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黄先

20.9万浏览    2342参与
成精的核能灯

世上最大的抄袭不是你抄我抄你
而是直接把自己的东西照搬然后说是自己抄的(误)

我好迷茫啊老是发不出去

世上最大的抄袭不是你抄我抄你
而是直接把自己的东西照搬然后说是自己抄的(误)

我好迷茫啊老是发不出去

Owl Beyond
〔黄占〕献祭Character...

〔黄占〕献祭
Character2
持续卡肉中
早就写完了
昨天清理内存发现鸽了三个月没放出来
😷

〔黄占〕献祭
Character2
持续卡肉中
早就写完了
昨天清理内存发现鸽了三个月没放出来
😷

晏归

来玩来玩来玩.
冷了很久的语c.
来玩嘛帅气哥哥姐姐.

来玩来玩来玩.
冷了很久的语c.
来玩嘛帅气哥哥姐姐.

萧萧

这个人鸽了这么久怎么又出来了,咕咕咕

这个人鸽了这么久怎么又出来了,咕咕咕

佛系·万年草稿不细化·碳
湖中之剑 *灵感来源于巫师 还...

湖中之剑

*灵感来源于巫师

还不会画金属(捂脸)

是的,伊莱就是只戴了一层手套直接抓握着剑

下次把湖水改成深渊

湖中之剑


*灵感来源于巫师

还不会画金属(捂脸)

是的,伊莱就是只戴了一层手套直接抓握着剑

下次把湖水改成深渊

呱拉克希尔

关于黄占的私设故事୧( ⁼̴̶̤̀ω⁼̴̶̤́ )૭一、二节同时发了 呜呜呜

私设+ooc+部分克苏鲁元素


(二)

    再次醒来的时候,先知感到很冷。他没有睁开眼睛的习惯,所以只确认了眼罩仍然在那里。

    “我已经死了吗?还是……”先知没有轻举妄动,他仍然躺着。他能感觉到周身都被水包裹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窒息感。

     冥冥之中,先知感到,自己正在靠近那个日日夜夜困扰自己的幻影的真相。

    “你害怕吗?”这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灌入先知而中。

    “你在害怕吗?”这一次声音离得进了一些。先知感到不...

私设+ooc+部分克苏鲁元素


(二)

    再次醒来的时候,先知感到很冷。他没有睁开眼睛的习惯,所以只确认了眼罩仍然在那里。

    “我已经死了吗?还是……”先知没有轻举妄动,他仍然躺着。他能感觉到周身都被水包裹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窒息感。

     冥冥之中,先知感到,自己正在靠近那个日日夜夜困扰自己的幻影的真相。

    “你害怕吗?”这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灌入先知而中。

    “你在害怕吗?”这一次声音离得进了一些。先知感到不由的紧张,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人类先知,伊莱 克拉克。”那声音念出先知的名字时,先知已经感觉到声音的源头就在自己耳边。

    先知于床上跪坐下来,将额头抵在床面上。

    “我为您的伟岸和强大战栗,旧日支配者——黄衣之主哈斯塔。”先知低声说。

    来自远方的游人曾对先知讲述过黄衣之主哈斯塔的事,直到这一刻,先知才确认他与黄衣之主身上流动着相同的力量——准确的说,先知的力量正来源于黄衣之主。

    思绪回到现在,一阵沉默后,先知感到水流一阵波动,滑腻的触手探入先知的脖颈,将他的脸捧了起来。

    “我赏赐与你了,伊莱 克拉克。”

    “是的,吾主。”隔着眼罩,先知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

    “我是指我夺取了你的生命。”

    “……”先知一时沉默了,“是的,吾主。”虽然发生在一瞬间,但他确实感觉到了生命的抽离。

    “破坏、拆解再重构,从那一刻起,伊莱 克拉克,你便不再是自然造物,而完完全全是我的所有物,你的身体,心灵,意志都刻上了我的烙印,它们都将献祭于我。”

    “是的,吾主。”先知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像是听到报童告诉他报纸塞在门下了一样,只有命运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让他感到些许烦躁。

