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黎簇X你

646浏览    4参与
玖鸠啾_you

[盗笔男你]一生者(日记五)

人物三叔的,ooc我的

虽然是日记系列的,但是主要内容是 黎簇X你 

于是这篇的tag我选的黎簇X你=。=

第三人视角描写

前文:(1)

依旧,短小君

感谢阅读

——————————————————————

闺蜜这几天天天非要拉着我到她店里坐着。

想我好歹是有家有室有工作的人怎么能和她这种做生意的小老板相比,然而在我提出接下来的一天不去之后,她绣眉一挑,语气中带上一丝胁迫:“你想让黑爷看看你原来的男朋友长什么样?”

我立马安静如鸡。

现在好了,虽说我跟着黑爷贫了那么久,见识涨了不少,忽悠人的方法也与日俱增,然而天天跟个喇叭似的要叭叭叭和她说一天也不是办...

人物三叔的,ooc我的

虽然是日记系列的,但是主要内容是 黎簇X你 

于是这篇的tag我选的黎簇X你=。=

第三人视角描写

前文:(1)

依旧,短小君

感谢阅读

——————————————————————

闺蜜这几天天天非要拉着我到她店里坐着。

想我好歹是有家有室有工作的人怎么能和她这种做生意的小老板相比,然而在我提出接下来的一天不去之后,她绣眉一挑,语气中带上一丝胁迫:“你想让黑爷看看你原来的男朋友长什么样?”

我立马安静如鸡。

现在好了,虽说我跟着黑爷贫了那么久,见识涨了不少,忽悠人的方法也与日俱增,然而天天跟个喇叭似的要叭叭叭和她说一天也不是办法啊。

最主要的是就我一个人说,她这几天就跟得了抑郁症一样,往我对面一坐,点上一根烟,在烟气弥漫中安安静静地看着我。

还别说,这妮子从小就生的眉清目秀的,又因为开古董店的缘故偏爱穿些旗袍这样的衣服,这样透过烟雾似嗔似怨地看向我的时候,无端有种别样的韵味,尤其让人觉得我就是个辜负了她的负心汉。

但,我不是我没有我是无辜的啊。

于是某日,在我终于忍受不了孜孜不倦询问再三之后,对面的美人开口了:

“我觉得我得了中年老男人综合症。”

啥?

“晚上下班我一点都不想回家,白天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来守着铺子,只有你在的时候会好些。”

我还有治这病的功能?

我在心里暗暗琢磨着,想黑瞎子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要治病吧。

闺蜜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接着缓缓说道:“黎簇现在只要没事就和跟屁虫一样跟着我,你在还好,毕竟有外人他能消停一点。”

“现在我一看见他就感觉自己坐到了一个打桩机上面,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带熄火的那种。”

........................

我立马起身走人。

谁他妈之前跟我说什么那小崽子喜欢就一口一声“姐姐”地跟她撒娇来着,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她捂着胸口对我来了个三连问:“你说谁能受得了?谁能受得了,不给亲就抱着你直哼哼,还拿虎牙摩你的耳垂,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你,这种又奶又狼的,谁能受得了?”

呵,女人。

——————————————————————————

这篇来源于和一个妹子的留言聊天

这样的又奶又狼的黎簇谁不喜欢啊!!!!

额,可能因为这个系列是我想到啥写啥所以会有点乱。。。

还是等我全部写完在排序吧=。=

感谢阅读



玖鸠啾_you

[盗笔男你/黎簇X你]

人物三叔的,ooc我的

男你,黑瞎子那篇文的衍生......

有关系的是这段:  (知)

没好长,因为最开始我就只想写这一个场景,我连这篇的题目都没想过= =

不一定有后续,但是应该会有其他出场

感谢阅读。

———————————————————————

黎簇过来的时候你才把点的外卖吃完,收拾了垃圾正打算去丢。

看到他双手插兜跟个大爷一样走进来你没说什么,只不过把垃圾往那一放,又回去坐到了柜子边上。

“你这就吃完了,那我呢?”黎簇倒是毫不客气地就走了过来,随手就开始翻你平时放零食的小抽屉。

里面的零食都是这几天你闺蜜带过来的,因为她一直闲不住嘴...

人物三叔的,ooc我的

男你,黑瞎子那篇文的衍生......

