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黎明

82401浏览    3209参与
00010

【黎明/离执】承君(50)

  李煦到中宫殿时,阴绵的雨还没有停的迹象。

  宫道上的雨水弄湿了他的衣摆,这让他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更糟糕了。谁知还在门口遇见了不喜欢的人。

  “堃王殿下。”李煦看着明显刚刚从中宫殿出来的仲堃仪,脸上依旧带着无懈可击的端方有礼。

  “皇嫂。”仲堃仪脸上带着笑,却未达到眼底。很明显,堃王殿下又吃了闭门羹,实在没心思跟李煦玩虚与委蛇,寒暄了两句,便要告辞。

  李煦看着仲堃仪欲离开的背影,凉凉的说了一句:“他那双腿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仲堃仪一下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李煦明显可以看见那人的身体因为他的这句话一下僵住...

  李煦到中宫殿时,阴绵的雨还没有停的迹象。



  宫道上的雨水弄湿了他的衣摆,这让他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更糟糕了。谁知还在门口遇见了不喜欢的人。



  “堃王殿下。”李煦看着明显刚刚从中宫殿出来的仲堃仪,脸上依旧带着无懈可击的端方有礼。



  “皇嫂。”仲堃仪脸上带着笑,却未达到眼底。很明显,堃王殿下又吃了闭门羹,实在没心思跟李煦玩虚与委蛇,寒暄了两句,便要告辞。



  李煦看着仲堃仪欲离开的背影,凉凉的说了一句:“他那双腿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仲堃仪一下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李煦明显可以看见那人的身体因为他的这句话一下僵住了。



  半个月前,瑾帝出殡之日,皇后从城楼上跳下,虽然命是捡回来了,可医丞说过,孟章的那双腿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将他逼到如此地步,堃王殿下可还满意?”李煦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任何起伏,却字字诛心。



  仲堃仪没有回头,几乎是落荒而逃。



  李煦叹了口气,转身进了中宫殿。



  中宫殿中燃着淡淡的安神香,宫人们垂眼俯首,殿中安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孟章一向喜静,可现在的中室殿静得近乎凄冷。



  李煦进入内寝殿时,孟章正坐在临窗的小榻上看书,见李煦进来,放下了手里的书。



  舅甥两人如往常一般坐在窗畔,喝着茶倚窗听雨,一时相对无言。



  李煦看到孟章的腿,只觉得心里压抑地厉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双腿,就当是本君送给慕容离的诚意。”仿佛看出了李煦的心思,孟章开口说道,话中很是平静。平静得就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腿一样。 “一个残废,新君不会那么忌惮了!”



  听到“残废”两个字,李煦微微皱起了眉,“殿下,您实在太乱来了,万一……”万一真的摔死了怎么办?



  “慕容离登基,他和刘家又怎容得下本君和孟家呢?”孟章笑了,“本君在赌!从城楼跳下,本君若是死了,那便是为先帝殉葬,博得一世贤名,十年之内,他们不会也不敢动孟家!若本君侥幸不死,那就更好了,毕竟本君手上还有那道废帝的遗诏,这一跳,倒也能博得一些臣心民心,将来不至于太被动。”



  所以!孟章当着文武百官和黎民百姓的面,跳下城楼!只为了博一个美名,一个能收拢人心的美名!



  “不管是死是生,最后的赢家都是本君!这么划算的事,本君为何不赌一把?”



  李煦苦笑,孟章将自己的命当成赌注,说得那样云淡风轻。若不是被逼到底线,也不会这样釜底抽薪。



  “殿下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场雨停后,本君会离开赤谷城,回天枢。”孟章看着窗外的雨说道。



  孟章和孟家,将退出瑶光的政治中心!



  “慕容离登基了,东宫……你也该做个决断了!”孟章提醒道,“毕竟,东宫那小侧君的肚子,也快显怀了吧!”



  闻言,李煦的脸色一下变了。



  执明的脉案他明明已经改了,孟章怎么会知道?!



  “阿煦,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



  “前东宫太子的遗腹子,新君只怕是容不下的!”



  闻言,李煦迅速收回自己的失态。看来,孟章只是知道执明有孕,并不知道那孩子有可能是新君慕容离的。



  “阿煦,你该好好打算一下了!”



  李煦想起东宫里的执明父子,点了点头,他确实要好好打算一番了!



  “雨停了。”孟章淡淡的说了一句。



  李煦抬头,只见窗外那连绵不绝的阴雨确实停了,许久未见的阳光,也初露微光。



  “殿下,保重!”



  “阿煦也要保重!”



********



  十月末,骁王回赤谷城,带回一具棺椁。



  棺中,是三个多月前下落不明的太子慕容黎。



  新帝痛失兄长,悲不自已,追封慕容黎为敬懿太子,封其妻李煦为忠国夫人。



00010

【黎明/离执】承君(49)

  东宫……完了?!!

