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5.2万浏览    3090参与
悬幽_Night
笔刷太好玩我出不来了(……

笔刷太好玩我出不来了(……

笔刷太好玩我出不来了(……

吊车尾

终于有机会往这发了

是我最爱的高兴辅助们🌟


终于有机会往这发了

是我最爱的高兴辅助们🌟


刀客塔痣梓

屯一下,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感觉丑丑的

屯一下,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感觉丑丑的

逝者如斯
扔了好久的草稿捡起来画完了

扔了好久的草稿捡起来画完了

扔了好久的草稿捡起来画完了

青阎小爱
进度更新 黑 是我老婆呜呜呜呜...

进度更新 黑

是我老婆呜呜呜呜呜

进度更新 黑

是我老婆呜呜呜呜呜

封熙

【明日方舟】【锡黑】弩箭

嗷嗷嗷入股了,锡黑锁了!


没头没尾的小短篇。


不喜勿骂勿喷,谢谢合作。


罗德岛的狙击干员黑,是个很危险的人。


能天使对来访者这样说道。


危险?到了什么程度呢?来访者疑惑不解。


危险到只要可以完成任务,连自身的安危也不会顾及。她就像一只扣满了弦的弩,只要有流矢搭上箭格,就能立刻锋锐的,不可置疑的以狠厉的攻势收割敌人的性命。


就是这样的。能天使笑了笑,眼里溢起怀念的情绪。不过那是以前了。


来访者脸上的疑惑更重。难道现在黑干员改变了吗?


改变?噢,她当然改变了,而且还特别明显。真是让我意外呢。神枪手小姐如是说道。


黑是一个很可靠的伙伴,除了...

嗷嗷嗷入股了,锡黑锁了!


没头没尾的小短篇。


不喜勿骂勿喷,谢谢合作。




罗德岛的狙击干员黑,是个很危险的人。


能天使对来访者这样说道。


危险?到了什么程度呢?来访者疑惑不解。


危险到只要可以完成任务,连自身的安危也不会顾及。她就像一只扣满了弦的弩,只要有流矢搭上箭格,就能立刻锋锐的,不可置疑的以狠厉的攻势收割敌人的性命。


就是这样的。能天使笑了笑,眼里溢起怀念的情绪。不过那是以前了。


来访者脸上的疑惑更重。难道现在黑干员改变了吗?


改变?噢,她当然改变了,而且还特别明显。真是让我意外呢。神枪手小姐如是说道。


黑是一个很可靠的伙伴,除了在某些方面有些顾忌之外,真的,可以称得上无懈可击。


冒昧问一句……


来访者露出尴尬的神色来,顾忌……是什么?


我给你讲个故事。


神枪手撩起耳边的发丝。


那时候是在战场上,锡兰被伤了,当即黑就立刻爆发,不仅突出了包围圈,还把伤了锡兰的人送进了地底。那可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后来黑趁夜灭了那个人所属的组织,还过步不离的跟着锡兰整整一个月。


而且……能天使有些促狭的笑,黑不许锡兰上战场了,但作为交换,黑要好好保护自己。所以黑在执行任务时宁愿花多点时间,也不敢受伤了。


原来如此……锡兰小姐和黑干员不都主仆关系吗?


主仆?你们这么认为?


能天使点了点头,也难怪,过或许你们是这样想的,但罗德岛的人可都看的清清楚楚哦。


黑啊……她视锡兰为珍宝,谁敢动,她就敢跟谁拼命。


于她而言,锡兰的存在,是逆鳞。


来访者神情恍惚的出了咖啡厅,眼里突然冒出晶亮的光。妈妈,她们是真的!我又活了!



如果黑是弩的话,锡兰就是在她面前的靶。


不过冲她而去的不是离弦之箭,而是黑的深情。箭矢在锡兰的心上,恍若爱神丘比特的再临。


ps:啊啊啊锁了!!


似忆江南主

黑X拉普兰德(猫狗组)

黑锡,双狼避雷

我难得写了百合哎

链接走评论

黑锡,双狼避雷

我难得写了百合哎

链接走评论

安余今天拥有闪灵没?