    “你的态度应当再敬畏些,人类。”黄衣的声音听起来比先前还要让人恐怖。

     “我还可以被称为人类吗,吾主。”隔着眼罩,也使人觉得先知正凝视着黄衣。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蠕动声传来,更多巨大的触手生长了出来,将先知的身体紧紧地裹住,并抬升了起来。

    “你像一个懦夫,伊莱,但是我现在知道你不是。”触手拂过先知黑色的眼罩,先知的身体不自然地颤抖了几下。

    “神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吗?”先知淡淡的说。

    “在我不去窥探你的前提下。”黄衣深沉的声音突兀地带有了几分玩味,“你明白的吧,那种看见一切的无趣感。”

    “无趣感吗……或许是吧。”先知自嘲似的在心里想道。

    “你在想那些村民们的事吗。”黄衣无视了先知的沉默,接着说道。

    “……”只有水流的沉闷声音响起。

    “你并不眼盲,伊莱 克拉克,为什么要带眼罩。”

    “并非如此,吾主。”先知又一次把头低了下去。

    “你也并不心盲,你的心如你的眼睛一样美丽。”先知闻言唰的抬起头,张开嘴想要说什么,然而黄衣已经先一步摘去了他的眼罩,明亮的水直接侵袭上先知的肌肤,先知的身体止不住地剧烈颤抖起来。

     先知几乎要用手去遮住眼睛,但是理智使他制止住了自己试图脱离黄衣钳制的动作,只是握紧了双拳,紧紧地闭着眼睛。

    “你在胆怯什么?”黄衣从袍下伸出他肌肤猩红的双手,捏住先知的脸,长而尖的指甲刺破了先知的脸颊,渗出丝丝血迹。

    黄衣威严的声音带来了确确实实的压力,先知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睁开了双眼。

    深邃的蓝色眸子清澈得仿佛透出淡淡的光芒。水波倒影在先知眼里,又像是他眼里流出水波。有星辰碾碎了洒在他眼里,细碎而无暇的光将暗沉的海底都照亮,双眼下方的脸上,横跨鼻梁的暗紫色细长纹路更增添了几分妖异与神秘。

    没有预想中令人难以适应的光线,先知涣散模糊的视线渐渐重新对焦。时隔多年再一次亲自用眼睛去观察世界,先知不由的迷茫和深深的恐惧,他连呼吸都放轻了。

    眼前如先知所想正是海底,但是说不上是亮还是暗,尽管没有任何光源,在黑暗的主色调下,任何物件——比如各种古怪的石碑什么的——都能看的十分清楚。

    使这一切诡异背景都不值得被注意的,是先知眼前的黄衣之主。如先知所料的黄袍下,头部的位置,是一团看不透的混沌。说不上来是什么东西,甚至无法确定是以哪种形态存在,只觉得那混沌中透着深不见底的、令人发狂的恐怖。

    谁都抵御不了直视黄衣所带来的那股寒意的渗透,先知只感觉到更加强烈的窒息感,跳入海中之前那种疯狂的情绪再一次开始抢夺先知身体的控制权。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那些触手缠绕越来越紧。

    “唔——”先知发出一声呻吟,盛着星星的眼睛透露出困顿、迷茫和痛苦——与先知一贯的冷淡截然不同。

    先知呕出一大口鲜血,那一片猩红随着水波弥漫开来,他的身体也随着瘫软下去,那双蓝宝石眼一时黯淡无光。

    触手在这一瞬间飞快地松开了,黄衣混沌的面容似乎波动了几下。

    “看来刚刚完成的构造还不稳定……人类总是这么脆弱”黄衣伸出手,将手掌贴在先知没有体温的白皙脸颊上:“你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伊莱 克拉克。”


to be continued


是处女座(⁄ ⁄•⁄ω⁄•⁄ ⁄)


呱拉克希尔

关于黄占的私设故事~- ̗̀(๑ᵔ⌔ᵔ๑)一、二节同时发了

存在私设以及ooc,有结合克苏鲁一些设定,大概是非常迷惑玄幻深奥哲学鬼畜的爱情故事吧|•'-'•)و✧


一)

   晨雾刚刚起的时候,先知伊莱 克拉克出现在了勃尔布斯湾海边小村的村口,他肩头的短耳鸮别扭地抖动了几下翅膀,以示对这里奇怪的阴郁气氛的不满。

明明是清晨,村里却依然一片死寂,好像不曾有人居住着似的。先知揉了揉短耳鸮的羽毛,走进村中。

每一户的门都紧闭着,若不是村口旅游景区的标识被擦拭的很干净,先知也会不禁怀疑这里是...

