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岛沙和

1973浏览    35参与
HYperHuang🐑

护士樱木X黑岛沙和(8)

(8)早晨,黑岛和樱木都极不情愿的被闹钟拉回现实。樱木很干脆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而黑岛似乎还想多和她的第二情人——床一起呆一会。樱木留下一句快起床啦就离开房间去洗漱了。在大厅里,樱木又催了黑岛差不多一百遍,虽然都得到了回应,就是不见黑岛出来。准备好早饭,黑岛还是没有动静。樱木只得去房间里叫她,发现黑岛根本没有起来的样子,反而像只树懒一样抱着被子。樱木坐到床边,本打算狠狠的捏一下她的脸来弄醒她,但一看到黑岛可爱的睡颜,她就下不去手了,她轻轻的抚摸黑岛的脑袋,温柔的喊她起床。黑岛也似乎十分享受被摸头的感觉,像小猫一样发出哼哼的呼噜声,甚至在樱木快要停下的时候,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放,想要她多给...

(8)早晨,黑岛和樱木都极不情愿的被闹钟拉回现实。樱木很干脆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而黑岛似乎还想多和她的第二情人——床一起呆一会。樱木留下一句快起床啦就离开房间去洗漱了。在大厅里,樱木又催了黑岛差不多一百遍,虽然都得到了回应,就是不见黑岛出来。准备好早饭,黑岛还是没有动静。樱木只得去房间里叫她,发现黑岛根本没有起来的样子,反而像只树懒一样抱着被子。樱木坐到床边,本打算狠狠的捏一下她的脸来弄醒她,但一看到黑岛可爱的睡颜,她就下不去手了,她轻轻的抚摸黑岛的脑袋,温柔的喊她起床。黑岛也似乎十分享受被摸头的感觉,像小猫一样发出哼哼的呼噜声,甚至在樱木快要停下的时候,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放,想要她多给自己顺顺毛。

折腾了好一番,两人才出门。

晚间,樱木比平时晚了一些回家,她是去给她的“复仇”计划做了准备,发誓一定要为上周自己看着黑岛吃了自己的蛋糕的耻辱报一箭之仇。打开门就看到一桌丰盛的饭菜已经做好了,黑岛还在埋头擦地板,十分乖巧懂事。但这次樱木并没有心软,她拿出自己买的小恐龙睡衣,用黄晓明般的霸道总裁语气讲道:“今天你穿这个睡觉。不可以拒绝。”但她并没有见到因为羞耻而讨价还价或者脸红的黑岛,取而代之的是两眼放光,跃跃欲试的黑岛。

早早的洗好澡,黑岛就换上了小恐龙睡衣,蹦蹦跳跳的,看起来十分开心,像极了一个小孩子。樱木见自己的计划再次落败,叹了口气,也去洗漱。洗漱完毕,发现房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打开房门,只看见早已埋伏许久的黑岛“猛龙咆哮”,然后抄起枕头,甩到樱木脸上。毫无防备的樱木的脸就与枕头来了个亲密接触。当然,樱木也不是好欺负的主,从沙发上抓起一个靠垫就开始反击。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打得有来有回,最后以黑岛体力不支被按在床上打屁股告终。

HYperHuang🐑

你们都住到一个公寓了,求求你们见个面说个话互动一下啥的吧。

你们都住到一个公寓了,求求你们见个面说个话互动一下啥的吧。

-黑川Karasu-
大家好我看完了,我气死了所以这...

大家好我看完了,我气死了所以这两天我要更图了

哎他们好配

再说一次

好配啊

大家好我看完了,我气死了所以这两天我要更图了

哎他们好配

再说一次

好配啊

Mangoshoot
在我的cp指不定哪集凉掉之前多...

在我的cp指不定哪集凉掉之前多说几句嗑死我了嗑死我了 争分夺秒搞cp 向日葵cp是真的是真的!

在我的cp指不定哪集凉掉之前多说几句嗑死我了嗑死我了 争分夺秒搞cp 向日葵cp是真的是真的!