  执明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耳边有长鸣钟响起。

  执明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自小生在王室,长鸣钟响,代表着什么,他是知道的。

  山陵崩,帝王逝!京中各寺、观鸣钟三万下。

  可是帝王逝世,是不会立即敲钟,而是全城戒严。只有等皇宫那边确立了新君,才会鸣丧钟,向天下公布帝王殡天的消息。

  但现在长鸣钟响了,只能说明……大局已定!

  执明心里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父皇两天前就崩了,可太子殿下下落不明,皇后殿下选择秘不发丧。怎料昨日,离王和堃王带兵入宫,逼着皇后交出了传国玉...

  东宫……完了?!!



  执明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耳边有长鸣钟响起。



  执明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自小生在王室,长鸣钟响,代表着什么,他是知道的。



  山陵崩,帝王逝!京中各寺、观鸣钟三万下。



  可是帝王逝世,是不会立即敲钟,而是全城戒严。只有等皇宫那边确立了新君,才会鸣丧钟,向天下公布帝王殡天的消息。



  但现在长鸣钟响了,只能说明……大局已定!



  执明心里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父皇两天前就崩了,可太子殿下下落不明,皇后殿下选择秘不发丧。怎料昨日,离王和堃王带兵入宫,逼着皇后交出了传国玉玺……”李煦在执明耳边说着,声音很轻,有气无力的轻。



  “新君已立?”执明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不稳。



  “嗯,”李煦沉重的点点头。



  执明无措地看着李煦,“那…阿黎怎么办?”



  古往今来,没有能登基为帝的太子,无一例外,没有一个好下场!



  李煦沉重地摇摇头,没有说话。



  从仲堃仪逼迫孟章交出传国玉玺时,慕容黎,乃至整个东宫都完了……



************



  十月深秋,赤谷城下了一场大雨,连着几日的大雨,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的下。阴郁的天气,如同皇宫中氛围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今日,是瑾帝出殡的日子。



  皇宫门口,延绵数十里的帝王丧仪缓缓而出,作为新君的慕容离为首,为瑾帝扶灵。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登上九五尊位的,会是当初被送到天权为质的皇子!



  城楼上,皇后一行人目送大行皇帝的丧仪出宫,他们也只能送到这里。



  作为上了皇室玉碟的东宫侧君,执明今日很听话地跟在李煦身边。



  偷偷地看了一眼为首的皇后殿下,那个少年老成的少年一身孝服,衬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执明知道,瑶光的皇后本来就是个病弱的少年,只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年这样疲惫憔悴的样子!



  “殿下,回去吧。”李煦看着皇后,开口劝道。



  “阿煦,”孟章突然笑了,却是那样的满目疮痍,“你知道吗?陛下原本想让本君殉葬的。”



  李煦心头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孟章。



  “他都知道的,”孟章笑中满是讽刺,“知道本君跟仲堃仪之间的孽债,知道这些年本君做的一切!无舌连那一碗死药都准备好了,只是最后,陛下还是心软了。”



  自瑾帝病后,孟章便掌控了整个养心殿,无舌偷偷熬的那一碗死药,他如何不知道。



  只是那时,孟章真的累了,机关算尽,赌上了自己的一生,却依旧看不到前路在哪里,他想着,或许这样死了也不错。



  只是瑾帝最后还是心软了,那一碗死药最后变成了一碗安神药。



  孟章自小体弱多病,那样安神药喝得太多,早就没什么效果了。但他还是乖顺地躺在瑾帝的膝上假装睡着了,任由瑾帝一遍遍抚着他的发。



  “陛下后悔了吗?”耳边是无舌无奈的询问。



  “朕舍不得!朕的章儿还那么小,他甚至还没有行冠礼……朕怎么舍得让他随朕一起埋在冰冷的陵墓里……”



  ……



  “殿下?”



  李煦的声音唤回了孟章的思绪,孟章看着李煦,突然问了一句,“阿煦,你信命吗?”



  “命?”



  “先帝临终前,给了本君一道遗旨:新君若不尊太后,可废之!”



  “殿下要废了慕容离?!”李煦皱眉,现在要废除新君,有些天方夜谭。



  “呵!”孟章一声冷笑,“先帝四个托孤大臣,在宫变那天,便被慕容离斩其一,另外两个已是反戈,本君连传国玉玺都保不住,谈何废立。”



  “那殿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本君从不是任人鱼肉的懦夫!”



  置之死地方可后生!他要博一把!



  那一年,十月的一场大雨中,一袭白衣从城楼上一跃而下。



  



包子

【离执】【黎明】雪满长安(第六七集)

情起

“结发为夫妻,生死两不离。”

执明本想推开他的,可那温声软语,终是动听……

那一瞬间他竟不想去看清这威名赫赫的瑶光黎王是何等神色……

究竟是自得还是认真……

执明恍恍然想起那朝生暮死的蜉蝣,突然便笑出声来。

“笑什么?”

柔顺的发陷在掌中,执明微微睁了睁眼“笑我竟羡慕蜉蝣朝生暮死,一晌欢愉便是一生……”

那人眯着眼笑,俯身吮去执明额间的汗“那我们也做一瞬蜉蝣如何?”