有关系的是这段:  (知)

没好长,因为最开始我就只想写这一个场景,我连这篇的题目都没想过= =

不一定有后续,但是应该会有其他出场

感谢阅读。

———————————————————————

黎簇过来的时候你才把点的外卖吃完,收拾了垃圾正打算去丢。

看到他双手插兜跟个大爷一样走进来你没说什么,只不过把垃圾往那一放,又回去坐到了柜子边上。

“你这就吃完了,那我呢?”黎簇倒是毫不客气地就走了过来,随手就开始翻你平时放零食的小抽屉。

里面的零食都是这几天你闺蜜带过来的,因为她一直闲不住嘴所以现在这里的储备倒是异常丰富。

黎簇选了包薯片拆开:“东西不少啊,我听人说黑瞎子做饭的手艺不差,这下怕是你只有竹篮打水了。”

你瞥了一眼黎簇:“事情没办好你还有脸过来吃东西?”

“我之前只答应了你会找人去看看,可没答应一定能把人给你安然无恙带回来。”

你起身,懒得和他再多说一句,径直往里屋走。

黎簇好整以待地看着你两三步就要离开,偏偏卡在你关门的时候才张口:“我这有黑瞎子把送你朋友送回去的照片,你要看吗?”

你站住,回身:“在哪?”

黎簇把没吃完的薯片放到一边,拍干净了手,这才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你快步走到他边上,盯着他的手机只想看个真切。

黎簇当然没这么好心就让你看,将本就离得远的手朝着更远的边上挪去。

你一心想看闺蜜到底有没有被欺负,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就往那边追去。

虽然还没到扎进黎簇怀里的地步,但是他却先一步动手揽住了你的腰:“姐,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的报酬呢?”

 

在没有见到真人之前,你就听到过黎簇的大名。

不只是他,吴邪,张起灵,王胖子这些人的大名你早就如雷贯耳,毕竟,他们这种人也能算得上是这条道上的传奇。

而黎簇,作为传言里很有可能接手吴小佛爷堂口的接班人,你第一眼见他的感觉就是个毛没长齐的狼崽子。

虽然这个小狼崽子不傻,但是在这些老油条的包围中,独自一人立在那里的模样显得格外的弱小无助又可怜。

于是你在离开前好心地在他耳边点了一句。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黎簇会那么喜欢凑到你耳边低语的原因吧。

但是当时,你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之后居然会跟个才断奶的孩子滚到一张床上去。

最恼火的是,这崽子得手了一次不够,咧着自己的狼牙,摇着尾巴还要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缠得你忍无可忍断了和他的联系。

第一次能算是意外,第二次可以叫yp,那后面是什么?

你可没有兴趣当一个就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孩子他妈,还是被艹的那种。

 

之前你已经有两三个月没见过黎簇了。

上一次见面还是你接手他那边送来的货,这小子就混在队伍最前面大张旗鼓地过来你的店里,甚至在伙计退下之后还想懒着不走。

然后被你扇了一巴掌。

想想那时他看你的眼神,委屈中透着股狠辣的决然,刺得你心底直发毛。

偏偏这下为了那个不省心的闺蜜你只得去求黎簇这小子,毕竟就某种意义上来说,黎簇比黑瞎子这疯子好把握得多。

尤其在他对你有图谋的情况之下。

“姐你看,你朋友早在天没黑的时候就安安全全到家了。”黎簇从背后抱着你,赤裸的胸膛紧紧地贴着你的背,现在的他完全不像最开始你见到的那半大孩子模样,从肌肤相接处你能感觉得到他厚实起来的肌肉条理,这些都不再属于一个孩子。

黎簇没你想的那么多,只是伸手过来把手机放到你面前给你翻着照片。

这些照片角度很是猥琐,尤其是在拍到闺蜜进小区的时候更是让你觉得是不是才把她拉出了深渊又推到了另一个,结果再往后翻一张,里面照到了黑瞎子的半个墨镜,显然照相的人被人发现并且正在被料理。

一时之间,你不知道该是接着担心闺蜜这傻子住处到底还是被黑瞎子知道了,还是该担心黎簇会不会被照照片的人出卖顺藤摸瓜地找出来。

“不会,”见照片翻完,黎簇把手机扔到一边,抬起胳膊圈住你的脖颈,“那是他徒弟,不会有事。”