存在私设以及ooc,有结合克苏鲁一些设定,大概是非常迷惑玄幻深奥哲学鬼畜的爱情故事吧|•'-'•)و✧


一)

   晨雾刚刚起的时候,先知伊莱 克拉克出现在了勃尔布斯湾海边小村的村口,他肩头的短耳鸮别扭地抖动了几下翅膀,以示对这里奇怪的阴郁气氛的不满。

  

     明明是清晨,村里却依然一片死寂,好像不曾有人居住着似的。先知揉了揉短耳鸮的羽毛,走进村中。

   

    每一户的门都紧闭着,若不是村口旅游景区的标识被擦拭的很干净,先知也会不禁怀疑这里是否有人居住。

    

    携裹着咸腥气味的寒风吹得先知黑色的斗篷轻轻飘摆,空气里似有似无的诡异的恸哭声并没有使先知的脚步有半分犹豫。他一直沿着古旧的青石路走到村中心的广场,那里,伫立这一堵高大的石墙,石墙上用粗简的笔法雕刻这一个巨大的、浑身长满触手的怪物,正蹲伏在一块石头上,遍布全身的眼睛,凝视着墙下这不速之客。

   

    先知在墙前驻立片刻,目光——或者说是黑色眼罩所对的方向——一遍一遍地描摹怪物的轮廓。

   

    良久,先知终于向前一步,伸出没有手套的左手,想要去触碰那坑洼的墙体。忽然,他停住了,与生俱来的敏锐感知,使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怪异目光。

   

    通过短耳鸮的眼睛,先知知道,此时的广场空无一人,这也就宣告了那些目光的不怀好意。先知收了手,继续向前方的小港口走去,而那些目光也一直尾随着他。

   

    先知一直走到港口破烂得嘎吱作响的木栈桥尽头,眼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明明太阳早已生起,晨雾也渐渐散去了,可这里的海水还是一片混沌的黑色。海面诡异得没有一丝海浪,只有叫声刺耳的黑色鸟类在低空盘旋。

   

    听到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先知没有理会,只是紧紧盯着那凝固的海,直觉告诉他,那些指引他至此的幻影又该出现了。

   

    果不其然,不消片刻,先知等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只不过这幻影却使他僵硬的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眼罩下紧闭着的双眼的睫毛也不住地颤抖。

   

    先知眼前,一直巨大的红色竖瞳之眼猛地放大,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完全窒息,疯狂涌入的鼻腔刺鼻气味冲击着先知的理智。先知永远波澜不惊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起伏,他感觉忽冷忽热,浑身的肌肉都在痉挛,血液都要被完全抽离出去,涌向那乌黑的海。疯狂和暴躁让先知几乎想要将自己撕碎。

   

    混乱之际,短耳鸮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叫,有喊杀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从先知身后响起,夹杂着还有刀刃碰撞的声音。冲在最前面的村民用一根长长的铁质鱼叉向先知的后心探去。又是一声尖啸,短耳鸮甚至飞离了先知的肩头,试图去干扰那些村民。然而先知没有躲闪,而是轻轻一跃,落进了海里。

   

    冰凉的海水刺激着先知的神经,他的神志终于清明了几分,幻象带来的影响渐渐减弱了,但是头还是感到一阵阵的钝痛。先知一直任由自己向下沉去,直到找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又向上游去。

   

    过了许久,想象中的海面并没有出现。迅速加剧的窒息感不断提醒着先知事情的严重性。先知干脆停了下来,尽管失去了来自短耳鸮的视觉,先知也相信“那些东西”会来指引他的。他静静地等着,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什么也没有发生。

  