Mangoshoot

上图是【普通小情侣约会时的心理活动】
下图是【假如黑岛是boss故意钓小堂时的心理活动】

切开黑的黑岛意外的也很好嗑
拉踩一下谈恋爱之后就变成铁憨憨的小堂吧哈哈哈哈

上图是【普通小情侣约会时的心理活动】
下图是【假如黑岛是boss故意钓小堂时的心理活动】

切开黑的黑岛意外的也很好嗑
拉踩一下谈恋爱之后就变成铁憨憨的小堂吧哈哈哈哈

-黑川Karasu-
我才不管谁是黑的谁是boss...

我才不管谁是黑的谁是boss

我嗑cp关官方什么事.jpg

斐波那契和向日葵万岁啦

我才不管谁是黑的谁是boss

我嗑cp关官方什么事.jpg

斐波那契和向日葵万岁啦

黑羽钟

【轮到你了/全员向】假如没有交换杀人游戏...

*假如没有交换杀人游戏。大家都好好活着。


*二阶堂忍仍然搬进了公寓,住进了303(原剧中空着的那间)可以视为平行世界。二阶堂忍视角。


*全员向,主cp二阶堂忍×黑岛沙和。沙雕预警。

   

 ///


二阶堂忍正式搬进公寓不久,恰好赶上又一次居民会,管理人在他家门上贴上便签,恶狠狠地警告他「一定要来啊,不然绝对会被孤立!会被杀!」。对新住户态度也太恶劣了,二阶堂忍略微蹙了蹙眉,想起和管理人唯一的一次会面,看起来就很古板的秃顶老头闯进他家,顽固地搜来搜去,想查出“违禁物品”,结果二阶堂忍家简陋得很,好像屋子主人只抱着电脑就...

*假如没有交换杀人游戏。大家都好好活着。


*二阶堂忍仍然搬进了公寓,住进了303(原剧中空着的那间)可以视为平行世界。二阶堂忍视角。


*全员向,主cp二阶堂忍×黑岛沙和。沙雕预警。

   

 ///

 

二阶堂忍正式搬进公寓不久,恰好赶上又一次居民会,管理人在他家门上贴上便签,恶狠狠地警告他「一定要来啊,不然绝对会被孤立!会被杀!」。对新住户态度也太恶劣了,二阶堂忍略微蹙了蹙眉,想起和管理人唯一的一次会面,看起来就很古板的秃顶老头闯进他家,顽固地搜来搜去,想查出“违禁物品”,结果二阶堂忍家简陋得很,好像屋子主人只抱着电脑就能续命一样,连食物都是代餐食品,管理人啧了一声没拍照就走了。


 


二阶堂忍换衣服出门前暗自揣度,包括管理人在内,这座楼的居民似乎都有点奇怪——失礼地讲,有点神经兮兮的。


 


他第一次来看房子,就遇到那个叫“小空”的男孩委屈地蹲踞在院子一隅,一个亚麻色披肩发小太妹打扮的姑娘陪着他,气鼓鼓地抱怨着什么,似乎是在埋怨男孩的母亲留男孩一个人。不时有居民在这座楼进进出出,都会对小男孩打声招呼。比起房子的格局,倒是居民更让二阶堂忍好奇了,他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已经很想将小男孩和小太妹录入电脑AI数据库。然而亚麻长发姑娘猛地侧过头去,一记眼刀投向院外的二阶堂忍:“喂!臭小子,你看什么看!”


 


她声音分贝大得很,叫小空的男孩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丝毫没有受到惊吓。


 


“诶、啊,”二阶堂忍愣了愣,“我是即将搬入的新居民,今天来看一下公寓。”


 


“新住户啊……”她鼓着嘴,气势丝毫不减,“麻烦死——了!”


 


这是二阶堂忍遇到的第一个奇怪的人。二阶堂忍不习惯也不擅长与人相处,并没有像正常新住户一样去挨家挨户打招呼,然而只是默默住进入住公寓仅三天,在上下楼梯出门过程中,就已经与无数莫名其妙的人打照面了。


 


比如隔壁302相当自来熟的手塚夫妇,上门找他打招呼。手塚翔太眼冒星星地对他说:“没关系没关系不要拘束!我们也刚搬过来没多久!”


“啊,嗯,请多指教……”二阶堂忍用尽浑身解数也没能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他打开门迎接手塚夫妇的时候正叼着一包代餐粉。手塚翔太一脸诧异:“这可不行啊,堂仔你可是大学生吧?必须好好吃饭!我也可以给你送饭的!”


