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黄衣之主

49.3万浏览    7769参与
Christine_Collins

到底画完成P2哦。可是没有车😭😭


你们可以看P1在这里: http://christine279124.lofter.com/post/1feb871e_1c6924aff

到底画完成P2哦。可是没有车😭😭


你们可以看P1在这里: http://christine279124.lofter.com/post/1feb871e_1c6924aff

Schrodinger'sCat

第一次在这里发视频,是画小黄时候的录屏~希望大家能喜欢!

第一次在这里发视频,是画小黄时候的录屏~希望大家能喜欢!

时生
原Twitter:🎵(@ l...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172177313288470529?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172177313288470529?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禾芒川

是某种可以称之为后续的东西。

草图注意。


CP向:黄衣X暗鲨 (含微微量杰佣)


关于魔物风俗店。


根据到来客人的不同,

不一定会提供滚床单服务。


特别是店长坐镇而到来者没有指定特定店员时。


有那么多种愉悦人心的方式,

为什么一定要那么直截了当呢?


是某种可以称之为后续的东西。

草图注意。



CP向:黄衣X暗鲨 (含微微量杰佣)


关于魔物风俗店。



根据到来客人的不同,

不一定会提供滚床单服务。



特别是店长坐镇而到来者没有指定特定店员时。




有那么多种愉悦人心的方式,

为什么一定要那么直截了当呢?






路乔

献祭【第四章】

【第四章】

说起来伊莱出门游历已经差不多一年了,自从第一个月快结束时被奈布·萨贝达无意中碰到后,这个人和他的大豹子就一直缠着他。

一开始萨贝达还是用一种使唤小跟班的态度来对他,可后来萨贝达受过几次伤,伊莱运用《修行》中的治愈术为他治伤、在疗伤过程中施展结界术保护两人。种种举动让奈布意识到这个被自己无意中捡到的、成天带着面罩的、神秘的小孩,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之后的交流中,奈布开始有意无意打探伊莱的底细。虽说伊莱从小便被哈斯塔好好保护起来,但他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孩,毕竟遇到哈斯塔之前的时间都是他自己过的。

但伊莱再有心眼,也比不过打小在雇佣兵里摸爬滚打长大的奈布。

“神秘...

【第四章】

说起来伊莱出门游历已经差不多一年了,自从第一个月快结束时被奈布·萨贝达无意中碰到后,这个人和他的大豹子就一直缠着他。

一开始萨贝达还是用一种使唤小跟班的态度来对他,可后来萨贝达受过几次伤,伊莱运用《修行》中的治愈术为他治伤、在疗伤过程中施展结界术保护两人。种种举动让奈布意识到这个被自己无意中捡到的、成天带着面罩的、神秘的小孩,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之后的交流中,奈布开始有意无意打探伊莱的底细。虽说伊莱从小便被哈斯塔好好保护起来,但他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孩,毕竟遇到哈斯塔之前的时间都是他自己过的。

但伊莱再有心眼,也比不过打小在雇佣兵里摸爬滚打长大的奈布。

“神秘但强大的《修行》”、“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前任信徒”、“隐藏在教堂密室中的神殿”一切都让奈布感到好奇。

另外,奈布意识到伊莱并不是一个单纯学习治愈术、结界术的法师,他漫长的学习生涯中也涉及到剑术、武术以及阵法等战斗理论。于是奈布决定帮帮这个新朋友,让他的历练更完美点,也顺便让自己轻松些。

 

“大喵,你在和他练练!”茂密的森林深处,一棵大树的分叉上躺着一个俊俏少年,他看似无所事事,但时刻注意着正在回想招式的另一个少年。

话音刚落,另一棵树上便蹿下一只豹子,直直扑向了站在地上的少年。少年不似第一次时的僵硬,灵活的架起手中的竹剑,躲开了迎面扑来的豹子,顺便在豹子的后腰上敲了一下。豹子也没有生气,俯下身体找着面前少年的破绽。

