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子的篮球

53.7万浏览    39344参与
小麦秸妖精🥂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画画翠翠的眼睫毛x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画画翠翠的眼睫毛x

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昨天跟我纏綿一整晚,你今天就想離開我嗎?(上)【赤降/架空】未補完

備註:
1.架空2.黑手黨赤司X警官降旗
3.不是很完整的小段子

如果人生中有什麼後悔的事情,那麼降旗光樹覺得他愛上了某一個人應該是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因為他意識到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了。第一,對方跟他的身分不搭調,即便是私下合作的關係不得不來這裡保護對方四個月,這也是上司的命令。因為對方在義大利是有名的一個黑手黨家族領頭,多數不肖分子不敢胡作非為基本上都是因為對方的存在,而且還有很多黑手黨願意聽從對方的命令,而自己只是個地方上小小的警官。第二,他們兩個都是男的,再來,他覺得對方根本不需要警方的保護,對方身邊人才濟濟,包含高中時的兩個出色的同班同學也在對方旗下,三兩下就能解決忤逆他的人,根本用不著他出...

備註:
1.架空2.黑手黨赤司X警官降旗
3.不是很完整的小段子


如果人生中有什麼後悔的事情,那麼降旗光樹覺得他愛上了某一個人應該是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因為他意識到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了。第一,對方跟他的身分不搭調,即便是私下合作的關係不得不來這裡保護對方四個月,這也是上司的命令。因為對方在義大利是有名的一個黑手黨家族領頭,多數不肖分子不敢胡作非為基本上都是因為對方的存在,而且還有很多黑手黨願意聽從對方的命令,而自己只是個地方上小小的警官。第二,他們兩個都是男的,再來,他覺得對方根本不需要警方的保護,對方身邊人才濟濟,包含高中時的兩個出色的同班同學也在對方旗下,三兩下就能解決忤逆他的人,根本用不著他出場。第三......雖然說對方有過對自己的追求,而且自己有很明確地拒絕,卻還是沒放棄的狀況,他依然無法乖乖接受對方的愛意,因為現在的他不夠資格!
離保護契約的時限還有一個月,降旗光樹才能離開這個和自己身分不搭調的地方,也能離開那個每次對上自己的視線都會溫柔成水的赤眸......明明第一次見的時候,那雙眼眸是異色瞳,而且氣勢凌冽,彷彿獅子一樣一張口就會咬死自己的氣氛,說話還很不客氣,怎麼他來保護一個月後的時候,就變得如此柔和,雙眸都變為赤色?雖然偶爾還是會看到異色瞳的時候......可,有什麼契機讓那個人有所變化?如果硬要說有的話,或許是自己說了什麼跟做了什麼吧?反正他也忘了是什麼了,不管它......因為他現在很煩惱跟難過。
煩惱的是,剩下一個月了,他要怎麼處理上司的秘密指令?難過的是,他喜歡的人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真的,明天就跟一名叫做西雷亞的女子訂婚並召開記者會宣布婚事,這令他痛苦不已......
降旗嘆了嘆口氣,然後摸了摸那頭吃完飼料雪白的馬......:「真好啊,你都沒煩惱呢,雪丸。」
名叫雪丸的馬彷彿困惑的模樣,用那雙明亮的小眼睛看著眼前餵牠並幫牠理毛的人。
「我啊,喜歡你的主人。不過一輩子都不會跟他說的,所以你要保密喔。」
他苦笑著對雪丸傾訴,殊不知有人躲在馬廄的門外邊很久了。
「光樹,你在這裡?」
那人裝作剛走過來的樣子,走進馬廄內。
「哇!赤司!?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降旗嚇了一跳,他本來還很認真的理著雪丸的毛。
「剛走過來而已,怎麼了?」
他迅速地回答降旗的問題,為的是不讓降旗發現自己早在這附近偷聽很久了。
「沒、沒事......」
應該是沒有被聽到才對,不然大概會捉著自己質問。
這人開始跟黑子一樣存在感稀薄了嘛!?不,重點是剛剛他跟雪丸說的話應該沒被聽到吧?
「那個,訂婚恭喜,赤司。」
他勉強扯出笑容,向著對方道賀,即使內心絞痛不已,他還是得要割捨對他的愛意。
赤司看著那張難看的笑臉,赤眸起了些波瀾後恢復平靜,看起來想做些什麼比較衝動的事情,但被他壓下去了......明天是訂婚儀式,和西涅爾家族頭領的女兒訂婚,可,這婚事是雙方各自利用的,降旗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光樹,你就這種反應?」
赤司抓起那略微細的手腕往旁邊騰空,沒有表情的用那雙赤眸盯著不斷的想閃避他眼神的臉質問。他很不滿降旗光樹剛才的反應跟話語,明著就是喜歡自己的表現,卻依然漠視這樣的心情,而想和他保持距離。
「不然你還希望我有什麼反應?條件如此好的你終於有個和你相襯的對象要和你私定終生,那就不該和我有所糾纏,赤司先生。」
他沒好氣地瞪了回去然後回答。
這個人就會想欺負他而已......
「......你這是第十一次拒絕我了,光樹。」
這是他被拒絕的第十一次,他之所以沒有放棄就是因為降旗有喜歡自己的反應,原本以為藉機會跟西涅爾家族的女兒訂婚想要讓降旗有所回應,沒有想到得到的結果還是如此......
你到底在害怕什麼?光樹。
這疑問他是非常想問出口的,但是依照降旗的個性絕對不會說,他還是按兵不動吧。
「那你也差不多該放棄了吧?總之,一個月之後請不要再跟我有所糾纏了。」
甩開那有力的束縛,逃開馬廄,遠離那個人的勢力範圍。
看著降旗遠離的赤司沒有追上去,只是拿起紅色手機撥打了一組號碼......
「黛桑,是我。之前拜託你調查的事情......啊啊,是這樣啊,花了不少時間呢,辛苦了。可以的話請照我之前說的進行,我會給于你相當的報酬。另外,請叫黑子跟実渕來我辦公室一趟。」
++++++++++++++++++++++++++++++++++