“唔……”

……

慕容黎总比执明起的早一些,待到执明醒来,便伺候着执明穿衣。

窗外似是又落了雪,执明看着虚掩的窗,半晌,叹了口气“你不必如此。”

“嗯?”

“日久天长,孤怕,孤会倾慕与你。”

“那便倾慕吧。”

“你终是要走的。”

慕容黎抬起手来,轻轻抚上执明...

情起

“结发为夫妻,生死两不离。”

执明本想推开他的,可那温声软语,终是动听……

那一瞬间他竟不想去看清这威名赫赫的瑶光黎王是何等神色……

究竟是自得还是认真……

执明恍恍然想起那朝生暮死的蜉蝣,突然便笑出声来。

“笑什么?”

柔顺的发陷在掌中,执明微微睁了睁眼“笑我竟羡慕蜉蝣朝生暮死,一晌欢愉便是一生……”

那人眯着眼笑,俯身吮去执明额间的汗“那我们也做一瞬蜉蝣如何?”

“唔……”

……

慕容黎总比执明起的早一些,待到执明醒来,便伺候着执明穿衣。

窗外似是又落了雪,执明看着虚掩的窗,半晌,叹了口气“你不必如此。”

“嗯?”

“日久天长,孤怕,孤会倾慕与你。”

“那便倾慕吧。”

“你终是要走的。”

慕容黎抬起手来,轻轻抚上执明的眼角,执明才觉,那里不知何时,有了些许湿意……

“若王上不愿阿黎离去,阿黎便不离去。”

“……”

许久无声,慕容黎轻轻皱眉“王上?”

执明匆匆撇过脸,却被慕容黎强扭过来“执明,告诉我,怎么了?”

一滴泪,终是划过了脸颊……

执明幼年登基,时至今日已有十六栽,可他于众臣而言,不过一个日日坐在龙椅上的影子……

朝堂散乱,社稷不振,摄镇王专权残暴,致使百姓,苦不堪言……

“所以,你的皇叔要你将他的义子封为御林军统领?”

见那人点头,慕容黎心下一叹,拥着执明沉着脸坐在桌后,手指轻轻叩着桌面……

许久,突然开了口“你在朝中可有信得过的人?”

“我弟弟。”

“你只需以这蹇宾初入朝堂难以服众为由,将他安置在皇弟手下,这佐奕既然不愿领个不忠之名,便不敢公然与你抗衡,其他的,我们慢慢再说。”

执明点了点头。

慕容黎低头见执明难得乖顺的面容,不由起了逗弄的心思“臣帮了王上这么大的忙,是否该给臣个谢礼?”

说着话,手便不安分的去解执明的腰带……

“……”执明愣愣的看着腰间大胆的手,下一刻扬手甩了慕容黎一巴掌……

“……”

慕容黎捂着脸看着执明匆匆而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过了申时,方夜前来送早膳,见慕容黎脸上通红的巴掌印,想笑又不敢,肩膀一抖一抖活像抽风。

慕容黎却似不知一般,气定神闲的吃饱喝足还带着巴掌印在宫里走了一圈……

不久,陛下打了娘娘的消息便传遍了皇宫……

莫澜闻讯而来的时候看到慕容黎的脸吓了一跳,胡乱安慰了两句却被慕容黎阴测测的眼神一扫“王上也是尔等可以议论的?”

“啊?”莫澜被慕容黎突然的诘难一吓,愣在了原地。

慕容黎也不再多言,只向方夜抬了抬下巴“掌嘴。”

“……”

还不待莫澜反应,方夜上前,一脚踢在莫澜腿弯处。

莫澜腿一弯,跪在了地上。

直打的双颊高高肿起,慕容黎才叫了停。

莫澜不是个心眼多的,慕容黎知晓,可敬由惧起,莫澜若不惧,这宫里的规矩,便立不起来……

执明不愿不忍心,那便他来做……

方夜走远后回头看了一眼趴在雪地上的莫澜,暗道怪异,慕容黎向来多情,却从不长情……

如今这般,却像是……

动了真心……

……

御书房。

子煜放下手里的折子“皇兄今日,当得四个字,刮目相看。”

“哦?”

“这蹇宾,我头疼有些日子了……话说皇兄,你是如何想起这般说辞的?”

“说辞,是慕容教我的。”执明轻叹“子煜,你说,我待他,是不是太差了些?”

子煜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也知道,口中却还宽慰着执明“臣弟知皇兄不喜他,可皇兄,这瑶光黎王声名在外,能委身人下,着实不易。”

“………………”执明沉默半晌,摇了摇头“不说这个,子煜,你年纪也不小了,等过了年,皇兄替你选妃。”

“……”

执明还未回长乐宫,便听见人说慕容黎打了莫澜……

然,听说归听说,亲眼看见,还是被莫澜的脸吓了一跳……

……

过了午,慕容黎打发了方夜前往长乐宫问执明可要来栖梧宫用晚膳。

方夜搓着手匆匆跑过宫道,知慕容黎定是报复今早他笑他一事,心下一片鄙夷。

“不去。”

“诺。”

……

“陛下说了,今夜不过去。”

“好,麻烦管事。”

“无碍,方侍卫慢走。”

……

方夜回了栖梧宫,一眼便看见穿着薄衣站在院子里吹笛的慕容黎,心道执明王虽不知你有内力护体并不惧冷,也不会心疼你的……

不过面上还是拿了厚披风出来给慕容黎披上“殿下,陛下说他今日不过来了,您不必吹了。”

“……”

“方夜,你觉得,本王是不是太过分了?”