     生平第一次,先知感到了一丝慌乱。可以预见未来的他,总是走在众人的远处,冷淡地看一切惊变,生命从未带给先知压力,同时也没有带来其他任何东西。

   

     死亡的阴影在向先知靠近,他不由地将手伸向自己的眼罩,颤抖着。本能,让他在 这危机的时候想要依靠自己的双眼,一双被陈封19年的眼。

    

    “6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那受伤的小东西,他现在什么样了?应该长大很多了吧。”

     一片迷茫的意识中,先知莫名地想着。

   

    突然,水流突然变得混乱,先知的身体随着暗流漂摆着,水流告诉他有很多高速移动的东西向他冲过来。

  

    来不及思考,先知只感觉到什么东西捅进自己的后腰,他感觉到他的腹部像是就这样散开了,温热的血涌进口腔,,力量再也无法传达到身体的任何部位,意识就像是微微烛光,被猛地吹灭了。刺鼻的血腥味,是先知最后的记忆。

   

    海浪渐渐平息,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海底的黑暗中出现,他身下蠕动的触手推动快速地移动,上半身奇怪的黄色斗篷遮住的,是一片混沌的黑暗,黑暗当中,数只猩红的眼睛,若隐若现,两只修长的、红皮肤的大手,从袖口伸出,垂在身侧——与村中石墙上的雕刻物如出一辙。

    

    来“人”挥了挥手,纠缠在一起的触手便飞快地退去了,鲜血瞬间将海水染红了大片,如同红色的轻纱幕布,将先知纤长的身体层层包裹,葬送。

   

    他缓缓地靠近先知无力的身体,用生长在本体上的触手再一次紧紧地裹住他,将他拉到自己身前。那画着怪异符号的黑色眼罩仍蒙在那已无半点血色的脸上。

   

    他伸出手,试图将那眼罩扯下,却在最后停下了。

  

     “衔尾蛇?——循环,重生,你以为自己是群星的观测者,实际上,你始终只是命运的囚徒。”随着这夹杂着隆隆声响的浑厚声音响起,两人一同消失在深海当中。

                                              

  to be continued


碎碎念:头一回写同人,感到自己又懒又菜,天天吃些谜之cp,涉及各种杂七杂八的领域……但是我不管!我爱哈斯塔和伊莱!


墨玥

提前祝伊莱小宝贝生日快乐
画画伊莱猫化
哈斯塔:好可爱,想带回家......

我更了有人看嘛

提前祝伊莱小宝贝生日快乐
画画伊莱猫化
哈斯塔:好可爱,想带回家......

我更了有人看嘛

落雪生根

【黄占】羊羔如是道 (中)

退休神明哈斯塔x被献祭的羊伊莱


4



最后伊莱也没有忍心对正殿下手,只是在偏些的地方完成了自己的设计。



如果有谁有幸——其实并不算幸事,能够从外部观察深空星海之主的宫殿,他将会看到阴沉诡异,雄伟恢宏的大殿边上不大起眼的还倚着一幢两层木屋。



在从正面看不见的地方,这木头房子还带着一片后院呢。



里面住着一只半透明灵魂体的羊管家,喜欢趴在他那青森森的灵魂草上鼓动腮帮子。



这图景着实安详中透露着浓郁的违和,不过一切也确实是神明默许。



据房屋主人称,起初是他发现自己找来的毯子放在宫殿里任何一处都显的太微小了,而一个烟道长达数十米才能通向屋顶...

退休神明哈斯塔x被献祭的羊伊莱


4



最后伊莱也没有忍心对正殿下手,只是在偏些的地方完成了自己的设计。



如果有谁有幸——其实并不算幸事,能够从外部观察深空星海之主的宫殿,他将会看到阴沉诡异,雄伟恢宏的大殿边上不大起眼的还倚着一幢两层木屋。



在从正面看不见的地方,这木头房子还带着一片后院呢。



里面住着一只半透明灵魂体的羊管家,喜欢趴在他那青森森的灵魂草上鼓动腮帮子。



这图景着实安详中透露着浓郁的违和,不过一切也确实是神明默许。



据房屋主人称,起初是他发现自己找来的毯子放在宫殿里任何一处都显的太微小了,而一个烟道长达数十米才能通向屋顶的壁炉又过于怪异了些。于是他不得不干脆另起一屋,就按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学习到的,人类木屋的豪华版来建。