 


二阶堂忍怔忡着眨了眨眼,甚至没能意识到对方忽然吐出的“堂仔”这个字眼是指自己。


 


“嗯嗯,翔太做饭的手艺我可是甘拜下风的。”手塚菜奈温柔地笑道。


 


二阶堂忍:“谢谢,可是我吃不惯——”


手塚翔太:“那就这么决定了哦,堂仔!”


二阶堂忍:……


 


301更让人崩溃。


二阶堂忍有一次从301门前经过,只见门咔哒一声打开了,门链还挂着,门缝里露出一张单马尾少女的脸,鲜明朝气的脸上堆满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少女问:“那个……请问您是?”


 


二阶堂忍:“我是搬到303的新住户二阶堂忍。”


 


“喔喔二阶堂先生你好,我是尾野干叶。”少女歪了歪头,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二阶堂先生是和女朋友一起同居吗?”




“不,我没女朋友。就我一个人。”


  


下一秒二阶堂眼睁睁看着尾野干叶的笑容垮下来。


哐当一声,门关了。


 


二阶堂忍:?


按理说不都是发现对方有女朋友的时候才是这个反应吗?


 


二阶堂忍有一次脑中默背着编程公式等电梯,忽地发觉有个奇怪的声音自电梯深处传开。电梯门一打开,一个工人外貌灰头土脸的男人仍在深情地注视着电梯按键,忘我歌唱:


 


“安——吉——丽——娜——”


 


二阶堂忍:……


二阶堂忍:那个,您好?


 


男人表情瞬间凝固,轻咳一声以掩饰尴尬。男人的名字叫久住让。两人简单寒暄了一阵,了解到二阶堂忍是公寓的新住户以后,久住让意识到瞒不住了,就用相当凝重的语气坦白道:


 


“我说二阶堂先生啊,你应该听说过中国那边有个词叫工匠精神吧?我们公寓有个叫欣怡的中国姑娘可是天天提一些中国名词。”


 


“确实听说过。”二阶堂忍随口应着,心想电梯怎么还不到。


 


“所以说啊,我作为电梯工人,给我心爱的电梯取名安吉丽娜,珍爱她,保护她,甚至与她融为一体。这已经是工匠精神的顶峰了吧?”


 


电梯终于到一楼了。二阶堂忍勉强点了点头,逃跑般快步离开了电梯。


 


这座公寓还有另一个众人默默关注的焦点,那就是502的婆媳关系。看似和谐,实则波澜暗涌。二阶堂忍每次出门都能看到赤池美里推着婆婆幸子的轮椅,两个人在阳光和风中散步,步子比蜗牛还慢。


 


上次二阶堂忍路过时无意间听到他们的对话。


 


幸子婆婆笑得满脸都是皱纹:“美里桑,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赤池美里:“是、是啊!”


幸子婆婆用孩童的语气说:“天气这——么好,让人忍不住想唱歌呢。美里桑,会唱什么歌?”


赤池美里跟着笑,笑得比哭还难看:“对不起啊妈,我从小就唱歌跑调。”


 


幸子婆婆撇撇嘴:“哎呀,这可不行呀,吾郎和你结婚的时候知道你不会唱歌吗?我们赤池家,唱歌基因可是很好的呢,我到现在还记得去年居民会一起去KTV的时候你们唱的歌——”


 


二阶堂忍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幸子婆婆:


“Oh my Julia————!!”


 


赤池美里:“啊哈哈,妈唱的真是好听呢!”


 


二阶堂忍虽然表面仍没什么表情,其实被惊吓得脑内一片空白,连自己出门是为了干啥都忘了。


幸子婆婆的「Oh my Julia——」和久住先生的「安吉丽娜——」简直可以组成中老年高音组合。


而且这两句居然还是押韵的!