“殿下,也是为了陛下好,今日之后,宫人宫侍待陛下,必有不同。”

慕容黎轻叹“可本王,似乎吓到他了。”

“…………殿下,多虑了。”

“罢了,方夜。”

“属下在。”

“去查查摄镇王平素与何人来往。”

“是。”

方夜转身欲走,却又被慕容黎叫住“等等,先送本王,去长乐宫。”

……

方夜真的是“送”慕容黎到了长乐宫,原因无他,只因慕容黎心血来潮带了个面具穿了一身便服,方夜得替他挡住前来盘问之人……

方夜很想告诉慕容黎,你若是去长乐宫戴着这面具穿着便服,说不得会被执明王当做是刺客……

然,为了保住脑袋,方夜决定不多嘴……

到了长乐宫,慕容黎也不走正门,绕到后墙冲方夜说了一句“你可以去查了。”

便一跃翻过了高墙。

“……”

执明正伏在桌上发呆,听得身后有人唤他,一回头,便见一鬼面白衣之人站在身后,下意识端起桌上的水泼了过去……

恰巧慕容黎伸手揭开面具,那水便泼了一头一脸……

……

“你怎么穿成这样?”

执明一边伸手帮慕容黎擦着脸上的水,一边又忍不住笑“孤差点以为是刺客。”

慕容黎闻言抬头“这宫里常有刺客?”

“嗯……”执明顿了顿“也没有,孤随口说的。”

慕容黎伸手拥住执明“为何不说实话?”

“……”

“执明,我能帮你。”慕容黎顿了顿“哪怕你不信我心悦你。”

“……是……只是似乎……都不是冲着孤的命来的。”

“为了示威?”

“或许。”

“……”

许久不见应声,执明微微转了转头“慕容?”

“嘘…王上你听…”

“什么?”

“风声。”

“……”

“墙有隙,而风声泄。”

“……”

“懂了么?”

“嗯。”

慕容黎偏头咬住执明的耳垂“王上,该给臣一个诚心的谢礼了。”

“……”执明推了一把慕容黎“没个正形。”

……

方夜是在夜里匆匆踏雪而来。

执明已然熟睡,慕容黎听得暗号出了宫门,方夜却迟迟踯躅不开口。

“何事?”

“秋猎途中的刺客招了……是太傅的人。”

“确定?”

“千真万确。”

“……”

半晌,慕容黎才道“太傅于执明,亦师亦父……此事,暂不可让执明知晓。你这几日盯着长乐宫,莫让太傅和摄镇王的人接近执明。”

“那太傅……”

“本王自有办法。”

“是。”

方夜领命而去,慕容黎却未回转宫内。

太傅……太傅……

纵然来这天权不久,他也知这太傅是三朝老臣,辅佐三代帝王,教习过先帝与执明……

他虽知太傅于执明并不尽心,却不想,也是这般狼子野心……

那一场刺杀无论目标是他还是执明……

“慕容。”身后传来执明略带倦意的声音“你怎的半夜出去,不冷么?”

回头,那人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揉着眼,当真勾人而不自知……

心,蓦的便静了下来,为这个人,做些事,也当是应该的……

转身上前将外衫披在执明身上“梦到王上废了臣的后位,心下难过,出去走走。”

“……尽胡说。”

“王上怎么起了?”

“…………出恭……”

慕容黎愣了愣,看着匆匆爬上床睡好的执明无声轻笑。

………………

不久,太傅患疾,无法再教习执明。

后,慕容黎又做主将宫侍换了一批。

执明虽感念太傅之恩欲前往探看,却总被慕容黎哄着去不得……

十一月,瑶光来信,曦正帝身中剧毒,恐不久人世。

“什么?你要回瑶光?”

慕容黎轻轻点头“皇兄来信,父皇中了毒,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

“……那你……”执明顿了顿“还回来么?”

“承平,朝堂险恶,切忌以一片赤诚待人。君臣之所以谓之君臣,便是君不可为臣事,臣不可越君权……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说。”

“……”

…………

慕容黎去时一如来时,一身大红的衣,艳的仿佛要化了漫天的雪。

执明站在城墙上送他,看他愈走愈远……

……

其实慕容黎说的他多少知道,只是从不愿想,也不敢想,他当做父亲来敬重的人,教他为君为仁的人,怎么就……

可说来也有迹可循,二十年,教他琴棋书画,教他吟诗作对,教他为君需仁。

独不教他他如何驭下,如何揽权……

而慕容黎,同样的事,却教他如何立威,如何杀一儆百……

可慕容黎撕开他身边所有刻意粉饰的太平……

却还是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茫茫大雪中……

一如来时……

浪迹人间的浪子,不会为谁而留,他该知道的……

(全文b站有视频)


鼠小欣

【离执】江楼月54

ooc预警!

