勿喷,谢谢


————————正文开始


“哦!等等,你能听见我说话,还能看见我的动作?”娃娃一脸惊讶“你应该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呀!”


“什么叫我应该看不见也听不见?”Mycroft有些不懂娃娃的逻辑。


娃娃看向Mycroft“我以前的主人就听不见我说话,即使我当着她的面扯破喉咙的叫。我的动作她也看不见,我就像被屏蔽了。”说着说着,娃娃巧克力色的眼睛上有了些泪花“她虽然听不见我,但对我很好。然后她把我送给别人了,又卖给了玩具店。”

“嘿…你,还好吗?”情商令人着急的Mycroft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没事,谢谢你。至少现在我有人聊聊天了,你不会嫌弃我吧?我的话不会很多的。”害怕再一次被抛弃的娃娃急忙做个保证,留下好印象。

“不会的,你可以和我一起聊天。”Mycroft心里早就把之前的嫌弃抛到脑后了,甚至有点想把这只傻乎乎的娃娃留下(真香)“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吗?”娃娃被Mycroft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住了“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Greg,这是我第一个主人给我取得。”

“Greg,好名字。”

“是吗,谢谢!”Greg笑起来很好看,就像阳光一般,充满朝气、活力,起码Mycroft是这么觉得的。


“胖子! Mummy叫你下来吃饭。”Sherlock的声音突然传来。

“知道了,我马上来。”Mycroft敷衍了一下Sherlock,转头对Greg说:“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Greg乖巧的点点头。

Mycroft一开门就看到了Sherlock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你该不会真对那个娃娃感兴趣了吧。”明明是疑问词,说出来却是陈述语气“你今天回来就着急推开Mummy,说明你想一个人静静。你很讨厌金鱼的无聊的活动,所以你应该感到烦躁,通常你会要下来吃点心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你没有,反而出来的时候还一脸高兴的样子,另外我看到了那个玩偶还在你房间。你的少女心泛滥了,Mycroft。”Sherlock的推理并没有让Mycroft感到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Sherlock下句是什么了“亲爱的弟弟,你的推理终于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我留下那个娃娃的原因并非无聊的少女心,而是我不愿意花时间去在这上面。”“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那你跟隔壁的John又是什么回事。”面对Sherlock的质疑,Mycroft反而推了回去。

“我跟John才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想跟你说话了!再见!”

“再见,我亲爱的弟弟。”Mycroft微笑着看着自家弟弟生气的走回房间,“我要下去吃饭了,你需要什么吗?”Mycroft对Greg说。“啊?我不需要什么,先生,我可以不用吃饭的,累了我会自动进入休息状态。”

“OK,那你在这里不要动,等我回来。”说完Mycroft就下楼吃饭了。


“Greg,你在干什么。”吃完饭的Mycroft一进门就看到了Greg在把书桌上的书摆好。“哦!我…我知道不应该未经允许就碰你的书,但…但是那个卷发的小孩子把你们上的锁给拆了,又进来翻东西,所以我才帮你收拾了一下。”Mycroft当然知道自家弟弟闯进了自己的房间,但Greg脸上犯错似的表情让Mycroft觉得值了!“谢谢你,Greg.”“哦!没事,还有,那个卷发的小孩子是你的弟弟吗?有点不太礼貌。”Greg小心翼翼的问,生怕踩到Mycroft的雷区。“是的,他是我的幼弟,你觉得,他怎么样?”这次换Mycroft提心吊胆,他怕Sherlock的不好行为会让Greg认为自己不是个好哥哥,就像Mummy那样,“你的弟弟像个小恶魔,有耗不完的体力似的,但小孩子总是这样子的,你身为哥哥一定很累吧,毕竟精力旺盛的小孩并不好管。”出乎意料的答案令Mycroft有些惊讶,但喜悦更胜一筹。“承蒙您的关心。”Mycroft认为现在自己的笑容简直像个傻子,可Greg看这个笑容脸颊有些发烫

[可能是这太热了,不,一定是这样。]


扌喿千曲而后晓声

沙雕改图   
原图来自微博的“一只出格君”

沙雕改图   
原图来自微博的“一只出格君”

扌喿千曲而后晓声

想象了下他们年轻时的样子

想象了下他们年轻时的样子

石田大柿子

【CP25本宣+预售开启】DC全员本《正确的喜剧》,麦雷本《无名者之死》

终于鼓捣完了!

本子试阅:《正确的喜剧》《无名者之死》

预售链接:《正确的喜剧》《无名者之死》

CP25-D2场贩预售本在12月20日截止,下单请备注场取ID,另外注意我只参D2!只参D2!!!

通贩本将在12月底开始发货。

所有的订单都需要在备注中正确填写麦哥的名字或管家先生的名字,不填写的一律不发货,多谢各位配合



终于鼓捣完了!

本子试阅:《正确的喜剧》《无名者之死》

预售链接:《正确的喜剧》《无名者之死》

CP25-D2场贩预售本在12月20日截止,下单请备注场取ID,另外注意我只参D2!只参D2!!!

通贩本将在12月底开始发货。

所有的订单都需要在备注中正确填写麦哥的名字或管家先生的名字,不填写的一律不发货,多谢各位配合

博山影青

【福华ABO】凛冬赞歌(NC-17)

他说,我永远爱你。

✘ 预警:孕期那啥

▷ 荒诞梦境后续,可单独食用

冬天是最温暖的季节

他说,我永远爱你。

✘ 预警:孕期那啥

▷ 荒诞梦境后续,可单独食用

冬天是最温暖的季节

梵羽yoyo

11/29更新 【原創】婚前出差Salut d'Amour

11/29更新

【原創】婚前出差Salut d'Amour(NC-17,MLM主,HW,君之墮二部曲可獨立看)

隨緣在724F

A03也更新了

11/29更新

【原創】婚前出差Salut d'Amour(NC-17,MLM主,HW,君之墮二部曲可獨立看)

隨緣在724F

A03也更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