 


尽管这些人都突破了二阶堂忍的认知,然而最震撼他的,还是一个看起来最正常的人。


 


他在电梯里遇到了她。二阶堂忍在三层登上电梯,电梯里暂时只有一个人。都说只有失去了才会珍惜,此时二阶堂忍表示,自己十分珍惜久住让不在「安吉丽娜」电梯内的分分秒秒。


 


二楼,电梯停住,开门。一位娇小的少女进了电梯,低垂着头。瀑布般的黑发直直垂落下来,看不清脸。二阶堂忍也一言不发,两个人的沉默将电梯下降的十秒几乎拉成了十小时。二阶堂忍的目光不经意间掠过少女清瘦的肩膀,又迅速收回视线,不自在地低下头。


 


然而视觉离开了少女以后,二阶堂忍的味觉更灵敏了。他一呼一吸,都有少女的气味侵袭,他低着眼睑,嗅到百合花的清香,竟还有一抹清凉传达至他的脑海。仿佛盛夏的每一个分子纷至杳来。并不是喷了香水,这就是少女身上的气味,像初生的花苞在无意间撩拨空气。


 


他居然不排斥这种味道。


 


他一路上沉浸在这种味道里,大脑几乎一片空白,迷迷糊糊地向学院的方向走,却在快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听到身前人脚步一顿——黑发少女在他面前停住脚步,回头,有些诧异地与他四目相对。


 


啊。


二阶堂忍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一路都在跟着少女。


 


……不、不对啊?


二阶堂忍慌慌张张地抬头看了一眼。


 


这里的确是他的大学啊?


 


“那个……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二阶堂忍清了清嗓子,“我并没有从公寓里一路跟踪你,我就在这里上大学。我是工学部的研究生,二阶堂忍。”


 


少女脸上的疑惑渐渐消解在空气里,融为一个柔软的笑容:“这样,我也是这所大学的,居然从来没有见过。二阶堂学长你好,我是黑岛沙和。”


 


二阶堂忍生硬地牵出一个微小的笑容,扑通扑通,他被少女的笑意和百合花气味席卷,无数朵百合花在未知的角落爆绽开来,他的心跳声快要将耳膜爆破。


 


二阶堂忍觉得,与黑岛沙和相遇后的自己才是最奇怪的那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种种反应。难道是被公寓里各号人物的奇怪气息传染了吗?


 


二阶堂忍最终还是被手机的提示音从回忆抽回到现实。是管理人发信息催他赶紧去居民会。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房门出发。本以为在公寓一楼空闲的会议室就可以解决这次居民会,等他赶到会议室,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白板上挂着一张摇摇欲坠的纸条:


 


「给新住户:


今天是我们楼一年一度的居民会KTV日!由于你迟到了我们就先走了。速来xx商场KTVxxx号房。必须要来喔,不来的话就祝你接下来吃到的所有蔬菜和肉都不是有机食品!呵呵呵


——尾野干叶」




二阶堂忍凝固在现场。


二阶堂忍:唉,我太难了。


 


等二阶堂忍只身赶往xx商场KTVxxx号房的时候,一推开房门,发现果然大半个楼都来了。他见过的所有怪人都在跃跃欲试抢话筒,还有很多他没见过的看起来也很怪异的人缩在角落,当然,让他本人变得奇怪的罪魁祸首——黑岛沙和,正坐在沙发上笑着朝他挥手打招呼:“二阶堂君!”


 


二阶堂忍硬着头皮走近,在黑岛沙和身旁的空位落座。虽说是“身旁”,实则两人之间隔了好一段距离。黑岛沙和也有些不知所措,两个人在喧嚣中视线交错又迅速闪避开来,陷入小学生初恋般的缄默。


 


好在两人的注意力很快被引走。


 


此时中国姑娘欣怡和妹尾正在争抢麦克风,妹尾发挥小太妹特长气势汹汹,欣怡同样不服地想言语反击,但由于她不知道用于反击的那几句话用日语怎么说,就只能叽里呱啦随便乱喊。


 


场面一时十分混乱,直到轮椅中的幸子婆婆出声:“我也好想唱歌啊~”


 


十足嗲里嗲气的孩子般的语气。众人瞬间沉默了。见状,北川澄香家的小空、石崎洋子家的文代和一男三个小孩,也学着幸子婆婆的语气,撒娇地扯着嗓子喊:


 


“我们也好想唱歌啊~”




气氛凝滞一秒,有人忍不住第一个噗嗤笑出声来——居然是幸子婆婆的儿媳赤池美里。大家纷纷都放松地哈哈大笑起来,秉持着东亚通用的尊老爱幼美德,把麦克风交给幸子婆婆还有三个孩子。


 


幸子婆婆点了一首《ジュリアに伤心》。原本前奏和刚开始几句,二阶堂忍还只是觉得耳熟,然而到了高潮部分……


 


二阶堂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Julia化了。


 


到底为什么老年人如此爱这种歌……


 


然而大家却笑得更开心了。妹尾和她男朋友笑得瘫倒在浮田大叔身上,一人占一个肩膀;石崎洋子嘴上训诫着自家两个孩子不要丢人,还是和老公一起笑作一团。连平时笑起来很让人感到惊悚的儿崎佳世,也笑出了鱼尾纹。


 


榎本早苗笑着笑着眼角有泪渗出来,又被她忍住。丈夫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凑过去附在她耳边问:“怎么了?”