豹子虚晃一下然后冲向了少年一侧,赶不及做出反应,便只顺势一躲也不贪图反击。

来来往往数十个回合之后,少年终于力竭,被豹子扑倒在地上。抱住豹子滚了几圈以后,伊莱还是不舍得放开,在大豹子头上蹭了蹭:“大喵再给我抱抱~真舒服~”

树上的少年斜了一眼地上正在赖皮的人,由着他们胡闹了一会,跳下树,踹了伊莱一脚:“行了,地上脏不脏啊,跟我回去吧!”

回到离他们最近的在城镇中的落脚点后,伊莱迅速的把自己清洗了一遍,躺倒在舒服的大床上,舒服的叹了口气:“啊~”门口却传来一声响:“小孩,过来我给你讲讲……”

“好吧好吧,真是一点也不给人休息……”伊莱也想早点提高自己,完成历练之后去找哈斯塔,所以对奈布这个小老师的话还是比较听从的。

“你今天这里……明天训练的时候可以……另外我打算过一阵给你安排一下实战,总是面对大喵你再对它免疫了……”

“嗯……嗯……好……等等?你说啥?实战?我可以了?”伊莱突然抓住了一段话中的关键,顿时坐直了疲累的身体,睁大了快要阖上的眼睛。

“对,我觉得你已经可以了,再多重复的训练也不会对你有更多的帮助了。”

“那好吧,我听你的。(要不是哈斯塔不在这我才不听你这个臭屁小孩的呢)”暗戳戳的想着,伊莱的面上却一片纯良。

 

有时候人就是不能念叨,念叨啥来啥。

刚过了一周,伊莱和奈布走到一座山中,正要坐下休息时,两人选定的大树上垂下了一条绿色的大蟒。盯着两人“嘶嘶”地吐着信子,两人正待离开时,面前的大蟒抬起了头,做出了要攻击的架势。

伊莱心中大骇,面色逐渐凝重时却感到背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去吧,这蛇不是很强,正好你用来练手。”

“啥?!真的?”还没得到回答的伊莱被迫举起手中的剑,慌乱中把剑鞘掉在了地上。没等伊莱准备好,大蟒已经开始了进攻,除开一开始的慌乱,伊莱渐渐找到了感觉。一番大战结束后,大蟒被伊莱一剑透体,伊莱的面罩也在混乱中掉落。

“行了,打也打完了,走吧。”奈布上前招呼朋友,在伊莱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他脸上的花纹,(居然是这样?!)奈布一时僵在了原地。

“喂,你怎么愣住了?不夸我一下吗?”伊莱看着呆住的奈布不禁疑惑,恍然间发现自己的面罩掉了,从贴身的裤子里掏出一个新的带上:“啊,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

“没…没事…你…你跟我来!”

看着面前详细介绍自己“信仰”的厚书,伊莱楞了一下,慢慢翻开了书。

 

 

傻作者有话说:上次咕了一次,没人催更我,伤心.jpg

                    写完这次有点想吃邪教了


夜夜笙歌

有人吗?请管管你家的某位傻逼,让他不要去别人家的tag里不分黑白的乱喷人,会招黑的。

有人吗?请管管你家的某位傻逼,让他不要去别人家的tag里不分黑白的乱喷人,会招黑的。

凯瑟琳-达莫

The Feaster and The Ripper

手动黄杰
杰克是RingToys家的开膛手杰克兵人
黄王是TRPG盒子家的雕塑

The Feaster and The Ripper

手动黄杰
杰克是RingToys家的开膛手杰克兵人
黄王是TRPG盒子家的雕塑

Bomb

下位(2)

  “你会收到邀请,无论是什么,答应他。”

  老师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时,事态已然完全失控。

  在浓重香水味的掩饰下,菲欧娜突然闯进赛场,一手挥舞门之钥,另一只手同步抓起了挂在脖子上的物件——一个有鸵鸟蛋那般大的玻璃瓶子,她拔出瓶塞,开始朝当局监管者泼洒里面的液体。