坐在壁炉前,像模像样的摆弄茶具,这感觉太像人类,绵羊高兴的不得了,哈斯塔见状便没有制止。



反正,灵魂是无法引用红茶的,他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摆弄”而已。



久而久之,神明大人在“公务完成的休憩时间”,即疲倦了在永恒王座上挂机时,也会前来造访伊莱温暖的小屋,每次进屋触手都要把门豁开一个大洞。



每一次都能见到伊莱又为他的住处添了新装饰,或者又根据人类的流行换了花样。



哈斯塔看见他名不副实的管家背过身去收拾堆起了杂物的桌子,白绒绒的尾巴翘在外头一抖一抖。



这感觉很是新奇,像是自己放养了一只宠物,本以为任其自生自灭,却发现宠物活的有声有色,以至于在自己的地盘也占下了位置。



“孤问你,”他出声,伊莱停下动作,转身看向他的主人。



“你想成为人类是为何?”



“......具体的原因,在下已经不大记得了。”伊莱微笑道。



“......”



灵魂本不是能够独立存在的形态,哪怕有神灵准许,伊莱也仅仅能保持着“不消散”罢了。



遗忘,或者称为遗失,对于如他这般普通的灵魂体而言,确实是无可避免之事。



“不光是我记性的问题,”伊莱倒好像已经很习惯的样子,“还有一个原因是,在下放弃了姓名,是以无意志生命的身份死去的。”



在死亡之时,便已遗失了无数记忆之物,能留存“成为人类”这样深重的执念,已经很难得了。



“汝不觉可悲吗。”



“......能有幸侍奉哈斯塔大人,伊莱不觉可悲。”伊莱突然一本正经的拍起了马屁。



......神明深刻的怀疑起这头羊偷跑人类世界时都学了什么东西。



但是他眼中还是一片清澈,似乎所言确为本人所想。



——是啊,他已死去了,他的时间早已定格,将永远是这副纯净的模样了。



随着遗忘的继续,或许还会变得更加纯净,如同初冬刚落下新雪后不着一物的地面。



哈斯塔稍微思考了一下,觉得很满意。



但是本质还是没有学会察言观色的伊莱下一句便接道,“况且哈斯塔大人如此宽容伟大,当我不愿留存时,也一定能给我了结的。”



“是啊,咳。”神明有点阴沉的承认了不知哪一句话,一半眼珠子都心虚般熄灭了红光。



-TBC-


太久不发了发现连一般用的格式都忘了。


红心蓝手秋梨膏!


阿六爱鸟男
吃肉,都给我吃! 留言放连结

吃肉,都给我吃!

留言放连结


吃肉,都给我吃!

留言放连结


假如是个起名废
小脑虎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画グ...

小脑虎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画グッ!(๑•̀ㅂ•́)و✧
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是横着的_(:з」∠)_
铅笔稿,误喷

小脑虎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画グッ!(๑•̀ㅂ•́)و✧
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是横着的_(:з」∠)_
铅笔稿,误喷

落雪生根

羊羔如是道

退休神明哈斯塔x被献祭的羊伊莱


1



神明接受到了新的灵魂。



......这很不同寻常,因为他是个遵循新时代神明守则的老实神,换句话说,他自从一千零八十年或更久前就已经拒收这类拥有高等灵魂的祭品了。



他坐在已经因为使用太久有些老旧的王座上,审视那位正在下面老老实实跪着的灵魂。



因为守则缘故,他没有第一时间吸收掉他。



“汝违反了规矩。”



“在下自愿献祭,并不算违反规矩。”灵魂镇定道。



一条触肢突破地面抽出,挑起灵魂的下巴。



他的头颅两侧还生着卷曲的角,耳朵也是毛茸茸的,看来是一头年轻的公绵羊。



“伊莱·...

