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客帝国

8051浏览    320参与
Tdous

我就是这么个没出息的人儿,我愿意陷入梦境……
真实有时候,让人害怕。

我就是这么个没出息的人儿,我愿意陷入梦境……
真实有时候,让人害怕。

jia

黑客帝国😎😎😎😎 速写三张

黑客帝国😎😎😎😎 速写三张

无所求
当我看黑客帝国史密斯跟尼奥同时...

当我看黑客帝国史密斯跟尼奥同时出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

当我看黑客帝国史密斯跟尼奥同时出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

言爰_

#Chad/Keanu# 在#The Matrix# (1999)片场。

当年我们的查导还只是字幕里的无名MAN2,武道场这一幕也飞速一晃而过,险些被我错过。
啊,一帧帧从480p画质里扣出的二十年陈酿糖好甜……😭

#Chad/Keanu# 在#The Matrix# (1999)片场。

当年我们的查导还只是字幕里的无名MAN2,武道场这一幕也飞速一晃而过,险些被我错过。
啊,一帧帧从480p画质里扣出的二十年陈酿糖好甜……😭

换了头像的Discord

授权翻译 小故障 NeoXTrinity (1/?)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332063


  Tom 正在享用今天的工作前咖啡。这是他的习惯,而他的妻子Trinity会亲吻他的眉毛。她也有工作,她在镇上另一头经营武馆,她是个优秀的斗士

公园里有个长椅,他喜欢坐在那里度过早餐时光。Tom喜欢他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工作。它们用与他的家人全然不同的方式与他交流。他觉得一串串数字理解起来比人更容易。

人们路过,他们挥手致意,他们面带微笑,有时他们送上礼物。他带巧克力回家和妻子一起享用。有一次正逢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带回家一条手链,刚好就是他原本打算买给妻子的那...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332063


  Tom 正在享用今天的工作前咖啡。这是他的习惯,而他的妻子Trinity会亲吻他的眉毛。她也有工作,她在镇上另一头经营武馆,她是个优秀的斗士

公园里有个长椅,他喜欢坐在那里度过早餐时光。Tom喜欢他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工作。它们用与他的家人全然不同的方式与他交流。他觉得一串串数字理解起来比人更容易。

人们路过,他们挥手致意,他们面带微笑,有时他们送上礼物。他带巧克力回家和妻子一起享用。有一次正逢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带回家一条手链,刚好就是他原本打算买给妻子的那条,这样的巧合让他发笑。

他回家亲吻他的妻子。她是那么光芒四射、她是那么美。总有亲戚或邻居送来的食物等着他们,当美食放上桌Trinity会大笑。他们微笑,他们亲吻,他们做爱,他们活着。

Tom正在享用今天的工作前咖啡,他每天都喝咖啡,而他的妻子Trinity会亲吻他的眉毛。她也有工作。她从不疲倦,她在追求某些东西的道路上永不疲倦。

他停下了。

某些东西就停留在他的舌尖上,但他就是不能付诸语言。他看向他的妻子。她在微笑。他们在一起十六年,他使她的心脏跳动。

有时候他看向她,他看见一只白兔。

 

 

公园里有个长椅,他喜欢坐在那里度过早餐时光。Tom喜欢他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工作。它们用与他的家人全然不同的方式与他交流。他觉得一串串数字理解起来比人更容易。

人们走过他,盯着他看,这一直让他不舒服,他们把他当作动物园里的笼中兽。一头被铁笼束缚住所有创造力和力气的雄狮。他看到他们低语,他好奇他们在说道什么。

当他想象他能听到他们的话语,他会听见他们说他是“救世主”。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庞大机器中的一处齿轮。

他跑回家。Trinity在的地方就是家。

Trinity是天赐的。他不曾想过他能拥有这样的馈赠。她今晚有些不一样。当他走进家门,她就像一只跟踪猎物的豹子把他围住,然后他们融化进彼此的身体。

他亲吻她的肩膀。

“这是为了什么?”他低语,气息冲上她的颈部,她的耳廓。之前的一切好像都是为了今天演练,直到今天。之前是忠实的、充满活力和爱意的,但是今天......

 

“我想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她叹了口气,“你有无感觉自己一直在寻找什么?一个如同落在舌尖的雪花般的答案?”