loveop_XX

[黑籃乙女向BG]魔宮傳-正章2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497469


抱歉更新落下了(因為這兩天在看皓镧传)本來是分兩貼,後面的圖莫名和諧了,然後原本的第一貼也沒了⋯LOFTER 我敗了,明明是清水啊!F站還給我搞,我又弄了Archive 站,看來以後大家都要點連結看!。 @levelpiece  @丘比德  @尹子居  @池中观月送君酒  @奶汁洋葱炸鸡块  @肿么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497469


抱歉更新落下了(因為這兩天在看皓镧传)本來是分兩貼,後面的圖莫名和諧了,然後原本的第一貼也沒了⋯LOFTER 我敗了,明明是清水啊!F站還給我搞,我又弄了Archive 站,看來以後大家都要點連結看!。 @levelpiece  @丘比德  @尹子居  @池中观月送君酒  @奶汁洋葱炸鸡块  @肿么 

披着邓稼儡皮的贺茂保宪

12年的黑历史重绘,妹抖服警告。p2是黑历史原图。

12年的黑历史重绘,妹抖服警告。p2是黑历史原图。

斜岑

【青黄】一只小黄鸡引发的脑洞(7)

去往神奈川的列车意外地空旷,青峰前后左右都是空空的排座,列车运作的机械声不大,离得近了还是能勉强听到黄鸡团子的叽叽咕咕

青峰放下前面椅背后的桌板,立好手机让黄濑倚在手机屏幕上,这样即使周边的人路过也不过以为是手机开了外放。

黄濑发现列车上的青峰沉默得几近反常。

在无数次试图找话题找笑梗无果之后,最常说的那一句在急中生智的情况下抵在唇齿边缘,几乎是不假思索的:

“小青峰来one on one吧!”

说完黄濑自己都愣了一愣,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下意识地仰起头想要对上眼前人的眸子,只不过由于桌板设置的高度、自己目前过小的体型、长度接近于无以至于无法自由俯仰的脖子和篮球怪物骇人的身高,黄濑...

去往神奈川的列车意外地空旷,青峰前后左右都是空空的排座,列车运作的机械声不大,离得近了还是能勉强听到黄鸡团子的叽叽咕咕

青峰放下前面椅背后的桌板,立好手机让黄濑倚在手机屏幕上,这样即使周边的人路过也不过以为是手机开了外放。

黄濑发现列车上的青峰沉默得几近反常。

在无数次试图找话题找笑梗无果之后,最常说的那一句在急中生智的情况下抵在唇齿边缘,几乎是不假思索的:

“小青峰来one on one吧!”

说完黄濑自己都愣了一愣,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下意识地仰起头想要对上眼前人的眸子,只不过由于桌板设置的高度、自己目前过小的体型、长度接近于无以至于无法自由俯仰的脖子和篮球怪物骇人的身高,黄濑努力伸长脖子、仰起头目光也只能看看触及那微微抿着几近锋利的唇角。

黄濑黯然地垂下眼眸,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蹩脚的小丑,拼尽全力搞怪逗笑,在台下捧腹大笑的观众中,只有他用尽浑身解数唯一想要取悦的那个人,连一个回应都懒得给予。

少了黄濑叨叨的空气凝结着尴尬,黄濑尽力把负面情绪压下,甚至有些庆幸玩偶形态的自己不用花心思去勾起委屈耷拉着的唇角。

“那等我醒了我请小青峰——”

“好。”

黄濑生硬的话题转移被轻描淡写地遏止。

好。

“好”什么?

黄濑花了三秒钟才意识过来这个答案指向的问题。

“啊……”黄濑无意识地发出了失措的支吾声,“那……”

黄濑再次试图仰头去够那双靛蓝的眸子,却不期然看见微微勾起的唇角。

“那、那就一言为定!”

黄濑清朗的声线承载着雀跃的情绪在空气中绕了两圈又重归于寂。

然后再也没有响起。

这场对话终结时的场景,是伴随着手机落地的闷响,突然变回原本大小的黄鸡团子填满了前面车座和青峰之间的每一寸缝隙。


蛤蜊是嘎子的

一句话萌上的cp:

紫原他只听赤司一个人的话!