生子预警!


54

“父后,还是我来吧,您休息一会吧”将温水浸湿的锦帕拧干递到了执明的手中,慕容译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慕容离,再看看脸色也没红润到哪去的执明,还是皱了皱眉“虽然您中的毒没父皇身,但是毕竟还没恢复,让译儿在这照顾父皇吧”

“没事,你一路赶过来也累了,休息会吧”

“父后”

“让我在这吧,我现在去歇息的话心也不定”给慕容离擦了脸,又喂了半碗温粥下去,执明才给自己洗了把脸,推了推小胖递过来的碗,这才感觉到身子疲惫的一点胃口都没有“赤谷城具体情况如何,念儿还好吧”

“赤谷城那边原本的动乱已经压下去了,还有一些余孽太子哥哥都已经在处理了,父后放心,父皇出来前留了...

ooc预警!

生子预警!


54

“父后,还是我来吧,您休息一会吧”将温水浸湿的锦帕拧干递到了执明的手中,慕容译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慕容离,再看看脸色也没红润到哪去的执明,还是皱了皱眉“虽然您中的毒没父皇身,但是毕竟还没恢复,让译儿在这照顾父皇吧”

“没事,你一路赶过来也累了,休息会吧”

“父后”

“让我在这吧,我现在去歇息的话心也不定”给慕容离擦了脸,又喂了半碗温粥下去,执明才给自己洗了把脸,推了推小胖递过来的碗,这才感觉到身子疲惫的一点胃口都没有“赤谷城具体情况如何,念儿还好吧”

“赤谷城那边原本的动乱已经压下去了,还有一些余孽太子哥哥都已经在处理了,父后放心,父皇出来前留了一队禁卫军亲兵给太子哥哥,宫外也有翁太傅周旋各大朝臣,其他人等也在交由刑部逐一审查,太子哥哥监理,唯独留了狄家父子和三皇子等候父皇回去发落”

“赤谷城无事就好,让你们受惊了”

“我们没事,是父后受委屈了”慕容译看着执明无甚胃口,索性也不强迫,倒了杯热茶递到执明手中,自己绕到那人的背后轻柔的按着执明两边的太阳穴“父后在涨海郡的日子不用说必也是辛苦非常,父君和岑主管在宫里每天焦急万分,却也是无计可施”

“这次这么大的事,想必若不是你父君和岑戈在,后宫指不定要乱成什么样了”多日来的精神紧张和虚弱无力的身体此刻在慕容译恰到好处的按压手法中得到了放松,执明将身子半倚靠在慕容译的身上,脸上久违的露出了轻松愉悦的神情“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过来”

“御医刚呈上来这药丸的时候太子哥哥就要亲自过来的,但是考虑到宫里刚经历过这些事,父皇不在宫内,若是太子也不在,担心会再生事端,但是又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将药丸亲自送到父皇和父后手中,我就主动请缨了,还好太子哥哥也放心”

“这次要谢谢译儿了”

“父后言重了,这是我该做的”

两人中毒的情况得到缓解,确定了赤谷城安然无恙,执明这才觉得这些天不安的内心才能平静下来,连带着看着外面的夕阳都显得比原先柔和了几分,院子里的微风也变得令人舒适,而不是只有海水的湿咸感了。

“译儿,这些年宫里的生活,你可曾怨过”服了药粥已经重新睡下的慕容离此刻身边也不需要有人一直看着,执明便决定去远中吹吹风,刚好碰到了也在这吹风的慕容译,索性带了壶茶两人坐到了一起。

“父后何出此言”

“只是突然想到的,你不用有什么压力,我也只是随口问问”

“有怨过”慕容译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是回忆起了很久远的事情“从我刚刚记事的时候,父君就会告诉我,凡事忍耐,那时候就觉得特别委屈,明明都是父皇的孩子,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被欺负的那个,后来去上书房念书的时候见到了太子哥哥,他是当朝太子啊,是皇后的儿子,是尊贵的嫡子,我记得第一次见太子哥哥的时候我连头都不敢抬,但是也是那天他告诉我,我是皇子,是他弟弟,要抬起脊背走在路上的”

“我从来没听念儿说过”

“太子哥哥对我很好的,那时候慕容恪仗着父皇的宠爱,在宫里横行霸道惯了,若不是有太子哥哥,我恐怕早就遭他毒手了”慕容译从自己的回忆中缓过神来,有些担忧的看着执明“再后来便是执儿,那么小的一个人会站在我前面说要保护我,也是那时候开始,我对朝明殿里的皇后殿下充满了好奇”

“好奇什么”

慕容译歪了歪脑袋,少有的露出了些许少年人的顽皮模样“好奇皇后殿下是怎样的人,可以生出这两个给我温暖的人”

“只可惜,那两个给你温暖的人,有一个已经不在了”

“父后,别难过,我相信执儿在天上也不希望他的父后难过的”慕容译轻柔的握住执明的手,少年温热的掌心像是在源源不断的传递着能量“您还有太子哥哥,有玥儿,有我,我们都是父后的孩子,都希望父后可以快乐”

然而小院中温情的时刻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突然走了进来的方夜给打断。

威晏已经带人往村子的方向来了,显然是已经知道了执明的下落。

本文感谢《烈烈》脑洞作者 @emily孙 及作者 @00010 授权

00010

【黎明/离执】承君(48)

  这是李煦一生中最难熬的时间。

  短短三个月,整个瑶光的天都变了!