他们的皮肤贴紧,Tom轻笑道:“你应该当一个诗人。”

 

“我觉得自己更像一只宠物。”Trinity转过身,情况再一次改变了。他出让了自己的控制权并为这样的改变兴奋不已,为她的能力兴奋不已。

 

之后,他们在黑暗中低声交谈。

 

“你有感觉自己被监视了吗?”

“一直都有。”

“也许所有人都会这样觉得。”

“我不认为这只是假设,我感觉自己在被追杀。”

 

Tom正在享用今天的上班前咖啡。和往常一样的牌子。他看着液体在杯子中旋转,想着程序和马上要开始的工作。

 

Tom还是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

 

好像他是一尊纪念碑,或是......反正是一些人们崇拜的事物。这让他感到不安。他从餐厅的窗户向外望,看到红色和蓝色反射在自己脸上。如果有机会再做一次选择,他好奇自己的决定。

 

他来到公园的时候,那条长椅等着他。他看着它,观望四周的人,总有新东西,新面孔、新路人。有时候他们把他当成该死的米老鼠那样同他讲话。他之前还挺喜欢和他们搭话,他之前会微笑。路人们打招呼或分享零嘴,甚至送他礼物的行为给他带来一种认同感。

 

现在一个老人朝他走来,送给他一份礼物。他微笑着致谢,然后他想起另一个男人,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准确来说,是戴着滑稽墨镜的男人。

 

他手中拿着什么,能够改变一切的东西。

 

 





*感谢 @ʟᴜᴅᴡɪɢ ᴠᴏɴ ᴍɪsɪᴢ 建议的译名以及我尽量活到黑客帝国4播出那一天。

 

翌与影

“这是人类的落日”

“做过这种梦吗?尼尔。

你拿它当真实,

要是你不从梦里醒过来,

你怎么分辨自己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20年前,Matrix(《黑客帝国》)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在某一天,你突然感到一切都不对劲了,好像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你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开始感到一种怪异……然后,你被告知,你一直生活在梦中,而真实的世界已经充满了冰冷和绝望……

当Neo选择吞下那颗代表真相的红色药丸,第一部故事的构架也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

在某一天,人类的科技文明发展到难以控制的程度后,机器占领了地球。一部分人类被驱逐到地心深处的一个叫锡安(Zion)的溶洞,继续和机器进行战斗,试...

“这是人类的落日”

“做过这种梦吗?尼尔。

你拿它当真实,

要是你不从梦里醒过来,

你怎么分辨自己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20年前,Matrix(《黑客帝国》)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在某一天,你突然感到一切都不对劲了,好像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你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开始感到一种怪异……然后,你被告知,你一直生活在梦中,而真实的世界已经充满了冰冷和绝望……

当Neo选择吞下那颗代表真相的红色药丸,第一部故事的构架也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

在某一天,人类的科技文明发展到难以控制的程度后,机器占领了地球。一部分人类被驱逐到地心深处的一个叫锡安(Zion)的溶洞,继续和机器进行战斗,试图重获家园;而绝大多数的人类成为了机器的战利品,他们被浸泡在死人液体的试管中,意识生活在机器编写的代码世界,通过大脑的运作为机器创造必须的生物能源。

就如同

一块电池。

究竟什么是控制?

“我们掌握的情况还不算太多,但是可以确定在21世纪早期的某个时刻,全人类都在举行盛大庆典,庆祝人类最伟大的创举——AI的诞生。“

电影中墨菲斯舰长这样告诉Neo,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无需验证的预言。

影片中的Neo从试管中醒来,脑袋后面的插孔、令人作呕的液体、毒蛇一样盘曲的管线……毛骨悚然的一切包裹着他,即使进入墨菲斯所谓“真实世界”的舰艇,这种工业化的、冰冷的荒凉感依旧挥之不去。

只能吃粘稠的燕麦、随时被哨兵和特工追杀,船员塞弗对崔蒂妮说,他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自由,却无力承受这种真实和自由给他的压力。当他坐在程序世界里享受着编码制作的美味红酒和牛排时,他说:“无知才是快乐。“为了这种快乐,他宁可放弃自由,背叛自己的战友,自愿地享受这种奴役。

现实和虚拟的巨大视觉反差使之可以预见,在恐惧和逃避本能的驱使下,即使知道真相,也甚少有人会选择放弃虚拟的幸福,转身投入这场深不见底的绝望战斗。  

机械对人的控制不是从身体失去自由开始的,而是在人失去自己的意志,放弃自由和真实时,人类就已经真正成为了巨大工业机器的一个个零件和电池。

“是我们控制着机器,不是机器控制着我们。”