这句话让我坚定紫赤不动摇!

一句话萌上的cp:

紫原他只听赤司一个人的话!

这句话让我坚定紫赤不动摇!

斜岑

【青黄】一只小黄鸡引发的脑洞(6)

*

青峰揣着黄濑往列车站走。黄鸡团子叽叽喳喳的碎语因为街上的喧闹而不甚清晰。

这声音一度十分熟悉,穿着帝光队服的黑皮少年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身后跟着亮闪闪的小话痨,在拒绝了已经超过今日限额的one on one 邀请后,熟练地把身后人叨叨的怨念不经大脑地过滤。

青峰的感官一度将黄濑的碎碎念处理成回家路上必然相伴的背景音,和车的鸣笛,小贩的叫卖声和路人匆匆的脚步声一样惯常的存在。

那么上高中第一天回家路上的若有所失或许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又不止是这样。

重新热爱上篮球之前的时光在记忆中泛白,青峰一度认为是因为站在顶峰的自己不必再攀登带来的倦怠,但如今自己找回了当初那份对篮球的热爱,却...

*

青峰揣着黄濑往列车站走。黄鸡团子叽叽喳喳的碎语因为街上的喧闹而不甚清晰。

这声音一度十分熟悉,穿着帝光队服的黑皮少年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身后跟着亮闪闪的小话痨,在拒绝了已经超过今日限额的one on one 邀请后,熟练地把身后人叨叨的怨念不经大脑地过滤。

青峰的感官一度将黄濑的碎碎念处理成回家路上必然相伴的背景音,和车的鸣笛,小贩的叫卖声和路人匆匆的脚步声一样惯常的存在。

那么上高中第一天回家路上的若有所失或许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又不止是这样。

重新热爱上篮球之前的时光在记忆中泛白,青峰一度认为是因为站在顶峰的自己不必再攀登带来的倦怠,但如今自己找回了当初那份对篮球的热爱,却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空白时光的浸染中悄然变质。

比如说,青峰发现自己无法再度坦然接受黄濑的贴近。

阳光话痨的青年在他不曾参与的日子中,如拔节的青笋,抽出愈发挺拔的身姿,眼角眉梢染着的明媚笑意逐渐沾染了沉稳的味道。后来青峰在球场上对上黄濑凌然的眼神,才恍然意识到,原本最晚进队被帝光一众宠着带着的吉祥物,在海常已然成长为球场上独当一面的灵魂核心。

青年回身看向自己的眼神依旧光华璀璨。在联赛球场上相逢之时转过身来笑着挥手的金发青年和帝光时期自己每一次应邀时兴奋跃起冲自己招呼的少年的身影在青峰眼前慢慢重合——

Hi,小青峰~

只是帝光时期的青峰可以快步走上前去给上一个爆栗,再大大咧咧地把手臂挂上身旁的人白皙的脖颈。

而如今也就只能不冷不淡地应上一声,从瞬间止住笑闹,如临大敌的海常一众身旁走过。

只是不复从前。

青峰冷着脸走过的时候,看着和他们站在一起的黄濑,恍然发现自己和黄濑之间的关系似乎断了队友这一层就再也无从附着。

再后来,习惯了被追逐的自己因为一句“不再憧憬”,才恍然发现,自己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身影会一直跟在身后,这个认知太过笃定以至于一直没有回过身去看一看,以至于要被告知才恍然惊觉,自己的身后,已经空无一人。

沐也

【青黄】Henceforth (03)



*非原著设定非原著向HE,青黄两人竹马设定,黄濑小时候和桃井,黑子认识


*双向暗恋,各自都以为自己是在单恋对方(这是什么恶趣味啊喂)


*黑桃是友情向


*我流ooc,食用愉快


——————————————


22.


“叮铃—”熟悉的手机提示音,青峰只瞟了一眼打来电话的人就接通了电话。


“喂。”青峰不耐烦道。


他刚起床,脑子里还全是昨天自己送黄濑回去后,自己所做的行为和说的话。


烦躁极了。他下意识地用指尖敲打着床板。


特别是打来电话的人还是来谈关于黄濑的事的。


“阿大你怎么又这么晚起啊,我都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了。”那边的桃井抱怨道。...



*非原著设定非原著向HE,青黄两人竹马设定,黄濑小时候和桃井,黑子认识


*双向暗恋,各自都以为自己是在单恋对方(这是什么恶趣味啊喂)


*黑桃是友情向


*我流ooc,食用愉快


——————————————


22.


“叮铃—”熟悉的手机提示音,青峰只瞟了一眼打来电话的人就接通了电话。


“喂。”青峰不耐烦道。


他刚起床,脑子里还全是昨天自己送黄濑回去后,自己所做的行为和说的话。


烦躁极了。他下意识地用指尖敲打着床板。


特别是打来电话的人还是来谈关于黄濑的事的。


“阿大你怎么又这么晚起啊,我都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了。”那边的桃井抱怨道。


“哦,我没听见。”青峰语气满不在乎。


“今天晚上不是约好跟小黄聚餐的嘛?”桃井最后还是没管他,直接步入了正题,“然后我和哲君一致认为我们可以下午的时候去别的地方晃晃,晚上再一起吃饭。”


“我无所谓。”青峰撇嘴。


“无所谓无所谓,阿大你果然还是对这方面随意到了极致。”桃井在电话那头翻了个小白眼,“所以我和哲君决定了说下午一起去打街球。”


“打街球?”青峰稍微清醒了一点,脑袋却还是有些生疼,“你又不打,这有什么意义啊?”