 


“没什么。”榎本早苗连连摇头,笑得湿漉漉,“我只是在想,如果总一是个和别人一样的孩子,应该也会在这里和孩子们一起唱歌吧?也会被大家爱着吧?”


 


“怎么又想这些?”


 


“嗯,对不起啊老公。”榎本早苗用指尖拭去眼眶边沾染的泪痕,“我知道我的想法不切实际,但这一瞬间我居然觉得,总一是可以被我们楼的大家接受的。真是傻啊,我。”


 


一曲终了,众人还沉浸在Oh my Julia的魔音里时,手塚翔太已经冲到台上抢过主麦,做出乐队主唱般的架势来:“接下来一首歌,送给我的妻子娜娜酱!”


 


“你这家伙把自己当作明星吗——!”藤井淳史抓了抓头发,以一贯的讽刺语气在台下阴阳怪气地叫起来。


 


“哎呀,藤井先生一看就是在嫉妒翔太君还正值青春年少有当明星的潜质。”尾野干叶无害地笑着,像阐述一个客观事实一样怼过去。


 


“你!”


 


“好了好了大家请安静!”手塚翔太将食指放在唇边比了个嘘的手势,众人也就真的安静下来。手塚翔太连点了三首热门情歌,唱每一句每个音节的时候,目光都钉在手塚菜奈身上。唱最后一首歌的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手塚翔太把着台上的麦,忽然看到手塚菜奈举起另一个单独的话筒,放在嘴边,笑着喊起来:


 


“和翔太君一起!买下这个房子!住在这栋楼!真是太好啦——!”


 


除她以外的所有人,包括手塚翔太在内,都有一瞬的怔忡。紧接着有窸窸窣窣的调笑声在KTV包间内迸溅开来:“什么啊,手塚太太到现在才意识到我们楼的好吗?”“就算现在说好话,房贷也不会少还哪怕一日元的哦!”


 


二阶堂忍目睹着这些他眼中的怪人调侃、喝酒、唱歌,笑骂成一团,偏着头,不由自主地弯了眼睫。果然真的是一群怪人啊。


 


“二阶堂先生。”


他听到身旁的少女轻柔的嗓音唤他的名字。他与黑岛沙和四目相对,看到她指着他,笑声像夏日的花火大会摇曳碰撞的风铃。


 


“你终于笑啦。”


二阶堂忍这才意识到自己嘴角不知何时翘起了明显的弧度。


 


黑岛沙和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温热的体温以皮肤为介质顺着他的血管迅速传导至心脏,玫瑰色的悸动曼妙长满了一整个夏天。


 


她说:“二阶堂先生,欢迎你正式成为我们楼的一员。”


 


好吧。


二阶堂忍这次没有踌躇,毫不犹豫地回握住少女的手,虽然仍然没有什么表情波动,但双颊泛起鲜明的红。他望着黑岛沙和,以及黑岛沙和背后,神态各异的邻居们。


 


他知道这座楼里,真的没有一个正常人。每一个人,包括黑岛沙和,包括他,都是怪人,都有诡谲腐烂的一角,却也身怀各样秘密、炽热与爱。每一个人都那么奇怪,就算下一秒有哪个人杀了谁也不会过于诧异;每一个人都有柔软,会为爱的人付出一切,也会向邻居展露友善的笑颜,老友般的调侃。


 


无论未来发生什么,至少此刻,他们在浩瀚宇宙里无比微渺的同一个场所共同欢笑着彼此的欢笑,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他知道他属于这里。


他们属于这里。


 


 


END


 


 


 


写在后面↓


 