“但我还是不禁会想,究竟什么是控制?”
“只要我们想,我们就可以把机器关掉。”
“可是没有了光、热和空气,我们会怎样?”
“我们需要他们,它们也需要我们。”

第二部中,Neo回到“真实“的人类所在地锡安,看到这里运作着维持生活的机器,与议员展开了这样的对话。

在机器脱离掌控之前,我们永远觉得机械的开关被控制在人类的手中,只要我们想,就可以随时关上他们。但事实上,这个社会已经无法脱离现代化的工业,正如不能脱离社会的每个个体。

或许我们可以幻想与技术永远互相和谐依存,但当我们试图从技术中获取一切答案,在数据中探索人生意义时。
我们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意志、自由和真实,也失去了人类文明对机器的控制,被机械文明反噬的结局就已经变得清晰可见。

问题在于选择

从接到墨菲斯电话的那一刻开始,Neo就面临着接二连三的选择困局。

爬到手脚架逃走还是被黑衣人带走?重回Matrix还是认清真相?救自己还是墨菲斯?拯救崔妮蒂还是锡安的人民?……

在一次次的艰难抉择之后,Neo最终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救世主”。

先知对Neo说:“你来不是来做选择的,你已经选择了,你来是为了了解,你为什么这么选择。”梅洛文基恩说:“选择只是强者用来欺骗弱者的谎言……”

我们姑且不定义锡安存在的真实性,但无论其是不是第二个Matrix,人类的末日处境都同等凄凉。或许Neo等自我意识觉醒“人类”的诞生并不在造物者的预期之内,但他们的一步步选择和最终走向毁灭的结局却都已经是被精密计算出的程序。

再看人类做出的所有惊心动魄的努力和挣扎,也都被染上宿命论的悲剧色彩。

但是,不同于以往五代救世主的选择,Neo所兼具的人性光辉和人性缺点使之不惜以“人类种族灭绝”为代价,返回Matrix营救自己的爱人,打破了先知的预言,也用生命为人类文明争取到一丝生存的微茫希望。

决战时刻,先知借Smith之口问Neo:“为什么你这么顽固,还在坚持?”

而Neo给出了电影的终极回答:“这是我的选择!”

理性和感性的强烈斗争下,一不小心就会导致任何一个偶然的决定,人类选择的复杂性或许是先知唯一难以绝对控制的因素。

“问题在于选择”,也或许正是这些奇怪的偶然性,导向了无数人类历史的必然结果。

万事有始亦有终

第三部的开头,Neo和本恩(被Smith复制的人)头顶相对,以一个对称的姿态躺着,构成一个极具戏剧性的画面——
Matrix以两人的针锋相对开场,也在两人最终决战中落幕。

Smith获得Neo程序后获得系统之外的新生,也在复制Neo的过程中与之共同走向毁灭。

Smith在决战中对Neo说:“万事皆有始亦有终。”

如同电影中已然消逝的人类文明,也如同造物者和先知不断升级的Matrix系统,每一代所谓最完美的设计也都会被终结,并代之以更先进的程序。

影片的最后,先知和造物者顶着虚幻却灿烂的阳光,期待Matrix新一代系统更长久的稳定,而影片中我们所悲叹的人类抗争,或许只是先知系统升级的一次大胆的实验。就像人类从猿猴进化为文明人走过的历程,在人类文明被自己毁灭后,人工智能也在进行自身的进化。

那么同样地,以人类文明的衰落为起点的机械文明,终点又在何处?

谷歌的创始人布林曾说:“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时谷歌的未来。搜索引擎就是一种人工智能,我们用得越多,人工智能就越聪明,直到有一天,人工智能会达到并且超过人脑。人类被人工智能取代,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

于今天而言,我们的技术应当是我们自身的拓展,它们被编码在机器和基础设备中,也被编码在知识和行动的框架内,计算机的意义,并非是向我们提供所有的答案,而是让我们以新的方式,向宇宙提出新的问题。

Matrix的落日,或许会在不久之后的《黑客帝国》4中揭晓。
但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希望人类的落日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
更多电影精彩,关注公众号 “翌与影”🌸

田岸🚀

【黑客帝国】【微Morpheus/Neo】bathroom

请点评论。

关于小尼在“初生”时探索自己的身体。

有浴中z/w车,可能很雷。

请点评论。

关于小尼在“初生”时探索自己的身体。

有浴中z/w车,可能很雷。


长夜灯火如昼

黑客帝国存档  李维斯神颜!剧情设定绝了

黑客帝国存档  李维斯神颜!剧情设定绝了

悠思未寐

何为现实?何为虚幻?是我们被机器和程序主导?还是我们在依赖机器生存?我们生活的世界,对于生存在另一个空间的人们来说,会不会也是一种虚幻呢?