“哼,反正我们已经定好了,我也已经和小黄打过电话了,你不去也得去。”桃井态度强硬道。


“那你究竟是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啊?”青峰揉了揉脑袋。


“本来就没打算问阿大你的意见啊,我只是通知一声,下午别迟到了。”桃井朝一边的黑子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啊?!喂!喂……!”青峰刚还想说什么,就被桃井挂了电话,“你这家伙……”


23.


到了时间点,虽然完全没有想去和他们打什么所谓的街球的欲望,青峰却还是换了一身便装抱了个篮球出门去找他们汇合。


等站到了那个熟悉的篮球场,青峰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脑残透了。


本来自己就没有什么义务要去迎接黄濑所谓的回归。


现在自己却是一副好像期待无比的样子。


青峰颇纠结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搞什么啊,自己是还在真心期待什么吗?


像个怀春少女一样,想个不停,纠结无比到底是想怎样啊。


也许是本来就是不爱想这些的性格,青峰撇了撇嘴,撸起袖子抱着球就先是在那个不大的街边篮球场打了起来。


24.


“难得啊~”青峰没打一会,桃井等人就出现在了篮球场。


还不忘带阴阳怪气地讽刺球队训练都几乎不常见的他居然一个人先开始打球的这种行为。


“太慢了,五月。”青峰停了下来抱着球看向他们。


分明是三个人同行,青峰却是直接把目光投到了黄濑身上。


黄濑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歪歪头笑着和青峰打招呼。


“下午好啊,小青峰。”


青峰稍微愣了一下,却是用十分平常的语气回答了他:


“下午好。”


两个人问好完之后又是和之前一样无话可说。


不过桃井却是很快地拉着他们开始讨论这个街球该怎么打。


“随便玩玩就差不多了。”青峰转着球有些嫌弃他们的墨迹。


“唔……随便玩的话…”黄濑手抵着下巴思索道。


“那…小青峰,one on one吗?”金黄的瞳子里反射出天空的青蓝色。


“你想打?”青峰像是有点意外黄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有点想吧,因为听说了小青峰现在在大学的篮球队,觉得很厉害啊。”黄濑笑了笑。


“我在美国偶尔也有玩玩啦,所以想试试。”


“如果小青峰不愿意就算了吧。”


黄濑似乎也没有很所谓这件事。


但其实眼睛里还是有那么一瞬间透出了一种叫做失望的神情。


青峰把这小小的细节看在了眼里。


抱起球往前走了几步。


“那来吧。”他站在篮球场说。


25.


黄濑听见青峰答应却是还有一些发愣。


也是没想到青峰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自己的要求。


他还以为青峰会很明确地拒绝自己说“才不要”这种话。


有一点点高兴吧。


黄濑看着青峰的背影。


『黄濑。』


脑海里突然响起梦境里的声音。


黄濑心情又开始复杂起来。


他其实到现在真的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该怎么去面对青峰。


梦境都是相反的。


黄濑安慰自己。


他安抚自己不安的内心。


直面自己还喜欢他的事实吧。


黄濑自嘲地笑了笑。


毕竟他对于自己来说,可能真的会是一直无法放下的存在啊。


26.


“来吧。”青峰拍着球,站在黄濑对面,嘴角不可察觉地勾起一丝笑。


“那开始咯。”黄濑倒是大大方方地笑了。


发出开始口令后黄濑目光一沉,直接压低重心快速地向青峰靠近。


青峰迅速反应过来,一个后撤步转身打算直接起手投篮。黄濑跨步跟上青峰的步子压缩下青峰的所能行动的范围。


青峰感觉到了黄濑的随便玩玩可能也不是真的简单轻松的交手。


还不赖嘛。


青峰虽然被压缩了可行动空间,却还是做出了投篮的姿势。


不过,速度还不够。


黄濑抬手想盖掉这一球,青峰却是做了一个假动作,趁着黄濑把空间放大来了的时候往后再撤步迅速抬手来了个漂亮的投篮。


“好厉害……”黄濑在球进后回想起青峰的一系列动作感叹道。


青峰却是难得地笑了回复他。


“比我想象中能干嘛,黄濑。”


黄濑听到后,身形微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抱起球勾起嘴角:


“再来啊,小青峰。”


27.


等两个人打了一场又一场,打到累了想休息才坐下到旁边的长椅上。


“唉?小黑子他们呢?”黄濑喝着青峰从旁边售卖机买回来的水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青峰显然也是在黄濑问了这句话才意识到。


“唔……打个电话给他们吧……”黄濑从一直放在旁边的包里掏出手机来。


青峰没说话,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嘟——”拨通电话的提示音没有响太久,对方就接通了电话。


“啊,小黑子你们现在在哪里啊?”