锡兰精二立绘好好看哦
我又磕到真的了
w我大概是个搞cp头子吧
好可惜,抽不到赫默
塞爹孤家寡人的
还有美丽的鲨鲨,抽不到蒂蒂
我有罪π_π
那两位五星男人
我一定会娶回来搞cp的
加个好友?,官服

锡兰精二立绘好好看哦
我又磕到真的了
w我大概是个搞cp头子吧
好可惜,抽不到赫默
塞爹孤家寡人的
还有美丽的鲨鲨,抽不到蒂蒂
我有罪π_π
那两位五星男人
我一定会娶回来搞cp的
加个好友?,官服

灰色余烬
【群宣】翻了半天好像没有群啊,...

【群宣】
翻了半天好像没有群啊,我就办了一个,喜欢黑锡的小可爱们进来玩吧|˛˙꒳​˙)♡
群号:943934356

【群宣】
翻了半天好像没有群啊,我就办了一个,喜欢黑锡的小可爱们进来玩吧|˛˙꒳​˙)♡
群号:943934356

原地翻滚229度

【黑锡黑/ABO】蓝色的黎博利蛋

*要素:ABO私设!!、两千字、不明文笔、黑锡黑无差(按照设定算打平)、跳过潢色内容、微量华白

*alpha柠檬味黑Xgamma(Omega)桂花香+树叶香气锡兰

*我在写糖吗?(写文写到麻木


黑色的菲林族晃着尾巴,为她家的锡兰小姐领抑制药剂。锡兰是gamma,但是巨长的手让人怀疑真实性(指治疗范围)。不过再怎么怀疑,事实就在那里,锡兰作为gamma还需要抑制剂。 


“哦,你来了啊。”今天是华法琳值班。这位beta平时脸上都会挂着淡淡的笑,可能是黑的错觉,华法琳似乎笑得更猖狂了……?“那个,抑制药剂没了。” 


“缺什么,我去找。”黑还没有意识到事态...

*要素:ABO私设!!、两千字、不明文笔、黑锡黑无差(按照设定算打平)、跳过潢色内容、微量华白

*alpha柠檬味黑Xgamma(Omega)桂花香+树叶香气锡兰

*我在写糖吗?(写文写到麻木



黑色的菲林族晃着尾巴,为她家的锡兰小姐领抑制药剂。锡兰是gamma,但是巨长的手让人怀疑真实性(指治疗范围)。不过再怎么怀疑,事实就在那里,锡兰作为gamma还需要抑制剂。 


“哦,你来了啊。”今天是华法琳值班。这位beta平时脸上都会挂着淡淡的笑,可能是黑的错觉,华法琳似乎笑得更猖狂了……?“那个,抑制药剂没了。” 


“缺什么,我去找。”黑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唉,不是缺不缺的问题,是真的没办法找到那些原材料,外面怎样不用我说。黑你不是alpha吗?帮忙解决不就好了。”华法琳说出她的动机,黑已经石化了。“gamma只是俗称,实际上锡兰小姐还是一位omega哦,只是有一点持久而已。” 


“不可能。‘’黑盯着华法琳,企图从那张脸上挖出一点说谎的痕迹。 


“我没骗你,真有的话嘉维尔就不用请假了。”华法琳从柜子里拿出一小瓶黑色药液,递给黑。“我已经帮你和锡兰请过假了,拿着它,这个东西是救你的命用的,睡前喝哦。” 


黑突然感到背后一股恶寒。“等一下,这什么意思?” 


华法琳当即摆了个颜艺,嘴咧得像个滑稽一样:“能什么意思,因为血液内源石颗粒导致的基因突变,锡兰小姐可能会非常猛。说实在的我也很奇怪为什么突变的不是你而是锡兰……总之,加油啊黑小姐。” 


现在想起来,自己是真的中套了。为什么华法琳知道锡兰小姐在发情期啊?还那么熟练,仿佛排练过几百次一样。黑默默地看着自己床上蠕动的一团被子,房间内四散着桂花的香味和树叶上独有的微带点水汽的味道。那是锡兰的信息素,没错,是两种。黑作为一个佣兵自控能力还是很强的,她可以抵挡得住一种信息素的诱惑,但是两种一起上来勾引她就真的不行了。 


“……黑?”锡兰颤抖的声音和喘息算是彻底崩了黑的理智。  



把黑推出去的华法琳带着满意的微笑坐了下来,兴奋的眼神游离在纸上整整齐齐的运算过程,目光停留在结尾处的“18000”。她总觉得哪里不对,看着看着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我K,算错了。”华法琳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 


“黑她怎么说也是个佣兵,多上几个小时没啥问题的……吧……”华法琳疯狂挠头,“算了算了,估计她们已经开始了,毁气氛啥的我可不喜欢干。”   