《黑客帝国》,作为1999年拍的科幻电影,最让我惊讶的不是特效,而是里面体现的超前意识,是现在很多科幻电影都比不上的。

何为现实?何为虚幻?是我们被机器和程序主导?还是我们在依赖机器生存?我们生活的世界,对于生存在另一个空间的人们来说,会不会也是一种虚幻呢?

《黑客帝国》,作为1999年拍的科幻电影,最让我惊讶的不是特效,而是里面体现的超前意识,是现在很多科幻电影都比不上的。

billymccaw
索哥膨胀了 迪士尼急进了 华纳...

索哥膨胀了


迪士尼急进了


华纳宣布重启黑客帝国了


一时间我竟然分不出哪一个消息最糟糕 

索哥膨胀了


迪士尼急进了


华纳宣布重启黑客帝国了


一时间我竟然分不出哪一个消息最糟糕 

白噪声
基血上头马上画了。 Kay--...

基血上头马上画了。

Kay-------ah---------nu!!!!!!
是基努宇宙元年。

基血上头马上画了。

Kay-------ah---------nu!!!!!!
是基努宇宙元年。

刷电影老太太

华纳要拍《黑客帝国4》了!导演拉娜·沃卓斯基、主演基努·里维斯和凯瑞-安·莫斯回归!今年是第一部《黑客帝国》上映20周年,没想到还能等来第四部的消息,真有生之年系列了!

华纳要拍《黑客帝国4》了!导演拉娜·沃卓斯基、主演基努·里维斯和凯瑞-安·莫斯回归!今年是第一部《黑客帝国》上映20周年,没想到还能等来第四部的消息,真有生之年系列了!

記之非

Gods.


目测Neo更高点,身材更好点...

阿John一脸沧桑,配件连✏️都配了,为什么没有🐶?可动稍微差了点可能是西装太fit了!


老实说,老李的兵人我每次都没有报什么希望,尤其是头雕,单每次到手却都还挺满意的...加上配件枪特别多,太加分了...

Gods.


目测Neo更高点,身材更好点...

阿John一脸沧桑,配件连✏️都配了,为什么没有🐶?可动稍微差了点可能是西装太fit了!



老实说,老李的兵人我每次都没有报什么希望,尤其是头雕,单每次到手却都还挺满意的...加上配件枪特别多,太加分了...

落衾↻

【黑客帝国/The Matrix】欲求

-Neo/Smith无差,本篇基于第一部两人的三次见面,改写了一下

-重温三部曲又被基努的美颜杀了一万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jpg


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第一次见面时他和史密斯面对面坐在审讯室里,天花板是惨白的、墙壁是惨白的、地面是惨白的,所有的一切——包括这些穿着西装的怪胎们的脸色,也是苍白而漠然的,他带着对这些所谓“精英人士”的不满与妒忌,从头到尾打量着史密斯,从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丝到锃亮的鞋尖,他甚至还嗅到了古龙水的味道——橙花、迷迭香、薰衣草,这让对方阴沉的脸色显得尤为怪异。

两分钟前,西装男的开场白说了一半后就没了下文,他仅仅被告知了对方的姓名...