“唉?这样的吗?”


“还好吧……”


“那行吧……”黄濑嘟嘟囔囔地说。


“嗯好,那晚点见。”


接着就挂了电话。


“怎么?”青峰坐在黄濑旁边听不见电话那头黑子说了什么。


“没什么啦。”黄濑把手机收起来,“小黑子他说他现在在陪小桃子逛街,然后已经定好餐厅了,等他们逛完我们再一起到那里集合。”


“嗯。”青峰答应了一声又仰头喝了口水。


黄濑扭头看着他。


夕阳的下落快要结束,天边还有一抹红光。就这样直接照射在青峰浅黑色的皮肤上,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滴微微反光,金莹的裹上了一层橙红。


原本线条不那么明显的脸颊经过了时光的洗礼,变得锋利起来。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心跳就开始加速。


似乎是想要强调着他只因为看了一眼就不受控制心动的事实。


28.


“黄濑。”青峰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黄濑猛地从走神的状态回过神来。


“怎么了?”他懵懵地看向青峰。


青峰指了指一边的小店,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笑容:“吃冰棒吗?我请你。”


“现在吗?”黄濑有点意外。


“是啊,就问你去不去啊。”青峰努了努嘴。


“去呗,难得小青峰说要请客什么的。”黄濑还是同意地点了头,跟着他站了起来。


以前青峰带着他在外面打篮球的时候,也是喜欢在回家前去小店里一人买一根冰棒边走边吃边聊。


现在想想也是很遥远的事了。


青峰在前面走着,黑色的背包松松垮垮地背在一边的肩膀上。


“下午好啊,奇叔。”青峰推开那个看起来就像乡村里开了很久的店的门打招呼。


“下午好,小辉。”店里面一个坐着一个老头模样的人也和青峰招呼了一声。


“奇叔?”黄濑听到这个称呼有些熟悉。


“不记得了?我们之前天天来这里买冰棒的。”青峰仰着头回看了他一眼。


“啊?!是那家店吗?”黄濑明显是记起来了,十分惊喜。


“嗯哼。”青峰走进店的最里面。


“真的好久没来了唉~变化有点大啊。”黄濑还站在门口张望着店里的陈列。


“这位是小辉的朋友?”那位老人戴着老花镜向黄濑凑近看了看。


“啊!忘记还没打招呼了。”黄濑这才拍拍自己的脑袋转向了那位老人,“奇叔,好久不见,我是小凉啊。”


老人听到这名字也是思考了一会,然后才回忆起来。


“哈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小子啊,好久不见了。”老人爽朗地笑起来。


“是好久不见了。”黄濑挠头。


其实他也没想到自己还会回来,也没想到这里的一些事物居然还留着。


“可不是嘛。”青峰拿好冰棒走了过来。


“柠檬海盐味?我没记错吧。”青峰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柜台上。


“啊…没有……”黄濑愣了愣。


很意外啊,居然还记得自己喜欢的冰棒口味。


“那行了,奇叔,结账。”青峰挑眉。


“行。”老人呵呵笑了,转过来给青峰结账,却看到了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一共……”


在看清了冰棒下面的东西后老人的笑凝固在了脸上。


“你小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能买这种东西!”刚刚还挂着笑的老人瞬间翻脸从青峰的两根冰棒下面抽出一本成人杂志向青峰砸了过去。


“唉?!”黄濑一脸懵逼。


——tbc——


强行日/更最为致命_(´ཀ`」 ∠)_存稿都快发的差不多了


我其实想多更一点的(小声叨叨)但是这样就不能日/更了(哪里来的执念啊喂)


尽量保证每次更新3000+叭……


努力快速更完这篇。复健产品,如果各位喜欢就太好啦www(´v`o)♡


嚎der,每篇叨叨结束(每次话那么多是没有读者会喜欢你的啊喂!)


( • ̀ω•́ )✧最后求喜欢记得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赤之零_废宅老零先咕为敬

拿去年的手书旧图来混个更,本来去年没画完原计划这个月赶完然后再情人节之前做出来这个双赤手书,然而因为软件出了点小问题昨天带平板去店里咨询,店员给我把软件删了重下后图全没了翻了半天平板的相册才找出来这几张,放出来就当我画完了做好了吧我对不起征哥【放声大哭】

拿去年的手书旧图来混个更,本来去年没画完原计划这个月赶完然后再情人节之前做出来这个双赤手书,然而因为软件出了点小问题昨天带平板去店里咨询,店员给我把软件删了重下后图全没了翻了半天平板的相册才找出来这几张,放出来就当我画完了做好了吧我对不起征哥【放声大哭】

回血专门号
占tag致歉 两本仅拆 一起带...

占tag致歉 两本仅拆 一起带走包邮

占tag致歉 两本仅拆 一起带走包邮

aron-潶潶君反穿打底裤
果然当时赤司是别有所图的吧(ㅎ...