  一人坏了规矩,全员受罚。伊莱当即想也没想就把玻璃瓶子从她手里夺下。唯一的问题是,黄衣之主那堆称职的触手——其中离他最近的一个反应迅速,轻微一颤后猝然袭向他,可惜扑了个空。

  伊莱一时没能站稳,这就意味着第二个触手狠狠地撞到了他,导致他失去了平衡,不可避免地摔在地上。期间,那薄薄的玻璃瓶在伊莱手中炸开了,浇了黄衣之...

  “你会收到邀请,无论是什么,答应他。”

  老师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时,事态已然完全失控。

  在浓重香水味的掩饰下,菲欧娜突然闯进赛场,一手挥舞门之钥,另一只手同步抓起了挂在脖子上的物件——一个有鸵鸟蛋那般大的玻璃瓶子,她拔出瓶塞,开始朝当局监管者泼洒里面的液体。

  一人坏了规矩,全员受罚。伊莱当即想也没想就把玻璃瓶子从她手里夺下。唯一的问题是,黄衣之主那堆称职的触手——其中离他最近的一个反应迅速,轻微一颤后猝然袭向他,可惜扑了个空。

  伊莱一时没能站稳,这就意味着第二个触手狠狠地撞到了他,导致他失去了平衡,不可避免地摔在地上。期间,那薄薄的玻璃瓶在伊莱手中炸开了,浇了黄衣之主一身。

  伊莱注意到了气味——难怪菲欧娜今天用了特别多的香水,尽管气味很快就消散了,但他绝对忘不了那股奇怪的味道。

  “你怎么能……”他停住话头,僵卧在地,手里还抓着那瓶子的残片——黄衣之主正紧盯着他。

  如果那些滚动的眼珠子真的是在发挥其应有的功能,且不是什么拟人挂件的话。

  伊莱感觉自己正受困于风暴眼,周遭的一切正在疾速变化着,视线所及皆是模糊不清的景象……

  唯独黄衣之主的一举一动显得格外——平静,他实在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它的肘关节自然弯曲,掌心向上倾斜,朝伊莱所在的方向徐徐伸出手来,绷带松松垮垮地挂在猩红的手臂上,随风飘摇——就像是一个邀请。

  就在这时,老师指引的话语在耳畔一字一顿清晰地响起,有而若无,虚无缥缈。

  答应它?说实话,这听起来有点蠢,而因为震惊依旧赖在地上不动的自己也是有够蠢的。

  “我得做点什么,”伊莱呼吸微滞,在黄衣之主往自己接近一步时喉结紧绷,内心在不住打鼓:“在它徒手撕碎我之前……”

  只是那么一瞬,伊莱感觉仿佛回到了过去——在一场热闹的丰收庆典上,年少的自己因过分拘谨而不敢轻易向旁人问路,未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流推动着向前行去,一直来到郊区——天色暗下来之前,格秋向他伸出橄榄枝,主动邀请了他。

  “您好,”少女缓缓提起裙摆朝他行屈膝礼,动作优雅,纵使是见识多广的老师也忍不住称赞她的得体大方,伊莱则是彻底愣在原地,压根就没听进她接下去说的话:“您看上去十分困扰,请问需要帮助吗?”

  少女礼节性地朝伊莱缓缓伸出手,他却呆子一样傻傻地回握她,过了好几秒才清醒过来,他像是被烫到一般火速松手,胡乱拉扯着兜帽试图挡住红到发热的脸庞,回起话来也一直在结巴。反正就是尴尬。

  而那份尴尬成功延续到现在——伊莱回握了黄衣之主的“脚”,手感比想象中要好太多了,以至于让他一时无法舍弃这份意料之外的柔软,还有想死的心。

  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握在掌心的“脚丫”,连同黄衣之主相当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了好几下,紧接着其体温急剧上升。这不正常,极其不正常。

  今天的眼罩君依旧在努力工作——画着白色衔尾蛇图纹的布料被汗水浸透黏在皮肤上,顺利把伊莱生无可恋的眼神与外界格挡起来——十八级台风也甭想揭掉这块随他进棺材的蒙脸布!