还有四集就要完结了好舍不得啊T T


灵感来源是幸子婆婆疯了以后,在老人院看视频,有一段是居民会的大家在KTV唱歌。那一段我觉得真的好温暖。

disappear into a landslide

【分析猜测】黑岛大概率是幕后真凶

综合网络上各种分析后理由如下:

1.黑岛一定在纸条上做假了。写的是不是早川我不确定,但是她拿的应该是浮田写的美里。这里,网上有很多大神的分析,我就懒得放图了。大概意思就是,浮田自己说在纸条上做了手脚,他的字奇小无比,然后大家拿到纸条的那一瞬间,黑岛眯着眼睛看。基本实锤黑岛拿的浮田的纸,然后浮田说去问话,按的二楼电梯,之后死去。

 

黑岛从始至终都是好人人设,哪怕在番外都是纯到二次元。但是为什么要在纸条上弄假,我觉得只能说她是在骗人在装傻。

 

2.坠轨前她看着烟花的笑,我反复看了n遍。我感觉更像是运筹帷幄的笑容。而且拍摄时一直制造有人在她后面推她的假象,但是你们自...

综合网络上各种分析后理由如下:

1.黑岛一定在纸条上做假了。写的是不是早川我不确定,但是她拿的应该是浮田写的美里。这里,网上有很多大神的分析,我就懒得放图了。大概意思就是,浮田自己说在纸条上做了手脚,他的字奇小无比,然后大家拿到纸条的那一瞬间,黑岛眯着眼睛看。基本实锤黑岛拿的浮田的纸,然后浮田说去问话,按的二楼电梯,之后死去。

 

黑岛从始至终都是好人人设,哪怕在番外都是纯到二次元。但是为什么要在纸条上弄假,我觉得只能说她是在骗人在装傻。

 

2.坠轨前她看着烟花的笑,我反复看了n遍。我感觉更像是运筹帷幄的笑容。而且拍摄时一直制造有人在她后面推她的假象,但是你们自己想想,如果你是导演,你要拍摄被推下去,但是不告诉别人是谁推得镜头时,你会使用的拍摄手法一定是拍一个手,但是本剧没有。而镜头只是更像烟雾弹,让人觉得有人推她。

 

 

另外黑岛最擅长的是计算。列车速度,列车距离,刹车速度这些,对她来说驾轻就熟,什么时间跳,跳哪个位置不被撞,死不了,她一定非常了解。

 

还有在这剧情前是小总被抓,他在被抓后,烟花响起,他抬头看了一眼,有种成功的笑意。我更倾向于认为,他和黑岛是有计划的引开一波人,串通做了什么事。

 

 

3.黑岛在所有事上都有不在场证明,这不是很奇怪吗,这么多案件,又永远在第一线,接触第一线角色,再想避开都难,除非是故意避开。这也符合精于计算的黑岛的人设。

 

4.黑岛和垫脚男的关系。黑岛肯定不是恐惧他的,虽然导演拍的真吓人,但是正常女性会不报警吗,会不寻求帮助吗?她只是默默忍受,更想一个影子。

 

5.黑岛和二阶堂。突然的感情线除了影响计算结果,暂时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6.从本剧一开始,黑岛经常有被怀疑的点,但是很快就出剧情洗白了,导演为何为之,如果不是重要剧情的人,何必洗白呢。只能说是欲盖弥彰。

7.美里一家死最奇怪。为什么死两个人,下面是我的分析……美里说过她之前被性骚扰希望那个人死去再活过来,再去死,就是折磨他。所以她比起让老太死更希望折磨她。

另外美里的番外也说帮助敌人的人也是敌人。所以我觉得她写的是她老公。

假设黑岛确实抽到了美里,她很可能去联系了美里,并且套话知道美里写的是她老公。

这张图是久住在质问医生是否杀人,医生说我没有动机呀。美里听到的表情,是很谨慎的看着四周,好像在思考什么。

更重要的是她非常小心的在和人手机聊什么。

所以我觉得黑岛首先告诉美里,我拿,到你的纸咯,获取信任,并帮助美里策划如何杀老公。美里生日放了她老公最喜欢的歌,这不是很奇怪吗,明明是她的生日。然后一关灯就死人,很像是有准备的。