果然当时赤司是别有所图的吧(ㅎ.ㅎ)

果然当时赤司是别有所图的吧(ㅎ.ㅎ)

离雨夜话

【虹赤】等风

ooc属于我

等风

“开始刮风了。”

“那就来我这里吧。”

》》》》》》

高一的冬季杯,决赛后的夜晚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是难眠的。输了比赛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因为虹村修造的一条短信。

手机振动,备注为“虹村前辈”的联系人闪烁了几下,赤司在黑暗中摸过手机,屏幕的光就算开了夜晚模式也还是很刺眼。

——赤司。

赤司翻了个身,他眯了眯眼睛,没去打开床头的壁灯。思索片刻,打下几个字符。

——有什么事吗,前辈。

虹村的信息这次来的很快。

——我看了比赛。

——对不起。

赤司征十郎先是一愣,然后嘴角慢慢弯出浅浅的弧度,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一定似哭...

ooc属于我





等风







“开始刮风了。”

“那就来我这里吧。”

》》》》》》

高一的冬季杯,决赛后的夜晚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是难眠的。输了比赛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因为虹村修造的一条短信。

手机振动,备注为“虹村前辈”的联系人闪烁了几下,赤司在黑暗中摸过手机,屏幕的光就算开了夜晚模式也还是很刺眼。

——赤司。

赤司翻了个身,他眯了眯眼睛,没去打开床头的壁灯。思索片刻,打下几个字符。

——有什么事吗,前辈。

虹村的信息这次来的很快。

——我看了比赛。

——对不起。

赤司征十郎先是一愣,然后嘴角慢慢弯出浅浅的弧度,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一定似哭非笑。赤司坐了起来,抹了抹眼睛。

外面刮起了风,吹得窗户沙沙作响。

》》》》》》

赤司征十郎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虹村修造的,但细小的心思在隐秘的角落悄悄地生根发芽,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已经牢固地扎根,无法拔除。

或许是在某次,刚结束加训的自己,独自在篮球馆里擦去额间的汗水。在赤司最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条毛巾被丢了过来,罩在他头上。

“……?啊,虹村前辈。”

“单独加训终于结束了?擦擦汗。”

虹村修造笑着走进来,甩了甩手上的另一串备用钥匙。赤司抬头看他,却猝不及防被揉了揉头。

“唔。”

“不要太拼命了啊,赤司。”

赤司低下了头,把怔愣的表情藏进了毛巾的阴影里。

又或许是某一个炎热的日子,独自在阴凉处休息的时候,虹村拿着一罐冰镇饮料贴在自己的脸上。赤司征十郎接过冒着白雾的易拉罐,虹村修造带着笑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

“休息会儿吧,赤司。”

“谢谢虹村前辈。”

一旁跟过来看热闹的灰崎祥吾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喂虹村,你对赤司好过头了吧。”

“给我闭嘴!作为前辈肯定要好好关心后辈——话说回来,下次再逃训练,你就给我做好进医院的觉悟啊。”

“啊……麻烦……”

赤司喝着饮料,看着灰崎扭曲着表情离开,虹村却没走,反而靠着赤司坐了下来。

两个人都没说话,风吹走了热度和汗水。

又或许是得知虹村修造要离开日本前往美国,在部活之后留下来,单独想要和虹村交流的时候。赤司征十郎带着包来到一军体育馆,果不其然在休息室看到了虹村修造。虹村显然刚收拾好东西,看到站在门口的赤司,却不是很意外。

“赤司。”

“……前辈。”

虹村活动了一下肩膀:“你都,知道了吧——我就知道瞒得住谁也瞒不了你……”话语里满是落寞,虹村却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我相信你,赤司。”

他走进赤司,抬起手揉了揉赤司的发。

“一起走吧。”

出了体育馆,外面不知何时刮起了大风。风卷起地上的沙土,赤司眯了眯眼睛。

“前辈,刮风了。”

虹村一把揽住赤司的肩,拉着他往自己身侧靠了靠。

“起风了,那就来我这里——我可是前辈啊。”

之后虽然两人也偶尔有联系,不过已经没有国中时那么频繁。赤司征十郎停在了那个界线以外,恪守着前后辈的标准,踌躇不前,不敢跨过那个界线。

》》》》》》

虹村修造知道自己在见到赤司的时候就对他有了很多关注,也知道随着对他的了解,自己第一次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不敢像对待其他人一样,他小心翼翼谨慎认真地,把自己的心思掰开揉碎,掺杂进每一件自己能做到的小事中。

唯一的一次大胆,就是在赤司知道自己要离开日本的那个夜晚,强劲的风裹挟着沙土扑向他们,他下意识地把赤司征十郎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虹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作为他的依靠,哪怕多一分,多一秒。他或多或少察觉到了赤司隐约的改变,一边暗自担心,一边因为自己不能一直留在赤司身边而懊恼。