第二天有些干员就看见黑面色苍白扶着墙走向华法琳的医务室,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哦豁,看来昨晚很刺激啊。”华法琳笑对大猫恐怖的眼神,“别太激动,我这里有治肾虚的药,坐下来好好说话。” 


“那不是重点,我来是要问你,产下的卵怎么办。”和先前一样的语调。作为佣兵,黑从不会让声音颤抖,那意味着暴露弱点。除非特殊情况。 


“你可真厉害啊。等一下,你们这么快的吗!”华法琳震惊了。就连那两个AO都还需要几次才可以出来,她们倒一发入魂了。华法琳突然有点羡慕AO伴侣,不像她和白面鸮两个beta要挺久才有一个。 


“小姐也是第一次,现在正在尝试孵卵。我也不知道小姐的姿势对不对,小姐怕蛋着凉我就先出来找人了。”谈到“蛋”的时候,黑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华法琳知道此时黑的内心肯定五味杂陈,还有一股莫名的暖流。 


“可以使用恒温箱的……在那之前,先喝上几口药顶一下吧。”华法琳看着黑微微颤抖的身子,不禁感慨锡兰是有多猛才能把这么大一个20多年战斗经验的alpha搞成这样。  



锡兰在黑的床上,缩在一堆枕头、衣物和被子上面,半眯起眼睛,或许是因为刚下过蛋还是什么原因,有点昏昏欲睡。空气中桂花和树叶的气味中混杂了一点柠檬的香味,柠檬气息是黑的标记。“锡兰小姐,您是可以不用孵蛋的,现在都用恒温箱了。”华法琳尝试和处在懵逼状态的锡兰讲话,没有得到回应,几秒以后锡兰才反应过来。 


“是,是吗?我稍微有点不放心……”锡兰挪了挪身子,把蛋往更温暖的内部移了一点。“锡兰小姐,你应该也知道斯诺是谁吧……她也是从恒温箱里孵出来的哦。”华法琳企图诱导锡兰。锡兰耳部的羽毛微张,又收了回去,脸上还是写着不情愿。 


黑抖了抖耳朵,温柔地说:“小姐,我也觉得放恒温箱里好。这样太累了。” 


“……黑都那么说了,那就这样吧。”锡兰缓缓地托出那一颗蛋,大概一个拳头宽一个半巴掌长的天蓝色蛋,很漂亮。华法琳双眼发亮,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蛋了,但是她还是为这神仙一样的颜色兴奋。身旁尖锐的目光突然刺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她转过身,说:“那就快点吧,去那间医务室。”


 锡兰小心翼翼地抱着那颗蛋,不确定自己是否该走,蛋壳的表面有一点滑。实际上黑比锡兰更怕,于是就变成了黑抱着护蛋的锡兰在走廊上跟着满头大汗的华法琳。 


锡兰和黑慢慢地将蛋放在铺满软布的恒温箱里,盖上透明的盖子,橙色的暖灯照着蓝色的蛋,有一种莫名的和谐。“好了两位,这是这间医务室的钥匙,可以去各忙各的了。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华法琳离开的时候顺便带上了门。 


“黑,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特别是,该怎么跟父亲解释。”锡兰将手搭在盖子上,用略忧郁的语调说出她的疑惑。黑握住锡兰的手,说:“你的父亲不会为难我们的。当年我被他折服,就是因为他有那样宽容的观念,与我之前碰到过的人完全不一样。” 


透明的盖子里泄露的暖光映在锡兰橙色的眼睛里,黑可以在那对平静的双眼里看见她自己。“黑,很可爱呢。”于是顺手摸了一把黑的大耳朵。“小姐……啊真是的。小姐你还要去搞研究吧?” 


锡兰眼中是那颗蓝色的蛋。“我还想再多看几眼。你说她是一只什么样的黎博利呢?” 


“嗯……想象不出来,身上也许会有一些黑色的羽毛吧。”

无用之人404

【all博安利计划/黑博能】镜面反射

#用的是自设博士Dr.Afra,设定在合集里

#不是角色黑,ooc渣文笔致歉


黑初到罗德岛的时显得格格不入,她沉默寡言,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成功地将存在感降到了最低,只有在战斗中,一颗子弹终结了一名敌人时,众人才会惊异地向她所在的位置看去,想起罗德岛内还有这样一位狙击干员。

与之相反的,另一位优秀的狙击干员能天使,似乎注定要被整个世界瞩目,她开朗,阳光,充满活力,当死亡与灾难如夜幕般降临时,所有人都会向她靠拢,无论那是可以为之,还是潜意识的本能。

Dr.Afra在向黑表示欢迎时并没有注意到干员们晦暗的脸色,短暂的交流结束后她微侧过身问跟在身后的能天使,“是我太敏感了吗?大家似乎并不欢...