当然老公死了后,美里是知道黑岛身份的人,肯定也一并被除去了。毕竟黑岛智商那么高

这中间帮助黑岛杀人的应该还有江腾。

8.黑岛黑板上的字迹和耳岛快递单上的字迹基本一致。

但是之前洗白说寄快递的是一个1.7左右的男子,所以大家又觉得黑岛不是凶手了。

可是,大家注意到内山168吗,这不是170左右!很有可能黑岛写的快递单,内山帮忙寄出。

还有!15集胖警察对田宫说嫌疑犯170左右,感觉大概率是内山

补充下威胁田宫的人,和银行男死时,身边的过路人,注意帽子…

9.浮田死去时候墙上的脚印是26.5大小成年男性应该。

这是之前别人贴子里八的。脚的大小数据和警察针对于浮田案提供的墙上脚印大小一模一样。

假设浮田去找了黑岛,然后浮田死了,最大可能是内山帮黑岛除掉了。另外内山和黑岛的关系,这里基本能说通了。

10.这是浮田说动手脚的话:

纸条的大概长相:

看出端倪了嘛????注意横线与字的比例,浮田写的字奇小无比。大致和以下比例差不多,大家感受下。

然后再看看所有人拿到纸条的表情。快看,黑岛小姐姐!!!

看不清的话看截图,先是睁大眼睛,然后眯着眼睛仔细看。

以后得事大家知道了,就是浮田找拿到纸的人对质,结果死去了。

11.第八集中,黑岛开会说了前一天田宫拍桌子,把手拍受伤的事。然后田宫还有黑岛表情很奇怪。

关注点是前一天黑岛根本没来。那她怎么知道的呢?鉴于这是推理剧,而且这个剧情如果没意义,不会特意放出来,所以证明这个时候公寓就有了监控。且,黑岛是观察监控的人之一。

后期,早苗也有过不小心说出男女主在家撒娇的情景,然后黑岛早苗女主表情都有些尴尬。

【持续更新……?】

风吹狐狸

【黑糖】这一回不放开你了

二阶堂忍X黑岛沙和

斐波那契数列组。

瞎编的,和剧集的关系四舍五入等于没有。

*ooc
*糖

黑岛受伤住院了,二阶堂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懵了,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可能啊,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心却像破了一个洞,凉风不住的往里面涌。

忍赶到医院的时候依然在想,大概弄错了吧。

医院弄错了,警察也弄错了。

他们都弄错了,黑岛她,现在应该好好的在学校。

是吧?

隔着防护玻璃往里看,黑岛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睡着,头上裹着绷带,脚上打了石膏。

忍把头贴到玻璃上看着黑岛,平生少有的红了眼睛。

呐,黑岛,你醒一醒,好不好?对不起,要是我当时陪你去就好了。

因疼痛而引起的生理性皱眉将忍从莫...

二阶堂忍X黑岛沙和

斐波那契数列组。

瞎编的,和剧集的关系四舍五入等于没有。

*ooc
*糖

黑岛受伤住院了,二阶堂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懵了,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可能啊,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心却像破了一个洞,凉风不住的往里面涌。

忍赶到医院的时候依然在想,大概弄错了吧。

医院弄错了,警察也弄错了。

他们都弄错了,黑岛她,现在应该好好的在学校。

是吧?

隔着防护玻璃往里看,黑岛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睡着,头上裹着绷带,脚上打了石膏。

忍把头贴到玻璃上看着黑岛,平生少有的红了眼睛。

呐,黑岛,你醒一醒,好不好?对不起,要是我当时陪你去就好了。

因疼痛而引起的生理性皱眉将忍从莫名的自责唤起,他呢喃着,究竟,是谁,谁把你推下去了?我一定要把他/她找出来。

二阶堂忍想找到那个人,不再是因为想测试ai,也不再是因为翔太 而是因为那个人伤害了黑岛。

伤害了那个喜欢斐波那契数列的女孩子。

忍终于明白了翔太对菜奈的感情,明白了翔太对凶手的仇恨。

之后,忍除了查案几乎就在医院,不过,要说照顾黑岛,其实他也帮不上什么忙,黑岛的父母在黑岛入院的第二天一早就赶来了,他也就是一天天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黑岛夫妇以为他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先是感谢忍喜欢自己的女儿,然后还十分担忧的安慰他。

第四天下午,忍一如往日来医院看望黑岛时,被告知黑岛在早上时已经醒来了。

忍惊喜的进了病房,黑岛夫妇对着沙和笑了笑牵着手退了出去。

“真是抱歉啊,让你这么担心。”黑岛笑着说。

忍轻轻摇了摇头,伸出食指抵住了嘴,随后抬眼看着黑岛沙和一双湿漉漉的鹿眸走上前。

“你睡得太久啦!”久到我以为你不会再醒过来了。

忍在黑岛床旁的椅子上坐下。

“不过,说起来,你有没有看清那个推你的人?”到底是谁?