这次的冬季杯决赛,虹村隔着看着赤司曾经的队友一个一个把他从悬崖边推下去,看到了赤司一闪而过的表情。

他心里只有歉意和后悔。

外面的天铺了一层云,开始刮起大风。

》》》》》》

——前辈不需要这么说。

——谢谢前辈。

虹村修造攥紧拳头,他打下了自己咀嚼了很久的话。

——赤司,外面在刮风吗。

赤司征十郎侧耳听了听,玻璃的声音轻了很多,但还可以听见。

——是,不过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



——有风,就来我身边吧。

——我会到你身边的。

——我喜欢你,赤司。

——一直。

赤司征十郎的世界安静了,只余下外面依稀的风声。

》》》》》》

赤司征十郎没料到虹村修造会来的这么快。

冬季杯结束后还有两三日的后续活动,所以他仍然留在东京。接到虹村电话的时候,赤司在实渕玲央惊讶的眼神中跑了出去。

虹村修造拉着皮箱站在洛山高校暂住的旅店门前,风吹起黑发男人的围巾角。几乎是在看到赤司的一瞬间,虹村冲了进去,把赤司抱了个满怀。

他揉着赤司的头发,把赤司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对不起,对不起,赤司。”

赤司的肩膀抖了抖,任由虹村揉弄自己的头发,在虹村胸口发出闷闷的声音。

“前辈,不用说……对不起……”

“赤司……我喜欢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走了。”

他回想起国三的时候,那个大风的日暮。

“……嗯。”

》》》》》》

虹村亲了亲赤司的脸颊,他在洛山高校暂住的旅店里又开了一个房间——现在他抱着赤司躺在双人床上。

“虹村前辈……”赤司动了动身子,往虹村那里蹭了过去。

“还叫‘虹村前辈’吗,征。”

“……修造。”








写在最后

最后的估计会写成一个车,不管要多久总会发的。


征凛Seirin
手书图透 跨越番剧的谈话 大喊...

手书图透

跨越番剧的谈话

大喊齐征爸爸!!

手书图透

跨越番剧的谈话

大喊齐征爸爸!!

carrotD
最近回顾了黑子的篮球,就没忍住...

最近回顾了黑子的篮球,就没忍住摸了个鱼hh
真想养个黑子啊hh

最近回顾了黑子的篮球,就没忍住摸了个鱼hh
真想养个黑子啊hh

Akashi

拉人啦,我们群很好哒,很好相处哒,现在人还不算太多,没啥要求,活跃点就行哒。喜欢黑篮的小可爱们,进来看看吧,还有赤司大大的(ㅇㅅㅇ❀)。

扣扣群号:718703756

拉人啦,我们群很好哒,很好相处哒,现在人还不算太多,没啥要求,活跃点就行哒。喜欢黑篮的小可爱们,进来看看吧,还有赤司大大的(ㅇㅅㅇ❀)。

扣扣群号:718703756

桨叶帆

【赤司BG】S·K·Y 正篇(6)

Chapter6.过去、当下与未来


    洛山高校向来不走寻常路,其校园文化祭不同于其他高校设在秋季的传统,选择在五月底连办三天。或许是为了让刚结束期中考的学生们喘口气,也可能是给加入社团的新人们提供锻炼机会。不管出于何等目的,被拉入学生会之后的早川雪打心底觉得这不合理。


    期中考后马上接手文化祭部门安排和编辑成册她没意见,准备时间短也就罢了,但赤司的要求细致到可怕,甚至还要Plan B Plan C,这是把她这个文书当永动机来使啊???


    少女在堆积如山的稿件里抬头向面前回来巡视的会长大人哀怨地控诉时...

Chapter6.过去、当下与未来


    洛山高校向来不走寻常路,其校园文化祭不同于其他高校设在秋季的传统,选择在五月底连办三天。或许是为了让刚结束期中考的学生们喘口气,也可能是给加入社团的新人们提供锻炼机会。不管出于何等目的,被拉入学生会之后的早川雪打心底觉得这不合理。


    期中考后马上接手文化祭部门安排和编辑成册她没意见,准备时间短也就罢了,但赤司的要求细致到可怕,甚至还要Plan B Plan C,这是把她这个文书当永动机来使啊???


    少女在堆积如山的稿件里抬头向面前回来巡视的会长大人哀怨地控诉时,赤司是这样回答的:“啊,我记得一个月前询问早川桑关于文化祭工作分配的意见时,早川桑说只要不用负责接待工作就好,而且自己的社团没什么大活动,应该会被拉回班级的摊位去。既然你没有选择分担接待的繁重负担,那就只能选择做事前工作咯。还有异议吗,早川桑?”


   早川雪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月前的对话,作为一名轻度社交障碍患者,她的确是这样与赤司要求的,而赤司也满足了她的条件,被堵得哑口无言后她默默转头继续对付面前的文件堆。


   他居然一字不差地复述了自己当时说的话……


    “啊,还有,下个月的《青年报》马上要定稿了,早川桑不能因为文化祭就耽搁了校稿工作哦~”


     早川雪愈发觉得赤司脸上纯良无害微笑的内里腹黑又鬼畜。她闷声道:“赤司君,以后肯定是个可怕的领导,天天压榨下属……”


     赤司挑了挑眉,“说实话,这不算什么。为了保证文化祭的圆满,这点程度还是必须的。我要去看看其他部门的进展了,请早川桑务必尽快完成工作。”


    目送着赤司快步离开这间小办公室,早川雪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对于赤司这样的完美主义者来说,每时每刻都要绷紧神经。可她不是啊……这样好累。


    不一会被推开的门吱呀作响,她疑惑地回头,定神看清门口探头探脑的人后出声道:“星?”