退休神明哈斯塔x被献祭的羊伊莱


1



神明接受到了新的灵魂。



......这很不同寻常,因为他是个遵循新时代神明守则的老实神,换句话说,他自从一千零八十年或更久前就已经拒收这类拥有高等灵魂的祭品了。



他坐在已经因为使用太久有些老旧的王座上,审视那位正在下面老老实实跪着的灵魂。



因为守则缘故,他没有第一时间吸收掉他。



“汝违反了规矩。”



“在下自愿献祭,并不算违反规矩。”灵魂镇定道。



一条触肢突破地面抽出,挑起灵魂的下巴。



他的头颅两侧还生着卷曲的角,耳朵也是毛茸茸的,看来是一头年轻的公绵羊。



“伊莱·克拉克。”神低声道。



“是。”



“汝抛弃了自己的姓名。”放弃了高等灵魂独有之物,选择成为祭品。



“因为它在大人那里,所以我并不害怕。”



这让哈斯塔颇觉意外,神当然可以一眼看透凡俗生物的名字......但是......



“汝所求为何?”



“为了在下向往的人类献出生命,算不上什么。”绵羊梗着脖子说。



“嗯......”



神明用了一又三分之一的瞬间看透了这位祭品的灵魂,无垢纯净,清澈见底,说实话,并不适合成为一个人类。



“没有任何欲望渴求的灵魂,吾无意品尝,”神明挥挥手,“且留下做我一个侍从吧。”



“嗯?......可是我——”我最大的渴望就是接近人类,这还不算强烈吗——绵羊疑惑起来。



但是哈斯塔没有允许他说下去,只是让他退下了。



2



那么,神明古老陈旧的宫殿里就这样多了一位绵羊管家。



“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主人唯一的吩咐。



羊了然的看着它,“您也许需要翻新宫殿。”



“......这可是繁重的工程。”虽然若是由我自己动手不消片刻,但是神明怎能亲力亲为到这等地步。



这时伊莱完美的表现出他身为食草动物的一种倔强,“当然,但是我已经死去了,也算是拥有了无限的时间吧。”



无限的时间对应比无限小了一些的宫殿,就好像面对一片无边无际却不再生长的草地,那当然是无论如何也能搞定的。



“随你。”哈斯塔装似无意道,“吾要新的风格。”



哦——



伊莱四处转悠,看到侧殿里令人毛骨悚然的干涸放血池和锈死的对灵魂绞刑架,想着或许数世纪前,这位神大人履行的是另一种人设。



那么大人一定需要一种全新的,有益于心情舒畅的装修设计。



自觉已经想出高明办法的伊莱摆摆头,发出满意的咩咩叫声。



2



“不要在吾的大殿中铺草地了,伊莱。”



神明扶着虚幻的额头,感觉其下某处正在虚幻的阵痛。



身体还保持着人类,腿脚却因为草地已经变成了羊蹄的伊莱从地上站起来。



“咩......咳,大人觉得颜色太鲜艳了吗。”他不无期待道,“这已经是我知道的无论香气还是口味都最佳的牧草了,相信过不久后,它们的生命存在也变为灵魂体时便可以和大人的殿堂风格统一。”



哈斯塔看了看绵羊被青草穿透的透明蹄子,好像明白了什么。



“吾批准你在自己的住所培育灵魂体,赶紧撤下。”



“咩!”



看错了,这灵魂明明食欲那么旺盛。



“那么,木地板和炉火如何呢。”伊莱愉快道。“还有凯尔特花纹的彩色地毯。”



哈斯塔太久不涉足人类世界,他只觉得无聊无谓,却看到了那灵魂亮闪闪的瞳眸。



神何曾回应某人如,此细微却切身的期望呢。



于是他沉默了一小会,摆出一副稍微严肃了一点的态度说道,“孤准许了。”


-TBC-


这会是个可爱的故事。


如果对接下来的内容有些些期待的话——红心蓝手!秋梨膏!



菽笺

甜甜的小甜饼(大概吧)

私设:超级宠知知的黄衣丸子×巨无敌可爱的知

是互宠!!


⒈"伊莱……汝名甚是有趣,为何而取?"

   "伊生一世,等您归莱,故名伊莱。主上,从我生时之刻起,我就是属于您的,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您愿意吗?"

   "孤的荣幸"


2."伊莱,汝可知孤心?"