  三个月前,镇西大营军变,太子被困在军中,形势严峻!

   慕容黎以铁血手段镇压了兵变,李煦才刚刚松了口气。

   谁知在回京的路上,太子一行人遭遇夜袭,对方都是抱着死志的刺客,最后太子坠崖,生死不明。

  骁王奉命寻找太子,却只在崖底的河畔找到太子的配剑。瑾帝因为太子的事,怒急攻心,当即便吐血病倒了。

  太子失踪,皇帝万一崩了,后果是什么,李煦心里非常清楚!

  现在不止是东宫,整个帝都都是人心惶惶!...

  这是李煦一生中最难熬的时间。



  短短三个月,整个瑶光的天都变了!



  三个月前,镇西大营军变,太子被困在军中,形势严峻!



   慕容黎以铁血手段镇压了兵变,李煦才刚刚松了口气。



   谁知在回京的路上,太子一行人遭遇夜袭,对方都是抱着死志的刺客,最后太子坠崖,生死不明。



  骁王奉命寻找太子,却只在崖底的河畔找到太子的配剑。瑾帝因为太子的事,怒急攻心,当即便吐血病倒了。



  太子失踪,皇帝万一崩了,后果是什么,李煦心里非常清楚!



  现在不止是东宫,整个帝都都是人心惶惶!



  偏偏这个时候,东宫又发生了一件事,打得李煦措手不及!



  是夜,东宫中室殿——



  骁王君艮墨池坐在青玉案前,为对案的人诊脉,身上是还来不及脱下的黑色斗篷。



  李煦站在艮墨池旁边,询问道:“如何?”



  太子正君依旧是稳重有礼,语气中却有些掩不住的紧张。



 骁王君收回了诊脉的手,“医丞诊的没错,执侧君确实有孕了,三个月。”



  “能不能诊出是哪一天受孕的?”



  艮墨池微微皱眉,有些不明所以,他大半夜被被李煦密召入东宫,难道就是为了想知道东宫侧君哪天受孕?“按照脉相,执侧君腹中的孩子三个月整,受孕应是七月初七。”



  对案的执明闻言,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就连一向稳如泰山的李煦,眼中也快速滑过一丝异色。



  七月初七!怎么偏偏是那一天!



  “有什么不对吗?”艮墨池不解地问道。



  “没事,”李煦迅速调整过来,“只是太子殿下现今下落不明,东宫……还望骁王君不要今日之事外传。”



  “臣明白。”艮墨池自然知道现在的形式,太子失踪,东宫侧君有孕,这么敏感的时候,不知多少人得盯上这肚子里的孩子!



  李煦让人送走了艮墨池,然后去了藏药局,改了执明的脉案,将今日医丞请脉时,执明有孕的那一页脉案焚毁。



  等李煦回到中室殿,执明还没有睡下,呆呆地坐在床榻上,茫然地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尽是无措。



  “执明……”



  “阿煦!”执明像是突然清醒过来,看着李煦,不知所措慌乱,“阿煦,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



  七月初七,他和慕容黎有过敦伦之事,可那天晚上,慕容离同样强要了他!



  他怀孕了,却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天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别怕!”李煦将惶恐的人抱进怀里,安抚道,“没事的,本君在,本君会想办法。现在很晚了,你先休息一下。”



  “这个孩子……”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煦心里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已经让人备好了落~胎药。



  这个孩子,生父不详,实在留不得!



  “本君让小厨房给你熬了安神的汤药,你喝了先睡一觉。”



  “好。”执明在李煦怀里乖顺地应道。



  只是那一碗“安神药”还没到,中宫殿的人先到了。



  皇后孟章的心腹给了李煦一封密函,上面只有四个字:



  瑾帝病危!



  当夜,太子正君秘密入宫,一夜未归。



  等李煦再回到东宫时,已经是三天之后。



  执明从来没有见过李煦那样疲惫不堪的样子,他还穿着三天前的那一身衣裳,那双一向深邃温和的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灰败。



  如同一只斗败的丧家之犬!



  “阿煦……”看着这样的李煦,执明心里有种很不详的感觉。



  “执明!”李煦突然抱住执明,紧紧的,在宫人们的目光下,第一次这样失仪。



  执明能感觉到李煦的身子在发抖,“发生了什么事?”



  “完了……”李煦的声音居然在抖,“东宫彻底的完了!”



————————————————————



  小王八崽子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每次阿煦想弄死他,都被不可抗力的原因给阻止



  

Isabella山林
早上6:14。觉得是不用P图也...