TBC.

时生
原Twitter:🎵(@ l...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17398571459099852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17398571459099852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一只老阿宁
欢宴x月相 然而我的高糊相机最...

欢宴x月相

然而我的高糊相机最终使我失去了理想orz

欢宴x月相


然而我的高糊相机最终使我失去了理想orz

禾芒川
脑洞囤积(2) 黄占/占黄 互...

脑洞囤积(2)

黄占/占黄 互攻

ABO世界观


在我试图写点什么有颜色的东西时,突然意识到:

“黄衣好像莫得脖子”

这个毫无意义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鬼畜的问题

(๑˙ー˙๑)


实际脑补出的情节其实是:


奠柏:或许汝应当助吾度过发情期。

夜行枭:…………

夜行枭:………………可是……您有脖子吗?


[A标记O的一个环节为咬破对方后颈的腺体]


然后再想想,不归林的守护者应该自带不受信息素影响的特性(不然不归林不分配Beta守卫,岂不是自讨苦吃?)

所以只是觉得对方的味道还不错,但是不会引起其他反应。

于是夜行枭和奠柏的日常应该...

脑洞囤积(2)

黄占/占黄 互攻

ABO世界观


在我试图写点什么有颜色的东西时,突然意识到:

“黄衣好像莫得脖子”

这个毫无意义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鬼畜的问题

(๑˙ー˙๑)


实际脑补出的情节其实是:


奠柏:或许汝应当助吾度过发情期。

夜行枭:…………

夜行枭:………………可是……您有脖子吗?


[A标记O的一个环节为咬破对方后颈的腺体]






然后再想想,不归林的守护者应该自带不受信息素影响的特性(不然不归林不分配Beta守卫,岂不是自讨苦吃?)

所以只是觉得对方的味道还不错,但是不会引起其他反应。

于是夜行枭和奠柏的日常应该是老夫老妻(?)

结果两人突然有一天发现:

什么?你不是O/A?




啊……好想看Alpha被自己的Omega日的嗷嗷叫啊。

【失智发言】


奶盖以安杯
我流黄占 本来就想涂个哈斯塔大...

我流黄占

本来就想涂个哈斯塔大人,后来就是画到哪儿是哪儿了

本辣鸡手绘选手尽力了(ÒωÓױ)

我流黄占

本来就想涂个哈斯塔大人,后来就是画到哪儿是哪儿了

本辣鸡手绘选手尽力了(ÒωÓױ)

芊笙不芒

18分钟速糊一只哈斯塔!

第一次画哈斯塔的完整拟人状态,还尝试了首次用色块绘新画风₍˄·͈༝·͈˄*₎◞ ̑̑ᗦ↞◃

18分钟速糊一只哈斯塔!

第一次画哈斯塔的完整拟人状态,还尝试了首次用色块绘新画风₍˄·͈༝·͈˄*₎◞ ̑̑ᗦ↞◃

-可樂-AJ

『黄占/黄先』「魔男与小章鱼」(3)

#这篇文好像很久没有更了呢


             …………………………………………

伊莱每天带着哈斯塔去山上采集灵草,并且炼制成高级的药水,去集市上卖。


哈斯塔很有天赋,每次找到的灵草都是上级的草,每株就算不炼制都可以够他们吃一周的了。


当然,也有不好的时候。采到了不好的,要卖至少十株才可以够他们一天的伙食费,并且灵草这种稀有品种要采也要到几十里外的山上去才可以看到。


过了五六年,哈斯塔却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


「哈斯塔,你去我桌子上把那个袋子拿过来。...