#用的是自设博士Dr.Afra,设定在合集里

#不是角色黑,ooc渣文笔致歉


黑初到罗德岛的时显得格格不入,她沉默寡言,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成功地将存在感降到了最低,只有在战斗中,一颗子弹终结了一名敌人时,众人才会惊异地向她所在的位置看去,想起罗德岛内还有这样一位狙击干员。

与之相反的,另一位优秀的狙击干员能天使,似乎注定要被整个世界瞩目,她开朗,阳光,充满活力,当死亡与灾难如夜幕般降临时,所有人都会向她靠拢,无论那是可以为之,还是潜意识的本能。

Dr.Afra在向黑表示欢迎时并没有注意到干员们晦暗的脸色,短暂的交流结束后她微侧过身问跟在身后的能天使,“是我太敏感了吗?大家似乎并不欢迎黑。”

能天使低头把玩着自己的铳,没有答言,良久她抬起头向博士粲然一笑,鎏金的眸中却毫无笑意,“哎呀,这可真难回答……不过,反正我不认为你多敏锐就是喽。”

Dr.Afra为今天的一系列反常现象感到错愕,她几乎要怀疑从前那个见了新人就兴高采烈准备开派对的人究竟是不是能天使了,闪灵前来通知她进行例行的身体检查,于是她在路上向闪灵表达了自己的疑惑闪灵皱眉,继而叹气,最后她说,“因为那位小姐,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Dr.Afra依旧不解,并且疑惑更甚。在她看来黑的沉默更像是优点,至少她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事端。不过看上去干员们似乎更愿意将其解读为黑对于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掩饰。博士在一通思考后感到疲倦,并最终决定不参与其中,毕竟她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需要处理,至于干员之间的相处纠纷,她决定,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能天使想不明白Dr.Afra何时变得如此迟钝,黑身上的血腥气和瞳孔里的寒光简直再明显不过,以博士在战场上表现出的敏锐,她不该毫无察觉。可博士是真的毫无察觉吗?还是她明明有所感应却视而不见?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中时,能天使感到心正向着深渊坠去,同时她想到许多天前,博士在看到黑的简历时,眼中一瞬间闪过的光芒是她从未见过的,同样的,她也从未见过Dr.Afra用那种迫切的语调命令道,“用你们最快的速度把她聘请过来。”

Dr.Afra在能天使的印象里,总带着一种类乎于冷漠的淡然。她如众人所愿地接手了罗德岛,而对自己空白的过去却从不询问,她集中全部脑力指挥战斗,可战斗结束时她也只是淡淡的致谢,面具后的蓝色眼瞳从未流露出一丝喜悦,她尽心尽力的工作,将罗德岛发展到了堪称庞大的规模,可她却总在凌晨时分,万籁俱寂时走到窗边,极目远眺时眼中的寂寥被烟头的一点火星点燃,燃烧起冷色的火场。

能天使来到罗德岛近一年,第一次因一位新成员的加入而感到了威胁,她想起神明曾将“嫉妒”列入七罪,而她无疑是已经踏入那泥潭中了。


罗德岛众人空前团结地将全部敌意对准了黑,可她本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就连日常的交流都只在必要时进行,或许这是因为在她看来,她所能做的也仅限于此了。

而Dr.Afra则直接忽视了黑对于罗德岛众人的疏离,她悄悄销毁了凯尔希制定的助理轮值表,在第二天将助理换成了黑。

“你好呀。”当天早上她向黑问好,狐狸耳朵在兜帽边缘轻抖。

黑不予回应,她握住自己的枪柄,金属的冰冷触感压下了她推门离开的想法,然而她想到自己曾受到过警告,“在罗德岛内你必须卸下武器,尤其当你在Dr.Afra身边时。”这曾引起她的不满,不过她也别无办法。

“别站在那里啦。”Dr.Afra摘下兜帽走到办公桌后,开始对桌上的几摞文件进行简单的分类,“不用在意凯尔希的话,你的武器——如果愿意的话——就随身带着吧。”她坐到桌后开始处理工作,以一种与方才相异甚远的认真神情。

