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塔利亚普鲁士

102浏览    6参与
纯白的挽歌

她身处冰冷的棺中【普娘独&后期露→普娘】 1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要死了。而且她家的孩子们有来自父族的四分之一犹太血统——虽然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也是自杀——她是纯血但是她有亲犹嫌疑,不自杀也活不下去。” 他拿起面包掰了一半,把另一半递给露出难过表情的尤露希安。“真可怜。”

尤露希安接过半块面包,看了一会,又掰下三分之一,又把剩下三分之二放进路德维希盘子里:“吃吧。”她说,“明天我会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好果酱给你补充营养。”

“比起那个,我们上个礼拜才因为‘面包该不该均分’的问题争吵。”十五岁的大男孩一脸严肃地瞪向尤露希安。

“路茨,我改主意了不行么?”尤露希安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他,“你,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今年十五岁,正是抽条发育的开端;而我,你的姐姐,尤露希安·贝什米特,今年二十,已经成年了,不长骨骼也不发育胸部。综上所述,你应该多吃,在食物有限的时候我也应该将我的食物分给你,不论是作为姐姐还是作为监护人;而且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没有经历战争,比你吃的好得多,我不缺营养。”

“经济萧条和极端通货膨胀比战争更难熬。而且你是一个白化病患者,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没有任何信服力;你身体很差而且你很瘦。”今天的战斗是路德维希占了上风。

尤露希安拗不过也不想和他拗:“好吧,好吧,”她用叉子叉起那块面包:“这么一块六口吃完,我四你二,行不行?”

“不想,”路德维希眉头拧的更厉害了,“说好的对半分,这块应该全是你的才对。”

“你只比我多吃两口,有什么差别。”

“事实上我比你多吃了四口,也就是这块面包的九分之二。这不公平。”

“听话!不要反驳本小姐!”尤露希安不耐烦了。

“不要!我是十五岁不是五岁!”路德维希大声抗议,却被尤露希安抓住破绽,那一块面包被叉子叉着狠狠塞进路德维希的嘴里。叉子含在嘴里,还有干硬的面包,路德维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表达他的愤怒。

“行了,今天你洗碗。”尤露希安扒完那盘土豆,将最小的那块面包扔进淡汤里泡发然后飞快吃完,就逃离了餐厅,只留路德维希还气鼓鼓地坐在餐桌前用力咀嚼嘴里的干面包。

…………

“不生气了?”尤露希安合上日记本时,薄门板被轻轻敲响。

“我不生姐的气……”门外的路德维希没有底气地小声嘟囔。

“好吧,进来。”尤露希安转过身,意料之中地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的路德维希。“看来你是想和我一起睡,坐床上吧。”她叹口气,挠挠头。

“我想和你多聊一聊。我平时在少年队里,你知道的,在周末,我不和他们一起到镇上玩,但我平时也要住在他们中间。”路德维希走进来把枕头放在床上坐上去,然后又挪了一下,更靠近尤露希安。“他们”指的是党卫军少年团里其他的半大小伙们,那些孩子更暴躁,更忠于元首,更亲近法|西|斯,更厌恶犹太人和残疾人。他们在周末放假的时候会跑到镇上作威作福;而路德维希从不和他们混,他会坐大半天的马车回到边境的这栋房子里,和他的姐姐尤露希安待在一起。

“看来比起性格恶劣的同龄人,你觉得我这样严厉的监护人更好一点咯。”尤露希安看看桌上的马灯,又看看路德维希。“想聊什么?”她问。

“姐姐,你觉得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路德维希嘬喏一会,慢慢开口。

“为什么问这个?”尤露希安没有想到一向理性的无神论者的路德维希有一天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她笑了。

“没什么……今天又有人死了,我有点难过。”路德维希小声说。

“每天都有人死,路茨,因为饥饿和残暴的统治。”尤露希安摸摸他的头,“你是不是担心有一天我也会死?”

“是的,姐姐。”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不避讳这样的话题,但是提到死亡,他还是小小打了个寒颤。“种族优化政策会在未来的一天伤害你。”

“不会的,我不会死。”尤露希安沉默了一会,突然微笑起来,“我有身体的残疾,但是我好歹也是贝什米特小姐,是东|普|鲁|士名门贝什米特家的族长,虽然这个家族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我们还是最优秀的日|耳|曼人,这个事实不可改变。”

她顿了一会,又说道:“大不了我不结婚生孩子,在我身上的白化基因是显性遗传,不能将和我一样的痛苦带给孩子。”她拧灭马灯,“但是你不一样,路茨,你是健康的孩子,你是希望。”

“现在很晚了,该睡觉了。”

路德维希先躺倒,往左挪了一点,靠在墙旁边,尤露希安躺上去,拉过厚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用绒毯把路德维希裹个严实。

路德维希转过脸看看姐姐,银白的发丝散落在泛黄的枕套上:“姐,你的头发长了。”

“因为这该死的战争,边境城市里的理发馆基本都倒闭了,我又不能自己剪成原来那个长短。”尤露希安愤愤地撇嘴。

“战争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的。”她最后下了一个定论,然后偏头在路德维希的额头上亲吻:“好了,晚安,男孩,主保佑你做个好梦。”

“晚安,姐姐。”

男孩轻声说,然后缩到虽然有点旧但经常晾晒的好闻的被子里,挨近他的姐姐。

右耳侧传来有力的心跳,他放下心:鲜活的生命,虽然常常板着脸但非常温柔的姐姐,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右侧的人沉默了一下,回答:“至少在你长大前我会和你在一起。”

“我会和你一起活下去,路茨。”

 

 

纯白的挽歌

嗷呜疫病黑塔真的太好了!我吹爆太太们!怎么能搞出这样的脑洞!

然后。。。原谅我画风丑到爆吧,我只是想搞一下普。。。(钻进烤土豆)

草稿,人体什么的被我混着土豆泥吃掉了!(理直气壮)

没有上色因为色废。。。(我拿不准到底是用彩铅还是水彩)

溜了溜了


嗷呜疫病黑塔真的太好了!我吹爆太太们!怎么能搞出这样的脑洞!

然后。。。原谅我画风丑到爆吧,我只是想搞一下普。。。(钻进烤土豆)

草稿,人体什么的被我混着土豆泥吃掉了!(理直气壮)

没有上色因为色废。。。(我拿不准到底是用彩铅还是水彩)

溜了溜了


纯白的挽歌
水彩普娘,像素惨不忍睹(手癌求...

水彩普娘,像素惨不忍睹(手癌求轻拍)(意识流画渣。。。)

水彩普娘,像素惨不忍睹(手癌求轻拍)(意识流画渣。。。)

根根集训中💤
是曾经的本命✨虽然早就退坑了但...

是曾经的本命✨
虽然早就退坑了但我永远喜欢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挑战了光感,好难画啊凎

是曾经的本命✨
虽然早就退坑了但我永远喜欢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挑战了光感,好难画啊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