   "吾不知……也不敢妄自揣测"

   "汝可知,孤之心全然皆汝?"

   "您又在开玩笑了"...

私设:超级宠知知的黄衣丸子×巨无敌可爱的知

是互宠!!


⒈"伊莱……汝名甚是有趣,为何而取?"

   "伊生一世,等您归莱,故名伊莱。主上,从我生时之刻起,我就是属于您的,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您愿意吗?"

   "孤的荣幸"


2."伊莱,汝可知孤心?"

   "吾不知……也不敢妄自揣测"

   "汝可知,孤之心全然皆汝?"

   "您又在开玩笑了"

   "小傻瓜"

   "主上……吾知……"


3."主上,您贵为旧日统治者,为何独选了吾?"

   "那,汝既为一渺小人类,寿命如此短暂,又为何将己生献与孤?"

   "因为,我爱您,吾主"

   "孤也一样"


作者废话

月考 真的卑微_(:зゝ∠)_

渣渣菽某人

是月考草稿上写的

我想要老虎知……


落雪生根

片段灭存稿法(?)

1





从前那里有一片森林哦。



后来那片森林里长出了一棵树,一棵永恒不灭的树。



树长的越来越巨大,盖住了其他所有植物的天空,占据了其他所有植物的土地。



于是,森林里有什么逐渐消失了,鲜艳的花朵消失了,歌唱的鸟儿消失了,奔走的动物们也消失了。



有一些人将这棵树当做神明,称他为万物归宿的奠柏,后来又有一些人们把他当做魔鬼,在他身边设下严密的屏障阻止别人靠近,称他为哈斯塔之化身。



但是这与树毫无关系,哪怕他从供奉与恐惧中吸收了力量,更逐渐获得了超越凡俗的智慧,也只是沉默冷然的看着人类们在他所身边的世界里煞有介事的忙碌来去。



2...

1





从前那里有一片森林哦。



后来那片森林里长出了一棵树,一棵永恒不灭的树。



树长的越来越巨大,盖住了其他所有植物的天空,占据了其他所有植物的土地。



于是,森林里有什么逐渐消失了,鲜艳的花朵消失了,歌唱的鸟儿消失了,奔走的动物们也消失了。



有一些人将这棵树当做神明,称他为万物归宿的奠柏,后来又有一些人们把他当做魔鬼,在他身边设下严密的屏障阻止别人靠近,称他为哈斯塔之化身。



但是这与树毫无关系,哪怕他从供奉与恐惧中吸收了力量,更逐渐获得了超越凡俗的智慧,也只是沉默冷然的看着人类们在他所身边的世界里煞有介事的忙碌来去。



2





在不知道哪一个人类纪年中,树身边多了一只鸟。



鸟儿大概是独居夜行的种族,在猎食期间无意飞进了他占据的地盘,树看到他银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奠柏很快的看出,这是一只从自然中诞生的的动物,拥有不同寻常的智慧和能力。



夜枭似乎看见了他身上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绕着他飞来飞去,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



树毫无所动,但是鸟儿小心翼翼的停在了他的枝条上,躲避开所有会卷住猎物的枝条,一点一点跳跃着依偎到树的身边。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其实发展下去是要虐的,但是就正因为这个没写下去,人间真实。




褚千帆

一个有四十米长刀气神明的烦恼

  哈斯塔拥有庄园里其他监管者都羡慕不来的四十米大长刀气,除了小白之外,其他人真是艳羡不已。


  他毕竟是神明。


  哈斯塔知道,肯定有无数人私底下偷偷摸摸的想要庄园主那群秃头换一换他的刀,不过他心里明明白白的知道,就算要改他的刀,也要等好久。


  他不急。


  毕竟那群秃头还要忙着送二百线索和十个精华。还有,庄园主的家可是十里八乡最著名的裁缝铺。


  思及此,他欢欢喜喜的进入了游戏,遇见了对面四个带恶人。


  哈斯塔眯着眼认了一下人,生怕是自己那么多眼睛同时瞎了。


  嗯,威廉,帕缇夏,玛尔塔,还有一个谁?……伊莱·克拉克。


  ...