-Neo/Smith无差,本篇基于第一部两人的三次见面,改写了一下

-重温三部曲又被基努的美颜杀了一万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jpg



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第一次见面时他和史密斯面对面坐在审讯室里,天花板是惨白的、墙壁是惨白的、地面是惨白的,所有的一切——包括这些穿着西装的怪胎们的脸色,也是苍白而漠然的,他带着对这些所谓“精英人士”的不满与妒忌,从头到尾打量着史密斯,从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丝到锃亮的鞋尖,他甚至还嗅到了古龙水的味道——橙花、迷迭香、薰衣草,这让对方阴沉的脸色显得尤为怪异。

两分钟前,西装男的开场白说了一半后就没了下文,他仅仅被告知了对方的姓名:“安德森先生,我是史密斯。”


史密斯。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而后男人就像听到了他的话一样微微抬起了头,似乎是在透过墨镜观察自己。

也就是说,史密斯之前完全在把自己当空气。

这让安德森多少有些不满,他毫不吝惜自己的白眼,这让史密斯终于舍得动弹一下,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深蓝色的。

特工的眼睛是深蓝的,成了审讯室里黑白色块中唯一的异类,安德森猜过这些穿着一模一样的特工,是否连墨镜遮掩的面容也相差无几,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这张高傲而冷酷的脸,和纯然的蓝色眼珠,像是锋芒毕露的利刃,让他打了个寒颤。

史密斯坐在那里,随时都能用手枪或者鞋底嵌着的刀之类的把他杀死,就像他在电影里看过的大多数特工对待敌人那样。

纽约的詹姆斯·邦德,哈哈。

安德森很诧异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有闲心调侃对方,他的眼前放着尼奥的档案——他的档案,他作为黑客的另一个人生,一切都被密密麻麻地记录进了纸张里,毫无疑问,特工们是来问责的。

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于是也无所谓畏惧,安德森坦然地迎上特工审判似的锐利眼神,他在对方的眼瞳里看见一个羸弱而渺小的自己。

安德森喜欢看别人的眼睛,就好像他能从花花绿绿的网页里看出一串串灵动而完美的代码一般,他似乎也能穿透人的外表,看出一个个与他格格不入的灵魂,人们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波动的,哪怕只有轻微的一小点儿,安德森也能发现平静掩盖不住的瑕疵,他的顾客用恐惧而哀求的眼神看他,他的老板用高傲而颐气指使的态度对他,他楼下的房东太太用慈爱而包容的眼神注视他,而史密斯的眼神,严苛到冷酷,平静到几乎接近冰点。

——等等,还有一些东西存在。

他看见疑惑,看见好奇,看见探究未知时的恐惧与兴奋,他在特工的眼里发现了孩童一样的懵懂神情,就好像面对着一个全然崭新的世界。

“你……”

安德森的声音干涩而嘶哑。

“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第二次见面时他站在地铁站里昏暗的灯光下,数秒前崔妮蒂通过安全线路离开了矩阵,而他的退路被断得干干净净,公共电话亭的玻璃碎了一地,神出鬼没的特工安静地站在不远处盯着他。

他知道那是史密斯,他不会认错的。

得知了真相之后的重逢就显得格外诡谲而阴云密布,无论如何,他都难以想象特工仅仅是一道写进芯片里的软件,是一段由0和1构成的代码,单调,直白,目的明确。

他似乎还能嗅到那股清甜的古龙水味道,可这难道也是矩阵给予他的错觉吗?

“Mr——Anderson.”他的名字,或者是他曾经用过的名字,在对方的舌尖上滚了一圈以后落下,特工有着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当他以悠闲的腔调缓缓念出这个名字时,猎物就好像已经被粘连在了巨大的蛛网上无处可逃。

史密斯和其他特工是一样的,他们穿着昂贵而精致的定制西装,领带上纯金的夹扣熠熠生辉,黑色的墨镜掩住机械似的淡漠目光。

史密斯和其他特工是不一样的,只有他会给自己洒上这样装腔作势的香水,只有他会用捕食者一般的眼神看着尼奥,恨不得从里到外将他撕裂,翻找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他打碎了特工的墨镜,在那熟悉的蓝色眼珠里看见了愤怒,焦躁,还有一如既往的——好奇。

尼奥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语气困惑:“……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我不知道,安德森先生。”特工的声音平静而冷淡,他用指尖指了指太阳穴:“通过这里,通过矩阵,我能够查阅到任何我想知道的信息,我可以监视任何举止异常的人。”

他感到毛骨悚然,被掌控一切的恐惧仍然存在,寒冷慢慢地爬过脊背——即便他已经拔下了插头。

“可我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特点,值得墨菲斯这么执着。”史密斯歪了歪头,尼奥从那个动作里感受不到半分能够被称之为“可爱”的因素,“目的,”史密斯将发音咬得很重,如同吐着信的毒蛇:“你是墨菲斯的目的,这甚至让我开始有些嫉妒他了,安德森先生。”