明明你什么都没说,但黎簇已经猜到了你在想什么。

你讨厌这种感觉,最开始认识的时候还不明显,但随着接触的深入,你越发觉得他成长得太快,快得你都要被他牢牢摁在手心里面。

“所以姐姐你对这次的服务还满意吗?”黎簇舔了舔你的耳廓,对着耳窝里面吹气。

你浑身一抖,想要躲开却被禁锢得动弹不得。

“这买卖长期有效哦,”黎簇在你看不见的背后笑得异常邪气,却很是心满意足,“我一定会让你满足的。”

—————————————————————————

所以最惨的永远都是苏万小朋友╭(╯^╰)╮

恩......我有个疑问,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还是是黎簇太小了太太们下不了手??还是三石弟弟不够帅不想下手???

为什么我搜 黎簇X你 的TAG就只有两篇????

我很慌啊......

感谢阅读

魏琛的太太阿馥

【黎簇x你】妈妈

名儿瞎起的哈哈
起源于我和@凤九凰 说我咸鱼想写东西
她把她的坑分了我一个
这他妈,这人全是坑,我刚好没有脑洞
太他妈合适了

“黎簇。”
“妈妈爱你!!!”
原本和苏万好好走在一起的黎簇听见你后面那冷不丁的一嗓子,差点没有摔到地上。
苏万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黎簇问:“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鸭梨,你经历了什么?”
被老富婆包养了吗?用钢丝球刷不可描述部位了吗?剩下的两句话是苏万用眼神转述给黎簇的。
黎簇狠狠地瞪了眼苏万用嘴型说:“跑。”
苏万愣了一下,他自己蹭的一下跑远了,留下黎簇一个人满脸懵逼。
等等。
我的意思是一起跑啊?
黎簇现在满心的草泥马无处说。
而你看着苏万跑远的身影感慨,瞎子教的不错嘛。

此处为续写——

“宝贝,...

名儿瞎起的哈哈
起源于我和@凤九凰 说我咸鱼想写东西
她把她的坑分了我一个
这他妈,这人全是坑,我刚好没有脑洞
太他妈合适了








“黎簇。”
“妈妈爱你!!!”
原本和苏万好好走在一起的黎簇听见你后面那冷不丁的一嗓子,差点没有摔到地上。
苏万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黎簇问:“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鸭梨,你经历了什么?”
被老富婆包养了吗?用钢丝球刷不可描述部位了吗?剩下的两句话是苏万用眼神转述给黎簇的。
黎簇狠狠地瞪了眼苏万用嘴型说:“跑。”
苏万愣了一下,他自己蹭的一下跑远了,留下黎簇一个人满脸懵逼。
等等。
我的意思是一起跑啊?
黎簇现在满心的草泥马无处说。
而你看着苏万跑远的身影感慨,瞎子教的不错嘛。





此处为续写——


“宝贝,你可跑不过妈妈。”你笑眯眯朝他走过去,手机壳上毛绒绒的兔子耳朵在你手里被蹂躏成一团。
他故作冷静的将拳头放在嘴边咳了一下:“我为什么要跑。”
你脚步不停,声音里却已经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黎簇,来,让妈妈好好疼疼你。”





你和黎簇已经两年没见过了。
那件事之后,你们从死亡中脱身,想到的不是如何珍惜一切,反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他不是个乖孩子,从最开始你就知道。
你大他那么多,又那么那么喜欢他,总会是会让人感觉到压力的。
“你凭什么管我!今后的人生如何选择是我自己的事,你是我什么人?我妈吗?”那天那个满脸伤痕的男孩这样冲你咆哮:“你去过你的生活,去经历你所谓的成长去啊!别他妈再拉上我了!”
你靠在车上吸一根捡来的烟——那破玩意儿早就干了,又苦又辣的,但是却让你及时冷静了下来。
“黎簇,这是你应该面对的事。”你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弹指掸了掸过长的烟灰:“我帮不了你太多了。”
他把你送他的指南针和匕首统统扔到地上,抬起头看着你,眼神倔强:“我就不。”
你往前一步弯下腰把指南针捡起来塞进工装裤口袋里,然后提起自己的包往前走:“黎簇,最后一场考试,你如果能伤到我,那就算你赢。”
他看着地上的匕首,听见你低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赢不了我,就乖乖给我当儿子。”
他当然打不过你,他比你更清楚,可他还是拿起匕首,想拼尽全力,哪怕伤敌一,自损一千。
典型的黎簇式拼命。
他最后也没赢了你。