早上6:14。
觉得是不用P图也很好看的黎明。

早上6:14。
觉得是不用P图也很好看的黎明。

摄影小菜鸟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包子

【离执】【黎明】雪满长安第五章

因着这一遭,秋猎便延了些时日。

出发那一日难得是个好天,执明自栖梧宫接了慕容黎,一指凤撵“你的坐撵。”

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前头走去,留下太傅等一干臣子面面相觑。

倒是慕容黎低头一笑,伸手微微提起朝服下摆朝着执明所指的车撵而去,不见半分愠色。

行至半程,凤撵车轮脱落,莫澜忙引着受惊的慕容黎往执明的龙撵而去。

方夜抽着嘴角看了一眼明显是被内力震裂的车轮,抬眼看到慕容黎“受惊”的白脸,心下一阵恶寒,也不晓得他的主子有没有为了“受惊”把面粉往脸上扑两斤……

……

那厢执明正窝在宽大的龙撵上睡觉。

慕容黎上了车撵,褪下宽大的凤袍便躺在了执明身侧。

外间吵嚷声到底闹醒了执明,睁开眼,就看到了慕容黎放大的脸,吓得朝后一躲...

因着这一遭,秋猎便延了些时日。

出发那一日难得是个好天,执明自栖梧宫接了慕容黎,一指凤撵“你的坐撵。”

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前头走去,留下太傅等一干臣子面面相觑。

倒是慕容黎低头一笑,伸手微微提起朝服下摆朝着执明所指的车撵而去,不见半分愠色。

行至半程,凤撵车轮脱落,莫澜忙引着受惊的慕容黎往执明的龙撵而去。

方夜抽着嘴角看了一眼明显是被内力震裂的车轮,抬眼看到慕容黎“受惊”的白脸,心下一阵恶寒,也不晓得他的主子有没有为了“受惊”把面粉往脸上扑两斤……

……

那厢执明正窝在宽大的龙撵上睡觉。

慕容黎上了车撵,褪下宽大的凤袍便躺在了执明身侧。

外间吵嚷声到底闹醒了执明,睁开眼,就看到了慕容黎放大的脸,吓得朝后一躲,头便撞到了车壁。

执明一手揉着后脑勺,一手指着慕容黎“你怎么在这?”

慕容黎眨了眨眼“凤撵坏了。”

真真好一幅委屈像。

执明狐疑的看他一眼,撩开车帘探头去看,果真见那华丽的凤撵掉了一个轮子……

慕容黎不知何时起了身,半跪在执明身后,自后环住执明的腰,下巴搁在执明肩上“没骗你吧?”

执明看着分做两半的车轮,眸色深沉……听到慕容黎的话,回头狠狠剜了那人一眼“怎么没摔死你?”

慕容黎笑了起来“我死了,谁来做你的皇后?”

“随便谁都好。”执明扯开慕容黎的手,往角落里缩了缩“离我远点。”

慕容黎点了点头,不再多言,选了个与执明相对的角落,乖乖坐了。

待到一干大臣处理好坏掉的凤撵,一行又起了程。

执明初时还警惕着慕容黎,过了一会见慕容黎一直老实坐着,便不再盯着他看……

直至车子猛地一晃,执明直朝着慕容黎扑了过去……

外头臣子跪了一地,里头执明趴在慕容黎身上愣怔不语……

慕容黎抬手揉了揉执明磕到的额头“疼得厉害?”

见执明正吓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慕容黎轻叹一声,扬声道“无事,众爱卿平身。太傅大人,走吧,莫要耽搁了。”

太傅忙不迭磕头“老臣领娘娘懿旨。”

……

好一会,执明才回了神,想到方才若是没有慕容黎接着……他怕是……

这般想着,突然发现两人姿势暧昧不已,忙要从慕容黎身上爬起来,却被按着挣扎不得……

正欲开口呵斥,慕容黎悠悠开口“王上别乱动,车要是乱抖,你觉得,外头的大臣们,会觉得我们在干什么?”

执明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霎时红了脸,啐道“下流坯。”

方才才生出的一丝愧疚感激,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

到了猎场,执明便指使慕容黎找第二日两人猎物之处,自己却拉了子煜去吃酒。

方夜站在慕容黎身后,低着头正想笑却不敢笑时,慕容黎回身往山里走去,擦肩而过的瞬间,轻飘飘的留下一句“去查,今日在执明车撵上做手脚的人是谁,若查不到,你就不要回来了。”

“……”

……

天权秋猎,向来是围两座山去猎。而执明不习武,给他打猎之地着实难寻,不得有毒虫猛兽,不得有荆棘陷阱,不得有蛇鼠毒物,还得有猎物……

虽秋猎之前整个猎场清理过,但能符合条件的地方,却是实在不多。而慕容黎人生地不熟,执明让他去找,着实属于刁难……

没成想,慕容黎去了不到两个时辰,便回来了……

“你怎么来了?让你找的地方找到了?”