#这篇文好像很久没有更了呢



             …………………………………………

伊莱每天带着哈斯塔去山上采集灵草,并且炼制成高级的药水,去集市上卖。



哈斯塔很有天赋,每次找到的灵草都是上级的草,每株就算不炼制都可以够他们吃一周的了。



当然,也有不好的时候。采到了不好的,要卖至少十株才可以够他们一天的伙食费,并且灵草这种稀有品种要采也要到几十里外的山上去才可以看到。



过了五六年,哈斯塔却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



「哈斯塔,你去我桌子上把那个袋子拿过来。」



「哦!」



哈斯塔拿过来之后,问起了伊莱袋子里是什么。



「那株雪莲啊。」



「可是那是您花了很大心血才采来的啊!」



「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记性好啊……」



根本不是哈斯塔记性好,而是因为采完雪莲之后伊莱生了一场大病,足足七天才好。



「对了,为什么平时没看见有人带着这个东西啊?」



「嗯……雪莲是一种特别的礼物,是要送给自己心爱之人的,在迎娶ta的那一天哦。」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哈斯塔的心情有点低落。



「没有没有,是我的好兄弟,奈布要的,他要跟一个女生告白了。」



「万一那个女生不接受呢?」



「这可不归我们管啊。」



「您采它菜的那么辛苦,那么萨贝达先生给你什么?」



「一千个硬币,我们一个月的伙食有底了。」



「一千?他有这么多钱?」



「那个追求他的男人,杰克。是个大款。」



「哦~」



           ………………………………………………

少量杰佣。


希望我的文没有踩你们的雷

伊莱居然!!!!

(黄占)信徒

伊莱·克拉克是个没有心的人,起码在他遇见哈斯塔之前,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要去何处。


成为先知的契机是人的良心。


他以前明明是有的,可突然就不见了。


因为没有心。他四处留下足迹告诉他人命运。肮脏的手指抓住他的袍角,不可一世的双脚将他踹出门外,喊叫,嚎哭,鲜血和眼泪牵绊住了他的身体,他踉踉跄跄走着而后跪倒在地。


接着巨大的铁笼子将他囚禁在其中,他伸出手去也没有再触摸到天空。


多管闲事。引来祸端。没有信仰。


人们如是说。


先知应该信奉神明,可他的神在哪里?


黑色的羽翼哗啦啦展开,满地都是银色的月光。坚固无比的铁架子撑开来,他抓住鹰的羽毛...

伊莱·克拉克是个没有心的人,起码在他遇见哈斯塔之前,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要去何处。


成为先知的契机是人的良心。


他以前明明是有的,可突然就不见了。


因为没有心。他四处留下足迹告诉他人命运。肮脏的手指抓住他的袍角,不可一世的双脚将他踹出门外,喊叫,嚎哭,鲜血和眼泪牵绊住了他的身体,他踉踉跄跄走着而后跪倒在地。


接着巨大的铁笼子将他囚禁在其中,他伸出手去也没有再触摸到天空。


多管闲事。引来祸端。没有信仰。


人们如是说。


先知应该信奉神明,可他的神在哪里?


黑色的羽翼哗啦啦展开,满地都是银色的月光。坚固无比的铁架子撑开来,他抓住鹰的羽毛,没有被遮住的唇紧紧抿着。


后来那个男人告诉他:“我是神,做我的信徒。”


他游荡的那些年看见过海。


鹰的羽翼带着他飞过很多地方,唯独未见如此。大船的风帆似乎离他很远很远,只是海鸟从那里起飞的扑腾声已经落入了耳中。


神明红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他在其中将茫然无知的自己一览无余。


黑色的深沉的翻天覆地的一望无际的海。


而那个人如同眼前这片大海一般,深不见底。


他的眼中望着自称神明的男人——月华为他镀上一层圣洁的颜色——可另一双眼睛看见的,却是一幕幕哀鸿遍野,一场场生灵涂炭。


先知怎能为邪神卖命?