  哈斯塔拥有庄园里其他监管者都羡慕不来的四十米大长刀气,除了小白之外,其他人真是艳羡不已。


  他毕竟是神明。


  哈斯塔知道,肯定有无数人私底下偷偷摸摸的想要庄园主那群秃头换一换他的刀,不过他心里明明白白的知道,就算要改他的刀,也要等好久。


  他不急。


  毕竟那群秃头还要忙着送二百线索和十个精华。还有,庄园主的家可是十里八乡最著名的裁缝铺。


  思及此,他欢欢喜喜的进入了游戏,遇见了对面四个带恶人。


  哈斯塔眯着眼认了一下人,生怕是自己那么多眼睛同时瞎了。


  嗯,威廉,帕缇夏,玛尔塔,还有一个谁?……伊莱·克拉克。


  这些人明显不打算把修机当正业。


  其他三个他不陌生。


  三带恶人嘛谁不知道。


  不过最后一个……伊莱·克拉克?好耳熟,这小家伙好像是他的信徒。


  此时正在观战的杰克,美智子,里奥以及裘克:好惨一哈斯塔。


  进入游戏,哈斯塔带着自己的金身到处转悠着抓人。


  哦吼有耳鸣。


  他向着最近的一台机子去了,看到了……帕缇夏?


  哈斯塔也不挑,就这么打了起来。


  毕竟是神明,此时他就慢慢的追在帕缇夏后面打人。


  好了半血。


  擦完刀继续前进。


  好的这一刀贴脸我就不信打不到!


  铛铛!——


  帕缇夏没倒。


  他擦刀了!


  她甚至回手给了他一个三层菇?!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此时伊莱看着自己400加成的鸟然后高兴的继续修起了gay。


  这一局打了十几快二十分钟,我们英明神武的哈斯塔大人被吸了五只鸟,让帕缇夏刷了个五世恶咒,伊莱刷了个逆转未来,用了四个金身最后被三跑。


  第二日——


  “神明大人要罢工回湖景村啦!——”


  听了这个消息,担心自家脆弱无比的神明大人出了什么事的菲欧娜和伊莱跑过去看看他,不过伊莱始终趴在门缝上偷偷看——他不太敢直面自己的神明大人。菲欧娜则直接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用门之钥——敲了敲哈斯塔的门。


  “门没锁,尔等进来吧。”唔,看来哈斯塔大人知道来了两个人。


  伊莱跟着菲欧娜进门看见了缩在被窝里自闭的哈斯塔。


  (你够了快从被窝里出来很崩人设啊喂!)


  哈斯塔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要保持一下自己的形象,结果这一抬眼就看到了伊莱。


  “喂?是艾米莉小姐吗?我们家大人吐血了。”菲欧娜的余光看了看昏迷在床上被伊莱照顾着的神明大人,又加了一句,“嗯,血溅三尺那种。”


  “啊这是初见,不太美好,我好像气到哈斯塔大人了……”伊莱乖巧的躺在哈斯塔的怀里忏悔着,哈斯塔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头顶:“未怨汝,得尔吾幸。”


  采访人员:“那么听说你们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发生了什么呢?”


  哈斯塔:“吾去殿堂局了。”


  采访人员:“后来又因为什么又有交往了呢?”


  哈斯塔:“伊莱说想吾了。”


  采访人员(突然鸡冻):“哦?!你们感情进展这么快吗?!”


  这下轮到伊莱了,他脸红了一下然后说:


  “因为鱼塘局没人能让我刷逆转未来了。”


  哈斯塔:???


  就在哈斯塔对自己的神明光环产生怀疑时,伊莱又说:


  “鱼塘局可没人宠着我逆转未来。”


  “但我的神明会。”


-


重写的黄先小甜饼(我鸽了好久x)


顺带一提我单抽出血扇了!!!!啊啊啊啊!!!o(*≧▽≦)ツ

摄殓黄占棒棒哒♥(ノ´∀`)

好多伊莱
伞伞表示“哈斯塔好性福”
(小老虎真的好可爱❤️)

好多伊莱
伞伞表示“哈斯塔好性福”
(小老虎真的好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