慕容黎摇了摇头“不过,臣寻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去处,想着王上许会喜欢,便想邀王上明日一同前往。”

“孤不想去……”

子煜看着慕容黎脸上瞬间褪了血色,却还是强撑着说了声“那臣告退。”

再看执明一脸傲色,暗中叹了口气……

执明也没想到慕容黎这般简单便退了下去,呆呆的看着慕容黎行礼,转身,离去……

火一般艳的衣衫染红了漫天的云彩……

“……你……”

“皇兄。”

“别烦我。”

子煜抿唇笑了笑“皇兄既然想去,何不答应皇嫂。”

执明白了子煜一眼“谁说孤想去了,孤才不想去。”

“是是是,你不想去,可你跟着皇后去了,太傅就不念你了。”

“当真?”

“当真。”

……

说来,执明是想去的,他并不会打猎,也并不敢斩杀那些猎物,若是……

若是能跟着慕容黎离开猎场,也是好的……

这一晚慕容黎倒老实睡在了榻上,第二日刚过卯时,便来床前唤执明起床。

“呵……”慕容黎戳了戳执明压红的脸,见执明睡梦中不满的皱眉,不由得笑了起来“王上,该起了。”

执明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显然是不愿起……

“不起我挠你了。”

“……”

两人闹了半晌,待到执明终于起了床,慕容黎拿过放在桌上的紫金冠仔细给执明扣上。

执明看着铜镜中两人交叠的身影撇了撇嘴“昨天不是一口一个臣叫的可欢,今日怎么又你你我我了?”

慕容黎俯身在执明脸上印下一个吻,轻声道“昨日有旁人在,今日只你我夫妻相对,何须如此守礼?”

“哼!”

……

未待两人多说几句,太傅的声音便在外响起,问执明可起了?

“起了起了。”

执明忙起身出了门,留了慕容黎看着执明跟着太傅往猎场走去……

“这太傅,未免权太大了些……”

……

冗长的祭天参拜之后,秋猎正式开始。

各王孙将相,各凭本事狩猎,一概不得引随从。

待到人都在林子里散开,太傅转身问执明“王上,您打算往哪里去?老臣先去寻几个侍卫在附近保护您。”

不待执明回答,慕容黎抢道“东边一处林子,王上同本宫一起,无需旁人跟着。”

“这……”太傅还待说什么,执明却已经拉着慕容黎跑远了……

两人胡乱走了一段,执明突然停了下来,用脚踢着路上的杂草“你说的……地方在哪里?”

慕容黎回头“嗯?”

“昨天说的。”

慕容黎了然一笑,伸手牵过执明的手“随我来。”

两人在林子里走了许久,也不知拐了几道弯,终于看到了一处大湖,也不知谁在湖面上建了一处精致的院落……

“这便是,你说的山明水秀水秀之地?”

见慕容黎认真的点头,执明难得有了调笑的心思,便笑道“也不过如此。”

慕容黎也笑,伸手拂去不知何时落在执明发间的蒲公英“景是美景,人是美人。如此见景是人,见人,亦是景。只消一眼,便能入得心了,承平你说,是也不是?”

执明愣了愣,承平二字,是他的字,不过,已经很久没有人唤了。

他甚至都没有去想慕容黎从何得知,只是觉得,有些事,渐渐脱离了掌控…

……

两人在此处泡了一壶清茶,说些闲话消磨到午间,执明懒懒的趴在桌上看着慕容黎“你说,若这一日便是一生多好……”

“王上想,便可。”

执明笑着摇了摇头“一会没有猎物便回去,又要平白受些说教。”

“……”

……

回程中,慕容黎突然拉住执明“王上,等等。”

执明回头,便看见慕容黎手中多了几把小刀,一扬手,小刀便飞了出去,随即,林中便传来些响声。

执明愣愣的看着慕容黎的手,慕容黎笑了笑,把手放在执明眼前“普通的暗器,用来防身。走吧,去捡猎物。”

……

这一年,是执明自登基以来,秋猎中猎到的猎物最多的一年…

……

九月二十八,围猎结束。

回程中,却遇了刺客……

执明后来每每回想那一幕,都禁不住冷汗直冒……

那一柄刀近的他甚至能感觉到刺客的刀刃上散发的冷意……一只破空而来的箫,打落了那刺客手里的刀……

然后,一片似火般艳的红自眼前闪过,他被人拥在了怀里……

“莫怕。”

……

此番回宫,慕容黎规矩了许多,再未无召而来,亦再未戏弄他……

日子一如慕容黎来之前,寡淡无味……

那一桩刺杀案做了无头案处理。

不是不查,而是,查不了……

……

又过了些时日,慕容黎又推开了长乐宫的大门,他道,无召前来,乃为刺客一事。

慕容黎所言,执明懂,却,无可奈何,大权旁落,无能之君矣……

突然又想起那一日的出手相救,那一声“莫怕”……

“慕容,孤问你,若孤身处悬崖,身后有奸人拉满弓弦,你可会,将孤拉回来?”

回过神来,话以出口……

匆匆起身欲逃,却被那人拉住拥在怀中,任凭如何挣扎,都不肯放手……

他说“执明,此言我只说一次,你且听好,你我既然结发为夫妻,自当恩爱两不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