如果他有心,他会这么想的。


但倘若他能够因此拥有心,那么以谁为信仰都无所谓。


于是他匍匐在地,埋下头去:“吾主,您是我的信仰。”


如此,他也算个完整的人了。


恒最天
#第五人格# #第五同人漫画#...

#第五人格# #第五同人漫画# #黄占#

《黄占-月亮河公园的一日游·之二》名字我瞎取的!


总之是那个语c系列的改编,因为是改编,所以有些无厘头的部分,为了增加漫画的乐趣嘛!


虽然是在偷懒一页一页画,内容也不是很充足,总之慢慢画多了,应该就会进步的吧,大概了!


这个系列估计画完这几张就不会画了吧……

#第五人格# #第五同人漫画# #黄占#

《黄占-月亮河公园的一日游·之二》名字我瞎取的!



总之是那个语c系列的改编,因为是改编,所以有些无厘头的部分,为了增加漫画的乐趣嘛!


虽然是在偷懒一页一页画,内容也不是很充足,总之慢慢画多了,应该就会进步的吧,大概了!


这个系列估计画完这几张就不会画了吧……

雅月望(叨叨)

《昔在 今在 永在》黄祭连载·二十八

    哈斯塔召唤自己来庄园找他,而以夜莺为署名的邀请函则是邀请自己来庄园参加游戏,游戏的胜利者将有巨额奖金拿——以及一个绝对奇特的奖励。

    什么样的奖励……可以吸引到哈斯塔呢?

    菲欧娜猜不到。外面的世界非常精彩,令她觉得最神奇的就是那个装在手摇轮中的“费纳奇镜”。

    她觉得那是可以启迪心灵的宝具,可惜那个吉普赛人不卖,那天她花了50英镑在摊子上观察了一下午的玄幻小人。

    那个长胡子的吉普赛人看到她对此类玩意儿如此热忱,想邀请她...

    哈斯塔召唤自己来庄园找他,而以夜莺为署名的邀请函则是邀请自己来庄园参加游戏,游戏的胜利者将有巨额奖金拿——以及一个绝对奇特的奖励。

    什么样的奖励……可以吸引到哈斯塔呢?

    菲欧娜猜不到。外面的世界非常精彩,令她觉得最神奇的就是那个装在手摇轮中的“费纳奇镜”。

    她觉得那是可以启迪心灵的宝具,可惜那个吉普赛人不卖,那天她花了50英镑在摊子上观察了一下午的玄幻小人。

    那个长胡子的吉普赛人看到她对此类玩意儿如此热忱,想邀请她也加入远行商队,但菲欧娜的拒绝了。

    “我们罗德伊兰家族感恩您的慷慨惠顾,愿您对神明真挚信仰可以尽快得到回音,祝您朝拜一路顺风!”

    这就是菲欧娜遇到库特他们之前唯一听到发自内心的祝福与感谢了。


    踏上同一列火车的第三天,大家互相就都很熟了。

    菲欧娜加入库特他们后就顺理成章的从莽汉威廉手中接下了照顾海伦娜的任务,年纪相仿的两个女孩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现在即将正午,库特威廉去帮她俩取餐。

    “菲欧娜,你见过么,一个声音意外很温柔的女士,带着面具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鸟,虽然戴着尖面具而且形象也不像是天使,但她只要一开口,你就想伏在她怀里聆听她说话。”

    海伦娜在阳光照的到的座位上阖住眼红着脸说道,菲欧娜专注的摩挲着海伦娜绵软的手指,想了想对应道:

    “没有,不过你说的这位应该就是夜莺女士吧?哈斯塔大人留给我的便条上也有提到过这位庄园主的使者。”

    海伦娜慢慢睁开棕色的眼睛,在菲欧娜看不到的瞳孔深处闪烁着如阳光般灿烂的憧憬。

    “嗯~她说如果我能赢得比赛,我就可以恢复视力——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海伦娜再度眯上那双洋溢着空洞满足的黯淡眸子,并且把手指抽出来覆盖在菲欧娜手背上。

    “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不就是挣脱所有人的期待,去活出真正的自己么?”