你和黎簇的关系并不纯洁。从最开始你就半是勾引半是强迫的拿下了这个看起老成的小男孩。
大约是从第一次起就被你压制,少年的心变的越来越反叛。你从前辈到情侣的身份转变也使他更加想要挑战,或者说消灭你的权威。
一次次无视你的命令,做什么事都抢在你前面。仿佛能让你看着他并不算宽阔的背影,就能满足他的男子汉气概。
“黎簇!分开跑!”你推了他一把。
他仿佛忘了输掉的赌约,一心的想帮你把身后寻仇的人甩掉。
你头痛的很,看着身后穷凶极恶的一伙人,狠了狠心一脚把黎簇踹进了一旁山坡下的河里。
“wcnm!你个臭女人,老子和你不共戴天!”滚下山坡的少年发出断断续续的咆哮。
“小兔崽子还骂我,等我回去给你个大嘴巴子!”你嘴上骂着,从腰上拔出你的虎爪,停了脚步。




黎簇站在那儿没动,眼眶里微微有些泛红。他直勾勾的盯着你高高扬起的右手,那只手少了一根无名指,光秃秃的,看着很别扭。
你的手最终只是轻轻落在他脸上,眷恋的摩挲了一下,而后揣回了大衣口袋。
“你怎么出来的?”他低声问,男孩子的声音已经变得低沉,有了男人的平稳。
你低着头踢地上的小石头,高跟鞋的尖头上沾了些灰尘。
最终你轻声说:“我想你了。”
话音未落,已经被高瘦的少年紧紧箍进怀里,他的声音在你耳边颤抖着:“回来就好,叫你妈妈也没关系,你想打我多少嘴巴子都可以。”
“回来就好。”

-限定奶棠-
【黎簇x你】吸血鬼paro♥︎...

【黎簇x你】吸血鬼paro

♥︎这回带鸭梨弟弟玩
♥︎千年吸血鬼x人类少年
♥︎吴山四美下次补上
♥︎项圈灵感来自前段时间三石参加时装之夜的那套衣服 我真的疯狂心动了 大家品品 希望三石不玩lof

面前的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有一副漂亮的面孔。白,也瘦,眼神却凶得很,像一只牙齿刚长齐的奶狼。嘴唇被他咬得充血,带了一圈牙印,更映得脸色苍白。他在发抖,想要逃脱,但是被脖颈上的皮质项圈束缚着,如何也挣脱不开。他的动作带动锁链哗啦哗啦地响,你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拉起项圈上的铜索迫使他抬头与你对视。他的眼神里藏着恐惧,仔细去看似乎又能窥见几分兴奋。你不禁莞尔,拇指擦过少年的唇瓣。
“真是个好猎物。”
“别碰我!”
他朝你

【黎簇x你】吸血鬼paro


♥︎这回带鸭梨弟弟玩
♥︎千年吸血鬼x人类少年
♥︎吴山四美下次补上
♥︎项圈灵感来自前段时间三石参加时装之夜的那套衣服 我真的疯狂心动了 大家品品 希望三石不玩lof




面前的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有一副漂亮的面孔。白,也瘦,眼神却凶得很,像一只牙齿刚长齐的奶狼。嘴唇被他咬得充血,带了一圈牙印,更映得脸色苍白。他在发抖,想要逃脱,但是被脖颈上的皮质项圈束缚着,如何也挣脱不开。他的动作带动锁链哗啦哗啦地响,你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拉起项圈上的铜索迫使他抬头与你对视。他的眼神里藏着恐惧,仔细去看似乎又能窥见几分兴奋。你不禁莞尔,拇指擦过少年的唇瓣。
“真是个好猎物。”
“别碰我!”
他朝你低声吼了一句,气势很足,只是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少年光裸着上身,你绛色的丝质吊带裙与他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看起来暧昧得很。你弯着腰,手指蹭过他的脸颊向后缓缓移动,探进项圈底下一圈一圈摸他被勒出了痕迹的后颈,指尖在细腻而脆弱的皮肤上来回滑动。
少年舔舔唇角盯了你一会儿,忽然别过了头。你瞥见他的喉结滚动了两下。他跪坐的姿势显得格外别扭,你疑惑地向下瞧去,忍不住笑出声。
而他的耳根也瞬间红得滴血,低声咒骂一句,羞得无地自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