“我听说那是根据你的意见制定的规定,因为你不喜欢有人带着武器靠近你。”博士处理完一小摞文件时黑突然开口,这让她拿文件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她抬起头看着黑,眼神迷茫。

“嗯……好吧。”Dr.Afra耸耸肩,“放轻松,黑。凯尔希说现有的每一项规定都是根据我的心意制定的,事实却未必如此,你以为我会愿意把一天的三分之二都花在工作和战斗上吗?”停顿片刻后她突然向黑笑了,“不过我确实不喜欢有人带着武器靠近我。”黑盯着Dr.Afra,而后者正趴在办公桌上带着沃尔珀族特有的狡黠神情与她对视,目光碰撞的一瞬间凯尔希推开了门,于是黑看着Dr.Afra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有什么问题吗,凯尔希医生?您又忘记敲门了。”

凯尔希的目光投在黑握着枪柄的手上,“你该去指挥战斗了,Dr.Afra。”她转身离开时把门摔得像鞭炮一样响,Dr.Afra抿抿唇,向黑摊开双手,“你看我刚才说什么?好啦,黑,今天由你上战场,走吧。”

通向战场的路漫长而寂静,Dr.Afra在副驾上闭目养神,同时在脑中复原那张地势奇特的地图,黑在驾驶途中屡次欲言又止,博士却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开口,“黑,我们其实是一种人。”

黑侧过头去,Dr.Afra已经戴上了兜帽和面具,她看不见她的表情,所以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驾驶上,并未回应什么,她将枪从身上摘下放到一边,手离开枪身时她想,或许自己也可以试着放下武器,如果是在博士身边的话。

战场上黑显得心不在焉,杂音穿行在她脑中,使她无法聚精会神的瞄准,博士的一声惊呼与爆炸声同时响起,她漏掉了一台无人机,而那台无人机投下了炸弹。

场上的一众干员动作就在那一刻停止,最先作出反应的是能天使,在医疗干员蜂拥而上,检查博士的伤势时,她转身,将铳对准了黑的头。

“战斗还未结束。”黑仍保持着向前方瞄准的动作,身后博士倒吸冷气的声音让她愈发烦躁。

“不对吧,这位小姐。”能天使抬高手臂,铳便对准了黑的太阳穴,“你应该说,战斗开始。”

黑深吸一口气,将枪口移向能天使,“你一定在这种场合激怒我不可吗?”

“等……等等!!”博士看着操作面板,“黑,能天使,你们在做什么?!集中精力战斗!”然而很快博士便近乎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两位干员似乎都不打算听从她的命令。

“啊啊,没办法啊,老板,我现在…是真的很难集中精力啊!”能天使的手指扣上扳机,前所未有的愤怒几乎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动手吧,她想,现在就动手,只要扣下扳机,她就赢了!

“阿能!!!”博士几乎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能天使转过身猛地扣下扳机,将一名刀兵的头打得粉碎。

战斗结束后气氛压抑的可怕,战场上的人员陆续撤退,能天使仍坐在高台上,背对着博士安静的异常,黑站在她身后,在看到博士的手势后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能天使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的脚步声,“你最好变得更加谨慎。”她微侧过头去像平常一样,给了黑一个微笑,“如果再因为你的失误让Dr.Afra受伤,我保证让你和那些刀兵一个样子。”



夜里能天使毫无预兆的撞开了办公室的门,这导致她手中的一袋理智顶液掉在地上,从一袋药剂变成一袋垃圾,两人隔着四处流淌的药剂默立,Dr.Afra很疲倦的叹了口气…“嗯,好吧,你想说什么?白天我就想问你了,不过……你似乎在躲着我。”

“你不认为应该重新考虑让那位小姐留在罗德岛的合理性吗?”能天使过于直接的问话让博士陷入短暂的迷茫,谢天谢地,她理智耗尽的大脑尚可运作。

“嗯……说实话,阿能。你现在太过激了,或许你可以稍微冷静一下?任何人都会有失误,黑也一样。我认为你可以放下成见试着去接受她的,并且我觉得,这对你应该不难。”

“可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别开玩笑了老板,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博士趴在桌子上很痛苦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连你也要来逼我了吗?阿能,你现在说话的调子简直和那些满口教条的神职人员一模一样,算我求你了,阿能。别逼我发疯。”