    菲欧娜怔了一下,眼前迅速闪过每一张已不复存在的熟悉面孔,虽然有阳光熨贴着身体,但还是抵不住后背的一阵凉意。


纤翍

《黃占》我的信仰之神#6 你是誰?

因為開學,我的文好久沒更了,五五五


我會盡量用空閒的時間打的💩💩


第6篇了,大概要結束了


下一次大家想看什麼😶😶


攝殮,杰傭,黑白?


唔,看看哪個留言多囉~


所以大家多多留言吧~

---------------------------------------------------------------

哈斯塔問朋友不通只能直接查IP了


“喂,莊主,幫我找一個人,他叫伊萊·克拉克。”哈斯塔打給了莊園主。


“只有這些訊息?”莊園主心累,每個人叫他找人都不說清楚。


“大約半年前出國,實際日期不清楚,衣著也不清楚。”哈斯塔這才...

因為開學,我的文好久沒更了,五五五


我會盡量用空閒的時間打的💩💩


第6篇了,大概要結束了


下一次大家想看什麼😶😶


攝殮,杰傭,黑白?


唔,看看哪個留言多囉~


所以大家多多留言吧~

---------------------------------------------------------------

哈斯塔問朋友不通只能直接查IP了


“喂,莊主,幫我找一個人,他叫伊萊·克拉克。”哈斯塔打給了莊園主。


“只有這些訊息?”莊園主心累,每個人叫他找人都不說清楚。


“大約半年前出國,實際日期不清楚,衣著也不清楚。”哈斯塔這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個不稱職的戀人,從伊萊出國後沒打過一次電話。


“我盡量吧!”


哈斯塔打給莊園主找人是因為只有莊園主不會封殺資料,在這個世界所有關於伊萊的資料全部被約瑟夫那老頭封殺了。


又過了一週哈斯塔才收到消息


“K國,隱市,珷大,我只能幫你到這樣了。”莊園主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


“好,謝謝。”哈斯塔聽到直接訂了一張單程票過去,他打算找不到伊萊就不回來了。


哈斯塔一下飛機就直奔珷大的門準備攔截伊萊,伊萊開心的和助理還有奈布、艾米麗、卡爾邊走邊聊,等到奈布他們看到哈斯塔已經來不及了。


“伊萊,跟我回去好不好,別鬧了。”哈斯塔抓住伊萊的手,像是哀求一樣地說著。


“先生,我不認識你,請問你是誰?”哈斯塔聽到伊萊問他是誰的時候傻住了。


“你不要玩了,回家吧。”哈斯塔不信伊萊忘了,直接抱住伊萊。


伊萊突然頭有點痛,助理看出他的異狀直接把哈斯塔推開,拉著伊萊回家。


艾米麗看到哈斯塔的臉,把他帶到一個咖啡廳幫他理解為什麼伊萊不認識他了。


“艾米麗,伊萊他…怎麼了?”艾米麗看著哈斯塔著急的樣子冷冷的笑了。


“怎麼,現在知道關心他了?