    栗色齐肩发的少女随即小跑着向早川雪扑来,还不忘把门带上:“阿雪!我就说你怎么包在教室人不见踪影,原来躲到这里来啦~”


   被抱在少女怀里的早川雪无奈地挥挥手:“放手,星。我在这又不是来玩的,你没看见我手头这么多文件吗?这堆,都是要今天弄完的。”


   女孩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这么多?你们这边的负责人也太惨无人道了吧!”


   “是啊,惨无人道。”早川雪有气无力地回答挚友,在心里腹诽着赤司。


   “嗯……既然如此,那我来帮你吧!这样我们就能快点回家咯~”


   “爱您,赤羽同学。完成后我请您吃甜筒。”


  “你这家伙太夸张了吧,怎么连敬语都带上了?好啦好啦,你现在要弄什么?”


  “星,我需要你帮我分个类,这几个社团的材料……”


   夕阳的余晖均匀地向角落偏移,照在两个埋头苦干的少女身后。她们浑然不觉时间飞逝,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后早川雪吓得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怎么样,完成了吗?差不多到锁门时间了。”赤司瞥了一眼早川面前的文件堆确认进度,视线却被赤羽星的手指晃了晃。


   “我说征君啊,你让阿雪一个小女生干这么重的活,怎么好意思啊!”少女气鼓鼓地嘟起脸颊,“不能多分配给几个人吗?真是的!”


   “这次期中考得迟,筹备的时间短了,学生会里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早川桑又不负责当天的接待任务,前期的工作自然要比别人多一些。”赤司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早川桑,今天辛苦你了。明天只需把今天整理好的资料再确认一遍,就可以提交电子稿了。”


   “嗯,好的……话说会长,你和赤羽认识啊?”


   “这算是孽缘啦,嘿嘿。我和征君初中同班了三年,我的发小还是他以前的队友哇。”赤羽星抢在赤司之前开口道,“听阿雪叫你会长总觉得不太习惯,噗嗤~”


   赤司笑了笑,“说是孽缘也太过分了吧,赤羽桑。也谢谢你今天留下来帮忙,那么我先走了,二位再见。”


   “赤司君这么早就走了吗?”早川雪看了看表。


   “我还要去篮球部加训我的队员们。那么二位,失陪了。”赤司转头离去,快到门口时唤了一句,“早川桑请不要忘了在临走前打扫卫生和锁门。”


  早川雪应了一声之后准备整理桌上散落的资料,收拾完屋内的垃圾后唤回斜倚在窗前边玩手机边哼小曲的赤羽星:“走吧。”


   在路上舔着甜筒的二人沉默了一阵之后赤羽先开了口:“阿雪,我好久没有跟你一起回家了。”


   “那是因为我被学生会的工作给拖迟了放学时间嘛。还有,星,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认识赤司君,说不定在我被拉进学生会前你还能帮我说说情呢!”


   “你又没说是他把你拉进去的啊!再说你又没问,我哪知道!”


   “哼!”


   “哼!!”


   两个少女孩子气地扭头后没过多久又同时笑出了声。赤羽星吃完了甜筒,将包装纸随意地扔向脚边的垃圾桶,清了清嗓子后说道:“不过,阿雪,能让赤司亲自来请你,你还是蛮厉害的喔。”


   “嗯?真的吗?”


  “当然!但是既然是他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那别人就不可能改变了。”


   早川雪转头望向赤羽星,等着她的下文。赤羽星顿了顿,抬头望向前方:“我一直觉得呢,赤司是个厉害又果决的人。虽说以前有段时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可怕,但他很有人格魅力,而且各方面都非常全能—嘛,你也是知道的。”


   早川皱了皱眉头,“变了个人是什么意思?”


   赤羽挠了挠头,“他中学二年级之前都是很温柔的。但突然在某天之后变得锋芒毕露起来,说着什么‘我的命令是绝对的’之类的咄咄逼人的话,他的队友也变得不对劲起来。我发小本来和他关系挺好的,但那段时间他们就突然不说话了,可照样还是上场打比赛……真是太可怕了,那些日子。”


   “你的发小,你是说那个绿间君吗?”


   “对。那时应该是他们篮球队换了个监督所以受到了影响吧,不过具体我也记得不清楚了。但是总之,赤司君现在已经变回以前那样啦,我觉得挺好的。”


    早川雪听完这番话后沉默不语。那也就是说,以前的赤司君是个更可怕的独裁者吧……这样一想,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能到现在才认识赤司君真是太好了…...


   走到了分岔路口之后,她们挥手作别。早川雪回到家中一头扎在床上,觉得浑身疲惫。


   以前的赤司君,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在听闻好友的话之后,她心里生出一丝好奇。闭上眼,脑海里冒出那双具有红宝石色泽的眼睛。叹了口气后早川雪默默翻身坐起,望着窗外快要沉下山去的夕阳。


   不管如何,能在这样的时间点认识这样的赤司征十郎,或许已经足够幸运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