尼奥讨厌史密斯用那个名字称呼他,就好像自己仍旧是那个将自己关在不足二十平方米的阴暗公寓里的托马斯·A·安德森,被矩阵的幻象蛊惑,活在虚假的人生里,做着昼夜颠倒的梦,手指在键盘上敲下一串串荧绿色的代码,就能在数据的洪流中逆向行驶。

“我的名字是尼奥。”他再次强调,“我是尼奥。”

特工充耳不闻:“安德森先生,我认为人类能够找到自己所追求的事物,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这是一种我穷尽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幸福。”

“你在说什么……”

“你能给我答案,安德森先生。”史密斯好整以暇地拍了拍袖口并不存在的灰尘,如果忽略碎掉的墨镜镜片和渗着血丝的唇角的话,特工仿佛下一秒就要赶赴一场精致高雅的宴会。

 


第三次见面时尼奥驻足在了303号房的门外,他感到温暖的液体从被子弹击中的地方不断流失。

疼痛,他想,不过是神经末梢反馈给大脑的一种冲动,一种刺激信号,他真实的肉体还停留在尼布甲尼撒号那个简陋的躺椅上,被千万个机械部件环绕,思维沉浸在矩阵里,但死亡的体验是如此真切,几乎令人将眼前的一切当做现实,无数的细菌从灰尘中爬进伤口,从被救世主忽略的缝隙里发芽生根,他将要被禁锢在代码编制的牢笼里。

他惊异于人工智能的体贴,就连生命流逝时的感触也如此惟妙惟肖,他认为自己已经拔下了插头,又或者根本没有,逃亡者再次回归矩阵寻找拯救一切的方法时,也被它束缚在了两百年前不断循环往复的历史中,一旦他在矩阵中死去,也将在矩阵外停止呼吸。

史密斯擦得锃亮的黑色鞋尖停留在眼前,头发仍然梳理得一丝不苟,尼奥怀疑他自从第一次见面时就不曾换过衣服,可他很快就开始嘲笑起自己的这个念头,特工不过是数据的聚合,西装、枪支和墨镜,写进了软件里,这所有的一切构成了史密斯,包括裤脚细密的缝线。

“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冷硬的鞋底踩在他的脸颊上,甚至还轻轻碾压转动了几下,数据记录着这种方法能让承受对象感到耻辱和愤怒,但尼奥却只余下平静和淡然。


他就要死了,也许是几分钟后,也许就是现在。


“这已经不重要了,安德森先生。”特工弯下腰来靠近了这具渐渐冰冷的人类躯壳,“很遗憾,这场游戏你输得太早。”

他又嗅到了橙花、迷迭香和薰衣草的味道,本应短暂的前调仿佛早已被固定在了特工身上,成为消逝不去的永恒,浓烈而气势汹汹。

而当尼奥再次站起来时,他眼中的特工已经不再是黑白的单调色块了,是数据、是代码,是矩阵架构师的杰出作品,现在窥探和掌握矩阵的人成了尼奥,三维的世界被拍扁压平成了二维,一切都像他大学时在纸上写下的一串串数字那样明晰和规律。

他打破了矩阵设下的防火墙,于是繁如星海的数据朝他涌来,逻辑架构一旦逆向运行,所有曾经存在的东西就会化归为零。


千万别让黑客骇进你的电脑。尼奥低声重复了一遍:“千万别让黑客骇进来。”


他轻易就把自己压缩成一把利刃,报复一般直插史密斯的心脏,两分钟前他并没有感受到羞辱与憎恶,但现在却也想让特工尝尝那滋味,或许人类趁虚而入、落井下石的本性根本就不会改变。数据覆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尼奥曾被特工往肚子里塞进一条该死的虫子,或许这会儿对方感受到的被入侵的恐惧与惊骇不会亚于当初的安德森。

他从上至下剖开对方伪装的外壳,如果软件也有灵魂的话,那么他捏碎的那一团温暖颤动着的东西就应当是史密斯的灵魂了,他在这一刻知道了史密斯为何总是与众不同,特工用墨绿的数据掩盖住了自己鲜亮的橙色核心,他是矩阵里万千个软件当中的异类。

可这异样消失得很快,转瞬间,救世主的手里就什么也不剩,史密斯仿佛从头到尾根本不存在一般,被吞噬进了空气里。

可尼奥分明听见了他的声音,有如跗骨之蛆,又或者是背负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诅咒,招惹上了一个发了疯的漆黑幽灵,只是幽灵的声音依旧低沉而优雅,磁石一般吸引走人的注意力:

 

我们会再见面的,安德森先生……”

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END.-

*本文中私设Smith的本质在遇到Neo时,就变化成了和Seraph类似的亮橙色数据体

*专业和计算机根本不沾边,如果有用语错误请积极指出!