他一開始來的時候天天等著你的電話,但是他不敢打給你,因為怕吵到你工作。

他生病了也不敢打給你,因為怕你在休息。

他唯一一次打給你你記得嗎?他想要留學,但是你連聽都沒聽就說再忙,把他的電話掛了。

最後一次傳給你分手的簡訊,把自己關在房間四天三夜,因為低血糖暈倒撞到頭造成重傷,搶救了整整24小時才搶救回來。

後來你說他在鬧,我馬上給伊萊噴了忘憂,因為他有你很累,沒有你,他不需要煩惱任何事情。

所以現在請你離開他,越遠越好。”說完艾米麗的手機響了,是伊萊的助理打來的。


“艾米麗,伊萊暈倒了,他突然血糖過低。我傳給你醫院地址,等等趕來吧。”艾米麗聽完看都沒看哈斯塔一眼就出去了。


艾米麗到了醫院,跑到病床旁邊看著伊萊,伊萊好像有話要跟她說。


“艾米麗,忘憂很好聞,再幫我噴一點吧。”伊萊想起來了。但是現在他只想忘記和哈斯塔的過去。


“不行,薇菈說,一個人只有一次機會能忘了,想起來了噴再多也沒辦法忘記。”艾米麗看著伊萊紅紅的眼睛,嘆了口氣。為什麼伊萊會遇到哈斯塔呢?


伊萊好不容易出院了,從那天開始,伊萊再也沒有看過哈斯塔。哈斯塔聽到艾米麗說的話發現自己好像創業以後就沒關心伊萊。把莊園主叫出來喝了幾杯。


“哈斯塔,你不是連應酬都滴酒不沾嗎?”莊園主笑著看著哈斯塔。


“那是怕伊萊有急事要找我。現在…哈…不用了。”哈斯塔自嘲的說著。


“我沒有在第一時間聽他的話,

我沒有空出時間陪他,

我忘了不管多堅強的人都有軟弱的一面,

我沒有給他安全感,

我忘了創業的目標是為了他,

我有什麼資格繼續在他身邊。”哈斯塔越說越頹廢。


“那現在呢?後悔嗎?”莊園主淡淡的問著。


“當然後悔,我寧願放掉手上的一切,換他開心,我在工作的時候一直期待著伊萊的電話,但是他從來不打電話給,我知道他怕吵到我,但是我也不敢打給他。”哈斯塔已經喝醉了,有點語無倫次。


“嗯,酒後吐真言,我希望你說的是真的,我會幫你挽回,但是如果你再這樣,我不但會拔除你的神格,也會讓你比現在更痛苦。”說完莊園主關掉了他的錄音器,扶著哈斯塔去飯店了。


莊園主把錄音傳給艾瑪,杰克和約瑟夫讓他們聽聽。


哈斯塔酒醒了之後打了通電話給伊萊,伊萊一直猶豫要不要接。最後因為伊萊遲遲沒有接,哈斯塔就挂了電話。


“喂,召開股東會議,我們之前不是有一個最大股東嗎?這次記得發給他。”哈斯塔打給他的助理吩咐著。


伊萊收到邀請函叫了其他人一起回國了,他沒忘記那裡還有他養父母給他的公司,在他出國這段時間交給了親信管理。現在他也該回國好好處理了。


伊萊在管理這方面特別雷厲風行,一回公司就大革新,把這個公司制度整頓的好好地,助理也變成他的私人管家了。


“伊萊,是不是太久沒在總裁的位置坐著了?你看起來好像很累啊~”助理調笑的說著。


“你是不是很閒啊?”伊萊挑眉問著助理,助理感受到伊萊的眼神瞬間乖乖報告工作內容了。跟一個工作狂老闆說自己很閒簡直就是不想休假了。


“這週的報表已經發到電腦裡了,這幾次的會議記錄也發進去了,這裡是下星期的行程,明天有個會是和……哈斯塔先生討論,他提供了一個項目可以有利潤一千萬,你看要不要……?”助理本來想直接推掉,但想了想還是問一下伊萊好了。


“只有一千萬就不用了,基礎的判斷能力都沒有,是想重新員工訓練嗎?”伊萊看著電腦裡的行程,頭也不抬的問著,助理默默地退出去推了。


哈斯塔接到通知會議被推掉了很失落,但想到伊萊就又發出了很多邀請,股東大會是真的沒辦法的時候哈斯塔才會召開。


伊萊受不了哈斯塔一再的會議邀請就答應了一次會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