“没”黑岛摇晃着脑袋,眼睛却一直盯着忍。忍的耳朵红了起来,略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忍君,想不想知道在我以为我要死了到时候我在想什么呢?”

“那个时候,我想见你。”

黑岛眼睛里是无比的认真,不是她第一次学着攻略告白是的懵懂无措,而是纯粹无比的喜欢。

“我们交往吧!”

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先下了一跳,不过随即放松下来,我可没有开玩笑呢,我也是认真的。

忍轻轻握住了沙和的手,却十分慎重。

“这一回不放开你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风吹狐狸

【黑糖】二周目遇见

*ooc

二阶堂忍X黑岛沙和

理工组谈恋爱真可爱(๑• . •๑)

虽然我内心极度肯定黑岛小姐姐没有死,但是还是可以想想的。然后就有了下面的ooc的文。

1.

电车不断的逼近,脚腕传来的疼痛,无一不在提醒着黑岛逃不了了。黑岛有些绝望的笑了笑,闭上了眼。

还是,有些想再见那个人一面啊。

那个,遇见不久的故人。

2.

烟花在头顶绽放。

“呼吸顺畅,应该没事”。小空被成功救下了。

翔太拿出手机报警,忍也不自觉拿出手机想要给那个人打个电话,却又调出界面时停下来了。

自己是在做什么?

忍怀疑自己大概昏了头。

不过现在她大概已经在电车上了吧,那个混蛋早川教授这么晚让她去做什么?...

*ooc

二阶堂忍X黑岛沙和

理工组谈恋爱真可爱(๑• . •๑)

虽然我内心极度肯定黑岛小姐姐没有死,但是还是可以想想的。然后就有了下面的ooc的文。

1.

电车不断的逼近,脚腕传来的疼痛,无一不在提醒着黑岛逃不了了。黑岛有些绝望的笑了笑,闭上了眼。

还是,有些想再见那个人一面啊。

那个,遇见不久的故人。

2.

烟花在头顶绽放。

“呼吸顺畅,应该没事”。小空被成功救下了。

翔太拿出手机报警,忍也不自觉拿出手机想要给那个人打个电话,却又调出界面时停下来了。

自己是在做什么?

忍怀疑自己大概昏了头。

不过现在她大概已经在电车上了吧,那个混蛋早川教授这么晚让她去做什么?

一路上,忍打开手机又关上,关上又打开。

稍微有点在意呢。

3.

他们三个录完口供准备离开的时候,水城追了上来,声音里充满了慌张。

“刚刚收到信息,一个女性坠落候车台,当场死亡,据调查,死者是你们公寓的住户,202室黑岛沙和。请你们先留下配合调查。”

4.

"你说什么?黑岛死了?"

翔太十分震惊的开了口,又转头看着忍。

“那个,堂仔....”

忍愣了愣,掏出手机,拨通了黑岛的电话。

“摩西摩西,这里是黑岛沙和,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在哔声后留言。”

透着灵气的声音,像是初春的樱花。

5.

这是忍人生第一次的心动。

就像两条相交线呐,短暂相遇,就此离别。

忍关上了304的门,不理会门外翔太担忧的吼叫。

6.

夜色吞下人间的时候,忍躺在沙发上,怀抱着那个抱枕,嗅着空气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

对不起。

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7.

忍揉着眼醒来的时候不晓得现在是什么时候。

忍爬起来看着面前的公寓门有些恍惚,梦游了吗?

眼前是202的房门。

奇怪。

门突然开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

双手持刀是对刀的尊重

名场面!
谁不爱盛夏的少年青涩的吻(不是)呢。
自截自调色(*'▽'*)♪有没有磕这对的小朋友和我一起玩!

名场面!
谁不爱盛夏的少年青涩的吻(不是)呢。
自截自调色(*'▽'*)♪有没有磕这对的小朋友和我一起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