“开什么玩笑呢,leader”能天使跨过地面的一片狼藉走上前去,带着熟悉笑容和博士从未领会过的威压,沃尔珀族对危险的敏锐感知使博士脑中响起警示音,她认为自己应该迅速离开,可能天使正一步步走上前来,而办公桌与墙堵住了她的所有退路。

能天使的吻与她素日所表现出的性格相差甚远,博士被扼住下颔近乎绝望的想到,自己作为罗德岛的领袖,实在是,没有半点威望。



能天使离开博士办公室时心情愉悦了许多,刚走出门她便对上黑的视线,眼神碰撞擦出一片火光,能天使从黑的右手边走过,她说,“请务必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话。”

黑没有答言。能天使的脚步消失在走廊尽头,而黑在长久的静寂中转过身,把手中那杯凉透了的红茶泼到窗外。

黑带着另一杯热茶走进办公室时只看到了一地狼藉和一个在办公椅上蜷缩成团的博士,一瞬间她怔在原地,记忆中无数张面容交错重合,曾守护的、曾扼杀的……最终定格在Dr.Afra脸上。

“是黑吗?”博士没有抬头,甚至没有睁开眼睛,她在沉默后再次开口,“黑,是你吗?”

黑从门边的衣架上摘下博士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依旧没有回应,博士也不再追问,长久沉默后,她开口,“黑,我累了。”

黑点点头,随即伸手去扶正在爬起的博士,“我会送你回宿舍。”而博士并没有成功站起身,她在支撑起上半身后再次失去意识,黑有些无措的揽住博士的肩,在意识到Dr.Afra已经又一次陷入睡眠后,她俯下身,尽可能轻的将博士抱起来。

“我不想去医务室。”

“嗯,我送你回宿舍。”

“黑,罗德岛是一个不重视过往的地方。”

“是的,我明白。”

到了宿舍,黑有些费力的腾出一只手开门,将博士放到床上后她被轻轻牵住手指,于是她俯下身去,对上那双在黑暗中发光的琥珀般的眸子,“还有什么事吗,博士。”

“黑…我们其实是一种人。”

“嗯。”

“所以,哪怕是像黑夜一样沉重,像深渊一样漫无边际的罪孽,哪怕是再混乱不堪的过往,我都不会抵触。我理解你。”

“嗯,我知道。”黑将博士的手放回被子里,“接下来好好休息吧,我会守在这里。”



#下一篇讲讲Dr.Afra和凯尔希的故事。

沧离-
“想听我复仇的经历?你会睡不好...

“想听我复仇的经历?你会睡不好觉的,博士。不过......真奇怪,我居然会有想说给你听的冲动......那么,去酒吧吧。这会是个不短的故事。”


精二黑好久了!一直没画,今天摸个

“想听我复仇的经历?你会睡不好觉的,博士。不过......真奇怪,我居然会有想说给你听的冲动......那么,去酒吧吧。这会是个不短的故事。”


精二黑好久了!一直没画,今天摸个

录苳

[出号]有因陀罗和11个不重复6⭐。91个干员。
详细干员信息查看图片。200可刀

[出号]有因陀罗和11个不重复6⭐。91个干员。
详细干员信息查看图片。200可刀

马格里布喜鹊
上大学了……好不容易抽出时间...

上大学了……好不容易抽出时间

三个月没画都退化成什么鬼样子了

上大学了……好不容易抽出时间

三个月没画都退化成什么鬼样子了

绿绿鲈鱼鱼鱼鱼鱼
截的两张局部是俺的狙击小队!突...

截的两张局部
是俺的狙击小队!突突突突突突!

截的两张局部
是俺的狙击小队!突突突突突突!

沙溢三远
豹力商谈. jpg-东边那块地...

豹力商谈. jpg
-东边那块地我家小姐的了,银灰先生。
-多说无益,拿出你的诚意来,黑小姐。

只是个沙发你们争个啥喂!(旁边探头探脑的博士道。

豹力商谈. jpg
-东边那块地我家小姐的了,银灰先生。
-多说无益,拿出你的诚意来,黑小姐。

只是个沙发你们争个啥喂!(旁边探头探脑的博士道。

🌻林家大少李天爱🍦
白日梦飞翔,永不太远太抽象,最...

白日梦飞翔,永不太远太抽象,最后变天后变新娘都是理想😊

白日梦飞翔,永不太远太抽象,最后变天后变新娘都是理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