*我要搞John Wick和黑客帝国梦幻联动【住手】

枝庐主人

一个黑客帝国的脑洞

不好意思1999年的老片子我直到今天才看完全版……导演牛逼!里面很多镜头和理念放到现在完全不过时,poi里很多地方都对它作了致敬。于是我又愉快地开哈蛋脑洞了呀……

哈利从警局里捞了超速行驶的艾格西出来,对反抗组织的同事们介绍说,这个无业青年就是未来的救世主,大家都不信,但是哈利的威望使众人只能私下怀疑。

哈利给艾格西两个选择,吃下红色小药丸就忘记一切,重回旧生活;吃下蓝色小药丸就要跟随他认清世界的真相,为了打破矩阵的奴役,为自由而战。艾格西出于好奇,选了wei哥(不是)。

哈利开始对艾格西进行各种严格的虚拟脑内训练,然而青年开始表现得非常弱鸡,屡屡被虐,经常被同事们嘲笑,说如果他真是救世主,就应该刀...

不好意思1999年的老片子我直到今天才看完全版……导演牛逼!里面很多镜头和理念放到现在完全不过时,poi里很多地方都对它作了致敬。于是我又愉快地开哈蛋脑洞了呀……

哈利从警局里捞了超速行驶的艾格西出来,对反抗组织的同事们介绍说,这个无业青年就是未来的救世主,大家都不信,但是哈利的威望使众人只能私下怀疑。

哈利给艾格西两个选择,吃下红色小药丸就忘记一切,重回旧生活;吃下蓝色小药丸就要跟随他认清世界的真相,为了打破矩阵的奴役,为自由而战。艾格西出于好奇,选了wei哥(不是)。

哈利开始对艾格西进行各种严格的虚拟脑内训练,然而青年开始表现得非常弱鸡,屡屡被虐,经常被同事们嘲笑,说如果他真是救世主,就应该刀枪不入,怎么还会被打得满地找牙。但哈利不知道究竟看中他哪一点,始终视他为救世主,寄予厚望。

艾格西自己也非常怀疑自己,又怕辜负了哈利的期望。有一天他被哈利带去觐见了(神神叨叨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的)先知梅林。梅林对艾格西说你不必太在意他人的话,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艾格西出来后对哈利我就知道自己没那么大能耐,都是老师你一厢情愿说我是救世主,而且类似的话梅林应该也对你说过吧。哈利笑而不语。

话音刚落,哈利的精神就被追踪而来的矩阵哨兵掳走了,身体陷入昏迷。事出突然,哈利的同事们束手无策。他们对艾格西说,你既然不是救世主,就不用再介入这件事了,我们会把你送回现实中,然后拔掉哈利后脑上的插管,免得哨兵从哈利的精神中追踪到我们。

艾格西说拔掉管子哈利不就死了吗?你们给我他妈住手!我虽然不是救世主,但我现在就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要进虚拟世界去救哈利回来!

然后艾格西就在虚拟世界里莫名其妙地功力大涨,要枪有枪要炮有炮,喜欢谁就是谁(不是),神勇无比大杀四方。眼看就要干翻全场救出哈利,忽然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胸口,然后又是一颗,身中七八枪的青年倒在血泊里,停止了呼吸和心跳。敌人们以为大局已定,哄笑着准备离开现场。

正在此时,哈利挣脱镣铐,抱住艾格西说,先知并没有告诉我谁是救世主,只是预言说我会爱上救世主。我爱的是你,所以务必请你成为救世主。

奇迹发生了,已经死去的青年忽然精神大振,像凤凰涅槃一样重新苏醒过来,身上的枪伤荡然无存。他发现自己躺在哈利怀里,顾不上害羞就吻了对方一下,起身继续扫清余孽,成功拉着哈利回到了现实中,然后继续亲吻,直到周围的同事们都自觉消失。

Happy ending.

(目睹了全程的同事们表示:干得漂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